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36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諸葛流雲
侯爵 | 2019-2-12 02:37:04

我和妻子李婷住在東北的小鎮上,李婷和我結婚已經兩年,但由於各自的工作很忙,到現在還沒有要孩子。

我中學畢業後就參軍了,復員後一直工作於一家日資的工廠,由於我的聰明和肯幹,慢慢地由普通的工人升到了現在的管理人員,手下也有將近五十人的車間。

李婷大專畢業後,就在小鎮的一家公司擔任秘書的工作。李婷和我在同一所中學就讀過,在中學的時候,李婷就已經出落得很漂亮,尤其是她的身材,她的小屁股,又圓又翹,當時就有不少的男孩子在追她,畢業後經過我的窮追猛打,李婷終於成為了我妻子。

婚後我們生活得也很好,但是李婷似乎很喜歡性愛,無論何時,只要我提出來,她總是很配合,好像對性的追求無窮無盡。

那天是星期三,我們應該整天上班,但到下午一點多的時候,突然無原因地停電了,一問才知是發電廠的設備出了毛病,恐怕是一時半會兒修不好,於是廠裡決定下午休工半天。因為每個星期三的下午李婷都休息,我就決定回家。

當我騎著機車回到家裡時,發現前門上貼著一個紙條,上面寫著:阿偉,我去我和父母家了,大約晚上六點回來,你自己做飯好嗎?我會給你補償的(臉紅了)。下面寫著李婷。

看到這個我不禁笑了,小孩子一樣的女人。但我這個人平生就不喜歡做飯,靈機一動,我為什麼不也去李婷的家裡蹭飯呢,順便還可以把我那可愛的小妻子接回來。其實李婷家離這兒也不遠,騎著機車大約也就半個小時的路。

一邊騎,我邊記起了好像李婷說過,她媽這周要到她姨家去。很快,我就來到了李婷家門口。果然看見李婷的機車停在院子裡面。現在人們的生活水平都好了,李婷家很早就蓋起了小二樓,李婷的爸爸現在雖然快到五十了,但現在還在鎮上擔任著副書記,但他身體還蠻好的,平時上班也沒什麼事兒,一年倒有半年閒在家裡。

我一推院子的前門,發現前門鎖著,難道不在家?但李婷的機車還在這兒,現在正好是盛夏,太陽很熱,周圍的街道空空地沒有人,我剛想要叫門,又一想是不是李婷和他爸爸都在午睡,為了不驚動他們,於是我來到圍牆旁邊,用持扶著,用我在軍隊裡學到的東西,一使勁,就躍了過去。打開前門,我走了進去。

樓下靜靜的,沒有一點兒聲響,李婷父母的臥室都在樓上,於是我就向上走去。

越往上走,就聽到了一種聲音,好像是有人發出的呻吟聲,再往上走了幾級樓梯,於是我很清楚地聽到了那是個女人發出的呻吟:「噢~爸,使勁啊……」仔細一聽是李婷。

我立即就聽了出來,也就是我那可愛的妻子李婷發出的呻吟聲。因為每次小梅快要達到高潮時都會發出這種聲音。

我幾乎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於是我悄悄地向上走了幾步,來到了臥室門的外面。

現在我可以清楚地聽到了濃重的呼吸聲及輕輕的呻吟聲。然後我再一次聽到李婷的呻吟。

「嗯……好美……啊啊……爸……你……插得……女兒……舒……舒服極了……真爽……哎……哎呀-……噢……爸……你的雞巴好大啊,使勁操我啊……使勁……,我要……來了……」然後聽到了李婷爸爸說道:「李婷,你的逼真是又小又緊,夾得我舒服死了,真是什麼也比不上我女兒的逼好。」

我從臥室開著門的拐角處看去,這兒正好可以看到臥室床上的情況,但裡面卻不容易看到外面。

首先看到的是李婷爸爸的兩條腿,然後是我妻子那又圓又翹的屁股和身體,我妻子正後背對著門,騎在她爸爸的身上,正一起一落,一根粗大的發黑的雞巴正在她的兩腿間一隱一現,甚至可以聽見兩人交合處發出的撲哧撲哧的聲音。

我站在門旁有些發木。有點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真是做夢也想不到在父女間會發生這種事情。雖然平時李婷就表現出和她爸爸特別的親密,但還是想不到竟然親密到了這種程度。

