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23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forwife
騎士 | 2023-11-6 13:06:41

時光過得真快,十年過去了,我們已經從一對年輕的情侶成長爲了一對完美的夫妻,只是還沒有小孩。這十年的過程中當然發生了很多,如在那棟出租屋后來發生的一系列意想不到的香豔故事、再比如婷婷拍寫真和攝影師、在網吧和網友、在房地産公司和老板、在機場和老相識飛行員……但由于特殊的原因我選擇先講后來老婆與李哥的故事。
李哥大我們6~7歲左右,離過婚,后來與婷婷的一個很好的閨蜜結了婚,我們私下都會開玩笑的說一顆好白菜被豬給拱了。這麽說的原因是李哥雖然沒有大我們多少,但看上去就像是上一代的“老人”,這體現在他爲人不修邊幅,平時穿衣打扮雖然閨蜜已經夠用心幫他了,卻仍然無法讓他出年輕的樣子來,一開口談吐也很老派,經常令我和婷婷無言以對。
既然如此,那閨蜜又是怎麽看上了這種人,還一直不聽勸的一頭栽了進去的呢?
有錢嗎?確實還說得過去,他家里在靠近城郊一處著名旅游景點的地方有好幾套自建房,地産商要建酒店,聽說是賠給了他很大一筆錢。但肯定與在他之前閨蜜相處過好幾年的一個高富帥無法比,聽說那人家里世代從商,比他不高了好幾個層次?
長得好看嗎?我呸!身材可能還能看一看,但肯定也比不上健身房里的教練。
后來經過婷婷長達一年的軟磨硬泡,我們終于了解到了真實的原因——李哥有一項“特長”,雖然作爲一個男人我不太相信,但據說他一次能干超過1小時!閨蜜和婷婷還說幾乎每次做完他們都要換床單……當時話還沒聽完我就嗤之以鼻的對婷說道“得了吧,他這絕對是吹牛的,世界上不可能有這種事,要是真的他怎麽不去報吉尼斯記錄?”
“哼!你們男人都是你這樣嗎?永遠覺得自己才是最厲害的……老……李哥說大話騙她是可能的,但你說她干嗎要騙我?你見過哪個女人編這種話來自吹自擂的嗎?”說著婷臉也紅了,不知道是生氣還是因想像到了某個畫面而害羞。
后來有一段時間,婷婷總會在家里罵李哥是個老色鬼,說只要見面就對著她笑,還說時不時的會給她發一些葷段子和暧昧的微信。對此我都一笑了之,因爲我知道她與閨蜜從小的關系就非常要好,哪怕這男人不要了,也絕對不會出現那種損害對方感情的事情。
……
我的工作是營銷策劃,有時閑有時忙,但無論多忙每年夏天我都會抽出時間帶婷出國去好好玩一次。但今年公司實在是太忙了,業務上升期人又不夠用,這種情況下還連著接了國外的三場展會,我一連好幾周每天半夜才到家,一上床整個人立即秒睡,連話都顧不上和婷說幾句,更不談原本每周至少兩次的性生活了。連續兩個多月,不但沒有做愛,連她的衣角我也好久都沒碰過,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
七月底的一天,終于忙完之后,我癱倒到床上,累得一根手指頭都不想抬了。
“好了好了,終于忙完了,今天好好睡一覺,明天計劃出去玩的事!”正頭暈目眩的想著,忽然感覺到背后傳來熟悉的溫暖肉感,婷穿著我去年買給她的低胸絲質睡衣從后面貼了過來。她似乎又想要了……
我知道這幾個月實在是冷落了她,但現在是真累得提不起興致。正想向她說明天就可以計劃休假的行程,不久就可以一起去國外放松了,卻聽到她有點猶豫的聲音從后面傳來:“老公~我知道你很忙,辛苦了”
“嗯~嗯~”
“你睡著了?”
“嗯……你說,說……”
“那個……那個,閨蜜他們想約我下個禮拜一起去巴厘島玩,你看行麽?”
“哦~就你們啊?”
