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32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GN00559922A
威爾斯親王 | 2019-2-9 01:43:12

我有個很令我煩惱的開放姊姊,大家不要想歪,我不是想搞什麼亂倫,我對我姐一點性幻想都沒有,可能是從小一起長大,姐姐身體我也都看過了,大家不要誤會,我可不是那種喜歡偷窺姐姐洗澡的那種人,只是姊姊每當洗完澡,都會護膚自己的身體習慣,大家住在一個屋簷下,那麼久的時間,難免會喵到幾次她的裸體,且每天都可以看到姊姊的素顏,姐姐化妝更是漂亮。

我對姊姊沒興趣,不代表她長得不好看,由於本家族基因還不錯,姐姐有著33C的好身材,皮膚白白嫩嫩的,身高約163,體重在48公斤左右,身材就是有個曲線美,從國中發育就開始是學校的校花。

姐姐的開放,不是那種性飢渴的女生,天天都想要,會去找一夜情,我也從來沒撞見過姐姐在自衛,也沒看到姐姐有高潮過,且我很懷疑姐姐做愛時,很爽的樣子是裝出來的,為何我會這樣說,請繼續看就知道了。

而我指的開放,是指姊姊懂得男人,有時是個以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女人的身體就是最好的武器,姊姊會利用自己的身體,得到他想要的,想要的,不止是金錢那麼簡單,而那些對他沒有用的男人,他連看都不會看,只有少數重要的人,才可以得到她,為何我會有這種感覺,主要是我看到某些事情。

記得小學五年級時,姐姐大我五歲,那時她剛好讀高一,讀一所北部超爛的私立高中,且那時她正處於叛逆期,常常翹家不知去哪裡,那時媽媽每天都被他氣到又哭又叫的,姊姊常常跟爸媽吵。就在某一天的假日下午,爸媽都不在家,爸媽非常難得都不在,爸媽平常可是盯我們姐弟很緊的,姐姐跟我說,給我一百元,等等她男友來,不準跟爸媽講,那時還小,看到有錢拿就超高興的,後來真的來了一個男生。

那個男生一來 姐:「你要喝點什麼嗎?」 男:「不用!你家還蠻大的麻!」 男:「第一次到妳家!還沒看過妳房間說」 姐:「想看嗎?走,到二樓去」,姐拉起男生的手,走向二樓 當時還小,只是想跟著姐姐走,我也跑去二樓,走近姐姐房間,看到男生正在親吻著姐姐,右手還伸到姐姐的上衣裡,抓著姐的胸部,左手抓著姐姐的屁股一直握著,由於姐姐一開始是背對著我,那個男生好像有看到我,但也沒鳥我的存在,於是那個男生把姐姐壓到床上,雙手把姐雙腳抱起來放在他屁股後面,這時姐姐躺著,似乎看到我站在那裡,推了男生幾下。

姐:「我弟在,不要啦!」而我這時很氣憤的,拿起姐桌上的鉛筆盒,要往那個男生身上打下去,當時只是覺得你怎麼可以又親又摸我親愛的姐姐,可能我占有慾很強吧! 男:「你弟很兇唷!」男抓著我右手,笑笑的說 姐:「他在生氣啦!我等等跟他好好的說」 姐:「我們還是先下樓啦!」

於是我們三人一起走下樓 姐姐一邊下樓,一邊安撫我的情緒,但我似乎有看到那個男生一直在摸姐的屁股,我拿起書坐在沙發上,而那個男生,坐在玄關的椅子上,姐姐原本坐在我旁邊,陪我看書,後來姊姊走出去,跨坐在那個男生身上,面對著他,似乎在跟他聊天,為何我看的到,是因為家裡的門上有一面大鏡子,而門又沒合上,我坐在沙發看過去,正好鏡子是摺射他們那個位置。

