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31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bin770204
威爾斯親王 | 2019-2-12 08:48:43

踏出校門時,夕陽斜照晚霞。

織川由美子走向車站,踏上回家的歸途。

二十七歲的她,兩年前與大自己五歲的丈夫結婚。

婚後她仍從事教職工作,在東京都神田區的某高中教書。

丈夫因為在外商公司任職,因此常被外派出國。

『叭叭——』

電車聲從遠處傳入車站,熟悉的廣播在耳邊響起:『為確保各位乘客的安全,請退到黃線後方……』

由於是通勤時間,因此人潮相當擁擠。

由美子擠在人群裡,一陣混亂後總算上了電車。

今天的她,穿著白色的襯衫與黑色的短裙。

裙子約蓋到膝蓋,露出修長又雪白的細腿。

尤其那淺黑色絲襪,以及那棕色露趾的高跟鞋,更添增了纖細身軀的幾分嬌媚。

白色的窄恤衫下,穿載的是藍色的胸罩。

由美子的乳房相當豐滿,因此僅覆蓋到胸前的窄恤衫邊緣,隱絢可以看到微微的乳溝。

(唔……好難受……)

電車里人實在太多,令她感到呼吸困難。

就在這時,她看不遠處有個同校的女學生。

那名女學生雪白的領口上,左右兩側均有鮮紅色的橫條。

燙得筆直的制服上衣,在身後呈現三道整齊的折紋。

制服的胸前,還繡有學園的特殊記號。

短裙覆蓋至膝上約十五公分,底下曝露出小巧白皙的美腿。

由於女學生的雙頰被長長的秀髮蓋住,因此由美子即使從正面仍無法看清她的臉。

(不曉得是不是我班上的學生……?)

正這麼想時,突然有個男人的手橫過女學生的胸前。

(啊………)

突如其來的驚訝,使由美子差點叫出聲來。

在這擁擠的通勤電車潮中,經常出現侵犯女孩子的電車色狼。

萬萬沒想到,那名女學生如今卻變成了色狠下手的對象。

由美子雖然很想幫助她,無奈被擠得動彈不得,根本沒法靠近她。

『唔………』

這個時候,女學生的身體稍微扭動了一下。

可能是在擁擠的人潮中,她也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胸前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蠕動似的。

看樣子,女學生應該已經感覺到那只貪婪的魔手了。

趁著無人注意的時候,這隻手從腰部的縫隙間伸向了她的雙峰,並倏地握緊她的左乳房。

(怎麼會!)

想不到經常耳聞的電車性騷擾,竟然就這樣呈現在由美子面前。

(啊、我、我該怎麼辦呢……?)

由美子在那瞬間感到又驚訝又不知所措。

身為一個老師,當然有義務拯救受難的女學生。

但不知為什麼,由美子就是提不起勇氣。

很明顯的,女學生扭著身體,意圖甩脫那隻手。

同時還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讓身體整個轉了一百八十度。

但這顯然沒有什麼效用,因為那個色狼還是不會有稍微的退縮。

只見女學生好不容易纔讓自己的面向車窗那兒,然而那只貪婪的大手卻還是死纏著不放。

不僅如此,他甚至還變本加厲地動作了起來。

『嘿嘿~~』

由美子可以感覺到色狼的嘴角正發出奸笑。

不只如此,那邪惡的魔手已經開始肆無忌憚地用指尖輕輕地摳著女學生的乳頭。

(啊……不行啊……)

女學生感覺陣陣電流迅速上竄,令她渾身都酥麻起來。

那是因為她最敏感的部份正被刺激著,乳峰自然漸漸地硬了起來。

(啊~~!!不行……!不叫還是不行的……!)

