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22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達爾巴
伯爵 | 2019-2-9 05:31:41

晚情,28歲,已婚,有一個三歲的小女孩,丈夫是本地老住戶,當時不工作,以吃房租為生。晚情當時因生孩子,從一家文化公司辭職近三年,也在家休閑並照看孩子。

  晚情的家庭——娘家和婆家都算是比較富裕,自己開輛桑塔納,每天除了照顧孩子,就是逛街,晚上就上網或看電視打發時間,日子一天天的過,慢慢的越來越寂寞和無聊,辭職三年,也無勇氣再去上班,久而久之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自卑和對未來的虛無之感。當在網上晚情遇到我時,正是這種心境的極端情況,晚情見我知書達理,並對人生和世界有自己的理解,且朝氣很足,隨越來越喜歡把心理的各種問題和煩惱與我探討等。

  大約是聊了十幾次後,我提出來相見,並告知說,如不能相見,我就不再上網相會了。晚情沈默兩天之後,答應了。

  相會地點約在東四十條的北海萬泰大廈七樓咖啡廳。第二天正是周六,按約定時間——下午1 點,早早趕到等候。我邊以咖啡壓制心跳,邊看書刊,邊眼睛死盯著入口處。手錶時針已過1 :20,還沒見可疑的人來,我開始內心不安,慢慢有些焦躁。又等十分鐘後,我生氣,站起來要走,回首吧臺之時,看到北角上一位全身白色衣裙的女士坐在桌邊靜靜的看著我。不期而至的與我雙目相遇時,此女士迅速閃開眼光,並微微低下頭去。我心中咯噔一下,心裏疑惑、憂鬱、翻騰著走向吧臺結帳,邊掃看著那位女士:約27、8 歲,身穿素雅的白色套裙,裸露在衣著之外的肌膚白皙無暇,一頭長髮低垂,遮住了大半個臉,露出的部分能看出面部端莊、沈靜,但帶著一絲不易覺察的慌亂。我無法確定此女士是否就是晚情,但心裏有種感覺:此人應該與我熟悉,但是否就是她?

    我那時還不像現在身經百戰而老辣無比,不敢貿然行動。憂鬱中走到吧臺,可能是天賦所至,我毫無思想準備的做了一個大膽的行動,對吧臺服務員說:連那位13號桌的女士的帳一起結了。說話間,我眼角看到那位女士身體微微顫動了一下,好像低垂的眼睛迅速轉向了我。我此時已狠下心來,轉身走向那女士。那女士驚慌起來,身體、眼睛不知所示,突然之間好像變成了一只面對迎面撲來老狼的小白羊。

    我可能的確是具有某種風月天賦,走到桌前,居然伸手向她,說:我們走吧。女士簡直就是目瞪口呆了(這情景下她那善良、柔順的面容,本狼終生難忘一點一滴),驚慌中帶著疑惑的雙眼、嘴巴吃驚的略有長大、微有紫紅的嘴唇不住地輕微顫抖著。她於失神落魄般的猶豫之中,伸出了她的手臂(那種天性裏的溫柔與順從,我從沒有遇到過),我拉住她的手,扯她起來。拉著她的手,白皙的有些刺我的眼睛並刺進了我的心,握著她的手,滿手的滑膩,尤若無骨,一陣清香隨她站起來而迎面撲來。

    此時最不應該的是,我下身居然勃然挺立,一下把下身的太子褲給支撐起個大窩棚!十分慚愧!男人真就是雄性動物。

    等她站起來時,我又是一驚:居然比我好像還高出一點,我趕緊去看她的鞋,還好,穿一雙大約是五寸跟的精巧別致的小高跟鞋,雙腳白皙清瘦,腳趾較長,三節腳趾勻稱而清晰,有些類似幼兒的小手指,腳弓凸起,腳前掌平坦精巧,腳跟細嫩而窄小。女士見我打量她的鞋和腳,羞澀而慌亂的低頭去看。我大喜:這種年代了,在這麽一座功利而瘋狂的都市居然還有這般純情而羞澀的少婦!我不再說話,拉她來便走。

  說實話,直到那時,我還真無法真正斷定她就是晚情,可是奇怪,我始終不敢去問她是否是晚情。

  出門、上車、一路走來,女士並沒說話,只是一只能聽到她急促而微細的氣喘聲。車到工體,下車,上樓、關門,女士一路被我拉扯的踉踉蹌蹌,一聲不響的被扯到了房間裏。當然,房間自然就是我的住處了。

  至房間,鬆開手時,滿手已是汗水淋漓。女士被鬆開手時,似乎一下子失去了支撐,居然一下依在了墻上,全身不斷的痙攣般的輕微顫抖著。我那時年輕,身體火力十足,頭腦還不那麽復雜,沖動穩占上風。一把把她抱起來,在女士微弱的驚呼中,摜到了床上。幾把扯掉自己身上的衣服,挺著紅熱的大炮,直接壓過去。壓倒女士身上時,女士雙手緊握著臉,使勁地扭動身體掙紮。我心跳氣促,猛烈的扯開她的雙手,一嘴含住她的嘴唇,猛吸猛伸。大熱的天,她居然嘴唇冰涼,嘴部肌肉好像完全失控,不知張閉,被我連啃帶舌攪一陣,她嘴唇、口腔才開始熱乎起來,並吹氣如蘭、氣喘愈加急促。我要動手,在她微弱的哀求聲中,我不管不顧的撤掉她的全身衣物,只剩下下身的一條潔白的小內褲和長絲襪。