一剎那我的心裡充滿了憤怒,那是妻子對丈夫的背叛,也是妻子對老公的欺騙,但同時這種場面也使我異常的興奮。隨著他們兩人的交合,我的雞巴已經硬起來。從來沒有想到父女亂倫的場面能讓我如此激動。

雖然以前也看過不少A片,裡面也不乏有不少母子,父女亂倫的,但現在是實實在在的,而且是發生在我妻子的身上,我感覺我的雞巴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硬過,我感覺我現在有一種要射精的感覺,我竟有些喜歡上看到了一切了。

然後我聽到了李婷的尖叫:「幹得……好……深啊……頂到……到……女兒的……子宮了……女兒的小騷逼……不行了……快……快洩了……」然後是她爸爸的呻吟聲:「我也要……要……射了……啊……」

「射……射……在女兒……的……逼裡……」李婷尖聲叫道。

然後,在雪白的屁股更加有力的大起大落,李婷爸爸的屁股也不時地向上頂起,兩個身體撞擊發出啪啪的聲響。緊接著兩人的身體是一陣的顫抖,隨之一陣靜默。

我現在真的不知道怎麼來面對這種事情,是衝進去……還是……。

在沒有想好之前,我決定還是先悄悄地出去為好。好在這時我想起李婷一直都吃避孕藥丸,即使射進去了也不會懷孕。

我悄悄地向樓下走去,但這時卻聽到李婷說道:「爸,你現在可以舔人家的逼了吧?」

我曾經無數次地聽到過這句話。李婷在做愛後很喜歡讓人舔她的逼,因此我也就不止一次地嘗過自己精液的味道。說句老實話,剛開始的時候,李婷要求我的時候還真有些不習慣,但慢慢地我竟也喜歡上了這樣的玩法,當有些腫漲的陰唇和粘粘的精液進入嘴裡的時候,就會讓我熱血澎湃,興奮異常。

我又悄悄地走了回去,看到李婷已經轉過身去,雪白的屁股正對著她爸爸的臉,正把屁股壓向她爸爸張開的嘴,而她自己則含住了粘乎乎已經半軟的雞巴。

邊騎著機車回家,我覺得自己現在正處在一個奇怪的位置上。現在的我絲毫不覺得生氣,我知道李婷很愛我,這一點不用懷疑。

現在雖然看到她和她爸爸發生的一切,但我一點也不感覺受到了什麼威脅,是李婷離我而去或是移情別戀的那種威脅。現在我的雞巴在我褲子裡還硬著。今天讓我看到的最讓人興奮的事情。

其實,李婷和結婚的時候就不是處女,我這個人對處女不處女不並不是太在意,後來我也曾問過李婷,她說是給了她第一個男朋友。其實李婷很漂亮,也有過很多的追求者,說句老實話想讓一個漂亮女孩子保持在結婚還是處女我也覺得不太可能,在我當兵的那幾年,李婷有過不少男朋友,她和多少個男朋友發生過性關係我也沒去問,反正那都是她成為我女朋友之前的事情。

回到家裡,我先去洗了個澡,洗澡的時候當然我用手使我蓄藏的精液釋放出來。然後來到廚房準備晚餐。

當李婷回到家的時候,我正在看晚間新聞,她比紙條上寫的時間晚了一些。她像平時一樣來到我身邊親了我一口。我真想立即把下午看到的事情告訴她。

她的衣服和表情和平時一樣,沒有絲毫的異常,她看起來就好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我試圖從她身上發現她下午性愛的痕跡,但什麼也沒發現。我悄悄地在她身邊聞了聞,只是聞到了一股沐浴後的香味。

我不知道此舉的目的。可能是我一種自然的反應吧。

李婷靠過來,坐在我腿上,用手抱住了我的脖子,兩片紅唇向我吻來。我可以嘗到她嘴裡有刷過牙清新的氣味。

「可以開飯了嗎?」她問道。

「當然可以了,這可是費了我好大的功夫才弄好的。」我回答道。

她笑了,說道:「別吐苦水了,我會補償你的。」

說著又使勁地用舌頭吻了我一下。我把手伸到了她的短裙下,感覺到她充滿活力的雙腿自然的分開以方便我手指的進入。

我手指順利地來到了她的大腿根部,分開她的小內褲,立即感覺到了她兩片肉唇的柔軟,同時那裡也已微微濕潤。我的頭腦裡不知怎麼突然想到了她騎在她爸爸的身上的情景,我手指撫摸的這裡剛剛也就是一二個小時前還正被另一個男人任意玩弄著。雖然那個人是她的爸爸,她爸爸……,除了她爸爸外,是否還被其他男人玩弄過?

