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83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江戶川柯南
王室 | 2019-2-14 02:19:23

第一次與馨怡見面是在一場為期二週訓練會,24歲一六八公分高的身材,比例適中玲瓏有致。及肩長髮飄逸優雅,白淨的瓜子臉兒溫柔婉約,穿著過膝長裙,走起路來搖曳生姿!一位看起來清清秀秀的女孩,細緻的臉蛋,素淨的臉龐脂粉未施,留著一襲柔亮的長髮,秀髮往後整齊梳攏,雙腿白皙且勻稱,柳腰及雙峰堅挺渾圓,身邊散發的淡雅香水味可以看的出------她非常的漂亮,(貌似明星賈欣惠)很難讓人不感到心動。

在這次訓練中也藉機與她淺談幾次,可能我平時樂於助人又不小氣,嘴巴也甜,一個禮拜的時間跟馨怡就較熟絡了起來,但訓練結束後,並沒有特別的行動,只對她印象特別深刻,在訓練結束後,也各自回到工作崗位,沒有再聯繫。或許真的有緣,幾天前北上一次會議上又巧遇到馨怡。

她淺淺對我一笑:「嗨!你好。」

「馨怡?這麼巧,在這裡遇見妳!」

我訝異的站起身,一個熟悉的笑容呈現蠆眼前。霎時間,我真是欣喜若狂,沒想到會再次相逢,由於這次出差有兩天的時間,我當然不願放棄這個大好機會,客套寒暄後,天南地北地聊了起來,後來我提出認她做乾妹妹的請求。

「好啊,我沒有哥哥,多一位好大哥也不錯。親哥」馨怡說。

「真的?」得到佳人的首肯,我的眼中放出光芒。

從上次受訓回來我從不否認對這個美女有一絲遐想,但也只是回家躺在床上,在腦海中雲雨翻騰的對象,是男人都會有這種正常的性幻想,想像與馨怡做愛,在自己的衝刺下落紅,我極力克制自己在當時與她交談場合絕對不能想這些事,免得透露出自己的秘密。

馨怡今天穿了件一套ELLE薄呢紫色套裝,在領口用白色紗巾紮了一朵精美的領結,散發著KANEBO香水味的粉頸,內裡純白的襯衣,雖然是不透明的,但輕薄而貼身,勾勒出胸部優美的曲線,雖不施脂粉,眼波流轉,但眼睛依然靈動得會說話,長髮仍然俏麗誘惑人,腳下一雙BONITA黑色絨布鞋,她站起身來,肉色的絲襪包著的玉腿有著美麗的曲線,一雙修長的美腿無法被絲襪所掩,更別說渾圓的臀部被紫色窄裙給緊繃。顯現出上班女性的典雅。標準的現代女性身材,修長而不會太瘦,勻稱的三圍,正所謂玉人旖旎,老天!!我好像快要爆炸了。

她大概也在打量著我:長相斯文,談吐彬彬有禮。身材挺拔,穿著合身高雅,和一般上班族的人不大一樣,令人覺得蠻舒服的。

「會議真是無聊,翹課出去走走」。我有開車,我們可以到淡水,漁人碼頭很詩情畫意。我在課程中,一直慫恿她。馨怡就在我的鼓吹之下,答應了。於是我倆就利用下課休息時間溜了出去。在路途中偶爾轉頭看馨怡就坐在身旁,溫熱的肉體,傳來陣陣處女的芳香。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

「看這香甜的佳人」

我必須盡力克制,才能保持風度。經過八里後車停在海邊一條滿是木麻黃的小路邊,我們來到了豋山口。

「馨怡,妳體力還可以嗎?」

「這上去風景不錯」

「你不要小看我,平常我可是利用中午午休都去跳韻律舞」

於是我們一開始是一段大上坡,,綠色的密林傳來陣陣風聲,及野鳥的鳴聲,間有蟬蟲的唧唧,風呼呼響著...我們開始上爬.....

