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074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2 04:36:42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2019-2-12 04:38 編輯

    1

  十年後,褪去學生時代的青澀,王小珂已經成為職場女神。逃出D 工大王校
長魔爪的小珂在一家合資IT公司工作,經我的女神小珂過多年的努力,憑借出眾
的業務能力,如今的小珂已經做到技術總監的位置。IT公司本就男多女少,況且
王小珂有著驚人的外貌,自然受到許多程序員的追求。然而機緣巧合之下,小珂
還是嫁給了我,成為了我的女神。

  「餵,我到了,你在哪呢?」李教練透過風擋玻璃緊盯著緩緩舉起手機的長
靴美女。

  「我也到了,您在哪呢?」小珂已經站在寒風里半個小時了,難免有些著急,
情不自禁地跺了跺腳。

  「啊?你在哪呢,我早就到了,沒看見你啊?你穿的什麼衣服?哎,我看見
個穿花棉襖的是不是你啊?」李教練確認了那個長靴美女就是王小珂後,喜不自
勝,努力壓抑住心底的興奮,繼續調侃著。「什麼?穿著橘黃色風衣外套。哎呀,
這麼多穿橘黃色風衣的,哪個是你啊?下身穿衣服了嗎,哦不,下身穿的是什麼?
長靴啊,好了,我看見一個橘色風衣配灰色長靴的,嘖嘖,還穿著肉色絲襪,是
你吧?好了,我馬上到。」「呵呵,絲襪配長靴,下身還就是沒穿衣服嘛,這小
騷貨還不樂意了。」李教練心想。

  王小珂打心眼里對這個素未謀面的駕照教練沒有好感,要不是自己老公不爭
氣拿不下駕照,她也不會想自己開車。這個李教練是公司的一個客戶推薦給她的,
據說經常跟李教練和他們駕校打交道,滿意率非常高,所以自己才聯系李教練報
的名,結果第一次見面把自己扔在寒風里半個多小時不說,說話還這麼不三不四,
實在是令人苦惱。

  「李教練,麻煩開下後門。」王小珂看著李教練猥瑣的眼神,心里頓時生出
了厭惡。況且自己風衣里面配的是襯衫短褲,大腿雖說包著絲襪,坐在副駕駛的
話卻也容易走光。

  「小騷,哦不對,小姐,不好意思啊,到你們家的路太堵了,我繞了一大圈
才過來。這破天,才十月份,怎麼他媽這麼冷!快坐下,我給你開空調。」李教
練猥瑣的禿頭不住的點著,顯得殷勤無比。

  「你好,我習慣坐在後排。」小珂雖然生氣,卻還保持著風度。

  「小姐,後排的空調壞了,還沒修,還是坐前面吧。」李教練說完也覺得有
些操之過急,看著王小珂柳眉倒豎,於是緩了緩,繼續說,「好吧,後門開了,
我一會兒把空調開大些,要是還冷的話你再坐前面來。」

  王小珂二話沒說,打開後門坐了進去。她現在不想說話。

  忽的一陣風從前排座椅旁的出風口吹了出來,王小珂的風衣衣角都被掀了起
來。李教練沒忍住,哈哈一聲笑了出來。「不好意思啊,就是那個出風口壞了,
一吹風呼呼的。要不你坐前排來?」

  王小珂已經氣的滿臉通紅,馬上就要開車門下車。李教練見狀趕緊發動車子,
車子一動,車門鎖自動就關上了。

  「小姐,坐穩了,咱們路遠,我開得快,把安全帶系上。」李教練突然認真
起來。王小珂一看李教練突然嚴肅起來,也是一楞。這一楞神的功夫,車已經開
到了大路上。車開的很穩,讓王小珂覺得李教練可能只是玩世不恭,專業水平還
是很好的。

  「呵呵,小妞,上了我的車,還能讓你就這麼跑了?王校長見了這個小妞,
一定贊不絕口,保不齊還能讓我摸上兩把,哈哈!」李教練越想越開心。

  一路上李教練沒完沒了的說著自己的故事,王小珂出於禮貌,也哼哈的答應
著。車越開越遠,早上九點多出發,如今已經快十二點了,周圍越來越荒涼。王
小珂掏出手機,手機居然沒有信號,小珂突然感到一陣恐懼。

