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76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達爾巴
伯爵 | 2019-2-9 07:25:31

初來到醫院,我們新來的同事都是由院辦的海波姐打理的,安排我們的住宿和飲食,平時一些生活上的小事也可以找她,海波姐三十多歲,離異卻多年,自己的帶著一個女人,話說起來,海波姐是我的第一個意淫對象,高挑的身材有1米70多,身材豐滿妖嬈,身前的兩個乳房高聳著,衣著也是很新潮,很顯身材,接觸了幾次後,就成了我擼管的幻想對象,但我也沒想到,這幻想在後來竟成了現實。

一天,去院長辦公室送材料,出了院長辦公室,因為尿急,趕緊奔向廁所,單位的廁所是不分男女的,只要在裡面插上就可以,所以我就瞄準一間就衝了上去,不知道是因為我用力太猛,還是原本就沒插上,我開門的一瞬間感覺到了一點阻力,但隨後門就被我拉開了,這一拉開不要緊,裡面正有個女人在小便,被我嚇的猛然站起來,身體緊靠著後牆,雙手扶著牆壁,下身暴露無遺,白白的小內褲還掛在膝蓋間,褲子一下子掉到了腳下,陰部一覽無餘,陰毛上還掛著點點尿液,我一看,原來是海波姐,我當時做了一個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決定,一大步跨上去,手隨後把門利索的插上了,由於我動作太快,海波姐一時沒反應過來,我上前抱住海波姐的腰身,開始瘋狂的親吻她的粉頸和香肩。

「哎呀,小王你別這樣,你住手,我要喊人了啊~」突如其來的攻勢讓海波姐大驚失色,她一隻手推著我,另只手想提起掛在膝間的內褲,可惜內褲太靠下,根本夠不到。當海波姐還要說話的時候,我用我的舌頭堵住了她的嘴,我嘗到了我夢寐以求的女神的香舌,那種潤滑,那種躲閃後的結合,讓我忘記了呼吸,盡情吸吮著美味。親吻的力度過大,我感覺我的舌頭和嘴唇都吸吮的陣陣發疼,一陣猛烈的舌吻後,我雙手捧著海波姐的臉龐,四目相對,我看到了她的驚慌,她的憤怒,和微微發紅的面頰。

「快放開我,剛剛的事情我當沒發生過,以後大家還是同事……」海波姐鎮定了一下自己情緒說道。不知道為什麼我鼻子一酸,眼前海波姐美麗的臉龐瞬間模糊:「海波姐,我喜歡你,我為你的身體發狂,為你性感寢室難安,也許你會覺得我膚淺,下流,但我真的抵擋不住不去想你,我這樣做肯定讓海波失望了,我……」一陣強烈的哽咽,讓我無法把話說完,我擦了擦眼淚,看到海波姐臉上的憤怒不在,滿眼的憐愛和無奈。我看到她竟然笑了,「告訴我,你這小子什麼時候開始惦記你姐姐的身體的?」感覺她像是在開玩笑,但我還是很怕。

「海波姐,我要是說實話,你可別生氣,從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想和你做~~~愛」我委屈的說道,噗嗤一聲,她笑了出來:「臭小子,你才多大啊,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做愛嗎?」我理直氣壯的說:「兩個人有愛,在一起做,就叫做愛」。話雖簡單,但似乎也讓海波姐為之一振,在她失敗的婚姻裡她也不敢說每次和丈夫行房都是心中有愛吧。面對眼前的毛頭小子,她很難說出此時複雜的心情。

「讓姐姐今天和你好好做一次,你滿意麼?」海波姐溫柔的語調和我不敢相信聽到的話,讓我的下體立馬堅硬無比,說著,她輕輕而熟練的解開了我的腰帶,兩隻纖細的手直接撫摸在我的腰上,意外的身體接觸讓我打了個冷戰,她笑著安慰我說別緊張,這會午休,沒有人會來這個廁所的,她兩個拇指直接伸到了我的內褲裡,向下一用力,我的褲子連同內褲一起被退到了膝蓋,怒張的陰莖一下子彈跳出來,直挺挺的,龜頭大大的,馬眼上分泌出了亮晶晶的液體。

