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30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藤原文太
威爾斯親王 | 2019-2-23 13:27:02

   小朱和小花結婚周年的一個夏日晚上,不,正確點說,應該是同居周年的
夏夜,兩人相對坐在一間狹小、陳設簡陋的樓宇餐台上,含情脈脈地品嘗著難
得一吃的西冷牛扒餐,餐台上一對紅燭散發出柔和的燭光,屋雖小,卻充滿浪
漫溫馨。
 
  小朱和小花是中學時代就很要好的同學,因為考不上大學,先後進入了一
間小洋行工作,小朱是營業代表,名稱很好聽,其實是跑街而已,底薪不多,
全賴傭金,在香港粵音叫慣之後,小朱便被叫成豬仔。
 
  小花呢?則是洋行里眾多打字員里的一員,薪金也是僅足糊口而已!
 
  兩人收入不多,但卻真心相愛,于是這對小情人咬緊牙關,節衣縮食,合
力供了這層小樓宇,築了一個愛巢。
 
  一年來,豬仔和小花一分一毫地計算著每日的使用,連吃一個隻果、金山
橙也要盤算清楚,看電影則是太奢侈了。
 
  可幸的是物質雖然貧缺,精神生活卻十分豐富,一雙小情人,每晚的節目,
除了看電視外,就是研究愛的藝。
 
  今晚是他們同居一周年的記念日子,豬仔特地去超級市場買了四塊西冷牛
扒和一樽紅酒,一年來,他們捱得太辛苦了,錢雖然很緊,但今晚非要好好慶
祝不可。
 
  豬仔津津有味地吃完了最後的一塊牛扒,小花問道︰“豬仔,我的手勢如
何?好味道嗎?”
 
  “好極了,如果一星期能吃上一、兩晚就好了。”
 
  “慢慢來吧!再過一兩年,我倆的薪水都加了,也就可以隨便買些喜歡吃
的東西、買些漂亮的衣物。”
 
  豬仔道︰“小花,真難為你了,我沒有本事,要你跟我捱苦。”
 
  “豬仔,你何必這樣說呢?我倆不是過得很開心嗎?”小花答道。
 
  豬仔深情地注視著妻子,小花麗質天生,肌膚雪白幼滑,肥瘦適中,聆瓏
浮凸,襯上一副瓜子臉兒,高高的鼻梁,和一對會說話的眼楮,豬仔暗想︰小
花參加選美的話,一定能名列三甲。
 
  小花陪豬仔飲了兩杯紅酒,在燭光掩映下,美艷不可喻,豬仔情不自禁地
來到小花面前,一把抱起她,激情地擁吻著。
 
  良久,良久,豬仔的嘴巴才離開小花的櫻唇,小花嬌喘著說︰“豬仔,讓
我先清理了桌子再來!”
 
  豬仔在酒精驅策下,迫不及待了,說道︰“不要理吧,等會我幫你清理!”
 
  也不待小花答應,豬仔又將小花按倒在餐台旁的地毯上。
 
  他們的家沒有床,屋實在太小了,只有一個小廚房、一個小浴室,余下的
空間不足百五坪,故此他們干脆不間隔房間、不買大床。
 
  豬仔飛快地脫光了小花的衣服,欣賞撫摸這具美麗動人的嬌軀,他輕輕地
摸玩小花那對皮球似的的乳房,一邊說道︰“小花,以前有人說,女人的奶子
會被男性越擠越大的,我不相信,但現在看來是真的,你的乳房越來越豐滿了!”
 
  “豬仔,是真的,我以前戴三十四寸乳罩,最近亦改戴三十五了。”小花
輕輕地答道。
 
  “你舒服嗎?”豬仔又問。
 
  小花微微點頭,眼角生春,她的春情早已被豬仔挑起了。
 
  豬仔的手沿著平滑的小腹,滑到隆起的三角地帶,手指輕扣在桃源洞口的
櫻桃上,小花如遭電擊,渾身顫抖著,春水源源由洞里滲出。
 
  豬仔頭下腳上伏在小花身上,他的棍子恰好對正小花的粉臉,而嘴巴則對
正小花的桃源,他張開嘴巴,貪婪地吸啜著桃源洞口湧出來的春水,陣陣快感
湧上心頭,小花扭動著屁股,張開小嘴,像吃雪條那樣吸啜著豬仔的棍子。
 
  豬仔興奮極了,翻身起來,想將棍子插入小花的洞里。
 
  小花連忙用雙手遮掩著洞口,說道︰“豬仔,讓我先替你戴上如意袋,不
然,有了孩子怎麼辦?”
 