  「李教練,我們還有多長時間才能到?」

  「馬上就到,看見前面的山了麼?我們駕校就在山腳。要說我們王校長真厲
害,為了讓學員有個好地方學車,直接跟省里打的招呼,批下這麼一塊地……」
李教練又開始不住扯淡。

  「你們校長也姓王?」王小珂秀眉微皺,王校長,曾給她帶來噩夢的魔鬼,
當年D 工大被搗毀後,王校長他們一度不知所蹤,白主任和已故的白老校長被拉
出來定了罪,事情就這麼不了了之,但是在王小珂的心里卻始終是個結。

  「是啊,王校長可是個能人啊。」李教練看見王小珂的神色有異,雖然不知
道為什麼,但也適時的閉上了嘴。在他的眼里,王校長是個手眼通天的人物。不
該知道的不問,不該說的不說,也讓李教練深得王校長的器重。今天讓他來接王
小珂,也是校長親自安排的。

  教練車繼續飛快的開著,眼前出現了駕校的大門。大門緊閉,而且兩旁並不
像普通大院那樣設有收發室,高聳的大門兩邊居然矗立著兩幢高塔,塔頂似乎還
站著幾個人,怎麼看上去都不像是駕校。

  王小珂警覺起來,右手偷偷地伸進靴筒,趁著還沒到大門前,趕緊問李教練,
「李教練,你確定就是這里?」

  「沒錯啊,就是這。啊,你看見那兩個崗樓了吧?不用害怕,一會兒門開了
你就能看見練車場了。實不相瞞,咱們這是之前的一個監獄改的。」李教練解釋
道。

  「監獄?」王小珂疑惑的問。

  「沒錯,就是監獄。因為離市內太遠了,這里以前關的都是重刑犯,這些重
刑犯有的沒有家人,有的即便有家人也沒人會來探監,久而久之,這個監獄里的
犯人都死掉了,監獄也隨之荒廢了。」隨著李教練的解釋,車已經開到了大門前。

  「開門!」李教練沖著崗樓上大喊一聲。

  「嘎吱——」大門打開了。從里面傳來了不少機動車的聲音。王小珂緊繃的
神經稍微放松了一些。

  「你看那面,就是練車場了,今天人不多,休息日嘛,小崽子都出去浪了。
平時都住校,人多的不得了。」李教練解釋道。

  「住校?駕校還能住校?」

  「是啊。嗨,我們學校以汽修為主,來我們這的學生都是為學一門手藝,駕
照只是捎帶腳了。」李教練繼續說,「小姐,你稍等我一下,我去找下校長給你
安排簽合同,那面有食堂,你可以在那里吃點兒東西歇會兒。」說完,李教練就
離開了。

