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93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蒙其‧D‧魯夫
威爾斯親王 | 2020-1-26 11:57:46


  鈴…鈴…

  「老公…起來啦…上班啦…喃喃…呼…呼。」

  身上被一陣推擠我不禁無神的醒了過來,直覺的轉身,那浮在眼前的墨綠臉
孔卻讓我每天早晨都會嚇了一跳。

  我「王士凱」三十多歲,是個普通的上班族,有著一個三十多坪還在代款的
房子,和一位喜愛時常在臉上塗上綠泥的老婆阿芳。

  從床上坐了起來,腦中還是一片混頓,餘光飄移,忽然看見枕上那兩片不知
從那來的切片檸檬,胡亂想著好像是昨日晚餐見過,然而再看清楚檸檬片的四周
似乎沾染著綠色的顏料,爾時,才大悟的想到,那可是老婆的聖物。

  不錯,早餐的檸檬綠菜汁,晚餐的檸檬雞柳以至她的年青秘方,可是家中從
來不可缺的物品,若說檸檬和我那個重要,有時候我真的沒把握她會回答哪一個


  用力的搖搖頭順便用手揉一下臉,盡力的讓自己清醒,看看時鐘分針停留在
八點十分,走進浴室打開水龍頭,正要給朦朧的頭腦一陣清醒,然而水龍頭流出
那恐怖電影中才會有的血水,著實的又讓我嚇了一跳。

  「死人了嗎?」

  不,其實那只是老舊的水管生銹而已,有時候真不瞭解那些時常在馬路上修
水管的到底在修些什麼,同一個地方還挖了許多次,而我家的自來水卻沒有一天
不是這種狀況。

  等了會,水終於恢愎了它該有的顏色,這時的我卻已把上班的衣服給穿好了
,而且正享用我一天中最風光的時刻。

  一頭旁分的短髮,一個自認再帥氣不過的臉,全都在那一片光面上印出,別
看這只是一面鏡子,在我心目中那可是能和老婆的檸檬相較高下的東西。

  時間終於到了要上班的八點半,我從冰箱匆忙的拿走那昨日多買的三明治,
本想親一下沈睡中可愛的老婆,然而卻臨時作罷,這可不是不愛她,而是比起做
愛她的表現,我更討厭她臉上的綠泥,於是我出門了。

  離開了小電梯,走過一樓管理員福伯的桌台而出公寓,走的時不禁眇了一眼
那空空的管理員坐位,心中思緒又起,其實說真的,自從結婚搬到這裡二年多來
,在早上的時間我從沒有看過福伯在管理員位置上過,他總是出現在下班時回家
的晚上,有些時候我總是覺的他像是只有晚上會出來的東西,尤其他也叫福伯。

  手上的表來到了八點三十五分,我也已走到了熟悉的公車站牌,這是我上班
的方式。曾經同事小張問我,現在台北的交通如此方便,就算不開車,也有捷運
可坐不是嗎?何必要和人擠什麼公車呢?

  我的回答很簡單,「坐公車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耶,你可別小看我坐的那班公車,別說司機是位美麗的健美小姐,而且這個
時間車上都擠滿了大學生,你要知道現在的女大生穿著可辣的很,在這寒冷的秋
天裡,她們每個卻像是球場上的啦啦隊員。

  不過,話說回來,當然我的目地並不完全在此,而是每天搭上這班公車一定
會看到一個人。

  那是在二年前冬天的事,當我第一次踏上這班公車看見她時,她的容貌就深
深的吸引著我,尤其是那靈巧的大眼,輕小的紅唇和綁著長長馬尾的學生頭,活
像在家鄉我曾暗戀過的一個鄰居,黃茹美阿姨。

  對了,她姓陳,是某所知名大學的學生,在當時注意她胸口上繡的名字所得
的資料便是如此,直至今天我所知道的並不比兩年前多,或許是我已經有了家室
關係,我並不想刻意的去追查她的資料,而只要在上班的早上能看見她就已很好


