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56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達爾巴
伯爵 | 2019-2-9 05:38:44

堅叔人如其名,老而彌堅,曾是地盤判頭的堅叔因為退休,所以便搬去與兒媳一起居住。

堅叔兒子在國內開廠,經常要走返內地工作,一年只有一半時間在香港。所以經常只有堅叔和從國內娶回來的媳婦亞蓮在家中。亞蓮是番禺人,所以懂得講廣府話,她持家有道,貴價的衣服也不會買,衣著寒酸,掛住個近千度的近視眼鏡,和滿面雀斑。系男人見到都無胃口。但不知是否叫亞蓮都是大波的,亞蓮對波應該有36F,條腰又幼,雙腿結實修長。好似心口掛了兩個排球一樣,身裁簡直勁過那些鬼妹,堅叔有時都忍不住望多兩眼。

到了1998年的世界盃堅叔才知道亞蓮的秘密。

堅叔一等一的波迷,加上近期賭波合法化,堅叔都會注意球賽的走勢。亞根廷的波路一向不俗,堅叔買了五百元亞根廷贏,豈料一開波不久,亞根廷便被克羅地亞的一個地球得分。

只見亞蓮在旁邊掃地,眼睛沒有離開過電視機。

「亞蓮,你都喜歡看足球嗎?」

「一點點啦!」

「你有什麼意見?亞根廷有沒有追回。」

「我沒有‥‥意見。」亞蓮笑笑口的,托著眼鏡說。

「講啦!不用怕。爸爸不會罵你!」

「這樣吧,爸爸你是不是買很多錢呀!」

「五百蚊!」

「哎唷,五百蚊,爸爸給我煮些好菜給爸爸食好啦!」

亞蓮坐在堅叔,替他細心分析這幾年亞根廷的正選球員大退,全起用了一些新人經驗不夠。出局是遲早的事。克羅地亞換了巴西教練,所以有了很大的進取力,但要入四強還有一大段距離。

「那我五百塊錢丟進大海!」

「爸爸,你當給賽馬會做善長吧!」

果然如亞蓮所料,亞根廷下半場1比2 輸給克羅地亞。

「亞蓮你好厲害,被你猜中啦!你真的懂足波,」堅叔不禁瞟向那對搖搖欲墜的乳房。

「不是猜的,是分析!」

原來亞蓮在國內曾經是國家女子足球代表,但因為一次意外,竟然失去了大部份視力,需要配戴深度近視眼鏡,還被國家體育會要求提早退休。後來透過單位介紹,竟然認識了當時在國內公幹的堅叔兒子。

「原來你的身世這麼曲折,雖然你不能再打球,但你可以分析足球呀!」

「怎麼分析法?」

「只要你告訴我,每一場球賽,哪一隊勝出的機會較大,我如果贏面較高,我們就重錘出擊,如果和數較高,我們就買小小。」

「但爸爸,正如亞叔(香港足球評述員林尚義)說,波是圓的,一日未打完,都不知誰勝誰負。」

「怕什麼?你是國腳,我信你的眼光。」

正如堅叔所估計,亞蓮的分析十分準確,未進入四強,亞蓮已經替堅叔贏了十萬元。

這天堅叔決定帶亞蓮出街慶祝。

堅叔穿著整齊的在大廳等候遲遲未出房門的亞蓮,等了一會,堅叔忍不住走去看看,只見房滿虛掩,亞蓮身上只穿著內衣褲不斷試穿不同的衣服。與其說是內衣,倒不如說是兩塊破布,又舊又黴,根本包不住亞蓮惹火的身裁,兩隻爆乳隨時有奪罩而出之勢。看得堅叔喉乾舌燥埋藏多年的原始慾望再度燃起。

