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76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maya077
王子 | 2023-11-6 04:25:30

有一天,當我正在麥當勞吃午餐的時候,看到一個女人走了進來。她帶著五個孩子,年齡大約從5歲到11歲,很明顯其中兩個是一對雙胞胎。我一邊吃著巨無霸漢堡和大薯條,一邊看著那個女人,感覺好象在哪裡見過她。
就在她轉過臉和一個孩子說話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來在什麼地方見過她了,就在RedClouds欄目里!事實上,我已經在那個欄目里見過她的照片好幾次了,而最近一次見到她更新照片的時候就在三天前。那是一套系列套圖,她在照片里玩弄著她的乳頭、吸吮著男人的陰莖,還有幾張照片是男人們把精液射在她臉上的,看著非常刺激。
這女人長得非常漂亮,長長的棕色頭髮直垂到她的腰際,足有40DD的大乳房幾乎要把衣服頂破。雖然她身材比較胖,但由於那雙大奶,人們就不會太在意她的肥胖了。我還記得,當我在網絡看到她美麗的臉龐和吸吮著巨大陰莖的性感嘴唇時,我簡直硬得快要死了。我在想,如果我也把雞巴插進她那漂亮的小嘴裡的話,那肯定是非常刺激的事情。
本來我就是個經常幹些壞事的混蛋,所以我決定試試,看能否讓這個女人就範。於是,我走出快餐店,來到停車場,坐在我的車裡等著那女人出來。
她終於出來了,在將她那些孩子都招唿進她那輛小麵包車裡後,就開車出了停車場,我趕快發動汽車緊跟在她的車後面。本來我希望她直接回家,可是她並沒有按我的想法做,卻開車去了一家玩具商店。
我把車停在玩具商店外面,在等待的時候給辦公室打了個電話,謊稱我突然有些私人事務需要處理,下午就不去辦公室了。其實應該也不算說謊,因為我要辦的的確是一些私人事務——我的陰莖已經勃起,我需要好好安撫一下它。
下午兩點左右,她終於開著車來到一棟大房間前停下。我把車停在離她車不遠的一個街口,看著她是否回家,或者只是把孩子放下。後來,我確定她回到家裡,不再外出了,就趕快開車,打開電腦,登陸那個網站,把她近期貼出的照片全都下載到我的電腦里再列印出來,然後帶著列印好的照片再次返回到她家去。
停好車,我走到她家門前按響了門鈴。在等待有人來開門的時候,我快速地看了一下她家門口的信箱,看到裡面有一封寫著他們夫婦名字的信件,原來他們的名字是阿爾傑農·默非先生和瑪麗·艾倫·默非太太,但在網絡里,他們的名字是「騷婦亨妮」和「騷婦亨妮的老公」。
那個在快餐店見過的年齡最大的孩子來開的門,我說要找他的媽媽,那孩子就一熘煙跑去叫他媽媽了。一分鐘後,那個女人來到了門口,態度冷淡地對我說道:「抱歉,我現在不想跟任何陌生人說話。」
說著,就要關門。
「可是你肯定願意跟我說話的,騷婦亨妮太太。」
我不緊不慢地說道。
她的身體立刻僵住了,臉色蒼白地問我道:「你是誰?你想幹什麼?」
我微笑著對她說道:「我是『騷婦亨妮』的粉絲啊,我想來幫助她避免被她的朋友和鄰居們知道她在網絡上做的事情。我建議你最好讓我進屋再說,否則我們說的話有可能被周圍的鄰居們聽到。當然,如果你並不介意他們聽到的話,我們就在這裡說也行。」
她神情緊張地朝外面看了一眼,看到她一個鄰居正在門外洗車,另一個鄰居在整修門前的草坪,都離她家門口比較近,很容易聽到我和她的談話。沒辦法,她只好有些無奈地打開門,讓我進了門。然後,她帶著我來到廚房,要我坐在餐桌旁,說道:「你想要什麼?」
我打開手裡裝著她裸體和做愛照片的文件夾,拿出一張照片,說道:「人們說一張照片勝過千言萬語,這張照片就表明了我的想法。我就想讓你像照片里那樣為我做。」