“那肯定不是,我們哪能自己去啊,也太不安全了!還有李,李哥也去。”當說到后半句的時候,不知爲啥她顯得有點吞吞吐吐,而且我感覺到緊貼在身后她的心跳也加快了。
聽到她們居然先一步有了計劃,我正驚訝的時候,客廳的門鈴突然間響了起來。
“誰呀?”婷一邊喊著一邊披上一件外套就往外走去。我這時已經有些睡意了,心里想著“這麽晚了誰這麽缺德來敲門,搞什麽飛機……”
“你怎麽來了?”
“小婷,呵呵,我把東西拿來了……到巴厘島就……”是李哥笑眯眯的聲音,我把眼睛睜開了一條縫。
“老公,是李哥來了!”聽得出來,婷婷故意打斷了他的話,聲音里面透著惶急。
“……”睡意上頭,我沒出聲。
“你老公今天回來得這麽早?”過了一會沒看到有人應答,李哥壓低了聲音問道,但周圍實在是太安靜了,我想不聽到都不行。
“還有什麽事?”
“沒了,沒了,我就是爲了給你送,送這個紅薯,你閨蜜囑咐的,今天一定要送到,呵呵……”笑得有些尴尬。
“謝了,早點回去吧,免得人家擔心。”接著就聽到砰的一聲,門關上了。一陣來來回回的腳步聲之后,婷又回到了床上。
“老公?”
“……”
“睡著了?”
“……”
“真是的,只知道睡,只知道忙,也不管我,害得人家……這是什麽嘛……老東西真是……”
我雖然眼皮都抬不起來了,但腦袋里仍想,到底是誰害了她?李哥來送什麽紅薯?老東西又是指的誰?

第二天一早,我一直睡到快十點才醒,一睜開眼,就看到婷婷正坐在床沿看著我。“你不會生病了吧?”“沒啊”“那怎麽今天起這麽晚也不去上班?”
我坐起身來伸了個懶腰“昨天本來想告訴你的,已經忙完了,今天開始休假!”
她愣住了,隨即過來抱住我興奮的說:“太好了!我們一起去玩!”
于是行程就這麽定了下來,訂機票、訂酒店一頓忙活之后,不到兩個小時我就把手續辦完了,不僅如此,我還通過同事聯系到了本地的一個司機兼導游,說好了旅行的時間和費用。
“等等我,馬上就來!”“嗯!中午想出去吃什麽?”我一邊穿鞋準備帶她出去吃飯,一邊無意的望向玄關的地面。地上確實放著幾顆碩大的紅薯是沒錯,但我的印象里模糊的記得好像前幾天就在那里了啊,那昨天晚上李哥送來的究竟是……?

七月的天在國內是真熱,但在巴厘島這樣一個地處印度洋中心的海島卻一年到頭都是20至30度的氣溫。剛下飛機,一陣微風夾雜著海水的潮氣拂面而來,頓時讓我們覺得比吹空調還要舒服好幾倍,飛行的疲勞馬上一掃而空。
我們乘坐的是AirAsia(亞航)的夜班飛機,最大的優勢是可以從國內直達巴厘島,但航程時段確實是太不友好,等我們到達酒店的大堂已經將近淩晨一點半了。
由于四人中我的旅行經驗最豐富,也能用英文和本地人交流,所以辦入住手續的任務就落到了我的身上。
“先生,由于今天我們酒店周年慶做活動,最早到的一組客人可以享受免費的房間升級活動,現在是淩晨一點半,您訂的是兩間挨在一起的標準間,我可以給您換成一套別墅海景房,最多可以住6個人,您要升級嗎?”前台經理微笑著問道。
我愣了一下馬上興奮的回頭喊道:“喂,他問我們要不升級成別墅房,免費的!”
