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登入
JKF 捷克論壇 返回首頁

慧命化育之因地,元關頓開之機緘 https://www.jkforum.net/?526890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天為幕,地為床,歡迎來到我的褲襠.

日誌

都市妖奇談-巫咸之藥(不死藥) 作者:可蕊

熱度 1已有 130 次閱讀2018-3-6 15:17 |個人分類:小說

唉,錯別字太多,懶得校訂了,有空再處理,就將就著看唄.

巫咸之藥(不死藥)

“……那個法師看自己的咒文和黑狗血沒有效用,連忙一口氣焚燒了七道靈符,召來了疾厲雷,那真是天地變色、日月無光。閃電一道一道打在身邊,但是那只妖怪毫無懼色,縱身向前,和手持桃木劍的法師展開了肉搏,大戰數百回合之後,終於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然后呢?然后呢!火兒的單爪抓在沙發背上,張著翅膀,向前傾著身體,眼睛瞪得大大的,急著追問。

在火兒對面的沙發上,劉地正縮在三人坐位的長沙發的一角,盡量把身體往角落里擠著,大聲說:然后我就把那個法師當作午餐吃掉了……喂,你別靠過來,保持距離,我可一點都不想和你坐在一起。

什么嘛,火兒失望地擺擺翅膀,每次故事結局都是然后我就把那個強大的對手吃掉了,一聽就是在吹牛!

才活了不到三百年的小鳥懂什么!你一共見過幾種妖怪啊!

我見過的多了!我們住在深山里的時候,周圍有很多怪物,你這種住在城市里的家伙才沒有見過世面!對不對影!

周影正躺在客廳另一邊的那排落地窗下面,夏日午后的陽光灸熱地照在他身上,他瞇著眼睛,一邊享受著幾天的陰雨連綿后難得的陽光,一邊聽著劉地和火兒斗嘴。

現在在這個屋子里的三名生物沒有一個是人類。

必方火兒是一只靈獸,本來它這樣的靈獸只有神、魔、仙才可以驅使,但是因為某些緣故它卻一直跟著影魅周影,還是一只幼鳥的必方把撫養它長大的影魅當作父兄看待。

影魅原本是被人類視為異物的妖怪中最低等的一種,是從沼澤的濕氣和原始森林的陰氣中生出來的,沒有形體,沒有思維和意識的魑魅,但是這一只卻經過機緣巧合和自己的艱辛修煉,得到了形體、思想,得到了的地位。因為它的目的是最終修成正果,成為神、魔、仙當中的一種,所以幻化成人形,來到了都市中過一名人類的生活(做人是妖物們試圖修成正果的必修課),給自己取了一個周影的名字。

在數月前,一只窫窳在這個城市里吃人,結果因為它的行為過于不加掩飾,使人類社會廣泛注意,因此嚴重影響到了周影的生活,所以周影和另外一只妖怪聯手把它除掉。因為那件事件,周影結識了他唯一的朋友劉地——一只地狼。

地狼已經在這個城市居住了七百多年,完全適應了人類的生活。它既不想象周影那樣辛苦的修煉,也不想象窫窳那樣肆無忌憚的亂來,他的生存目的就是享樂,盡情享受人類文明帶來的娛樂,整天吃喝玩樂,和人類雌性交往,偶爾吃個人打打牙祭,是個和周影的認真、執著相反,有點吊爾郎當,什么事都不在乎的家伙。他幸福的生活在認識周影以后增添了一樣苦惱,就是那只名叫火兒的必方。必方原本是能降妖驅怪的靈獸,所以,即使火兒還只是個小孩子,地狼也沒法不畏懼它。

就象今天,劉地已經被火兒糾纏了一天,逼他講故事聽。劉地已經講得口干舌燥了,偏偏還不敢拒絕它。

再講一個,講個有意思的。必方催促著地狼。

反正你也不信。

再講一個能讓我信的。

“……周影,管管這只鳥!

周影連眼睛都沒睜——有光才有影,光越亮,影越濃,陽光正是影魅重要的力量和生命力來源,他懶得把時間用到為劉地和火兒調解糾紛上。

再講一個,快點!

劉地看了一眼事不關已的周影,再看這只最喜歡聽故事的必方,它看起來馬上就要撲到自己身上來了,嘆口氣說:為什么不去找周影講給你聽?你是他的責任才對吧!

影的事我全知道,我想聽沒聽過的故事!火兒對此充滿了自信。

也不一定吧?比如前些日子你跟小九尾狐去參加他們學校組織的旅行了不是嗎,當時發生的那件事你就不知道。

劉地!一直不開口的周影忽然叫起來,如果是那件事的話,不要再講下去了!

什么?你還在對那件事耿耿于懷啊!那又不是你的錯。

不是錯不錯的問題,只是……只差一步死的就是我。而且我竟然……總知我想再提這件事了。

一念一差,云泥之別,所以死的是他不是你啊!

“……總之,別再提了……”

什么啊?什么啊?火兒撲著翅膀在屋子里飛來飛去,你們到底說什么?為什么我聽不懂!快點告訴我,快說!它飛到劉地上方威脅說,不然我就落在你頭上!

喂,喂,是周影不讓我說,怎么怪我!你去找他呀!劉地用手擋著臉,遮蔽必方身上因為著急而發出的刺眼的光。

……”必方立刻飛到周影身上,啄著他的手。

不行!叫他講別的給你聽!

我就要聽這個!就要聽!火兒在周影身上亂蹦亂跳的。

我不想再提這件事!

那么,劉地……”

看到火兒的注意力又回到自己身上,劉地連忙說:是周影不讓我說,我可不會出賣朋友。

哼,你們聯合起來欺負我……”火兒開始生氣了,身上的火焰的一聲,從明紅色一下子變成了金黃色,反正我非聽不可!說著它突然飛到周影頭上,重重地一翅膀拍下去,猝不及防的周影立刻陷入了昏睡。

好,影睡著了,現在你講出來他也不會聽到了!

……”劉地咧著嘴,擔心地看看昏迷中的周影,再看看步步逼進中的火兒,它那雙炯炯的火眼正死死盯著自己……

劉地從昨晚認識的女性家里出來時天已經大亮了,點上一根煙,招手叫來一輛出租車,坐進去時突然想起來,自己已經大半個月沒有去找周影了。這一陣子他一直在人類女性中周旋往來,享受戀愛的樂趣,未免有些冷落了朋友。

今天早上就去找他聊天吧。劉地這么想著,對司機說:去桃源小區。

周影居住的地方,是一片舊式的居民區,清一色全是這個城市里如今已經很少見的六層居民樓,樓群密密麻麻地擠在一起,有些難以呼吸的樣子。這里住的大部分都是外地來的打工者,來自天南海北,人物五花八門,就連周影這樣的妖怪住進來也一點都不顯眼。其實劉地知道,這個桃源小區住的妖怪可不止周影和火兒兩只,在那些鴿子籠般的窗口后,他們知道的、不知道的妖怪總還有那么幾只存在,因為對于想混跡于人群的妖怪們來說,這個地方實在是很理想的居住地。

劉地雙手插在口袋里,哼著說不上調子的小曲,搖搖擺擺地爬樓:城市大了什么事都有啊,一只妖怪住在五樓(周影樓下住的是九尾狐林睿,也是一只妖怪)

兩只妖怪住在六樓還是一只英俊的妖怪在爬樓……

我們中午是吃個人還是去吃肯德基多半是得吃清水煮菜葉了吧?(周影以白水煮菜葉作為主食)

一邊唱著沒頭沒腦的歌,劉地終于來到了周影住的頂樓。周影喜歡陽光,選擇居住的地方也一定要是四周毫無遮擋的房子,而在這種建筑物動則幾十層上百層的大都會,六層樓又可以有如此充足的陽光的房子確實不多了,所以這里雖然是個龍蛇混雜的地方,周影還是很滿意地住了下來。

劉地知道周影在上午從來不出門,所以連門都沒有敲,穿過墻壁徑直進入了屋里(地狼是在大地中生活的妖怪,可以輕易穿過泥土、巖、水泥和部分金屬),出乎他意料的是屋子里竟然一個也沒有。

劉地抓抓頭:怎么會不在?