「沒看出來,你小子還挺有料的啊?」海波姐笑著說,那微笑而略顯迷離的眼睛真迷人,她伸出右手直接握住了我的陰莖,輕柔而又節奏的上下套弄著,這舒爽的套弄讓我興奮無比,微微涼的白皙纖手中看著我的陰莖時隱時現,一浪浪的快感從下身不斷傳來,像過電一樣,襲遍全身,我即將進入射精的狀態,海波姐好像也看出我的痛苦表情,打趣的說:

「你要是射了,不能再繼續愛你的海波姐,海波姐以後可不會再給你這樣的機會嘍」我聽到海波姐的話,立即緊把精關,睜開眼睛讓自己清醒起來,我抓住了她的手,停止了她的套弄,向前一步,雙手扶住海波姐的腰,下身陰莖一點點送到她的小穴口,輕輕的一下一下的撞擊穴口,弄的海波姐下面也濕潤起來,她有意迎合我的插入,我到偏不完成,她進我退,她退我進,始終讓我的龜頭和穴口若即若離;「好了啦,我的好弟弟,你就別玩弄姐姐了,說了你一句還記仇啊~~~~」海波姐臉上的媚態和燒紅的臉頰已經說明是嗷嗷待插了,這更加讓我興奮了,感覺自己的龜頭和陰莖又脹大了一圈,我雙手脫到海波姐的藍色牛仔褲,將白色的小內褲掛在一隻腳踝上,雙手抱緊她的大腿,整個人被我抱起,緊貼到牆上,我的陰莖跳動著,有節律的輕點著穴口。我故意假裝糊塗:

「海波姐,你剛剛說什麼?你要我做什麼,我不太懂啊」我臉壞笑;「啊~~~就是~~~你可以進來了~~~啊」海波姐有些嬌喘;「進哪裡?你說什麼?」我還不依不饒;

「我的好弟弟啊,你真是壞死了,把你的大弟弟插進姐姐的下面裡吧」說完頭便埋在了我胸口,我感覺海波姐臉上的紅霞已經燒到了粉頸,幾乎連肩膀都微微泛粉。

我也不在猶豫,挺身猛刺,一下插入了一半的陰莖;「啊~~~」海波姐突然聲音變大,嚇了我一跳,同時我也感覺到插入的陰莖被陰道死死的裹著,還不時傳來陣陣痙攣,這海波姐的小穴怎麼會緊的一塌糊塗啊。又不是處女,這是什麼情況啊,這種表現不應該是結婚數年的熟女的體感啊。

「弟弟你慢點,我很久沒碰過男人了,現在都不適應了,另外,弟弟~~~你的~~~~那個~~~也~~~粗大了些吧」天啊,我心中的女神竟然這樣誇獎我,真讓人熱血噴張啊。這讓我又繼續挺動陰莖向裡面插去,越往裡面插,越像是劈山開路,緊脹異常,海波姐的表情十分痛苦,美麗的眉毛擰成了一團,終於我挺身插到最深,讓我的龜頭親吻了海波姐的宮口,我停下了動作,仔細感受著海波姐陰道的蠕動和按摩,陣陣痙攣讓人精關難把,我看著海波姐潮紅的臉龐,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背後的襯衣都被汗水浸透了。

「沒~~~看~~出~~~來,你~~~還~~人~~小~~鬼大~~~呢~」那眼神裡的哀怨能殺死所有的男人,女神就在眼前,下面的小穴卻被我填滿,這種褻瀆和滿足無法形容。

「我的女神,我要開動了哦」我輕聲的說

「等~~~等,我~~~還~~~~啊~~~啊~~~~嗯~~~~」我沒等海波姐說,我在女神體內的巨杵便開始研搗,慢慢的抽出,然後慢慢的插入,每次完全退出穴口,讓後再一次插入最深。

「啊~~~~~啊~~~~~哦~~~~~哦~~~~~~恩~~~~恩」眼前的海波姐微閉雙眸,輕咬嘴唇,盡情的享受這我的緩慢抽插,一頭烏黑的長髮隨著抽插的節奏飄散擺動著,像是迷人的瀑布傾瀉下來,我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隨著抽插的增加,我和海波姐的交合處流出了很多的淫水,我的大腿和睪丸甩打在她的雙臀上,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你~~輕~~點,這聲音~~羞~~死~人了,別搞~~的這麼~~劇~~烈~~好~~~麼?」海波姐上氣不接下氣的求著我。

