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97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7-1 16:35:00

一切的開始...發生在五年前的大學一年級

      本文出現人物皆以化名代替,請見諒,謝謝。

      五年前,我以高中的在校成績,成功的申請到雲林虎尾技術學院(後來才改科大)。然而,一切的發生,只讓我絕得很不可思異,但卻又像冥冥注定一樣。

      大一的生活,令我百般的喜悅,我就像得到糖果的小孩一樣,但經濟因素,讓我不得不馬上尋找工作,因為沒有工作,我等於沒辦法唸書,於是我在學校附近的餐廳應徵到了一份廚房的夜晚職缺,廚房的工作其實挺適合我的,煮煮小火鍋、清理廚房內務、進菜...等,再加上跟餐廳的老闆與員工關係處得不錯,所以我在這家數字餐廳(因為店名是數字)待了四年之久。

      回到本文的主線,在大一下的某個晚上,那晚店裡的生意不錯,我想應該是大考結束的關係吧,廚房的工作竟然多到連晚餐都沒時間吃,但柏燁還是悠悠的清洗碗盤,我有時候挺懷疑他的神經是用啥製造而成的,或許是因為他做久的關係,所以一切在他眼裡,都像在掌握中,就在九點左右時,柏燁似乎出狀況了似的喊叫。

     「阿肆!那隻貓好像快不行了!你快來!」

       一隻虎斑紋的獨眼貓倒在巷子裡,嘴裡不時嘔出淡黃色的稠狀物體。它是我們廚房幾個員工餵養的貓,它沒有名字,因為它只有肚子餓才會出現在我們跟前,而它唯一的特徵,就是除了那全身的虎紋,外加它那搶眼的白尾巴。

     「怎麼辦?現在還在上班。」柏燁無奈的疑問。
     『只能等下班看狀況在處理了...』只是在我話說完的同時,它好像真的過世了。
     「阿肆...,它好像...」
     『先放到紙箱好了,不然等下大黃把他叼走,下班再把它載去埋好了』大黃,居住巷子裡的一隻大型犬,平常也是我們餵。

      十一點十分,因為店內的清理,所以拖得比平常還晚下班。接著我請柏燁載我到體育館旁的河堤,因為我必須扶著裝著它的箱子。

     『柏燁!快停車!』劇痛的叫聲,讓煞車的聲音更加刺耳。

      當車子經過校門口時,箱子傳出了不規律得震動,就在我注視箱子的同時,我親眼看著它睜眼,緊接著是無預警的咬住我的右手食指,一直到我叫出聲音,然後兩人死命的想扳開那口利牙,只是它的嘴完全沒有鬆開的跡象,

     『快!先到河堤旁再想辦法!』一股沒知覺的痛,讓我開始催促柏燁趕緊加油門再說。

      它的嘴開了...。就在車子抵達河堤的同時,它的嘴...自己鬆開了,我脊椎開始發麻了。然而手指的咬傷已經開始催促我動作該加快了,兩人處理完它以後,柏燁趕緊把我載去虎尾若瑟醫院的急診室。

      然而不幸的事卻還沒完全落幕,因為餐廳接到外送的訂單,在便當數量確定後,我騎著餐廳的車前往沒去過的「三合里」。

      筆直的一條路,路燈不多,感覺挺不好的,接著遠遠的看到一群人圍在路邊;發生車禍了!

      一台黑色的風光125倒在電線桿旁,地上還躺著一位小孩(大概國小而已)。

     『快叫救護車!』因為緊張,我大聲的驅使其他路人。
     『小孩還有氣!快去叫救護車!』再度的大喊,只因為像發現寶一樣。

      在確認小孩沒斷氣後,旁邊傳來了騎士已經不行的消息,然後兩輛救護車伴隨著警車來到現場,在示意小孩還有呼吸後,幾位警員開始詢問是否有目擊者,但整場意外卻那麼的剛好,就是沒有半個人有看到當時狀況。

      於是那天回到餐廳後被訓了一頓,因為客人等了快一小時才等到便當。晚上下班後,突然莫名的想確認小孩的狀況,於是驅車前往若瑟醫院。

      在經過警察的同意後,我來到了小孩的病房,小孩還沒脫離險境,後來我才從小孩的父母口中得知,其實小孩已經失蹤一天多了,但礙於法律,所以沒辦法報警處理;但小孩的家在安慶國小附近,小孩是如何自己跑到三合里的,這中間隔得是幾公里遠的路。