堅叔先帶亞蓮到眼鏡店,配了一對隱型眼鏡。

沒有深度近視眼鏡的亞蓮,原來樣貌還算不俗。

堅叔再帶亞蓮到百貨公司,買了一大批新衫、鞋子、內衣褲、襪褲和化妝品。

亞蓮雖然用不會在家中化妝想推卻,但堅叔執意要她收下

「要不是你幫我,這筆橫財怎會進袋,這是九牛一毛。」

堅叔還叫化妝小姐即場替亞蓮化了一個淡妝,再加上新衣服和新內衣,亞蓮當場變成大美女一名(酷似陳好與蕭薔的混合臉),身裁更顯得玲瓏浮凸。

******************************************

「乾杯!」堅叔帶亞蓮在灣仔新美利都吃乳鴿。

「爸爸,這個太破費了吧!」

「怎會呢?你看,周圍的人都看著你,證明你現在多有魅力。他們不知道,還以為你是我的情人,我這個做爸爸也很風光呢?」

「爸!你說得連我也難為情啦!我那麼醜!」

「蓮你看著我」堅叔很正經的說︰「你聽我說,你是最好的,你知道嗎?」

亞蓮登時雙頰嫣紅,美得連堅叔下體也燥熱起來。

堅叔這刻才覺得亞仔不配娶這個媳婦回來。

「來!亞蓮,我們再喝一杯,之後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亞蓮似乎有些懼怕,生怕堅叔對她做出什麼事來。

「爸!有‥‥什麼重要的事。」

「你忘了,後天總決賽,巴西對法國!」

「原來是這件事」亞蓮釋然。

「今次你認為哪一隊有勝算,我覺得巴西五連冠是免不了的。」

「爸爸,我今次不敢說歹說好!」

「為什麼呀?你每次都看得那麼準,今場我打算重拳出擊,買五萬元巴西勝。」

「我反對,今次法國隊有功利主義思想濃厚的領隊雅凱在後防線上設置了四名大將:雷伯夫、德塞利、圖拉姆和布蘭克,巴西要打入這條防線,十分之困難!勝負是五五。爸爸總決賽的賭局算了吧!」

「不行,我們多賺數十萬,家裡的負擔自然減少,你和,想不到你這麼膽小!」

「你當我是膽小,這場賽事輸贏難料。」

「我就賭巴西三萬塊錢,我怎麼樣?」

「不要啦!爸!」

「一萬塊!我只買一萬塊!」堅叔已經賭瘋了。

「爸,不要賭啦!」

「呸!結帳!」堅叔怒氣沖沖丟下一千元便離開了餐廳。

亞蓮怕堅叔亂來,踩著高跟鞋緊跟著堅叔。

堅叔走到街上,拿出手提電話,正要向外圍投注公司落注。

亞蓮一手把堅叔的手機搶去。

「還給我!」

「爸!冷靜一點!廣東人有句話,有強姦,沒焗賭。」

亞蓮拉拉滑下露出半邊乳罩的上衣。

「對呀!」

「我跟你賭一局。」

「怎麼賭法?」

「如果我勝了,你就要聽我話,不要再賭,好嗎?」

「如果我勝呢?」堅叔抹抹額上的汗。

「如果你勝了,我跟你為奴為婢,就算將來亞超(堅叔兒子)跟我離婚,我亞蓮說話算話,一生也不離開你,服事你到死。」

「當真?」

「果然!我先買‥‥我買巴西贏!」

「你好詐哦!」

「爸!兵不厭詐!」

「好,我就買法國贏。」

總決賽當晚,坐在電視機前的堅叔和亞蓮還穿了法國和巴西隊的球衣來捧自己的,小茶機上還放滿了啤酒和零食堅叔見亞蓮淡妝略施,黃色的球衣更顯胸前挺拔,短窄的運動褲將其蜜桃一樣的臀型和結實的大腿展露無遺,看得堅叔喉乾舌燥,未開波已經喝了兩罐生力啤。亞蓮也不遑多讓的喝了半罐啤酒,面頰已略帶粉紅,嬌艷不可方物,但由於堅叔一股不可輸的意志,竟然壓下了心中的慾火。