  他倆為了供樓,不忙有孩子,而小花又怕肥胖和有副作用,故不願意吃避
孕藥,長期以來,豬仔都是戴著如意袋和小花做愛的。
 
  豬仔有了點酒意,也實在很想試試棍棍到肉的滋味,捉著小花的小手道︰
“不會這樣湊巧吧!讓我試一次好嗎?”
 
  小花望著青筋怒突、滿面通紅的丈夫,實在不忍拂其意思,由地毯爬起來
,像狗兒那樣伏在地上說︰“豬仔,你不如試試後洞,那里不會成孕的。”
 
  看著妻子雪白渾圓美挺的盛臀,豬仔其實早已想試試走後門的滋味,只是
怕小花生氣,而不敢提出罷了,現在小花既然自己提出,他求之不得,立即緊
抱著她的腰肢,用棍子對準桃源洞對上的小洞,用力地插了入去。
 
  小花感到撕裂的痛楚,但豬仔卻興奮到了極點,拚命地抽插著,她為了愛
郎,咬牙苦忍,捱到近十分鐘,小花感到一股溫熱的液體噴入體內,棍子才逐
漸軟化,退出了小洞。
 
  豬仔躺在地上喘氣,小花躺在他的身旁,幽幽地道︰“你覺得怎樣?”
 
  “過癮極了,想不到走後門會這麼過癮!”
 
  小花道︰“我那里還隱隱作痛呢!豬仔,你記著,只此一次,下不為例了
,痛死人家了!”
 
  “是的,我知道。小花,你以後吃避孕藥丸好嗎?隔了一層膠膜,好似隔
靴搔癢似的!”
 
  “不成,豬仔,你也不想我身材有變吧!這樣好了,明天我去家計會,問
問有什麼可以不吃藥的避孕方法吧!”
 
  歇了一會,小花突然激憤地說︰“豬仔,我想辭職不干了!”
 
  豬仔吃了一驚問道︰“小花,你找到好工作嗎?”
 
  小花搖搖頭說︰“不是,我準備辭職後,慢慢再找!”
 
  “為什麼呢?我們要供樓會啊!”
 
 “你不知道新來的總經理阿申對我多鹹濕,常常站在我背後身旁看我打字,
其實是想偷看我的胸脯,有時故意用手踫我乳房,我知道他是想索油!”
 
  “不要理他,你穿些密實的衣服上班好了。”
 
  “阿申幾次約我吃晚飯,我都婉拒了,我怕他假公濟私對付我。”小花說。
 
  豬仔用力地捏了捏小花的玉乳說︰“小花,你兩個奶子又大又圓又挺,
是男人都想摸摸啦!你忍耐點,找到新工作才辭職好嗎?不然我們怎樣供樓
會呢?”
 
  小花也覺得豬仔說得有道理,說道︰“好吧,只要阿申不太過份,其實
讓他看看、踫踫乳房,也沒有什麼吃虧的。”
 
  豬仔高興地說︰“小花,你這樣想,就不難對付這頭大色狼了!”
 
  過了廿多天,豬仔返回公司,打了幾個電話給客戶,正想拿些樣本說明
書去交給客戶,他的頂頭上司突然對他說,總經理阿申要見他。
 
  豬仔忐忑不安地走進那間陳設華麗的辦公室,豬仔只是一個極普通的行
街,即使是炒魷(解雇)這樣大件事,也毋須總經理召見的。
 
  出乎意料之外,阿申竟和顏悅色地請他坐下,詢問他在公司工作了多久
、工作情況等問題。
 
  到了最後,還贊他工作表現出色,請來了豬仔的頂頭上司營業主任和人
事部主任,宣布提升豬仔為營業部副主任,薪金待遇當場升了五倍有多。
 
  豬仔受寵若驚,也有點奇怪︰他雖為了爭取多一點傭金,工作十分落力
,但限于學歷和人事關系,他從未被賞贊過。
 
  阿申為什麼會賞識豬仔呢?
 