在那張照片里,騷婦亨妮正在吸吮著騷婦亨妮老公的陰莖。她看看照片,又看著我說道:「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我微笑著說道:「當然不是開玩笑。如果我不能得到騷婦亨妮老公一樣待遇的話,我就把這張照片,還後這些照片都貼在社區的公告欄里,估計到明天這個時候,社區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個什麼樣的女人了。怎麼樣?也許我還可以複製這些照片,把它們放在你所有鄰居家門口的信箱裡。」
「噢,我的上帝啊,我曾經多次警告過阿爾傑農早晚有一天會出事的,早晚別人會認出我的,可他就是不聽。」
她說著,抬頭看著我,說道,「我不能那樣做,我不是那樣的女人,我只跟我丈夫做過。」
我聳了聳肩膀,說道:「好吧,我敢肯定,你的鄰居們都會知道的。」
說著我站了起來。
「請等一下!」
她說道,「你不會真的把那些照片貼出去的,是吧?」
「我當然會貼出去的,如果你不照我的話做的話。」
「那我老公知道我跟你那樣的話,非殺了我不可。」
我又聳了聳肩膀,說道:「不會讓他知道的。」
「那我的孩子們看到怎麼辦?」
「親愛的,我們去我的車裡,他們怎麼能看到呢?我想讓你做的,只不過是每天為我口交一次,連續做5天,以後我絕對不會再來打擾你。不過,我現在就想要第一次。」
「拜託別讓我做這樣的事情好嗎?」
「這個選擇權在你啊,騷婦亨妮太太。」
說著,我又站了起來。
「等一下,你要去哪裡?」
「去貼照片啊。」
說著,我朝門口走去。
「等等,等一下,別走。好吧好吧,我為你做,但千萬別讓我孩子看見。請你等我一下。」
說完,她就離開了廚房。
我聽到大門那裡有響聲,然後就看到她帶著那些孩子去了什麼地方。又過了5分鐘,她回來了,說道:「我們去臥室吧,好嗎?」
我點點頭,起身跟在她身後朝臥室走去。進了臥室,她轉過身問道:「我該怎麼做?」
我咯咯笑著說道:「在那些照片里,你看上去蠻享受吸吮男人陰莖的,我就想讓你那樣做——充滿享受感地努力吸吮我的陰莖,同時讓我好好玩弄你的大乳房。」
她默默地看了我很長時間,然後脫掉自己的衣服和乳罩,讓她那豐滿、白皙的乳房暴露出來。在她脫衣服的同時,我也把自己的衣服褲子以及內褲都脫了下來,讓早已勃起的陰莖暴露出來。
她看著我堅硬的陰莖,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伸手握住了它。在臥室里,騷婦亨妮立刻就變得風騷起來。剛才在廚房裡,她還是個矜持、害羞的良家婦女,但到了臥室里,她馬上變得主動而極具侵略性。她把我推倒在床上,把我的睪丸捧在她的手裡,說道:「你會射在我嘴裡嗎?」
看我點點頭,她臉上露出了邪惡的微笑,說道:「那太好了。」
接著就一下把我的陰莖吞進嘴裡。以前也有別的女人給我口交過,事實上我曾經享受過非常消魂的口交服務,但是騷婦亨妮的口交實在太特別、太舒服了。她的舌頭一刻不停地在我的龜頭上滑動著,她的手指不停地搓揉著我的睪丸,還有一根手指時常頂在我的肛門上不停地揉搓著、抽插著,這可是我第一次享受這樣的口交服務。
她丈夫真是個非常幸運的男人,可以娶到這樣的女人做老婆,可以天天享受到這樣的口交服務。我一邊想著,一邊在享受她口交服務的同時搓揉著、掐弄著她肥大、豐滿的乳房。很顯然,她的乳頭非常敏感,我的玩弄讓她呻吟不已。還有什麼比聽著一個女人興奮的呻吟聲更讓人激動的呢?特別是她那張呻吟著的嘴巴里還插著你的陰莖呢。我感覺非常興奮,使勁地吸吮著她的乳頭。
但是,我這樣做卻是犯了個錯誤。本來,她正在專心而緩慢悠閒地為我做著口交,可是我吸吮她乳頭的舉動卻讓變得興奮、躁動起來,吸吮我陰莖的力度也越來越強,很快就讓我堅持不住了。雖然我並沒有告訴她我即將射精,但她還是感覺到了,就更加努力地吸吮我,同時用手指輕插我的肛門刺激著我。
在我精液猛烈噴發的時候,她深深地含住我的陰莖,嘴唇緊裹著,喉頭蠕動著將精液全部吞了下去。哦,實在太舒服了,這真是我從來都沒有享受過的口交服務。射精後,我癱軟地躺在床上,但她並沒有吐出我軟化的陰莖,繼續吸吮、舔弄著,直到我再次硬起來為止。