  「隆…隆…」,一陣機械吵雜的聲音響起,看著眼前老舊的公車,回神的我
忽然懷疑自己走錯了站排,然而正當公車停在我面前,那車門一打開,熟悉的面
孔入眼,這使得我證實了是這班車沒錯。

  「王先生早啊,今天還是那麼準時」,粉紅貝扇的髮夾夾著盤頭的黑髮,一
雙明亮的大眼閃著活力光彩,每次一見到她便會覺得充滿了活力與朝氣,她就是
司機黃小姐,此時她正用著類似陽光的問候向我打招乎。

  「嗯,外面一堆女人要養…對了,今天這車好像有些不一樣…」我半開完笑
回答並問道。

  單手打動排檔發出尖銳的磨擦聲,春風卻擠滿了她的臉,黃小姐回道:「沒
辦法,最近公司為了應付檢查,把一些新車子都留在總站了,哦,對了,中間的
門有點故障,王先生如果經過那可要小心點,尤其今天是學校開學的日子,車上
待會可能會很擠」。

  其實和黃小姐的認識也很偶然,在這若大的城市中,公車司機當屬男性居多
,當我第一次坐上這公車時我也很呀異,因為在我印像中公車司機應該是普通的
不能再普通的酷哥,然而這一次卻是一個充滿了野性美的女人,而且是雖然幾乎
每天都會見面,但是我總覺的身材健美的她時常會不經意的注意我,就連每天打
招乎的樣子也好像特別裝飾,更何況能讓她如此的據我所知不到三人。

  點了點頭,我感謝的說了一聲,這時車子已開始走動,我也結束了和她的交
談而熟悉的走向了我故定站位置,找尋一天的好心情,然而今天我失望了,她並
沒有像往常般的總是坐在那個位子,取而待之的則是一個滿臉皺紋阿婆。

  「她怎麼了,今天怎麼沒來」,心中犯疑著眼光四處搜尋,然而結果看來她
今天並沒有搭這班公車。

  一點點失落伴隨著平常心,我仍若無其事的向眼前坐在椅上的阿婆看了一眼
,卻發現阿婆也好像在看著我,兩目相交,似乎引來了一陣心悸,我微笑的點了
頭示好,這是我一項對人的禮貌,然而只見阿婆卻別過頭去,小心的抱緊胸前那
裝滿不知什麼東西的塑膠帶,好像深怕一會被我搶走似的。

  公車跟著停了幾站,人也開始多了起來,這時我挪動雙腳尷尬的往走道中靠
攏,這並非阿婆的關係使然,而是到了我享受在公車上另一段時間到了,而且如
果繼續待在坐位旁一定會有令人難堪的事情發生。

  就如平常一般,我的周圍越來越擠,而且各種不同的香水和洗髮精的味在我
的鼻間盤旋,想像著身在天堂的味道,這比酒的味道還令人沈迷,

  「唉呀…對不起…真不好意思…沒關係…」,公車開始快行了起來,想畢是
黃小姐開始露出以前本是賽車手的本性,因此照貫例,車上的人也開始隨著煞車
靠站和起動響起了這幾句,有一段時間我曾經計算過,結果是「唉呀」以二十六
聲拔得頭籌,再來就是對不起這三個字,也有十七句之多。

  感覺比平常的擠還要擠,我凝望四週一下,不知是開學的關係否,車上來的
大部份是女大生,不同於往日的是,大部份是我沒看過的生面孔,由於太擠的關
系,忽然間我的身上四周感到被幾團東西頂著,於是我下面那堅硬的部位也有了
相當的變化,還好就是那幾團東西造成了我和她們下身一定的距離,這才免掉了
我的窘境。

  「現在年青人實在是不像話」話從老婆婆口中說出聽入了我的耳中,和我心
中所想產生了一定的共鳴,不錯,太不像話了,難怪我那當整容外科的表哥會如
此發達,但這也要拜表哥這等人所賜,才讓我們男人處處都能賞心悅目。