他隱約記起幾天前遇到在人類學校念小說的九尾狐林睿,他說要參加學校組織的旅行,而且他還要帶好朋友火兒一起去。喔!對啊!劉地一拍頭,必方一定跟林睿旅行去了。可是周影呢?難道他也跟去了?劉地四下打量屋子,他認為周影不是那種對旅行感興趣的妖怪,除非是擔心必方闖什么禍。可是有林睿在根本不會有什么問題,那家伙不只長著九條尾巴,連腦袋都象有九個那么多呢!

那么周影能去哪里呢?

劉地伸個懶腰,在被陽光曬得暖洋洋的沙發躺下來,打個呵欠,心想:就先睡一覺等他回來吧。這時,他的目光卻被平放在茶幾上的報紙吸引過去。

那是一張這個城市的日報。

劉地拿起來,在頭版的位置刊登著這樣一條新聞:我市發現大型古代遺跡。

新聞的大概內容就是說,位于市郊的村莊發現了一處古代建筑遺跡,經專家初步鑒定,已確認其屬于夏朝以前,遺跡現已出土的文物都是十分罕見的,專家懷疑是用來祭祀的神廟或祭壇,對于了解當時的文化、宗教等都有重要意義等等。

劉地的注意力沒有放在這些文字上,而是看著新聞旁邊附加的一張圖片上:黑白圖片拍攝的,是一座半埋在土里的石臺,石臺上半露著幾個古怪的文字,圖片的注解說明,這是一種初次發現的、尚無法破譯的文字。

劉地看著這些文字,不禁輕輕讀出聲來:巫咸之國。他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這種記憶中的文字了,一瞬間有些恍惚。

記得年幼的時候,父母常常拿著用這種文字寫成的書籍教他法術,也教他古代的傳說、詩歌。而如今,劉地的家族已經和這種文字一樣,掩沒在漫長的時間中了。劉地凝視著這張照片,腦海中對于巫咸之國的記憶自動的閃現出來:有靈山、巫咸、巫郎、巫姑、巫盼、巫彭、巫真、巫禮、巫抵、巫謝、巫羅(十巫)從此升降,百藥愛在。十位巫師上登天梯,采百藥而煉不死藥,下傳神意,按天帝的旨令統治百姓,他們住的地方,便以他們的首領名字命名,稱為巫咸之國

原來傳說中的巫咸之國是在這兒?劉地心想,不,據我所知,巫咸之國處于天界昆侖與人界之間,根本不在這個人間界中,這個遺址應該只是人類紀念十巫的地方吧?人類總是可以從歷史中找到我感興趣的東西呢,等他們把遺跡整理好,我也去看看吧。

劉地隨手翻著報紙,沒發覺其它感興趣的內容,心中想:周影不在家,會不會和這張報紙有關呢?

巫咸之國……巫咸之國……百藥愛在……食之不死……”劉地一下從沙發上跳起來,周影他……難道是想……”他抓抓頭,不會是自己想的那樣吧?周影總不會去找那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巫咸之藥了吧?劉地知道周影的生存目的就是修成正果,那么被他知道了有一種吃了就可以長生不死的仙藥存在,他會跑去找也很正常。只是那種東西有可能存在嗎?因為發現了一個遺址就去找,未免太虛無飄渺了點,不過劉地了解周影,影魅是個想法呈現一條線的家伙,他真會因為一條新聞就去也說不定。

劉地徑自用周影的杯子倒了水來喝,思忖著:要在這里等他回來呢?還是去那里看看幫不幫得上忙?他看看窗外,反正今天天氣不錯,就去效外散散心吧。

原本應該處于生長期的麥田被推土機什么的弄得一片狼籍,幾堆土后面,就是考古的現場——這一片麥田倒不是因為考古才弄成這樣的,恰恰相反,是人類要在這里興建工廠,把一片好好的田地弄成這樣,才發現了這片古跡。劉地看著兀自從土堆掩埋中探出綠葉的麥苗,聳聳肩。

考古的現場十分忙碌,數十個人緊張有序地工作著。使用了隱形術的劉地站在旁邊默默看了一陣子,他不喜歡人類肆意地改變環境的行為,但是尊重這些認真工作的人,沒有做出打擾他們的行為。

……”劉地四處張望,他沒有來過這里嗎?他再認真的看一遍這個地方:這是由許多半埋在土里的石墻組成的遺跡,只看這些基墻也可以想像當年的建筑群一定很宏偉,劉地把手放在石墻上,仿佛在側耳傾聽什么,過了一會,他點點頭:是嗎,在下面。

劉地現在站在距離地面大約兩米多的一條地下通道中,漆黑的通道有些潮濕,很多地方還在滴著水,滴水聲在通道中回蕩,頗有些恐懼電影的氣氛。

就好象隨時會有怪物跳出來一樣,劉地還是雙手插在口袋里,搖搖晃晃地走著,不過,我自己就是妖怪啊,那么我要不要跳出去嚇個什么人呢?劉地不禁對這里沒有什么人可以供他恐嚇有些失望。

黑暗、陰濕、狹窄的通道和地下泥土的腐敗氣味都對劉地沒有什么影響,應該說,這才是真正屬于他們地狼這個種族的環境,他們本來就是住在泥土中的種族,喜歡混居在人類當中,生活在陽光、藍天之下的劉地是他們當中千年不遇的怪胎。

一只妖怪,一只妖怪……”劉地繼續唱著他自編的妖怪歌,沿著傾斜向下的通道走向地下更深處,轉過了一個拐角之后,前面竟隱約出現了了火光。劉地皺起了眉頭——周影是影魅,他和劉地一樣不需要照明也可以看清事物,也就是說也就是說他不需要點火,那么在前面點火照明的是誰?難道周影沒有來這里?還是來這里的不止周影一個?

劉地收斂起一向吊而郎當的樣子,幾乎是無聲無息地向光亮處靠近。

這是一個相對地道來說比較寬敞的大廳,大廳里扔著一支尚未熄滅的火把,搖拽的火光把一切照的越發的含糊不清,而大廳四面的壁上全是刀、劍、斧、槍的痕跡,地上到處有掉落的泥土和白色紙片。劉地拾起腳邊最近的一張紙,紙剪作簡單的人形,上面用朱砂紅字寫著古怪的符文。

周影!周影!劉地把紙人丟到地上,向著墓室里喊,你沒事吧?周影!

