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650 | 回覆: 3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2 04:51:40

   壹

  康震在網絡商店裏挑選按摩棒,琳瑯滿目粗細不壹的小棒子壹個個都閃耀著
聖潔的光芒,他正為選擇哪種而發愁的時候,右下角跳出壹個彈窗,上面寫道:
「真人密室逃脫遊戲,讓妳享受前所未有的性感體驗,咨詢QQ:XXXXXX
X。」上面除了文字還有誘惑性的畫面,壹個肌肉壯碩的猛男壹手輕撫自己的胸
肌,另壹只手蓋在下體上面,那眼神能把康震的魂都勾去。

  康震被這條廣告吸引住,他也不選按摩棒了,轉而把註意力都集中在了廣告
上面。他之前參與過類似的遊戲,那種體驗讓他食髓知味的立刻加了那個QQ號
碼,於是便彈出了申請驗證的對話框,他什麽都沒寫徑直把請求發送出去,結果
卻遭到了拒絕,拒絕理由是壹個問題:「妳的年齡是?」

  他把年齡填寫好,發過去結果又遭到拒絕,這次問他的性向,他回復好。接
下來便是問他是1還是0,康震心說這還弄得挺復雜,於是填了個0又發送回去,
這次終於通過驗證,康震松了壹口氣。

  成為了好友,對方也沒打招呼,直接發過來壹個網址,康震點進去,發現是
壹個調查喜好的表格,其中包括喜歡的性愛體位、GV演員、影片類型、以及能
夠適應的按摩棒粗細程度等分類,上面事無巨細,看起來又很周到。

  康震仔仔細細的填好發回去,那邊問他是否要預約遊戲,康震回復是,幾分
鐘後,便有參與遊戲的時間和地點發過來,末尾還有壹次所需費用,這壹切如果
他認同,便回復確認,否則不需要回復。

  康震看了看,地點在近郊,時間安排上也沒問題,只是玩壹次的價格偏貴,
但也在承受範圍內。可是他填寫了那麽多的資料,還有壹肚子的問題沒問,比如
安全措施什麽的,所以便沒按照要求回復問題,反而問道:「那安全有所保證嗎?」

  結果對方並未理會康震的問題,又問他是否認同。康震心想放縱那麽壹次,
而且上次經歷的那壹回真是銷魂蝕骨的舒爽,最後也沒什麽問題。所以他決定不
管那些,便回復了確認。結果接下來的時間裏,那邊傳送過來壹個壓縮文件,康
震點了確認接收之後,文件便飛速傳來,然後那邊的頭像灰暗下來,康震再怎麽
問他問題也不再回復了。

  康震把壓縮文件解壓,裏面有很多圖片,包括密室設備的消毒措施以及需要
註意的事項,康震的心撲騰撲騰亂跳的看完,手指都跟著發起了顫。

  這介紹顯示這次跟那次他玩過的壹樣,是壹個純玩的密室逃脫遊戲,根據每
個客戶需求隨機布置的機關,找到隱藏在這個密室每個角落的鑰匙或者機關的密
碼才能最終打開密室的門,而有些機關的設置就是需要客戶來挑戰壹些有難度的
性愛項目或者不停的高潮、射精才能得到通關密鑰。

  顯然這次的密室設置看起來要比上次那個更吸引人壹些,還有些高科技的設
備加進去,可以隨時監控妳的心率以及興奮程度,這更讓康震雀躍起來,他幾乎
天天期待那日的到來,甚至有幾天夢醒後內褲裏都是濕濕的。

  時間很快便到了預約的日子,之前兩天還有個陌生的號碼給康震打來跟他確
認是否還要參加密室逃脫遊戲,在得到他肯定的答復後,那個機械的聲音告訴他
做好準備,比如多吃含蛋白質和高熱量的食品並註意休息,出發之前做好灌腸和
擴張準備,如果有跳蛋或者按摩棒可以放壹個進去,以免到時候會受傷。

  康震紅著臉聽完,特地起個大早做好了準備,他背了個小包來到預約的地點,
發現此時已經有壹輛面包車等在那裏,車牌號跟之前被告知的壹樣。

  跳蛋在他體內嗡嗡的小頻率的震動著,瘙癢的後穴催促他快點過去打開那輛
車的車門,誰知他剛過去,便看見後門自動彈了開來,裏面是個密閉的空間,中
間擺了壹張白色的床,黑色的幕布隔絕了駕駛座位和乘客座位。

  這時有個機械化的聲音響起:「歡迎康先生來到密室逃脫遊戲,請放松並上
車,我們會帶給妳壹個愉悅的旅程以及終身難忘的快樂時光。」

  康震踏步上了車,還沒等他坐穩,後面的車門自動關了起來。

  車子發動了,與此同時壹盞暖燈也亮了,那個聲音又響了:「康先生,之所
以遊戲組會選擇您,是因為您之前參加過類似的遊戲,想必那次您已經非常享受。
這次我們的系統升級,只需付與上次壹樣的費用,我們便會帶給妳比上次快樂十
倍的愉悅體驗。請先脫掉褲子在床上躺好,並卸除身上的跳蛋等性愛玩具,因為
在車輛行駛過程中,我們會為您做壹些熱身活動,以免遊戲中您受到不必要的傷
害。」

