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852 | 回覆: 3 | 跳轉到指定樓層
fannin
公爵 | 2012-8-27 06:05:16

趙康獨居香港,卻一直沒有缺乏過女人方面的肉欲享受。他並非到歡場尋花問柳,而是不時被鄰居的太太看上,讓他嘗試了好幾個的住家少婦偷情的樂趣。

  第一個和他搭上的是住在對面思穎,她雖然已經是兩個女兒的母親,可是年紀還不到三十歲。她丈夫在內地經商,自己覺得無聊時就會來找他閑聊。

  有天晚上,思穎來趙康這里坐到差不多兩點鍾的時候才回去睡。從她的言談和眼神里,覺得她好像對自己有些意思。趙康心里想:如果她再來是,務必大膽地嘗試把她挑逗,如果有反應,就把握機會,徹底地和她親近一下。

  隔天的晚飯後,思穎果然又來了。她穿著一套碎花的連衣裙,頭發梳得很整齊,孩子氣的俏臉上還稍微加以化裝,那模樣兒比平時顯得更加豔麗動人了,望著她那酥胸上雪白的乳溝,趙康不禁誘發一陣愛欲的沖動,下體迅速地發硬,把褲子都頂出了。便笑著說道:“思穎,你今晚好漂亮呀!真是迷死人了!”

  思穎笑著說道:“真的嗎?有什麽可以證明你不是在講大話呢?”

  趙康走近她身旁,牽起她綿軟的手兒放到那硬物上,說道:“這算是證明吧!”

  思穎粉面通紅,她觸電似的,迅速把手縮走了。嘴里說道:“哇!你真不知羞!”

  趙康說道:“是你要我證明沒有撒謊的嘛!”

  思穎低著頭兒說道:“我到底有什麽令你著迷呢?”

  趙康一把將她的嬌軀拉入懷里,指著她的酥胸說道:“單憑你這乳溝,已經使我神魂顛倒,如果能讓我摸摸你的乳房,簡直飄飄欲仙了!”

  思穎沒有爭扎,卻含羞地把頭埋在趙康懷里。于是他得寸進尺,把手放到她豐腴的乳房上輕輕地摸捏著。思穎伸手過來微微撐拒,趙康則牽著她的手插入他褲腰里。思穎把趙康的硬物握在手里,渾身劇烈地顫抖著。趙康知道她春心已動,便大膽地解開她的衣領,把手伸入她的奶罩里撫摸她那綿軟又富具彈性的乳房。

  思穎肉緊地握著趙康的硬物,嘴里呻呻吟似的說道:“我就被你擺弄死了!”

  “還只是一個開始哩!”趙康把手指輕輕捏弄著她的奶頭,說道:“這樣弄,你是不是更舒服呢?”

  思穎顫聲說道:“養死人了,快放手吧!你到底想做什麽呀!”

  “想讓你舒服呀!”趙康把另一只手撩起她的裙子,穿過她的內褲的橡筋褲頭,直探她的桃源肉洞。發現早已十分濕潤了。于是笑著說道:“思穎,你好多水喲!”

  思穎沒有回話,只把頭往趙康懷里直鑽,小手兒把硬物緊緊地握住。

  趙康把雙手同時撩弄她的乳尖和陰蒂,思穎扭動著嬌軀,兩條雪白的嫩腿不停地發抖著。嘴里不時地發出“伊伊哦哦”的哼叫。趙康把手指伸進她的陰道,覺得那里很緊窄,就對她說道:“思穎,你雖然生過兩個孩子,卻仍然保養得很好哩!”

  思穎負氣地說道:“好不好關你什麽事!”  趙康涎著臉說道:“當然關我的事啦!我現在就要和你做愛,要享受你那溫軟緊窄的小天地了,我幫你脫去衣服,一起到床上去玩吧!”