李婷在我身上扭了扭她那挺翹的屁股,我的手指就順利地進入了她的溫暖的腔道裡。我的手指進入她的逼裡後,立即就感覺到了她剛剛被操過,因為那裡的嫩肉比平時有些鬆弛,在腔道的最裡面也能感覺到還殘留有一些粘粘的東西,好像是精液。

手指帶來的感覺讓我異常的興奮,我的雞巴硬硬地頂在她的屁股上,另一隻手迫不急待地解開了她的上衣,拉開了她的胸罩,用嘴含住了她那已經變硬的乳頭。

李婷在我身上扭動著,嘴裡發出了呻吟:「好哥哥……操……我……操……我……吧……」

我快速地解開了李婷的短裙,讓她跪在沙發上,我挺著硬硬的雞巴從她的背後進入了她的身體裡。

晚餐後,當我們上床時,李婷靠了過來,滿臉風情地說要補償我。說著,把我半硬的雞巴含在了嘴裡,我的雞巴在她嘴裡慢慢地變硬變大,直到頂到了她的喉嚨。然後我聽到了她也曾對她爸爸說過的那句話:「好哥哥,你可以舔我的逼了吧?」

我的內心深處似乎正盼著她說這句話。我立即把頭伸到了她的兩腿中間,含住了她的兩片漲大的肉唇,舌頭伸進了她的肉洞裡,雖然那裡不久以前被她爸爸黑黑的雞巴操過。

第二天,我們都表現出沒事的樣子,雖然我不時有想把看到李婷和爸爸的事情講出來,但我都忍住了。回想起昨晚的性愛是那麼瘋狂,那麼激烈,竟然是我們結婚後少有的,我的內心深處不禁想道:難道是我知道了李婷紅杏出牆的結果嗎?

以後的幾天,這件事情始終在腦海裡轉來轉去,最後我決定讓我和李婷一起去面對它。因為我還愛著李婷,我也知道她也愛著我,我不想失去她,我決定把它做為對我們愛情的一次挑戰。

那天回到家時,李婷正在廚房裡做飯,今天的李婷穿了一件很短的裙子,露出了大部分雪白的大腿,上身穿了件緊身的小背心,充分地顯示出了她的細腰,兩個乳房鼓鼓的,兩個乳頭將薄薄的小背心頂了起來,很明顯她沒有帶胸罩。

我走到她身後,用手抱住了她,硬硬的雞巴正好頂在她圓圓的屁股上,手則摸到她的乳房上,手指輕輕的捏著她的乳頭。

我很明顯地聽到李婷呼吸變快地聲音,她的小屁股也在我的雞巴上面蹭來蹭去。頭扭過來小嘴吻上了我的嘴,立即她的小舌就伸進了我的嘴裡。

我的手則滑落下去,撩開了她的短裙,摸索到了她的兩腿中間,她的兩腿中間竟無一絲阻隔,原來這個小騷貨連內褲都沒穿。

撫摸了一會兒,李婷的兩腿中間就淫液連連了。

「啊……好哥哥……摸得人家舒服……極了……」李婷呻吟道。

「和你爸爸摸得一樣好嗎?」我問道。同時眼睛盯著李婷的臉。

李婷的臉上頓時湧上了一片恐慌,眼睛睜得很大,嘴巴張了張,半晌才小聲地說:「你說什麼?我怎麼不明白?」

「上個星期三下午,我去了你家,看見了你和你爸爸正在床上……」我平靜而又直接地說道。

李婷的臉色變得一片剎白,突然她雙手蒙住了臉,蹲在地上哭了起來。哭了一會兒,才用沙啞的聲音說道:「阿偉,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我平靜地坐在椅子上,向李婷也指了指她身邊的椅子示意她坐下。看到她小心地只是半個屁股坐在椅子上。我才說道:「我想知道為什麼?我一直認為你愛我,和我在一起很快樂,但我現在開始對此發生懷疑了,我想知道那種事情什麼時候開始的?怎樣開始的?我也很想知道,你是不是還愛著我?」

「不……不……,我愛你,我一直愛著你,沒有你,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還能活下去。我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快樂。請不要離開我。」