只見聊了十分鐘,兩個人開始舌吻,男生摸著姊姊的大腿,那天姊姊是穿條熱褲,姊姊屁股還不斷地前後搖動,這時姊姊好像發現我在看他們,於是走進客廳來,想近來跟我說話,安撫我情緒,但男生跟在後面,只見男生一把拉起姊姊的手,姊姊還沒跟我說到話,就被拉往到二樓上去。

我當然緊接著上去,只見到他們倆在走廊上,男生壓著姊姊在牆壁,左手抱住姐姐右腿,放在屁股後面,右手摸著姐姐胸部,熱烈親吻著,姐姐很快發現我,跟著上來,傻傻站在那,推了男生一把,搖搖頭,喵了我一下,這時男生右手又抱起姐姐的左腿,迅速進入姐姐的房間,把門合上。

我也很想跟進去,當時並不是甚麼性衝動,而只是好奇想知道他們在做甚麼,但門居然鎖起來了,我用力一直拍打門,說姐姐我也要進去,裡面始終沒人出來開門,於是我開始放聲大哭,那時心態只是覺得姊姊不理我了,姊姊從小就很照顧我的,這時姊姊開了門。

姊姊:「弟弟乖,姐姐在這」,我看見姊姊穿條內褲,蹲了下來跟我說 男:「哭什麼哭!都幾歲了,還哭」,男生坐在床上,上半身已經赤膊,胸口還有赤青,很兇的對我說 我被那個男生吼,更是哭得更大聲 姊姊:「弟弟乖,不要再哭了」 ,姐姐抱著我說 男:「幹!哭沙小,你是沒被人打過唷!」 男的已經走到我附近,做勢就是要打我的樣子。

我的哭聲更是沒停止 姐:「他還小,你不要這樣嚇他啦!」 姐:「你還是先回家好了,我明天再去找你」,姐姐把他推出門口。 我只見那個男生瞪著我,很不爽的下樓,姐姐一直安慰我,拿一千塊給我,叫我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講出去,一千塊那時對我10歲的小朋友來講,真的好多,我到現在還真的都沒跟人提過。

之後我才知道,那個男生是他們高三的學長,在學校是出名的壞,是頭頭型的人物,姐姐跟著他,在學校三年都橫行無阻。
就一直這樣,到了我國三那一年,由於爸媽希望我能有好環境讀書,就把我遷戶口,跨學區就讀好國中,而姊姊出社會就沒那麼叛逆,在某公司上班,擔任總經理的秘書,而由於我是跨學區就讀,學校離我家有段距離,而姐姐公司離學校不遠,媽媽就說我以後下課,直接去姊姊公司等她下班,再跟姐姐一起回家,我年紀還小,當然沒有太多選擇權,每次進姐姐公司,電梯一打開,就有個櫃台,每次都要等姐姐出來帶,我才能進去,有一天姐姐跟我說,她已經跟總經理講好,我以後可以直接走進去,要不然她一直出來帶好煩。

就這樣過了幾個月,平常正常學生都4點下課,而我是有留晚自習讀書,多留一個小時,且放學後,還會找同學打打籃球,通常都快六點,才滿頭大汗的,到姐姐公司去,但這一天,晚自習課突然取消,而全部學生都4點下課,操場上籃球場,根本搶不到場地,於是我就走到姐姐公司。

我一樣經過櫃台,跟服務台大姐姐問聲好,走進姐姐辦公室,打開門發現,姐姐不在位置上,姐姐一個人自己有個辦公室,而在更裡面,則是總經理辦公室,我把門關上,書包放在地上,等著姐姐,到處在房間走動,走到總經理辦公室旁邊,心想著姐姐會不會在裡面,姐姐在裡面,應該是很正常的事情,因為她是總經理秘書呀!