      隔天清晨,我接到了小孩父母的電話,小孩過世了,即使父母在電話中不斷的向我道謝找回他們的兒子,但我卻一句話都說不出口;而後來也得知肇事的騎士是校內大我一屆的製造系學長,因為車速過快。

      在貓與小孩的事件結束後,因為過完暑假就大二了,所以班上九位不錯的朋友(連我在內)合租了一棟透天的房子,而外宿的房子地點則剛好座落在三合里,一個算偏遠的地方,好在升大二的暑假有先把機車運來虎尾。這是一棟三層樓的透天厝,因為屋內的房間格局大小都不同,所以我選了三樓的第二間,原因是這間房間每個月只要1700元,但唯一令我難過的是,這間房間非常的悶熱。

      然而房間的感覺讓我越來越難受,所以在二上開學沒多久,便搬到一樓的後車庫,因為一樓後車庫並沒有使用,有剛好可以充當警衛,所以其他朋友便同意讓我換"房間"。

      大二的同居生活,意外的讓原本感情都不錯的朋友漸漸起爭執,或許是因為生活習慣的不同吧,但事實似乎不是我所想的這樣。

      二下的期末考周,讓大家開始埋頭苦讀,而原本的嬉鬧聲,也從住進這房子後,慢慢的轉變成現在互相猜疑,也因此原本和樂的生活,在這期末考周更加相形對比。

      然而在考試的第四天結束後,因為剩明日最後一天的重要考試,讓我開夜車一直到我睡過頭,星期五早上七點五十分,因為睡過頭的關係,我忙亂的梳洗,邊洗邊怪朋友怎沒叫我起床,一直到我騎車趕往學校時,事情發生了!

      從三合里騎到學校,大概需要10分鐘左右,再扣掉剛剛梳洗的時間,很明顯的我不騎快不行。

      眼前突然的白茫茫一片,唯一有感覺的,就是頭似乎壓到一堆皮毛的感覺,當眼睛可以看到的那一刻,我驚覺我車禍了,在離外宿不到100公尺左右的地方,我連人帶車倒在電線桿旁邊,我發現我的背包毀了、我的車挺慘的、我身上的擦傷不少、我的衣服排滿了破洞,但就唯一我的頭沒事;我並沒有戴安全帽,因為之前被偷了。

      很快的,手錶上的分針提醒我沒時間了,牽起那慘兮兮的機車,無視身上的傷口,繼續追趕考試的時間;十一點十分,考試結束了,再處理完傷口、用過午餐後、機車送修後,我請朋友載我回去。

     「北ㄍㄤˇ」這是回到房間異樣的第一件事。

      書桌上,無故的多了一張紙條,紙條上醜陋的寫著「北ㄍㄤˇ」斗大的幾個字,歪斜加上注音,這讓我認為應該國小學生的字跡,但因為疲累,我並沒有多想,接著就是倒頭大睡。如果從考完試這天開始算起,我陸續做了三天奇怪的夢:

      考完試的第一個下午,因為昨晚沒睡,再加上早上意外的發生,看完那詭異的紙條後,我便倒頭大睡。夢裡,我人在當天發生意外的馬路旁,緊接著,我目睹了我從出門一直到我摔車的過程,就在我不敢相信的同時,我身旁冒出了一位小孩,一位身穿吊帶式牛仔褲的小孩,皮卡丘的上衣,外加帶有小碎花的帽子,唯一一張臉讓我看不清楚。

     「哥哥,那邊有人在找你,要小心...」小孩拉著我的手,輕聲的說出這句話。

     『啊!』天已經亮了,剛剛那個夢,是不是太過真實了點,我這樣問著自己;然後我開始梳洗準備上早班去,昨天因為考完試了,所以已經開始放假了,然而小孩的一句話卻一直打擾我上班的心情。

      晚上十點半左右下班,回家前買了一些滷味當宵夜,整棟朋友都回家了,浩大的房子剩我一人,說真的這感覺很不是滋味。

      晚上十二點,睡前還一直想著那句話。入夢後,我人一樣來到了出意外的馬路旁,不過卻是時間在晚上,突然...一切的場景好熟悉,黑色的風光125以那似乎破百的速度直衝,為了閃避路上突然出現的野貓,騎士失速打滑,然後撞上了方才沒注意到的小孩,緊接著撞上電線杆。

      各位注意到了嗎?這就是我大一下外送時遇到的車禍,而那晚的夢卻向我說明了車禍的發生。

      一樣是驚嚇醒的早晨,連兩晚的怪異,讓我這個早上更加疲累,索性向餐廳請了病假;好在部分室友今天就會回來,但一整天時間我該如何打發?