  既來之則安之,王小珂聽到李教練的解釋,而且也看到有幾個年輕人正在練
車,最後的一絲戒備也放了下來。想想自己確實渴了,於是就往食堂走去。

  「美女,要點兒什麼?」食堂大媽上下打量著眼前這位美人,似乎這輩子就
沒見過這麼漂亮的人。

  「給我拿一瓶礦泉水。」小珂在外面吃不習慣,所以只點了一瓶礦泉水。

  「好的。給你,五元。」食堂大媽隨手遞出一瓶不知名的礦泉水。

  「五元?」小珂雖說收入不菲,但是這麼貴的礦泉水在她的印象里只有火車
上才有。

  「是啊,我們這窮鄉僻壤的,光運費就很貴啊,還有……」食堂大媽胡亂解
釋著。

  「給。」小珂不願耽誤太久,隨手掏出五元紙幣給了大媽,轉身離開了食堂。

  「嘿,這小妞,五塊還嫌貴,一會兒你就知道咱們這什麼最貴了。」食堂大
媽露出狡黠的笑容。

  小珂打開瓶蓋喝了一口,還不錯,果然是山泉水的味道。這時,李教練也回
來了,「走吧,跟我去校長室。」

  李教練在前面帶路,王小珂跟在後面。穿過練車場,李教練自然地跟周圍人
打著招呼,然而周圍人的目光卻都被小珂吸引。

  輾轉來到行政樓二樓,李教練指著二樓正中間的那間屋子,告訴王小珂那就
是校長辦公室,然後敲開門,帶著王小珂走了進去。

  校長室很寬敞,四周擺放著許多綠植,看上去價值不菲。靠近落地飄窗,擺
放著一張很大的寫字臺,寫字臺上面整齊的擺放著書籍和電腦,寫字臺後一把老
板椅背對著門口,看不出上面坐沒坐著人。

  「來了?」老板椅緩緩的轉過來。王小珂一聽聲音心頭一驚,趕緊向門口跑
去,可是李教練猙獰地堵在門口。

  「怎麼,多年不見的好朋友了,一見面就走?」老板椅上坐著的正是當年D
工大的最後一任校長,王校長。

  「誰跟你是朋友!你是個魔鬼!」王小珂咬牙切齒,恨不得撕碎王校長。但
比起報仇,她也在打量周圍環境,尋找一條逃生的路。

  「呵呵,的確不是朋友,我上過你那麼多次,你該叫我老公才對!」王校長
調侃著,好像在玩兒貓捉老鼠的遊戲。「不用找了,這個屋子以前是典獄長辦公
室,即便不是銅墻鐵壁,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你是逃不掉的,哈哈」王小
珂不禁暗自後悔,自己為什麼又陷入圈套,這次難不成又要被王校長淩辱?還有
那看上去就令人作嘔的李教練,正在猥瑣的盯著自己的兩條美腿。不,既然逃不
走,我就跟你們玉石俱焚!

  說時遲那時快,王小珂輕彎蠻腰,伸手從靴筒里掏出一把亮閃閃的短匕首,
拿著匕首飛速向王校長跑去。王校長見狀也是大吃一驚,他也沒有想到當年柔弱
不堪的王小珂如今會拿起刀。王校長雙腳一蹬地面,老板椅迅速向後劃去。而就
在這個時候,李教練從後面撲向王小珂,力圖救下王校長。就在李教練要抓到王
小珂的時候,小珂突然轉身,右腳在後,左腳迅速踢出,美麗的靴尖不偏不倚的
踢在了李教練的子孫袋上,就在李教練驚詫之際,一柄鋒利的匕首插進了自己的
胸膛。這是王小珂第一次用匕首插進人的身體里,自己也是害怕不已,但是她也
來不及多想,顫抖著把匕首從李教練的胸口拔了出來,噴湧的鮮血濺到小珂的外
套和長靴上,小珂顧不上許多,她知道憑借自己的微弱功夫,根本無法傷到王校
長,而剛才的成功只是贏在了個出其不意,時機轉瞬即逝,自己要趕緊趁這個空
擋逃出校長室,能遇到一些學生,自己也能多出幾分獲救的可能。

  小珂來不及回頭看王校長一眼,直接向門口沖去。就在她的玉手碰到門把手
的那一刻,一股電流瞬間將小珂擊倒在地。

  這時,身後傳來了王校長的冷笑。「真沒想到,你王小珂也學會了殺人。」

  王小珂用雙手支撐起上半身,背靠墻壁,覺得渾身酸麻。伸手嘗試去拾起落
在地上的匕首,卻一次次的失敗。

  「別白費力氣了,門把手上的電流強度是我們精心計算過得,要的就是電不
死人還不能讓人很快恢複。嘖嘖,小珂啊,打你一進門我就發現你的靴筒怎麼比
小腿粗了這麼多,原來是藏了東西在里面!我還是喜歡你之前的樣子,細細的小
腿緊緊的包裹在高跟靴子里,光是看著就讓人欲火焚身!」說著,王校長伸手拉
開了王小珂靴筒上的拉鏈,輕輕一拽,兩只被肉絲包裹的嫩腳就暴露在了空氣中。

