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55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9 05:36:51

第一、二章 懷中抱月

  送走了彭柱澤,侯玄演起身舒了個懶腰,剛想邁步去春和殿,隨行伺候的小
李子說道:「陛下,您忘了,馬姑娘已經被您恩賜回府了。」

  侯玄演這才想起來,自己見她悶悶不樂,就讓她回家一趟了。進宮之後一直
是靈藥在自己身邊服侍,沒了這個小東西,還有點不習慣。

  侯玄演摸了摸鼻子,轉頭往後宮走去,深秋時候就屬桂花的香氣最為霸道,
幾乎遮掩了其他的氣味,突然一陣低聲的哭泣聲傳來,侯玄演眉頭一皺,雖說深
宮後院是最容易出故事的地方,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負。

  停下腳步,撥開一叢藤蔓,一個宮裝女子坐在滿地的落葉山,正抱著雙膝哭
泣。

  看那身影,應該是陳圓圓,侯玄演輕咳一聲,陳圓圓嚇了一跳,轉頭一看是
侯玄演,更加局促起來。

  侯玄演疑心大起,揮了揮手屏退了自己身邊的太監宮女,往石頭上一坐,問
道:「怎麼了我的兒,躲在這里哭什麼?」

  陳圓圓哪敢將心里話說出來,低著頭說道:「回陛下,奴是看見花都落了,
有些傷感。」

  侯玄演瞥了她一眼,勾了勾手,陳圓圓忙湊上前來。

  在她的豐臀上擰了一把,笑罵道:「我看你是想吳三桂那個老漢奸了吧?前
些天我派人將他在奸佞樓淩遲,你是不是心疼了?」

  陳圓圓嚇得花容失色,雙膝一軟跪倒地上,抱著侯玄演的雙腿說道:「陛下
冤煞圓圓了,奴的心里只有陛下一個,怎敢記著旁人。」

  這要是別人侯玄演還可能有些慚愧,但是對吳三桂他實在是恨到了骨頭里,
幾次三番差點被那老王八害的滿盤皆輸,這個漢奸實在是可恨。當初陳圓圓和吳
三桂郎才女貌的,可能還有一些情愫在,也是難免的。