但我是一個國中生,怎麼可以沒事開人家房門,這是一種禮貌,於是我靠近窗口,發現百葉窗必沒有完全密合,有一些空隙在,我眼睛往裡頭橋。 原本想說看姐姐有沒有在裡面,看到辦公桌附近沒有人,但桌上卻有女性的襯衫跟裙子,桌子左側地上還有一件內褲跟胸罩,心想著不對勁,我稍微往右邊走一點,想看看裡面的左側,這時看到總經理背對著我,光著下半身,在沙發上正在插著一個人,我那時已經到達會打手槍的年紀,看到這種場景,心想著自己超幸運的,更是專注地看著總經理,臀部努力上下擺動的桶著那個人。

後來總經理站了起來,我這時才發現,躺在沙發上,正在被總經理幹的,居然是姊姊,姐姐被總經理拉了起來,轉個了身,總經理雙手扶著姐姐的腰,開始從後面插著,這時我已經不像小學時的那樣,要跑去敲門了,而是性奮看著這個畫面,過了幾分鐘,總經理把姊姊轉身,姊姊迅速蹲了下來,射在姐姐臉上,姐姐還像A片中的女生,舔了總經理的雞巴,把雞巴上的精液給舔乾淨,後來我若無其事的坐在姊姊位置上,當做甚麼事都沒發生過,這時我才知道,為何我每天來公司,老闆居然沒講話,看到我,還會請我吃餅乾、喝飲料。

我內心已經不禁懷疑,平常在家跟媽媽一樣,裝出很保守的樣子的姐姐,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後來我高中之後,姐姐就去美國讀大學,姐姐從小功課就不好,當然是讀一個很鳥的學校,我常常在想,姊姊在國外,沒爸媽看管,應該過得很爽。直到我大三那一年,姐姐回國到另一家公司工作,那時姐姐的男友,也就是現在的姊夫,還在美國讀研究所,他們都是越洋電話再聯絡。

某一天假日晚上,姐姐出去說要跟同事唱歌,可能要很晚回家,那時爸媽就都很相信姊姊的話,叫他小心一點,就準他出去,而我那一天比姐姐晚走,原因是要幫同學慶生,爸媽也知道我們同學慶生,都是玩通宵的,叫我少喝點酒,而我一開始是在一家餐廳,幫同學慶生,後來轉戰錢櫃要唱個通霄。

到了錢櫃,錢櫃服務生把我們帶進823號房,這間包廂位置,是這層樓最裡面,而且走頭近頭,還要拐個彎,看到一面牆,左邊是823號房,右邊是824號房。

到錢櫃唱歌,對當時我學生族而言,是種稀鬆平常的事情,我很自然地坐在沙發上,這時同學們出去要拿東西吃,而824號房這時門也打開,就在兩個房間門打開的短暫2秒鐘,我似乎隱約看到824號房,站在那唱歌的人,似乎是姊姊,由於還有進出的人擋住我視線,我根本沒把握,但這讓我開始好奇起來,於是我開始一直跑出去拿東西吃喝,就是希望能看到824房門可以再度打開。

終於被我等到了,出來是一個看似50多歲的中年男子,我看到裡面茶幾,擺了很多酒瓶及台灣啤酒,而有個女生背對著我,跨坐在一個男子的身上,我更加懷疑那個人是姐姐,因為她穿著藍色襯衫,藍色短牛仔裙,好像跟姐姐今天穿得穿著,很類似,我也沒百分之百的把握,誰會沒事,記自己姊姊每天出門穿甚麼衣服,但我更加想知道那個女生是誰。

而後來我在外面,靠在牆壁打電話、抽菸,同學們問我為何一直在外面,我只說裡面太冷,我想在外多待一下,於是在外面時間比進包廂時間還多,就是在等824房門能再度開啟。

皇天不負苦心人,過了半小時,門又再度打開,一樣是50多歲的男子走出來,我靠著牆壁,手拿著電話,眼睛卻斜視著裡面,這時我看到,兩個人坐在正中央的沙發椅子上,男的坐右邊,左手放在女的肩膀上,女的坐左邊,身體彎下去,頭在那個男的雞巴部位,似乎在幫那個男的在含,我想確定是不是,但門這時又合上了。