  「啊,你幹什麼!!色狼,變態~咻~卡卡卡~碰」,老婆婆的話講完不久
,我的思緒仍停在四周那片「波」淘「胸」湧,這時身邊不遠處忽然響起了尖叫
,公車也突然停止而發出卡卡卡的聲音。

  直覺的向那看去,忽然間我看到了人類的最堅忍不拔的潛力,和中國幾千年
來成語的妙處,你猜怎麼了,只看尖叫漫罵聲響時,原本已經擠不下的車上,忽
從發聲處刷了一聲硬生生旋開了一人周圓大的圓圈空間,而位在圓圈中男女主角
卻是一個不起眼的男子,和一個兩人份大的女學生。

  兩人份大來形容一個女生或許有些過份,然而在我腦中除了兩人份大的名辭
外就只有「寬」這個字了,與其用寬來形容,我想兩人份會貼切些。

  「真是不要臉,抓起來到派出所去、小小年繼這種事也敢做」,眾人的指指
點點中,男子開始有些後悔的低下頭,忽然間他好似發瘋的衝向公車中間的那門
,而那女生也在第一時間追了上去,只聽碰一聲接著哄隆一聲,悲參的事情終於
發生了。

  我不是說過在這我看到了人類堅忍不拔的潛力和中國成語的妙處嗎,前者在
女子尖叫時已看到了,而後者就是在這時。

  「奪門而出」這句來形容這時的情景再不過了,男子和女生這一推撞竟把公
車門給撞掉了,而悲慘的是男子那看起來瘦弱的身體,除了隨同門板被撞在地,
還得接受隨後那女生的一壓。

  其實說真的,那男子也怪可憐的,在他的身上你可以想像到當時美國雙子星
大樓第二次倒下時身在一樓的救生員,不同的是一個在救人,一個被人救。

  我匆匆的離開了公車,甚至也沒有像平常一樣的和黃小姐打招呼,因為經驗
告訴我再呆在現場是一件很麻煩的事,反正這裡離公司不遠,偶而運動一下也不
錯,於是我花了將近十五分鐘不到的時間走到了公司,說起來那是一個十五層樓
的華夏大樓,而我所在的公司就在這其中的三樓。

  「王先生,您早」,聽到了管理人的問候突然使我一頓。

  「今天是怎麼了,平常對我連看都不看的管理員還對我打招呼耶」,心中有
些不解,但我仍然卻向他點了點頭走向電梯,由於這個時間是上班時間,因此電
梯內也有不少的人,只是並沒有像公車上那般擠。

  像在公車上一樣,我老是喜歡靜靜的在一旁觀察別人,尤其是女人。有人說
女人在電梯內時最在意的是她的頭髮,說的一點都不錯,這個電梯內五個女人之
中就有四個會不經意的去撥她的長髮,我敢說不是為別的,而是為了我們這些男
人,尤其當我們在她身邊時,那撥動頭髮的次數只增不減。

  然而這種小動作並不是女人才有,看那邊的男人一直整他的領帶結就可發現
,於是也可以這麼說,電梯之所以叫電梯可想的是雄性和雌性彼此放電的所在,
如果這個理論成立的話,也許電梯根本不需要外來的電力來發動。

  結束了腦中的胡思亂想,踏出電梯,入眼的是一個亮眼的花瓶式發報機,看
她正坐在玻璃門後的櫃檯內,一手撫弄著長髮,一手上還不時拿著話機,不斷展
現她媚人的嗓音,然而眼睛卻注示走進門的我放出一連串電死人的眼波。

  這種一心三用的功夫,似乎只有這位我們包裝部門的部花,老闆的小姨子陳
夢嬌才會,看她忽然放下話桶對我說:「凱-子-大-哥,姊夫…不…林先生叫
你上他那去,現在,你的包包放我這吧,等一下來拿的時候人家有事找你喔…」


  高八度的聲音咬字不清的全由鼻孔出來,讓我仿拂接聽了一通0204,天
呀,看她的身材,我肯定她還沒有和老闆搭上親戚已前,一定是個賣檳榔的小妹
,這不,圓甜臉上一付發春的樣子,不知經過了多少白色乳液的洗禮,那靠在桌
前的上半身有著一對受不了衣服的擠縮就快蹦出奶子,無疑是扭西蘭的牧場上才
有的東西。

