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34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墮落的狼爪
Silver | 2009-7-5 15:12:29

我想說的並不是一個故事,也不是什麼鬼話,是我的一段真實的經歷。當然,很多人並不相信,但是不將它大喊出來我想我會瘋掉的。

  那是一個不尋常的夏夜,一點也不熱,涼風陣陣的。這對我們住宿生來說是一大福音。我在花壇乘涼,漸漸的被柔和的風帶入了睡夢中。記得短短地做了個夢,夢醒時卻將內容給忘了,只知道是個惡夢。惡夢將涼風改寫成了陰風,吹的我直發抖。四周一片黑暗,我睡過了頭寢室已經熄燈了。我大罵著到霉,一邊走回寢室。

  事情就是那時發生的,它並非突如其來,那個夢或許就是預兆。要從花壇回寢室要經過大操場,唯一能照亮大操場月光也被烏雲淹末了。整個操場像蒙了一層黑紗,名副其實的伸手不見五指。我有一點怕了,空曠漆黑的環境讓人無助。我大步的走著,要盡快的回寢室,希望看門的還肯讓我進去。

  大操場應該是平坦的,我卻被什麼拌了一跤。那一跤不怎麼疼,所以我立刻爬了起來。身後突如其來的呻吟嚇了我一大跳。

  “好 ̄ ̄ ̄ ̄痛 ̄ ̄ ̄好 ̄ ̄ ̄痛啊 ̄ ̄ ̄ ̄!”這呻吟的人口齒模糊,斷斷續續。

  “誰啊!是誰啊?! ̄ ̄ ̄ ̄ ̄ ̄ ̄ ̄ ̄ ̄”我驚嚇的大叫起來。

  “你 ̄ ̄ ̄ ̄踢我干嘛?”

  我仔細一看原來是同班的周x,他很悶,不常說話,但一開口白天也能嚇死人。

  “你也沒回寢室?”我問他,他沒回答,“不對,你不是不住宿的嗎?”

  “我來找東西。”(由於麻煩,以下用正常語敘)周x回答。

  “那麼晚了找什麼?”因為多了一個人我也不怎麼怕了“臉”

  “什麼?”

  “我的臉。”他說得很平靜,很嚴肅。我不自主地往他臉上漂了一眼,他的臉很慘白,卻還好好地在它該在的地方。我松了一口氣。

  “你的臉不是還在嗎?”

  “你說這張?”他指著自己的臉說,“不是我的,是周x的”

  我心中泛起不祥的預感,問:“你不就是周x嗎”

  他突然暴躁起來,大叫起來:“這不是我的臉!不是!我的臉呢?臉呢?”

  他的手伸到耳後,猛的一扯。如果有一面鏡子我一定會認不出自己那張蒼白抽筋地臉,因為我看到了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的可怕地景象。

  他竟然將自己的臉生生地撕了下來,露出血淋淋的……

  我嚇的出不了聲了,手腳也不聽使喚。“周x”指著我的臉,吐出的眼珠顯得無比的貪婪。大吼:“這是我的臉,還給我,把臉還給我!”說著伸手來撕。

  我反應過來躲閃時,臉上已傳來一陣巨痛。立刻轉身沒命的往黑暗中跑,沒有一點方向感,直到用盡最後的力氣。

  第二天早上醒來時我躺在離學校三千米外的花園中,昨晚一切像一場夢。

  唯一能證明它發身過,是我臉上五道長短不一的傷痕。

  此後再也沒見到過周x,但或許有一天他會再出現,來要我的或是別人的臉。但願你的臉不是他想要的。

  這是我的臉,我的臉………………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5 + 5 哇∼∼@@”

總評分: 名聲 + 5  J幣 + 5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antiviruxabc
大公爵 | 2009-7-5 16:56:27

本文最後由 antiviruxabc 於 2009-7-5 22:48 編輯

唔 無臉鬼嗎!?{:1_216:}
同班同學就是鬼 都沒人發現嗎{:3_359:}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3 + 3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 事情是這樣的∼ 就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7-5 22:46:02

2# antiviruxabc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
事情是這樣的∼
就是他的朋友給這個鬼看上了∼
硬硬被拿掉臉了∼∼
然后這個鬼又跑去這個廣場找臉了∼
{:1_217:}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