空蕩蕩的墓道里只有他的回聲而已。

劉地跺跺腳,使用這種紙人作法的一定是人類的法師,周影是個思想單純的家伙,如果他面對的是狡猾多詐的人類是會吃虧的。劉地顧不得許多,四肢著地,化做他的原形——一只黑色的狗形妖怪,沿著墓道飛奔起來。

一路奔來,到處都是博斗的痕跡,劉地曾經親身和周影博斗過,也和他聯手對付過猰貐,十分熟悉周影的戰斗方式,他清楚地分辨出哪些戰斗的痕跡是周影留下的那些不是,單以這些痕跡來看周影雖然沒有處在下風,但是也決對沒討到便宜。劉地知道周影的天性和原形注定了他善守而拙攻,一直以來必方火兒都是他的護身符,有火兒在再加上周影自己的本事就可以對付大部分對手,可是現在火兒跟九尾狐去旅行了,周影是在孤身和對手奮戰的。

周影!周影!劉地聽到前方傳來兵器相擊的聲音,又叫了幾聲,想讓對手知道周影來了幫手而有所顧忌。果然他的聲音剛傳過去,前方就恢復了安靜。

劉地縱身躍入泥土之中,完全隱藏了自己形體的前進,憑著殘留在空氣中的氣味他已經可以肯定周影的對手是一個人類法師了,劉地有生以來的700年中曾多次和人類法師斗過法,深知這種人物的狡猾難纏,提起了十二分的小心。不過……”他邊跑邊舔舔嘴唇,這些家伙一般說來都是很好吃的呢!

透過泥土,劉地終于看見了周影,也看到了他的對手。

這是又是一座大廳,周影已經顯現了原形——一條黑色的人形影子,背靠著墻壁站著。在大廳中間,幾個紙人化作的盔明甲亮的武士手執大刀、長戟正在和火把搖曳不定之下形成的影子搏斗。周影的目光穿過戰場,緊緊盯著自己的對手。那個人在另一邊,也是緊貼著墻壁,由于事先聽到了劉地叫周影的聲音,所以他防范周影之余也警惕著周邊的通道。在忽明忽暗并且不停晃動的光線下看不清他的樣貌,但是可以感覺他是個挺年青的男子。

以他的年紀來說這樣的法術已經很不一般了,但是……太愚蠢了,竟然把自己的背貼在墻上……”劉地這樣想,現在的人類法師都沒有什么和妖怪斗法的經驗啊,想當年……”劉地象個老頭子一樣自言自語地咕噥著,一邊伸出了利爪。

劉地從墻壁中突然出現,這名人類法師的動作竟然異常敏捷,在千鈞一發之際就地一滾,躲過了劉地的致命一擊,只是被他的利爪抓破了衣襟而已。

又是一只妖怪。他從地上爬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揮手撒出數道靈符,立刻狹窄的地洞中又出現了幾名武士,向劉地逼近。

劉地縱身從這些武士頭頂躍了過去,無聲無息地落在周影身邊,問:你怎么樣?沒事吧?

周影搖搖頭。

你要來干種事也該事先和我商量一聲啊!我怎么說也比你多活了四百年,總是比你有經驗吧!劉地和周影背靠背對付敵人,口中埋怨著。

可是這段日子根本找不到你。

……”劉地想到自己這些日子一直在和女人鬼混,確實沒有和周影聯絡過。他抓住武士刺來的一戟,順勢一帶,把那名武士拉近自己,揮爪削掉了他的頭,武士立刻化作了紙人飄落在地。回過頭看看在認真戰斗的周影,低聲說:對不起。

周影手中執著他自己影子化成的長刀砍倒一名對手,接著手臂一伸,影刀化成了無數飛刀,向那名人類法師射去,一邊對劉地說:你是怎么找到這里來的?

我看見了你桌子上的報紙……”

不等他們把話說完,躲過了周影飛刀的人類法師又撒出了六七個紙武士。

這個人類是什么來頭,怎么這么糾纏不清啊?劉地一連撕碎了兩名對手,問周影。

不知道。他突然冒出來,就喊打喊殺的!周影語氣中有幾分氣憤,我根本不認識他。他可能以為什么理由都沒有就打斗在一起是件很不可思憶的事吧,或許還要花上很長的時間他才能夠學習著明白,非我族類,其心必殊有時候就是人類理由。

妖孽,受死吧!人類法師大喝一聲,擲出了幾個木偶。木偶落地變成比紙武士還要高大強壯的武士,而且這種人偶比紙做的要結實的多,劉地的利爪抓在上面,只是抓下了許多木屑,而周影的影子也只能吹出咚咚的聲音,形成不深的刀痕而已。

可惡的人類!劉地險些被一個木偶擊中,咒罵一句,說:周影,我們也該動真功夫了,免得被人類小瞧了。他縱身躍起來,瞬間消失在洞頂的泥土之中,與此同時,周影的身影也從有到無,不知消散到何處去了。

人類法師手執靈符,全神貫注地注意著周圍,他知道地狼和影魅不一定會從哪一道陰影中突然出現。他自幼隨祖父修道,幾十年下來隨手收拾的妖物也不在少數,但是今天遇見的這兩只影魅和地狼確實不是等閑之輩,他也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來。

疾!法師大喝一聲,一道靈符向腳下的泥土射出,隨著一聲嚎叫,地狼從土中翻滾出來,他的皮毛被附著在身上的靈符灸烤,發出滋滋的聲音,痛苦地在地上打著滾。法師又發出一道靈符,地狼被死死地盯在地上,連連長嚎、抽搐,卻不能再移動了。法師的戒備卻沒有因此而稍減,又開始搜索那只不知藏匿于何處的影魅。

一條黑影閃電般地撲出來,法師來不及發出靈符,便揮動桃木劍去刺,黑影敏捷地從劍下鉆過,利爪在法師手臂上一抓,頓時血流如注,劍也落在地上。

地狼!法師看清楚眼前的對手之后失聲叫出來,那么我剛才禁住的是……”

不等他說完,轉過身去看一眼,背后的地狼便跳了起來,舞動影刀刺下來,法師向前一沖,狼狽萬分地勉強躲開。

周影,快點走!劉地伸手拉住周影,一起沖過了這個地下大廳,法師剛剛從地上爬起來,便感到整個洞穴一陣搖晃,大塊的土石紛紛掉下來,把這個大廳的前后兩個出口都牢牢地塞堵住。

哈哈哈哈!劉地大笑起來,竟敢和我作對,你就在里面慢慢地把自己挖出來吧。

劉地和周影一前一后在地道中前進,地道越來越低矮、狹窄、陰濕,他們的速度卻絲毫不受影響。

你是想到這里找什么巫咸之藥吧?那種東西就算存在也不見得會在這里啊。劉地向周影潑涼水。

來找找看又不會有什么損失。

浪費時間還不是損失。對劉地來說,用在吃喝玩樂以外的任何時間都屬于被浪費了。

這次不浪費,周影回過頭來認真地說,我聽那名人類法師提到,他們家庭世世代代守護埋藏在這地下的靈藥已經幾千年了。恐怕十巫真的是有什么留在這里呢。

幾千年前東西,就自原本有現在也不一定還在,就算還在也不一定能用。劉地繼續潑涼水。

去找找年又不會有什么損失。

是啊,是啊,真服了你了……”劉地懶洋洋地說,反正十巫留下來的東西怎么也不可能是美人或美酒,想到這些我就一點也提不起興致來……”話雖這么說,他的腳步可一點也沒有放慢,一步不離地跟著周影。

