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58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墮落的狼爪
Silver | 2009-7-7 09:34:01

他們在晚上十點多的時候開車抵達了這家便利商店,這是一家位於城鎮之間的連接道路上的商店,在這條道路上你會看到釵h的工廠跟零散的住家,而便利商店僅僅有這一家。

    第一個衝下車的是依妮,車子還未在停車格上停好她就打開車門衝了下來,目標是便利商店的廁所,長時間的車程讓她暈到想吐。

    第二個下車的是名浩,他跟依妮是男女朋友,他跟著依妮進了廁所,不斷拍著依妮的背部,而依妮已經把馬桶吐的一踏糊塗。

    休旅車上還有四個人,坐在駕駛座跟助手座的是明義跟宏林,而坐在後面的孝俊跟儀君也是一對情侶。他們六個好友趁著春節連休的時候坐明義的八人座休旅車出來作環島旅行。

    四人悠悠哉哉地下了車走進便利商店裡,明義注意到店員正在瞪著從廁所出來的依妮,大概是知道自己該花工夫去掃廁所了。

    「還好吧?我們還得開到下一個城市去找旅館住呢。」明義對著依妮問道,一邊伸手想從菸盒裡拿香菸出來抽,但他發現店員也在瞪他,想到門口好像貼了個禁菸的告示牌,於是又把菸盒放回口袋裡。

    依妮坐在商店裡附設的懂�W,搖了搖頭,不說一句話。名浩幫她回答道:「她身體還不太行,可能要在這裡休息一下。」

    「大概要多久?」

    依妮趴在嶽鄐W把頭藏在手臂裡,試圖壓住頭部的疼痛。名浩說:「幾個小時吧,依妮需要睡一下,她本來就不習慣長途車程的。」

    一聽到這句話,宏林馬上抗議:「我們可沒有時間在這裡等幾個小時,還得到下一個城市找汽車旅館住啊。」

    「要不然大家今天睡這裡吧,睡車上或在椅子上趴著睡都可以。」名浩說。

    「那不就不能洗澡了?我才不要!」儀君嘟著嘴說。便利商店再怎麼便利,也不可能讓你把廁所當浴室使用吧。

    名浩低下頭跟依妮耳語了一番話,依妮的頭在手臂間點了一下,看來是同意了名浩。名浩又說:「十一點半,等到十一點半就上路,可以吧?」

    明義看了看錶,現在是十點半,大概還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反正在午夜十二點前可以趕到下個城市就好了。於是他說:「好,就十一點半。」

    「那還有一個小時,我們就在便利商店裡發呆嗎?」孝俊問。

    「也不一定要在店裡啊,可以先開車四處晃晃什麼的。」明義朝外面看去,正好看見外面正有另一條道路,就在商店的對面,跟這家便利商店所在的道路形成了一個T字型。「我們可以先去那裡晃晃,一小時後再回來。」

    宏林看了一下那條道路,說:「看起來烏漆嘛黑的,什麼也沒有。」

    「什麼都沒有也好,我才不想在這家便利商店裡發呆一個小時。」儀君說。

    於是大家決定讓依妮在商店裡休息,名浩留著陪她,其他人就先在四周晃晃,一小時後再回來。以目前的情況來說,他們也只剩那條路可以去了,往前就是下一個城鎮,而回頭就是剛剛經過的道路,明義的感想是,回頭也沒什麼好玩的,他開過他最清楚,不如去那條路上看看。

    四個人在商店裡買了些零食飲料上了車,明義在開車前看了一下指往那條路的路牌,但那路牌上的路名卻被一種漆黑的東西給擋住了,明義也看不出來那是被麥克筆塗黑了還是被油漆染黑了。一灘黑色的東西就黏在綠色的路牌上,完全誘F路名。

