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人妻熟女]

我的初戀

[複製連接]
查看: 36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3-7 07:41:14

做個簡單介紹吧。我,七零後,有過兩次戀愛,有近一次換妻經歷,在七零後裏,也算是比較前衛的了。七零後裏,同好比較難找,群體比較小。網絡上聯絡過一些,以八零後的居多。對那些年輕的,我們顧忌他們的婚姻不穩定,他們覺得我們年齡大。同齡人裏面,以打嘴炮的居多,有幾個臨陣退縮了,好不掃興!閒話少說,這一篇,我先說一下我的初戀吧。

一、相識

    她叫曉麗,她家在我們村裏是比較出名的,他爸爸在外面工作,媽媽留在村裏。據村裏人傳言,她父母兩口子互不干涉,他爸爸在外面混,她媽媽在家裏面有好幾個相好的。在後來與她的交往中,我隱隱也發現了一些。

    認識她,是在初中三年級的時候,我16歲,她15歲。我應該算是學習好的,她好象心沒有學習上,我也沒有關注過她的排名。最後一個學期,基本上以自己復習為主,可以自己找地方學習,老師也不要求必須在教室。班裏的壞孩子還是比較多的,他們不可能也沒準備考上高中。在這種基本上屬於放羊的狀態裏,我一直為能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學習而苦惱。自己家是不能回的,回去了會有一大堆的家務等著我。在家裏,我除了需要下地幹活以外,還要喂豬、喂雞,做飯等等。

    她家在我們學校隔壁。相互從沒說過一句話的她,突然有一天對我說:“你來我家學習吧,我家裡沒人”。當時也沒有多想,就像正瞌睡有人給了個枕頭,立馬跟她去了。

    接下來的幾天,我就在她家學習,也沒有其他的想法,就想好好學,考上重點高中。

    有一天,我正做一套借來的模擬題(只能借,我家裏窮,沒錢買)。突然聽到外面吵吵讓讓,班裏的一幫壞孩子來“捉奸”了。趁著他們進門的一刻,她趕緊帶我從屋裏一個後夾道轉到另一個門“逃”了。雖然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但那些人真的很能鬧,而且領頭的那個好象正在追曉麗。

    “捉奸”事件發生以後,我心裏就發生了變化,除了對她的感激以外,用我們當地的話說,我也想跟她“搞對象”了。
     一天,正在學習的我猛一抬頭,發現她正在看我,我的眼睛就直了,看了她一會兒,說了一聲“你真好看”,她就撲到我的懷裏了。我抱著她,就像做夢一樣,真的想不到戀愛來得這麼容易,多少人追求,卻被我一個窮小子無意中得到了。我開始親她的嘴唇,就像過電一樣,難以鳴狀地幸福。

    之後的一段時間,我就學一會兒,跟她親熱一會兒。慢慢地,我跟她搞對象的事就在村裏傳開了,我的父母是堅決反對的,理由就是她媽媽名聲不好。她媽媽也不同意,說我的人能相中,但家裡太窮。我沒有在意任何人說什麼,我覺得我愛她,我要跟她相愛一輩子。

    在那段時間裏,我們也就限於摟摟抱抱,接吻,奶子都沒摸。算是懵懂初開吧,啥也不會。性教育一半來自手抄村《少女之心》,一半來自《新婚必讀》。

    中間也有過吵鬧,每一次爭吵,我都很心痛,真的痛。有一次,記不清為什麼,鬧了別扭,相互不聯繫,也不說話了,直到中招結束。

    二、初試雲雨
    那年中招,我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取了我們當地的重點高中,她不出意外地落榜了。
    在等待開學的一天晚飯後,我鄰居家的一個女孩來我家叫我,說有同學在她家,讓我過去玩。我去了,就她在。我們兩個在門後激烈地吻在一起,我一只手抱著她,一只手鬼使神差地伸到她的褲子裏,直接摸到了小穴,很濕。