馨怡在前,我在後。隨著坡度升降,我隱約可聞她的喘息聲,到中途,她已經把紫色外套托放在手上了,我抬頭一望,淋漓的汗水浸濕了她的襯白上衣,我隱約可見她胸罩汗濕所透出的痕跡,鵝黃色的無肩胸罩包裹著娉婷的少女峰,在舉腳抬足時,紫色窄裙內內褲情慾的痕跡亦隱約可見....

一股幽香傳出,我頓時下腹硬了起來。我按捺住胸中初燃的慾火,試著掩飾喚她:「馨怡,累的話停下來休息,不然讓大哥背妳。」

「不敢煩勞大哥,誰說會累,走!再走」,聽得出來馨怡嬌喘著。

我看到她鼻頭上凝結的汗珠,在陽光映射下發亮著....紅撲撲的雙頰將她原本白皙的膚色襯的更為嬌艷。

山頭上涼風襲來,令人忘憂,一隻大冠鷲在遠處盤旋著,發出呼溜的叫聲,使蒼茫的景致添加了幾分淒涼。遠處是淡水河出海口,對岸則是大屯山,七星山...更近點是八里、龍形渡口。淡水河蜿蜒出海,如一條玉帶,映著天上的白雲,我解釋著。

妳看風景美不美?",馨怡點點頭。

"只要翻過它們,就到對面那座最高的山,看到沒?","有尖尖的那座"

"就是我們的目的地--觀音山",馨怡聽了吐了一下舌頭,"還那麼遠啊??",她撒嬌的念著

"也不會啦!我們大概趕得及去看有名的淡水夕照",我鼓勵著

"那快走嘍!!",馨怡快樂的催著

"好啊!!

我們來比賽看誰爬得快.....",我豪氣地應著,快步跑起來.....。

我跟馨怡一路上愉快地交談著,談人生的看法,談小時候的事,談辦公室生活...

"出來走走真好!!",她快樂的說著

"對啊!!"。

"馨怡...,妳那..嗯..男朋友...不曾帶妳出來散散心嗎?"

“我哪有美國有時間交男朋友”

”每天上班下班,還要去補習準備國家考試”

小巧的鼻頭微微上揚,上唇的弧線優美地在嘴角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新月說著。

我心裡偷偷竊喜,馨怡還是處子之身!

在一番努力後,接上了觀音山的登頂步道。滿山的五節芒在夕陽下迎風搖擺,陽光在芒花映射下,將步道石板染成紅色..到了觀音山硬漢嶺頂,整個淡水河出海口一覽無遺。夕陽撒下萬點金光,白雲蒼狗迅速變換著。如站在風口處,強風迎面吹來,將她的上衣吹的服貼在身上,她似乎沈醉於這江山如畫的美...。

馨怡裡面的襯衫被汗水映得半濕。鵝黃色胸罩那粉紅色的蕾絲花樣在白色衣服的映照下,顯得格外明顯,馨怡竟擁有一副不錯的身材。看著看著,我感到褲襠裡的老二,有捅破內褲的跡象。趕緊蹲了坐在身旁的大石頭上,翹起了大腿,遮掩那明顯的生理反應。

我和馨怡步下石階,在通過一片竹林,稻田後,來到渡口正好趕上一班要開的渡輪。渡輪鳴著汽笛,緩緩開著,船舷破開河水,形成一條條流痕與小漩渦....馨怡俏立船頭,河風吹來,將她的衣擺水袖吹的飄揚起來,

如同洛神賦中的女神,我站在她身後,望著這位垂手可得的玉人:披肩的秀髮,像雲瀑般烏晶柔亮,驕傲高挺的雙峰微微起伏,纖細的蛇腰配上飽滿翹挺的臀部,特別容易引起旖旎遐思。我在恍惚中,疑是身處幻境,竟看得癡了!

跟馨怡在淡水渡口下了船,已是夕陽西沈。找了一家餐廳進去吃海鮮。我胡亂點了一些海鮮,還叫了一瓶白玫瑰。

"他們說,吃海鮮喝點葡萄酒最好,可以去腥味",我解釋著,替自己斟了一杯。

"妳要不要試試",我慫恿著,馨怡似乎興致很好

"嗯!

試試看好了!",我也把她杯子斟滿了,她喝了一口,酒意使她的雙頰變得明

艷不可方物,我又不禁看呆了......