  “誰跟你玩呀!”思穎放開握住趙康硬物的手,阻止脫她的衣服。然而她的反抗是無力的,半推半就間,已經被趙康將連衣裙脫去,只剩下胸圍和底褲。趙康沒有繼續脫她,只把她的肉體抱入睡房放到床上。

  思穎羞澀地拉被子蓋上半裸的玉體。趙康也沒有讓她久等,三兩下手就把自己脫得精赤溜光,鑽入被窩躺到她身邊。趙康繼續脫去思穎身上所有的東西,把她一絲不挂的肉體摟在懷里。讓她一對豐滿的乳房溫軟地貼在他胸部。

  思穎也扭動著纖腰,把她的恥部湊向趙康的硬物。趙康壓到她上面,思穎立即分開了雙腿,讓趙康順利地把硬物插入她滋潤的小洞。

  倆人合體之後,思穎就不再羞澀了,她配合著趙康抽插的節奏,也把陰戶有規律地向上迎湊,使龜頭更深地鑽入她的陰道深處。趙康望望她的臉,發現她也在看他。

  思穎看見趙康望她,就閉上眼睛向趙康索吻。趙康吻她的櫻唇時,她把舌頭伸入他的嘴里。趙康打趣地說道:“你是否不甘心被我入侵,也想反戈一擊呢?”

  思穎負氣地說道:“你這麽說,我就扮死人讓你干,不理你了!”

  趙康笑著說道:“好哇!我就不信你沒反應!”

  說畢,趙康立即更加落力地扭腰擺臀,把粗硬的大陽具往她的肉洞里狂抽猛插。她起初還咬緊牙筋忍住,後來終于崩潰了。她首先伸出兩條白嫩的手臂把趙康緊緊摟抱。接著出聲呻叫起來,最後她臉紅眼濕,雙手無力地放開趙康,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樣。

  趙康輕聲在她耳邊說要射精了,她有氣無力地告訴他說已經早有準備。可以放心在她陰道里發泄。當火山爆發的一刻,思穎又把趙康緊緊摟抱,直至趙康射精完畢,她還要趙康在她的肉體樂留多一會兒。

  趙康笑著說道:“你不怕我壓壞你嗎?”

  思穎風騷地說:“女人天生來給男人壓的嘛!”

  趙康說道:“你今晚就在我這里睡好嗎?我想和你再來一次。”

  思穎笑著說道:“你還可以嗎?我老公沒試過一個晚上玩我兩次哩!”

  “你不信就試試吧!我那東西還沒有軟下去哩!”趙康故意把硬物在思穎的陰道里動了動,說道:“現在就再繼續吧!”

  思穎慌忙把趙康抱住,說道:“等一等吧!我剛才已經被你干得死去活來,就算你行也要讓我休息一會兒在讓你玩呀!”

  “我抱你去浴室沖洗一下,浸一浸熱水就可以消除疲勞,玩起來一定更開心哩!”趙康撫摸著她的乳房說道:“我懂得幾下手勢,可以嘗試幫你做做按摩呀!”

  思穎望著趙康,癡情地說道:“今晚我已準備讓你隨便怎麽玩了,你想做什麽都依你,我們現在就去洗洗,然後我用嘴兒讓你舒服!”

  趙康把一絲不挂的思穎抱到浴室,和她一起躺在溫水的浴缸里。他愛撫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思穎也握住硬物輕輕地套弄。

  趙康贊美地說道:“思穎,你的乳房肥白細嫩的,真好玩!”

  思穎也說:“你這肉棍兒剛才幾乎要了我的小命哩!”

  “你怕它嗎?”趙康撫摸她的陰戶說道:“有沒有弄傷你呢?”

  思穎風騷地說道:“是有點兒怕,但是喜歡多過怕!”

  “爲什麽呢?”趙康的手指輕輕揉著她的陰核問道。

  “還用問嗎?本來老公一個星期給我一次,現在都已經一個月了,他還不回來。一定是在內地風流快活了。不過現在和他計較了,反正現在趙康已經有你,你倒比他還要強,我從沒有試過剛才那麽舒服過哩!”思穎說著,溫馨地把她的乳房貼住趙康身體。

  趙康笑著說道:“剛才還沒到最好哩!因爲我已經有好些日子不近女色,所以匆匆地在你的肉體里發泄,等會兒我會慢慢地把你玩得更舒服些!”

  思穎道:“像剛才就已經很夠了,你不要把人給玩死了呀!”

  趙康和思穎在浴缸里浸了一會兒,就把她抱出來。擦乾身上的水珠,又把她赤裸裸地抱到床上。思穎鑽到趙康懷里,將趙康的龜頭含入她小嘴里。這時趙康才記得仔細地欣賞她誘人的肉體。思穎的腳很小,握在手里仿佛沒有骨頭似的,有一種特殊的質感。

  趙康把她每一只腳趾都仔細地玩賞,然後撫摸她的腳踝,又順著渾圓的小腿一直摸到雪白細嫩的大腿,思穎吐出嘴里的陰莖,傻笑地對趙康說道:“你摸得好舒服哦!”