正打算張口呼喊時,沒想到後方又有一隻手立刻伸到前面來,狠狠地把她的嘴捂住。

(怎麼辦………我身為老師……應該……)

這一切都看在由美子的眼中,卻也無計可施。

『唔……』

這時在驚慌的情況下,女學生感覺後面有個人靠了上來。

籍由雪白肌膚的敏銳觸感,女學生知道那個色狼正一手玩弄自己的乳尖,一手緊捂住嘴巴。

同時因為他的身體是從後面緊緊貼著自己的背部,因此女學生甚至可以感覺到那色狼生理的變化。

『嘿嘿~~別作聲……知道嗎??』

色狼在女學生的耳邊灌入氣體,令她全身又是一陣麻癢。

也因此,她幾乎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只能任憑色狼在自己胸前的那隻手盡情地在乳丘上玩了個過癮。

『唔唔~~』

雖然盡力發出呻吟,但周遭的人卻彷佛都沒有聽見一樣。

『舒服吧??』

在色狼相當有技巧的玩弄下,沒多久女學生乳尖上的那兩粒小球便興奮得翹了起來。

『哦~~乳頭勃起了呢………真是個小淫娃……』

當聲音伴隨著暖氣吹入耳朵裡以後,色狼的手又開始放肆地緩緩往下部移動。

(唔……那裡……不行呀……——

女學生心中產生強烈的排斥,並掙紮著扭動身體。

然而色狼的手臂是那麼樣的粗壯,根本就不會受到女學生那柔軟如綿羊般的掙紮。

因此他的手依舊粗暴地輕撫過女學生那光嫩的腹部,令她每一寸神經都有萬道電流急速竄過。

『唔……』

比起乳房,那里正是女學生另一個敏感帶。

也因此,她的臉上立刻泛起一片緋紅。

當然,很明顯的這並不是羞澀,而是因為血液中所產生的動情激素所帶來的直接反應。

『嘿嘿~~摸你這裡感覺很舒服吧~~』

伴隨著電車隆咚咚的前進聲,邪惡的大手繼續探索著。

沒多久,神秘的百慕達三角洲便已遭受到入侵。

無奈女學生卻偏偏渾身乏力,只能任憑這個色狼恣意地玩弄自己身上每一個重要的部位。

『哦~~到這兒了……呵呵……』

色狼發出嘲笑的淫笑,跟著在女學生隆起的山脊上,以及深長的海溝旁,放肆地玩耍著。

緊接著他的中指微微抬起了頭,然後以熟練的技巧淺淺地沒入裂縫,利用攪動的方式頻頻刺激著女學生。

『唔………呀……』

因為嘴巴被捂住,女學生只能吐出低沈的呻吟。

同時她的身體也好像快融化了一般,越來越失去了力量。

(啊、可惡!不行~~!我必須抗拒他……呀~~!!)

由於是公眾場合,女學生知道色狼不敢再有進一步的侵犯。

然而偏偏自己的身體卻又陶醉在他這樣的愛撫中,甚至漸漸不希望電車靠站了……。

(天哪、她的那副表情,似乎很陶醉……)

這個時候,由美子意外發現了女學生那怪異的神情。

『各位旅客請注意,神田站到了、神田站到了,要下車的……』

廣播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女學生不知該感到高興還是失望。

(唔……終於……到站了……)

這樣的聲音在心底猛地昇起。

但自己到底是開心終於得救了還是失望不該結束,就連女學生本身都沒有辦法明瞭自己真正的想法。

2

到家以後,由美子整個人仍無法平靜。

(如、如果我是那個女學生……我、我會怎麼樣呢?)

走在回家的路上,由美子腦海里不斷想著這個問題。

事實上,由美子的內心深處居然有股想和那個女學生交換立場的奇怪念頭。

一直以來,她都很好奇在電車上被陌生的色狼毛手毛腳是種什麼樣的滋味。

說穿了,由美子的身體深處,似平潛藏著一股渴望被電車色狼性騷擾的倒錯欲望。

(不……我是個老師,我不能再有那樣的想法!!)