我繼續拿著手機,裝在玩遊戲,過了兩分鐘,那個50多歲的男的,端著一盤食物走回來,把門再度開啟,這時我則是終於看到那個女生的臉,果真是姐姐沒錯,姐姐坐在沙發上,襯衫鈕扣被解開了一半,右邊的胸罩被剝開,男子的頭,正貼著姐姐的右胸吸允著,右手還放在姐姐的裙子裡,似乎應該是在摸小穴,姐姐右手好像抓著那個男生的雞巴。

這時門又要合上,我趕緊靠在824房這邊的牆壁,伸出左手按住門內側的邊緣,運用手指的力量,試著讓門合上的速度減緩,門成功的被我停住了,且不知是門太爛還是怎樣,真的沒有全部合上,留著三指寬的小縫,我偷看了一下,似乎都沒有人發現,我左右移動,找出可以看到姐姐的位置,終於站好到,可以看到的位置,但又不敢太靠近,怕同學出來看到我在偷窺,所以我站的位置比較靠近牆壁,手還是拿著手機裝樣子。

50多歲的男子走進去,把食物放在茶幾上,坐到我剛好看不到的位子,於是我看到姐姐站了起來背對著我,男子則蹲下去雙手伸到姐姐的裙子裡,把姊姊的內褲給脫下,然後站起來,斜背側對著我,這時我才發現另一個男子比較年輕,大約像是30幾歲的中年人,姐姐左腿踏在茶幾上,男子右手伸到姊姊的裙子裡,開始狂摳著小穴,我看姐姐右手還不斷抓著,那個男子露出在褲外的雞巴,男生坐了下來,把姐姐轉身,姊姊右手再度抓住雞巴,往自己小穴插下去。

姐姐坐在男子身上,面對著電視機,男子在姐姐的背後,手抓著胸部,但姐姐襯衫並沒有全脫,下半身還可以看的到一點陰毛,在吵雜的音樂聲中,還可以聽到隱隱約約的淫叫聲,我看著姐姐搖擺的臀部,後來另一個男子站了起來,整個躺住我視線,我根本只能看到那個男子的背影,於是我看見男子好像拉開自己西裝褲的拉鍊,走到姊姊面前塞給她吃

男子右手還不斷壓著姐姐的頭,但我根本看不到姊姊,只能看的到那個男子的姿勢在揣測,後來,站的男子坐了下來,姊姊站了起來,往左邊跨了一步,抓住另一個人的雞巴,往自己小穴放了進去,身體繼續搖擺著,而30幾歲的男子,站了起來,抓住自己的雞巴,準備要給姊姊舔的時候,他這時頭往我這邊看,好像發現門沒完全合上,外面好像有個人站在那,我趕緊走回自己的包廂,一分鐘後打開門時,824門房的門已經關上了。

隔天在家遇到姊姊,問他昨天是跟誰去唱歌,原來30幾歲的男子是他副總,50幾歲的是他執行長,而後來姊姊在這家公司,每兩個月就調加一次薪。現在經濟不景氣,姐姐還不斷提起說,她那時在外工作,能力多好,薪水拼命加,我內心在想著,你是哪方面能力好了。後來隨著姊夫回國,姊姊離開那個公司,嫁到高雄去,姐姐就沒在跟我們住了。

過了好幾年之後,直到最近半年,我想休息一陣子,我可不是被裁員唷!我在家裡公司上班,爸媽看我工作了好幾年很辛苦,就讓我休息半年,於是我到高雄長住姊姊家,姊夫也是自己在經營公司,每天都過著很忙碌的朝九晚五生活,早上八點多出門,一直到晚上快10點才回家,除了生病,沒有一天例外,而姐姐生了兩個小孩,小的平常日跟著姊夫爸媽住,大的下課後到保母家,姐姐在姊夫回來之前,才把小孩子接回家。

