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70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7-11 09:26:20

新華書店門口擁滿了前來購買愛丁恐怖小說的人。「愛丁」這個名字已是小說界的又一亮點。她的小說描繪細膩,而且在每個故事開頭都回印上一行子:別以為這只是小說,凡是知道這個故事的人都將活過不今夜。但就是如此,才讓更多的讀者為之瘋狂。今天是她第四部小說的首發日,但不論她出版多少恐怖故事都離不開一個地方——怖寒鎮。幾乎所有的故事都發生在那個鎮上。但誰會留意這點。人們只對她小說中的恐怖情節感興趣。但若華卻跟他們不同,她不但愛看愛丁的小說,而且對小說中的怖寒鎮也充滿期盼。她相信世上確有這個小鎮。而且鎮上發生的故事都是真實的。為此她找遍了地圖和地區資料,希望可以去鎮上親眼目睹愛丁的筆墨。她的這種行為早已被同學看做了「瘋子」,但她卻依然我行我素,能為愛丁做瘋子也無所謂。
  「鈴……」一陣電話鈴響驚醒了熟睡中的若華。 
  「喂……」疲倦的她掙扎著拿起電話,但在那一端卻已掛線,氣得若華把電話摔在了地上。
  「鈴……」 
  「哦,不……」若華憤怒地從地上找到了電話:「喂,喂」電話中人仍無人說話,若華並沒有掛機,她似乎預料到了什麼,靜靜地等著。突然,傳出一個女人的慘叫聲,那種毛骨悚然的聲音,可以從內心使人致死。
  「天哪,這是誰?」若話大叫著,從半夢狀清醒了起來。 
  「若華。」電話中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 
  「誰?你是誰?」 
  「你要去怖寒鎮,想來找我是嗎?你等著,我會告訴你怎麼去那兒的。」
  「喂……你是誰?喂……。」若華放下電話,望著牆上的鍾指著十二點,心內仍在想著剛才的那個電話。
  「鈴……」刺耳的鬧鈴把若華從夢中叫醒,原來剛才是做夢,若華歎了口氣。打開燈,找到了自己的深度眼鏡,但不知怎麼的自己的左邊冷冰冰的,回頭一看,天哪!一具渾身爬滿蛆的死屍直挺挺地躺在自己身邊,他那未合的眼死死地瞪著若華,手中還抱著4本愛丁的小說。若華嚇得抱著被子從床上滾了下去。
  「啊呦,好痛」若華從夢中醒來發現自己摔在了地上。看看自己床上什麼都沒有。
  「不是吧,夢中夢,我可是中了頭獎了。」若華摸摸自己隱隱作痛的腦袋,笑著從地上爬起來。拿起一杯咖啡坐在了自己的書桌邊,望著桌上那4本愛丁的恐怖小說,突然她發現那4本小說的封面似乎是一張地圖。她立刻把小說的封面拆下來合在一起,果然不出所料,這張地圖可能就是指引她去怖寒鎮的線索。若華興奮的打電話給好友葉菲。葉菲也是一個熱追愛丁的人,但卻沒有想過確有怖寒鎮。兩個有著同一個夢的女孩決定去尋找自己夢中的「地獄」……
  第二天上午,若華和葉菲按地圖騎著單車去了愛丁筆下的恐怖小鎮。似乎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她們一路都十分順利,而且地圖上的路線都是平時見的,好像跟去怖寒鎮毫無關係。待她倆走到購買愛丁小說的新華書店門口時,地圖上出現了一個註釋:用血滴在門前的樓梯上,她會指引你該往那裡走。葉菲照著註釋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讓血滴在了門前的樓梯上,讓人不可思議的是血慢慢地印出了幾個字:向下走。「向下」是什麼意思?她倆回顧四周,發現有一個無貌漱U水道。
  「不會是讓我們往那兒走吧?」 
  「去試試。」 
  她倆順著下水道一直向前走著。下水道中的陰冷潮濕讓人作嘔,兩個手無寸鐵的女孩手拉著手向前走著。……。不知過了多久,終於在前方有了光芒,那個光口越來越大,刺眼的陽光讓人睜不開眼。終於可以呼吸到新鮮空氣了。姑娘們終於從現實生活走到了另一個世界。——怖寒鎮。她們快樂的擁抱在了一起,可又有誰知道真正的惡運才剛開始。正像愛丁所說的:不要以為這只是小說,凡是知道這個故事的人,都將活不過今夜……
  小鎮中十分寂靜,路上連一個人都沒有。風很大,吹過耳邊還能聽見呼呼聲。太陽已下山了。兩個走了一天的姑娘又饑又渴。