婷與閨蜜此時正坐在一組雙人沙發上,興致勃勃的聊著天。由于今天要坐飛機,路上想行動舒服自在一些,再加上出門的時候又非常熱,婷特意穿了一條薄薄的居家棉質短褲。這條短褲實在是太短了,褲口又是敞開式的,此刻她爲了向閨蜜湊近一些,上半身前傾著,凹著腰部翹起渾圓的屁股還不斷往沙發的前側挪動,這樣一來褲子已被她完全的擠到了中間,就快變成一條丁字褲了,所以實際上她現在是直接用臀肉坐在了沙發上。
李哥此時好巧不巧正坐在靠近婷婷的這一側,一雙色眼正直勾勾的盯著她肉肉的臀部。
我回頭的時候,正巧看到婷婷上半身靠向閨蜜,好像準備去她的耳邊說著句悄悄,而她的臀部則隨著動作從沙發上略微抬起向右邊傾斜了過去。我的乖乖,這樣一來,一整個光溜溜的肉臀立刻完整的暴露在了李哥的眼前,只有兩股中間的那部分被短褲緊緊的包裹著。李哥的雙眼欲凸,看上去口水都快留出來了。看來婷婷沒說錯,他果然對她有邪念……
“要啊要啊!有這麽好的事?”閨蜜雀躍著快步走到了身旁。
“什麽活動?別墅?”婷婷可能剛才聊天太投入了,滿臉疑惑的問。而李哥也恢複了正常,靠在沙發上開始刷手機。
又解釋了一遍之后,本以爲沒有任何懸念大家肯定會全都同意升房間,卻沒想到婷婷快速的瞟了李哥一眼,而后猶豫的說道“這不太好吧,我覺得住別墅不太方便哦……”
“哪會不方便呀,別墅肯定還有客廳呀陽台呀,我們兩個更好聊天了!讓他們兩個臭男人滾到一邊去!”
“你這是怎麽說話的真是”李哥不服氣的說道。
“你個老東西別插嘴,我就是要把你晾著,看你還能憋多久?”閨蜜突如其來的火氣嚇了我一跳,婷連忙閃身過來勸了閨蜜幾句,閨蜜哼了一聲“我去洗手間了!”
婷搖了搖頭悄聲對我說“他們兩個好像很久沒同房了,我聽她說……說……”
“說什麽?什麽嘛?”
“李哥最近幾個月不知道干什麽經常很晚才回,很久都不主動碰閨蜜了,就算能……那個,也很不行,她很生氣”說著好像是因爲害羞,別過了臉去,避開了我探尋的眼神。
不對啊,不是聽說李哥的性需求很旺盛嗎?難道是在外面養了小三?……咦?我之前每天忙,婷好像也是憋了兩三個月,怎麽他們兩人情況這麽像?
“就住別墅算了,你閨蜜說的是對的,沒什麽不方便的。”
“那……你問問房間能上鎖麽?防人之心不可無……”
原來你是擔心這個啊,我心里一松,剛才浮上心頭的疑云立刻就打消了。我肩膀靠過去小聲笑著說道“你是怕被這個老色批看到是吧?沒問題,放心吧,萬一鎖不了就不鎖呗。你又不是沒被看光過,連干都被干過……哎喲,放手,放手,我錯了~~”
只是她這句話、以及不想住別墅的反對意見,我在事后回想起來都是故意說給我聽的……
在我轉身朝向前台之后,婷舔了舔殷紅的嘴唇,嘴角慢慢的向上勾了起來,那種特殊魅惑的淺笑再次出現在了她的臉上,胸部也開始上下起伏著。好似感受到了背后射來的灼熱目光,她媚笑著轉過頭去,一只手伸到背后,將短褲的下緣往中間一捏一提,所有的布料立即全部被她捏進了股溝之內,誘惑的肉感立即噴湧而出,臀部被再一次幾乎赤裸的展現在了后方男人的面前。在如此大膽露骨的挑逗之下,那股色眯眯的視線果然被牢牢的鎖定在了她的身上。

十分鍾之后,我一手提著行李一手打開了別墅的大門。這個別墅不算大,只有兩層樓,一樓是個30平米左右的客廳,中間擺放著一張雕花的木制餐桌,靠牆是一組L型的布藝沙發,很寬大,感覺躺上一個成年人睡覺都完全不成問題。客廳的沙發一直延伸到落地窗前,落地窗外是由一個半人高的石牆圍起來的小院。院中央豎著一柄大傘,傘下又擺放著一組沙發和茶幾。打開半人高的木制院門就是酒店的私人沙灘和大海。閨蜜一聽到海浪聲立刻就不顧一切的叫嚷著跑了出去。
“沒見過世面”我刻薄的想道。再看看我的婷婷,她正優雅的坐在沙發上,拿起遙控器打開了幾乎占據一整面牆壁的三星電視。頓時別墅里響起來了聽不懂的本地新聞。
我四周看了一圈才發現除了客廳之外,一樓只有一個廚房一個衛生間,臥室都在二樓。我苦笑的看了眼同樣手提兩個大行李箱的李哥,無奈率先向樓梯走去。行李實在是很重,我實在是搞不懂女人,她們這是要把整個家都搬來旅游嗎?