聰明的讀者一定記當年的球賽的結果,不錯,法國以二比一勝了。

「好!我勝了,我勝了。」

堅叔如瘋虎出閘的狂叫起來,又喝了兩罐啤酒,以示慶祝。

「怎樣?亞蓮,沒話說吧!」

豈料亞蓮也彈跳,兩隻大奶也左搖右擺起來。

「好噢!爸爸贏了。」

堅叔莫名其妙,「亞蓮,為什麼你比我還高興呀?」

「爸爸!你想想,如果你現在外圍投注買巴西,你現在的光境是怎麼樣?你還笑得出嗎?」

「對對對!唉!亞蓮原來你用心良苦!爸爸還怪你!」

「不要這樣說啦!我們是一家人嗎?」

「為我們沒有輸錢乾杯。」

「不!我們贏了!」

「對!我們贏了!」

「不!爸爸我是說真的,我後來用你的外圍戶口密碼入了買一萬元法國贏,外圍盤口巴西對法國2:14,我們贏了十四萬!」

「十四萬!」

「對!」

「為我們贏了乾杯!」

「乾杯!」二人將桌上的啤酒全部喝光!

酒過三旬,二人微帶醉意,電視夜間新聞正播放著

「法國隊好波!」

亞蓮已經換過了法國隊白色的球衣竟忍不住拿著啤酒罐站在沙發跳起桌上舞來,腰肢誘人的擺動著。

亞蓮一不小心,啤酒竟灑到身上,白色的球衣,頓時變成半透明,堅叔清楚看亞蓮帶著的粉紅色乳罩

打著拍子的堅叔見媳婦亞蓮雙頰紅粉緋緋,嬌艷欲滴,豪乳左搖右擺的拋蕩著,堅叔竟忍不住向她的一對施下祿山之爪,大喊道。

「亞蓮好波!」

只覺亞蓮一對巨乳彈手且堅挺,堅叔登時舉旗致敬

亞蓮當然被這一著嚇壞了,但酒意正濃,亞蓮被堅叔搓揉得渾身無力。只好轉身擋著堅叔一雙大手的施襲。

但這樣堅叔更大膽一個熊抱將亞蓮壓在沙發上。

爸爸下體的肉棍緊緊頂著媳婦亞蓮的豐臀,爸爸兩手也不閒著繼續搓著亞蓮的巨乳!

「亞爸,你幹嗎?」

「亞蓮,願賭服輸!我賭法國隊贏了,難道你已經忘記了你說過什麼嗎?

「我記得!」

「那你說過什麼?」

「我願意為奴為婢,一生服事你!」

「對!‥‥現在,我兒子又不在,這就是‥‥你服事爸爸的好時候了。」堅叔很有技巧地舐啜著蓮的後頸的大動脈和耳垂,令亞蓮全身又騷又癢,全身酸軟無力

「爸爸!」亞蓮緊抓「不可以的,我是你的兒婦哦!我求求你,不要這樣對我!啊啊‥」

堅叔已經失去理性,左手已滑入亞蓮的球衣大肆搜球,還用指尖揘著她乳罩內早已挺立的乳頭,右手則滑入亞蓮緊窄的運動褲內,堅叔的手掌能感到其絲絹質的薄貼身內褲上一大片草原下小溪不斷湧出蜜液,令胯下的小內褲都變得潮濕了。

