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40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服部平次
王子 | 2019-2-12 04:25:10

還記得那是在2008年12月份的某一天,我應邀參加了某銀行組織的迎新年貴賓客戶答謝宴會,因為客戶來自各個不同領域和地方,因此主辦方對某些桌位隨機進行了座次的安排,作為同樣被邀請的她就這樣很巧合的坐到了我的旁邊。落座之後,與平常的產品推介等會議不同的是,與會的大多數嘉賓都不是很願意自我介紹,只是為了活躍氣氛偶爾會有人說點不關痛癢的事,大多數人都是與相鄰而坐的人不時交談幾句。在這種情況下,我和她就很自然的交流起來,由於是初次見面,話題自然也就是諸如經濟形勢啦、投資機會啊什麼的,坦白的說,她在這些方面的知識儲備顯然不多,往往不能深入下去就要再換話題。

不過在交流的過程中,我至少對她的外在有了初步的印象:30多歲的樣子,160左右的身高,身材偏瘦。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長了一雙典型的狐狸精眼(她也說,很多人都說她的眼會勾魂),因為是參加晚宴,所以穿的有些雍容,一看就是刻意裝扮,把身材襯托的婀娜多姿。聲音非常甜美,像20多歲的女孩又加了些成熟和嬌媚。我們這個桌一共有3位女性,她是其中最耀眼的一個,只不過我是近水樓台,才得以獲得更多的交流機會。雖然她對經濟與金融不甚瞭解,但是對如何理財卻還是很有興趣的,也因此,很明顯的她對我有了初步的好感,當然我也順勢交換了彼此的聯繫方式。

宴會過後,心裡一直是惦記著她的,不過,覺得過早的約她會顯得唐突,就強忍著一直過了半個月,打給她電話,當然不能說想她啦,借口最近有好的投資機會介紹給她,約她見面,果然,她很爽快的就同意見面了。這是我們單獨的第一次見面,我們就約在星巴剋見面,到了約定的時間,她如約而至,雖然事先已經見過面,但是畢竟是我們兩人的第一次見面。

所以,彼此還是有些拘謹,為了盡快打破這種氣氛,我就先以最近獲得的一些投資機會信息與她分享,慢慢的氣氛變的融合起來,話題自然也多了起來,這個時候,我其實最想知道的是她生活或者情感方面的信息,於是,我就有意識的把話題往這方面引。果然,在彼此都放鬆的情況下,她緩緩的向我說了一些她生活中的情況。

她是本地人,在這裡姑且叫她紅吧,嫁給了一個富家子弟,老公身高185,長的英俊魁梧,比她大10歲,有一個4歲的女兒。她是全職太太,不過她和老公名下有5處房產,都對外出租了,她平時除了照顧孩子,再就是收收租金,偶爾買點股票什麼的,因為她經常出入高檔商場,所以有幾個銀行的金卡或者白金卡,也因此就成了銀行的貴賓。難怪,與她交流的時候無法在金融等方面深入下去,我一開始把她當成女強人了,現在看來她就是花瓶式的富婆。

以我的直覺,這樣的女人在艷麗的外表下一般都會有一顆寂寞的心,只是這顆心外面會有一把不容易開啟的鎖。我決心做一個打開這把心鎖的鑰匙。於是,我拿出自己多年的泡妞心得,頻頻向她發起衝擊,很快,我們的話題由生活向情感轉移了,而說到情感,一開始笑容燦爛,說到家庭面無表情的她,變的陰暗起來。我知道,她的心門在慢慢打開,我凝神靜氣,由她向我敞開。

原來,她的老公有抑鬱症,這個病是她告訴我之後,我才知道嚴重性的。好的時候,非常之好,她感到很幸福,不好的時候,也就是發作的時候,相當恐怖,簡直就變了一個人:歇斯底裡,彷彿要把世界毀滅。在這樣的環境下,她變的很惶恐,她們家的人都知道,但是沒辦法。她也沒法再對其他人說。