  趙康笑著說道:“我們換個姿勢,讓我也吻吻你的陰戶。”

  思穎起初不讓吻,後來畢竟拗趙康不過。讓他頭朝她腳的方向伏在上面,她的小嘴吸吮趙康的陽具,而趙康的頭就鑽到她雙腿之間,用唇舌去舔吻她的陰戶,思穎興奮地用她的雙腿夾緊趙康的頭。然而趙康卻吻她的大腿,把她可愛的小腳兒含在嘴里。用舌尖鑽她的腳趾縫。思穎的嘴里雖然塞住趙康的龜頭,也興奮地“ピピヵヵ”哼個不停。

  玩了一會兒,趙康對思穎說要正式和她交媾了,思穎才擺出仰躺的姿勢,把雙腿高高地舉起來,讓趙康往她的陰道長驅直入。這一次,思穎被趙康抽插得如癡如醉。她顫聲地向趙康求饒,要趙康放過她的陰戶,並表示要用嘴把他吸出來。趙康自然求之不得啦!于是,他大模斯樣地坐在床沿,思穎就跪在前面,小嘴兒把趙康的龜頭吞吞吐吐。直至他噴了她一嘴精液,她才停下來,把口里的精液吞食,然後躺在他身邊喘著大氣。

  趙康摟著她說道:“思穎,辛苦你了!”

  她笑著說道:“沒什麽,是我自己願意的。你實在太強了,要兩三個女人同時對你才應付得來哩!”

  趙康笑著說道:“我都想呀!不過那里有可能呢?”

  思穎俏皮地說道:“叫你太太也來一起玩呀!”

  “你真是會開玩笑啦!”趙康親熱地把思穎摟著說道:“如果我太太能來香港,或者我都沒有機會和你擁有這樣的樂事呀!”

  “還有一個辦法。”思穎神秘地說道:“就是我的死黨佩珍,只要你不嫌她長得肥胖一些,我都可以叫她來一起玩的。她自己一個人住,我們甚至可以把她那里做戰場,那就包保一定安全了。”

  趙康問道:“是不是有時候約你出街的那個肥婆呢?”

  思穎道:“是呀!就是她,她也曾經結過婚,不過老公是外籍人,每年才過來一個月,所以她也很缺乏性愛的滋潤。怎麽樣,你是不是很討厭她呢?”

  趙康笑著說道:“她只是生得豐滿一點,樣子並不討厭呀!不過既然她有地方,最好我們一起到她那里玩,不要讓她知道我住在這里。”

  思穎笑著說道:“你怕她纏住你嗎?”

  趙康說道:“我並不想太濫交,之所以和你來往,只不過是特別喜歡你呀!”

  “太多謝你了,真有我心!”思穎肉緊地把趙康摟住,親熱地說道。

  幾天後,趙康跟思穎到佩珍的住處。這只是一個沒有廳房間擱的小單位,但是有一張大床,已經足夠趙康和兩位佳人翻云覆雨了。

  佩珍和趙康見面時,臉紅到耳根。趙康也窘得不不知說什麽好。反而是思穎出來主持場面,她以快刀斬亂麻的手法,叫趙康和佩珍背對背各自寬衣解帶。當倆人轉身相對時,連思穎身上也已經一絲不挂。佩珍羞得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思穎則示意趙康采取主動。于是趙康把佩珍推倒在床上,架起雙腿,沒有任何前奏,就老不客氣地把粗硬的大陽具塞進她的陰戶里。

  佩珍不能說是很漂亮的女人,雖然她的容貌還算過得去,但是身材就顯得太肥胖。尤其是脫得精赤溜光的她,更如一堆肉山似的。兩條大腿又粗又短,不過她的銷魂洞倒是十分緊窄,趙康的龜頭和她的陰道摩擦接觸很有快感。佩珍可能因爲久旱逢甘,很快就來了高潮了。雖然她比較含蓄,沒有淫呼浪叫,可是從她臉部的表情已經足予證明她正陶醉的性交的興奮之中。