  用意智力強拉住快掉下的眼珠子,我放下了公事包:「哦,嬌嬌,謝啦」,
轉身再向電梯出發,目標是在十三樓的主管部,對了,公司分別在十樓出口部,
十二樓的營業部和十三樓的主管部,平常我都是在出口部中的倉存部門,這會兒
上來這卻覺得有此陌生。

  一樣的情影,卻是不一樣的氣份,看著眼前那如天仙般的臉上沒有任何的笑
容,我知道已經到了這十三樓的冷凍庫,不應該是管理部。不錯,眼前有著選美
小姐資格,堪稱公司最美的女人,總機「羅美薇」然而她呼出來的一口氣卻可以
凍死你。

  頭也不抬,羅美薇冷冷的道:「進門前請先把鞋子的沙踢掉,還有,我要提
醒你,這個月倉庫的進出報表該交了」。

  「這是什麼態度,好歹我也是公司裡的一級主管,就算你是老闆的私人秘書
兼總機也不能這樣和我說話」,我心中正是這麼想,然而臉上卻和顏悅色的道聲
是,畢竟女人是用來「用」的,而不是用來罵的。

  打個哈哈轉進了瓶風後的辦公事,隨著列表機的響起,忽然間我身處一片花
叢,也許古人說的對「不經一番寒澈骨,哪聞梅花撲鼻香」我在這聞到的香,卻
比的上梅花,還是法國進口的。

  話說這裡是管理部,然卻和營業部一樣主都是清一色女職員,這也不能說是
老闆好色,會是這樣全都是因為我那大學的同學,也就是現在公司的地下董事長
,我的老闆娘陳夢芸。

  嘿嘿嘿,陳夢芸,她的名字聽起來可能是個溫柔的女人,然而你只要看到她
那短短的頭髮,精細的五官,和一付不容侵犯的樣子,你就會知道她是一個女強
人,在事業上是,在某方面也是。

  為什麼我會這樣說呢,等一會大家就會知道了…





大丈夫日記2
作者:笨笨

  管理部不是那麼的大,其實走個一二分鐘就能到達林董的辦公室,然而每次
走在這條走道上,看到大家停止了動作的盯著我,都讓我有一種好像走在星光大
道的感覺。

  「王大哥,好久沒來了哦!」故意拿起資料轉身要去影印,業務經理馬玉芬
,從我身邊經過打趣的輕說。由於她的裝扮的非常俏麗,我也不禁眇了她幾眼,
忽然間我才發現到她今天好像特別的打扮過。

  「王大哥,你這才來呀,裡面的大老闆都等你老半天,他心情不太好,你要
小心點」,會計部的小可愛欣欣,暗暗的打了暗號提醒我,在會計部大概和我最
熟的就屬她了,不過這也純屬在電腦線上。