「全身黏褡褡的,我們泡溫泉去!」我提議著,其實今天我都已經設計好了。

馨怡沒有回應。

默許了。

驅車前往北投,我隨性說說說:

「泡了湯可以好好休息一下。」我又試探性地補充一句:「不想過夜的話就退掉房間。」

「哇!原來你都計畫好了,安排這麼妥當,就等我上鉤是不是?」
「我不是…我…」我被詰問到說不出話來。

馨怡靠身依在我身旁,輕輕的說:「你這小壞蛋。」

我笑了起來,幾乎壓不住亢奮的情緒。

她那愉悅放鬆的心情,為我以後要進行的事,創造了有利的條件。

我們又先去買了換洗的內衣物,我原本要替馨怡付貼身衣物的錢,順便看看她買的褻衣褻褲是如何樣式,不過馨怡顯得不好意思,要我不要跟在她身邊去內衣部(反正今晚我也會看得到,不差在這一時一刻)。

車子來到半山的一家日式旅社,一下車道石階兩旁是修剪得錯落有致的日式庭院,細白砂石周圍小小水池,種植松樹桂花,吸了口氣,先是桂花香氣,一會兒,才是硫磺味。

至櫃台CHECKIN時,馨怡羞澀地掠眼櫃台掛鐘。

「走,我帶妳去。」

穿行過木質地板的蜿蜒迴廊,紙門開處,馨怡驚呼出聲。

褟褟米房間另一邊向著一方院落,日式亭園矮燈昏昏柔柔的照著一株紅櫻,那老櫻枝衍眾多,一樹的紅色繁花。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情形出現過大家都知道,「孤男寡女」這一詞,有時候與「天雷地火」的意義是相通的……

『妳要不要泡個澡哇?會更舒服唷?』

我跑到浴室裡,先倒了旅館送的溫泉粉到水裡,然後調整水溫,想幫她放個水,好好泡一下。

『妳先洗吧,我在外面等著就好囉。』我叫她去泡個水兒。

「謝謝……真謝謝你……」燈光襯得她明豔動人。

「你對女生都那麼好嗎?」
『沒呀……別這樣子說嘛……我只是順著感覺罷了……』

「什麼感覺?」

『很難形容,只是一種想讓你開心一點的感覺。』

「那麼簡單?」

『嗯……也許,我只是喜歡你吧……』

「巧言令色!」她假裝生氣,模樣可愛極了。

她走進浴室,關上門,任憑水聲浠浠。

聽見浴室傳來水柱沖在地板上的聲音,我站直了身子,手伸進內褲之中,

調整一下老二的位置。等馨怡洗完了澡,此刻正站在梳妝台前,拿著梳子梳理她的一頭秀髮。身材好的女人隨便穿什麼都好看,雙峰頂著薄薄的衣服,隨著她的動作忽隱忽現,真是說不出的性感.

這時我的弟弟又硬起來了,我趕緊跑進浴室,只聽馨怡嬌嚀了一聲,等我進入浴室,我才發現原來她褪換下來的衣物還沒拿出來,我就這麼冒失的進去浴室,我也故意不再開門讓她進來拿,我想她大概在房內會很不好意思。

目光被毛巾架上的衣物吸引住。鵝黃色的內衣褲,顯然是之前,馨怡身上穿的那一套。為了證明對馨怡身材猜測的對錯,我仔細翻看著內衣褲上的標籤:「怎麼可能只有B罩杯?應該不止啊!」

在思考的同時,衣物上的香味使得雞巴在一瞬間膨脹起來。腦海想著馨怡的裸體,感到一股慾火正由下半身漫燒開來。

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近看馨怡的貼身寶貝.是華歌爾GOODUP鵝黃色有蕾絲的無肩胸罩,SIZE32B,鵝黃色絲質M號三角褲,標準的仕女型,典雅的蕾絲與花邊,這是馨怡的貼身,包裹著她令人遐想的雙峰與深谷...