    我驚訝於她全身的白皙,好像沒有汗毛、且全身都是牛奶色。撕扯中,我的大雞巴不自覺地刺弄著她的身體、腰部、胸部、腿部等,刺激得生疼,愈加無法控制自己,哪裏還管她“求求你了,別這樣,好嗎”“不要啊, 我可該怎麽樣啊”之類的哀求,根本顧不及觀賞,一把撕爛她的長絲襪,那感覺真像是撕大蔥的外皮,又像是撕扒動物的毛皮,扯成幾塊。扒她內褲時,她好像有些覺醒了,雙手不再捂胸捂臉,緊緊把住內褲,不讓脫。善良的女人總是這樣,這時她還以為她面對的還是一個有理性可控制自己的男人,她錯了!完全是一個被欲火燒得瘋狂的雄性巨獸!右手抓住內褲邊,胳膊一發力,一把把內褲撕下,少婦驚號一聲,好像是扯疼了她的手。上身壓住少婦胸部,雙腿盤住少婦無力的兩腿,右手緊緊抱住她想翻動的身體,左手扶正雞巴對準她的嫩屄口,腰部使勁一縱,一槍桶到了底!龜頭直接頂在一個軟軟的凸起上,頂得有些微疼。少婦痛叫一聲,身體一緊一挺,隨即軟的好像沒有一點力量攤在了我身下。

    我此時那還有其他感覺,下身一味的猛烈飛快地抽插。上百下後,我喉嚨裏發出一聲長呼,身體一緊,下身猛急一挺,雞巴沒命的塞進她陰道深處,好像頂開了她陰道深入的那個凸起插了進去,射出了一腔濃烈的激情。

  氣喘稍息,我才發現少婦緊閉的雙目中流出淚水,並氣息非常微弱。我好怕出事,趕緊爬起來,搖她叫她,她一動不動,只是淚水一點點地流出來。這可把我嚇壞了,急得有些六神無主。用嘴唇感受她的氣息時,感到氣息很微弱並且嘴唇冰涼,再擡她身體時,發現她的身體雖然滿是汗水,卻有點發涼,並且軟的像是沒有了骨頭。我大聲叫著她,真怕她出事。連呼她數聲後,見她仍無動靜,我連忙說:“堅持住!我去打120。” 就在我急撥電話時,聽到她微弱的一聲:“別……,” 我連忙投下電話,過去看她,看到她還是那樣毫無生氣,我就說:“別怕了,保命要緊,還是叫120 吧。”  少婦動動嘴唇,好像攢足了力量,擠出了兩句:“別叫……不要緊的,死不了……別怕,過會兒會好的。”半個小時後,少婦漸漸提問上升,身體慢慢有了力氣。

  少婦恢復後,一聲不響,爬起來就穿被我扔在地上的衣服,滿臉紫紅。我此時已不知道該怎麽辦,只能看著她。

  內褲、長絲襪已撕爛,少婦只好光腿光腳蹬上高跟鞋,欲往外走,邁出兩步剛到門口,身體就是一晃,差點傾倒,扶助了墻。我見狀才醒過神來,連忙上前扶住她,她輕微掙紮了兩下,也就任我把她扶到床邊坐下。剛一坐下,少婦馬上掙紮站起來,不由老狼分說,走到墻邊依在墻上。如此十幾分鐘後,我神誌漸漸清醒過來,滿腦袋的知識和經驗才開始發揮作用,我知道自己傷害了她的感情和自尊。此時,已無其他辦法,只能是將錯就錯,將傷害變為接受和正常。我飛快地思考間,邊打量少婦。沒了絲襪的她,仿佛更加白凈,盡管腿上還能隱約看到絲縷的汗澤,但更加性感生動,清秀瘦長的雙腳交錯著支撐著身體,那姿勢讓人血脈噴漲!

  我咬咬牙,站起來走過去,她像躲開。我抱住她有些柔弱的身體,輕聲說:“非常對不住,不知道為什麽這麽瘋狂了,簡直就不是我自己了。” 少婦又低頭下去,眼角滲出了淚水說:“有你這樣的麽?你怎麽能這樣啊。”  我趕忙安慰解釋。安慰了十幾分鐘,少婦才任由我抱著坐在了床上。我再次連聲抱歉後,說:"你躺下休息一會兒,我去給你買絲襪和內褲,對不住;你最好是洗澡以下,免得……" 少婦無力的點點頭。

  等我買絲襪、短褲、飲料,並給她買了一套基本看起來同樣的衣裙回來後,發現她軟臥在床上睡著了。我沒有驚動她,坐在椅子上看著她。她算不得特別的漂亮,但很端莊秀氣,難得是連長相都是帶著含蓄和高雅,五官算是普通,唯獨耳垂大而厚實,再就是嘴唇寬厚——這是她五官上唯一性感的部分。她的身材給人一種特別細長文靜的感覺,兩腿屬於細長類型,腳部和跨步特別的性感,讓人看了就硬!

    回味剛才激情時,感覺她的陰道特別的緊,並且好像陰道非常短,如果沒猜錯的話,頂著的那個凸起就應該是她的子宮口,如果是真的,天吶,怪不得她痛叫,是直接插進她子宮了!看著看著,我的下身就又燙又硬起來,非常渴望樸上去再幹她一把!但是我不敢了,她剛才已經昏迷了一次,再幹容易出事了。我無奈,就把椅子搬到床邊,邊撫摸著她的腿、腳,邊打手槍(靠!想想當年,我也真是沒出息),她可睡著真沈。等到要噴射時,我把她的雙腳搬到床外,對這她的腳噴射下去。

    搞完後,我邊喘息邊欣賞她性感無比的小白嫩腳,也不知不覺睡著了......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3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