好在,她老公每年都會出國去看望他父母,並且在國外待2-3個月。她說,那是她感到像過年一樣的時候。說到傷心處,她的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下來。我問她:不能治嗎?她說:很難根治,這種病基本上沒有前兆,很突然,所以她沒法預防,只能每天小心翼翼、提心吊膽的過,病發是綜合因素造成的,會越來越嚴重,甚至有可能走向絕路。

看著這個外表光鮮艷麗的女人這麼可憐的樣子,我感覺很無助,只能遞給她紙巾讓她拭去流下來的淚水。也許她也覺得有些失態了,擦去眼淚後,臉上強擠出一絲笑容,對我說:「不好意思,跟你說這些,讓你笑話了。」我說:「哪裡,你能跟我說這些,說明沒把我當外人,只要你說出來能開心,你就儘管說。」就這樣,我們一直聊了2個多小時,我看她意猶未盡,就提議說:「要不我們出去走走吧,屋裡太悶了。」她說:「好啊,我也正想這樣呢。」

於是,我們就一同走了出來。出來後,我問她:「你想去哪兒呢?」她說:「我想去海邊。」我說:「沒問題。」也沒有再問她我就和她直接上了我的車,開到了一處比較僻靜的海邊,把火熄掉,這時候的她經過剛才的講述,已經變的很輕鬆了,把頭靠在靠背上,靜靜地看著車窗外的大海,我開始對她講應該如何減少這種傷害,她靜靜的聽,不時的點頭,那種樣子有點小鳥依人的感覺,我腦子裡突然覺得這可能是個機會!

於是,我試探著把手伸到她的肩膀上,輕輕的摟住她的肩,沒想到,她挺抗拒,起身把我的胳膊慢慢的拿開,嘴裡輕輕的說:「這樣不好」我說:「沒事,你需要安慰。」又把胳膊伸過去,把手輕輕地放到她的肩上,這次,她沒有抗拒。她告訴我,她的老公出國了,但是幾乎每天都會打電話回來,所以晚上是不方便通話的,因為她老公很疑心,她不想她老公誤會。她給我留下了她的QQ號。

又說了一些話之後,我開始用言語挑逗她,而她雖然不接茬,但是也沒有表現出反感,於是,我就大膽的用手把她向我的身體拉過來,讓她的頭和身子靠向我,她很順從的靠了過來,披肩的長髮散落下來,遮住了她的臉,也遮住了她的羞。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覺得機會差不多了,就扳起她的臉,試圖吻她,她很堅決的低下了頭,我知道,今天,這是底線了,於是,就不再堅持了。

她也察覺這時候的微妙了,對我說:「時候不早了,該走了。」我說好吧,發動汽車,問她去哪兒,她說:「還回停車場。」到了停車場,她下去,對我說:「你先走吧,我去開車。」我說:「好吧,注意安全。」我把車開出一段距離,但是並沒有離開,過了一會,見她開了一輛紅色的奧迪駛了出來,向著她家的方向駛去。

回到家以後,我迫不及待的上網加了她,問她的感受,網絡的優勢體現出來了,因為沒有面對面的羞澀和難堪,所以文字就顯得更從容的,她說她對我的感覺不錯,不過,她沒有和老公以外的男人這樣說過這麼多的隱私,因此,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想,這應該是良好的開端了吧。

自那天開始,我們每天至少一封郵件,說的內容也更為深入了,我很明顯的感覺到她已經把我當成了她夢中的情人了,於是,我們又約好了見面,主題是爬山。

到了時間,我們一起去爬山了,當然,事先我做了準備,吃的喝的一應俱全,一路上,對她呵護有加,還幫她拍照。到了山頂,整個山頭就我們2個人,在2塊巨石中間,我們相對而視,我摟著她,把嘴湊了上去,她也迎上來,我們終於親吻了。

下了山之後,我送她回家,在快到她家的時候,我說,我們再說說話吧,她點點頭,於是,我把車開到離她家不遠的一處車庫門口,那也是個很僻靜的地方,這個時候,沒有語言,直接就是互相的摟抱和親吻,吻了很久,我知道她徹底打開了心門,我把手伸到她的懷裡,摸她的乳房,圓潤的乳房乳頭已經翹起,摸起來手感很棒,她有些抗拒,但是掙紮的力氣分明不夠。在反覆的撫摸之後,我確信她已經在享受這個過程了,就把手又伸向她的下面,她下意識的夾緊雙腿,但是,我的手已經不可阻擋,直接就伸進了她的陰道裡。