湊到鼻前一吸,仿拂可以依稀感受到馨怡身上特有的散發的淡雅香水味及處女的幽香體味。我在浴室內洗得非常工夫,尤其是弟弟部分特別洗了又洗,沐浴乳塗了又塗,我低頭告訴弟弟晚上要好好的表現哦。
洗好澡出來後,馨怡穿了早上的套裝,外衣沒有換下.依據我的經驗,窄裙是最易穿幫的裙子.所以我刻意挑了一個她對面的位子座,角度抓好,再來就等魚兒上鉤,羊兒入口了.

馨怡一直交錯著腿坐,那是很痠的坐姿,要常常換腿.好幾次在她換腿的空檔,我似乎瞄到了什麼東西,但總不確定.

她大概不知有一個貌似忠良的狼人正等待這個機會,希望捕捉到她難得的裙下風雲,倆人靠著很近坐,溫熱的肉體,傳來陣陣處女的芳香。

馨怡穿著內裡純白的襯衣,雖然是不透明的,但輕薄而貼身,勾勒出胸部優美的曲線,望著這位垂手可得的玉人:披肩的秀髮,像雲瀑般烏晶柔亮,驕傲高挺的雙峰微微起伏,她胸前的那一道乳溝,就像一把鉗子,扼得我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而纖細的蛇腰配上飽滿翹挺的臀部,好像向我發出邀請的訊息,服裝下沒有穿絲襪的秀腿,夾的緊緊的,好像在向我示威、挑戰:好膽來啊!來啊!她的大腿亦很勻稱,還比蕭薔的褲襪廣告更誘人。

我看呆了,時間似乎凝滯在這一刻。看著看著,我感到褲襠裡的老二,有捅破內褲的跡象。趕緊換了一個坐姿,翹起了大腿,遮掩那明顯的生理反應。

「怎麼這麼看人。」馨怡故作微搵。

「不是,太美了,沒什麼….以後要看妳不容易…有點捨不得…想多看看」

「有什麼捨不得?」馨怡俏皮的追問。

於是我倆就在房間內談笑,我刻意只開暈黃的燈光,映在象牙白的牆壁泛出一輪孔雀黃的光暈,室內如夢似幻。我知道機會來了,不把握不行,於是慢慢的靠向她,察覺的馨怡,神經緊繃起來。

「你喜歡我嗎?」我看著馨怡。

『喜歡!』

「那你喜歡我嗎?」她斜著眼看我,水汪汪的勾人魂魄。

『真的喜歡!』
「你有多喜歡我?」

我不待馨怡是否同意,吻上她的唇,不讓她再問下去……

我愛她嗎?我不確定;我喜歡她嗎?我也不確定。在那激情交織的時刻,腦中一片空白。

她頓剎間有股觸電的震動,我再也忍不住,從她身前輕輕地把她環腰抱住,撥開她的秀髮,把她露出來的耳垂,輕輕含在嘴裡,用舌頭舔著。她雖然努力的克制,但全身仍然不由自主地顫動起來。我立刻明白這是她他第一次享受這種滋味,我們就躺在床子上互相擁吻著,她及肩的秀髮有著淡淡的香味,她的臉更有著她獨特的紅潤的色澤,在暗黃色燈光的催情下,我們都顯得異常的興奮,馨怡突然緊抱著我,我能嗅到她誘人的髮香,在我的引導下她的手緩緩走拉起我的睡衣,手指輕輕劃過乳頭。

「親,你喜歡我,對嗎?」我像是被看穿了一樣,不知如何應答。馨怡的臉龐像是一片彩虹:「有兩次我們在淡水時,看到你窺視我的眼神,還有......」「我願意和你MAKE,一、是因為我想嘗試;二、是因為我覺得你這個人很不錯」;我問她:「如果我真的與妳發生關係,妳不怕嗎?萬一事後妳反悔了,又該怎麼辦?」。馨怡的羞赧說道:「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你想做,我想做,快樂就好。後悔?沒有絲毫刺激感的人生,才會讓人後悔!」