  思穎在旁邊似乎看得動情了,她不自覺地伸手去撫摸自己的得陰戶。趙康看了于心不忍,便抛下被趙康玩得如癡如醉的佩珍,抽身撲向思穎一絲不挂的肉體。思穎的陰道里早已春水泛濫,被粗硬的大陽具一插到底時,立刻從她嘴里發出一聲快感的呼叫。盡根有佩珍在旁觀看,她仍然毫無顧忌地表現平時和趙康交媾時的熱情洋溢。她比平時更快地來了高潮,趙康也玩得特別來勁。思穎被趙康玩得花容失色,手腳冰涼。她有氣無力地示意趙康去繼續玩佩珍,趙康才調轉槍頭,直搗佩珍的肉洞。

  佩珍剛才還有點兒意猶未盡,這時陰道又得到了充實,她受到思穎性交時豪放作風的影響,這時也表現得很淫浪。這時趙康對她始終沒有像對思穎的那一份愛意。只顧壓在她豐滿的肉體上狂抽猛插。不料佩珍卻很受落,她不但不覺得辛苦,反而爲趙康的動作打氣叫好。直到她又一次高潮,肉洞淫液浪汁橫溢,趙康才在她陰道里噴射了精液。

  完事後,趙康躺在她倆中間摸摸這個,捏捏那個。思穎笑著說道:“今天有佩珍來分擔就好了。以前我獨自應付,實在是很吃不消哩!”

  佩珍也說道:“是呀!他實在是太利害了,剛才差點兒給他玩死!”

  三人說說笑笑,直至深夜才相擁而眠。

  和思穎的關系維持了大約半年多,思穎突然告訴趙康全家移民的消息。于是趙康的床上對手只剩下不太喜歡的佩珍,不過這時趙康才感覺她其實也有許多的優點。特別是冬天抱著她睡覺的時候,暖呼呼的,好不舒服。不過佩珍的移民手續也快批準了,所以她和趙康也只能是一段霧水姻緣。

  思穎搬走之後,新住客是一對夫婦,及一個大約兩三歲的小女孩,太太很年輕,可能還不到三十歲,身材勻稱,臉孔很清秀,她丈夫卻是一個大胖子。

  有一次外出回來時,剛好在樓下遇上張太太,她手牽著小女兒,一步一步搖曳生姿地爬樓梯。趙康追上去,就逗她女兒說道:“小姑娘好漂亮,像個洋娃娃,叔叔抱你上樓去,好不好呢?”

  小女兒羞怯地望著母親,女人嫣然一笑說:“叫叔叔抱阿嬌。”

  小女兒伸出雙臂清脆地說道:“叔叔抱阿嬌。”

  趙康把阿嬌抱起來,向樓上走去。在交談中,趙康知道她是張太太。到了門口時,他也抱著小女孩跟進去了。張太太對小女孩說:“阿嬌,下來呀!叔叔抱得手酸了。”

  趙康把阿嬌輕輕放下來,阿嬌立即蹦蹦跳跳地跑進一個房間里去了。

  張太太笑著說道:“你坐坐,喝杯茶!”

  趙康說道:“不方便打攪你吧!”

  張太太道:“我先生要晚上十點才回來。”

  趙康笑著說道:“阿嬌好漂亮哦!真不傀是你的女兒。”

  張太太聽了趙康的贊美,心里蠻舒服的。就在這時阿嬌跑出來叫肚子餓了,趙康只好告辭。張太太叫他有空再過來坐。

  趙康回到自己屋里,脫光衣服沖洗一番,只穿背心和短褲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突然門鍾響了。開門一看,卻是張太太。她笑著說道:“阿嬌吵著要來找你玩。”

  趙康連忙開門。張太太進來後,趙康才覺得自己只穿著背心和短褲,渾身不自然。張太太卻不覺得有什麽不習慣,她目不轉睛地欣賞著趙康一身結實強壯的肌肉。看得他更加局促。于是他雙手去接張太太懷里的女兒。當他抱著阿嬌時,手背也接觸到張太太的乳房。他故意並了並那團豐滿的肉球,張太太不但沒有躲避,還對他遞上一個媚笑。

  趙康心里想:看來這個張太太遲早也是可以一起上床的女人了。想到這里他胯下的陽具不禁硬立起來。雖然他抱著阿嬌,但是他只穿著背心短褲,底下的變化早被張太太看見了。于是趕快轉過身說道:“我去拿汽水。”