  「這小嫩腳,當年讓多少人魂牽夢縈。」王校長一手摸著王小珂的絲足,另
一只手沿著絲襪伸向小珂的大腿根。

  王小珂被電擊後的疼痛還沒有褪去,腿上又傳來一陣一陣的酥麻,強打精神
睜開美眸,卻發現王校長身後多了幾個魁梧的身影。

  「你們幾個去吧把老李處理一下,然後去會場給芳姑搭把手,今晚的表演可
是有壓軸好戲呢。」

  「是。」身影瞬間消失不見,遠處李教練的屍體也被擡走,要不是空氣中還
彌漫著血腥味,王小珂甚至會懷疑李教練是自己離開的。王小珂倒吸一口涼氣,
這幾個人影無疑是武功高手,如果自己剛才不是突然轉頭攻擊了李教練,而是繼
續攻擊王校長,那麼這些人很可能早就出現了。出現也好,不如一下把自己給殺
了,也免受王校長的淩辱。

  不容王小珂多想,王校長已經抱起王小珂走進校長室旁邊的屋子,里面除了
一張大床外,墻壁上掛滿了各種各樣的刑具。

  王小珂被平放在床上,美麗的胴體陷入柔軟的羽絨被中。風衣外套早就被丟
到了校長室,如今一雙大手正沿著王小珂的胸前,一粒一粒解開襯衫的扣子。隨
著乳溝,肋骨,小腹上粉白的嫩肉一寸一寸的露出,王校長的手已經貼在了小珂
短褲的腰帶上。沒有一絲猶豫,王校長用力一掙,腰帶應聲而斷,緊接著,伴隨
撫摸美腿的動作,小珂的短褲也離開了她的身體。

  「真美,這哪里像是生活孩子的少婦!」小珂的身上已經只剩下胸罩,內褲,
和肉色絲襪。小珂仰頭看著床腳,胸中的憤怒化作淚水不斷湧出,晶瑩的淚珠在
小珂的抽搐中滑落到床上。伴隨著抽搐,小珂的鎖骨若隱若現,看上去淒美而性
感。

  「撕……」王校長左手捂住小珂被絲襪包裹的右腳,右手撕開襠口的絲襪,
食指輕輕剝開小珂的蕾絲內褲,輕輕揉著小珂的陰核。小珂奇癢難忍,使勁想扭
動身體,然而自己並不能移動太多,於事無補。

  王校長向前移了一下,手中的絲足徹底貼到王校長臉上,胯下完全勃起的陽
具順著絲襪頂到了小珂的大腿根,手指一用力就深入小珂的身體中。

  由於當年在D 工大的調教,小珂的身體已經十分敏感。結婚後的這些年,老
公不算健碩的身體也能輕松讓小珂達到高潮。王校長手指不住的抽插,不斷激發
著小珂原始的欲望。

  「咕嘰,咕嘰——」隨著王校長手指的深入深出,陰道里傳來了咕嘰咕嘰的
水聲。再看小珂,兩手平放在床上,雙目緊閉,眉頭緊鎖,似乎仍在抗拒。王校
長的手指突然拔了出來,小珂嚶的一聲,說不出是放松還是失落。王校長輕輕的
把手指上的淫水抹到小珂左腿的絲襪上,然後雙手緊握小珂右腿的玉足,挪動身
體,坐到小珂的左腿上,小珂的左腿隨之陷進羽絨被里越來越深。借助王小珂絲
滑的左腿,王校長雙腳輕輕一蹬,身體就向前劃去,碩大的陽具借著這個力道連
根沒入王小珂的小穴中。

  「啊……」王小珂感到下體突然被一個粗大的東西插入,她意識到了自己終
於沒有逃脫噩運,再一次被王校長強奸了。一瞬間,身為人妻的恥辱,身為母親
的悔恨,以及身為女人的悲哀,多重感受湧上心頭,雖然驚懼,也不不得不發出
一聲嘆息。

  「嗯……」幾乎是同時,王校長和王小珂發出了不同的感嘆。「真不愧是極
致美人的極致美穴,這麼多年沒有幹到,真是讓我寢食難安。這滑滑的肉壁,緊
致包裹的陰道,居然沒有一絲衰老的跡象。」