    算了,沒差,明義發動了汽車,踩下油門,駛進了那條路名被遮誚磲犒D路。

    大家在車上聊天、吃吃喝喝,外面的景像由於四周太暗了沒有半個人想去注意……這條路竟然一盞路燈都沒有。

    除了有經過一棟透著微弱燈光的民宅外,其他完全沒有任何東西。

    這樣一條完全沒東西的道路,還搞這麼長幹什麼呀……明義邊開邊疑惑著,他感覺這條路好像沒盡頭似的,但是前方又是一片漆黑,只有兩束車燈照耀著前方道路。

    「那個,我想上廁所。」儀君手裡握著剩下半瓶的可樂,她正在跟孝俊玩猜拳喝可樂的無聊遊戲,她剛剛才因為猜輸而灌完一瓶可樂。
   
    現在哪裡找廁所去?明義皺了一下眉頭,透過後照鏡看著儀君,問道:「可以路邊解決嗎?」

    「我才不要!路邊那麼暗,而且又不能洗手……」

    宏林聳聳肩說:「那就要回便利商店了,最近的廁所就在那裡了。」

    「我也不要!人家憋不了那麼久啦!」儀君任性地說。

    真是麻煩啊……孝俊提議道:「剛剛不是有經過一家住戶嗎?到那裡去借個廁所應該可以吧?」

    「可是都現在了,人家應該睡了吧?」

    「你沒去問怎麼知道?人家已經快憋不住了啦!」儀君緊緊捏著孝俊的衣角。這動作讓孝俊也開始緊張起來了,趕緊催著明義說:「就先回頭吧,反正我看這條路再開下去也是連個鳥也沒有。」

    明義想想也對,再開下去也只是浪費汽油而已,於是轉著方向盤,回頭了。

    當車子駛到那家民宅時,民宅的狀況跟剛剛經過的時候一樣,一二樓各透著燈光,但是不強,有點像是燭光。

    明義把車停在民宅門口,孝俊則陪著儀君下車,到門前按了按門鈴,儀君還一邊夾著腿小跳著。誰叫妳沒事玩那什麼蠢遊戲呢……明義一邊看著儀君可笑的憋尿動作,一邊在心裡竊笑著。

    門鈴按響後一分鐘,一個中年男人開了門,一張普通不過的臉看著儀君跟孝俊。他的長相是那種最適合當路人的類型,這種人就算在電影畫面或遊戲背景出現一成群你都不會去多看他一眼。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是剛好路過的,可不可以跟你借個廁所?」孝俊禮貌性地問道。