  趙康拿來汽水和杯子,就坐在沙發上。張太太接過杯子,倒了一些喂她女兒。她一蹲下來,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大腿和三角褲,都露了出來。雖然陰戶被底褲所包著。勸肥滿得像小山丘。看得趙康熱火沸騰。他實在忍不住了。一手逗著小女孩,另一手悄悄伸到她的大腿。

  他先摸著張太太膝蓋的部份,見她沒有閃避,就順著內側慢慢摸過去。但覺得入手細膩極了。張太太終于伸出玉手捉住他的淫手,但趙康只覺得她只是虛張聲勢,並沒有用力,就更大膽地摸向她的陰戶。張太太渾身一顫,她粉面通紅,不敢看趙康。卻也沒有用手阻止。趙康剛想把手指探入她的內褲。阿嬌竟嚷著要睡了,他只好縮回手,站起來搖著阿嬌哄她睡。

  不久,阿嬌真的入睡了。趙康道:“讓她在我床上睡一會兒吧!”

  張太太道:“打攪你了!”

  趙康把阿嬌抱到房間里的床上,張太太也跟進來替小女孩脫鞋。當她替阿嬌蓋好被子的時候,趙康就從她背後突襲。張太太身上只穿著線衫和裙子,快就被趙康從小腹入手,上下兩路,分別摸到飽滿的乳房和毛茸茸的恥部。

  張太太連忙抓他的手,趙康摸到她的陰戶,覺得已經濕淋淋的了。便抽出雙手,把張太太的裙子掀起來,把她的內褲褪下去。也來不及欣賞她那雪白肥嫩的粉臀,掏出自己那條粗硬的大陽具,就往張太太那道粉紅的肉縫里插進去。張太太本來就存心和趙康一嘗偷情的樂趣。可是也想不到趙康這麽快就直接了當地進入她的身體。她只有雙手撐在床上任趙康從她後面狂抽猛插。因爲是和丈夫之外的男人偷情,張太太很快就興奮,她輕輕地哼著,怕吵醒睡在旁邊的女兒。終于身軟無力地伏到床上。

  趙康把粗硬的大陽具從張太太的肉體抽出來,把她翻了過身,將內褲完全脫下來。舉起雙腿,又把肉棍插入她的陰道。張太太連忙指了指阿嬌,又指了指門外。趙康明白她的意思是怕吵醒女兒。便把張太太的身體抱起來,張太太也把四肢緊緊纏住他,一式“龍舟挂鼓”趙康輕易就把張太太的嬌軀抱到客廳的沙發。

  張太太出聲說道:“剛才已經把我弄得死去活來了,你還沒玩夠嗎?”

  趙康道:“我都還沒有出,怎麽算夠呢?我可以在你身體里出嗎?”

  張太太紅著臉說道:“自從有阿嬌後,我就開始避孕了,你喜歡怎樣怎樣吧!”

  趙康道:“我想讓你再來一次高潮,我把你放在餐桌上我好不好呢?”

  張太太道:“要快一點,我怕阿嬌醒來。”

  于是趙康讓張太太從他的懷里站起來。倆人的身體脫離後,張太太望著趙康那條粗硬的大陽具說道:“哇!原來你那東西那麽壯,難怪我要被你弄死了!”

  趙康笑著說道:“比起你老公,如何呢?”

  張太太含羞地說道:“他沒有你那麽壯,同時也沒有你那麽持久。他還沒有你剛才的一半時間就完了!”

  趙康接著說道:“弄得你不湯不水,又不敢說。是不是呢?”

  張太太揮動粉拳把趙康一捶說道:“你笑人家,壞死了!”

  趙康把張太太的嬌軀抱到餐桌上,雙手捉住她的腳踝高高舉起,再度把粗硬的大陽具塞入她的陰戶。張太太的小嘴張了張,說道:“被你頂進肚子里去了!”