  康震聽話脫褲子躺好,剛躺下就感覺自己的手腳被皮帶扣住,程度不是很緊,
但也足以限制他的活動,但就因為這壹點,他的性器已經開始有些雀躍。

  這時車頂上方壹個帶著自動手臂的伸縮桿降下來停在他的下體處,手臂上的
假手準確的攥住他的性器,他本以為假手僵硬而又冰冷,誰知卻是塗滿了潤滑劑
和帶著溫度的矽膠手,而且手的力度剛好是他喜歡的程度,那只手上上下下的幫
他擼動著半勃起的性器,更妙的竟然是那手最開始是溫熱的,慢慢的又有點涼意,
還沒等他的性器跟著冷卻,卻又變得溫熱。

  好壹出冰火兩重天,既不極端又讓人享受,康震從未玩過這種,他畢竟是自
己壹個人,多數都借助器具,這剛開始的開胃菜便讓他爽到,他更期待後面的逃
脫遊戲了。

  康震配合著那只手的節奏扭動身體開始呻吟,在他馬上就要進入高潮射精的
時候,那只手卻離開了他的性器來到他的後穴處,機械手指從中空攥拳變成伸出
的壹只手指,那只手指轉動著探進了他的後穴,動作緩慢,卻很周到的來回撥弄
他的內壁,劃撥挑逗。他是個純0,所以更愛被插入,這比之前的擼管顯然更爽
壹些,只是壹根手指還嫌太細,盡管有技巧,可還是美中不足。

  正當他這樣想著,那根手指開始輕幅度的抽插起來,矽膠機械手指要比人的
長上很多,雖然細卻每次都能捅到他的直腸深處,速度慢慢的變快,那快感也像
密集的雨點壹樣襲來,後穴和會分泌潤滑劑的機械手指碰撞發出嘖嘖的聲音,有
幾下那手指都捅到了他前列腺的地方,之前被玩弄的性器更加硬了,還滲出好些
液體。

  康震扭動著身體,啊啊啊的叫喚著,可是雙手雙腳又被鉗制,沒辦法去安撫
叫囂著想射精的性器,他無助的大叫,那根手指來回快速的抽插著,那架勢幾乎
就要把他插射,實際上康震也好想射出來,可總是差壹點被撫弄性器的因素,他
掙紮著,希望自己可以幫自己瀉出來,但是真的沒辦法,他弓起身子,蜷起腳趾,
似乎只有這樣做才能射精高潮。可是就在這時候,那機械手臂的節奏卻慢慢降下
來,最後就在他要射精的邊緣不動彈了,然後抽了出來。

  康震大口的喘著粗氣,汗水浸濕了沒有脫掉的T恤,雖然沒有射出去,卻像
已經高潮了壹樣渾身每壹處神經都敏感的跳躍起來,如果此時有壹雙溫暖的大手
輕輕觸摸他身上隨便壹個地方,他立刻馬上就會射出來。

  隨著時間的流淌,康震也慢慢的平靜下來,此時他也不得不對這次的技術佩
服起來,那麽完美的掌控,在他高潮前壹秒便戛然而止,這要真去密室,那高科
技的產品帶給他的快樂還不壹定會讓他爽成什麽樣。

  康震這麽想著,對接下來的遊戲也愈發期待起來。

                 二

  康震的身體剛剛恢復平靜,車子就停了下來,他在高潮的邊緣徘徊,已經分
不清這段路程究竟用了多長時間。

  車門打開了,眼前也不太光亮,卻看見車子旁邊站了個穿著黑衣服帶著墨鏡
的男人,他用異常平靜的語氣對康震說:「康先生,不知這路上妳是否享受?現
在請您起身,我會帶妳去簽署壹些文件並告知您壹些註意事項,然後您便可以進
入密室了。」

  康震想拿自己之前脫下來的褲子,卻被那人阻止了,「康先生,您的褲子完
全可以不用穿,另外衣服也需要脫掉。請您放心,我們會幫您保管您的衣物和包,
而且這裏是屬於封閉空間,請不要擔心有任何人偷窺,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保證
妳的安全和隱私。」

  男人的聲音非常有磁性,加上剛剛在路上的那壹場甜蜜小遊戲,康震的神經
跟著那聲音顫動著,硬著的性器還跟著滲出些液體。

  自從上了這輛車,康震就感覺自己無時不刻不在性興奮之中,甚至還會因為
期待之後的遊戲而燃起壹絲莫名的快感,這種感覺就是他內心壹直渴望期待卻又
無法得到滿足的空虛,也是之前那次遊戲曾經帶給他的快感至今為止什麽都無法
填補。

