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612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杏樹紗奈
威爾斯親王 | 2020-1-7 23:02:40


她仰躺在他身下,把兩腿分得開開的,雙手不停地在他的背上、腰上、屁股上盡情撫摸。「嗯,動動,寶貝,動動!」她掙脫他的吻,扭擺著臀部要他開始抽動,他漸漸地越抽越快,她開始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大聲呻吟。

「啊~~牛雞巴好快呀!快,快,再快……好舒服呀!對,使勁撞我……撞我,撞死我!牛牛、牛牛,我愛你,愛死你的牛雞巴了!快,快,快點脫光我,你……你……你也脫光,對,這樣沒有一絲阻隔緊緊貼在一起。噢!壓我,重重地壓我、吻我、操我……」

由於是在小屋,沒有很多人,他們操得肆無忌憚、十分瘋狂,「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男人粗重的喘氣聲、女人狂亂的呻吟和喊叫聲,讓我和小梅也越來越情不自禁了,她在我耳邊不停地輕聲呻吟起來,上氣不接下氣地輕聲呼喚我:「哥,哥,好想,好想,嗯……」

我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解開了小梅的襯衣,一邊盡情吻她小巧豐滿的乳房、輕舔她的乳頭,一邊拉開了她褲子的拉鏈,伸進她的底褲裡面盡情撫摸她溫柔的茸毛、濡濕的花瓣。在我又吻又摸的攻擊下,在公牛和白薇狂亂的做愛氣息裡,小梅也濕得一塌糊塗了。

「啊~~」白薇一聲顫顫的慘叫,我趕緊抬頭一看,原來是公牛在從後面操她,她跪趴著,雪白渾圓的屁股高高翹起。這個姿勢容易進入很深很深,白薇被他猛一進入,頂得大叫,連忙反手推著他的胯部,連聲求饒:「死公牛,輕……輕……輕點兒,太……太……太深了!對,對,先淺,再慢慢試著深……對,對了,再淺點……好,好……好舒服,可以快點了……好,好……快!快!快呀!操我!操我!深深地操我……操!操!操!使勁操!使勁撞!撞我的白屁股……對,對,撞呀!把我白屁股撞得紅紅的!啊……噢……哦……嗯……噢~~」

公牛見白薇已經適應他的大雞巴,就越來越瘋狂地深深操她、狠狠撞擊她,白薇這時已經完全迷亂了,在「啪啪啪」的撞擊聲中狂亂地呻吟著、嗚咽著,長長的頭髮瘋狂地一甩一甩的……

小梅被眼前這瘋狂、迷亂的一幕撩撥得已經忍不住了,她一下翻到我身上,瘋狂地吻我,柔滑小巧的舌頭與我的舌頭胡亂纏繞,我激動得把她的長褲悄然褪到大腿下,然後脫掉自己的長褲,在我脫自己長褲的同時,她也蹬掉了自己的,我們光滑的下身就緊緊貼在一起了。

我把粗硬的大雞巴插到了她的兩腿間,在她濕淋淋的花瓣上盡情摩擦,雙手捧著她白嫩的美臀盡情撫摸、捏弄。漸漸地,她在我身上把緊併著的雙腿慢慢分開、再分開,我的大雞巴一下就滑進了她熱熱的、濕濕的小穴穴裡了,她被脹得「噢」地長吟了一聲,然後就深深吻住我不放,腰臀越來越快地扭擺起來,任我捧著她的屁股,一下一下深深地頂她,不幾下,她就愛液橫流,弄得我的陰毛、大腿都濕得一塌糊塗。

「不!不……不……不要啊!」白薇又慘叫了起來,我趕緊翻身把小梅壓倒在身下,抬頭去看,原來她被公牛從後面操得太累,支撐不住,全身趴在地板上了,公牛瘋狂地騎坐在她肥白的屁股上拼命操她。

因為白薇趴在地板上,沒有了退讓的空間,公牛插入她小穴穴裡的每一下都頂倒了盡頭。他見她實在受不了,正準備下來,她卻反手摟著他的大腿,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別……別出去,親愛的,開始很痛,現在可以了……對,對,你漸漸加快……對,就這樣……噢~~使勁吧!使勁!坐在我屁股上操屄舒服吧?操吧!操吧!使勁、使勁、再使勁!啊~~」