  不過侯玄演並不在意,這個人說白了就是自己打仗的戰利品,不同於黃櫻兒
和顧菱兒還有靈藥、錢薇甚至卞賽賽,那些女子對自己情根深種,自己當然也有
一份寵愛的心思。

  眼前這個尤物,雖然長得傾國傾城,但是畢竟是搶來的。侯玄演也沒有自戀
到認為自己日了她幾次,她就死心塌地愛上自己,人家吳三桂還為她開關賣國呢。

  但是碰到她有很大的嫌疑,在這里為吳三桂哭泣,侯玄演就氣不打一處來。

  「跟朕來。」

  ……

  奸佞禍國樓,是史上唯一一座為奸佞建的樓閣,上面擺滿了各類罪人。他們
的罪名各不相同,但都有一個共同點,是滿清南下的幫兇或者爪牙。

  有史可法、何騰蛟這樣的無能之輩、昏庸之人,他們竊居高位而碌碌無為,
昏招跌出讓清兵得利,讓義士血白流;也有洪承疇、吳三桂、尚可喜這樣的投敵
漢奸。

  其中吳三桂等人,又因為作惡太大,獨門獨院,單獨有間房子。

  看管奸佞禍國樓的守衛,將他們送到此地後,畢恭畢敬地退了出去。

  推開木門,一個雕像栩栩如生,陳圓圓一看驚了一跳。

  那是吳三桂伏法之前,金陵的雕像石匠們一起雕刻的,吳三桂窮途末路的模
樣仿佛就在眼前。

  在雕像旁,就是一個石碑,上面刻著他生平的功過罪惡。

  「怎麼樣,見了舊人開心麼?」侯玄演促狹問道。

  陳圓圓不敢開口,侯玄演稍微有些生氣,伸手一按陳圓圓久經他的調教,乖
巧地蹲伏下去,不一會傳來啾啾的聲音和侯玄演舒暢的喘息。

  不一會,侯玄演輕輕拍了拍她的臉頰,陳圓圓擰著小腰,扭過白桃似的豐盈
雪臀朝後撅起,侯玄演示威一般,用肉棒輕輕拍打翹臀,換來一聲聲嗚嗚的聲音,
就像是小動物哀鳴。

  侯玄演讓她扶住吳三桂的雕像,自己卻用手剝開她胸襟衣衫,抓住兩對大白
奶子,不斷揉捏挺翹軟綿的乳房,一把捏的細綿乳溢出指縫。

  感受著指尖的滑膩,侯玄演挺槍抽送,邊抽邊道:「我與你那吳三桂,哪個
更厲害?」

  「爺……爺厲害……」

  侯玄演讓她高高撅起屁股,卻把胸圍解下,束成一條細繩,讓陳圓圓張嘴咬
住中間,侯玄演在後面手捏著兩邊,便如同馬嚼鐵一般,同時另一只手不斷地拍
打陳圓圓圓臀,扇的臀上滿是紅印,一邊問道:「圓圓可爽?」

  「啊……啊……爽……圓圓只求爹輕些……啊啊……」陳圓圓嘴里含著布條,
說話含糊不清,卻有別味的風情誘人。

  侯玄演反而更加興奮,肏的陳圓圓淫水四濺,春吟不絕,一雙玉腿顫巍巍地
站立不住,只能使勁握住雕像的雙臂。

  侯玄演見她被插的站立不穩,將「嚼鐵」紅綢拴在她的皓腕上,綁在吳三桂
的雕像脖頸系緊。

  就這樣奮力抽插了三百余下,侯玄演精關一麻,終於有了射意。繃緊了下身,
往前一抖,全部射進陳圓圓鳳穴中。

  陳圓圓被迫扶著吳三桂的雕像,眼睛緊緊閉著,不一會又忍不住睜開,心中
一苦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侯玄演畢竟不是心狠的人,將她攬了起來,陳圓圓破罐子破摔,使勁捶著他
的胸口,雨點般的粉拳落下,卻軟綿綿的沒有什麼感覺。

  「人家什麼都給了你……嗚嗚嗚嗚……就知道作踐人……嗚嗚。」

  侯玄演俯視著她,恣意地大笑兩聲,抱著輕若無骨的陳圓圓走了出去。

  上次離開蘇州,剛剛吹起西風,天氣還有些熱。如今已經是正月新年,元宵
佳節了。

  蘇州城內張燈結彩,各個富家商戶,出資置辦煙花燈謎。「天上元宵,人間
燈夕。」

  每年到了時候,城中不再禁夜,而且嚴禁騎馬。百姓們夜遊燈市、走橋摸釘、
走百病行……一系列的娛樂活動。

  蘇州最高的酒樓上,是顧家的產業,今夜也不對外開放了。整個樓層被侯玄
演一家獨占,一家老小齊聚樓頂,吃酒看燈。

  侯玄演抱著顧菱兒,小丫頭掙紮著從他懷里鉆出半個腦袋,看著樓下熱鬧非
凡,一張小臉寫滿了羨慕。

  夏淑吉、侯玄雲等女眷,穿著白綾襖兒,藍色的裙子,頭上珠翠盈盈,精心
打扮過了。侯玄雲還是有些局促,侯玄演將她喚到身邊,輕笑道:「我這次去嘉
定,將元寶接回來了。」