「你說什麼?再劇烈些?好~~的」我故意誤會她的意思,更加猛烈的抽插,快的頻率幾乎要每一次拍打都連在了一起,我整個身體跟著瘋狂的搖曳著,海波姐的身體被我撞擊的要飛了起來,感覺就是美麗動人的女神在河邊輕輕的蕩著鞦韆,一上一下,身後的襯衫下擺隨風飄蕩,只不過女神是光著屁股的,臀下的也不是鞦韆,而是能把女神帶著搖曳的粗壯男根。

「你~~~怎~~~麼~~~~還~~~~更~~~~快~~~了~~~~~啊,我~~~~~要~~~~~~來~~~~~~了,饒~~~了~~我~~吧,好~~弟弟,你~~慢~~點,我~~下~~面都要~~壞了,下次~~~就不能~~再和~~你~~玩~~了~~啊」我停下了動作,讓陰莖插到最深,一陣陣的暖流包圍著我的陰莖,感受到它們從龜頭流向根部,讓後流出穴口,肆意的滴在廁所的地磚上。

「這麼說,海波姐,以後還要和我一起做~~~愛~~嘍?」我眨著裝作懵懂的眼睛;似乎海波姐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為以後我侵犯她留下了借口,便慌忙改口:

「不~~~~不是的,我沒那個意思,以後別再……」說道這裡她自己也猶豫了一下,要不要以後結束這樣的激情,就在這時我抽出了滑溜溜的陰莖,在離開陰道口的時候,像瓶子拔塞子樣,嘣兒的一聲,這是我聽過的最動聽的拔塞子聲音了。這樣一拔,海波姐小穴頓時空空,淫水滴瀝,強烈的空虛感奪走了她最後的一點理智;「別~~~別~~拔出來啊,快~~插進來吧,姐姐以後~~~讓你肏~~還不行麼,你想什麼時候肏,姐姐就什麼時候陪你」海波姐帶著哭腔哀求著,情急之下連髒話都說出來,要是平時就算看到海波姐被同事氣急了,也就是甩出一句「混蛋」,自己心中的女神突出這樣強烈的字眼,讓我微微發軟的巨棒又堅挺如鐵。

「我的女神,我怎麼捨得離開你的美穴呢」說話間舉槍一捅,全沒其中,隨著海波姐滿足的一聲長吟,我又開始了賣力的抽插「你~~~啊,最~壞~了,你~~~剛來~~的時候~~我怎麼~~沒~~發~~現~~啊~`~」雙臂環抱著香汗淋漓的女神,美麗的雙肩隨著下體的撞擊一聳一聳,眼神迷離,美發飄瀑。我放慢節奏,慢慢放下海波姐的雙腿,讓她重新站在地上,因為猛烈的性愛,差點站不住而摔倒,我扶了一下她,她不解的看著我。

「我的姐姐女神,你轉過去,我要好好欣賞下你的背影」我示意她我要進行後入位;她不情願的慢慢轉身,哀怨的眼神看著我,粉嫩的小口裡還混進了一摟頭髮,回頭看著我,「別~~再~~折騰~~~姐~~姐了,給~~姐姐~~個~~痛快吧」心中的女神下達如此令人熱血的命令,我怎麼能怠慢,我向前挺身騎上雪白嬌嫩的雙臀,舉根挺入,俯身貼在白皙的美背,雙手環在她身前,兩隻凝乳盡在掌中,在大力的手中變幻成各種形狀,柔軟彈性,我緊握雙峰,前後馳騁,一頭長髮好似黝黑發亮的鬃毛,飄動的像燃燒的黑色火焰,跳動的像歡娛的精靈,身下的女神啊嬌喘連連,氾濫的愛液在我的腹部和女神的雙臀間成了最後的粘合液,馳騁間啪啪作響「給~~~我~~~給~~~我~~~~啊」身下的海波姐大聲喊著,就像我騎著的雪白駿馬一陣嘶鳴,加快了馳騁的節奏,鬆開了被我各種揉捏的雙乳,我有力的雙手直接握住黝黑的「鬃毛」,用力後拉,她的頭被拉得極度後仰,大力的拍打著雪白的豐臀,粗挺的陰莖快速度抽插著,摩擦著女神的陰道,感覺整個陰莖都在燃燒,周圍的陰道壁像燒紅的爐膛般炙熱。