「我也愛你。從我在中學見到你的那一天,我就開始愛你,但那時,你身邊的男孩子太多了,你可能感覺不到我。」

「你會和我離婚嗎?」李婷小心奕奕地看著我,彷彿我說的話在決定她的命運。

「你想我會嗎?自從那天看到你和你爸爸……我就一直處於一種興奮狀態,我對你生氣不是因為這個,我一直想你為什麼不對坦白,為什麼有許多事情瞞著我。」我遞給她一杯水,以平靜一下她的情緒。

她很快把水喝乾,把杯子遞給我,小聲道:「謝謝,能再給我來一杯嗎?」

我倒了二杯水,說句老實話,看到她哭,我心裡也很難過,我不想因為這件事情讓我們兩個人分手,我只想讓她知道我已經知道了她和她爸爸的事情,我仍然愛她,我們兩個人應該一起想辦法解決這件事情。

我把水遞給她,同時拍了拍她的肩頭,說道:「別弄得那麼緊張,我想這關係到我們兩個人將來的幸福,我們應該想辦法來解決它。」

「我們兩個人?將來?你是說我們還有將來?」她的臉一下子由低落變成希望。

我笑著對她聳了聳肩膀,張開了手,她小鳥般地立即撲入到了我懷裡。立即瘋狂一般地吻落在了我的胸口,脖子,以及臉上,最後小嘴吻在了我的嘴上。

「我現在很想知道每個細節……看到你……你……騎在你……爸爸的大雞巴……上,真的讓我很興奮。」

李婷聽我說到這些,臉立即紅了,這種情況還真不多見。

李婷對我笑了笑,小聲說道:「你都……都……看見了?!你喜歡……喜歡……看……我們……?」

我笑著點了點頭。

「我真的很害怕,害怕你會……離開……我。為什麼你不像其他男人那樣,很多男人看到自己的老婆那樣……都會……離婚的?」

「我們應該怎麼做?你想讓我怎麼做?我都會聽你的。」李婷說道。

「我們可以談一談,我想讓你告訴我一切。」

於是李婷向我講訴了她和她爸爸的經過。

「你們是什麼時候發生關係的?」我問道。

「那發生在我高中三年級的時候,那時我是十八歲吧。」李婷說道。

聽到李婷的敘述,我的雞巴一直硬硬的頂在李婷的小腹上。

「一直到現在都沒間斷過嗎?」我問道。

「嗯,我覺得我真的很幸運,因為同時能擁有你們兩個人。在和你結婚後,我和爸爸的關係也停止了幾個月,還記得我們結婚幾個月後,我曾陪爸爸出去旅遊過一次嗎?就是那次我們又恢復了以前的那種關係,那一次幾乎每晚我們都瘋狂地做愛。從那時起,一般我們每週都要進行一次或兩次。只是這幾個月才開始一週一次。」

「我看他的身體還是很好嗎?操你的時候那麼用力,起碼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嘛!」我說道。

李婷的嘴角帶著一絲笑意道:「我也覺得奇怪,爸爸他都快五十歲的人了,精力還那麼旺盛,每次都能把我……把我弄得高潮。」

「其實阿偉,我不是要故意欺騙你,你知道這對於我是很難說出口的,我也不想傷害你。我和爸的事情很長時間以前就開始了,我們兩個人都很喜歡這樣,所以才一直繼續到現在。所以我每次都會像別的女孩子那樣回家看望爸爸,只是我們父女間比別人多了另外的一層親密,那就是有了性器官的接觸。你知道我喜歡性愛,我和爸爸在一起也可以感覺到愛和快樂。但我會告訴爸爸這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但你告訴我這一切也似乎太遲點兒了吧?」我對於她不早告訴我真相仍有些耿耿於懷。

李婷的臉再一次紅了。

我繼續說道:「我知道你很難。但我不喜歡被欺騙。我討厭你說慌,你對我隱藏了這麼重要的事情。」

「我也恨我自己,但我愛你,你想誰會娶一個和自己親生父親發生性關係的女孩兒。我害怕你會離開我,所以我才守著這個秘密。」

「我想我會娶你無論你怎麼……」

她有些吃驚地盯著我。我繼續說道:「在看到你和你爸爸……的時候,我也大吃一驚,但後來,通過這幾天的思考,我認識到我喜歡看你被人操弄的情景。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荒謬,但事實是我喜歡看你和你爸爸性交……。因為那時我特別興奮。」

「噢,天哪,這真讓我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這麼說……好像你……想……讓我……繼續?」

「我想你可以繼續下去,我沒有理由阻止給我愛的兩個人都能帶來快樂的東西,何況這也不會讓我損失什麼。但不能忽略我,我想聽到,或者看到,可能有一天我會加入進去,一想到真的三個在一起做愛,我就興奮起來了,我想有一天你會喜歡這樣的。」