  原來,阿申對小花迷到如癡如醉的地步,可是小花對他卻冷若冰霜,不
假詞色。
 
  阿申于是請了私家偵探包比,調查小花的私生活,想探知小花是否已經
結婚,還是有熱戀的情人,並且調查她的喜愛、嗜好。
 
  阿申覺得掌握這些資料,會較易獵取這個幾乎已單戀至癡狂的小花。
 
  私家偵探包比的報告,顯示了小花很少外出,每天準時上、下班,買菜
回家後就不出夜街了,最大的發現是小花竟和自己公司的小職員豬仔同居。
 
  阿申覺得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太可惜了,這就是阿申提升豬仔的原因,
他要由豬仔方面入手,奪取小花的肉體和芳心。
 
  阿申覺得以自己的條件,一定可以輕易擊敗豬仔的。
 
  半年過去了,阿申的估計沒有錯,他以銀彈擊敗了豬仔,令到他答應
出賣自己的妻子。
 
  一個周末的晚上,小花吃過晚飯後,和豬仔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可是小花覺得腹里如有一團烈火,越燒越烈,桃源洞又痕又濕,春水源源
滲出,她感到強烈的需要,她按著豬仔的胸膛說︰“打令,不要再看電視
好嗎?”
 
  豬仔望著雙眼噴火、粉面緋紅的妻子,他知道小花春情發作了。
 
  原來他在阿申軟硬兼施下,答應讓小花給他玩一晚,豬仔不知道阿申背後
隱藏的毒計,以為玩一晚,小花也沒有什麼損失。他太天真了,這顆烈性春藥
是阿申交給他的,讓他混在開水中,給小花喝下。
 
  阿申對他說,小花服藥後,就會需要男人,是狼是貓都不會在乎的。
 
  豬仔一邊伸手入小花的睡袍內撫摸她的乳峰和桃源洞,一邊說︰“小花,
我買了個新玩意,很好玩的,我們試試好嗎?”
 
  小花已被欲火燒得迷迷糊糊,依依哦哦地點頭,于是豬仔拿出阿申交給他
的新穎活動“春凳”張開放好。
 
  這是日本的產品,制作得十分精美、小巧、靈活,架是輕合金造成,人體
接觸之處都安上人造海綿,再用意大利真皮包好,另有一個精密的小摩打,接
上電源,就可以開動了,速度分為三級︰快、中、慢,由使用者自己掌握,好
處在于當男人伏在“春凳”的豬仔身上,陽具插入後,就能隨心所欲,調校速
度,使女人的屁股上下聳動,于是男人便不用費分毫力量,享受抽插的樂趣了。
 
  豬仔將“春凳”安好,抱著赤裸的小花躺到上面去,然後將皮帶系緊小花
的粉頸、腰肢,和雙手雙腳,這時的小花就仔像綁在十字架上的耶穌,不同之
處,小花是仰臥向天,在等侯男人的沖擊。
 
  小花被欲火煎熬得很難受,桃源洞里如有小蟲噬咬,又癢又痕,她水汪汪
的用眼楮瞧著豬仔,像會說話似的︰“豬仔,你還不上來嗎?”
 
  可是今晚的正主兒還未到,豬仔只好繼續撫玩小花的那對堅挺的玉乳,小
花被挑逗得典來典去,發出夢囈般的“依依唔唔”呻吟春聲。
 
  門鐘終于響起了,豬仔連忙站起來應門,迎入阿申,他們沒有房間,小花
其實是赤裸裸地躺在殺豬凳上。
 
  故此,當阿申走進來時,她避無可避,連想用雙手掩著那桃源春洞也不可
,雖然欲火在熊熊燃燒,但小花被阿申這個不速之客嚇得欲火熄了一半,怒問
道︰“豬仔,你為什麼放阿申進來?”
 
  不料更令她驚駭之事還在後頭,阿申竟色迷迷地對豬仔說︰“你今晚不要
回來了,明天直接去上班吧!”
 
  豬仔竟一言不發,穿上外衣,乖乖地走了出去,留下赤裸裸綁在“春凳”
上的嬌妻不顧。
 
  豬仔這邊才走出屋外關上門,那邊的阿申已將身上的衣服剝個清光,坐在
“春凳”旁,一邊撫摸小花加絲似緞的嫩滑胴體,一邊說︰“小花,我是真心
真意愛你的,想你想到發瘋了,才千方百計說服豬仔,讓我有機會親近你!”
 