這條地道越走越長,以劉地粗略的估計也走了超過十里,因為一路傾斜向下,他們已經身處至少地下幾十米的地方,如果是人類走進來的話,早就因為渾濁的空氣窒息而死了。

劉地幾步趕到周影前面,做了個手勢要他停下,吸吸鼻子說:空氣的氣味變了。

周影順著地道向前望去,依舊黑漆漆的望不到盡頭,他分辨不出和先前走過的地方有什么不一樣,但是劉地的感覺是十分敏銳的,周影略感緊張地等著他的結論。

法術的味道。劉地一邊聞一邊走,周影覺得他比任何時候都象一只狼狗的樣子。劉地向前走了大約二十步,口中念念有辭,伸手向前虛空一劃,一道法術做的屏障顯現出來,雷電在淡蘭色的屏障上流動著,來往穿梭,劉地向周影說:五雷符,踩上去的話連骨頭都燒焦了。

劉地和周影分頭尋找,把貼在四處的五張靈符撕了下來。雖然經過了數千年時光,朱砂的符咒還是鮮紅可辨,劉地手一揚,幾張符咒化做了飛灰五雷的屏障隨著咒符被毀也煙消云散了,露出了前面的道路。

既然設下五雷符來防御,這里面一定有什么東西。

劉地看了周影一眼,他可沒有周影那么多的信心。周影是那種決不瞻前顧后,一條直線往前走的人,劉地卻是凡事都往壞處想,總要先把最壞的可能都想遍了,才開始行動的人。既然開始就出現了五雷符,越往里面會越不得了吧。在他看來,就算巫咸之藥真的存在,為了它冒這種險也是不值得,但是他不是為了巫咸之藥,而是為了周影才來的,周影要繼續前進,他就舍命陪君子。

突破了五雷符設下的屏障后如同走進了另一個世界一樣,不但渾濁的空氣一掃而空,而且洞穴的高度、寬度也在增加,逐漸變成了一條兩人多高,數米寬,石板鋪地的地下長廊,劉地和周影一路走過,貼在墻上的咒符一路自動發出光亮,待他們走遠又自動熄滅,以次遞接,令人恍忽中仿佛走在現代科技建造的、有聲控照明設備的建筑中一樣。

走在這跨越了幾千年時間的光明中,劉地和周影的感受截然不同。和從虛無幻化而來的影魅不一樣,地狼是一種有悠久傳統,完整的家庭體系的妖怪,劉地自幼生活在這種依照古禮生活、起居的家庭中,接受的也全是來自遠古時代的教育,雖然現在的他已經掙斷了和自己種族一切關連,但是走進這樣的時光倒流般的場所,所有的記憶往事都自動地閃現出來。對劉地來說那決不是令人愉快的事。

陳谷子爛芝麻的事,怎么又想起來了呢?劉地吁口氣很久了……”

周筥……也曾經生活在那樣的時代吧?周影自言自語地說。他對那些遙遠的人類王朝,遙遠的文化的知識全是來自周筥,所以看著這些符咒,看著石板上的雕刻的應龍、大風時,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那們人類老者,周筥他的時代,人們修建的也是這種含蓄大方,寧可深藏于地下,也不是高聳入云,刺破蒼天的摩天大樓吧?

不知不覺中,劉地和周影都越走越慢。

妖孽!受死!

劉地打個寒顫,從回憶中清醒過來,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那名人類法師已經從后面趕了上來,一邊揮舞著桃木劍,一邊口中念念有辭,但是他的注意力卻不在劉地和周影身上,賣力地向虛空中攻擊著。劉地回頭一看,身疾眼快地一把拉住周影,自己不由嚇出了一身冷汗。在前面,就距離劉地和周影幾步遠的地方是一個無底的深淵,在其中烈焰翻騰,火舌一直舔到劉地的腳邊來。這不是自然形成的景物,而是出自高強的法術,即使是妖怪們落入其中,恐怕也會和觸及炎火之山的火焰一樣,立刻就化為飛灰。劉地和周影方才就象被什么牽引著一樣,一邊沉于回憶之中,一邊向這里走下去。

等周影也清醒過來,看看前面的路,臉色變得比劉地還要蒼白。

人類法師顯然也和他們一樣:完全沉浸在幻境當中,一邊舞劍和什么東西搏斗,一邊越過他們身邊,繼續向前。

如果不是他發出聲音,我們已經掉下去了。劉地說著伸出手,在法師一只腳已經邁到下面時抓住了他,拖他回來,抬手甩了他幾個耳光把他打醒過來。

法師一清醒過來,看到劉地和周影站在自己前面立刻抽出靈符,拉開架子。

劉地向他身后努努嘴,示意他看過去。我可是不計前嫌救了你的命,再恩將仇報的糾纏的話可別怪我不客氣。

法師看到身后的深淵,一時也嚇得說不出話來,但是定定心神之后還是毅然說:誰要你們妖怪來救,我寧可死也領你的情。

劉地聳聳肩,沿著深淵邊沿開始尋找通往對面的路,不再搭理他,周影跟在他后面,對在那里咬牙切齒地法師扔下一句:實在不能接受劉地幫你,就自己跳下去好了,當做他沒有幫過。

我以為自己就夠惡劣的了,想不到佻這家伙比我還歹毒。劉地拍著周影的肩稱贊他。

我只是告訴他一個解決事情的辦法。

法師看著兩只妖怪笑著走遠,不由地握緊了雙手,眼里都快冒出火來了。

一邊是烈焰翻滾的深淵,一邊是大聲咆哮的法師和他操縱的人偶,劉地嘻皮笑臉地對周影說:哎呀呀,早知道就不救他了。

小心!周影提醒他注意木偶劈來的一刀。

劉地輕松地跳在一邊,飛腳把那個木偶踢倒,說:干脆照你說的,再把他扔下去就好了!

一個偶人被周影劈倒,跌入了深淵里,就象落入水中的石子一樣,在火海中濺起了小小的浪花,幾片火焰卷住它,瞬間就消失了,連灰燼都沒有留下。劉地對法師招著手說:來,來,看到了嗎?一下子就消失了,連痛都不覺得,不要再磨蹭了,你也快點下去吧!