  男人並不在意康震依然處在興奮的性器和可愛的小反應,見康震便撐著床站
起來的時候腿都有些發軟,便周到的上前扶住了他。

  男人戴著黑色的皮手套,散發出皮革獨有的味道,在與康震的皮膚接觸的那
壹瞬間,康震感覺自己那處皮膚的神經敏感的將壹種興奮傳達到他的大腦。這壹
黑壹白更是形成鮮明對比,他甚至想攥住那只手的手指用舌尖舔壹舔,更幻想或
許這只手還可以帶給他剛才機械手給他同樣的快感。

  男人臉上的表情被大墨鏡遮住了,僅露出來的肌膚卻沒有顯示出任何被康震
吸引的神色。康震心想可能是男人見過太多他這種淫蕩的急需要被插的男人,習
慣了才會如此平靜吧。男人扶著康震下車,並等他站穩,然後伸手幫康震脫掉了
他身上僅著的T恤,康震的臉還是忍不住微微紅了壹下。

  男人冷漠的反應讓康震的心微微平靜下來,他環顧四周註意到這是壹個封閉
的停車場,裏面還有兩輛和他來時候同樣規格的車。男人帶著他往前走,路上被
鋪了毯子,走上去很軟很舒服,只是沒穿衣服的康震覺得有些涼意,下身那個性
器隨著走動壹跳壹跳毫不老實,他想伸手握住,卻又不好意思,所以就只能放任
這種尷尬。

  他們壹路來到壹個白色的房間,房間內的陳設很簡單,壹張桌子壹把椅子,
而桌椅都是黑色。桌子上擺這兩張紙,男人拿起來遞給康震,道:「這壹張是保
密協議,壹張是合約,我想康先生您對這文件並不陌生,我也相信康先生的人品
不會向任何人泄露您在迷失逃脫遊戲中所經歷的壹切。而合約只是壹個雙方的約
定,請您在使用我們的服務之後往合約上的賬號打款並提出改進意見,等我們的
遊戲再次升級,您如果有興趣還可以再來參加。」

  「好。」康震粗略的瀏覽壹遍,無非是權利義務的要約,並沒有任何霸王條
款,他坐在椅子上簽下自己的名字,然後站起身來看著男人。

  男人帶著他從室內的另外壹扇門中出去,這是壹條幹凈整潔的走廊,男人壹
邊走壹邊對他交待道:「我們的密室逃脫遊戲時間為24小時,密室內有緊急按
鈕,如果您覺得中途體力不佳無法再堅持遊戲可以放棄,當然我們也有監控設備,
如果發現您有任何不適都會終止遊戲,中途放棄或者終止的費用我們會按折扣收
取,而監控設備錄下來的視頻母帶會在七個工作日內寄回給您。遊戲中間我們會
有營養補充劑和水送上,之所以沒有食物,這也是為了保證您的體力和遊戲時以
免發生不必要的小意外。如果規定時間之內您無法從密室中出來,遊戲時間可以
向後順延,當然順延產生的費用會讓您支付,所以請您盡量保證在規定時間內結
束遊戲。最後壹點我會跟您劇透壹下,如果能不射精請盡量不要射,因為遊戲有
壹關是需要足夠的精液才能開鎖。」

  明明是很色情的遊戲,這些註意事項卻在男人公式化的呆板交待中結束了,
康震微微有些失望,可與此同時他們也來到壹扇門的前面,男人用壹把鑰匙打開
了門,並遞給康震壹個腕帶,又說:「康先生,這是監測您的身體狀況的腕帶,
請您戴上。好的,祝您遊戲愉快。」

  康震被男人輕輕的推進了屋,他壹邊環視房間壹邊戴上腕帶,隨著哢噠壹聲
響,門和腕帶同時扣上,於是康震就被關進了這間有兩扇門的屋子中,腕帶成了
他身上唯壹的穿著。

  屋子表面上看起來很普通,就是壹間裝修簡單的臥室,只不過頂棚要比壹般
的房間高出很多。這房間的陳設簡單,有壹扇帶窗簾的窗子,壹張實木的帶有三
個抽屜和書架的書桌,靠著墻有壹張鋪著紫色床被的單人床。嵌著門的墻上伸手
可及壹個按鈕,旁邊標著緊急求助,另外的高墻上還有壹個按鈕,看起來站在床
上都沒辦法夠到,也許遊戲的時候會用到,但是屋子裏又沒有其他能夠到那個按
鈕的工具。