使出了洪荒之力的我一口氣上到了二樓。看了看之后我選擇了走廊盡頭的一間臥室,但卻發現按鈕鎖卻是壞的,把手可以轉動但無法上鎖!試了試其他房間也是一樣。
“完了,真被婷婷說中了,這可怎麽辦?”聽著樓下傳來的電視聲,我懊惱的想了想,只好往樓下走去,只能商量一下了,還能怎麽辦。
我上到二樓只有不到3分鍾的時間,對樓下的兩人而言實在是太快了,完全令他們意料不及……
當我下到兩段樓梯之間的平台時,穿過樓梯的空隙赫然看到了始料不及的畫圖:我老婆臉部緊貼著落地窗一側的牆壁站立著,兩只手腕交叉著被身后一只大手緊緊的抓住,用力的按在頭頂的牆面上,一大段腰部從T恤衫的下方露了出來,而重點是她的短褲已經被拉了下去,裸露的臀肉已被另一只大手用力的揉捏著,李哥的手指已經陷入了肉里!
他喘出的粗氣毫不客氣的噴到了婷婷秀氣的臉頰上“小騷貨,你真是淫蕩,也不怕別人看到你發浪!要不要我現在就把你給干了!”
婷看上去不但一點害怕的樣子也沒有,反而眯著眼用一種我只在床第間聽過的浪蕩語氣說道“那你來嘛,快來嘛~~人家等了你好幾天了呢~~”說著還故意將屁股向后翹了翹。
李哥顯然沒料到她會是這種反應,一面側頭查看落地窗外閨蜜的舉動,一面將已經發硬的下體隔著褲子頂到了婷的陰戶上,直到婷婷發出了“啊~”的一聲淫叫。
“騷貨,這會就想要了?我就不給你,等你老公睡了之后,哼哼……”他的身體又向前壓了壓,下惡狠狠的說道“別忘了買給你的東西,一會穿好了再來,聽見了沒有?”
這就是將近三個月沒有碰她的結果嗎?婷婷面對著這麽強勢的命令口吻不但沒有發飙,還好像挺享受甚至于興奮似的,笑的更妖豔了“好的呀~~人家最聽話了~~等會要來哦~”
看到這里我還能不明白是怎麽回事嗎——李哥上門送的根本就不是“紅薯”,說不定是情趣內衣一類的東西……他們自己計劃的巴厘島之行原本沒有想到我也會參加……這個老色批看著我老婆那淫邪的眼神……閨蜜埋怨他幾個月的房事都“不行”,而我又連著好幾個月沒碰過婷婷,等等。
……
上周五請了年假后我接近幾天都睡的非常充足,再加上剛才發現了那件事,雖已很晚了我仍然非常清醒。爲了不吵醒婷婷,我既沒有翻身也沒有碰她。又過了十多分鍾,我睜眼看了看床頭的鬧鍾,已經2點半了。
“都這個點了,應該不會了吧。”雖然我總有那種將她推給其他男人“淫妻”的想法,但潛意識里還是希望她不要背著我做這些事。然而……
背后忽然傳來了一陣微弱的震感,緊接著房間里出現了一抹手機屏幕發出的微光,在光線消失之后,婷婷的身體動了起來。
她先是坐了起來,然后慢慢的走到床尾向我看了看。
“老公~”
“……”
在確認我睡著了之后,她加快腳步走到房門邊的行李箱跟前,從里面取出了一包不知什麽東西,而后走進了洗手間。在走進去的一刹那還不忘回頭看了我一眼。爲了怕弄出聲響,她只是將門略微的掩上了一些。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輕輕下了床,蹑手蹑腳的跟了過去,走到離門還有一米遠的時候,我已經能看清里面的情形了,也令我的心涼了半截。
她已經換上了一件紅色的薄紗睡衣,肩帶是那種可吊帶可挂著手臂上的設計,胸部被托得露出了一半的乳房,下半身剛剛好遮到臀部以下。更要命的是,她的脖子上已經戴上了一個帶著鈴铛的紅色項圈!項圈的兩側各垂著一條很短的銀鏈,中間還有一條由塑料之類編制而成的牽引繩。繩子有手指粗,一端連接著鈴铛背面的銀環,另一端垂到了她的腳踝上;兩邊的銀鏈末端的東西很奇怪,看形狀好像是兩個金屬夾子,所不同的是它在夾子的外面還裹了一層紅色的皮革。我的天,他們這是要玩什麽?SM嗎?