「我~~~要~~~來~~~了,我~~~要~~~來~~了~~~啊」

我感覺龜頭一股滾燙的陰精澆灌,陰道一陣強力的收縮和痙攣,我知道胯下的女神洩身了,我猛插幾下,拔出陰莖,猛壓在女神的後臀上,一陣強烈的尿意,便看見一股乳白色燙精噴在圓潤的雙臀上,一直射到平滑白皙的美背上,慢慢疲軟的巨棒還時不時頑皮的小口噴著精液,緩緩的流在緊繃的翹臀的上,向下流向大腿內側,我低頭看著修長的大腿滿是愛液,沒有被流淌過的皮膚所剩無幾,亮晶晶,滑溜溜的雙腿微微顫抖著,雙腳上的白棉襪都被浸濕了一部分,我鬆開海波姐的細腰,脫離的勇士的馳騁,身下的女神一下癱軟在地,蜷縮在廁所的一角,一直腳踝上還掛著小內褲,優美的雙臀在黑色的地磚襯托下格外雪白,上身的襯衫淩亂的堆在胸口上,雙乳堅挺紅潤,粉紅色的乳暈更添加了幾分誘人的性感,雙臀和美背上的燙精流到了胸口和小腹,美麗的秀髮隨地散落著,我的女神再也無力顧及形象,任由蜷縮在廁所的地上休息著,大口的喘著氣。

我也累得坐在地上,看著眼前的海波姐,微笑著說:

「我的女神,你真讓我瘋狂,你的身體太棒了」我伸手輕輕的撫摸著海波姐細膩的大腿,光滑的臀瓣,這種愛撫讓她面露甜美微笑,像是在做一個甜美的夢,她的樣子那麼嫵媚安詳。

「弟弟啊,你這是要搞死姐姐的節奏啊,以後姐姐可真有點不敢和你做了」懶洋洋的,說著慢慢起來,簡單弄了弄身上的汙漬,「我要先回我的辦公室了,這裡是頂樓,其他人應該是吃飯還沒回來,正好沒人,我回去了,你也走吧」海波姐轉身要離開。

「海波姐怎麼也要賞我口水喝吧」我期盼著;

「希望你能順利喝完水就走……」海波姐看到我的眼神,不由得感覺心裡惶惶的,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擔心什麼。我和海波姐一起進了辦公室,裡面佈置很簡單,一個辦公桌,屏風後面有一張單人床,是用來午休用的,因為在醫院,所以這種單人的病床很常見,幾乎每個科室的辦公室都有。

我喝完水,走出海波姐的辦公室,來到電梯口,在我剛按下按鈕時,就聽到一個很響的聲音,像是什麼爆了一樣,一下子走廊的燈全滅了,電梯也再也沒有了反應,這尼瑪是什麼情況,停電了??這我怎麼下去啊,那要是不能下樓,我是不是可以……你們都懂了,是吧。

海波姐在辦公室剛剛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因為內褲和胸罩都弄到了精液,所以就脫下來泡在盆裡,大家要知道精液是很難洗的,和弄上血是一樣的,不及時清洗,就永遠都有水漬的印兒。她穿著一個到膝蓋的大T恤,外面套上了白服,這時,她屋裡的燈突然熄滅了,在她還在納悶的時候,辦公室的門敲響了。

「這是誰啊,這麼還停電了啊~~~~~~~」自言自語的走向房門,打開房門看到竟然是我站在門口,海波姐一個胳膊支在門框上,一隻手扶在自己纖細的腰身上;「怎麼?水沒喝夠?又來和你姐姐要水啊?」美麗的臉龐微笑著像一朵嬌艷欲滴的玫瑰,在她還沒弄清我的來意,我就一閃身進了屋「停電了,電梯卡住了,估計這會兒全院上下都亂套了,患者被困在電梯裡,估計沒人能上來工作了」我攤著雙手裝作很無奈的表情,海波姐不信我說的話,在門口探身看著走廊,這一看真是又要了我的命,她身上的白服很長,我只能看到白皙的小腿,但這一探身白服就被向上拽了一些,她身上的T恤也跟著被拉了起來,在白服的後縫就看到了隱約出現的雙臀,這一看不要緊,我下身的巨物又有了反應,漸漸抬頭頂在褲子上,難忍的脹痛,我在後面伸手在白服的後縫摸了一下冰冰涼的小屁股。