  康震光著身子開始在屋子裏尋找能從這個房間裏出來的壹切線索,首先他把
目光放在了那張實木書桌的抽屜上,因為只有抽屜裏才能裝東西,也是最有可能
裝鑰匙的地方。

  書桌有些高度,他按順序拉了三個抽屜,竟然全是鎖著的,唯有第壹個抽屜
上面有個洞。那洞挺粗的,康震用手指探進去發現內裏光滑濕潤,周圍布滿圓滑
的滾珠,深度也要比手指長,即使探進去兩個手指也沒辦法占滿這個洞。但似乎
這個洞就是開啟這個抽屜的根源,所以他得找個合適的東西插進去把抽屜打開。

  他又看了壹下周圍,四處都是壹塵不染,更別提有個柱狀的東西了,最後他
的目光停在他的那個還處在半硬狀態的性器上,他用手握住再在洞口比劃壹下,
發現粗細竟然剛剛合適。

  他靈機壹動,用手隨意擼動兩下性器,壹挺腰,性器剛好插進那個洞裏,尺
寸竟然剛好貼合。

  洞裏的金屬滾珠在他插進去的時候全都跟著滾動,每顆滾珠都滲出了壹些微
涼的潤滑劑幫助他往裏插入。滾珠按摩著他陰莖的每寸每縷,壹時間他的那個家
夥又硬了三分。他不知道這個洞的最終是什麽機關,只是插了壹下抽屜並沒有開。

  他把性器拔出來又插進去,性器被滾珠按摩得格外舒爽,自然也更硬了壹些,
他瞇著眼睛挺動腰桿加快了抽插的頻率,滾珠滲出的濕滑液體也愈發多起來。他
沒有插別人的性經驗,也不知道那是壹種什麽滋味,可他卻被這個洞弄得爽利無
比,甚至還覺得這個洞愈發小了,因為那些滾珠越裹越緊,甚至有點把精液往外
吸的引力。

  「啊……好爽。」康震忍不住發出這樣的呻吟,每插進抽出壹下都被那洞搞
得快感連連,半瞇著眼睛只能隨著本能在那個洞裏快速來回抽插,直到自己又到
了射精的邊緣。

  此時他的腦子裏記起那男人告訴他不能隨意射精,可是在這種刺激之下又怎
麽可能忍得住,他甚至加快了速度,就當他馬上就要射出來的時候,卻聽哢噠壹
聲,似是鎖開的聲音。隨著他再抽出性器,抽屜也跟著他的家夥滑了出來,於是
他最終也沒有射出來,因為他的註意力完全被抽屜裏的裹著壹把鑰匙的透明假性
器吸引去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2 04:52:29

   三

  康震把那根假性器拿在手裏,原本以為是那種很軟的手感,誰知卻是硬硬的,
上面還透露著壹絲涼意。壹把金色的鑰匙被裹在裏面,康震找了半天才找到性器
根部有個開口,但是被封住沒辦法打開,他低頭看見抽屜裏還有壹張紙,拿起來
壹讀,上面載明了拿出鑰匙的辦法。

  後穴因為之前在車上被那機械手玩弄得很愉悅,所以這次有了更粗更長的東
西插進來,壹下子就變得貪婪起來,他根本沒用什麽力氣,輕輕松松的就把那涼
絲絲的性器插了進去。

  「啊……」那種愉悅感就像餓久了的人突然得到壹塊香氣四溢的糕餅,他的
身體為這種充盈幹得壹震,擼性器的那只手也停了下來。

  他果然更喜歡被插入的感覺,他用手帶動涼絲絲的家夥來回抽插幹著自己,
還忍不住收緊後穴的內壁,似乎想把那東西帶到更深的地方。

  當然他不會忘了插入這玩意的本願,無非就是拿到那根鑰匙還不能射精,於
是他想讓自己的的後穴內壁散發出更多的熱,所以便加強了內壁肌肉收縮的頻率。
這樣壹收壹放外加自己頻率高的抽插,內壁和假性器貼得更緊合,有幾下插得狠
了,直接碰觸到前列腺上,他被這壹下下的快感沖昏了頭腦,那只攥著自己肉棒
的手也快頻率的擼動起來。

  還是不能射嗎?可是真的忍不住啊。

  康震的手被肉棒滲出的液體弄得濕濕的,前後夾擊的快感讓他根本再也忍不
住,最終還是沒骨氣的射了出來,他管不了那麽多,因為他根本無法頂住已經相
當於三波的高潮的侵襲。

  精液濕乎乎的黏在他手上,等他從高潮中清醒過來,才抖著手抽出了插在後
穴的假性器,發現被包裹在裏面的材料已經融化大半,只有裹著鑰匙的部分在裏
面來回的漂動。

  就差壹點點這個東西都不能打開嗎?難道還要再插射自己壹回嗎?可是他暫
時真的沒力氣再搞射壹次了,而且似乎還有更多的挑戰在等著他。康震在腦海裏
劃出了無數問號,於是將精液混亂的往大腿上抹了抹,便用自己乏力的手指去摳
性器根部的蓋子,結果真的很輕松就打開了。