  侯玄雲臉色一紅,捏著裙角說道:「有勞兄長費心了。」

  顧菱兒露著腦袋,說道:「雲兒姐姐,我們下去玩好不好?」

  侯玄演按住她的小腦袋,說道:「你可是當嫂嫂的人,別叫差了輩分。」

  顧菱兒吐了吐舌頭,轉過身趴在侯玄演的肩膀上,翹著屁股看燈去了。

  侯玄演見人聲鼎沸,樓上其他家人,都在欄桿處看燈。便叫過瀟瀟和霽兒,
將顧菱兒交給她們照顧,自己則倒了一杯酒,遞給身邊的侯玄雲。

  侯玄雲久在青樓,酒量不俗,但卻一滴都不敢喝,雙手握著酒杯,神情躲躲
閃閃。

  侯玄演壓低了聲音,勸道:「我知道你出身不好,但是風塵中也多有奇女子,
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眼光。葉家在昆山只手遮天,你都敢幫助我們,剿滅葉方厲。

  這份膽識,足以做我的妹妹。如今你有了我這個兄長做靠山,為什麼還要唯
唯諾諾的,難道是覺得哥哥不夠威風麼?」

  侯玄雲握著酒杯,掩嘴輕笑,展顏笑道:「哥哥,雲兒懂了,以後一定不給
哥哥丟臉。」

  侯玄演笑道:「這就對了,去看燈吧,我看菱兒跟你挺投緣的。

  通過珠簾往外看,蘇州城亮如白晝,到處都是煙火花燈。白綾襖甚至於其他
白色衣服,在元宵節期間很受婦女歡迎,上至主子,下至奴才歌妓,無人不愛。

  大街上,行人如織如促,遍地金比甲,頭上珠翠堆滿,粉面朱唇。侯玄演一
閉眼,恍如身處太平盛世一般,不禁嘴角一勾,笑出聲來。

  要是天下都是這般光景,那該多好?屁股決定腦袋,人的位置有多高,就要
想什麼層次的事情。侯玄演若是活在北方,是一個旗人搶掠的家奴,日思夜想肯
定是逃得性命,不再為奴。

  如今身居高位,每天一閉眼想的就是驅除韃虜,恢複中原。而且還要將天下,
治理的都如今日的蘇州一般。

  侯玄演一時貪杯,喝的醉醺醺的,腦子有些暈,就想下去走走。

  剛剛下樓,侍衛們就緊緊跟上。侯玄演一身絲絨鶴氅,頭戴瓜皮帽,走在蘇
州街頭,但覺美不勝收。

  侯玄演怡然自得,突然覺得身後涼颼颼的,回頭一看,只見燈火闌珊處,一
個倩影如水的眼眸橫波,正俏生生地看著自己。

  原來杭州離蘇州並不算遠,黃櫻兒一早就到了,但是馬上就要大婚了,所有
人都知道此時她不應該踏出顧家的大門。

  今夜乃是上元佳節,這麼熱鬧,黃櫻兒肯定是坐不住的。而且還聽顧府的下
人說,姑爺包下了酒樓,黃櫻兒的心更是早就飛了出去。她在顧家身份特殊,誰
也不敢真的看管她,偷偷打扮一番帶著兩個侍女就溜了出來。

  侯玄演對她也很是想念,快步走了過去,黃櫻兒一雙柔軟的玉臂張開,便緊
緊地抱住了侯玄演的脖子。

  「小侯哥哥。」

  這一聲叫的如囈語一般,把半醉的侯玄演心都融化了。

  胡八萬和張一筒識趣地轉過身去,還一臉兇相地驅趕起路人來。街上人實在
太多了,雖說這個地方是個陰暗角落,花燈的背面,但還是陸續有人經過。

  侯玄演輕咳一聲,將她從懷里推了出來,板著臉唬她道:「你怎麼逃出來了,
過幾天就大婚了,像什麼樣子。」

  天知道黃櫻兒最吃這一套,低著頭一臉的怯弱,只覺得胸口一團熱氣從心里
散開,又像是一股電流從腳心傳到腿股,眉眼間盈盈似水。裹在百花裙里的小翹
臀,隱隱間竟然升起一股渴望。