由美子將身體深埋在沙發裡,拼命讓自己的思緒穩定。

待呼吸平息下來後,她隨手拿過茶幾上的水壺,倒了杯水。

正打算喝的時候,眼角瞄到剛纔從信箱裡取出的信件。

其中一份用黃色的塑膠袋包著,上面寫著:『織川 由美子小姐收』

從外觀上看來,裡頭似乎是一本書。

由美子不疑有他,將塑膠袋拆開。

和料想的一樣,裡面果然是一本書。

『啊……這、這是……』

看清楚那本書的封面時,由美子微微驚呼了一聲。

想不到那竟是一本色情雜誌。

翻開第一頁,女性的裸體映入眼簾。

『唔……』

翻到第三頁時,由美子感到全身火熱。

那是一個女性被撩起裙子,露出雪白底褲的圖片。

一隻黝黑的手已將內褲撥開,裸露出長有恥毛的淫穴。

同時手指已經陷入裡頭,在裡頭摳弄著。

女人的表情略帶著痛苦,卻又有種滿足的感覺。

最叫由美子感到難堪的是那張圖片的背景就在電車上。

這令她又再想起剛纔所看的情景…。

再翻下去,又看到好幾張在電車上拍的色情圖片。

有女人被迫張開雪白的大腿,當著全車所有人的面前,套弄坐在電車椅子上的男人的肉棒。

『啊……是、是誰寄這東西來惡作劇………』

由美子猛然回復理智,丟下雜誌奔回房間。

『呼、呼呼………』

她雙手支橕在化妝檯上,耳中清楚聽到自己劇烈的喘息聲。

抬頭一看,明亮的鏡子映射出自己美麗的身軀。

不知不覺的,由美子的呼吸越來越急促。

她終於下意識開始用雙手隔著衣服,從下面握住自己豐滿的乳房,輕輕地撫弄著。

『啊~~!!好熱啊………』

由美子感覺自己全身都開始燥熱起來。

雖然只是這樣愛撫自己的乳房,但是一股股甜美的快感卻不斷從身體中湧出來。

因此她越來越不能罷手,不斷地撫摸著自己的乳房。

『啊啊……唔唔~~~我是怎麼了……啊啊』

由美子滿腦子都是剛纔那幾張照片,她越想越興奮,全身的體溫猛烈地直線上昇。

而她的臉上也因為燥熱的緣故,迅速蒙上了一層紅暈。

由美子用左手繼續撫摸乳房,右手慢慢往底下伸去。

首先來到了肚臍,接著則是小腹。

越過小腹後,她的手隔著衣服伸到自己最隱密的小森林。

『啊~~!!我不行了………』

從由美子性感的朱脣裡吐出風騷的呻吟聲。

朦朧中,由美子感覺自己又回到了那輛電車上。

人潮依舊擁擠,就在電車啟動的數分鍾後,她隱約感覺有人在摸自己的大腿。

(啊……我…我真的被性騷擾了……)

由美子的腦海里浮現剛纔在那本色情雜誌裡看到的圖片,幻想自己就是裡頭的女人。

她纖細的手在自己的腿上撫摸,想像那隻手就是電車色狼在自己的短裙裡進攻。

很快的,那手已經伸到了大腿根部。

『啊……唔~~唔唔…!』

觸摸到包裹住秘處的內褲時,由美子的指尖感到些微的濕氣。

(啊……好…好像濕了……)

大概是因為色情雜誌的關係,由美子早已不知不覺分泌出愛液。

『啊……好棒……唔~~嗯———』

由美子發出呻吟聲,看到鏡中的自己早已滿臉紅暈。

透過想象,她覺得自己的身後,站著一個魁梧的男人。

『啊……唔唔~~嗯嗯………』

從脣間發出的呻吟,更催化了女體每一寸性感。

股間很快就產生了甜美的感覺,漸漸分泌出更多的愛液。

『唔……嗯~~~』

從下體竄起的電流,使由美子忍不住吐出呻吟。

她的手指更加重力道,忽深忽淺的刺激著自己的敏感帶。

(啊……啊……為什麼……會這麼舒服~~我不行了……)