我認為自己休息半年,也不能在浪費時間,於是報名了英文補習班,早上都去上課,一開始姊姊都會來接我,下午陪她出去逛逛,姐姐是個家庭貴婦,休閒娛樂就是去血拼,沒啥經濟壓力,我住他家半年,也沒跟我收半毛錢,而姐姐逛街好多天下來,我發現姊夫會不斷地,打電話給姊姊,2、3個小時就打一次,有時更密集,姐姐跟我說姊夫要做甚麼事情、去哪裡,都會跟她報備!但除了接電話,我也發現姐姐會不斷地傳簡訊,也常常聽到收到簡訊的電話鈴聲,姐姐跟我說都是姊夫傳的啦!且跟姊姊與姊夫一起出去,也就沒看到姊姊在狂傳簡訊,於是我相信姐姐的話,只覺得這對夫妻,到現在居然還那麼恩愛。

但隔幾天自己躺在床上時,越想越不可能,姊夫打電話都那麼頻繁了,假如那些簡訊還是他傳的,那姊夫根本不用上班了麻!一直拿著手機就好了,於是我好奇地偷偷打開姐姐手機,開啟簡訊信箱,裡面居然都是空的,這跟我之前那個劈腿的女友好像,收到簡訊回傳之後,都會馬上刪除簡訊,我心想著事不單純,但又能怎樣。

就這樣我在高雄待了幾個月,由於我漸漸已經對高雄熟了,下課都自己到處亂跑,老姊就打一把鑰匙,讓我自己回家,直到某一天,我照樣的早上上課,中午在外自己隨便吃,由於這一天我肚子怪怪的,也就沒在外面逗留,就早早回家休息去,在老姐家,我跟往常一樣,上上網、看看電視,然後再看書,本人有看書不太喜歡在書桌上看,喜歡到處坐在地闆上看書的癖好,今天我坐在床旁邊的地闆上,看著看著不知睡著了,等我醒來,天色已經昏暗,看看手錶,已經快六點了,這時我聽到外面走廊有聲音,於是我走出去。

我看見姐姐穿著一條貼身的長棉褲,上衣是件小洋裝,往廚房走去。姐姐家門口一近來,是一個還蠻大的客廳,右手邊是廚房兼飯廳,廚房右上方跟左下方,各有一個門,一個面對著客廳,另一個則是連接到房間外的走廊,所以要從客廳走到房間,是必須經過廚房才行。

我沒有叫姐姐,只是跟著走進廚房,走進廚房才發現,燈全都沒開,只有客廳有開燈,且客廳傳來一個男生跟姐姐對話的聲音,我停止不動,站在門口用偷窺的方式看是誰,原來是龍哥站在客廳,龍哥是一個40歲出頭的中年男子,家裡非常有錢,自己開個公司,我只聽過姐夫說過,龍哥是他公司裡非常重要的客戶,對龍哥我並不了解的太多。

龍哥:「好熱唷!你沒開冷氣唷!」 姐:「廢話,我們才剛進屋耶!不是要出去嗎?」 龍哥:「先休息一下啦!真的好熱唷!」於是姐姐幫龍哥把西裝外套脫掉,掛在衣帽架上,龍哥自己也鬆開領帶,把領帶拖掉,丟在沙發上。

我看到姐姐幫龍哥脫外套,就知道應該不單純,且早就懷疑姐姐很久了,就沒想離開廚房的意思,我站的廚房門口,正好面對著客廳,且由於天色暗了,從客廳看廚房是一片黑漆漆,且我皮膚本身就比較黑,況且我只露出一顆頭來,也沒很靠近客廳,他們倆似乎沒發現我的存在。

姐:「我幫你開個冷氣好了」,於是姐姐走到冷氣邊,開了冷氣 龍哥:「你弟不在唷!」 姐:「不在,我剛剛去他房間看過了」 ,可能是我躺在地上睡覺吧!剛好被雙人床給躺住姐姐視線吧! 龍哥:「至從你弟一來高雄,我跟妳都好難得才能見上一面唷!」