  趙康沒有回話,只把粗硬的大陽具抽抽插插。把張太太的陰道又弄出好些淫水來。張太太□著眼,只望著趙康媚笑。趙康覺得她被奸時的表情特別迷人,比起以前的思穎還要嬌媚幾分。便更加落力地做那抽送的動作。直把張太太的陰道弄得淫液浪汁橫溢。就在她二度高潮,欲仙欲死的時候,趙康也把精液疾射入她的肉體。張太太第一次體會到男人灼熱的精液噴灑子宮的妙趣,她激動地把趙康緊緊摟住。

  就在這時,房里突然傳來阿嬌的聲音。張太太連忙把趙康推開。她放下裙子,慌忙跑進房間里。趙康也把陽具收進短褲。同時略整了整衣服。這時,張太太已經抱著睡醒了的女兒出來,她對趙康說道:“阿嬌要回去了,我抱她過去。”

  趙康開門送張太太出去,見到她雪白的大腿上垂下一道液汁,估計是剛剛射入的精液沿著大腿往下淌。他進入房間,躺在床上稍息,見到張太太的內褲還遺留在床上,便拿起來欣賞。他的心里非常滿足。因爲在佩珍因爲移民而將離開他之前,又有如花似玉的張太太投入他的懷抱了。

  之後的兩三天里,趙康沒有再和張太太件過面,雖然他心里很記挂她,但是她是已經有丈夫的女人,也不好隨便去找她。

  當他外出回來,打開自己家門的時候,總是情不自禁望向張太太的門口。希望張太太會偶然地出現,那怕打個招呼也好。

  這一天晚上,他吃過飯回來,正癡癡凝望張家的時候,有一把嬌柔的聲音在他後面輕輕傳來:“好一個不知足的漢子,吃過翻尋味哩!”

  趙康回頭一看,竟是樓上的林太太。她是個三十來歲的婦人,輿趙康早就認識,只是之間還沒有什麽來往。趙康聽出她話里有因,連忙說道:“原來是林太太,進來屋里坐坐吧!”

  林太太笑著說道:“跟你進屋,未免太危險了!”

  話雖這麽說,林太太還是跟趙康進去了。

  趙康把門關上,招呼林太太坐到沙發上。倒了一杯汽水必恭必敬地遞上,然後低聲問道:“林太太剛才爲什麽這樣說我呢?”

  林太太笑著說道:“若非人不知,除非己莫爲。你和嘉雯的好事早已被我看見。”

  “那一個嘉雯呢?”趙康不解地問。

  林太太笑著說道:“別裝模作樣,你和張太太上了床還不知道她叫著嘉雯嗎?”

  “我沒有問過她嘛!你怎麽知道我和她的事呢?”趙康情急地問道。

  “哈!你不打自招了!”林太太笑著說道:“其實我只不過是懷疑,並不知道你們的好事。因爲前天我下樓時看見你抱著嘉雯的女兒進入她家,出街回來時又見到嘉雯從你這里出去。所以才和你開玩笑哩!”

  趙康道:“這事可不能亂說,否則……。”

  “否則你會殺我滅口嗎?”林太太斜躺在沙發上說道:“你下手吧!我才不怕!”

  趙康見到林太太臉上春意盎然,顯然是也想分一杯羹。于是說道:“殺你倒不會,不過我一定要堵住你的口,否則事情就不得了!”

  趙康說著,就向林太太撲過去。林太太吃吃地笑著,把身體縮成一團,趙康看她並不反抗。便大膽地去拉她的衣服。

  林太太也不抗拒,只是嘴里說道:“你輕力一點好不好,快把我的衣服扯爛了。”

  “扯爛了我賠你!”趙康嘴里說著。一手把她的上衣掀起來,一手把她的奶罩扣子解開。然後捏著兩只白嫩的乳房又搓又揉。林太太的手雖然也捉住趙康的手,但是她並沒有用力反抗。趙康摸了一會兒奶子,便把林太太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下來。林太太半推半就,片刻間已被脫得一絲不挂。趙康見到林太太赤裸裸的嬌軀仿佛粉雕玉琢。一個陰戶更是白淨無毛。趙康輕輕撥開她的小陰唇,只見嫩肉鮮紅,桃源秘洞十分細小。顯然是未經生育過。

  趙康想不到三十來歲的林太太竟然保持有這麽好的狀態。他心里好喜歡,急忙把她抱進睡房,放在床上。然後匆匆地把自己剝個精赤溜光,伏到林太太身上,二話不說,手持粗硬的肉棍,往她的肉縫猛插進去。

  林太太突然被襲,她打了一個冷顫。嬌聲說道:“又不是不讓你玩,那麽急!”

  趙康道:“你實在太迷人了,所以我忍不住嘛!”