  別了兩人,繼續走向林董的辦公室,忽然間我的左方衝出了一個十七八歲的
亮妹,由於是新面孔不認識,又來的突然,著實讓我嚇了一跳。

  「王…經理…可不可…以幫…我簽個名…。」大眼睛中含著渴望,亮妹看著
我,手中遞過了紙筆,這時的我心中一跳,忽覺的整個心飛了起來。

  「這不,剛才才說好似走在星光大道,這會便有人拿筆要我簽名」,心中高
興,便也接過了紙筆,然後用我最好看的草字,看也不看就給他簽了回去。

  亮妹接回了紙,高興全寫在臉上,這時她說:「謝謝你,王經理,沒想到您
那麼康慨,第一次就保了這麼多」

  我:「??」

  亮妹笑了笑又說聲謝謝,然後就別過我往門口走去,這時我不禁懷疑的向一
旁的公關劉美娟問道:「美娟,她是誰呀,公司新來的小妹嗎?」

  劉美娟笑道:「沒有啦,她叫葉玉婷,對面那保險公司老闆的女兒,因為剛
成立不久便過來拜訪順便拉個保險…」

  我:「呃?那剛才我給她簽的那份…」

  劉美娟:「哦,那是那是針對男性重要部位的一百萬保險,因為公司就你們
倉儲部有男性,所以我才要帶她去找你談談,沒想到這會你就上來了。」

  我咧…一失足成千古恨,無原無故為我的小弟弟保了險,這下回去小芳不知
道會不會和我離婚…

  別了劉美娟,快速的走向林董的辦公室,由於剛以的事件,我警悌自己,最
後終於越過了秘書艾琳空蕩的桌旁,來到了林董的門口。

  說真的,這一趟二分鐘的路,實在不好走。雖說是挺讓人賞心悅目,然而,
花了錢替自己小弟弟保險真是不值。整整領帶,咳了幾聲,我敲了敲門,只聽一
聲請進,聲音卻不是林董。

  「士凱,你來了!琳,你先出去,那件事你趕緊查清楚!」

  坐在董座上的陳夢芸,她像以往一樣穿著白領短彬,深藍色短裙,我進來時
她正打發著秘書艾琳。只見艾琳點頭說是,出門前便也深意的望了我一眼,這時
陳夢芸指指桌前的沙發,親手捧著兩杯咖啡起身走來。

  陳夢芸:「士凱,坐,你大概知道今天找你上來什麼了。」

  搖搖頭,我順手拿起了咖啡喝了幾口。陳夢芸看我表示不知,忽然她眉頭皺
了皺又道:「看來林世郎(林董)什麼都沒對你說…」

  陳夢芸的臉上凝重,這事說得似乎和我有關,我不禁心頭一冷心想:「說?
說什麼,難道發生什麼事?不會是要我走路吧~」,但見她歎了一口氣拿起了咖
啡又道:「士凱,你和我跟世郎認識也有一段日子了吧!」

  點點頭,我們三人是大學的同學,這點我當然知道,然而看她那嚴重的表情
,我的心跳的更快了…

  陳夢芸又道:「那麼你也知道最近公司走的並不是很順…」

  天呀!很不順,那不就要裁員了嗎…難道我在名單內…(這時我的心裡已是小
鹿亂撞了)

  陳夢芸似乎看到了我臉上像大便一般,忽然她又道:「其實這件事應該由世
郎對你講才對…我不應該…你是知道的。」

  林世郎在私底下雖是我大學死黨,可是他搭上了夢芸成了掛牌董座後,可掌
管著人事大權,這不是擺明了嗎,(可憐的小鹿已經被大象踩死了~)

  「士凱!」,陳夢芸臉上沈重的叫了我一聲,但我早就變成化石,此時的我
內心無比的沈痛,想到我為公司打拼了這麼多,換來的竟是這等下場,這世間難
道還有天理嗎,這道底是什麼世界呀~真她娘的…。

  我抬起頭無言的看著她,這一刻間忽然覺的室內的景物變黑了,空氣糟了,
連手上的咖啡都像是瀝青。

  沈陌了一陣,陳夢芸好似鼓起勇氣,她冷靜的說道:「士凱,其實我已經和
林世郎離婚了,就在昨天」。

  我:「…」

  陳夢芸:「…………」

  我:「…………??」

  陳夢芸:「??」

  我:「!」

  陳夢芸:「你還好吧,士凱?」

  「哈哈哈,原來如此,我還以為…哈哈…真好…太好了…呃!」忽然看到陳
夢芸那驚呀又帶薄怒的臉,我才驚覺的止住,馬上又換了一張沈重的臉接道:「
哦,不,我是說太不幸了,小芸,你別傷心,這一定是世郎的錯,對吧!」。

  一句話似乎挑起陳夢芸的怒火,只見他用力的放下瓷杯便也撒了一桌的咖啡
:「哼,那個不要臉的東西,往我這麼對他,把爸的公司都給了他,他竟然利用
職務之便,跟公司的小姐亂搞,還弄的公司烏煙瘴氣的,要讓我知道誰是那婊子
,我就砍了她娘的祖宗十八代…」。

  咱!!