「聽到你這樣說,真的有些讓人難以置信,你發現我和爸爸性交使你興奮而不是生氣?你說我們可以繼續,這聽起來太好了,我現在真的更加愛你了,同時也真的謝謝你。如果不再讓爸爸操我了,我想他會很難過的,也許會死掉的,你是真的嗎?不會明天早上又變掛了吧?」

「你老公我是那樣的人嗎?但你要知道,這件事情真的讓我興奮,我想要聽到它是怎樣發生的,你爸爸是怎樣給你開苞的,我喜歡聽你講其他人是怎麼操你的,同時我想到了一些新的東西,值得我們去試一試的東西。」

「什麼新東西?很讓人興奮的事情嗎?」李婷問道。

「一些有關性愛的事情。一些可能和你們父女性交差不多的東西。」

她笑了,我還想再說下去,卻被她打斷了,「我們以後再談這些吧,現在我想要你,想和你做愛。」

於是那天晚上我們發生了最熱情也是最美好的性關係。李婷一次又一次地高潮,我也幾乎要興奮得暈過去了,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第二天是星期六,早飯後,李婷就依偎在我身邊,小聲訴說著:「我想讓你知道我現在是多愛你。我也想讓你知道我的心情是多麼高興,這幾年來我一直擔心我和爸爸的事情會讓發現,我也知道你早晚會發現的,我想過多種結局,但這種結果是我最希望的。現在我會為你做任何事情,雖然我還會讓爸爸操我,但我知道這不會讓我親愛的老公離我而去了。」

「你可別把我想得太好了,小心我可要反誨啊。」我笑道。

「我才不怕呢!」李婷回敬我。

「李婷,既然我們現在都開誠布公地說起了過去,那我想你誠實地回答我,你一共有過多少男人?」

李婷臉紅了,反問道:「多少是多?」

「有十個嗎?」我問道。

「當然沒有。」

「那五個呢?」

她搖了搖頭示意也沒有,然後說道:「就三個。」然後看著我的反應,又加了一句:「加上爸爸四個人。」

我一點兒反應也沒有。我的思想正在猜他們都是誰?同時想到李婷被不同的男人壓在身下的情景我的雞巴又硬了起來。

「噢,老公,別那麼嚴肅嗎,這會讓我很尷尬的。」

「李婷我想我很愛你,但說起尷尬的人應該是我。試想一個男人的老婆都被別人操了,他還蒙受在鼓裡。你說他……。」

「這麼多年來我不是一直試圖在補償你嗎,當你要做愛的時候,我從來都沒說個不字。我盡我最大的努力去做一個好妻子。但說句老實話,我真的喜歡婚外情,我喜歡各種男人,不同的性。有時我也會覺得對不起你,因為你從來不在外面胡來。」

「李婷,我很高興你坦白地說出這些。現在我想我們該言規正傳吧。」

「那我就從我的第一個男人說起。」

「好吧,但要詳細一些。」

「爸爸是我的第一個男人,我們之間一直很親密。從我十八歲的時候我就開始自慰。因為那時我就多次偷看我父母做愛。那時爸爸用各種姿勢操媽媽,有時我就想那個女人不是媽媽,要是我多好。從那時起我就開始引誘爸爸,我注意到有時他會盯著我正在發育的身體。於是我就有意無意地在他身邊轉來轉去。直到我十八歲的時候,有一段時間媽媽去了親戚家,家裡只有我和爸爸二個人,於是我決定把自己的處女送給爸爸。」

我笑了笑,道:「聽起來真的很像你,你總是想方設法地得到你想要的。」

李婷繼續說道:「那幾天,我始終圍著爸爸。我不穿內褲,也不帶胸罩,並不時把身體暴露給爸爸。我知道爸爸有時在我不注意的時候盯著我的身體偷看。尤其是盯著我的小屁股看。一次我穿著一條超短裙,沒有穿內褲,我相信在我轉身或低頭的時候,爸爸一定會看見我的陰毛,我發現那時爸爸不停地嚥口水,於是我故意坐進爸爸懷裡。我甚至可以感覺到他漲大的雞巴正頂在我的屁股上。爸爸對我說我的樣子會害死他的。我故意裝做不知道的樣子,用乳房去蹭著他的胸口。突然爸爸緊緊地把我抱在懷裡,手不停地在我的屁股上和乳房摸來摸去。嘴也向我的嘴吻來。我更是主動地把舌頭伸進了他嘴裡。」