地狼,該下去的是你!法師恨之入骨地瞪著劉地,一連向他扔出了數張符咒,劉地哈哈笑著避開。

小心!周影大喊一聲,隨著他的喊聲,深淵的火焰猛地沖出數道火光,象掀起了翻天巨浪一樣,火柱消散,留在深淵烈火上方的,是數只巨大的火鳥。這些鳳身、獨爪、青眼的靈獸拍動著翅膀,盯著前面的兩只妖怪,一個人類。

必方!人類法師和劉地一起脫口而出。

不,周影糾正說:那只是必方留下的影子。

他們忘卻了搏斗,一起仰視著這強大的靈獸數千年前留下的影子。必方炫麗的羽毛變幻著色彩,羽翼卷動熱浪,仿佛是活生生地活在眼前一樣,周影朝夕和火兒相處,可是他也是第一次意識到,三百歲的火兒還是小孩子,但是再過七百年,它也會成為眼前這樣強大、奪目的靈獸。

…………”眼前的四只必方的影子一起縱身長鳴,揮動翅膀,灸熱的烈焰撲頭蓋臉的襲卷下來……

在長長的通道當中,已經遠離那處深淵了,必方的叫聲仍然在耳邊傳遞著,在地下的通道中反復回蕩,令人心悸。法師跪在地上,急忙拍打著衣服上的火焰,他的頭發、眉毛都被燒焦了不少,半邊臉薰得漆黑,十分狼狽。劉地從他身后的墻壁中鉆出來,已經化作了原形,身上也有不少皮毛被燒焦,坐在后爪上舔著受傷的地方,比法師的樣子好不了多少。周影則從墻壁的邊影里出現,他的樣子比起別外兩個總算好一些,外表看不出什么傷痕,但也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他們全都沒有料到,必方幾千年前留在這里的影子還能使用法術傷敵——連時間久遠的身影還能使用這么大的法術,真正的必方究竟強大到什么地步?他們簡直無法想像。

太可怕了。劉地喘著氣說,周影,你還是放棄吧。

不!周影難得地絕決。

先從地上一躍而起,又向立腳點必方鳴叫聲傳來的方向走過去的,卻是那名法師。周影緊接著也跟了上去。兩個笨蛋。劉地踢踢腳下的石子,還是跟上了周影。

走到可以感受到火光的地方他們就不約而同地停下了步子。

劉地靠著墻壁,用一條腿站著悠然地問:你們要怎么過去?一副事不關已的樣子。

周影化作一條影子,貼著洞頂想飄過去,但是必方的四個影子中的一個斷然地攻擊了他,使他狼狽地沖了回來,人類法師則畫了幾個召喚祝融的符咒,大概他希望火神的力量可以讓必方迷惑,但是必方對火神的符咒一樣毫不留情,要不是他滾動地及時,這一次他就逃不掉了。

你們看,我說過了吧?

劉地的聲音使影魅和人類法師在一瞬間產生了同仇敵愷的感覺——他們都在想沖過去揍這只隔巖觀火的地狼一頓。

我以為你已經夠了解影子了——它們只是一些影子而已,不是嗎?劉地還在說著,絲毫不在乎別人的感覺。

那是必方的影子。

我也以為你夠了解必方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辦法了?

劉地一豎大拇指,你了解我倒是真的了。

周影和法師的目光一起集中到他身上。

但是,在過去之前……”劉地看著法師,你是誰?來這里的目的是什么?

法師驕傲地說:我家世代修道,守護此地,降妖除魔,我來這里就是為了保護靈藥不受你們這些妖怪沾染!

事到如今何必說謊,劉地抱著手臂站著,沒有我們的幫助你也一樣過不去,大家把話說明白,然后相互合作才是正確選擇。

法師有一絲被看穿的狼狽,挺起胸膛大聲說:我齊智遠自幼發誓要斬盡天下群妖,借助先輩靈藥來提升自己的法力有什么不可!反正決不能讓靈藥落入無恥的妖怪手中!

周影是為了私利奪取不屬于自己的東西,你是為了私利違背祖訓,也不知道誰更無恥一些。

別把我和妖怪相提并論!

是,是,同樣的事人類干就總有理由,妖怪干就是無恥、該死,我知道了還不行……”劉地嬉皮笑臉地說,那你要不要和我們合作?

法師沒有吭聲。他知道自己無力憑一己之力過去,但是也不愿意親口說出和妖怪合作的話來。

好,就這么定了,大家合作到過了這道深淵之止——過去之后依舊是要拼個你死我活的敵人。劉地擊了一下手掌,說,我來告訴你們怎么過得去……”

深淵里的火焰熊熊地燃燒,不知疲倦地翻騰著,必方的四個影子還傲立在火焰上方,展現著它們的強大身姿。當一條黑影從通道內竄出來時,它們當中的一只立刻發動了攻擊,然而擊中之后的目標不象象以往一樣化成了飛灰,而是爆烈開來,撒出了大量的水——劉地從地下的水脈里取了水,利用齊智遠的偶人帶了過去——大量的水和烈火接觸,頓時煙霧騰騰,整個洞穴里充滿了灸人的水霧,放眼全是一片白茫茫地景象,就連必方的視線也無法看透這一切。在水霧當中,黑影接二連三地跳動著,必方的影子們急切地反擊,結果這些都是帶著水的木偶,它們攻擊的結果就是使洞窟里的水氣越來越大,視線越來越不清楚。

如果是真正的必方,它們一定會做出更適當的反應,但是這些殘留的影子卻無法作出明確的判斷,當水霧遮住它們的視線時,它們一起鼓動翅膀,拍打出巨大的熱風烈焰向水霧吹去,企圖把霧吹散。

四只必方的力量在洞窟中激蕩出了天崩地裂般的聲勢,不僅水霧瞬間消散于無形,連在下面深淵中燃燒了數千年的火焰也經受不住這樣的力量,在必方的影子們一輪攻擊之下,被烈風卷起,片刻充滿了整個洞窟,然后也熄滅了。

………………”必方影子齊聲高叫,隨著火焰的消失也消失了蹤影——它們本來只是必方借由深淵里的火焰留下來的影子,火焰和必方的靈力相互依存才能經過幾千年的時間留到今天。必方的影子為了驅除水霧撲熄了火焰,影子就失去了憑借,也跟著火焰消失了。在被瞬間的火焰燒得到處一片焦黑的通道中,那些發光的符咒都被燒掉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必方最后的叫聲久久地回蕩著……

周影化作一團黑影,把劉地和齊智遠保護在自己身后。影魅可以吸收光和熱,雖然不能對抗必方的力量,但是在火浪襲來時保護同伴還綽綽有余。劉地從他背后伸出頭來吐吐舌頭,好厲害啊。

當作燈使用的符咒消失后的黑暗對劉地和周影沒有什么影響,他們拍拍身上的灰塵就往前走去。齊智遠卻只能燃起自己的,只能照亮丈余的符咒,他看著眼前深不見底的深淵,再看向不知有遠的對岸,不由皺起了眉頭——如果他的偶人還有的話就可以背他過去,但是剛才他已經全部用完了。

劉地和周影輕輕松松地飛到了對面,劉地一面還回過頭來對他擠擠眼。

剛才為了對付必方使用偶人時,就是劉地不停地在旁邊催促:再來一個,不夠啊,再拿一個來!如此這般,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就把所有的偶人都用掉了,現在看來,這也是這只地狼早就計劃好了的吧!