「亞蓮下面都濕了,還想裝什麼矜持,讓爸爸來幫幫你啦!」

「不不‥不‥呀,是啤酒弄濕的!!」

「亞蓮你身裁真的很捧啊!」

堅叔的手指在亞蓮的陰戶上上下遊走,又輕擦她的陰核,再加上酒精,令亞蓮淫性大生。

「唔!爸爸你說謊話!你很壞哦!」亞蓮一對媚眼斜睨著在背後的堅叔

「我哪有呀?」

「爸爸明明說自己喜歡足球!」

「是呀!」

「但原來爸爸你喜歡撞球!」

「我哪有呀!?」

「要不是為什麼你總是掛著根撞球棒在兩腿之間。」亞蓮把玉手撓到背後,毫不客氣地伸手進入堅叔的褲襠內緊抓著其高翹的肉棒子。

亞蓮這一抓也有點怕,莫想堅叔六十高齡,肉棒老而彌堅,比自己的老公還要棍長堅硬,在亞蓮的玉掌中一跳一跳的。

堅叔見媳婦這麼主動,乘著酒意,將自己的肉棍從褲襠下拔出。

肉棍直直地翹首頂著亞蓮的鼻尖。

「爸爸,你知道玩撞球有什麼規矩?」亞蓮說得甚為意淫

「不知道,有什麼規矩?」堅叔吃吃笑道

「先要將撞球棒在巧克上擦擦的!」亞蓮將自己的球衣拉開,一對小麥色的巨球被粉紅色的乳罩緊緊地包著。

亞蓮解開了前面的小扣子,一對巨乳便脫罩而出。

兩隻粉白的大奶上,黏著兩片淺粉紅的乳葷,看得堅叔狂吞口水。

亞蓮頑皮地將堅叔肉根的龜頭放在乳尖上磨弄起來。

亞蓮又吐著口水弄濕自己的乳頭,就好像小女孩一樣第一次吃著紅豆冰條一樣!用舌頭舐颳著堅叔的龜頭和馬眼。

跟著她又把爸爸整根陽具含在口中,前後搖動頭部!

要不是堅叔定力好,早就走火了。

「好亞蓮!你不要引我了,快些給我吧!」

「爸爸,唔‥你好壞哦!」

亞蓮雙眼泛光,雙夾發紅的扭過身來把盛臀對著堅叔。

一搖一扭的將運動短褲褪下來,露出爸爸為她買來的淺綠色T-BACK內褲。

看得堅叔也失去理智,一頭便栽在亞蓮的美臀上,大力索大力吻著,弄得亞蓮又酥又癢。

「啊‥啊‥‥啊‥爸爸‥‥唔唔好,唔好‥‥」

堅叔已經失去理智,哪理會眼前的美人兒是自己的媳婦還是女兒,一個熊撲便將亞蓮壓倒在沙發上,托高她那肥美屁股,一手扯開她的T-BACK的帶子,一手扶著自己雞巴頂著亞蓮的小穴,藉著媳婦唾液的濕潤,混著啤酒的愛液,堅叔毫無難度的便將媳婦兒攻陷。

「亞蓮,我愛你,我要你做我情人,我要你…….。」堅叔把新抱的身體壓在身下,雙手在她的週身遊走著,片刻間摸遍了亞蓮的一對巨乳和屁股。亞蓮被堅叔撫摸得嬌喘籲籲,豐腴的身體不住地扭動著:「……啊……啊……不要呀‥‥爸爸……啊……」「啊…………啊……爸爸,啊……啊……啊……很粗壯的撞球棍呀!……」

堅叔雞巴不斷在那濕滑的前後推主「亞蓮,我實在太高興了,不是在作夢吧,真的能和您……和您……在一起,這是真的嗎?」堅叔勃漲得硬梆梆的陰莖一直在媳婦的身體內衝刺著。堅叔一時間也不知是身處夢境,還是身在現實。

亞蓮反過身來主動摟著堅叔,紅潤、甜美的小嘴親吻著我的嘴,嬌喘籲籲,羞紅滿面,斷斷續續低聲地說:「是真的……嗯……嗯……我的好爸爸……嗯……嗯……好爸爸……啊……啊……嗯…啊…啊……壞老爹…不要停 繼續插我…嗯……嗯……幫……幫你的小媳婦……啊……啊……脫……脫衣服……嗯……嗯……」