她吐出再次堅硬的肉棒,站起來脫掉自己的裙子和內褲,對我說道:「現在你必須來肏我,把我弄得這麼興奮你要負責呢。你得把我肏舒服、肏到高潮。」
可是,這並不在我的計劃之中。這女人有些肥胖,但她脫光衣服後,身材並不像她穿著衣服時那般臃腫,不過,我還是對她的身體沒什麼興趣。就在我猶豫的時候,她又說道:「我丈夫已經做了輸精管結紮術,我今天又沒有什麼防護措施,所以,你只能肏我的肛門。」
說著,她翻了個身,跪趴在床上,把她豐滿、白皙的屁股和粉紅色漂亮的小肛門暴露給我。我不得不承認,她的屁股是非常迷人的,而她此時的姿勢又隱藏了她有些臃腫的腹部,讓我對她興趣大增。再說,我還從來沒有嘗試過和女人肛交呢。
我正想著呢,她又用哀求的口氣催促我快點干她,說道:「拜託了,拜託你快點好嗎?使勁肏我肛門吧,我真的很需要呢。」
這樣的誘惑真的讓人難以拒絕,但我還是又問道:「那你丈夫怎麼辦?他回來後會怎麼干你呢?他會不會發現我肏過你呢?」
她的回答讓我幾乎大笑起來,「肏,管他呢,他又不在這裡,現在是你在這裡,使勁肏我屁眼兒,拜託你快點吧,別婆婆媽媽的了,肏我啊。」
媽的,有這樣的好事誰能不上?我挺著堅硬的陰莖頂在她的肛門上。
「我的陰道里特別濕潤,你先把雞巴插進去沾點水水。」
聽她這麼說,我耨動著龜頭找到她的陰道開口,使勁插進去抽動起來。她一邊後退著身體迎合我,一邊大聲呻吟著:「哦哦,啊啊啊啊,上帝啊,舒服,感覺太好了,哦……」
當我進入她的身體後,心情立刻變得愉快起來,似乎也不再注意她肥胖的身體,因為她的陰道特別熱、特別緊,抽動起來非常舒服,我甚至開始期待不僅僅只是享受她的口交服務,還要得到得更多。
過了幾分鐘,她呻吟著大叫道:「好了,好了,快插我的肛門,拜託,千萬別射在我陰道里,別射陰道里啊,拜託你還是肏肛門吧。」
我從她陰道里抽出來,將龜頭頂在她的肛門上使勁朝里頂。這女人的肛門實在太緊了,我使勁頂了5下才把龜頭硬擠進去一點。在我挺進的過程中,能夠清晰地感覺到她的括約肌收縮夾弄我陰莖的動作,似乎是有一把鉗子緊緊地卡住我的肉棒。
我開始像打樁一樣在她的肛門裡抽插起來,肏得她一邊大聲呻吟一邊哀求我千萬不要停下,但過了幾分鐘我就不得不停下了,因為我已經無法遏制地將精液灌進了她的直腸里。
看我從她身體里退出去了,她翻身下床,去浴室取來了毛巾和香皂為我清洗陰莖,並認真地對我說道:「你不會讓我老公知道這事吧,你答應我好嗎?」
我聳了聳肩膀,說道:「說不是在你啊。我要的是四次口交,我想除了你和我以外,應該不會有別人知道了吧。」
就在她為我清洗陰莖的時候,我又硬了起來,這是在以前從來沒有過的,我竟然可以在半個小時內硬起來三次。她看著手裡逐漸堅挺起來的肉棒,又看看床頭櫃上的鐘表,說道:「還有時間,我們千萬別浪費了大好時光啊。」
說著,她就雙手撐著身體趴在床上,讓我從後面再次進入了她的肛門。
*** *** *** ***
過了幾天的一個晚上,我和幾個死黨在街角的酒吧里喝著啤酒,得意洋洋地講了我和騷婦亨妮那場偉大的口交和特別刺激的肛交。當我最後告訴他們,那個女人還要再給我做四次口交的時候,那幾個傢夥都開始央求我,希望我也帶他們去品嘗一下那女人的滋味。這還真讓我有點為難。雖然我和這幾個死黨是無話不談、無妞不分享的混蛋王八蛋,但我仍然覺得那樣做對騷婦亨妮有點不公平。
但是,那天晚上很晚的時候,我喝得醉醺醺的,很想她,就打電話讓她過來找我。本來,我並不想讓她知道我在哪裡住,但她跟我說,如果去她家的話,那會很危險的,既可能被她丈夫抓住,也有可能被她的孩子們看到。騷婦亨妮和她丈夫都是保齡球好手,但不在同一個保齡球館打球。她跟我商量好,等第二天晚上她丈夫出去打保齡球的時候,她請她的女友幫她照看孩子,就可以和我約會。