劉地和周影到了對岸,釋釋然地越走越遠,仿佛認定了齊智遠已經不可能追上去一樣,一邊還在大聲地說笑著。

齊智遠咬咬牙,縱身向對岸躍去,以他本身的功夫躍出數丈不成問題,但是黑暗的洞窟使他的判斷產生了偏差,眼看離對岸只差數寸,但是他的氣力已經用盡了,身體開始向下墜落,他舉劍向壁上刺去,想止住下降的勢頭,但是桃木做成的劍怎么可能插的進堅硬石壁,就要身不由己地落下無底深淵的時候,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

劉地一邊故意慢騰騰地拉他上來,一邊說:約好的是合作到過了這道深淵為止,現在你還沒有過來。他把齊智遠提上來,放在地上,裝模作樣地幫他拍拍身上的灰塵,俯身在他的耳邊說:從現在開始,合作關系解除,你如果再妨礙我們的話,我就……”他在自己的脖子上用兩個手指一劃,作了個割脖子的動作。

齊智遠看著劉地的背影,不由地握緊了拳頭,咬緊了牙……

過了深淵,又走過了一條長長的走廊,前面出現了兩扇緊閉的石門。門上分別雕刻著必方和應龍,石刻的靈獸用寶石鑲嵌的眼睛陰冷地看著面前的兩只妖怪。

你先留在這里,我進去看看。劉地說著,化出原形,用一條大狗的樣子鉆進了石門。

周影站在門外,心里極度緊張,連齊智遠追了上來都沒有發覺。

修成正果,這個原本只是一件名詞的事第一次如此真實地展現在他面前,有這種層層防范的地方,里面一定是有什么珍貴的東西,如果真的是巫咸之藥的話……如果是真的……

劉地進入石門之后,發覺巨大的石門掩住的,竟然是一間僅容轉向的小小房間,房間從上到下,地板、墻壁全都刻滿了用意不明的符咒,房間正中擺放著一個石架,石架分成二百多個小小的格子,里面即使是用來放東西的,也盛不了什么很大的東西,小小的、只有手指長、數寸寬的東西,比如說,盛藥的藥瓶……”劉地喃喃說。但是格子里面全是空的,劉地圍著它轉了一圈,才在側面最下角的一格里找到了一只陶瓶。

只有這一個了嗎?

小小的陶瓶,長約數寸,做工精致,刻滿龍飛鳳舞的圖案,瓶口封著朱紅色的封泥,封泥上金字的咒語閃閃有光。劉地用大爪子把它搖了一下,里面確實有什么東西在里面晃動。

幾道閃光沖著劉地射來,劉地把陶瓶叼在嘴里,連跳帶滾地躲開,但是閃光還是連續不斷地打下來,他想要潛到地下,卻發現被符咒的力量所困,他無法在這里間屋子里施展法術。

劉地!劉地!聽到聲音不對,周影撲上去敲打石門,但是一股力量把他彈了出去。周影爬起來,化作影子想從門縫里鉆過去,但是一樣被彈了出去。周影不死心地一次一次撲上去,但是結果全都一樣。劉地!你怎么了!快點出來!門里面的爆炸聲更加頻繁,周影更加著急,扯著嗓子叫起來,劉地!

你叫那么大聲干什么,我又不聾!

石門豁地打開,劉地以人形出現,口中咬著陶瓶,雙手推開了石門,他身后的閃光還在打下來,有幾道閃光越過他的肩頭打出來,周影慌忙跳起來避開。劉地走出房間,里面才募地恢復了平靜。

劉地身上到處是一道道的傷疤,但是他的背上用自己的血畫了一個大符咒——那是他看到雖然電光亂閃,但是石架絲毫無損,所以模仿石架上的符咒畫下來的,想不到真的有用。他一下子倒在地上,把陶瓶扔給周影,吐出一口氣。

周影接住陶瓶,打量著,喃喃地說:這就是巫咸之藥……”

劉地揮揮手:吃吧,吃吧!吃了你就長生不死了。

你的傷……”

劉地哈哈一笑:這算什么。

可是這是你拿到的。

我才不希罕這東西呢!你不是想修成正果嗎?又擔心火兒有一天會成為別人的靈獸嗎?這下子就沒有問題了!

嗯!周影欣喜地點點頭。

躲開!周影抓住劉地向旁邊一跳,齊智遠的一道靈符在地上炸了一個大炕。

把靈藥交出來!

不。

一道巨大的網從洞頂罩下來,劉地和周影猝不及防,一起被罩在里面。網上掛滿了鈴子,貼滿了靈符,罩住他們之后一明一暗地發著光,細細碎碎地響著。齊智遠冷笑:齊家世代相傳的捕妖網,看你們怎么逃身!說著手一抖,劉地被他連人帶網拽了過去,周影卻象一抹輕煙一樣,從網孔里飄了出去——他是影子,怎么可能被網網住。

站住!不然我殺了這只地狼!

周影手中握著那只陶瓶,停住了腳步,卻沒有回頭。

劉地身上被貼上了兩張靈符,無法動彈,齊智遠在他腿上一踢,令他跪倒一條腿,一只手扯著他的頭發,使他仰著頭,齊智遠把桃木劍指在劉地喉嚨上說:把東西放下。

周影握緊了手指。

齊智遠手腕用力,劍刃刺進了劉地的皮肉,雖然他有意避開了氣管、動脈,但是木劍的鈍刃沖進數寸,還是傷害不輕,劍一拔出來血立刻跟著噴出來。劉地卻沒有象他預想的那樣掙扎呼痛,而是掛著一抹冷淡的笑容掃了他一眼。比起和自己爭奪巫咸之藥的影魅,這只地狼的態度更讓齊智遠感到氣憤,他迎著劉地的目光,倒轉劍柄向他頭上砸下去。血順著劉地的額頭流下來,劉地甩甩頭,血花四濺,他卻索性咯咯地笑起來。

把巫咸之藥放下,不然……”齊智遠向周影繼續發出威脅時才發現,影魅已經消失不見了。

可惡!齊智遠咆哮一聲,連續向周圍扔出咒符,可是毫無反應,無嶷,周影已經不在他的視線范圍之內了。

他在哪兒?齊智遠踩著劉地問。

我怎么知道。劉地自嘲地一笑。他的臉上就自始至終沒有失去笑容,即使發現周影獨自帶著靈藥逃走了之后也一樣,還是那副吊爾郎當的、滿不在乎的樣子。

你們不是朋友嗎?就這么丟棄朋友獨自逃離,這就是你們妖怪的友情!你們這些冷血無情的東西!用劉地來交換是他得回巫咸之藥的唯一機會,現在周影不顧劉地而去,他實在無法掩飾心中的失望,一腳一腳踢在劉地身上,咒罵著,妖怪就是妖怪!該死的東西!無恥的東西!

閣下又高明到哪里去?別忘了我救過你兩次,你現在又在做什么。劉地冷嘲熱諷說難不成你一心想比妖怪還象妖怪。

閉嘴!齊智遠尖叫起來,他把曾經受到這中地狼的救助視為奇恥大辱,劉地卻偏偏要一再地提起,他用劍柄連敲數下,你給我叫!大聲叫那只影魅回來救你!

呵呵……”劉地又笑起來,如果是你帶著巫咸之藥,你的伙伴向你求救,你會回來犧牲靈藥救他嗎?

我不信你真的不怕死!齊智遠手起劍落,劉地的一條手臂被砍落在地。

劉地悶哼一聲,幾乎痛昏過去,失去一條手臂在平時對他來說可能算不了什么,使用適當的法術加上自身的再生能力,用不了一個月就可以再生長出來,但是被符咒制住的現在,身上又到處是桃木劍留下的傷口,劉地連自己止血都做不到。他盡量端正身體,不讓自己歪倒,側著臉,依舊掛著笑容說:不錯,我不怕死。

齊智遠拽他起來,一邊推著他向前走一邊說:我不會讓你這么輕易死掉的,我就不信找不到那只影魅!