她抬起手來我才發現她滑嫩的手腕上此時已被戴上了一對同樣紅色的皮質手铐。她舉起兩個夾子端詳了一會,而后竟毫不猶豫的將它們夾到了自己一向敏感的乳尖之上!在松手的那一瞬間,夾子對乳尖釋放了壓力,她輕微的發出了“啊”的一聲,身子也不由自主的顫動了一下。她這一動立即帶動了脖子正前方的鈴铛,發出“叮咛”的一聲清脆的響聲。
一股久違的興奮感立即使得的我心髒猛的跳動了起來!沒有多想,我立即先回到了床上,一定不能打擾“他們”,好戲就要開始了!
我剛躺好,“叮咛”聲就從洗手間內傳到了房內,我眯起眼睛,婷輕輕的走了出來。借著洗手間的燈光,我看到她不知用的什麽辦法居然在身后把手铐之間的鏈條連了起來,等于她此時已自己將雙手從后面反铐了起來。這樣的動作逼迫著她只有將胸部用力的挺起,兩顆碩大的乳房因此高高的聳起著。
她試著不同的角度,終于成功的用一只手在背后抓住了牽引繩的繩套。然后彎下腰再用另一只手往后探尋著什麽。此時,我耳朵里聽到了一陣很輕微的嗡嗡聲。片刻之后我找了聲音的來源,原來那是一支震動棒!震動棒通體亮著紅光,整個前半部分已經完全沒入了婷的身體里,而尾部則微微的蠕動著。
她將臀部翹起到極限,但仍因爲手被反铐住的緣故,始終也無法抓住震動棒的尾端,那看來應該是她將手铐住之前就插入進去的。在原地站了才不到兩秒,婷婷就好像支撐不住身體似的蹲了下去,震動棒也從濕潤的陰道內滑到了地上。
她輕輕的歎了一口氣,轉過身來低下頭,像一只小狗一樣伸出舌頭直接將已被她的淫水打濕的震動棒含在嘴里,並“拾”了起來。
他媽的真是淫蕩啊~~!看著婷好像雌狗一樣的動作,我鼻血都快流出來了。
她就這樣口里含著震動棒蹒跚著一步一步向門口走去,走了兩步之后,鈴铛的響聲又停了下來。我看到她站在門口透過貓眼往外面的走廊上看著。
她的手在背后那門以又怎麽打開呢?我突然想道。
正當我開始爲她“著急”的時候,門把手居然自己轉動了起來,同時婷婷往后退了一步。
門被打開了大約一半,走廊的燈光射到了門內的地毯上,隨即出現了一個男人的影子。婷婷此時眯著雙眼,向那人發出了令人疼惜又誘惑的眼神。
我看到一只男人的大手從門外伸了進來,撫上了她高聳的乳房,另一只手則像對小孩似的摸了摸她的頭頂,緊接著她便一邊口齒不清的呻吟著,一邊順從的跪了下去。由于雙手被铐在背后,她只能用臉貼著地面支撐著身體,這樣一來臀部就被抬舉得更高了,睡衣也全部滑到了胸部。
那人輕輕的走到了房內,正是隔壁的李哥!他先若無其事的走近看了我一眼,然后再走回到門口。感覺到他走到了身后正在用色眯眯的眼神視奸著自己,婷此時不知是興奮還是害怕,身體微微顫動了起來,但臀部卻向上翹得更用力了,整個腰線已經形成了一個優美且誘人的V字型。
我只感到口干舌燥,心想“你個老鬼,怎麽把我的老婆調教成這副賤相……”我正準備在心里問候他全家,卻發現他做了一件更缺德的事情——他居然掏出手機對著地上的婷婷拍了好幾張相!可能婷婷是亢奮得大腦一片空白,竟然沒有發現!