堅叔將亞蓮身上多餘的衣物脫下,堅叔微微抖動的手指摸上了亞蓮那一對嫩滑、光潤、豐腴、堅挺、圓翹的乳峰。如同觸電般,一陣酥麻從指尖霎時傳遍了全身。亞蓮嬌哼了一聲,不安地扭擺了一身體。他的雙手觸摸著亞蓮雙乳,手指輕輕地按揉著:「太美了,亞蓮,真是太美了,真的,我太喜歡了,亞蓮好波。」

亞蓮 輕聲喘息著,嬌媚地輕聲細語說:「哦,我知道,爸爸,爸爸是真的喜歡亞蓮的乳房,哦,壞爸爸,慢些,慢些,不要弄痛了亞蓮。」

亞蓮豐腴、性感的身體扭動著,此時的亞蓮已完全沈浸到愉悅的興奮和快感之中,那殘存於頭腦中的一點點理智和禁忌已蕩然無存,全然把我--她的爸爸--當成一個自然意義上的男人,盡情享受我的愛撫,得到做為女人應該得到的性的愉悅。

「啊……太棒了……啊……啊……亞蓮你的……乳房……真是……真是太美了…啊……啊……真是又豐滿……又柔軟……啊……啊……」

堅叔趴在亞蓮豐腴的身上,雙手揉捏著亞蓮豐腴、尖挺、圓翹、柔軟、性感的雙乳,興奮得有些語無倫次了。

「啊……啊……寶貝……啊……啊……爸爸……啊……啊……媳婦……啊……小媳婦……很高興……啊……啊……真的……真的是……很舒服……啊……啊……啊……」強烈的剌激興奮使得亞蓮抱住堅叔我的腦袋,把堅堅叔的頭緊緊的按在她的胸前。

堅叔趴在亞蓮的幾近赤裸的身上,他把臉埋在亞蓮高聳乳峰之間,聞著那迷人的乳香,忍不住把嘴貼上了那光潤、豐滿、柔軟、性感、顫巍巍、白嫩嫩的乳峰。

亞蓮嬌哼一聲,隨即發出令人銷魂的喘息聲和呻吟聲。堅叔的嘴唇和舌頭吻舔著那深陷的乳溝,從乳房的根部向上吻舔而去。堅叔的舌尖在亞蓮那如熟透了葡萄般飽滿的乳頭和暗紅的乳暈上不停地環繞舔吮著,不時地舔舔那對飽滿的乳頭。「啊……啊……爸爸……啊……啊……爸爸…啊……啊……亞蓮被你玩得好舒服……啊……啊……啊……」真沒有想到亞蓮的乳房竟會如些敏感,亞蓮的乳房猶如處女一樣性感、敏感。此時的亞蓮已經無法克制住那壓抑了許久的急促的喘息聲和呻吟聲,忍不住放浪地小聲叫了起來。堅叔貪婪地張開嘴,把亞蓮的乳房含進嘴裡,舌尖舔著圓溜溜的乳頭,吸著、吮著、裹著。

亞蓮這時已骨酥筋軟,香汗淋漓,嬌喘籲籲。過了片刻,堅叔貪婪的嘴又向下吻去,嘴唇舌尖所過之處,無不使亞蓮渾身顫慄,牆,幾根油黑的陰毛俏皮地露在內褲的外邊。堅叔把臉貼在亞蓮的肩膊,他感覺得到亞蓮的陰道在急遽的收縮著,更能感受到她渾身在不自主的顫慄著。

「啊‥‥啊‥‥爸爸‥‥爸爸‥‥啊,我不行了‥」

「啊‥‥亞蓮‥‥啊‥‥亞蓮‥‥我‥‥」

堅叔立時拔出雞巴,精液失控地噴灑在亞蓮的小腹和一對巨乳上。

他們二人喘著大氣望著對方,發出會心的微笑,就在這時,鐵閘傳來鑰匙開鎖聲。‥‥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3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