劉地雖然盡力讓自己穩住步子,但是隨著失血越來越多,他的腳步也踉蹌起來,當他終于摔倒在地時,齊智遠得意地笑起來,用劍捅著還想掙扎起來的劉地:怎么樣,妖孽,被朋友背叛之后死在這里,很不甘心是吧!你再笑啊,看你還笑不笑得出來!

劉地垂著頭,用單手撐著身體,不讓自己整個趴在地上,慢慢地說:我已經活了七百多年,經歷了數個人類朝代,我的親人、朋友早就死得干干凈凈,我曾經吃過上千的人類和妖怪,也曾經親口咬死了幾十個族人和兩個親哥哥,吃喝玩樂我什么都享受過,背叛、忠誠、愛恨情仇我什么都經歷過,如果你也可以活這么久,看這么多,你就會明白,世界上沒什么事是年示開的,背叛了、出賣了、死了,算不了什么……”他斜過頭看著齊智遠,神色凝重,但是嘴角竟然還是掛著一絲笑容,你可以是我這輩子見到的最后一個個人,我給你一個忠告。想做一個好法師,先試著學會體會一下妖怪的心里在想什么吧,就象妖怪想修成正果必須先作人一樣,法師不明白妖怪的想法怎么成為天師……我見識過許多法師,吃了其中一些,也和一些成了朋友,我知道你的法術高強,天姿聰明,可是你現在這樣成不了最優秀的法師……成不了。

誰要聽一只妖怪的教訓!齊智遠的內心深處明白劉地的話很正確,他的話和祖父說過的很象,這使他更受不了——這只地狼竟然比他更知道怎么做一個好法師。

本來是想給你一些幫助的,劉地還是那副懶洋洋地神情,一輩子做了這一件好事你還不領情,我可真傷心啊。

我總有一天會成為一名天師,斬盡群妖的,這就不用你操心了!反正今天你也要成為被我除掉的妖怪之一了!說不得著舉劍向劉地頭頂刺下來。

劉地淡淡地看著劍尖,連眼睛都沒有眨。

住手!

齊智遠立刻停住了手,極力掩飾著自己的興奮抬頭看。

周影站在十幾步外,手里舉著陶瓶:我把靈藥給你,放開劉地。他現在很為自己丟下劉地逃走的行為羞恥,看到劉地的斷臂和頭上臉上的鮮血,越發的自責,歉意地看向劉地。劉地臉上第一次收斂了笑容,深沉地看著他。

放開他,我把東西給你。周影催促,他急于查看劉地的傷勢,也急于結束這一切。

給他半顆靈藥就可以了。劉地的聲音又恢復了那種譏諷的口氣,我都被他打得半死了,全給他我們太吃虧了。

周影沒想到他這種時候還能笑得出來,不由眼圈一紅。

周影把陶瓶放在地上,緩步向劉地走過去,齊智遠看清楚陶瓶上的符咒封口并沒有被破壞,才放開劉地向那邊走,臨走之前還踢了劉地一腳。

周影把劉地扶起來,手忙腳亂地為他止血。劉地任憑他在自己身上忙活著,閉上眼,仰面向上,長長出了口氣。

對不起,劉地,都是我不好……”周影結結巴巴地說著,我只是想,只要我吃了那個靈藥,法力提升后就可以回來救你了,我不是想丟下你不管……”

沒什么……”

我拿著靈藥看了很久,卻害怕萬一這種靈藥吃了無效怎么辦,就算有效,萬一不能立刻生效怎么辦。我越想越害怕,覺得還是直接它把你換回來比較保險……可是我沒想到他竟然對你下這樣的毒后。

反正我也沒死,你回來了就好,其他都無所謂。劉地半坐起來,反正我常常在鬼門關上打轉,哪天一不小心跨進去了,自己也認了。

周影情緒很激動,淚水一直在眼眶里要轉。劉地扶著他的肩站起來,輕描淡寫地說:今天先回去吧,哪天我再來和他算帳。話說著淡淡的,目中卻露出冷酷來。

站住!齊智遠大喊一聲。

他已經除去了陶瓶上的符咒,打開了封口,把一枚拇指肚大小,黑色的丸藥擎在手里,冷笑著說:你們別想逃走!等我服下靈藥,看我怎么用你們祭劍,怎么斬盡天下群妖。

劉地聳聳肩,雖然有氣無力地,還是忍不住要譏諷他幾句,你家世代守護的東西你就吃了吧,別扯到我們身上,關我們什么事?周影扶著他轉過身,緩緩向外走去。

我叫你們站住!齊智遠在劉地冷言冷語下實在難以保持冷靜,一把把靈藥塞進口中,吞下去,今天這里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周影擋到劉地面前,手一伸,他自己的影子化作一把單刀落在手中。不管這靈藥的效力如何,他都要保護劉地不再受傷。

齊智遠氣勢洶洶地逼進過來,雖然吞下去的靈藥什么反應也沒有,但是他仍然要把這只地狼埋藏在這地底。

周影感到劉地抓在自己肩上的手越來越用力,最后劉地拉住周影,自己走到前面去:讓你來殺他我可不甘心,這個人類要我自己來吃。

劉地!

我四肢都被折斷時還能咬死對手,斷一條胳膊算什么!劉地大吼一聲,伸展剩下的手臂,五只利爪從手指皮膚中彈出來。

齊智遠對和自己搶奪靈藥的影魅原本也沒有十分的憎恨,他一心想置于死地是這只地狼,劉地自己走出來正合他意。他感到一股火熱的感覺從丹田中升起,明白靈藥正在發揮作用,得意地拉開架勢,暗想:就用你來試試這巫咸之藥的效用。

劉地微微閉一下眼,眼睛中猛暴出寒光。

齊智遠突然狂叫一聲,跪倒在地,青藍色的火焰從他的口鼻眼嘴中冒出來,接著火焰沖破了他的皮膚,在他全身燃燒,他手舞足蹈地掙扎著,卻沒有任何辦法抵御這來自體內的火焰。劉地看著他的掙扎,略一吃驚,接著嘴角露出充滿諷刺的恍然的笑容。

周影一把拉住劉地,把他拖后幾步,不讓他離齊智遠太近。其實這時火焰已經熄滅了,因為已經沒有了可以供它燃燒的東西”——齊智遠化作了幾點黑色的焦末,堆在地上,一陣洞穴中的陰風吹來,就連這點痕跡也不見了……

周影和劉地對視一眼,畢竟是數千年前的東西,它的效力發生了變化也是有可能的,周影不知道自己是該慶幸還是感嘆,只差一線,服下這枚致命靈藥的就是他了。

巫咸之國的十巫的工作不只是采百藥而煉不死藥,而且還要下傳神意,管理國家……他們不是一個治病救人的醫生團體,而是一個國家啊!對于政治來說,毒殺也是很常見的事吧……”劉地緩緩地說,這顆靈藥原本就是做這種用途的也說不定。

數千年前,人、神、妖共居的國家發生的事已經無從追趕溯了,這顆靈藥究竟是因為時間而產生了變異,還是一開始就是用于毒殺的用途,這其中的答案也許劉地和周影永遠也無法得知。