到了這地步,由美子的腦中一片空白,身體完全被情欲佔滿。

她的手下意識伸向化妝檯的抽屜,從裡頭取出一根棒狀物。

那是女性專用的手淫道具,長十五公分、粗四公分的肉色矽膠上,還附帶一根小小的突起物。

這樣的設計,是在插入陰道後,突起物還能刺激到敏感的陰核。

『啊~~!!』

看到這根模擬男人陽具的器具時,由美子的情欲更加濃郁。

她幻想著背後的男人已拉下褲檔的拉鏈,當著全電車所有人的面前搓弄起來。

『蹲下!!幫我口交……』

耳邊彷佛傳來這樣的聲音,男人的氣息中還夾雜著煙味。

由美子想像自己緩緩蹲了下來,然後伸出白皙亮麗的玉手,輕輕握住充滿朝氣的硬物。

『唔~~~』

從手掌透出強而有力的脈動,沖擊著她纖細的肌膚。

『含進去~~!!』

聽到想像中的聲音後,由美子張開塗有櫻桃色脣膏的小口,將假陽具龜頭含入口中。

『囌囌……啾啾——』

由美子貪婪的含人口腔深處,熟練地吸吮起來。

『唔~~唔………囌囌……咕啾~啾啾~~』

她故意發出強大的吸吮聲,好進一步刺激自己的情欲。

在此同時,由美子撩起長裙,將自己的內褲褪下。

鏡子清楚地映照出股間那濕潤的蜜穴口。

『嗯~~噢……』

由美子忍不住伸出另一隻手,用食指與中指扳開自己的淫穴。

只見外陰部已經一片潮濕,內部也已充血紅腫。

兩片粉紅色陰脣中間的肉縫,早就被秘脣裡分泌出來的蜜汁給弄得濕淋淋的。

內部複雜的蛇腹更不停地蠕動,似乎在招手等待硬物插入。

『啊………!!居然這麼濕了……』

由美子有些驚訝,然後情不自禁地用食指和中指的指腹在自己的陰脣上開始搓揉起來。

就在這一瞬間,一股強烈的刺激感直衝腦海。

『啊……!!好舒服哦……!』

由美子更加激烈地揉搓著乳房,同時下體的搔癢感也越來越強。

看著自己的食指和中指在濕淋淋的花瓣上摩擦著,由美子心中真有說不出的快感。

『唔……啊………唔唔~~嗯嗯——』

已然欲火焚身的由美子,忍不住擺動雪白的美臀,股溝間神秘的蜜肉一張一閉地吞吐蠕動著。

『啊………快~~快插進來吧~~……』

由美子幻想自己在擁擠的電車裡當著眾人面前說出淫亂的話語,性欲更加濃烈。

接著,她將淫具抵在自己的穴口,準備插入。

『來……來吧!!當著所有人的面姦淫我吧~~唔唔……』

聽到自己嘴裡說出這種淫亂話語時,由美子也感到驚訝。

但這樣的方式令她更興奮,那一瞬間,她拋棄了所有當老師的矜持,盡情地沈溺在性欲裡。

『啊……我好想要……男人的肉棒哦………』

從陰道裡傳來的陣陣麻癢感,使得由美子感到空虛不已。

『我要男人……那又粗又長的陰莖………』

由美子幻想著色狼的陰莖已經抵在自己的蜜穴上,陰戶更是一張一縮地蠕動著,恨不得肉棒趕緊插進來。

此時她越想越興奮,愛撫乳房和陰戶的動作也更加激烈。

『啊……討厭~~不要這樣……電車上有這麼多人在看……啊……不要~~唔啊啊!!』

由美子邊幻想著自己就在電車上,邊將假陽具插入淫穴裡。

『噗嗤……!!』

柔嫩的肉穴立刻被橕大,一口氣吞入淫具。

『哦~~~』

由美子的口中發出了愉悅的呻吟聲。

(就這樣在這麼多人面前性交………啊啊~~!!)