只見漸漸適應了這種姿勢的白薇趴在地上,胡亂呻吟著、囈語著,把兩腿張得開開的,任公牛騎坐在她肥白的屁股上拼命深插、撞擊,撞得她全身一震一震的……

小梅明顯是被這場面感染到迷亂了,她在我身下分開雙腿,抬起來緊緊纏在我的腰上,一直被我的深吻堵著不能呻吟出聲的嘴也解除了壓抑,開始輕聲呻吟起來,兩手胡亂地在我背上、屁股上撫摸,我也情不自禁的越來越快地深插她、撞擊她,她橫流的愛液順著屁股丫丫流到床單上,浸濕了好大一片。

也許是被床上我和小梅的做愛聲音所刺激,白薇和公牛越來越瘋狂了,白薇又仰躺在地板上,公牛壓在她身上,把她白嫩修長的大腿扛上雙肩,深深地進入她,「啪啪」作響地撞擊她。她緊緊摟著公牛的脖子,狂亂地吻他的嘴、舔他的臉,還輕扯著他的頭髮,呻吟著、嗚咽著。

「噢……噢……噢……牛牛,我的牛牛,我的牛雞巴,你操得我好舒服喔!啊……啊……啊……爽死我了!牛雞巴,牛雞巴,我的牛雞巴,你頂到我花心了啊!噢~~再來,再來,再頂那兒……對,對,死公牛,你真行!操了我一個多小時了。操吧!操吧!繼續操吧!我的水多吧?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操出來的,把我的屁股都淹著了。啊~~天吶!這下真深啊!再來,再來,還要那麼深,操啊!操我呀!操死我……我愛牛雞巴,牛雞巴操我呀!快!快!快!使勁操!使勁……使勁……使勁……噢~~」

「操你!操你!操死你!」公牛咆哮著,狠狠地、飛快地撞擊著白薇。他一邊操一邊讚歎:「小妖精真厲害,你……你……你是個天生的尤物,迷死人了!我還……還……還沒碰到……碰到一個……一個能被我操這麼久的女人。操你!操你!操你……」

「迷……迷……迷上我了吧?操我!狠狠操我!讓你操……操……操……操個夠!啊~~噢~~」

白薇被公牛誇得更加來勁,雙手從他脖子上滑到他屁股上,溫柔地撫摸著,一邊撫摸,一邊使勁往下壓:「愛你……愛你……愛我的牛雞巴……天吶!你的汗水把我浸泡得全身都……都……都水淋淋的了!舒服,舒服啊!噢~~好深!再深點!啊~~瘋子,瘋公牛,操死我了!啊……噢……哦……嗯……噢……」

小梅在我深深的插入、飛快的抽動中,聽著白薇和公牛的淫聲浪語,已經快迷亂得不行了。她突然對我一陣緊抱,雙腿不停地顫抖起來,小穴穴也一陣陣緊縮,用快要窒息的聲音嗚咽著叫我:「給我!給我!哥,快給我!快啊……」

我知道小梅快要高潮了,趕緊飛快地操她,緊抱著她屁股拼命進入她、撞擊她、擠壓她……啊!一陣天旋地轉,我的大雞巴在她小穴穴裡爆發了、噴射了,她「啊~~」地長吟一聲,就抱著我像休克了過去一樣,悄沒聲息了。

我怕壓壞了她,趕緊起身,可她卻突然驚醒似的緊緊抱著我,不讓我從她身上下來,吐氣若蘭地悄聲說:「別下去,哥,就這樣壓壓我,讓我感覺你,感覺你實實在在的存在。抱緊我,哥……」

而我的小嬌妻白薇此刻卻還在那公牛的身體下被瘋狂地進入著、撞擊著、碾壓著,真沒想到平常優雅恬美的她,竟被那公牛撩逗得那麼淫蕩,那麼瘋狂。她高高的把美白的雙腿擱在他肩上,雙手緊緊抱著他強勁有力的屁股,仰起頭任他狂操、狂吻。公牛每撞擊她一下,她就鬆開他的唇,張大小嘴「嗷」叫一聲,然後就大口大口喘氣,像浮出水面吸氧的魚兒。

看到他們雪白的身體在地板上纏繞、翻滾,聽著他們胡亂叫喚的淫聲浪語,我覺得我浸泡在小梅小穴裡的軟軟雞巴漸漸地又脹大了、變硬了,但是小梅太文弱,她在我的身體覆蓋下已經累得睡著了,她甚至沒有感到我的雞巴在充脹她、擴張她,直到我怕忍不住又進犯她,抽出雞巴,她才又驚醒了。我趕緊從她身上下來,側身摟著她,靜靜地、溫柔地吻她、愛撫她,直到她再一次乖乖地睡去。