      下午,因為餐廳工作認識的學長想到我住處看看,所以大概十二點半左右,我就騎著剛修好的小藍機車去載學長。

      路上,當車子拐進三合里的大路時,學長不知道在後面滴咕啥,一直到車子來到住處,學長只是愣在門口不肯進門。

     「阿肆,你住這?」學長嚴肅的問起。
     『對啊,怎了?』
     「我問你,三樓第二間有人住嗎?」
     『剛搬進來的時候是我睡的,可是那間空氣好悶熱,所以搬到一樓了,現在都用來堆雜物』
     「你們是不是會吵架?」
     『會啊,吵架是難免的啊,只是氣氛越來越差是真的』
     『學長你怎會問這些』
     「快點搬!以前我們也是住這棟,大家感情也是越來越差,後來三樓第二間的朋友在前面的電線杆車
        禍過世了!」
     『....學長...你朋友的車是黑色風光125嗎?車牌XX-XXXX?』我開始絕得不對勁了。
     「你怎麼會知道...?快點搬就對了!」

      整個下午短短一小時不到,與學長的對談中,我開始懷疑我沾到不好的東西。

      當天晚上...,白天,我一樣是站在路旁,遠遠的看見自己如何衝向電線杆,但唯一不同的是,相較於第一個晚上的夢,我看到的不只是有形的東西!

      遠遠的,我看見自己衝來,一雙手從後面遮掩了我的視線,所以我當時意外發生時眼前才會白茫茫一片;當我離電線桿越來越近時,它突然出現護住我的頭部,所以我當時意外只感覺頭壓到一堆皮毛,它是誰?它是我當初和柏燁處理的那隻虎紋貓,因為獨眼、白尾,讓我認出它;而示意我目睹自己意外的小孩,卻因為那吊帶式的牛仔褲、皮卡丘上衣以及那小碎花的帽子,讓我認出,他就是當初車禍中的那位小孩...!

      讓我車禍的是誰?保護我的是誰?提醒我的是誰?在這第三個晚上,我終於知道事情的始末。

      但是,「北ㄍㄤˇ」這張紙條意味的是什麼?

      一直到隔天清晨,醒來一樣的疲憊,總覺得已經四天沒好好睡過了,再度的以身體不適為由向餐廳請假。下午一點半左右,三位室友突然邀我去北港逛逛,我驚覺了一下,跟紙條有關嗎?

      『你們怎會突然想去北港?』我疑惑的問著。
      「沒啊,就突然想去而已。」

       四個人、3輛機車,浩浩蕩蕩的來到「北港媽祖廟」,一進廟門,肩頸頓時輕鬆許多,一位老者緩緩的靠近我,直覺反應是:「我擋道老人的路了。」在要轉身讓路的同時,老人卻冒出一句:「你終於來了,年輕人。」

       四天的所經過的一切,他一五一十的告訴我,這讓我很訝異,似乎應該是我向他說明才對,但卻硬是反客為主,而他卻也只是笑笑的說我運好。

       冗長的收驚過程,卻讓我覺得周圍的空氣變得不一樣,臨走前,老人只說了一句話:「下次租屋要小心啊,感覺不對的,就不要貪便宜啊。」

       我會發生意外,是因為學長抓交替,因為他也是被抓的。

       它會突然出現保護我的頭,似乎是因為我替它處理了後事,但是...為什麼要咬我?我還是不知道。

       小孩意外迷路而失蹤,卻發生意外,讓小孩能及時上救護車,隨然只讓他的生命多了一個晚上,但是他最後可以看見自己的父母,所以他出現幫助我。


P.S:這篇,大約在3年完成,當時並沒有給他一個名稱,因為我沒想過會有拿出來的一天,

        因為純粹只是不想忘掉這個經歷。


這裡也感謝有將它看完的讀者,因為我知道整各事件的發生很冗長,所以請見諒。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darkness18
公爵 | 2009-7-1 19:25:35

好心会有好报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7-2 16:03:50

看完了這個∼
我會覺得∼
其實做好事∼
也是很不錯的∼
心好就好的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