哇!淫水已經把內褲浸濕了,整個陰部全是濕漉漉的,我就勢插進去2根手指,在她的陰道裡來回攪動。她難受的左右搖擺,這時我的陰莖已經硬邦邦的了,抓過她的手放到我的大肉棒上套弄,就這樣,纏綿了一段時間,不經意的我往上一看,車庫上面房間的窗口上有個女人在往下看,估計是想看是誰的車停在她家門口了,我趕緊撤出手來,跟她說上面有人,她害羞的趴到我懷裡一動不動,我拿出紙巾把手上的陰液擦乾淨,整理了一下衣服,就把她送回到她住的高級小區外面了。

這次的感覺讓我體會到了偷情的緊張和刺激,也讓我欲罷不能了,我們繼續在網上卿卿我我,我以為我的肉棒足以讓她震撼,沒成想,她說,我的和她老公的差不多,哼哼,那就找機會讓你試試我的功力吧。

和其他所有的偷情一樣,這個時候正處在臨近爆發期,所以僅僅過了3天,我們就又見面了,這次是一起吃的午飯。飯後,一起沿著路邊一邊走一邊聊,不經意的抬頭向前望去,前面不遠處有一個山頭公園,以前是一個小荒山,最近被改造成公園了,也許是因為剛剛改造的緣故,再加上非節假日,沒有什麼人進出,於是,我們就走了進去,還記得當時她穿著一件紅色的風衣,腿上穿著黑色長筒襪,在那個時候更顯得美麗凍人,走到半山腰,天陰了下來,伴著絲絲的細雨飄下,因為沒帶雨具,所以就四處張望,忽然發現就在前面有一個山洞,從外面看是廢棄的,於是,就快步跑了進去,裡面還是曲徑通幽呢,原來這是個戰備洞。

由於很久沒人,往裡看髒亂不堪,我們就站在洞口,看著洞外雨越下越大,這環境豈不是更加浪漫了嗎?無需多言,待把身上的雨滴抖落乾淨,旋即摟抱在一起,那種感覺恰是乾柴遇烈火一般。我已經沒有上兩次的耐性,找到她的嘴巴,把舌頭伸了進去。她也沒有了以往的矜持,張開口伸出舌頭迎合著我,我們的舌頭交織在一起,貪婪的吮吸著。「嗯~~~~嗯~~~~~。」沒一會,她的嘴裡就發出了這種誘惑的聲音,而此時,我的大肉棒也躍躍欲試,試圖衝破褲子的阻擋,找尋它該去的地方。

我把屁股挺起,緊緊擠壓著她,她也毫不退縮,把身子特別是屁股頂向我,這樣,我們2個人下身的緊合度十分之緊密,而且還伴隨著不斷的摩擦,她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啊~~~啊~~~啊~~~」。在她聲音和身體的刺激下,我感覺龜眼有些粘液流出來了。不能再等了!我照例還是先用手伸進她的衣服,摸到了她的下身處,真是個尤物!底下出的水比上次還多。看了看四周,都是直上直下的洞壁,沒有可以用來借助的地方,好在我靈機一動,把她的身體反轉過去,讓她2只手扶住洞壁,我給她把高筒襪褪下來,奧!小內褲已經是濕的了!

我迅速把褲子脫下來,扶住因充血而亢奮的大肉棒,對準她的淫穴,緩慢而有力的插了進去。「啊~~~啊~~~啊~~~,噢~~~噢~~~噢~~~」,在我插入的那一刻,她的叫聲不由自主的從嘴裡發出來,伴隨著兩腿的抖動,我用手扶住她的髖部,繼續著我的抽插,很快,由於她分泌的愛液很多,空曠的山洞裡就傳出「啪啪啪」的撞擊聲和「撲哧,撲哧」的水聲。