我抱著馨怡,心想這小妮子怎麼知道我只不過想上她而已。

我們像被膠著般的緊緊抱在一起,她開始輕輕的回吻我,她的手慢慢的在我身上撫摸,我輕輕地舔著她的BRA,小心的吸吮,手輕輕的撫摸她的乳房。

我以溫柔代替粗暴,暗暗發誓,要給馨怡和自己一個今生難忘的回憶。輕撫著馨怡的頭髮,吻著雅芬,由淺而深,由短而長,先是嘴唇的相貼,後是舌頭的糾纏。有經驗的我,引導著馨怡的舌頭在我的嘴中移動。

我伸手搓揉著馨怡的乳房。掌中那飽滿的感覺,不禁讚道:「妳的乳房真軟,摸起來好舒服。」當我用大拇指與食指隔著BRA夾住右邊的乳頭,做扭轉的動作時,馨怡的鼻子發出了悶聲:「嗯……嗯……」



馨怡身上散發著少女情竇初開的氣息,她的乳房不是很"波"的那一型,但和她的身材卻是完美的搭配,我隔著她薄薄襯衣撫摸她的乳房,用手指隔著胸罩逗弄著她的乳頭....
她瞇著眼,呼吸慢慢的急促,身體不自主的扭動著,雙手輕輕的抱著我的頭,任我輕薄.....

於是我左手下滑到她的小腹,上下撫摸遊移不停地在馨怡的大腿內側四處遊移;右手上滑到她的乳房,毫不客氣地,隔著衣服和胸罩用力揉捏;下部貼緊她的臀部,擠壓磨擦!牙齒改舔為咬,囓咬得馨怡渾身劇顫,輕輕地呻吟出。

我的生理反應迅速而明顯,內褲檔裡的硬物,恰好頂在她柔軟的重要部位,接著把她的手放在我的褲襠處,上下來回地撫摸。

『我要你感受他!』

我聞著她好聞的髮香,再回頭親吻了她溼潤的唇,她沒有躲避;我輕輕咬著她豐厚的耳垂,她沒有抗拒;我深入沿著衣服的裁切線探入她兩峰之間深邃的溝澗,她只是氣更喘了,就連我拉她的手,貼在我堅實的褲襠上,順時鐘方向劃圈,她也只是臉更紅了。快速通過一、二壘接下來,只要再踏一下三壘壘包,確認一下她的反應程度,我就可以確定滑回本壘的時間和進壘角度。

我側上騎上把馨怡的白色絲質襯衣解開,映入眼面的是馨怡粉色的胸罩,是曼黛瑪蓮,上面有繡玫瑰花,還有紅綠小碎花的...胸罩是後開型,很華麗的蕾絲)。

「啊!妳的乳房又圓又大又挺啊!」

馨怡羞紅的臉,任憑我慢慢地脫下她的衣服,她的身上只剩下一件內衣褲,她雙手羞澀的擋在胸前,在燈光的浸染下,像極了一個完美的藝術品,讓我忘了我正在脫自已的衣服,呆呆的看著她好一會才回過神來,拉下她整件胸罩到腋下,剛才被我碰觸的雙峰昂然跳出,她粉紅色的乳椒已翹起,是我最喜歡的乳型,我再度品嘗她乳房柔滑的肌膚,用舌頭輕攪她淡紅的乳暈。她被我壓得上半身往後仰,美麗的烏髮在性感的晃動。

我溫柔的半掀她的紫色窄裙,可以感覺她和我胸口相貼的急促心跳,探進她的幽谷邊緣,隔著內褲在她兩腿之間,竟然還可以感覺到滲出一大片滑黏溼濡。女人的反應告訴我,她準備好迎接我這個男人滑入她的本壘。

馨怡胸部整個展露在眼前。挺秀的雙乳,隨著雪白的胸脯在起伏而輕輕地顫動著,我輕輕撫摸著,

像水蜜桃般嬌艷欲滴。然後端詳起她秀挺的雙峰,不禁以手去輕輕撫弄它們,富彈性的青春肉體顫動著.....我輕輕以舌頭去濡濕它們,以嘴親吻它們......

埋進深陷的乳溝,在乳波起伏間品嚐她的乳香

啊!!...讓人輕憐密愛的嬌軀啊!!...

啊!!....這我朝思暮想的肉體啊!!...