「哎呀~」女神回頭,眉間輕蹙,「你個小色鬼,剛剛還不夠啊」在她輕拍我的腦袋時,餘光也同時發現了我下身支起的帳篷,不由咦了一聲,細嫩的小手小心的伸出食指指指我的寶貝,「它又……?」似乎在期待我的回答。「看來想你的不只我這一個弟弟啊」我不懷好意的笑著,我順手關上門,反鎖上,卡塔的一聲,嚇了海波姐一跳,向後退了一步,強擠著笑容「我的好弟弟,今天就別再……那個了,姐姐下面還腫著呢,好不好麼?」難道女神不知道麼,這樣的哀求就是赤裸裸的勾引,我下面的寶貝好像也聽到了女神的召喚,堅挺的更大了,幾乎就要自己蹦脫出來,我自己解開腰帶,讓我的大寶貝呼吸到新鮮空氣,我就站在原地,舉槍示警,海波姐則緊靠在櫃子的門上,好像真是被拿槍指著一樣,盡量離這個怒張的巨棒遠一點,她定睛看了看那剛剛給她帶來幾乎抽盡生命力般高潮的巨棒,紅紫的龜頭圓潤碩大,這個肉棒青筋暴起,還不時的點著頭,正中的馬眼還慢慢流出了亮晶晶的透明液體。

「好吧,你輕點好麼?」面對這樣的重火力女神當然只能繳械投降,她慢慢轉過身背對我,將腰身壓低,把雙臀高高翹起,雙手慢慢的撩起白服和T恤,雙手把好櫃子的門把手,一對雪白的豐臀對著我的重武器,雙臀間可以看見依然紅腫的陰唇,豐滿異常,緊緊閉合著,但雙唇間已經有少許亮晶晶的淫水流出來,面對如此撩人的情景,當然提槍衝鋒了,我用力的扣住海波姐的細腰,下身龜頭頂住她的小穴口,小心的研磨著,只是這樣的輕輕接觸她就已經嬌喘連連了。

「嗯~~~~嗯~~~~~嗯~~~~嗯」我雙手向後推送她的蠻腰,下身猛挺進入,咕嘰一下。

「啊~~~~~」順暢,溫暖,擠壓,興奮,征服,萬種滋味匯於一次深插結合。只是幾個來回的抽插海波姐就已經進入了迷迷糊糊的狀態了,抽送的快感和高潮過後的疲勞讓她慢慢由站著變成了跪著,一直手扶著櫃子的把手,另一隻手支持著身體,像一隻發情中的小母狗,我也隨著趴下,在身後快樂的肏幹著,我側臉看著一邊的穿衣鏡,鏡子了兩個人像動物一樣在地上交合,前後抽插撞擊,我雙手支持在她身體兩側,前胸緊貼在她的背上,我突然興起「汪~~~汪~~~~~汪~~~~」我學著狗叫,海波姐被我的異動吸引的回頭看我,「你~~~在~~~幹~~~什~~~麼~~~~~呢~」她不解的看著我,我用仍因抽插而前後晃動的頭指向旁邊的穿衣鏡,她順勢看過去,看到了自己像被狗一樣的肏幹著;「哎呀,你怎麼~~~這麼~~~討厭~~~啊~~~~~啊~~~嗯」扭過頭不敢看,但我感覺到海波姐的陰道來了一陣陣強烈的收縮,整個陰道壁裡的肉粒不規則的按摩著我的陰莖,那種酸爽,酥麻真差點讓我把持不住,精關大開。