    男人看了看憋尿動作相當明顯的儀君,讓出了一邊身子,儀君連聲謝謝都沒說,咻一下的鑽了進去,急的連廁所在哪裡都沒問。

    儀君跑進去後,男人又將身子站住了整個門口,眼睛盯著孝俊,不說一句話。孝俊被他這樣盯的有點不自然,只能雙手插在口袋裡對著男人傻笑。

    男人沒有跟著儀君進去屋子裡,或雩怑掄晹釣銗L人會告訴儀君廁所在哪裡吧。

    十分鐘過了。

    「喂!孝俊,儀君會不會去太久啦?」宏林把頭伸出車窗問著。

    孝俊對著宏林無奈地聳聳肩,說:「女孩子嘛,再等等吧。」

    男人仍然站在門口,眼睛時而盯著孝俊,又不時的轉盯車上的兩人,一直不說話。

    這人有病啊,宏林心裡暗罵。

    二十分鐘過了。

    「媽的孝俊你進去找她啦,再等下去時間就不夠了。」宏林再次把頭伸出車窗。

    孝俊也贊同,他也不知道儀君在搞什麼鬼。「先生對不起,我進去催一下我女朋友。」

    男人又讓出了一邊身子,孝俊笑著點點頭進入了屋子,孝俊進入屋子後,男人又完全將身子擋在門口,目不轉睛地看著車上的兩人。

    又過了十分鐘。

    沒有人從門口出來,男人仍然佔據著門。

    兩人都覺得現在的情況點古怪了,宏林壓低聲音對明義說:「你覺不覺得這男的怪怪的?」

    「是啊,都不說話,一直看著我們,不知道在想什麼。」

    兩人又多等了五分鐘,終於按耐不住了,明義分別撥了儀君跟孝俊的手機,儀君的手機放在車上,孝俊的電話則是沒有接,一直轉語音信箱。

    「靠,他們兩個該不會在裡面搞起來了吧?」明義掛上電話,碎碎唸道。

    「不然我們一起進去找他們吧。」宏林提議。

    明義看了看門口的男人,越看越覺得不對勁,歷史上釵h危險的殺人魔,長的都是很平凡普通的。或陶o男人就是一個危險人物,而且屋子裡還有同黨……

    「好,我們一起進去,不過我們最好拿一些可以防身的東西。」明義說著,一邊從雜物架上拿了一柄瑞士刀。

    宏林點點頭,手上也多了一把蝴蝶刀,那是他經過上個城市時在一家軍事用品店買的紀念品。

    兩人下了車,明義問那男人:「我們可以進去找我們朋友嗎?他們真的拖的有點久了。」

    男人又讓出一邊身子。

    兩人相視著點點頭,一前一後進了屋子,兩人的手心裡各藏著刀子。

    他們兩人進屋後,男人不再繼續留在門口,而是跟著退步進了屋子,關上了門。

    兩道像是燭光的微弱光線依舊在一二樓閃爍著,像隨時都會熄滅。

   


    名浩睜開了眼,發覺天已經亮了。

    他看了看趴在旁邊座位熟睡的依妮。他想起來,昨晚明義開車走後,他就趴在依妮旁邊的座位上跟著睡著了。

    沒想到這一睡就睡到了天亮……但是明義他們呢?

    名浩看了一下手錶,已經是早上七點了,店員也已經交班,早班店員在忙著在架上補貨。

    明義他們該不會先走了吧?有沒有那麼扯啊……名浩馬上拿出了手機,但是其他四人的電話都打過一輪了,沒有一個人接。

    靠,搞屁啊。

    這時依妮也醒來了,聽了名浩的話後,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其他人扔下他們先走了?

    「應該不會這樣啦,他們應該是遇到了什麼困難吧,像是在那條路上爆胎之類的……」名浩推測說,但這個理由連他也覺得牽強,其他人有必要連手機都不接嗎?

    名浩也注意到那條路的路牌,路名被一種黑色的東西擋住了,不知道是麥克筆還是油漆。他從商店的架上拿了一本本地的地圖下來看,卻發現在這家便利商店的對面根本沒有路,這條路在地圖上並不存在。

    「對不起,請問對面這條路……」名浩只好問店員,或野L知道些什麼。

    店員的回答是:「對面這條路啊?從這裡再過去五六公裡以後就是一大片亂葬岡,不過還是有些人會去掃墓,所以才建了這樣一條路,路名不知道是什麼,路牌也不知道是誰畫黑的。」

    名浩又跟店員說了其他四個人還沒回來的事,店員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們不太可能先走吧?或陸惘b那裡睡車上了?要不你們找台車去那條路上找找看吧?」

    說的好聽,但該去哪找車呢?

    但是兩個人繼續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其他人又一直聯絡不上,他們只好叫計程車。

    計程車司機一開始以為他們是要去下個城市的,但知道他們是要去那條路後,馬上變臉:「那裡全是墳墓,有什麼好去的?」

    名浩將情況告訴了司機,司機聽後嘆了口氣,說道:「上車吧,希望回來的時候不要惹上些不乾淨的東西。」


    最後,他們在滿是亂墳的路邊發現了明義的休旅車,但車上空無一人。

    名浩緊接著報了警。

    他注意到儀君的手機還放在車上,車鑰匙也沒有拔。

    但他沒有注意到路邊一座高高隆起的小土墩。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5 + 5 慘了∼ 一定全掛了∼

總評分: 名聲 + 5  J幣 + 5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7-7 15:15:29

慘了∼
一定全掛了∼
{:1_217:}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