伸手從馨怡凝脂般的大腿,沿著小腿,再進入窄裙中,準備去探她高級蕾絲內褲裡的洞穴,馨怡的嬌喘讓我更加亢奮,我脫下自己的衣物,再幫馨怡脫掉剩下那粉紅色的絲質內褲,在半醒半夢之間,她扭動著雙腳配合著我。

呈現在我眼前的是馨怡赤裸著上半身的裸體,下半身穿著一件華歌爾的粉色三角褲有繁的花紋,鏤空的部分透出黑色的朦朧,似在挑釁著我的感官...

我的體一陣黏濕縱慾,於是我輕輕將她翻成側身,將她的三角褲輕輕往下拉,褪至膝蓋,再翻回正面,輕輕悄悄的將她身上最後的束縛剝下。我的陰莖早己暴怒直挺,在下面晃盪著。

我感到了她的興奮,但她卻不敢發出聲,兩手緊抓著我的手臂。我的另一隻手在她最神秘的禁地外探索.....

她的臉泛起了陣陣的嫣紅,漸漸的她口中發出了含混的囈語....

探索的手發現,有種液體傳到我的手上,

我了解到她已經是有"反應"了.....

我端詳著她神秘的幽谷。她的陰毛較少而捲曲,烏黑亮麗,我輕輕以手撥弄著,此時我下身感到膨脹難受,弟弟昂首頂立著,前端溼潤,似乎在祈求與馨妹的接觸。我輕輕撥弄著陰毛,兩指沿著深谷而下....那是馨怡神秘的宮闕啊!!...我內心驚喜的吶喊著...在手指觸摸下,護城河似乎滋潤起來..

我舉起馨怡的右腿,從腳趾一路往上親,就在準備把頭埋入馨怡的大腿中間替她口交時,馨怡叫道:「不要!我會……不好意思……」

我把馨怡的大腿分得更開,說道:「沒關係的,讓我親一下。就像妳所說的,人生總是需要尋找新的刺激!」手指撥開陰毛,視線停留在馨怡的宮闕上。先前調情的動作,使得大陰唇微微分開,在陰毛上的淫水幾滴有如葉上的朝露一樣,在光線的照射下,閃閃發光。找到了陰蒂的所在處,我把大拇指壓至其上,以忽弱忽強的力道刺激它。

「啊!別…這樣…」

而當我伸出舌頭,開始舔馨怡的蜜穴口時,馨怡的身體不禁開始扭動起來,嘴裡發出輕叫:「喔~~喔~~喔~~」.我忍不住以舌頭輕輕去碰觸濡濕她...馨怡似有所感的扭動一下身體..她的下體散發出一股濃郁的激情體味,刺激著我的感官...弟弟已因愉悅而欲泣...

我輕輕把弟弟頂住她的宮門,輕輕滑動摩擦著,感受到從未曾有的體驗....心中一股熱望襲來

..."插進!!","插進去!!",...

她下體已氾濫多汁,似乎在迎接著權仗的進入...我的腦筋一片空白...下體加速摩擦著...

她呻吟夢靨的喊了一聲......,「哦……親哥進去」

馨怡受不了我的挑逗,可能受不了這種刺激,眼睛緊閉,開始囈語起來。

看到馨怡如此,「哼!我都還沒開始爽,就要我插」

她原本齊肩的秀髮如瀑灑下,我油然生起一股愛憐之心,緊緊的抱住她的粉頸,用手強勁引導著她,她彷彿知道我的暗示,身體後褪、微啟粉色的雙唇,終於她的唇碰觸到那昂陽之物,她閉上雙眼,為我把包皮褪至根部,我順勢一送,將青筋暴怒的陽具,挺入她的小口。

「哦~~~」她輕輕的咳了一下,低吼聲從喉頭溢出,我敏感的前端似乎頂到她的舌根。我臉上出現得意的笑容「馨怡,對不起,我會慢一點」,她點點頭,繼續為我品嘗含弄男性的生命之源,她吞吐的速度不快,似乎有些生澀。但我已感到一股興奮,從背脊傳導至腦門,我一面律動,一面感到她的手,在我的兩粒陰囊上緩緩的扶玩,我知道她的好奇。她抬頭露出可愛的眼神,吞吐的速度愈來愈快,「唔~唔唔」兩片紅色的櫻唇煞時間的將高聳部位整個吞併,並且接著滑下位於根部的毛髮,隨即又將之滑出。

「啊…~啊…!」只有微微呻吟聲。

我突然很想在她口中和臉上發射,我趕忙忍住。「你是壞蛋。」我居然能讓這個優質美女處子馨怡為我口交,心中狂跳不己,看著昏暗中的馨怡,更有一種朦朧的美,我只想快點和她做最緊密的交合。

馨怡到這裡已嬌喘無力,全身像是著了火一樣。

衝擊的一刻要來了!!!!