李哥不慌不忙的收起手機之后,命令道“拿來!”
婷搖了搖頭示意他快點出去。但李哥卻湊到她的耳邊說道“乖婷婷聽話,反正你老公也睡著了,他看不見的,這樣多刺激!”
他的聲音就好像有一種魔力,婷婷略一停頓居然聽話的轉頭將震動棒遞到了他的手上。由于在嘴里含著的時間太久,震動棒上她的淫水混合著她的口水粘粘的,此時一旦分開立刻出現了一條亮晶晶的絲線。
李哥嘴里發出了嗻的一聲音,而后按下開關鍵,嗡嗡聲又響了起來,整個陰莖狀的棒身上又亮起了耀眼的紅光。只聽到“噗叽”一聲,他將震動棒再次插入了她的身體里。
“啊~~!”婷無法控制的呻吟了一聲,身子再度抖動了一下,頭從地上猛的揚了起來,臀部也開始扭動起來拼命的迎合著。
“求你了,李……嗯……我們快出,出去吧~~”她轉頭央求道。
李哥哼了一聲,在狠狠的將震動棒往她陰戶的深處又抽動了幾下之后,就從她手里接過了繩子,向門外走去。婷先是隨著他的動作又激動的擺動了幾下臀部,而后終于費力的抬起了上半身,慢慢的挪動雙膝跟著向外爬去。在房門自動關上之前,她最后又回頭看了我一眼,眼神經過我下半身的時候突然停了一下,隨后立刻扭過了臉去。我雖然在裝睡,但生理反應則無法避免,更不用說此時此刻了,下面已經堅硬無比。但她細微的神態變化我在當時全無察覺。
在這個氣氛無比淫靡的深夜,我的老婆只穿了一件紅色的情趣睡衣,戴著SM的項圈、手铐,陰道內還插著一支會發光的正在蠕動的震動棒,被她的男人像一只雌狗一樣牽著向外爬去,準備承受今晚的懲罰!只不過今晚她的男人不是我,而是另一個年齡比我大、略帶猥瑣、而且還聽說可以做一個小時的“老東西”!光是想到這里我就感到心跳猛的加速,立即彈身起來沖到門口,將眼睛緊緊的貼上了貓眼。
這時兩個人已經到了樓梯口,李哥爲了讓她更方便爬動,已經解開了連接手铐的鏈子。
一直等到走廊里的沒有了任何聲音,我又等了五分鍾,才輕輕打開了房門走了出去。來到樓梯口才聽到了一陣輕微的“啾啾”聲,好像是從嘴里發出的。
不會吧……她被看光被視奸我很興奮,被干我能接受,但是在我的認知里“接吻”是只有最相愛的兩人才會做的事,如果婷婷連這都給了他的話,那我真是太受傷了。
還好,原來李哥那個老色鬼只是在婷的身上舔舐著,他此時已經脫掉了衣褲,趴在婷的身上,從脖子開始慢慢向下直到鎖骨,再到乳房,一邊舔一邊咬,把婷婷逗弄得身體大幅度的上下起伏著,顯然是已經非常情動了。看來這個老東西對她的身體已經非常的了解,對她的敏感帶一清二楚,兩人肯定在一起很久了,說不定從幾個月前……幾年前,甚至是從認識的那個時候起,就搞在了一起!想到這里我心里真不知道是什麽滋味,但下半身仍不爭氣的牢牢的挺立著。
沒過多久,他已經將頭埋到了老婆的兩腿之間,大力的吮吸了起來。婷婷顯然興奮到了極點,她一把抓住了李哥的頭發,另一只手將剛才丟在一邊的震動棒塞進了嘴里舔吸了起來。
馬上,一陣“噗嗤噗嗤”響了起來,我知道那是婷婷的淫水已經控制不住的流了出來並被李哥貪婪的吸入口中的聲音。
        不等她得到完全的滿足,李哥就將頭仰了起來,身體往上一抬,很突然的將粗大的陰莖直刺了進去。
        “喔~~啊~~!”促不及防之下,婷婷忘形的大聲淫叫了出來。
        “小聲一點,別把樓上弄醒了!”李哥停下了動作。
        “哦,好……你快……快……”
        “快什麽?”