劉地,我……”周影覺得自己必須向劉地說些什么,可是開口之后又不知怎么說出來。

劉地搖搖頭:你毋須自責,別為沒有發生的事難受。

你還不如打我一頓,咬我一口,你這樣不介意我更難受。

咬你?沒血沒肉的咬來干什么?劉地白他一眼,我是真的不介意。他見周影低著頭,沮喪的樣子,接著說:以前也為出賣啊、背叛啊這類的事生氣、傷心來著,后來見得多了,經得多了,早就習以為常了,不可能再大驚小怪了。不過,你能回來我很高興,真的。

周影的心里卻覺得黯然:劉地并不是不生氣,而是根本不在乎周影做出這樣的事,是不是也就證明了劉地對周影本身并不在乎,他并沒有把周影當作真正的朋友來看待。不過這是咎由自取,自己不是果然在關鍵的時刻背叛了他嗎?劉地是周影的第一個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現在看來就要因為這次愚蠢的行為失去了。

如果當時你不回來,我真的無所謂,我早就不在乎什么東西了,可是……你卻回來了……”劉地把手卡在周影脖子上,一字一字地說,所以,如果再有同樣的事發生而你卻丟下我獨自逃走的話,就算追到天涯海角、碧落黃泉,我也要吃了你。因為我可以不在乎一切,卻還沒有學會不在乎朋友的背叛!說完身體一晃,跌倒下去……

我再也不會背叛任何人了……”周影不知什么時候醒了,聽著劉地對火兒把故事講完,那種滋味并不好受。

不是告訴過你嘛,別為沒發生的事自責,還有,不愉快的事三天之內一定要忘掉它!

有些事想忘也忘不了……而且,記著比忘了好。周影始終無法釋懷。

……”劉地搖搖頭,趴在沙發上,打個吹欠,受不了你這死腦筋!過去和將來都不會發生的事,你記他干什么?

將來不會發生!絕對不會!周影大聲說。

那不就完了嗎……”劉地懶洋洋地拖長語調,手一點,桌子上的杯子自己倒上水跳到他手里。講了這么半天,他可實在口渴的不得了了。

火兒還在回味剛才的故事,好半天才回過神來,評論說:這個故事還不錯,有影參預的故事果然比你自己的好聽。

…………”劉地抱著一個大靠墊,把臉埋在里面,嗡聲嗡氣地說。

來,再講一個一樣好聽的。

它這句話令原本快睡著的劉地一下子跳了起來:還講!

火兒也在杯子里喝幾口水,抖抖翅膀,換個姿勢,做好繼續聽故事的準備。

……”劉地慘叫一聲,周影,救命啊……”

周影摸摸自己還在隱隱作痛的頭,抓起外衣說:我要去工作了,時間到了。

火兒對他擺擺翅膀:你今天自己去吧,我不陪你了。

周影,是誰說再也不背叛朋友的!劉地跳過沙發向周影撲去。

周影象沒聽見一樣落荒而逃,門的一聲在劉地面前關上,火兒守在門口,伸長了脖子看著他,來,再講一個故事吧!

周影……”

下午放學回來的九尾狐林睿不解地抬起頭,劉地的慘叫正在樓梯里回蕩著……

~~~~~~~~~I am 分隔線~~~~~~~~~~~

巫咸:傳說中遠古時人。堯臣。以其術為堯醫。相傳能用祝咒法延人之福,愈人之病。沒而為神。一作巫戊。商代吳地人。商王太戊之臣。傳說巫咸發明鼓。始創以筮占卜。與伊尹協力整飭政事,治國有績,商一度中興。屈原《離騷》「巫咸將夕降兮,懷椒糈而要之。」東漢·王逸注:「巫咸,古神巫也。當殷中宗之世降下也。」《莊子·應帝王》:「鄭有神巫曰季咸,知人之死生存亡,禍福壽天,期以歲月旬日,若神。」




路過

驚人
1

握手
3

鮮花

迷惑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4 個評論)

回覆 靜敲敲 2018-3-11 22:44
回覆 一支大屌 2018-3-11 23:03
靜敲敲:
回覆 靜敲敲 2018-3-11 23:05
回覆 一支大屌 2018-3-11 23:24
靜敲敲:


回覆 靜敲敲 2018-3-11 23:29


回覆 一支大屌 2018-3-11 23:36
靜敲敲:

忙完啦?
回覆 靜敲敲 2018-3-11 23:39
嘿呀

剛洗完三溫暖
回覆 一支大屌 2018-3-11 23:56
靜敲敲: 嘿呀

剛洗完三溫暖
這麼好,還有三溫暖可以洗。我都只有熱水跟冷水
回覆 靜敲敲 2018-3-11 23:58
尼也可以洗三次阿
一次熱水、一次冷水、再一次熱水+冷水
回覆 一支大屌 2018-3-12 00:03
靜敲敲: 尼也可以洗三次阿
一次熱水、一次冷水、再一次熱水+冷水
好像給豬褪毛……

原來敲敲是洗三次,不是洗三溫暖!
回覆 靜敲敲 2018-3-12 00:08
我是心情洗三溫暖
尼是準備褪毛
回覆 一支大屌 2018-3-12 00:17
靜敲敲: 我是心情洗三溫暖
尼是準備褪毛
……

花生捨魔術?心情自己企洗三溫暖不帶敲敲企?
回覆 靜敲敲 2018-3-14 14:33
一支大屌: ……

花生捨魔術?心情自己企洗三溫暖不帶敲敲企?
被客人裝肖維啦....我習慣惹
回覆 一支大屌 2018-3-14 15:40
靜敲敲: 被客人裝肖維啦....我習慣惹
好大膽!敢跟敲敲裝肖維!
用尼的大肚量把他吞光光!!連一根骨頭渣子都不要留給他!
回覆 靜敲敲 2018-3-15 12:14
一支大屌: 好大膽!敢跟敲敲裝肖維!
用尼的大肚量把他吞光光!!連一根骨頭渣子都不要留給他!
[img]https://www.mymypic.net/data/attachment/album/201803/14 ...
才不要哩。。。又不好吃@@

半夜打電話叫他起床尿尿
回覆 一支大屌 2018-3-16 09:43
靜敲敲: 才不要哩。。。又不好吃@@

半夜打電話叫他起床尿尿
順便叫他灌溉一下花草.
回覆 靜敲敲 2018-3-17 22:40
花草已鹹死

XDD


話說尼寫惹這麼多篇都自己慢慢打字的阿?
回覆 一支大屌 2018-3-18 00:06
靜敲敲: 花草已鹹死

XDD


話說尼寫惹這麼多篇都自己慢慢打字的阿?
當然不是囉,我只是複製貼上而已。不過發表前會先排版和校對錯別字。
回覆 靜敲敲 2018-3-18 00:07
哈...蠻有趣的
我可能會直接切掉後段拿去種

哪有那個美國時間等鉛筆寫完阿...
回覆 一支大屌 2018-3-18 00:09
靜敲敲: 哈...蠻有趣的
我可能會直接切掉後段拿去種

哪有那個美國時間等鉛筆寫完阿...
哈哈哈哈,真是性急呀!
我可能會寫完之後就忘了,然後就把鉛筆頭給丟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評論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