「還說不喜歡,看到了自己像小母狗一樣被幹,是不是很興奮啊,」我停止了抽插,穩定了一下我的情緒,剛剛的那波海波姐的興奮還真是要命,「說你就是小母狗,喜歡我來肏」

停留在海波姐的陰莖慢慢的研磨著宮口,估計是要麻癢難忍的,「好~~~弟弟,別~~再折騰~~~~姐姐了」她還是有些害羞,這樣露骨的話實在難以開口,「姐姐要是不說,我不就不插了,這就下樓,姐姐一點也愛我這個弟弟,這樣簡單說說都不答應」我突然撒起嬌來,麻癢難忍的海波姐雙臀不停扭動著,尋找著陰莖的刺激,「好好,我~~~說,我是~~~小~~~母狗」聲音輕點估計連她自己都聽不到,我一點點抽離了我的粗大陰莖,「海波姐,我聽不見啊」這下急壞了海波姐,「我是~~~小母狗~~~~小母狗,我希望弟弟像幹小母狗一~~~樣~~~幹~~我」她歇斯底里的哭喊著,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海波姐的小穴得到了抽插的滿足,嘴裡的浪音也一發不可收拾「幹~~~死我~~~這個小~~~母~~狗~~~吧~~~啊~~~~啊」大力的肏幹,讓海波姐最後一點體力也耗盡,從原本跪著的姿勢,直接便成了側臥著,身體癱軟,眼睛看著穿衣鏡裡白花花的自己,下體被一根黑紅的肉棒快色進出身體,亮晶晶的巨棒捅進自己的小穴,將本已經紅腫的陰唇翻進翻出,兩個傲人的雙乳在一雙大手裡變幻成各種形狀,身下的肏幹好像要將她身體劈成兩半,在強烈的衝擊下自己的身體被帶動的蠕動前行,側躺在地板上,上面的一隻白皙的大腿被太高,下面陰戶大開,肉棒快速的深深插入,彷彿兩個在外面晃晃蕩蕩的睪丸也要被帶入紅腫的小穴裡了,看到這樣的情景,她的眼睛一陣潮濕,側幾何時,她又何曾不是和自己深愛的老公瘋狂做愛,而現在能再次給予她滿足和高潮的竟然是這麼一個瘋狂的毛小子,眼淚剛剛劃過嘴角,便有一絲微笑閃過。

我正肏幹的爽著,突然身前的海波姐翻身過來,把我推壓在地板上,陰莖瞬間脫離,「啊~~~~」她發出一聲呻吟,然後便利落的騎在我的身上,身後的纖手扶住我的陰莖,一下就坐了下去,剛剛涼爽的陰莖又重新回歸了一片溫暖,我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好像海波姐突然有了生機,又活過來了一樣,她雙手撐在我的胸膛上,搖晃著她的腰肢,讓陰莖在陰道裡旋轉研磨,美麗的臉龐紅霞一片,眉間輕蹙,柔軟纖細的腰身搖晃扭動著像一條巨蟒一樣靈活,舒爽難忍,我雙手扶著她的腰,因為兩人間愛液太多,海波姐坐在身上,但還是特別滑,讓本來就細膩光滑的雙臀更是觸感倍增,她俯下身,雙乳貼在我的胸膛上,扭動著身體摩擦著我的肌膚,有那麼一刻我很難相信她同時能扭動雙臀迎合抽插和扭動雙乳摩擦,她那扭動,那麼詭異,那麼撩人,她俯下了頭,深吻著我的舌頭,這是我才發現她臉上似乎有淚痕,我當時以為是下身的衝擊或是疼痛帶來的痛苦造成的,當時並沒有多想。

面對心中女神的主動迎合真是意外又興奮,我賣力抽插進出,她盡情搖曳迎合,兩個人從地上瘋狂到床上,兩個人在連續作戰後都大汗淋漓,下面交合處猛烈的撞擊著,拍擊聲震耳欲聾,僅留下來的體力毫無保留,兩個人的交合處每次結合似乎真的要成為一個人一樣緊緊相貼,密密相連。

「好弟弟,我要死了,我要~~~啊~~~~~」海波姐一聲嬌喊,我感覺龜頭一股滾燙的陰精澆灌,陰道一陣強力的收縮和痙攣,我知道胯下的海波姐高潮了,我猛插幾下,插到最深,猛一陣強烈的尿意,感覺打了幾個冷戰,將我滾燙的精液全部注入海波姐的子宮。

「壞小子,你怎麼射在裡面了啊~~~」柔軟無力的她舉起粉拳錘在我的肩頭,那動作更像是在對我這樣表現的肯定和表揚。我擁抱著心中的女神,雙手輕輕的撫摸著她滑膩的後背,豐碩的雙臀,讓人陶醉的白皙雙腿,我淺淺的吻著她的嘴唇,慢慢意識模糊了……電梯幾乎修理了一個下午,修好的時候也要下班了,我和海波姐就在她辦公室的床上睡了一下午,下班的時候各自離開了單位,走出單位大門時,我看著她那讓我癡迷的背影,依依不捨的踏上了回家的路。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3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