        “快……我要……要你快干我~~”
看著眼前別人性感的老婆被自己壓在身下,發出淫詞浪語的請求,李哥心理上得到了空前的滿足,下半身馬上動了起來,于是兩人的活塞運動正式開始了。很快,一陣急促而單調的“啪啪”聲取代了其他所有的聲音響亮的充斥了整個別墅。
接下來,我就親眼見證了眼前這個男人難以置信的“特長”——一小時!雖然途中更換了幾次姿勢,或躺或立,或前入或后入,但他幾乎沒有停歇過,直到我感覺到腿部酸麻才想到了時間。
沒有一個小時也已經有四十分鍾了,差不多該結束了吧?正當我已經逐漸覺得時間已經快到的時候,只見仰躺在沙發上的婷婷猛的向上弓起了滿是汗水的脊背。我知道她的高潮又來了,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
我心里酸酸的,正準備起身回房,忽然看到李哥也像是到了至高點似的渾身痙攣了一下,緊接著兩個人同時抽搐了起來。但誰也沒料到,他此刻竟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向著婷婷半張半颌的濕潤紅唇吻了下去!
婷婷先是用手掐住了他的肩膀,但可惜正處于高潮之中沒有絲毫的力氣,再加上正被極樂的快感似洶湧的波滔般侵襲著,只象征性的推了推就沒再反抗了。
我心里一緊,卻沒想到更令人噴血的情景出現了。她不但不再反抗,反而用手從后面緊緊的抱住了李哥寬闊的背部,伸出舌頭忘情的與他交纏著、吮吸著,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在偷情,而像是一對相愛已久的情侶在癡纏一樣!
“咕咚”的聲響從我的喉頭傳來,是興奮嗎,是激動嗎?我說不上來,只知道我堅挺的下身忠實的反應著我此時的“生理想法”。
看到兩人還保持著剛才的姿勢,只有身體偶爾抽搐一下,顯然都還沈浸在高潮的余韻中沒有回過神來。我輕手輕腳的反回了房內,在開門的時候聽到樓下傳來了李哥的說話聲與婷婷帶著些撒嬌的嗤笑聲。
我坐在床沿上,拳頭捏緊了又松開,反複幾次之后歎了一口氣,整個人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癱倒到了床上。
在我迷迷糊糊的進入夢境之前,婷婷好像從背后靠了過來,一只手溫柔的輕輕的從后面環繞著搭在了我的手背上,輕輕的說了句“老公,我愛的只有你~”而后很快就傳來了她恬靜的呼吸聲。而我,則好像心靈得到了最好的安慰似的,整個人也放松了下來……
片刻后,別墅里的所有人都進入了各自美好的夢鄉之中。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金幣 收起 理由
銀色戰車 + 30 + 30 樓主太有才啦!

總評分: 名聲 + 30  金幣 + 3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建議立即更新瀏覽器 Chrome 95, Safari 15, Firefox 93, Edge 94。為維護帳號安全,電腦作業系統建議規格使用Windows7(含)以上。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