  「白綾衫照月光殊,走過橋來百病無。「黃櫻兒今天也湊了一把熱鬧,身上
穿著白綾襖兒,下著百花裙,俗話說女要俏,一身孝。這身打扮穿在身上,再加
上眉若春水,眼似秋水,纖腰秀發,姿容婉媚,美的不可方物。

  佳人在懷,侯玄演的下身慢慢地硬氣,不一會就頂在了黃櫻兒的胯骨上,黃
櫻兒早就食髓知味,自然知道那硬邦邦的是什麼東西,不由渾身微顫,嬌喘不已,
胸口不住起伏。

  兩個雙生的貼身丫鬟和主人心意相通,一看這個情景,趕忙紅著臉啐著上前
遮擋,以免這情人相會的一幕被人瞧了去。

  侯玄演的大手滑到黃櫻兒桃形的翹臀上,順著襦裙伸手進去輕輕一捏,入手
時臀肉滑如絹綢,又彈性驚人,暗贊一聲不愧是將門虎女。

  黃櫻兒嚶嚀一聲,整個身子都軟了下來,幽壑處芳草盡濕,鳳溝間春水湧動。

  侯玄演覺察到手邊有絲絲熱氣,嘴角一勾壞笑咬著她的耳垂道:「櫻兒,你
那穴兒里流的是什麼?莫不是在街上尿褲子了?」

  黃櫻兒羞的臉色酡紅,蚊聲道:「不是……不是尿,是水水……」

  侯玄演大感興奮,胯下巨棒怒脹幾分,頂的黃櫻兒嬌軀一陣顫栗。棍兒頂著
美人,侯玄演自己也覺得有些疼,便將她推出懷中,用右手勾起黃櫻兒下巴,故
意板著臉道:「還敢頂嘴,明明是櫻兒在大街上尿尿了,你自己說該不該罰?」

  黃櫻兒臉色緋紅,淚生汪汪,玉唇微抖,好不羞澀。

  「該……該罰。」黃櫻兒微微彎腰,俏目含春,咬著嘴唇,翹臀輕搖:「就
罰打這里好不好?」

  侯玄演見她的媚態畢露,下身已經受不了了,輕輕一拍身前妙兒的肩膀,將
她拉到懷中咬著耳朵耳語一番。小丫鬟臉刷的一下紅了,啐道:「上元節街上人
最多,兩位祖宗非要在這張致不成?」

  侯玄演一巴掌拍在她的圓臀上,笑罵道:「叫你去你就去,哪這麼多廢話,
把話傳完了記得快點回來伺候。」

  妙兒不敢違拗,含羞帶臊地走到街道外面,找到侯玄演的親兵強忍著羞意低
著頭不知如何開口。

  親兵認得這是國公爺未婚妻身邊帶著的兩個雙胞胎之一,而且當初在荊州,
這個美人兒可是展現了驚人的武力,不敢怠慢,正色彎腰道:「姑娘何事?」

  妙兒正色道:「國公讓你們守住這條街的兩端,任何人不準放進來。」說完
轉身就走,搖曳的身姿讓親兵們眼光流連忘返。

  秦禾一巴掌拍在流著口水的親兵腦袋上,罵道:「再看把你們眼珠挖了,還
不快去守住街道,放進一個小貓小狗進去,壞了國公的大事,我拿你們試問。」

  兩旁的親兵背著身子將街道一堵,再也沒人能看到里面的無邊春色,侯玄演
的膽子也大了起來。

  胯下三個妙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身子骨耐玩,不是嬌滴滴的弱女子,更加
趁了侯玄演的意。當下解開腰帶,露出昂揚的兇器,那粗壯醜陋的驢大行貨早一
柱擎天。黃櫻兒忍不住哼出聲來,美目迷離望著侯玄演下身的巨物,身體一陣酥
軟。

