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11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maya077
王子 | 2023-11-6 04:22:22

妻子那嫵媚而又帶著恐慌的面容,嬌美的胴體,提拔的乳房、胴體上道道的紅痕……刺激的感官,加速了我膨脹的慾望。
在怒火和慾望的催動下,我再一次控制不了自己,發狂般的對妻子蹂躪了起來……
我一把抓住妻子的秀髮,惡狠狠地吼著:「賤貨,不記得怎麼做了嗎!連招唿都不打一個?」說完一把推開了妻子。
妻子有些羞恥,但還是柔順的扭轉了身軀,將肥碩的雪白對著我高高的挺起,上身伏地,伏的很低,雙手從兩側緩緩的伸向臀部,慢慢的拉開了兩片肥厚的大陰唇,腥紅令人迷醉的性器一點點的暴露在我的眼前,直到徹底,那種淫靡的氣氛令我血脈奮張。「真是太誘人了!」慾望高漲的我恨不得立刻衝上去發泄一番。 隨著陰部淫蕩的展現,妻子緊貼地面的俏臉也微微抬起,有些發紅的臉蛋扭轉了過來,星眸的雙眼霧氣騰騰,性感的雙唇吐出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誘惑:「主人,賤奴給您請安了!」沒想到言語的威力是這樣的強大,令我幾乎控制不住自己。「主人,請隨意懲罰、玩弄賤奴吧!賤奴的一切都是屬於主人的!」強忍著的慾火終於沒能抗住這句更猛烈的靡音,身體帶著低沈的吼聲撲了上去…… 沈重的鞭子抽打在妻子的身上,一道道紅印隨鞭而出……
「嗯……啊……嗯……」低沈的喘息在房中迴蕩……
雪白的雙乳上下起伏,兩抹嫣紅蕩漾其間……
粗大的肉棒在兩片粉臀中出出進進,帶出了一股股淫蕩的汁液……
性感的雙唇允吸著軟化的陽具,頹廢的小弟在一點點的舉起……
狂亂的一夜,不知道發泄了幾回,從SIS論壇和光碟上學習到的知識我運用了一個通遍,手指、道具、肉棒不停地衝擊、蹂躪著那具熟悉、性感的淫蕩肉體,妻子的小嘴、陰道、肛門充滿了我的千軍萬馬……
(哎!這裡報個歉,本來寫了一些S戲,但是隨著動筆,竟然越來越不忍再去虐待琳!所以刪去了!在最後一章在描寫仔細吧!那時候是愛!虐我不願意再寫了!喜歡的看G大的前面描寫,或者其它的相關文章。這裡我的確是不忍,不能了!SORRY!)
隨著慾望的發泄,怒火也逐漸在消失。憤怒已經被慾火壓了下去。開始沈寂在性愛淫靡中……而妻子也許是抱著贖罪的心態;也許是想挽留這個「家」;也許是昨晚已經經歷過了;也許是知道我已經了解了一切;也許是因為對著對著我一個人;總之,妻子是徹底放開了,沒有了昨夜的扭捏。把自己淫蕩的一面徹底的呈現在我面前。
刺激的性愛也從一開始的暴虐發泄到了後來奇蹟般的水乳交融,隨著身體的交流,感覺我們也越來越和諧。我不在暴怒,妻子也不在羞愧。我們竟然開始享受了起來,充分的享受著新的變態愛曲……
一夜的發泄使我體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快感,我發現我不知不覺的開始喜歡上了這種性愛遊戲。但是過度的發泄又使我們疲憊不堪,也沒有力氣在去沖洗,想想反正在家裡,就摟著妻子沈沈的睡去……
當我清醒過來已經是次日中午。看著身邊小貓膩人般的妻子,嬌柔的布滿愛痕、虐痕的嬌柔身軀性感動人,讓清醒的我立刻戰槍高舉,硬的發脹的陰莖告訴我真相:那就是我不得不承認我還是一如往昔的迷戀著她的身體,她的一切……愛還是存在的。對琳的愛看來的確不是說放棄就能放棄的!即使放棄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放棄的,即使不為了心中依然存在的愛,就是為了孩子,為了雙方的家人。這段婚姻都不是那麼好解脫的!其實,更多的是這幾日顛覆般的快感,我必須承認昨晚的妻子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那有些變態的遊戲讓我更加的迷戀、投入。當然我不願意去承認這些,也不想去承認,更不敢去承認…… 哎,既然已經確定了,那怎麼也不能違背了自己的心。雖然這個結也許今生也無法解開,也許會成為我們之間無法打破的牆,但是,相比違心的分離,繼續的湊合過下去也許對所有人來說更好些吧!