由美子不住陷入遐想的世界裡,同時一邊將假陽具抽插於濕淋淋的陰道。

『好舒服啊……!!』

望著鏡中放蕩的自己,由美子不禁大聲淫叫起來。

為了追求更大的快感,她用顫抖的手啟動了淫具開關。

『吱吱吱吱吱~~~』

假陽具立刻在濕淋淋的淫穴裡劇烈震動起來,刺激著裡頭敏感的淫穴內壁。

同時微小的突出物,也抵在細嫩的肉芽上震蕩著。

到了這種地步,由美子已經完全忘了自己是個老師,只是沈浸在快感不斷的自慰裡。

『啊………!!我快受不了了~~!!』

由美子整個人陶醉在性欲的漩渦中,腦海里幻想著粗大肉棒進入自己身體裡的景象。

『噗啾……噗嗤……咕啾~~~吱吱吱吱吱~~~』

抽送的聲音配合著震動的聲響,充斥在房裡。

『唔……唔唔~~嗯嗯……』

由美子的呼吸越來越急促,眉頭也輕輕皺起。

此時的由美子全身都在為追求快樂而顫動,身體內部的快感早已取代了大腦的思考。

『哦……啊~~~!!』

甜美的沖擊感使由美子渾身顫抖,肉欲已然掌握了她的理智。

『唔………唔………我不行了~~!!嗯……啊……!!』

由美子的口中發出像夢囈般的呻吟聲。

『我要泄了……啊……!!啊~~~~!!』

伴隨著淫叫,由美子終於達到了高潮。

此時陰道口不斷痙攣著,好像要把假陽具夾斷似的。

而她的全身也不停顫抖著,同時還噴出了大量的蜜汁。

『呼……呼………』

多?痛快的一次手淫啊~~~!