  「若華,不如我們先找家旅店住下吧。」兩人來到一家戲院售票處門口,想尋問哪有投宿之處。窗口前坐著一個老頭,正在津津有味地吃晚嚏C
  「先生,請問一下,哪有旅店?」若華的話音剛落,老頭就猛地抬起頭,用疑惑的眼神望著她倆。他一言不發,用右手在紙上寫下了一個地址。交給了若華。若華道了聲謝之後,便和葉菲按地址走了。老頭任死死地盯著她倆的背影。慢慢地伸出了自己的左手,那只插了五根鋼針的手,在桌子上扯出了五條深深的痕跡……
  路上仍然毫無一人,天越走越黑,若華和葉菲的手緊緊的握在一起,腳步也越走越慢了,路上沒有路燈。風的呼聲讓人全身發抖。幸好她們出門時帶了電筒,在這微弱的燈光下,向死亡的旅舍走去。路上不停有水滴的聲音,她倆走到一個拐角處,從裡面的弄堂中傳來「咚、咚、咚……」的響聲,那是什麼?若華和葉菲都不敢看。她倆站在牆邊,靜靜的聽著,聲音越來越近,她倆屏住了呼吸。突然,從她們面前飛過一個皮球。「嗨……」兩人都鬆了口氣。
  「啊,終於到了……」經過一番周折,終於到了目的地。推開門,旅舍乾淨、明亮。一位中年婦女熱情地站在櫃檯前招呼她們。
  「若華,我去辦理手續,你到那邊等我。」若華走進大堂,坐在柔軟的沙發上,望著牆上的一副油畫,畫中的情侶正在甜蜜地擁抱在一塊兒。
  「若華,我們訂雙人房好嗎?」葉菲的叫聲從收銀台那邊傳來。若華回頭答應了一聲,轉過身,繼續欣賞那副油畫,突然發現和剛才的那副有些不同,原本畫上的情侶是坐在草地上的,怎麼現在卻是站著的?
  「眼花,一定是眼花了。」若華自言自語地安慰自己。 
  「若華,辦好了,走吧。」葉菲辦好了住店手續。 
  「來了。」若華邊走邊又一次疑惑地回過頭。天啊!畫上的人居然不見了,只剩下一幅風景畫。若華已經不敢再回頭。跟著葉菲來到了房裡。打開燈,燈光若隱若現。一閃一閃地。
  「這兒的電燈都壞了。」若華抱怨地說。 
  「你等著,我去樓下大堂找人來修。」葉菲說著跑下樓,屋子中只剩下若華一人。一天的疲憊已經讓她幾乎要睡著了。來到洗手間,打開水龍頭。把頭徹底地浸在水中衝著。抬起頭望著鏡子中的自己:滿臉都是血。哪來的血?若華驚恐的望著水龍頭。裡面不斷的流著鮮血。若華向後退了幾步,發現自己腳底粘呼呼地。回頭一看,馬桶的水箱,和浴盆中接連不斷地溢出血漿。若華尖叫著向外跑,大叫葉菲的名字,來到大堂。大堂中仍像剛才一般寂靜。靜得只有若華自個兒的呼吸聲。
  「葉菲,葉菲。」若華輕聲地叫著葉菲的名字。但無人回答。若華的心怦怦直跳。她在大堂中不斷地轉著圈。身上越來越冷,直哆嗦。
  「若華……若華」是誰叫? 
  「若華……若華……」若華緊張地回顧四周,沒有的。若華的手冰涼,連呼吸也開始變得急促。她緊貼牆壁,眼睛在大堂中環繞。她不敢看了,腳也開始發軟。叫葉菲的聲音開始顫抖。
  「若華……若華。」若華慢慢站穩了。發現聲音是從上面傳來的。她抬頭看。原本是那幅畫上的情侶在叫她。他們手牽著手笑著在叫若華的名字。那聲音在空蕩蕩的大堂中迴盪。若華抱著耳朵向大堂堂外跑去。
  「別喊了,別喊了。」 
  「若華,你跑什麼?」若華低著頭撞在了那個中年婦女身上。若華抬起頭。用手拉著她的衣裳,悲慘地叫著。
  「救救我,葉菲呢?葉菲呢?」 
  「葉菲去鎮裡的教堂了,你怕什麼?」女人陰笑的眼神使若華本能地向後挪了幾步。然而眼前的一切使若華瞪大了雙眼。女人的左手拖著一個黑色的塑膠袋。塑膠袋拖過的地方留下一條又寬又長的血痕。而且還在不斷地向外滲出。她的右手提著一條血淋淋的鞭子。那鼓血腥味兒讓人聞著就頭暈。若華凝視著,似乎自己的靈魂已經脫離了軀殼。「葉……葉……菲。」若華叫喊著向門外跑去……。
  「教堂,教堂……。」若華唸唸自道地跑到教堂門口。但她沒有進去,而是站在了門口。她大口聽喘著氣,烏鴉在教堂的尖頂上嘶叫著,叫醒了那些罪惡的靈魂。若華知道教堂是愛丁筆下最可怕的地方,是變態醫生吞食屍體的地方。若華怕再看到那般血腥的場面。突然,教堂的門打開了。在黑暗中有個人影站在門口望著若華。
  「愛丁,是愛丁。我知道,我知道你一定會在這兒的。」若華興奮的拉著那個人打叫。
  「若華,葉菲在這等你很久了。」那人果然是愛丁。她看起來很親切,完全和寫恐怖小說的那種變態作家聯繫不起來。教堂中沒有燈,很昏暗,空氣中參合著一股發霉的氣味,耳邊不時傳來水滴聲,「滴答……滴答……」隨著人的腳步聲合成了一種節奏。愛丁那著一個火把帶著若華向教堂的深處走著。能走在自己偶像的身後,前面發生的一切她已經開始淡忘了。但愛丁並未把她帶出那個可怕的世界,而是將他引入一個更罪惡、更深不可測的地方。