  陳夢芸雙眼冒火,那放在桌上的杯把竟然瞬間被捏斷,那情形就好像昨晚才
看過武俠片,看的我不禁腳底冒涼,這時,陳夢芸忽然抬頭對我恨笑道:「士凱
,你可知道是誰…」

  「我…我…不知道…但我是會…站在你這邊…」,上齒和下齒不斷的敲打,
武俠片已經轉成恐怖片,我知道我再不說個好話,搞不好明天新聞的頭條,就是
某橦大樓爆炸多人死亡的事,而且剛好我也是榜上炸的最爛,死無全屍的那一位


  「嗯!這個我知道,士凱,從大學開始你就一直暗戀著我對吧!說真的,那
時我就應該選你,而不是把你留給阿芳」。往後躺在沙發上,不虧是商場上的千
面女郎,這會她的表情和前後一秒完全看不出來有什麼關聯。

  做人要乘勢而為,這雖不是我的處事方針,然而為了身家性命,我也得霍了
出去,我道:「是呀,當時你可是校花,全校的男人可說半數都對你有非份之想
,我只不過是其中一個而已,排隊都要排到幾千號呢」。人說謊話要比真話好聽
,陳夢芸轉眼間果然露出了得意的笑。

  陳夢芸:「哦?士凱,難道到現在你對我還有感覺?」

  我:「嗯,別說有感覺了,要不是現在是上班時間,我真想一親芳澤…」。
當這話一說出口,忽然間我才察覺我好像不應該說的太誇張,但是後悔又好像太
晚了點,只看陳夢芸臉上完全變了個樣,現在的她,臉上完全不是怒火,而是另
一種火。

  「士凱,你是知道的,我和林世郎早己「冰」的好些許日子,這陣子我想到
了大學那時,你和我…其實我們也滿愉快的不是嗎…」,陳夢芸起身越過了小桌
坐到我的身旁,她提起了大學時我不小心跟她的那一次,她的意途已非常的明顯
,只是想到那一次,我的小弟弟都軟了,因為那是一次恐布的經驗。


  「哇!小芸…等等…這樣不好…現在是上班時間,等會艾琳進來看到了話…」

「上班?董事長都被我給開除了還上什麼班呀~再說,沒我的吩咐沒有人會進來
的。」陳夢芸說著說著,已經解開了我的褲帶。這使得我心頭剛剛踩死鹿的大象又
狂奔了起來。

  「小芸,真的不行…」

  雖然我沒想要得什麼貞潔牌舫,但也不是人盡可「妻」,因此僅管我身上某處
還是被逗的站起來,我仍然做最後的爭扎。

  陳夢芸這個女人,她可不管什麼不行,大學時她就是這樣把我的處男奪走,害
小芳三個月不跟我說話,這會說話間她已用手握緊了我的肉根,驚呼的說道:「士
凱,沒想到一別三日,真讓我刮目相看,是不是小芳幫忙陪養的。」

  「……」。

  陳夢芸果然是個狠角色,他見我不回答便開始就對我施了重刑,只見她側坐在
沙發上,府下身去便用口含住我的分身熟練的套弄,果然,分身在她的口中受到了
極為嚴刑拷打,不過我心想:「總說我也是個漢子,怎麼可以投降,自少也要撐個
半鐘頭…」

  但是,天不從人願,才經過了十分鐘,她那柔軟的舌頭,有如一隻毒蛇,已讓
我達了頂點。說起了蛇,我最怕也最恨了,想起早年當兵時拿著步槍除蛇的壯舉,
如今我僅有的就只剩水槍一隻,剛好蛇已在槍口,此時不射又待何時。

  想著想著,於是我不再忍讓,下身用力一頂,讓槍靠近一點較好打的中,接著
板機一扣,神準的打出了加濃的一發…

  這一發的力道可大,陳夢芸被我打的起身咳了幾下,然而回神的我見她如此,
卻不知那「蛇」到底打死了沒…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