她恬靜的看著我,眼睛水汪汪如鏡。我一陣感動,扶著自己的肉棒,往馨怡粉色的皺褶開口挺去,她一陣顫動,倏地我把馨怡的腿大大的拉開,然後跨坐在馨怡宮闕上,挺立的陽具就在她私處打轉,緩緩的用力,又用力…….

「你要輕一點,我聽說會痛,我怕痛!」

雙手扶起她的臀部,她挺腰相迎,我握著我的武器,左手撥開她的陰唇,輕輕踮腳,再用力一挺,只聽見「噗嘰」一聲,順利的契入她的體內。

「哦

...」

「啊~~~~~」蕩人心魂的呻吟。

緊縮的抵抗讓在激情中的我放緩了動作。

「…..沒關係的….放輕鬆,放輕鬆….」我也不肯拔出,就讓陽具緊緊地被夾著。

『好可愛的小菊花,我要它為我綻放!』

『寶貝~我現在就要插你!』

「喔!….你…..」馨怡感覺到小穴被火熱堅硬的東西頂進,知道要發生什麼事。可是還是本能地拼命想要掙脫。但我這時已經箭在弦上,鑽進她的小穴裡到她的

陰蒂,扣動幾下,馨怡全身又軟了下來。我一挺陰莖不顧一切的往前頂,龜頭正一分一毫的深入馨怡的體內,最後被陰道內一度柔軟的薄膜所阻止,我不敢相信我竟然找到了馨怡初次體驗的象徵。我的龜頭已抵在馨怡的處女膜上,故意問:「馨怡,妳仍是處女嗎?」

馨怡已痛得只能點頭回應。我不願再浪費我操她的寶貴時間,於是把她的屁股一抱,再狠狠地向前一頂,我整根陰莖狠狠貫穿了馨怡寶貴的處女膜,擠進處女緊窄的陰道內,把她弄得直呼痛,而我卻感到她那溫熱的肉壁包著我的肉棒,一陣陣熱電流不斷由下體湧上,傳來興奮和刺激。扶著馨怡的細腰,頂開馨怡的兩片陰唇,猛一沈腰,整支陰莖頓時沒入美女的陰道內。

馨怡哼了一聲,挺起賁起的私處,以充分的潤滑迎接我的插入,我湊上她的唇,和她熱吻著,一次比一次更有勁的抽送著,馨怡兩腿夾緊,往上微抬,真是雙完美的玉腿!這就是我腦海中服待我達到高潮的女孩嗎?

我終於肏到馨怡了。

我倆努力的交纏廝磨,似乎惟有透過肉體的結合,才能確保兩顆心的合一。汗珠不斷從身上滲出,一顆顆凝結在她鼻頭,黏上了她的鬢髮...馨怡雙目迷濛,雙頰緋紅似火...似乎已完全沈溺於這情慾的遊戲。

深入馨怡體內的陰莖不斷擠開馨怡的陰道壁,我由慢而快的抽送進入、退出、再進入。開發著馨怡的處女地,龜頭更已頂在馨怡的穴心上。我猛烈撞擊著馨怡的穴心,衝擊力令馨怡隨著我的動作搖擺。

短速而猛烈的抽插每一下也頂到馨怡的穴心深處,才百來下馨怡已不禁洩身高潮起來。我的龜頭緊貼著馨怡的穴心,感受著灼熱的陰精不停灑在我的龜頭,馨怡的陰道則收縮緊夾著陰莖不放,不停地蠕動吸啜著。

馨怡咬著下唇忍受著破瓜的劇痛,眼淚已不由自主地流出,垂下頭不經意地看到粗大的陰莖插進自己的體內,自己的陰唇更被大大的撐開,勉力吞下男人的陰莖。,雖然是第一次破身,但馨怡的身體亦起了老實的反應,愛液混和著處女血流落床上。

「親,我喜歡你。」

馨怡的坦白讓我更加亢奮

「馨怡,

Oh

,My

Love!」

「馨怡,我要對不起妳」

「馨妹,我要操死妳」

馨怡可能受不了這種刺激,眼睛緊閉,開始囈語起來:「你在...上我...幹我...插我..