「啊~~我快來了!射你!射你,我要射你!」趴在白薇身上的公牛終於快堅持不住了,「噢!寶貝……」她慌忙把擱在他肩上的雙腿放下來,緊緊地纏繞在他腰上,狠命地抱著他的屁股往下壓,而把自己的屁股往上扭擺著儘量抬升,讓他的雞巴拼命向她小穴穴裡深鑽。

白薇在公牛身下狂亂地呻吟著、叫喊著:「射吧!射吧!牛雞巴射我吧!射啊!射……啊~~好燙啊!好多啊!牛雞巴射……射……射得真有勁!噢~~天吶!燙死我了!嗯……」

那公牛使盡最後一點力氣把精液射進白薇的嫩穴裡後,轟然一下趴倒在白薇的身上……過了一會,他緩過勁來,抱著她一翻身,就把她抱在了上面,一邊吻她,一邊撫摸她光潔的背、柔曼的腰、肥美的屁股……


突然,白薇一驚呼:「啊!你的大雞巴又硬了呀!哇!越來越大了!天!你真是頭公牛!」

「喜歡嗎?」他喘息著問他。

「喜歡,喜歡死了!牛牛,牛牛……」她熱烈地回應著他。

公牛一聽說她喜歡,而不是像別的女子那樣完事後急著掙脫他,頓時更加來勁了,仰躺在白薇下麵吻著她的乳頭,抱著她的屁股飛快地往上頂了起來,大雞巴飛快地深插,操得她「噢噢」地胡亂歡叫……

十多分鐘後,她一下子趴在公牛胸膛上,連呻吟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有大口大口喘氣的份,可他還在拼命地進入著、抽動著,「啪啪」的撞擊聲時緊時慢。

終於,白薇開口說話了:「牛……牛……牛哥哥,我不行了,好累好累,一點……點……點力氣都沒有了,歇會兒吧?歇會兒後,我再讓你操個夠,好……好……好嗎?」公牛倒也很憐惜她,說了聲好就把我的嬌妻抱到沙發上,擁著她躺下了。

我知道他們今晚可能沒完沒了,趕緊搖醒小梅,給她穿上衣服,也把自己穿好,悄然退出門去,擁著她下樓了。

過了十來分鐘,小梅的丈夫下樓來了,小梅紅著臉趕緊起身偎在身邊走了。

等啊等啊,一個小時過去了,又一個小時過去了,直到快三個小時了,白薇才被公牛摟著下來了,又是秀髮紊亂,又是滿臉紅暈,衣裙已經皺巴巴的不成樣子了。她見我又是一個人在等她,連忙掙脫公牛的摟抱,快步走到我身邊偎進我懷裡,緊緊摟著我的腰,連聲低語:「親愛的,愛你!愛你!好愛你!生生世世愛你……」

出門上了自己的車,我溫情地問她:「今晚好嗎?」

她一下子撲到我懷裡,滿臉火燙顫抖著說:「好,真好,好得都快死了!」

「幾次?」我吻了她一下,又問。

她羞得把臉埋在我胸膛上幽幽地說:「三次,不,是三次半。」

「哈!怎麼還有半次?」我又吻了她額頭一下。

「嗯……嗯,就是半次嘛!第一次後,他接著來,我沒等到他射就累得不行了,他抱著我到沙發上睡一會,然後才有後兩次的。」她還是不敢抬頭面對我。


我抱著白薇伸手進她裙子裡一摸,她沒穿底褲,茸毛和花瓣一片濡濕,像雨後的沼澤地。她不好意思地抬頭一笑:「底褲給那公牛撕爛了。嘻嘻!」

「他沒折騰壞你吧?」我捧著她的臉問。

「沒,他其實很好,很斯文的,開始雖然很兇猛,可是後兩次他都對我很溫柔、很溫柔,生怕弄痛了我。最後一次他射我時,都流淚了。」她很坦誠地與我對視的眼睛也有些濕潤,看來她被感動了。

「他為什麼流淚?捨不得你了?」我心裡有些酸楚地問。

「是的,他說知道不能喜歡上我,這是遊戲規則,但是他心裡卻從此有了一絲牽掛。」她緊緊抱住我,生怕我生氣,一邊吻我,一邊解釋。

正在這時,我發現公牛正站在門口癡癡地望著我們的車子發呆。我捧著她的臉,讓她看。她默默地看了一會,用祈求的眼神望著我,輕聲問:「我可以和他道個別嗎?是今生今世的訣別。」我絲毫沒有猶豫,點點頭說:「去吧!」