由於是和她第一次做,又是在這樣一個環境下,緊張加刺激使我的控制力減弱了,大約5分鐘的時間,我感覺肉棒一緊,知道要發射了,本想再忍一下好多插幾次,又一想,就此來個痛快吧,於是,放鬆神經,任由奔騰的精液射向紅的陰道,而那一刻,對紅的刺激是最大了,她完全顧不得其他,張開嘴大聲叫了出來:「啊~~~·啊~~~~~,啊~~~~~」等射精結束,慾火退卻,我又恢復了理性,肉棒還插在她的淫穴裡浸潤著,兩隻手環抱著她,狂熱的吻著。又過了好一會,她的慾火也完全退去,我才拔出陰莖,精液順著她的大腿流了下來,她趕忙從挎包裡找出紙巾,簡單的擦拭了一下,還不忘給我擦拭乾淨,稍微整理了一下,我們相依相偎的下了山。

有句話說:有一就有二,這次難忘的雨中激情拉開了我們縱情狂歡的帷幕,用她的話說,是我幫她找回了沈寂很久的激情,而且因為有了實質性的接觸,她和我的關係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她更在意我了,也更渴望和我一起度過每一天,而我,因為與她在其他方面鮮有共同語言,所以,我們在一起幾乎沒有別的,基本上就是圍繞**來開展的。

這次山洞裡的**過後不到一周,我又想她了,而她更不必說了,我們就又見面了,這次是約好先唱歌的,到了KTV,唱了沒有2首歌,就忍不住又摳摸起來,怎奈,現在的練歌房透明度真***高,一點也不像以前的那種,服務員把門一關,你在裡面搞出什麼動靜也沒人管。門上的玻璃是透明的,扣扣摸摸也不能盡興。於是,結了帳直接去了賓館。

到了賓館,一進門,我就把她翻身靠在牆邊的落地鏡上,然後我把她的上衣翻起,乳罩解下,讓她的一對乳房露在鏡子裡,她也能看得到,我用2只手抓著她的奶子,起初輕輕地揉搓著,她在我耳邊輕輕的說:「用力點。」我馬上加了力道,緊緊抓住2只奶子近乎粗暴的揉搓著,她看著鏡子裡被我揉搓的奶子,禁不住又呻吟起來,看到她已經漸入佳境,我便又把她的裙子脫下來,當天,她穿著一條紅色的帶蕾絲邊的性感內褲,比丁字褲略寬,但是仍然遮不住兩邊的陰毛。我從側面把手伸進內褲,輕輕地摳摸著她的淫穴,很快的,她的陰道裡又流出了愛液。

她把手從後面伸進我的褲子,抓到已經挺起的肉棒,套弄著。看到鏡子裡她淫蕩的樣子,我不能剋制了,抱起她就放到了床上,拉下她的內褲,迅速脫下我的衣服,用了最傳統的男上女下式,狠狠地插入了她的淫穴。「噢喔~~,噢喔~~~」她微閉著眼,不斷的呻吟著,那個聲音是另一種鼓勵。這樣的環境於我來說那是可以大展身手的,本來我就經常健身,這會兒把她當成俯臥撐了,整個身子挺直,只有陰莖插在她的陰道裡,這種點對點的接觸最能刺激女人的敏感區。

不一會,她的臉由於興奮已經變得有些變形,陰部被呵呵的越發難以隱忍,她不斷地扭動著腰肢,隨著我的動作和節奏忽上忽下,以求最大的結合。大約做了10幾分鐘,我看有點姿勢疲勞了,就讓她跪著,我從後面插入,高高翹起白白的屁股,被我頂的一前一後,她昂起頭,嘴裡不斷叫著:「啊~~~,啊~~~」又插了N下之後,我看她似乎也累了,就讓她就勢趴下來,我繼續從後面插進去,雖然,因為屁股的阻隔,插入的深度比跪式要淺一些,但是,因為我的肉棒比較長,所以,依然可以直搗深處。