快…親哥...」她講出這個絕色氣質美女從來沒說過的話

「好硬,頂到底,頂到底了….來了….來了,嗯…」

「啊...」她終於忍不住嬌呼出來,聽到她高亢陶醉的叫床聲,我不禁興奮而抽送得更快更深。

我整個身體撲在馨怡身上,抓著她散亂的長髮,屏息一下一下結實的往生命的發源地頂上數百回,整個下半身彷彿被馨怡緊而有彈性的陰道給箍住,黏膜相互摩擦產生的快感竟是這麼刺激,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猛力一頂,再一頂。

「啊……」

就在情慾交流的最高峰裡,當馨怡的陰道收縮,緊緊夾住體內的那根陰莖時,我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直衝腦門,我感到全身發熱,一股暖流伴隨著快感在全身亂竄....小弟弟覺得膨脹欲裂,似要決堤.....突然之間,一股未曾有過

的感覺衝上腦門,覺得全身好像發射出了所有的能量,虛脫,快感,快感,虛脫...排山倒海接踵而至...我抽慉抖動著...想要大喊大叫!!

馨怡似乎同時再次到達了高潮,她渾身抖動不已,嘴中發出壓抑的,充滿快感的低呼這愉悅的感覺來得太過強烈,我知道她要達到最後的高潮,但我要和她一起「馨怡.....妳是最棒的」,我猛力一抽再一挺,再往深處傾盡全力用我的硬棒摩擦馨怡陰道壁。

「要射了..」

「嗯....好...我也來了....來了...」

我感覺下腹一股股溫暖的液體注入馨怡的胴體中,精液不聽使喚,強勁的射了出來,射在馨怡的陰道內。我將精液注射進馨怡的體內,任由馨怡的子宮吞食著我所射出的精液。再趁勢未弱再把抽搐不己的陰莖拔出,把剩餘的白色精液,射在馨怡的面龐、頭髮、粉頸和可愛的乳房上,一道濃稠的白滑入馨怡的乳溝中,我倆緊緊擁抱,馨怡又掉下了淚,不過這一次是帶著滿足的淚水。

而馨怡的體力亦隨著我精液的噴出而消耗怠盡,終於當她吸著我最後一滴精液的同時,她看著蓄積了這麼多的白色精液,又羞得低頭不語,我抱著她,給她一個感激的吻。一切歸於平淡,我衛生紙拿出來,擦掉我射在她體內而流出來多得不像話的精液....

我發現床墊上有她的"落紅"的血....我也因為第一次開發了馨怡寶貴的處女地,累得也睡了。

我摟著她,抱緊著,與她同咀嚼回味這激情後的快感與慵懶。

說句實話,開發處子馨怡有違良心;但換個角度想想,這也是女孩變成女人社會歷練的必經過程,我可沒虧待到她。既然是兩情相悅,好像只要小心一點,應該是能被包容的。但不管未來是如何,不管我們會不會有結果,我都知道我是最幸福的男人。

評分

已有 24 人評分名聲 收起 理由
石金水 + 10 感謝大大分享
洪興社の陳浩南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玉羅剎 + 10 感謝大大分享
藤原文太 + 10 感謝大大分享
服部平次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總評分: 名聲 + 270   查看全部評分

我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麻煩有空點下列網址
在右下角愛心處,抽空送一顆愛心給我喔!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21580-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建議立即更新瀏覽器 Chrome 95, Safari 15, Firefox 93, Edge 94。為維護帳號安全,電腦作業系統建議規格使用Windows7(含)以上。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正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