  王校長拔出肉棒,彎下腰,在王小珂的小嘴上親了一口,隨後,又是一次連
根沒入的插入。滑出,插入,滑出,再插入,每一次都像打樁機一樣,沒有任何
技巧,沒有一絲偷懶,只有粗暴的插入。幾十下之後,小珂已經無法忍受,一股
陰精隨之噴在王校長的龜頭之上,而王校長受到如此刺激,也早早的繳槍射精。

  「呼,呼,小美人,真是刺激,這些年除了你,真沒有人能讓我幹的這麼痛
快!」王校長用王小珂的絲襪腳抹了一下自己的嘴角,露出意猶未盡的樣子。

  「我要殺了你,我一定會殺了你!」王小珂咬牙切齒。

  「呵呵,居然還有脾氣,真是不錯,你來殺我試試啊!」王校長輕蔑的看了
下躺在床上無法動彈的小珂,接著轉過頭去開始穿衣服。「想當年梅梅在的時候,
跟她一塊兒玩兒你的日子簡直太美好。只可惜因為你,D 工大毀了,我這個副省
級的校長一夜之間成了逃犯,李梅梅和張主任不知所蹤,不知道是死在了火堆里
還是格子逃出生……啊」王校長正陷入回憶,突然一柄臺燈底座結實地砸在了王
校長的後腦上。「王小珂,你幹什麼?好啊,你居然能站起來了,真是太小看你
了。」

  「呼,呼,我說過,呼,我要殺了你,受死吧。」小珂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手中緊握著臺燈底座。她的體力已經嚴重透支,身上還閃著晶瑩的汗珠。說話間,
手中的臺燈底座又向王校長砸去。王校長忍著劇痛,強行閃開。小珂一個踉蹌,
摔倒在床上。一張大網從天而降,將王小珂牢牢地固定在床上。

  「哼哼,本來只打算讓你今晚亮個相,幫我這里提升點兒人氣,沒想到你居
然這麼不識擡舉,那就別怪我不念昔日的情分了。」王校長捂住流血的後腦,氣
氛的說到。

  「情分?你我之間只有仇恨,我恨不得抽你的筋,扒你的皮!」王小珂發自
心底的怒吼著。

  「好好好,抽筋扒皮,今晚就給你抽筋扒皮。哈哈,哈哈哈!」王校長猙獰
地狂笑著,一個新的淩辱計劃在他的腦海中逐漸成型。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2 04:38:12

 2 ,王校長的謀生手段

   「大家好,今天是我們天幻秀宮每月一度的超級秀時間。各位老朋友都知道,
每一次天幻秀宮的超級秀都不會讓大家失望,那麼這一期的超級秀會給大家帶來
什麼呢?容許我先賣個關子,我們先有請今天的超級秀主隆重登場!」

    隨著主持人的開場白,天幻秀宮超級秀正是開始。每一次的超級秀無論是節
目還是秀主都會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今天同樣不例外,秀主的出場方式十分特
別。

  只見巨大的舞臺上緩緩駛入四輛超級跑車,紅藍黃綠四種顏色一字排開,每
輛車的車尾都緊繃著一條牽引繩。隨著車輛的移動,牽引繩末端綁住的一個長方
形水晶箱被拉到舞臺上。四輛超跑變換陣型,水晶箱被拖到舞臺中央。水晶箱雖
然透明,但里面好像經過處理,讓人無法看清。

  一位頭頂兩只兔耳朵,身著三點式豹紋內衣,腿上套著網襪,穿著高跟棕色
過膝長靴的兔女郎走上舞臺,身後毛茸茸的長尾隨著步伐擺動。「各位久等了,
大家已經看到,我們今天的超級秀主已經用一種全新的方式閃亮登場了!可以稍
微跟各位透露一下,今天的秀主是一位超級美女,同時還是一位人妻。畢竟是美
女人妻,都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即便是透明的水晶棺,現在也看不到美女人妻的
真容。具體美到什麼程度呢?一會兒的表演結束後,大家自己評價吧~」妖艷的
兔女郎主持轉過身去,背對大家,這時大家才看清楚,身後的尾巴並不是衣服上
的配飾,而是一種肛塞,如今正真實地塞在兔女郎主持的肛門里,隨著兔女郎豐
臀的扭動,肛門周圍的括約肌若隱若現。