  小花的大眼楮湧出了像珍珠般的淚珠,斥罵道︰“阿申,你好卑鄙呀!”
 
  “小花,我愛你變得發瘋,才這樣不擇手段,不過,豬仔值得你愛麼?他
如果是真的愛你,他會答應我的要求?他會出賣你麼?”
 
  阿申這樣說,當堂令到小花啞口無言,春藥藥性極厲害,小花感到萬蛇噬
心,她急需有棍子插入,給她止痕止癢,面前的男人是豬是狗也不會在乎了。”
 
  阿申爬上小花身上,讓棍子對準她的洞口,開了電掣,于是小花的玉臀向
上一挺,阿申的棍子便滑入了迷人洞內。
 
  阿申雙手狂捏著小花的玉乳,嘴巴吻著她的櫻唇,棍子在濕滑的洞里出出
入入,奏出了“吱吱”聲的性愛進行曲。
 
  小花粉面越來越紅、氣息越來越粗,阿申知道小花快要進入仙境了,將按
鈕撥到快掣上。
 
  小花的玉臀便飛快地上上下下挺動,小花突然呼叫道︰“我快死啦!我快
死啦!”
 
  隨即,阿申感到棍子被小花那收縮的肌肉緊緊夾著,過癮極了,棍頭不由
自主地噴出了一股溫熱的液體,直射入小花體里……
 
  阿申一邊吸煙,一沒輕憐蜜意地細意撫摸小花的每一寸肌膚,他終于享受
了這個令他神魂顛倒的玉女。
 
  她雖然並不是由自己開封,但處女猶如一個半熟的梨子,並不好吃啊!阿
申正思索如何奪取小花的芳心呢?永遠擁有她、佔有她!
 
  “你還不放我下來麼?”小花幽幽地說。
 
  “小花,對不起,我喜歡到忘記了。”阿申連忙解開小花身上的皮紮,小
花也連忙扯了一張被單蓋著自己的身子。
 
  阿申道︰“小花,你還害羞嗎?”
 
  他由西裝褲里取出一顆像白豆般大、閃耀出爍爛光芒的鑽戒道︰
 
  “小花,豬仔不是人,你跟著他,只會害你一輩子,我是真心真意愛你的
,若然負心,天打雷劈,請你接受我真誠的愛吧!”
 
  阿申拿著小花軟綿綿的玉手,將定情信物套進她的手指上。
 
  小花實在對豬仔死了心,她做夢也想不到豬仔竟會出賣自己的靈魂、出賣
妻子的肉體,也幸好,他們只是同居,沒有任何名份的約束,也沒有孩子牽累
,正是合則來、不合則去,豬仔既然這樣負心,實在對他沒有任何留戀了。
 
  而眼前的阿申,論才貌、論金錢,樣樣比豬仔強得多了,何況他對自己是
癡情深似海。
 
  小花想通了,破涕微笑道︰“申哥,你不要騙我啊!”
 
  阿申豎起三只手指,準備立下毒誓。
 
  才念到一半,小花已經掩著的嘴巴道︰“不要說了,我相信是!”
 
  阿申緊緊擁抱著小花,一邊狂吻一邊道︰“小花,我自懂事以來,最開心
就是今晚了!”
 
  小花感到小腹對下的三角地帶,又被硬硬火熱的肉棍頂著,眉梢含春微笑道︰
 
  “申哥哥,又要來嗎?這次讓小妹好好侍奉你!”
 
  說完了,小花將美麗的面龐擱在阿申的大腿上,用小手扶著那支肉棍,伸出
丁香小舌,輕輕地吸啜著,直至把棍子弄得像條昂首吐舌、虎虎生威的毒蛇,才
騎到阿申的身上,小屋里充滿了無限春意……
 
  小花和阿申把臂離開這一度是充滿溫馨的愛巢時,她用唇膏在鏡里留下幾個
大字︰
 
  “豬仔,再見已是朋友!”
                                             完
小弟正在  申請好市民勳章  希望各位論壇朋友幫忙小弟早日完成,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1899-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