  他把裏面的液體倒出來,用自己手掌的溫度把那剩下的裹著鑰匙的部分捂化
了,鑰匙就被他弄了出來。

  其實這液體就像水壹樣無色無味,但是比水粘稠還不粘手,應該是可以做潤
滑劑的材料。

  然後他拿著這把鑰匙顫抖著打開了第二個抽屜。

                 四

  康震覺得自己就像壹個探險者,尋找開啟那扇門的關鍵,而這裏的每壹關設
置卻非常新鮮,帶有強烈的誘惑性,讓他有點忽略了這遊戲最終的目的。

  他拉開第二個抽屜,註意到裏面是壹副跳蛋,壹個遙控器上面扯出來三根線
來,這三根線的盡頭連著三顆跳蛋。這跳蛋其中兩顆是粉紅色,壹顆是透明的,
透明的裏面又有壹把鑰匙,按照這個遊戲的邏輯來講,這把鑰匙應該是開第三個
抽屜的。

  不出意外,抽屜裏面還有壹張紙條,這次的要求是他用身體上的洞把跳蛋的
電耗完,裝著鑰匙的那個跳蛋會自己打開,但是如果違反遊戲玩法,直接開著跳
蛋耗電的話,系統會立刻終止這次遊戲。

  康震剛射過壹次精,渾身都還是虛軟的,如果這兩、三顆跳蛋壹起在他身體
裏跳,他可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麽,甚至不能確定自己還能不能堅持下去。但這種
性玩具他有在網店上見過類似的,甚至動過心想買,今天有這機會,試壹下也未
嘗不可。

  康震看見桌子上還有濕濕滑滑的剛剛從假性器裏面流出來的液體,他把三個
小家夥放在上面滾了滾,然後到床上躺下,輕松的就把那三個頑皮的小東西按順
序塞到了後穴裏面。

  三個小玩意的長度能頂上壹根假性器了,最遠的那個都到了很裏面,他的內
壁緊緊的包裹著它們,微微的異物感催促著康震快些打開開關。

  他用手輕輕的推開開關,三個東西就開始震動了,細碎的嗡嗡聲音從他後穴
沿著脊椎傳到耳朵裏,也不知道為什麽那麽巧,最裏面的那個真真的碰觸到了前
列腺,它壹時不停歇的刺激著那處最敏感的地方,剛剛射過沒多久的性器又叫囂
著硬了起來。

  真不知道這玩意的電能用多久,如果太長他肯定又會忍不住不射。他在緊緊
的拽著被單,身體被刺激的來回滾動,腿腳緊緊的繃著,閉著眼睛忘卻壹切的去
享受那三個家夥帶來的快感。

  好爽啊,嗡嗡的有頻率的震動,剛剛被那冰涼的假性器刺激過的地方又熱了
起來,內壁每壹處都被很好的照顧著,性器因此又開始往外滲出液體,因為那個
黑衣男人的話語壹直在耳邊回響,剛才已經射過壹次,此刻他甚至都不敢去手淫,
生怕再次射出來。

  紫色的被單被他扯得發皺,之前在跳蛋上塗過的液體都順著後穴流淌出來,
以至於被單都被浸濕了壹大片。

  「啊……哈……啊……」他本能的弓起身體,頭腦壹片空白,甚至都覺得周
遭的空氣完全不夠用,那壹波波的性快感就像洶湧的潮水吞噬了他,酥麻感從後
穴蔓延到全身,就連手指尖都成了身上最為敏感的地方。

  康震在迷茫中感覺那東西似乎有了越震越快的趨勢,就像有生命壹般知道他
要高潮了便玩了命壹般瘋狂的震,嗡嗡嗡嗡嗡……就這簡單頻率的聲音把他壹步
步代入到最巔峰。

  他閉著眼睛大口的喘著粗氣,頭上身上到處都是熱汗,除了感覺身上每處神
經興奮地叫囂剩下什麽意識都沒有。

  直到他慢慢從著高潮中恢復過來,他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性器,卻發現自己
沒有射精,而這高潮完全是用後面得到的。

  康震有點擔心經過這次以後會不會對高潮的需求越來越高,可又深深的陷在
這遊戲中不能自拔。而且此時那三個小家夥雖然震動得慢了些,但是完全沒有停
歇的意思,當他想要不要把它們弄出來的時候,誰知它們竟然又開始作怪,先是
最裏面的那個快頻率的震動,等它的速度慢慢降下來,那個中間的又開始快速,
最後是最末的那個。三個小東西有規律的震動又把康震帶到另壹種奇異的快感中,
這樣的循環往復,就像壹個肉棒有節奏的抽插震動壹般,可是人的東西肯定不會
有這個智能,這真是要比自己在家玩得爽多了。