姐:「怎樣,有想人家嗎?」 龍哥:「當然有呀!」龍哥這時走在姐姐身邊,抱著姐姐開始熱吻 姐:「不要啦!等等我弟回來怎麼辦?」 龍哥不管姐說的話,繼續親著姐,姐似乎知道龍哥不想收手,也就沒繼續說話 看到這個畫面,除了興奮還是興奮,由於我知道姐姐有出軌的前科,在加上我懷疑姐姐很久了,對這樣的場景,我一點都不吃驚。

只見龍哥親吻著姐姐,右手抓著姐姐的大胸部,左手撫摸著姐姐的棉褲,姐姐慢慢地開始解開龍哥襯衫的鈕扣,把襯衫給脫掉,姐姐這時離開龍哥的嘴巴,開始親吻著龍哥的身體上的每一吋肌膚,雙手還不斷地,用手指細細的撫摸著龍哥的身體。
姐:「聽說你最近跟我家老公簽了一個大案子」 龍哥:「對呀!你不知道我部屬多少人在反對」 龍哥:「說這個案子,對我公司沒啥利潤」 姐:「你是生意人,賠本生意幹嘛還要做」,姐這時親吻著龍公的奶頭 龍哥:「當然是為了妳呀!最近景氣那麼差,倒了不少公司」

龍哥:「妳老公簽了這個案子,至少可以撐一年以上」 姐:「那我可要好好謝謝龍哥了唷!」 於是姐姐脫下龍哥的褲子及內褲,跪在地上,吸舔著龍哥雞巴,龍哥一副很想受的樣子,站在那雙眼閉起來,頭微微的朝上看,只見 龍哥:「我受不了了,我現在就要」

龍哥把姐拉起,推倒老姐在沙發上,快速的把姐褲子給脫了,把姐兩腳張開,頭迅速往姐小穴舔了下去,舔了幾下,把自己雞巴插進姐的小穴裡,姐姐雙腳夾住在龍哥的屁股後,雙手抱著龍哥的頭 姐:「啊!龍哥,好爽唷」

龍哥:「這麼久沒被我插了,是不是很有快感呀!」 姐:「嗯!嗯!對,好爽,用力點插我」 龍哥:「插用力點是吧!我花了好多錢,才久久幹妳一次」,龍哥使力的桶著姐姐 這時龍哥把姐姐抬了起來,放在客廳的茶幾上,把姐姐的上衣給脫去,雙手解開姐姐的胸罩,順手把胸罩丟到沙發後面,雙手捏著姐姐的胸部,頭還不時地趴下,吸一下乳頭

龍哥把姐姐翻身,姐姐趴在茶幾上,身體趴在姐的身上,龍哥從後面正繼續桶著姐姐 龍哥:「最近有沒有想我呀!」 姐:「嗯!嗯!嗯!有!我每天都好像龍哥」 龍哥:「妳想我甚麼呀!想我的錢是嗎?」

姐:「恩!不是,我想著是龍哥的雞巴」 龍哥:「想我著雞巴做啥呀!」 姐:「嗯!嗯!當然是希望龍哥每天都幹我。」 龍哥聽了似乎很開心,臀部更是搖動的更厲害,龍哥這時把姐拉了起來,兩人都跪在地上,十指交扣著,龍哥從後面桶著姐姐 姐:

「啊!啊!好爽!」 龍哥:「可是我有工作家庭要顧,不能每天幹妳耶」 姐:「不要,我要龍哥每天都能幹我,啊!啊!」 龍哥:「小寶貝,我不是在幹妳了嗎?」

姐:「啊!啊!那快用力的幹我」 龍哥努力的頂著姐,這時龍哥雞巴離開了小穴,隨即把姐姐拉了起來,把姐右腳踏在茶幾上,雙手摸著姐的腰,再次用力挺近姐姐的小穴中,姐雙手抓著龍哥的屁股,似乎在幫龍哥加點力氣。

龍哥:「平常都沒在妳家客廳做過,今天感覺特別的爽」 姐:「真的嗎?那等我弟走,我們每天都在客廳做,啊!啊!」 龍哥:「你弟哪時走呀?」 姐:「快了,沒剩幾天了」 龍哥:「那到時,我們又可以常常見面囉!」 姐:「嗯!嗯!對,這樣我就可以常常被龍哥幹了,啊!啊!」