  一陣涼風吹過,臀胯間涼颼颼的,侯玄演忍不住打了個寒戰,口中笑罵道:
「你們兩個還不過來,凍壞了爺的寶貝,拿你們試問。」

  雙兒和姐姐對視一眼,俏頰一紅一起來到侯玄演身邊,並排跪在他的胯下,
輕啟香唇撥弄舌尖一左一右為他舔弄起來。

  忽聽得嘶嘶數聲,侯玄演已經自家小姐的百花裙掀起,雙手用力將里面的褻
褲撕開了一道口子。黃櫻兒在兩個丫鬟中間,彎腰翹臀,突然感到雪膚一涼,知
道自己的肛兜褻褲,也被情郎強行撕開,不禁扭動起圓如滿月的翹臀來。

  外面街道上不住地有煙花騰空,絢爛多彩,侯玄演卻只專註於眼前的一輪圓
月,那白的欺霜賽雪的圓臀,拱出一道誘人的圓弧,侯玄演忍不住伸手拍打起來。

  黃櫻兒銀牙暗咬,嘴里不斷發出悶哼之聲,俏臉通紅扭曲,粉臀聳動不休,
兩個丫鬟心疼小姐,忙張口嗔道:「爺,憐惜著我家小姐一些,不要打壞了。」

  侯玄演聽罷將黃櫻兒圓臀扒開,伸手一抹全是春水,笑著抹到雙兒臉上,促
狹問道:「你不早說,都打出水來了。」

  黃櫻兒不依地扭動圓臀,卻不舍的直起身子,還想被打幾巴掌。

  將雙兒和妙兒提起,讓她們抱起自家小姐,就要使那招「懷中抱月」。

  兩個丫鬟一左一右將黃櫻兒抱起,手托著翹臀,脖子上搭著黃櫻兒的手臂,
空出的手一人一邊將她的粉穴剝開,湊到侯玄演的肉棒上,只聽得「唧咕」一聲,
盡末到根。雙兒妙兒大羞,偏偏自家小姐爽翻天外,春吟大作:「啊……啊……好
舒服哦……啊啊啊,輕點……啊啊……好舒服!好舒服……」

  「啪!啪!」

  侯玄演站著不用動,兩個丫鬟都有武藝在身,兩個擺弄黃櫻兒綽綽有余。侯
玄演伸手在兩人伸手摩挲,催促她們加快套弄的速度,懸在半空的鳳目迷離秀發
散亂,嘴中春吟不斷。

  畢竟是初春的天氣,侯玄演漸漸覺得下身有些涼意,尤其是黃櫻兒下身的春
水四濺,便用全力來回重重抽送數十抽,最後一下重重撞擊深宮,隨即「噢噢」

  大叫一聲,陽精終於如同水註一般,狂噴而出。黃櫻兒瞪著朦朧失焦的美眸,
胸脯劇烈起伏,面頰等處浮現的高潮余韻,艷艷動人,美不勝收。

  侯玄演抽出肉棒,兩個丫鬟趕忙掏出隨身的香帕,想要給自家小姐擦拭幹凈。

  侯玄演拉住她們說道:「就這樣吧,不許擦了。」

  黃櫻兒腿股顫栗,落地之後將百花裙往下一翻,看上去並無兩樣,只有自己
知道胯骨內的濕膩粘滑。立足未穩的黃櫻兒羞窘交加,鉆到侯玄演的懷里,嬌喘
道:「小侯哥哥你、啊……你……壞蛋!弄……弄死人了…」

  侯玄演嘿嘿一笑,說道:「她的不許弄,我的卻要清理幹凈。」

  雙兒輕啐一口,紅著臉跪下去張開雙手握著滾燙的杵身舔舐一陣,細細啜吮
肉菇的冠狀邊緣,將肉褶舔的十分潔凈,這才給侯玄演系好腰帶站起身來。

  黃櫻兒撅著嘴問道:「小侯哥哥,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面,人家一點不想
住在顧家。」