  雖然這次遠沒有第壹次集中震動來的刺激,但潤物細無聲的快感帶給他跟多
的酥麻的享受,身體的每壹處都透露著爽利,他的性器著也不再叫囂著釋放,他
就把這當成壹種按摩壹般的享受,就連高潮也是有頻率的壹波波的慢慢襲來,就
像波濤蕩漾的大海壹般,壹波壹波的蔓延到沒有盡頭。

  這樣延綿不絕的高潮給康震帶來前所未有的體驗,可是那三個不爭氣的小家
夥卻在他還沒饜足的時候停了下來,他有點不敢相信,期待的躺了足足有五分鐘
都不見它們繼續動作,這才失望的將它們抽了出來。

  那個透明的小玩意是在中間的位置,它出來之後就直接裂成了兩瓣,濕濕的
液體黏答答的掛在殼子上,不知道有多淫靡,他從濕液中檢出那邊閃著金屬光澤
的鑰匙,放在唇邊虔誠的吻了吻,不是因為別的,而是這把鑰匙將會帶給他更多
美好的性體驗,他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2 04:52:54

 五

  這次康震再用鑰匙開抽屜,結果卻讓他深深的失望了,因為抽屜裏面空空如
也什麽都沒有,他敲了敲抽屜的底板,也並沒有什麽特殊的設置,他把抽屜關上,
泄氣的坐在床上又開始往這房間四處看。

  這裏還是和進來的時候壹樣,沒有什麽特殊的變化,只是空氣中飄散著壹股
淫靡的味道。

  康震在想自己是不是把心思都太過集中在享受上了,反而忽略了這遊戲本身
的性質。密室逃脫的目的是要離開這個房間而非在這裏面流連忘返的享受刺激的
單人性愛,他想起在網上玩過的同類遊戲,其實是有很多可以利用的線索的,而
非像他現在這樣機關都擺在明處,這遊戲不可能這麽膚淺吧。

  於是康震站起身來,開始四下尋找線索,他按照常理走到床邊彎腰把枕頭掀
了起來,看見下面有壹個螺絲刀,他把螺絲刀拿在手裏,又將褥單和床墊都翻開,
在床板上面看見兩節五號電池。

  這兩樣東西倒似乎都能往後面塞,可是卻壹點趣味都沒有啊,再者說,這倒
像是開啟什麽的工具,而非供他玩樂的。康震又走到窗邊把窗簾拉開,他從窗臺
上拿起了豎著壹個手電筒。

  他又回到書桌前,把撿到的東西都放在桌子上,他下意識的往和書桌連著的
書櫃上面看去,看見上面還有壹個老式的隨身聽。

  他踮腳把這隨身聽拿下來又打開,只見裏面有盤磁帶,關上蓋子按了PLA
Y鍵也沒有聲音,於是把後蓋打開,將之前找到的電池放進去又按下了PLAY
鍵。

  磁帶開始轉,裏面傳來吱吱啦啦的聲音,大概這樣播了能有三、四分鐘,康
震的耐心都快耗盡的時候,裏面有個女聲念出了壹首唐詩:「床前明月光,疑是
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這首莫名其妙的唐詩剛學會說話的小孩子都會念,此時從這種環境中聽到真
是太過違和,而隨身聽已經再沒了其他聲音,他就任憑其開著,心想這無緣無故
的唐詩壹定是什麽線索。

  「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康震默默的念著,也不知道第幾遍的時候叨
咕起這句話便靈光壹閃,又重新到床邊,他看見床頭和墻邊有條縫隙,他又把手
電拿來照著,竟然在地面上看見壹個按鈕。

  康震伸手去夠,可是卻發現自己胳膊太粗根本伸不進去,這時他想起書桌上
還有壹個螺絲刀,也許這能幫他忙。

  他借助這把螺絲刀將那個按鈕按動了,這時從床尾伸出壹塊擋板,床上的墊
子也跟著移動,這擋板越伸越長,隨著那床板都脫離開床鋪,然後在床箱裏竟然
升起壹只木馬來。

  這木馬升了壹人高才停下,它的整體是棕色的,上面畫有神秘的黑白灰三色
花紋,康震用手摸了摸,只是涼手的溫度,可還沒等他的手離開,竟從那個木馬
背部升起壹個木刻假性器來,隨著那個猙獰的假陽具壹起出來的還有側腹的腳蹬。

  木馬壹秒鐘變成了獨角獸,只不過那角是長在背部的,這付架勢是要康震坐
上去啊,雖然他內心還有些掙紮,可他忠誠的肉棒卻因為這木馬開始雀躍,而他
的後穴更是瘙癢起來,每壹條褶皺都變得蠢蠢欲動,丈量他的後面能不能容納這
氣勢洶洶的家夥。

  康震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無法受思維的控制,他只有坐上去滿足那愈發淫
蕩的需求,才能去思考下壹步該怎麽做。

  於是他扶著馬背壹腳踩在腳蹬上,用力往上爬。可是他之前的那次射精以及
被三個跳蛋玩弄得實在沒了力氣,他用了兩、三次力才終於踩了上去。這時他只
需把那假性器納入自己的後穴之中再坐下便好,可他又有點小小的猶豫。

  這玩意畢竟比剛才裝鑰匙的那根粗長多了,而且那紋路也是凹凸淩亂得可怕,
甚至看起來並不光滑,這直接插進去自己會不會受傷?