  只見兔女郎主持輕輕按下水晶棺旁邊的按鈕,水晶棺隨之豎立了起來。啪啪
啪啪,四周面板應聲而落,一個用粉布包裹著的人形直立在舞臺中央。

  「還是老規矩。」兔女郎主持站在人形旁邊,「從秀主登場開始,各位朋友
的競價就算開始了。出價的先後順序和每輪的競價排名將被賦予不同的權重,權
重的不同將在最後的決勝輪競價中產生巨大影響。好了,各位朋友,起拍價100
萬一天,加價不得少於十萬,第一輪競價開始。」

  原來王校長如今經營的汽修學校只是一個幌子,所謂的教練和學員都是原來
監獄里的重刑犯。在這里,每周末都會舉行一場秀,主角通常是一到兩名女生,
或有劇情,或即興發揮,表演諸如一些強奸,SM等戲碼。同時,觀眾可以對女主
角進行出價,按照出價的順序和最終出價的高低,出價者將獲得女主角一天或者
幾天的使用權,獲得使用權期間天幻秀宮不對使用者做任何幹涉。當然,作為會
所,天幻秀宮自然也會提供住宿,飲食,賭場和妓女。另外,天幻秀宮之所以被
稱為天幻秀宮,是因為這里的服務可以算得上是頂尖的存在,消費自然也不是普
通的嫖客賭徒承受得起的,來這娛樂的人不是企業大亨就是政府官員,有的人到
這里純粹是為了娛樂減壓,有的人到這里是專程為了一親秀主的芳澤。就是這樣,
每周末到這里來娛樂的人不在少數。

  說話間,觀眾席里已經有人出價一百萬元,但是卻沒有人繼續加價。兔女郎
主持並沒有在意,手中拿起紅色超跑的拖車繩,把末端特制的金屬小鉤掛在粉布
人形的底邊。

  「看來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居然都學會了不見兔子不撒鷹,咯咯。」兔女郎
主持發出一聲媚笑。「既然如此,那就讓我們今天的秀主亮個相吧!」話音剛落,
紅色超跑嗡嗡的引擎聲已經響徹全場,緊接著,拖車繩已經緊緊繃起。

  「劈劈啪啪」原來秀主身上包裹的粉布是靠尼龍粘扣一圈一圈粘起來的,一
遇到外力,就會一點一點的繃開。

  此時的紅色超跑已經緩緩發動了,為了吊足觀眾的胃口,車子緩慢地繞著場
地外沿開動著。

  繞場四分之一,秀主小腿上的包裹已經褪去大半,粉色的及膝長靴已經完全
映入大家的眼簾,腳踝上緊緊地系著紅色膠帶,好像綁在了一起,靴筒上方仍舊
無法看清。

  超跑繞場一周,在場的觀眾已然看清秀主纖細的大腿上,閃爍著絲襪光澤,
白色超短裙只掩蓋住神秘的三角地帶,大半大腿露在外面,生生將秀主的身高又
拉高了一個等級。此時已經有人按捺不住,水漲船高,已經有人拋出了200 萬一
天的高價。

  兔女郎主持微微一笑,沒做評論。紅色超跑繼續繞場地轉圈。

  又是一圈,秀主的上半身已經完全可見了,原來白色超短裙其實是一條仙女
風的連衣裙,連衣裙一直包裹到領口,稀少的布料緊緊蓋住秀主的肩膀,而胳膊
和玉手同樣也被紅色膠帶綁在身後,挺拔的胸膛讓胸前有了兩個微微的凸起,看
樣子,他們並沒有給秀主穿胸罩。

  兔女郎主持叫停了超跑,親手從秀主頭套上卸下特制金屬鉤。如今的秀主只
剩頭上還包裹著粉布。

  「各位,第一輪競拍結束,恭喜剛剛叫價200 萬的那位先生成為第一輪的優
勝者。那麼接下來,第二輪競拍開始,起價500 萬三天,加價不得低於五十萬。」
「五百萬!」