而這種姿勢,對以前沒有試過的她來說無疑使既新鮮又刺激的,就這樣又過了10幾分鐘,我感覺要射了,趕快讓她正面仰躺,還是採用男上女下式(因為這樣可以和性伴相互摟抱,特別對於剛開始偷情的女性,更喜歡這種有安全感的姿勢),一番猛烈的抽動,龜頭一抖,無數精子像離玄的箭一樣射進了她的子宮深處。而伴隨著精液的射出,她的身體也劇烈的抖動著,叫聲更加低沈,兩手緊緊抓住我的後背,屁股緊緊貼住我的身子,我知道她也高潮了。

射完之後,我摟著她說道:「你真是個尤物,太棒了!」她嬌羞著說:「你也很棒,我很久沒高潮了,你讓我到了。」又躺了一會,我們一起去浴室洗了鴛鴦浴,洗過之後,就在浴室裡又接著幹了起來,那一下午,我們一共做了4次。

如果你說,這次4輪大戰是我們偷情歲月的高潮部分,那你就錯了,真正的高潮是在這之後的半個多月之後(當中我們又做了多次,分別在賓館、餐廳和電影院裡),她告訴我她的電腦好像中病毒了,經常跳出很多頁面,她又不放心讓別人修,問我懂不懂,我自認還略知一二,不過要是真的電腦出問題,我也只會用ghost進行重裝,當然,這個時候自然是要挺身而出的,我說讓我看看吧,這樣一來,我就要去她的家,但是她住的小區保安很嚴,而且對小區住戶都很熟悉,她擔心我的造訪讓保安起疑,萬一她老公回來被他知道,解釋起來很費勁,我跟她說:不要擔心,就說電腦壞了,我是修電腦的好了。她想了想也只好如此。

於是,我把車開到離她家不遠的地方,她開著她的車來接上我到了門口,保安自然上前詢問,她假裝鎮定的對保安說:「家裡電腦壞了,這是我請的維修師傅。」保安嘴裡說著:「哦,哦。」但是眼睛卻一直看著我,我很鎮定的看著他,腦子裡想起《天下無賊》裡劉德華說的那句話:開好車就一定是好人嗎?!保安看我直看著他,趕忙把眼睛移開,微笑著邊說:「請進吧」,邊把升降桿升起,就這樣順利的到了她的家。

進到她的房子,我不禁有些感歎,複式的結構,足足有200多平,由於太空曠,說話都有些傳音。我先到她的房間看了看電腦,原來是她無意中點了廣告商的鏈接,被惡意網站修改,在開機啟動中加入了非法啟動項,並修改了註冊表所造成的。我給她安裝了修復軟件來恢復系統,並且告訴她什麼樣的頁面不能點擊,聽的她不斷地點頭,看著她乖巧的樣子,我忍不住把她抱了起來,抱到客廳的沙發上,一頓狂吻,她告訴我她應該前幾天來月經,可是一直沒來,她很擔心,我一聽也很擔心,這要是懷孕事兒可大了。但是表面上還是安慰她說:「別擔心,可能是這一段時間我們操得太猛,把月經嚇著了。」

她嗔怒道:「別胡說了,哪有這樣的事。」我笑著說:「再過幾天,去檢查一下吧。」她點點頭說:「好吧。」可能也意識到說這個話題影響我的情緒了,她主動的給我把褲子解開,用嘴給我口交起來,被剛才的事情搞的無精打采的陰莖被她那櫻桃一般的小口這麼一吮吸,頓時來了精神,又高高的昂起來頭,我怕被她給吸出來,就跟她說:「我們上床上吧,」她說:「不行,那是我和老公的床,不能在那上面做。」她這麼一說,更激起了我的慾望,我心裡想:我還非要在大床上幹你不可!