  康震內心還尚有壹絲理智,而這點理智讓他放棄直接坐下去,而是抱住了馬
的後部,先將那東西裹進了嘴裏。

  真是又粗又大,插進嘴裏後連半點縫隙都沒有,可他卻不知道這木馬的機關
是壹旦被什麽東西裹緊就會運動,於是這木馬帶著性器就前後的動起來,最開始
幅度很小,假性器也只是上下的動,但這讓單腳踩著腳蹬抱著馬屁股的康震差點
沒摔下去,而那性器壹高壹低的抽插也幾乎讓他窒息。

  慢慢的他適應了節奏,可木馬卻又有加大幅度的趨勢,康震被這假家夥弄了
幾次深喉,他的口水抑制不住的分泌,然後順著假性器的紋路流淌下來。

  「唔……」他的喉嚨被頂的好難受,鼻子的呼吸又不夠用,他用盡身上最後
壹點力氣起了身,終於把那家夥從嘴裏擺脫掉。

  「啊……竟然是這麽回事兒。」木馬停了下來,康震也喘勻了氣息,他見這
種狀況,自言自語的說了句。

  這種姿勢實在難受,但是這樣的性玩具如果真的插到後穴中,壹定會把他操
弄得更爽。康震想著,把那條腿邁過去,找到了那側的腳蹬後,小心翼翼的把身
體往下沈,正當他要往下坐之時,後穴剛碰到那個假家夥,那玩意卻像縮頭烏龜
壹樣縮了回去。

  「怎麽回事兒……啊……」康震見木馬的脊背變得平整便安心的坐下來,誰
知那自言自語的問題剛脫口,那粗大兇悍的假家夥竟然徑直頂進了他的後穴,讓
他忍不住慘叫壹聲。

  料想中的疼痛並未襲來,也是在他之前流的口水的滋潤下,假性器輕松的捅
了進去,直直的插到直腸裏面,然後開始了有頻率的抽插,木馬自身也開始前後
晃動。

  「啊……慢……慢……」康震的話根本說不清楚,即使讓慢點,這個只有他
壹個人的密室也沒人會理他。

  木馬前後的搖著,讓康震失去了平衡,他只好抓住它的脖子,張大嘴壹邊叫
壹邊被插。「嗯……啊啊啊……啊……」

  性器的伸縮抽插頻率壹會快壹會兒慢,有時只在穴口處徘徊好久,有時候又
壹下子進到最裏面去,抽插的比真人還瘋狂。那假性器的紋路很粗獷,整個東西
又粗大,將他後穴撐得滿滿漲漲卻壹點也感受不到疼痛,而且還有點涼意不斷的
湧到後穴,他以為是自己的腸壁竟會分泌濕液潤滑,隱隱的有些擔心會不會變成
女人,可是慢慢地那液體越淌越多,打濕了他的皮膚和木馬貼合的部分,這才想
到竟是那個性器頂端流淌出來的。

  這也未免太淫蕩些了吧,康震想象那個假性器壹邊操他壹邊流水,又忍不住
想等壹下會不會被內射啊?康震剛想到這,內壁忍不住收縮了兩下,正好這時木
馬前後搖擺幅度大了些,慣性使他彎下腰緊緊的抱住了木馬的脖子,等他剛剛穩
住,那性器又猛的壹插,壹下子就插到了他的前列腺的地方,就連他自己的肉棒
都叫囂著站了起來。

  他雙手需要穩住重心,已經無暇伺候自己的肉棒,就只能放任而無法解放,
那假性器越插越快越插越快,甚至都能聽見啪啪的水聲,最終在高頻率的抽插中,
康震被高潮侵占了頭腦,而那假性器就跟真的壹樣,在他體內射出壹股液體,那
力量直直沖擊到他的前列腺處,將他徹底幹暈了過去。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2 04:53:23



  康震從高潮中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又射了第二次,乳白色的液體濺在深色的
馬背上,又為這木馬填上了壹筆淫靡的圖案,而他進來之前黑衣男人跟他說過的
最好不要射精的話在那纏綿不斷的高潮下儼然成了耳旁風,他已經射了兩次,他
也沒去在意那個未知的需要足夠精液的關還能不能闖過去。