由美子癱倒在梳妝檯前,久久不能平息。

3

夜晚十點,由美子從浴室回到房間。

她的身上穿著睡袍,束縛的胸罩已然除去。

『姊姊,我可以進去嗎?』

正當由美子坐在化妝檯前擦保養品時,聽到弟弟在門外敲門。

『有什麼事嗎?阿純。進來吧~~j

『咿呀~~』

服部純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阿純今年十七歲,正就讀由美子任教的高中。

不過為了避免其他人的閑言閑語,由美子在學校裡儘可能保持低調,不讓太多人知道。

尤其上、下學更是刻意各自回家,以免太過張揚。

加上由美子將姓氏改成夫性,因此很少人會注意到她與阿純竟然就是姊弟。

阿純明年就要參加大學聯考了,雖然就讀了兩年多,但到目前為止學校裡還是很少人知道他們的關係。

『阿純,有什麼事嗎?最近功課還好吧?』

由美子關心地問道。

『嗯——還可以,姊姊,姐夫最近很少在家,你自己一個人睡應該很寂寞吧~~』

『傻瓜,姊姊早就習慣了~~!!』

由美子對阿純突如其來的問題一笑置之,並伸手摸了摸他的頭。

『那麼……為什麼你化妝檯的抽屜裡面……』

『什麼……?』

由美子感到驚訝,隨即滿臉通紅。

『阿純……你在說什麼?難道……你隨便進來姊姊的房間?』

由美子感到難堪的同時,更感到些許的氣憤。

『不……我只是因為有人送快遞來……必須用你的印章……結果我就不小心看到……』

阿純看到姊姊生氣的樣子,趕緊解釋。

『你想說什麼嗎?姊姊想睡了……』

『姊姊、我知道你很孤單,我希望…我可以幫你……』

說完阿純突然湊近由美子,過於突然的舉動,令她一下子忘了反應。

『唔~~~』

嗅到由美子身上的香味時,阿純的心神蕩漾不已。

『阿純,你這是乾什麼……放開我!!』

由美子猛然回過神,急忙推開他。

但阿純的反應更快,他立刻伸出有力的手臂抱住姊姊。

『啊~~』

由美子沒想到弟弟的力氣居然一下子變得這麼大。

『姊姊……我讀高中的這三年來,一直受你照顧……我真的…不希望看到你孤單的樣子……』

或許是真情流露,阿純的語氣略帶哽咽,甚至紅了眼眶。

看到弟弟這樣的表現,由美子也忍不住動了情。

結婚以來,由美子一直很想要個小孩。

但她先生經常不在,再加上必須常出國,生活作息不規律的情況下,她一直都沒法懷孕。

而阿純和自己差了十歲,這更激發了由美子內心的母性。

『阿純……』

由美子近距離凝視著阿純,終於將脣貼了上去。

『唔……』

由美子不愧是有經驗的有夫之婦,若有似無地引導弟弟,使他漸漸地陷入陶醉狀態。

『咕啾——囌溜~~』

她的舌尖在阿純的嘴裡遊動,把唾液慢慢送過去,同時更發出『啊……唔……啊……』的誘人哼聲。

然後又抽回舌頭,在柔軟的嘴脣裡喘口氣,再把阿純的舌頭輕輕吸進來。

『嗯~~唔……啊!』

這時的阿純已陷入昏迷狀態,他的肉棒早已經勃起,把睡褲的褲襠處高高地橕起……。

他悄悄張開眼睛看看由美子。

由美子美麗的臉頰染成妖艷的粉紅色,呼吸也變得急促。

她從鼻子發出甜美的啜泣聲,很顯然地她跟阿純一樣,也深深陶醉在性感裡……。

『姊姊……』

『什麼……』

由美子鬆口,露出朦朧的眼光。

『我可以摸你的乳房嗎?』

趁著接吻的時候,阿純提出要求。

『啊……!!』

由美子不由一顫,受驚似地猛烈搖頭,同時急忙將敞開的領口拉在一起。

『求求你,只要一次就好,我想摸摸姊姊的乳房。』

『不要提出這種無禮的要求!阿純!』

由美子皺著眉頭遮著胸,把臉轉開。

這樣一來,她頸部美麗曲線更充份顯現出來……

看到這一幕,阿純更加衝動,他想拉開由美子的雙手。

『啊……阿純……不能啊……』

由美子在驚呼聲中,雙手慢慢地被拉開。

『啊……不要……』

與阿純相比,由美子的反抗顯得很軟弱。

如果她用力給阿純一個耳光,阿純也許會畏縮。

可是,她不能這樣對待阿純。

就在一陣拉扯下,由美子睡衣的領口向左右分開。

『啊……阿純……求求你……不要看……』

她那哀求的聲音,只是使阿純的欲火更猛烈。

在阿純眼前,出現一對雪白的乳房。

『太美了……我真是不敢相信會這麼美……』

有重量感的雙乳,一點也沒有下垂,反而漂亮地向上挺高。

『啊……好美啊!』

阿純壓著由美子的雙手,看得發呆。

『不可以……我們不可以做這種事……』

『姊姊……我愛你……我愛你……』

阿純像夢囈似的說著,低下頭把嘴壓在乳房上。

他立刻在乳溝聞到性感的芳香,還微微有些奶味。

『吸囌囌……啾啾~~』

他張開嘴舔著乳虜,然後把乳頭含在嘴裡吸吮。

他像嬰兒一樣吸吮由美子,也立刻感覺到乳頭很快地在膨脹。

『啊…』

敏感的乳頭,被阿純這麼一吸吮、愛撫,坐在床邊的由美子忍不住身體向後仰。

『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對由美子來說,阿純的愛撫像嬰兒一樣幼稚,可是卻產生和其他的男人完全不同的快感。

這種感覺使由美子困惑,只要阿純的舌頭舔到,手指摸到,就會從那裡產生強烈的刺激,傳遍全身。

剛纔接吻也是這樣,單單是接吻,就使她的內褲濕淋淋,濕到連她自己都感到難為情。

如果再這樣下去,後果會變成怎樣?

(弟弟……會不會想脫我的內褲……?)

一想到這裡,由美子感到恐懼。

(我決不能答應讓他更進一步,無論阿純如何要求,我們也決不能超越姐弟之間應守的邊際。)

由美子一面和快崩潰的理智作戰,一面不斷這樣告誡自己。

相較於此,阿純根本不理會由美子心裡的想法。

他在姐姐的乳房上盡情地吸吮,不斷地親吻,甚至還用手掌貪婪地撫摸另一側的乳房。

這樣享受到溫香的肉體時,阿純心底不禁產生莫名的快感。

『啊……阿純……不要……不要啊……』

由美子的聲音已經變成妖媚的哼聲,更刺激阿純的淫欲。

睡衣的腰帶顯然是留在腰上,但睡衣的前擺已經完全分開,在阿純面前顯露出只有一件米黃色內褲的裸體。

『姐姐……我受不了了……』

看到姐姐的內褲和雪白的大腿,阿純忍不住吞下口水,這時候他只想和由美子性交。

阿純的手指微微地顫抖地從她艷麗的肉體向下活動……

『啊………啊……』

由美子沈悶的哼聲更大了。

阿純從胸部向光滑的下腹部撫摸,手指尖也在肚臍上揉搓,然後假裝偶然地碰到內褲。

『這就是姐姐的內褲!』

布料的特殊感覺,使阿純想入非非。

就在這時候,由美子抓住他的手。

『不可以!』

『我想要,你明白的。』

『不行!我們絕不能這麼做!』

『可是,我已經忍不住了!』

『阿純,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當然知道,只要能和姐姐在一起,就是要我現在馬上去死,我也願意~~!』

阿純的呼吸急迫,想要壓在姐姐的身上。

『我想……我想要你!』

『不能!』

由美子終於忍不住一掌打在阿純的臉上!