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是還是擁著她去了書房,就在書房裡,給她脫下了睡褲,把她的一條腿抬起來,站著就插了進去,她兩隻手摟著我的脖子,嘴裡哼哼著任由我抽查,插著插著我突然感覺好像有液體流了出來,分開身子一看:哈哈,血出來了!趕忙讓她看,她一看也有些著急,用手堵住就去了衛生間,我也跟了進去,她又氣又喜的說:「看看,幾天不來,被你一插就給插來了。」我笑著說:「還是我厲害吧,以後再晚了你還找我。」她又羞又惱的說:「你壞,才不呢。」因為我的陰莖上也沾滿了她的經血,於是,就和她一起洗了。

洗完之後,我對她說:「上床上吧,這裡太冷了。」當時正是寒冬時節,她們家用的是地暖,衛生間確實有些涼,於是,她有些不情願的和我一起到了主臥的大床上,床的上方掛著她和老公的結婚照,而我也是有備而來,掏出數碼相機放到了床邊,因為之前我們做愛的時候我已經拍了我們的做愛過程,因此,她看到後並沒有反對。

我們一起躺在只有她和她老公躺過的床上,那種感覺,我想可以算是偷情的最高境界了吧。看她還有些緊張和猶豫,我讓她平躺著,先從嘴巴吻起,邊吻邊用手撫摸她的乳房和陰道,不一會兒,她的乳頭就硬挺了起來,下面也漸漸地濕潤了。我又接著親了她的乳頭,用手指插進了她的淫穴。看著她慢慢的進入了狀態,我分開她的雙腿,拿起相機對著她進行了攝錄,她依然是微閉著雙眼,我慢慢地把鏡頭往上,拍到了她和老公的結婚照,她老公的眼睛剛好往下看著,與我四目相對,不同的是,眼裡滿是柔情。我有種奇怪的感覺:好像是一種滿足感。

她也許意識到我在拍,睜開眼,看到我往上拍,趕忙起來把我往下拉,我借勢又對著她拍了起來,先拍她迷離的雙眼,又慢慢的滑向胸部,再繼續往下到了陰部,我把大肉棒對準她的淫穴,用一隻手拿著相機,另一隻手試圖分開她的陰唇,不過發現這樣會影響拍攝效果,就讓她自己用2只手分開陰唇,我把陰莖慢慢的插了進去。她嗯的一聲,緊緊地咬住嘴唇,我又緩慢的把陰莖抽出,從她陰道裡帶出來一些摻雜著血色的液體,我把這一切都攝錄到了相機裡,拍攝完了之後,正式開始床上大戰。我還是先用鯉魚打挺的姿勢,迅速而有力的抽插著她,這時候的她也完全釋放了,嘴裡夾雜著「嗯嗯」的聲音還伴著喃喃的說:「操我,操我。」

我最受不了這種語言的刺激,越發大力的抽插著,邊操邊問她:「我和你老公誰操的你更舒服?」她說:「你。」我又故意問道:「我什麼地方操的你舒服?」她好像也很受用我的這種刺激方式,假意害羞的說道:「你的大肉棒。」我又對她說:「你老公正在看著呵呵你呢。」她沒有再說話,但是感覺更興奮了。

做了一會,我又拿起相機,對著我們連接的部位拍了一些,前後大約做了20多分鐘,終於,又把滾燙的精液射進她的淫穴裡。當我拔出陰莖的時候,我馬上把相機拿起來,對準她的陰部拍了起來,眼看著精液汩汩的從她的淫穴裡流了出來,中間還夾雜著一些血跡,她看到我在拍,趕緊夾起雙腿,拿過紙巾墊在淫穴上,下床到衛生間清洗去了。

就這樣,我和紅從第一面認識到最後在她家的做愛,前後大約持續了2個月,當然後面還有,不過,隨著新鮮感的降低和她老公的回國,次數也越來越少,真應了那句話:男人第一次很容易,以後越來越難;女人第一次很難,以後越來越容易。

我很清楚地知道,我和紅僅僅就是偷情,她能和我做愛,一是她內心深入的慾望一直沒有泯滅,二是我在恰當的時候出現。我們注定就是偷情而已,除了做愛,我們在其他方面的交流至少對我的吸引力是不夠的。我想,我們每一個狼友,不管是搞婚外情還是一夜情,都應該很清醒的知道你和對方應該保持怎樣的關係對雙方更好,這,既是藝術,也是責任。

關於紅,我還想再接著說一說她之後的情形,她老公回來以後,並沒有任何的收斂,而她因為有過和我的偷情史,內心會有些愧疚,這種愧疚或多或少的會沖淡了她老公的的施暴對她的傷害,從這個意義上說,我也算做了一件善事。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6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