龍哥把姐帶到沙發上躺下,雞巴正插近小穴時,只見姐坐起來,把龍哥反壓到沙發上,自己扭動著臀部,微微的在淫叫,龍哥不斷地伸出手來,挑逗著姐的乳頭,或者是把姐拉下來,抱著姐姐,親吻著她,自己臀部一直往上頂,這時 龍哥:

「你有看到我昨天傳的簡訊嗎?」 姐:「嗯!嗯!嗯!有呀!」 姐:「那個女生怎麼那麼淫蕩,嗯!嗯!」 龍哥:「妳不覺的那個女主角很像妳嗎?」 姐:「嗯!嗯!嗯!哪有,一點都不像」,這時龍哥抱著姐姐,坐了起來,把姐姐倒向另一頭 龍哥:
「真的不像妳嗎?你說呀!你說呀!」龍哥這時停住自己雞巴,只有在說出你說呀時,用力頂兩下 姐:「就是我,你不要停下來麻!人家還要,」姐嘟著小嘴,搖擺著身體,再討龍哥幹她 龍哥:

「不幹妳,我真的捨不得」,龍哥又繼續插著姐姐,過了一分鐘 龍哥:「要出來了,要出來了」 只見姐姐迅速爬起來,含住龍哥的雞巴,龍哥爽到緊緊抓住姐的頭,射進裡面,射出來時,還全身抖了幾下 姐:

「你這次怎麼射出來的精液比較多」,姐姐把精液吐在手中 姐:「人家剛剛好像把精液吞了一點進去」,姐姐把手中精液拿給龍哥看 龍哥:「至從知道今天能見到妳,我這幾天故意沒跟老婆做,」 姐:「你這個大壞蛋,還故意不跟老婆做唷!」姐姐一副笑嘻嘻的,指著龍哥 龍哥:

「跟妳做,可是比跟我老婆做,爽上好幾十倍了」 姐:「是唷!那你可要好好照顧我老公唷!」 姐:「小心哪一天,你就見不到我了」 龍哥:「好,我一定會讓妳老公生意興榮的」 姐:

「這是你說的唷!等等陪我去牽車,我要去接我兒子了」,姐這時含情脈脈的看著龍哥,龍哥這是用淫蕩的笑容,回應姐姐 我這時看手錶還不到七點,想說一定又是要去車上搞一翻了,於是,我看見兩人,各自穿好衣服,姐姐把冷氣電燈關掉,兩人離開了房子。

後來晚上我看到姐夫辛苦的回家,突然有種對不起姐夫的感覺,但我又說不出口,我今天看到的事情,沒過幾天,我提早離開高雄,回到了台北,提早開始恢復上班,我真不知怎麼面對姐夫。現在,每當家庭聚會,聊起姐姐,爸媽認為姐是個很懂事的乖女兒,姐夫認為姐姐是個好老婆、好媽媽,我也認為姐姐是個好姐姐,從小就非常照顧我,現在還會不斷的買東西給我

但每當聽到爸媽說,姐姐是個遵守著三從四德的傳統保守的女生,問我意見,我總是搖搖的頭說,我可能跟妳們角度不一樣,有點認知差距,但我只能說姐姐是個很厲害的人物。全部人認知的姐姐都是同一種人,只有我不一樣,爸媽說是我固執,不願意改變自己的想法,說這是我的缺點,但我相信自己所了解的姐姐,才是姐姐真正的個性,我也相信姐姐是為了姐夫的公司,而跟龍哥發生關係,但我總是有種罪惡感在,但每當看到大家都和樂融融,姐姐在姐夫心目中是那麼的完美,我就不忍心當壞人,說出來的,把快樂的關係給破壞掉,大家可能還會認為我怎麼在誣陷姐姐,這個壞人我承受不起,但我這個開放姐姐,直到現在,還真的讓我挺煩惱的。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9144388-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