  「五百五十萬!」「六百萬!」「七百萬!」經過剛剛香艷的表演,觀眾席
里已經徹底炸開了鍋,紛紛出價競拍。兔女郎主持仍舊面帶微笑,似乎這一切都
在意料之中。

  「一千萬。」忽然間,會場里靜了下來,紛紛向二樓望去。原來二樓設有天
地玄黃四間VIP 貴賓室,沒人知道這里平時是否有人,因為二樓貴賓間從來沒有
發出過聲音,今天是天幻秀宮成立以來,二樓第一次有人參與競拍。兔女郎主持
面向天字間包廂露出微笑,輕輕點了一下頭以示尊敬。

  「一千萬第一次,一千萬第二次,一千萬成交。恭喜天字間的老板。」兔女
郎主持繼續道,「好了,第二輪競拍結束。下面,將是我們秀主揭開面罩的時刻,
面罩揭下後,第三輪競拍即將開始!」

  只見兔女郎主持右手抓住秀主頭頂的面頭套,輕輕一抓,頭套隨手脫落,舞
臺上的幾個大燈毫不留情的照射過去,隨著強光的刺激,秀主緊閉的雙眼也微微
動了一下,仿佛沈睡的美人即將蘇醒。當然,如此的美人毋庸置疑,就是我們的
女神王小珂。

  「第三輪競拍,起價一千萬一個月,加價不得少於一百萬。競拍開始!」一
千萬一個月的起拍價格,相比剛剛三天一千萬的競拍價,實在是太過優惠了。天
幻秀宮就是想借此低價讓更多的人參與競拍,最終水漲船高,拍出天價——畢竟
對於王小珂的容貌和身材來說,在一群花叢老手間拍出天價也不是什麼難事。

  「一千一百萬」
              
    「一千兩百萬」

  「……」很快,王小珂的身價被擡高到五千萬一個月。這時,一樓出價的已
經少之又少了。

  「七千萬!」果斷幹脆,又是天字號包間。

  「七千三百萬」一樓還有人跟價,引來眾人陣陣矚目。

  「一個億。」又是天字間,全場鴉雀無聲。

  過了一會兒,沒有人再競價。

  「恭喜天字間的客人。」兔女郎主持在落錘定音之後,又向天字間深鞠一躬
表示尊敬。「那麼按照規則,我們的秀主將在表演結束後首先送到第一輪獲勝者
的客房中,您將擁有我們秀主一天的使用權,一天結束後,我們會派人到您那里
迎接秀主回到天幻秀宮,經過一周的檢查調養後,我們會將完璧的秀主送到天字
間客人的指定地點,天字間的客人將擁有一個月零三天的使用權。」

  「等一下,剛剛出二百萬買斷一天使用權的朋友,我們老板想出五百萬買下
你這一天的使用權,不知道這位朋友願不願意。」天字間傳出一個女人的聲音。
天幻秀宮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凡是來賓,不論是男是女,在官在商,都一律統稱
老板,這也是為了盡量掩蓋客戶的身份。

  剛剛第一輪的獲勝者雖有不舍,他以二百萬的價格能玩兒王小珂一天實數撿
了個大便宜,但是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還是掙點兒錢多看幾次秀吧,忍不住點點
頭,答應了。

  「那麼好,既然如此,今天的演出結束後,我們將把秀主直接送到您的客房。」
兔女郎主持恭敬地對這二樓天字間說到。「拍賣結束,接下來,就是我們秀主的
showtime!」掌聲雷動,歡呼聲不絕於耳,這些花間老手們早就按捺不
住,對接下來小珂帶來的表演深表期待。

  就在同時,地字間,一個戴著墨鏡,手中把玩著一對肥乳的中年人,壓低了
聲音說到。「花這麼多錢買個藥引子,看來這老家夥對自己胯下的東西還是沒死
心。也好,我就看看你到底能玩兒到什麼程度。」
引言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