下定決心的我叫醒了妻子,對著睡眼朦朧的她說出了自己的決定。「為了妞妞,為了老人,為了這個家,這次就算了!但是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什麼?你說什麼?峰,我……我沒有聽錯吧!」妻子一下子清醒了過來,不敢相信般的呢喃著。
「行了,你沒聽錯,我說這事到此為止了,以後該怎麼過就怎麼過!但是我不希望再出現下一次!」我不耐煩的重複強調著。
妻子激動地緊緊抱住了我。激動地語無倫次「謝謝!我不會了,老公,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離開你,傷害你了!」琳抱的是那麼的緊,仿佛一鬆開就會失去、就會消散……我不由的也反抱住了她。兩人緊緊的相擁著。
「還有,X濤我是一定要找到的!如果你知道他在哪裡,為了將來,我希望你能夠說出來。」我突然想起來X濤,不由對著懷中的妻子加重語氣強調著。 「啊!……嗯!好的!」懷中的妻子很快回應著,但是我感覺那一瞬間妻子似乎顫抖了一下。是錯覺嗎?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不管怎樣,我不想再去追究這點細節。我決定給妻子一個機會,給這個家一個機會,也是給自己搖擺的內心一個機會。
一周過去了,X濤依舊是沒有找到。靜也似乎消失了,賓館後再也沒能聯繫上。雖然很是不甘,但生活還得繼續。其實,有時候鴕鳥一下也未嘗不是一種辦法。但是,發生過的事情終究是發生過了!有些事情不是說忘記就能忘記的! 那日清晨的原諒,似乎使得一切變回了從前,似乎變得更好,這幾日妻子比以前更加的百依百順,人前,她還是那麼的高貴大方。人後,她也開始改變,床上的她盡心的討好著我。用以前無法想像的放蕩勾引著我,服侍著我。似乎可以用「性奴」來形容她的表現。呵呵,一個專屬於我的性奴,這一切看來都是那樣的完美。但是,我怎麼總會有種無力的感覺。
我真的代替了X濤嗎?她真的性福嗎?一切真的可以回到原來,忘記過去嗎?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其實,我唯一知道的,我並不快樂,我是在「鴕鳥」。她也同樣不快樂,她是在「贖罪」。眼前這一切都是那麼的虛假。雙方彼此心中的那根「刺「越刺越深,也許不知那一天就會爆發,就會池底毀滅目前的這一切……
我怕,我真的怕……
每當看著身旁依舊恍如天仙的妻子,我不由再次記起第一次看見妻子時的情景,她穿著純白的裙子,抱著書翩翩走在校園的林蔭道上,那樣的純情,那樣的潔凈,就像一個不慎落入塵世的天使。
此時我唯一知道的是:生活依然要繼續,但天仙已經不在了……
***********************************************************************
到此為止,一切似乎徹底的平靜了下來,一切都像一個「夢」,一個「噩夢」。可惜老天既然要去玩你,又怎麼會讓你這麼容易脫身……
這一日,我像往常一樣,享受了溫馨的早餐後,來到公司開始了公式般工作生活。在簡單處理了幾件公文後,我暫時平靜的心被接下來拆開的一封信激怒了!信里有幾張照片,幾張清晰地照片。除了照片還有一張銀行轉帳支票單!50萬,開票人是妻子,收票人是X濤!
我掃了一眼照片,照片上妻子正被2個男人前後夾擊著!性慾高漲的面孔上潮紅一片。半閉的星眸迷醉不已。前後兩個口都塞滿了陽具。屁眼裡還塞著一個粗大的假陽具!照片上的男人有一個是X濤,另一個我不認識,看樣子應該就是那個鉤子。照片的日期是3天前。場景似乎是賓館。
我感到一陣天昏地轉!突來的打擊令我心裡已經亂了分寸,手一松,照片掉落在桌面……
此時我只感到一切都這麼虛假,這幾日的夫妻間所有傾訴都是欺騙的,不真實的!妻子竟然還在繼續背叛著我,她和X濤依然還在來往!我感到自己真的是 很傻!
很天真!
怒火中燒的我正準備去仔細看一下照片和支票,然後去質問無恥的妻子,一個突兀的電話打了進來。是靜的。
這幾日一直聯繫不上她,我以為她消失了,怎麼這個節骨眼來了電話,真是巧!我有些遲疑,但還是接了,我需要搞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已經真心悔改的妻子為什麼會再一次的傷害我!