『阿純,你不該這樣。』

『嗚……』

阿純流出眼淚,由美子從來沒有這樣打他。

『這是絕不可讓人原諒的事,如果只是接吻還可以原諒。可是姐弟…絕對不能做那種事,你為什麼還不明白。』

『唔……可是除了姐姐以外,我不會喜歡其他的女人。』

阿純凝望著由美子,透露出誠懇的眼神。

『那是因為你太年輕,不認識女人的關係,以使你一定會遇到非常適合你的女人。』

阿純低下頭開始啜泣。

其實他是假裝作出這種反省的樣子,然後尋找反攻的機會。

他股間的肉棒還是那樣硬直地勃起,現在他至少要想方法解決淫欲的強烈需求。

『姐姐,你說我以後會找到適合我的人……』

阿純從由美子的話中找到反攻的藉口。

『姐姐,那我到底要怎樣纔能找到適合我的女人?』

『這……』

由美子無話可說。

阿純知道不該用這種卑鄙的方法,但為了達到目的,他還是繼續攻擊姐姐的最大弱點。

『我連女人都沒有碰過……』

『嗚……』

由美子開始輕輕嗚咽,同時搖著頭,好像要阿純不要再說下去。

看到姊姊這樣,阿純的臉上出現虐待狂的神情。

『這將帶給我最大的遺憾。』

『不要說了……不要再折磨姐姐了……』

『對不起,我不說了。』

阿純又重新把臉靠在由美子的臉上輕輕摩擦,這時候不知為何肉棒好像更增加了熱度。

『姐姐,我們不要吵架了。』

『嗯,對不起,我打痛你了嗎?』

『只是……一點點。』

『都是姐姐不好。』

由美子抬起含著淚水的臉龐露出微笑,然後抱緊阿純的上身。

『可是……我該怎麼辦?我那裡一直勃起著,這樣的話,我根本沒辦法睡覺……!』

『那……那好吧!姐姐可以試著幫你解決……可是………我們不能發生那種關係……』

於是,由美子把阿純的睡衣脫掉。

他的肉棒昂然豎立,由美子用雙手握住卻還露出個大龜頭。

『啾啾——囌囌~~咕囌~~』

接著她伸出舌頭,把龜頭先舔一遍,然後就把肉棒含入嘴裡。

『唔~~!』

雖然由美子已經盡力納入,龜頭已深抵喉嚨,卻還有三分之一長度留在嘴外。

於是她把嘴脣包緊雞巴,開始輕輕的吸吮起來。

『吸囌囌……啾啾~~』

『啊……啊……』

阿純發出舒服的聲音。

這和平常自己用手解決的感覺比起來,姊姊溫熱的口腔簡直就像天堂一樣。

『咕啾——咕啾啾啾……』

由美子不但前前後後地套弄陽具,而且還用舌尖刺激著龜頭,使阿純的肉棒變得更粗更硬。

此時阿純也沒閑著,他一手撥弄著由美子的臉頰與秀髮,一手向下揉捏著她的乳房和乳頭。

『噢……姊姊,我好舒服……唔~~我、我……』

阿純的雞巴不曾如此舒服,一陣吸吮之後,很快的就達到爆發的臨界點。

而由美子也感覺到他快要射精,於是把肉棒吐出來。

『噗滋……噗滋滋滋滋——』

就在同一時間,白色的精液激射而出。

黏稠的液體有一些噴到由美子的嫩臉及脖子,大部分都射在她的乳溝向下順流。
小弟正在  申請好市民勳章  希望各位論壇朋友幫忙小弟早日完成,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1901-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正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