目送嬌妻窈窕的背影朝他娉娉婷婷地走去,我點燃了一支煙。他們手拉著手走到一個暗處,燈光昏黃的樹影下,他們緊緊擁抱著,深情對視,像一對深愛著的情侶。

公牛突然埋下頭吻住她,她用力掙紮,可是,掙紮幾下就不再掙紮了,反而把雙手摟上他的脖子,熱烈地回吻他。他們就那樣狂亂地深吻著、相互激情地撫摸著……

吻著吻著,他似乎又瘋狂起來,把手伸進了白薇的裙子裡盡情撫摸、揉搓,還慢慢撩起了她的裙子,一直撩到她的腰間,她渾圓豐滿的美臀和修長性感的大腿,白花花的裸露在夜色裡,顯得格外誘人,她也不管不顧地分開雙腿、踮起雙腳緊貼著他。

突然她頭猛地朝後一仰,似乎張口大叫了一聲,然後他們就瘋狂地纏繞著、搖晃著……我知道,沒穿內褲的嬌妻此刻正和他進行著怎樣的告別儀式,我的心顫抖而酸楚,漸漸地有些絞痛,真想按一聲刺耳的喇叭打斷他們,可是,看到我深愛的小嬌妻纏在他身上是那麼狂亂而癡迷,我又不忍心地把已經按在方向盤上的手放下了下來。

他們還在深吻著、扭擺著,他的雙手緊捧著她雪白的美臀,身體拼命地聳動著、衝刺著,她緊緊地貼在他身上,任他揉搓著、刺穿著……突然,她身體一個勁後仰、後仰,柔軟的腰肢反向繃成了一張弓,長長的秀髮都觸到了地上,完全靠他緊捧著她的臀部,她才沒有仰倒在地……好一會,他慢慢抱起她幾乎彎倒在地的柔軟身體,他們又站直了緊貼著,平靜了許多地深吻著。

突然,白薇掙脫了他朝我跑來,「親愛的,對不起!對不起……」她撲倒在我懷裡,淚流滿面地貼著我的臉,抽泣著連聲向我道歉:「我……我……我本來只是想和他擁抱一下就作別的,沒……沒……沒想到他又吻了我,我實在受……受……受不了他強壯舌頭的誘惑,就……就……就回……回吻了他。

吻著、吻著,他突然就撩起我的裙子進入我身體了!好強悍、好火燙、好充實,我沒有力氣掙脫他,反而情不自禁就配……配……配合他了。親……親……親愛的,也……也許是知道你正看著,我莫明奇妙變得更加瘋狂,緊緊抱著他,把他拼命往我身體裡面擠壓,我……我……我要讓他頂痛我、刺穿我,我都被他刺激得愛液順著大腿一個勁地往下流。

最後那一刻,他說要射我,我恨不得讓他深深地鑽到我的心裡去噴射,我仰著頭向後彎下腰,挺出下身拼命去抵磨他、承接他的深入、他的噴射。親愛的,我……我……我是個壞女人,你不會不要我了吧?」

我緊抱著她,埋頭深吻著,輕輕拍拍她的肩頭:「不會的,你是我十分十分珍惜的小嬌妻,你做什麼,我都能接受。我愛你!」

「嗯,愛……愛你!深深愛你!一切都過去了……」她臉貼著我的臉,淚水鼻涕塗了我一臉。見我被她弄得狼狽不堪的樣子,她破涕為笑,乖乖偎依在我肩頭,連連表白:「真的只愛你,今生今世,來生來世,愛你!」

我發動了汽車,輕快地駛出那個院落,朝著回家的方向開去。她恬靜地仰靠在副駕駛位上,漸漸地睡著了,恬美的臉蛋乖得像一隻溫順的小貓,左手卻伸過來溫柔地搭在我的大腿上,像柔曼的常春籐執著地纏向她認為可以倚靠的樹幹,我伸出右手輕輕握住了那小手……

窗外,燈火闌珊。浮華喧囂的夜色,紛紛地被我們甩到腦後。
小妹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49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LIVE173視訊
a09321441054306
版主 | 2020-3-25 13:26:20

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回覆支持
引言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