    過了一會兒,鄰居女孩進來了,說了一會兒話,鄰居女孩說你們聊,我趴桌子上睡會兒。我和曉麗並排坐在床上,親她,摸她的奶子、小穴。我硬了,把她的褲子扒到了膝蓋,褪下褲子就插,插不進去,現在想,那是體位的問題,褲子在膝蓋處,她的腿叉不開。她扶住我的雞巴,很順利就進去了,真舒服!濕滑,比打飛機舒服多了。這種事情真的是無師自通,就那樣抽插了一會兒,我射了進去。沒有想她是不是處女,沒有想會不會懷孕。鄰居女孩就在桌子上趴著,當時認為她是睡著了,現在想想,應該是在裝睡。

    三、有限的性事

    跟她發生性關係,可以說比較少,一方面是客觀上我離開家去上學了,一個月回家一次,那時還不是雙休,即便回家,周六下午請假,除了路上的時間,在家裏也就一個晚上加一個上午,周日下午就得出發返校。另一方面,我很多年以後回想起來才發現,我跟她並沒有多少激情,一個月在家待的一個晚上,我覺得陪我得了癌症的爺爺說話都比去找她多一些。

    發生第一次後,一天晚上,她來我家了。當時我家新蓋了房子,我一個在住。那一次,我才看到了她的裸體。那時候的她,白嫩,皮膚光滑。私處很少的幾根毛,木耳也是白白嫩嫩的。後來的幾次,都沒第一次的水多。那時的我,真的是個小白,什麼也不懂,只知道插入,抽動,射精。

    星期六的晚上也去找過她。一次,她爸爸回來了,帶她媽去鄰居家串門,我去了她的屋,村裏一個比我大五六歲的人在她父母的屋裏。據村裏會議,那是她媽的相好。所以她父母確實夠可以的,現在想,他們是不是玩了3P?抑或是那個人跟曉麗有一腿?這倒不是我瞎猜,村裏也有傳言,只不過那時的我,選擇性地不相信罷了。他家裏當時算是有錢人,他老爹是個工頭。我在她的床上,正操著,她父母回來了,她媽媽還進來了(她家裡一排房子,各個屋是相通的)。我趕緊躲到被子裏,不知道她媽媽是沒發現還是當作沒發現。射了以後,抱著她說了一會兒話,就從另一個門悄悄地走了,我走的時候那個人還在她父母的屋裏。

    那麼沒見過世面的我,竟然跟她還打了一次野戰!也是一個星期六的晚上,我去找她,她溜出了門。我們也沒地方可去,在我們學校的另一側,是個很大的坑,裏面密密麻麻長滿了小灌木。我們在裏面做了。當時也不會後入,只會男上女下一個姿勢。

    四、分手
    高中的生活也說不上緊張,就那樣按部就班。偶爾跟她有書信來往,她沒考上,去複讀了,而且換了幾個學校,寫信也不是太方便。收到她的絕交信是高一的第二學期,春天,那天風沙很大,天都是黃的。她的理由是我回家沒去找她。看了信後我情緒很低落,同學還問我是不是病了,說我的臉跟那天的天一樣黃。
    五、再見
    後來的很多年一直沒有她的消息,零零散散地聽同學說過一些片斷。她複讀了兩年,還是沒考上。她爸有一些關係,讓她上了兩年普通高中,在當地的師範學校成人班拿了個文憑,當了幾年代課老師。再後來,聽說她在車管所附近當黃牛。

    七年前的一天,我帶同事去車管所給他新買的車上牌,聽見一個人叫了聲“曉麗”,我轉過頭,看見一個人正在給一輛車拓號,依稀還有點當年的影子。我也叫了聲“曉麗”,她看了我一會兒,一拳捶在我肩上,有點驚喜,更多的是驚訝“XX,是你呀!”。我們交換了號碼,後來又加了微信,聊過幾次,慢慢也就沒了話,偶爾互相點個贊,也就這樣了。

    我的初戀沒有轟轟烈烈,沒有死去活來,只解鎖了一個“傳教士”的姿勢,很是無味,如果院友有興趣,我隨後再來談談我的第二個也是最後一個,也是我現在的妻子的一些經歷。希望在這裏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暢遊性的海洋。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