  「愛丁,你會出第5本小說嗎?」 
  「會,我已經寫了一半了。」愛丁用只有兩個手指的左手指著桌上的那個盒子。若華快樂地打開了那個盒子,可以第一時間目睹愛丁的手稿是每個熱愛她的人都想做的事。盒子慢慢被掀開,慢慢地揭開愛丁小說的面紗。盒子裡沒有稿紙,這不是愛丁的手跡。若華默默地站在那兒,她望著盒中的東西呆著,慢慢地回過頭看著愛丁。愛丁在火光的照耀下,眼神變得尖銳、陰險。若華徹底失望了。望著盒中那雙手哭了,被自己最熱愛的人騙是多麼的痛苦。
  「這是我的……」身邊傳來一句熟悉的聲音。是葉菲,她背著若華,斷臂的地方還在不斷流淌著鮮血。
  「若華,你知道為什麼我只有兩根手指嗎?」愛丁望著若華。「每個成為地獄使者的人都要獻出自身的一部分,葉菲忠愛我,為了我獻出了自己的一部分,若華,加入我們吧。」愛丁手持一把斧頭向若華一步之地靠近。
  「若華,和我們在一起吧。」葉菲仍背著若華,頭180度的向後轉來看著若華,她的兩隻眼珠也不知了去向,鮮血慢慢地向眼眶外湧出。
  「愛丁,我恨你,你是魔鬼,是冷血的魔鬼。」若華憤怒的大叫著,一隻手拽著葉菲向門外跑去。葉菲跟著若華邊跑邊叫。
  「若華,你背叛我,背叛愛丁,你跑不了的,無論你逃到天涯海角,都會被地獄的使者抓到的,哈……哈……」若華知道葉菲已成了魔鬼的女兒,她是跑不了的。若華放手自己向外跑去……
  若華跑了好久,兩條腿幾乎不聽使喚了。她不斷地向前走著,前面好像已經沒有路了。若話拿下自己的眼鏡擦了擦。前面是堵半透明的牆,牆的那一端是人們的腳,忙碌的人在牆的那端走著。
  「那是新華書店的門口。」若華高興地喊著,並用手用力地敲著牆。突然有車的聲音向這邊傳來。若華回過頭,刺眼的光線照得她難以睜開眼睛。是愛丁,她開著一輛大卡車向若華撞來,若華已經無路可走。
  「啊……」若華睜開眼發現一雙雙眼睛望著她。她躺在了新華書店的門口。
  「我逃出來了,我終於逃出來了……」若華高興的向家跑去。
  「小華,你終於來了,瞧!又是你的信。」華媽媽抱著一堆信丟在了若華面前。
  「這是誰?這些人我通通都不認識。」若華望著那堆信不解地問。
  「嗨,自從你被選中拍了那個愛丁第五部小說改編的電影,天天都有那麼多人給你寫信。」
  「愛丁的第五部小說?」若華驚奇地拉著母親問。 
  「是啊,怖寒鎮,你和葉菲演的。」 
  「葉菲?葉菲去哪兒了?」若華聽到這兒,更緊張了。 
  「葉菲?這個孩子真可憐。上個禮拜出了車禍,你不是去參加了她的追悼會嗎?」若華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一切。她跑出門,路上到處張貼著「怖寒鎮」的宣傳海報。若華慌張地來到新華書店門口,想尋找那個下水道。但那兒什麼都沒有,只有一群群愛丁迷們正在搶購《怖寒鎮》。
  「不,這一定是夢……」若華瘋狂地跑回家,躺在床上,緊閉雙眼,回想著在怖寒鎮的那一幕幕,想著葉菲的詛咒,難到她真的跑不了了?突然,一陣敲門聲把若華驚起。
  「誰?是誰?」 
  「小華,快去洗澡。」華媽媽放好了洗澡水。 
  若華帶著疲憊的身體來到浴室。脫下衣服,發現有什麼東西從衣兜滾了出來。她蹲下身拾起一看,是兩隻眼珠。若華嚇得回過身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那張惶恐不安的臉卻在鏡子中暗暗地笑著對她說:「若華,別忘了,所有知道這個故事的人都將活不過今夜……。」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5 + 5 有點新奇列∼ 之前沒有看到類似這樣的故事

總評分: 名聲 + 5  J幣 + 5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7-11 16:55:45

有點新奇列∼
之前沒有看到類似這樣的故事∼∼^^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