可是,第二天她沒有打電話來,似乎事情有了變化。到了第三天就是她外出打保齡球的時間了,她告訴我會想辦法抽空來找我。於是,我就詳細告訴了她我家的地址。雖然我們沒有詳細談以後約會的時間,但我想應該也是在她外出打保齡球的時間了。這樣一來,我肯定在以後的兩個星期里都會有機會享受騷婦亨妮口交和肛門了。
那天晚上6點剛過,我的門鈴就響了起來。我跑過去打開門,騷婦亨妮站在門外,正緊張地東張西望,生怕有什麼熟人看到她。我招唿她進來,拉著她的手直接去了臥室。這一次,我先把她推倒在床上,扒掉她的上衣和乳罩,撲上去含著她堅挺的乳頭使勁吸吮著。
5分鐘以後,騷婦亨妮再也忍不住我的挑逗,呻吟著哀求我趕快肏她。我打開床頭櫃的抽屜,拿出一打保險套,遞給她一個。她起身將那個保險套套在我的陰莖上,然後按找我的指令翻身跪俯在床上,把她肥大白皙的屁股撅給我。
讓我覺得很有意思的是,每當看到她的正面的時候,我總有些提不起興趣,但一旦看到她撅起肥白的屁股,我立刻就會興奮起來,甚至有些急不可待地想馬上肏她的陰道或者肛門。我還發現,一旦她屈服於我的敲詐,就立刻變成了積極的參與者,每次我從她陰道或者肛門裡退出時,她都會說諸如「哦,上帝啊,求你別……」
、或者「不要停,拜託你使勁肏我,千萬別停下」等等。
我抓住她的兩胯,像打樁一樣使勁幹著她的陰道,就在我快要射精的時候,她轉過身來,拽掉保險套,把我的雞巴含在她的嘴巴里,使勁吸吮起來。於是,我一邊玩弄著她的乳頭,一邊把精液全部灌進了她的喉嚨。
就在這時,我的兩個死黨馬特和鮑勃踮著腳尖悄悄走了進來。他們有我房間的鑰匙,我記起來昨晚曾經告訴過他們今晚騷婦亨妮要來我家的事情。我看到他們在客廳里脫光了衣服,馬特就悄悄地來到亨妮的身後,伸手用一根手指撫摩著她的陰唇。
本來我沒想讓他們來,但現在他們既然已經來了,我也不好再把他們趕走。
沒辦法,我只好使勁扳住她的頭,把陰莖緊緊地插在她嘴裡,讓馬特快速地插進了她的身體里。過了幾秒鐘亨妮才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但讓我吃驚的是,她只是揚了揚眉毛,再沒有做出任何反抗的表示,反而向後坐著身體,希望馬特再插得深一些。
亨妮很陶醉的樣子享受著馬特的姦淫,她甚至沒有回過頭去看一眼到底是誰在姦淫她。也許,如果她回頭看的話會很吃驚,因為馬特和鮑勃都是黑人。但現在這些都不成問題,因為馬特已經在她身體里抽插著,還要把精液射進去,然後鮑勃也會照此辦理。
她知道我又要在她的嘴巴里射精了,就伸出一根手指頂在我的肛門口,力度合適地刺激著我。這讓我感覺非常舒服,精關一松,立刻有大量的液體湧進了她的喉嚨里。她的喉頭咕嚕咕嚕響著,努力吞咽著我的精液,我一直等到最後一滴精液都灌進了她的嘴裡、陰莖完全軟化下來後,才從她嘴裡退了出來。
完事後,我坐在床邊,看著兩個黑人怎麼享受這個騷婦亨妮。馬特繼續在她的陰道里抽插著,鮑勃走到她面前,把那根巨大的黑雞巴放在她嘴邊。這顯然是她第一次和黑人做愛,她有些猶豫地看著面前這根又粗又長、巧克力色的巨大肉棒,似乎在考慮是否該把它含進嘴裡。但是,她還是張開嘴,把那個像大鵝蛋一樣的黑色龜頭含進了嘴裡,並開始努力吸吮、舔弄那根黑色的肉棒。
馬特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粗野,我知道他就要射了,就對他說道:「別射進去啊,她沒有任何保護措施。」
可馬特喘息著說道:「太晚了,夥計,我已經射了。」
我原以為亨妮會因此感到緊張和生氣,但她此時似乎根本顧不上考慮是否可能懷孕的問題了,仍然興奮地使勁吸吮著鮑勃的陰莖。馬特射完退出來後,鮑勃立刻轉到她身後,開始繼續姦淫她的陰道,而馬特則把還沒有軟下來的陰莖插進了她的嘴裡,繼續享受著她的口交服務。
看他們肏得熱火朝天、樂此不疲,我待著沒事,就拿出數位相機開始給他們拍照。我拍的照片非常刺激,有馬特射精後亨妮嘴角上掛著精液的、有馬特幹著她的陰道同時她又給鮑勃口交的、還有馬特深插著她喉嚨而同時鮑勃在和她乳交的,真是應有盡有啊。