  林太太道:“你對嘉雯也是這樣說的吧!”

  趙康說道:“張太太雖然比你年輕,但是你還沒有生育,所以現在我插在你的陰道里覺得特別舒服哩!”

  林太太笑著說道:“你在嘉雯面前敢這麽說嗎?”

  趙康道:“這是句公道話嘛!在外表看來,她必你青春美麗,但是脫光,你比她秀色可餐,我可以和們你們兩個交歡,實在是人生的最佳享受呀!”

  林太太說道:“你就知道享受,人家下面好養哩!你別光說話,動一動嘛!”

  趙康笑著說道:“遵令!林太太。”

  林太太說道:“這種時候別叫我林太太了,叫我莉芳吧!”

  趙康道:“好哇!莉芳,我的小親親,我要讓你好好地舒服一下了。”

  莉芳道:“好肉麻!我的骨頭都酥軟了!”

  趙康沒有再說話,專心地收腰挺腹,把粗硬的大陽具往莉芳溫軟肉體里橫沖直撞。莉芳也被他干得很舒服,開始輕聲地淫哼浪叫起來。可是,趙康干得正歡的時候,莉芳突然用雙腿把他夾住不讓他抽送,同時說道:“今天我沒準備,你可別在里面射精!”

  趙康道:“你放心吧!沒那麽快,到時我會抽出來。”

  這時,門鍾突然響了。趙康對莉芳道:“你先躺在被窩里,我去看看!”

  莉芳道:“如果是嘉雯來,就盡管開門讓她進來。”

  趙康披上浴袍,往從門眼向外一看,果然是嘉雯。他連忙開門。嘉雯一進來就撲到他懷里說道:“今天我老公帶阿嬌去看外婆,我推說身體不舒服,可以痛痛快快和你玩一次了。”

  趙康笑著說道:“太好了,我先幫你脫衣服。”

  嘉雯連胸圍和地底褲都沒有穿,一件連衣裙脫下,已經精赤溜光了。趙康把她的嬌軀抱起來,一式“龍舟挂鼓”,就和她和體了。

  接著,趙康抱著嘉雯走進房里,把嘉雯放在床上玩“漢子推車”。嘉雯陶醉在性愛的高潮中,並沒有發覺躺在棉被里的莉芳。

  趙康一邊抽送,一邊問道:“嘉雯,這樣玩你覺得舒服嗎?”

  嘉雯突然問道:“你怎麽知道我叫嘉雯呢?”

  莉芳猛從被窩里伸出頭來說道:“是我告訴他的!”

  嘉雯嚇了一大跳,她爭扎地要爬起來。莉芳把她按住,笑著說道:“放心吧!趙康以爲我知道你們的事,剛才已經把我拉下水了。最近我老公不在香港,所以我沒有避,你來得正好,趙康可以不必體外排精了。”

  嘉雯道:“好哇!你們兩個剛才天翻地覆,現在拿我來做痰盂,我可不要!”

  嘉雯莉芳雖然是好朋友,但是在她的面前讓男人奸淫畢竟很不自在,她爭扎著想爬起來。莉芳卻故意把她按住,笑著說道:“不要起來呀!讓我欣賞一下你被男人奸淫時的表情嘛!”

  嘉雯氣憤地說道:“去你的,被你這麽一搞我還有什麽表情!”又對趙康說道:“你快去弄莉芳,否則我以後都不理你了。”

  莉芳笑著說道:“弄我就弄我嘛!我才不像你那麽小氣哩!”

  趙康也順水推舟地對嘉雯說道:“你先休息一會兒,我把莉芳擺平再和你繼續。”

  莉芳已經在床沿擺好姿勢。她高高地舉著兩條雪白粉嫩的大腿,把粗硬的大陽具迎入光潔無毛的肉洞里。一會兒,趙康已經把她的陰道弄得淫液浪汁橫溢。抽送之間不停地從器官的交合處傳出“卜滋.卜滋”的聲響。
回覆 使用道具
t19015
公爵 | 2012-8-27 10:18:40

thank you~~~
回覆 使用道具
shine6566
伯爵 | 2013-1-29 17:06:43

路過看看。。。推一下。。。
捷克論壇分享快樂
回覆 使用道具
lcc61012001
男爵 | 2013-6-29 02:44:02

路過看看。。。推一下。。。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