李婷講到這兒看了看我,此時我的雞巴已經把褲子支起了帳篷,李婷伸出手在我的帳篷上輕輕地拍了拍,繼續說道:「爸爸不僅奪走了我的初吻,還脫了我的衣服,在我的乳頭上吻來吻去,後來竟親了我的陰部。然後就挺著他那粗大的雞巴操了我。開始的時候,真的很痛,可是幾次之後,我就喜歡上了那種快樂的感覺。那幾天,只要一有空,我們就不停地做愛。直到後來,我和你結婚,我們才停止了幾個月。後來陪爸爸旅遊的時候,爸爸幾乎操了我一夜。」

「你們兩個的事情你媽媽一點兒都不知道?」我打斷她問道。

「我也不能確定她到底知道多少。但我想大多數的時候她都是知道的。但她從來都沒有明確地表示出來。但她給我們創造了很多次的機會讓爸爸來操我。我想她是暗暗地幫助我們吧!」

「你媽媽是不是也有自己的情人?」我問道。

「可能有吧,但我們都沒有太注意了。但我知道爸爸和媽媽作愛時還是很熱情的,而且他們做愛的次數也不少。」

「你媽媽畢竟還很性感又漂亮嗎!」我說道。

「你是不是對我媽也有什麼興趣啊?如果你想去操她,我想我和爸爸都不會生氣的。」李婷笑道。

我的眼前頓時浮現出李婷媽媽的身體,雖然她已經四十五六歲了,但保養得還很好,只是腰比李婷粗了一些,屁股比李婷大一些,但還可稱得上是性感漂亮吧。

「如果我真的操了你媽媽,你真的會不在意?」我逗弄著李婷。

「我在性的觀念上恐怕比你想的要開放得多。我想我也會喜歡看你操我媽或其他別的女人。」李婷說道。

「我想……想……告訴……你……爸爸已經不只一次地……操……了……操……了……我的屁眼,我也很喜歡他玩弄我那裡。」李婷補充說道。

我正要說什麼,突然電話鈴聲響起。李婷趕緊跑過去接電話。

「你好,噢……是爸爸啊……」

「我們這幾天都在家,哪兒也沒去,這幾天小偉也不知道怎麼了,一有空就操我,操得你女兒都走不動路了,就是上周從你那兒回來以後,我一到家,小偉就把我按在沙發上,操了我一次,當時我下面還有你的精液呢。」李婷故意發出一種騷騷的聲音:「那天過得真的很充實。」

「小偉在哪兒?過一會兒他要出去和朋友喝酒去,可能要幾個小時候才能回來吧。爸爸我正在塗指甲油呢,你能等一下嗎?我要把指甲油的瓶子蓋上。」她示意我走過去,然後把手蓋在話筒上,對我說:「想聽一段性感的對話嗎?」

看我點了點頭,她才把手鬆開,並按了免提。

「爸爸,你能聽見我說話嗎?」

我聽到了他那低沈的聲音。

「聽得見,寶貝,你說小偉要出去幾個小時?」

「是啊,你又想打女兒的什麼主意啊?」

李婷轉過頭來看了看我,臉上的表情明顯地是在問我怎麼辦?我點了點頭,又指了指臥室裡面的衣櫃,她才笑了。

「小偉出去的時候,我想過去和我漂亮、性感的女兒呆一會兒,不知道行不行?」

「那媽媽呢?」

「過一會兒她可能要去買東西。」

「那爸爸你希望女兒怎麼歡迎你呢?」

「你現在穿著什麼?」

「睡衣,裡面什麼也沒穿。」

「噢,寶貝,現在裡面就什麼也沒穿,現在爸爸的雞巴已經硬硬的了,不知道我寶貝女兒的小逼癢不癢,你就這麼在床上等著我,我一會兒就會到。我要先吻遍你的全身,從你的小腳一直吻到你的奶頭,然後我要品嚐一下你那又小又緊的逼,然後我要把手指插到你的屁眼裡,我還要把熱熱的精液灌進我乖女兒的逼裡。」

「噢,爸爸,快點來吧。女兒的下面現在已經濕了,我都有些等不及了。」

李婷把電話掛斷後,熱情地吻了我一下,拉著我向臥室走去。
小弟正在  申請好市民勳章  希望各位論壇朋友幫忙小弟早日完成,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1943-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