  侯玄演抱緊了她,柔聲道:「回去之後燒好熱水,跟顧家要一個大一些的浴
桶,晚上我再去找你。」

  黃櫻兒鳳穴中帶著陽精淫水,臊眉耷眼地帶著兩個臉色暈紅的雙生丫鬟回到
顧府,顧家下人雖然疑惑,但也知道這是貴人,沒敢多問。

  顧家是蘇州豪富,首屈一指的富貴門第,安排的這處別院尤其闊綽。在後院
一處華麗的殿宇內,華清湯池中,黃櫻兒和兩個雙生丫鬟在熱氣騰騰的水中共浴
溫泉。月白色的衣服,被隨手扔在池邊,三個玲瓏曼妙的白花花的身子,鉆進暖
洋洋的溫泉中。

  這浴池妙就妙在身處泉眼,卻贏了一方白玉石的湯池內,泯泯流入流出,四
季下來溫暖如春。溫泉熱汽蒸上來,泡在池中讓人周身如沐春暖。黃櫻兒主僕三
人被香溫氣裹體,只感覺萬般慵懶酥軟,肌膚上霧水彌漫,端的舒美愜意。

  妙兒撅著嘴一邊恣意滑地動池中溫水,輕撫洗慰黃櫻兒那早被灌滿陽精的狼
藉羞處,洗得滿是「嘩嘩」水聲,,一邊抱怨道:「小姐,你往後可不能見著姑
爺就走不動道,今兒個上元節,那街上的人比過年還多哩。就張致的那個怪樣子,
萬一被人瞧了去,咱們還活不活了。」

  黃櫻兒一聽大羞,她鳳穴含精走了回來,早就羞臊地格外敏感,聽見自己丫
鬟的話,就像是一下子被點著了。雙兒看不過去,也參加了戰團,一時間浴池中
鶯聲燕語,笑語盈盈,嬉鬧起來。

  突然,妙兒臉色一變,停下了嬉鬧,說道:「外面有人。」

  主僕三人都是武藝超群的人,但是其中猶以妙兒耳目清明,黃櫻兒蛾臉通紅,
低首道:「小侯哥哥說他還要來的。」

  兩個丫鬟一聽,大驚失色,馬上就要過門的媳婦,一夜還要偷兩次不成。

  三個人一齊緊張地豎起耳朵,果然見朦朧的溫泉水霧中,走出一個身影。侯
玄演翻墻而入,一身的泥土看上去有些狼狽,看著眼前三具雪白肌膚不著片縷,
宛若凝脂,雪肌透紅。

  侯玄演輕笑兩聲,鉆進浴室內,果然溫泉就是天生的避寒聖地,涼颼颼的身
子被暖氣裹繞,說不出的舒服。

  又見溫泉霧氣升將上來,蒸得這三個美人兒雪肌粉嫩帶紅,滿是霧水,端得
美艷不可方物。

  「嘿嘿,你們倒是聽話,不知道洗幹凈了沒有?」

  黃櫻兒雙瞳剪水,桃紅雙頰,撒嬌之意盡現,雙兒嗔道:「姑爺好沒道理,
我們小姐還未過門,就被您這般玩弄,忒也欺負人了。」

  侯玄演脫去衣服,露出肉棒跳到水中,將黃櫻兒和妙兒摟在懷里,雙手在水
中雪腿緊夾之下,盡興揉耍她們兩個股間那抹嫩紅的蛤肉,咧著嘴笑道:「就你
話多,給我過來。」

  雙兒不敢違逆,咬著嘴唇一臉的不服氣,遊到侯玄演的身前。

  侯玄演從兩腿逢中抽出手來,專心對付眼前的雙兒,右手姆指按住那淫核,
食中雙指插入蛤肉中,一陣爽揉,還問道:「你這刁奴還敢不敢了?」

  「嗯……嗯……啊……」雙兒只覺得下身癢極,再也忍不住,呻吟之際含羞
嗔道:「奴……奴被爺弄的好舒服,再……再也不敢了,姑爺奸死小姐,奸死她
吧……我們都逃不過爺的掌心。」