不過,有一個最刺激的畫面我卻沒有拍下來,那是馬特和鮑勃一左一右跪在亨妮面前,兩個粗大黝黑的雞巴同時插在她的嘴裡,而我則在她身後使勁肏著她的肛門。
那個夜晚是我所經歷過的最瘋狂的夜晚,自從馬特第一次把精液直接射進她的陰道後,就沒有人再去關心什麼保險套了,大家都隨便把精液灌進她所有的肉洞,再也沒有任何顧忌了。最後,亨妮對我們說,不算射在她喉嚨里的,我們一共在她的陰道和肛門裡射了11次。
臨走時,亨妮對我說道:「後天晚上的同一時間我們再見,好嗎?」
我點點頭表示同意。可是,她剛走2分鐘門鈴又響了起來,我打開門,亨妮站在門口問道:「叫你的朋友們後天來,好嗎?」
在接下來的7周時間裡,騷婦亨妮每周都要到我家來兩三次,和我、馬特、鮑勃以及我的其他鐵哥們兒一起肏屄。到了第7周結束的時候,亨妮帶來了一個壞消息,她跑到我家跟我說:「我懷孕了!我該怎麼辦啊?」
我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膀,說道:「生下來,或者打胎。」
亨妮看著我不負責任的樣子,哭著離開了。從那以後,有三周時間她沒有再到我這裡來。後來,有一天她又過來了,告訴我她老公把她趕出了家門,求我先收留她幾天,等她找到住處再搬走。
沒問題,那就收留她幾天吧。可是,誰知這一收留就收留了好幾個月,在這幾個月里,她每晚都要和我、馬特以及鮑勃睡在一起,我們天天都要輪流干她的肛門。漸漸地,我似乎已經習慣了她住在我家。
我們十幾個肏過亨妮的哥們兒一塊湊錢為她支付了住院分娩的費用,那個嬰兒是個黑孩子,算算日期應該是馬特和鮑勃第一來我家時讓她懷上的。很搞笑的是,馬特和鮑勃經常大吵大鬧爭著當孩子的爸爸,而且兩個人都決心把那個孩子教成和他們一樣壞的壞蛋。
騷婦亨妮的老公和她離了婚,但和她的那5個孩子生活在一起,亨妮每周有兩三次機會去她原來的家探望孩子們,有時候她還帶著那些孩子到我這裡來玩。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她又開始和她前夫在一起肏屄了,她前夫仍然把他們的裸照發到那個網站上去,名稱仍然是騷婦亨妮和她的老公,其實他已經不是她的老公了——我才是她的老公!
如我前面所說,我已經習慣了她住在我家,就告訴她說,如果她能夠減輕一些體重,我就娶了她。讓我非常驚訝的是,她竟然在短短的5個月里減輕了40磅,並且繼續以每周一磅的速度減下去。雖然我是個混蛋,但也是守信用的人,就按照約定和她結了婚。
亨妮做了輸卵管結紮術,所以並不擔心再次懷孕的事情了。她仍然經常和我的鐵哥們兒在一起肏屄,而且她體重越減輕就越想和他們肏。我一點都不在乎這些事情,因為,如果我阻止了她的話,她會每天都纏著我,非把我弄到精盡而亡不可。
也許是因為我的縱容吧,事情越發變得不可收拾了。有一天我下班回到家的時候,發現她跟9個男人在臥室里翻天覆地地幹著,那些男人包括馬特、鮑勃、我另外兩個朋友、她前夫、甚至還有他前夫的四個兄弟。他的兄弟們早就想享受亨妮的肉體,只是礙於兄弟的情面,一直沒好意思下手。現在好了,他們離了婚以後,她前夫就把他的兄弟們都帶過來,想怎麼肏她就怎麼肏她。
媽的,真是的,現在我想肏自己的老婆,還得領個號排隊等著輪到我才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金幣 收起 理由
銀色戰車 + 30 + 30 樓主太有才啦!

總評分: 名聲 + 30  金幣 + 3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建議立即更新瀏覽器 Chrome 95, Safari 15, Firefox 93, Edge 94。為維護帳號安全,電腦作業系統建議規格使用Windows7(含)以上。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