「濤哥嗎!我是靜!」
「恩!我知道,怎麼有事?」
「有事才能CALL你啊!想你了不行嗎?」
「行了!別騙我了!你這幾天都玩消失!失蹤了這麼久突然打電話給我,沒事找我你說我信不?」
「呵呵,真沒意思,我是有事找你!不過嗎,到底是啥事還要你來猜啊!」 「夠了,我心情不好!有事快說!沒時間陪你玩!」
「呦,呦。這麼快就生氣了!看來又是被那騷母狗刺激的吧!」
「滾,不說我掛了!」
「別,別啊!我說不行嗎!信你收到了吧!」
「什麼,信是你寄得!到底怎麼回事!快說!」
「呵呵!你不都看見了嗎!X濤回來了!和你那母狗妻子又搞到一塊了!」 「夠了?你到底想搞什麼?」
「呵呵!生氣了!看我好心通知你!你還不領情!算了!算我多事!」 「啊!別,算我不對!你都知道什麼!快說吧!」
「呵呵!照片不是很清楚嗎!你那母狗老婆還在給你戴綠帽子啊!還在繼續養小白臉啊!」
「……」
「氣著了!算了,看在咱們也露水一場!我告訴你,你老婆現在正和X濤在一起快活呢!」
「在哪?快說……」
「別激動!這樣吧,我在你樓下,你出來,我帶你去看戲!」
「好!你別動,我馬上下來!」
我飛速的掛了電話,激動地跑出了公司。
一襲白衣的靜站在馬路對面。對我招了招手!
我沖了過去,一把抓住了靜的胳膊,「在那兒,帶我去!」
「疼,疼,你先鬆手「靜有些痛苦的說著。
我深深地唿吸了一口氣,強壓下心中的怒火,鬆開了用力的手掌。
「帶我去!」深沈而不容置疑的對靜說著。
靜揉了揉手臂,看著目射凶光的我,有些害怕的點了點頭。
我取了車,帶著靜開往靜指出的地方。離X濤家不遠的一處小公園。
下車後,我扔下靜快步跑進了公園。在一處小樹林前看見了一對正在擁抱的男女。細看下正是妻子和X濤。妻子似乎在掙扎,但是已經火上心頭的我已經顧不得分辨,心裡怒吼了一聲沖了上去。
近了,馬上就能抓住那該死的X濤。突然,「啊!」一聲足以震耳欲聾的大喊在我身後傳出,是靜。
聽見喊聲的姦夫淫婦停止了動作,望了過來。他們看見了不遠處向他們衝過去的我。妻子似乎驚呆了,X濤則快速的反映了過來,一把將妻子向我的懷裡推去,反身大步的向樹林中逃去。
妻子一下子倒在了衝過來的我的懷中。使我停了下來。我想推開這個賤人繼續追上去,可是沒想到懷中的妻子緊緊地抱住了我。阻止了我追擊的腳步。 眼看著越跑越遠,逐漸消失在我眼前的X濤。我憤怒的甩著懷中的賤人。沒想到她抱的那麼緊,怎麼都甩不脫。
這一通掙扎,當我終於奮力掙脫後,發現X濤已經消失了。成功了,妻子成功的阻止了我對姦夫的追擊。
眼望著空無一人的前方「啊!……」憤怒、憋屈的我忍不住大喊發泄著,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掌心……
「峰,別追……」掙脫掉的妻子又圍了上來。
「為什麼?」我沒有回頭,全身不由自主的憤怒顫抖著。
「啊!峰……峰……別生氣,你聽我說!」感覺我的顫抖,妻子恐慌的解釋著。
「夠了!住嘴,鬆開我!」我已經不想再聽什麼解釋了。
「別……別這樣,峰,我是怕你出事!」妻子更加恐慌著,「鬆手!」我的心已經麻木了,冰一般的冷酷言語著。
「真的,我是真的怕你出事!你相信我啊!」妻子開始嗚咽起來。
「我說鬆手!」我怒吼著。
「嗚……對不起,你相信我!」妻子依然緊抱著我。
「滾!……「我一把甩開了妻子。向著靜走去。
「別走,峰……別走!」妻子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又飛快的爬了起來,抱住了我的大腿。
「滾!賤人!」我回身狠狠地踹開了妻子,大踏步的離去……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金幣 收起 理由
銀色戰車 + 30 + 30 樓主太有才啦!

總評分: 名聲 + 30  金幣 + 3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建議立即更新瀏覽器 Chrome 95, Safari 15, Firefox 93, Edge 94。為維護帳號安全,電腦作業系統建議規格使用Windows7(含)以上。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