  侯玄演知道這三個妙人兒,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狎玩之下還不會有危險,每
次操弄最能盡興。聽了這話哈哈一笑,按住雙兒的甄首壓到水中,不一會自己的
肉棒就被一個緊致的小嘴吸住,侯玄演猛地晃動起來,插得妙兒露在外面的腳丫
不住地撲騰。

  剩下的兩女早就被他摳弄的淫汁嘩啦,一起湊上來摩乳撒嬌,一時間嗯啊浪
吟聲、滋滋舌吻聲、咕咕吞津聲,不絕於耳。

  侯玄演將頭發濕透,貼在臉頰更顯性感的雙兒拉了起來,讓她和自己的雙生
胞姐面對面跪在自己肉棒兩側,雙手合十高高舉起。侯玄演左右各拿住兩根皓腕,
將她們高高提起,頓令兩個跪在湯水中癱軟無力的雙胞胎姐妹花皓臂向上挺直,
光滑無毛的下腋俱成曝現之態。香汗密布的瓊鼻正對巨棒,四顆堅硬如石的艷紅
奶頭恰如其分般對碰一處。

  兩頭披腰烏發和四只白艷碩實的鼓脹豐乳卻浮於水面,乳尖抵觸相交,當真
如雙蓮並蒂。

  兩張檀口四瓣紅唇大口吮食肉棒兩側,兩條濕柔丁香在肉棒兩側來回翻卷,
肉棒上頓時香津密布。

  侯玄演將兩女的手腕放開,讓她們各自將雙手壓在腦後,不得放開,嘴唇卻
要繼續包裹著肉棒,侯玄演則挺腰抽插,解放出雙手也不閑著,將黃櫻兒拉到身
前摸弄。

  身下的妙兒一口將肉棒吞在嘴里,侯玄演感覺到了,挺起腰桿抽插起來。不
一會兒,妙兒滿臉都是淚水香涎,杏目翻白,淚珠滾轉

  畢竟是姐妹連心,雙兒跪在地上,雙手不敢放下,泣道:「爺,不行了,姐
姐她不行了。」

  侯玄演往後一抽,肉棒脫腔而出,上面卻連著好長一條香涎。

  妙兒垂首連連咳嗽,咳了良久,早哭成淚人一般,嗔道:「爺……爺好狠的
心腸,要插死奴奴不成。」

  侯玄演見兩個丫鬟的檀口都被肏到酸楚難當,再也無力再戰,於是抓著姐妹
腦後的長發,令她們跪在跨間仰頭擡目瞧著自己,二女眼中早濃情似火。

  「沒用的東西,用奶子吧。」

  姐妹倆含羞跪好,各捧大奶,將肉棒夾於兩個深邃乳溝間,四乳相對用擠壓,
早將那沖天巨炮圈在乳肉堆中。見那龜頭傲立目前,姐妹二人用眼神相互鼓勵,
都探出丁香,去掃龜帽,親吻龜肉。二女雙手捧奶,同時一提一放,快速用乳肉
套起來肉棒來。

  雙兒捧乳蹭棒,仍不忘自家小姐,浪叫道:「我的爺,您的肉棒已經被我們
姐妹弄碩大,卻只顧著自己享受,您看我們小姐,定然是十分想要了,怎麼還不
肏她。」

  黃櫻兒此時正被狗交的姿勢,翹著屁股左右扭動,侯玄演雙手連拍,打得她
左右臀尖紅撲撲的,十分可愛。

  「好美的屁股兒,又白又翹,這一回爺要從後面來。」

  黃櫻兒最喜歡被打屁股,「嗯」得一聲嬌吟,便跪在水中,高高挺起圓臀,
在月發下發出誘人的光芒。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