  木馬還在小幅度的晃著,那根假東西也在他腸道攪動,高潮在壹波波的侵襲
著他的意識,他張大嘴喘息著,享受著如大海波濤壹般的快樂。

  慢慢的,木馬停下不動,假性器還被包裹在他後穴中,他剛想著要不要從馬
背上下來的時候,木馬竟然猛地升了起來,由於慣性的作用,假性器壹下子在他
後穴中插得更深入了,他射過兩次的肉棒又微微起了頭,只不過變得軟噠噠的,
再也無法硬起來。

  康震乏力的抱住馬脖子,直等這木馬升到最高處,到了與剛進門時在高墻上
看見的按鈕平視的地方停下來。

  木馬停在半空中,從他後穴中湧出的疑似潤滑劑的液體壹股壹股順著大腿滴
落到地上,吧嗒吧嗒的聲音在這個略顯安靜的室內便格外明顯。康震有輕微的恐
高癥,他不太敢看下面,只能無助的單手抱住馬脖子伸手去夠那個按鈕。

  「啊……」就在他要摸到那個按鈕的時候,假陽具又開始在他體內肆虐,他
不得不停下來大口呼吸,順便等那家夥消停下來。

  大概又被插了五、六分鐘,它才肯停下來,從假陽具裏湧出的液體還在不停
的從他後穴中流出來,他坐著的地方又濕又滑,他又不得不用後穴內壁夾緊那根
沒有人性的粗家夥,生怕自己掉下去。

  後來在他自己的努力下,他總算碰到了那個按鈕,這時候叮的壹聲響起,木
馬開始緩緩下落,直到地面上,假性器也從他的後穴中噗的壹聲離開,他松出壹
口氣,趴在馬背上休息壹會兒才下來。

  到了地面上的時候,康震的腿腳已經發軟,連最基本的站立都成了問題,他
不得不扶著木馬歇了好壹會兒,才決定再往下壹步走。

  這時咣當壹聲從書桌那裏響起,發出聲音的地方似乎是之前他開過的第三個
抽屜,他疑惑的走過去,把那抽屜拉開,這時像觸動了什麼開關壹般,還沒等他
看清抽屜裏的東西,木馬卻咻的越降越低,最後連床板都合上了,而那張床又恢
復了最初的模樣。

  這還震驚了康震壹下,等他回過神來,發現第三個抽屜裏擺著兩瓶液體,壹
瓶淡黃色,壹瓶是透明的。

  他把兩瓶東西拿出來,透明的瓶體上寫著飲用水,淡黃色的那瓶則寫著營養
補充劑。

  沒有這兩樣東西時他還沒覺得特別渴,可當它們出現在面前時,康震覺得自
己的喉嚨幹的都快冒煙了。

  他壹共射了兩次精,但是高潮卻已經不計其數,體力上的巨大消耗和流過的
汗幾乎耗幹了他身上的所有水分,這兩瓶東西此時便成了解救他的甘霖。

  他把那瓶水壹口氣全都喝了還是覺得不太解渴,他又註意到那瓶營養補充劑。

  之前黑衣人也交待過中間會給他這種東西,而且為了腸道幹凈而不會提供食
物,他也沒想過是會用這種方法送上,不過也真是挺新鮮,就跟玩遊戲過關會給
小禮物壹樣的驚喜,而且那個抽屜的機關也沒有白設置。

  他把營養補充劑打開喝了,淡淡的甜味不是很難喝,卻也算不上美味。這壹
瓶下去並沒什麼立竿見影的效果,反而越發覺得疲憊。

  康震也無法說清遊戲時間過去了多久,但是仔細想想幾種遊戲玩下來大概壹、
兩個小時也過去了,遊戲設定是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從密室裏逃脫,想必他小睡壹
會兒好像也不會耽誤什麼。

  
  既然產生了睡壹會兒這種想法,他便覺得眼皮立刻不起來了,他拖著疲憊
的身體倒在床上,任憑後穴裏還流淌著剛才假陽具射在他體內的濕液流了滿床單
都是。

  也沒用多久的時間他便沈沈了睡了過去……

  說好的觸手系……【有窒息,雷的慎入】

                 七

  康震似乎好久都沒有睡過這麼酣暢的好覺了,以至於壹個夢都沒有,身上的
每壹處神經都放松下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被壹陣窒息憋醒,他清醒後發現自己的手腳竟然被繩子
綁住而無法動彈,脖子那裏也有東西在遊動,還有壹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正在身上
爬來爬去,他費力的揚起頭仔細壹看,不正是壹些透明的滲著透明黏液的類似觸
手之類的物體嗎?

  那些觸手是圓滾滾柱體,它們粗細不均、長短不壹,粗的跟嬰兒的手臂壹般,
細的就比絲線粗不了多少,長的有幾十厘米,短的也有十來公分。

  康震完全不知道這些東西的組成成分,也不清楚它們是從哪裏鉆出來的,它
們就像生命體壹樣在蠕動著,但是沒有某些影片上演的那樣的觸手壹般帶著惡心
的孔洞、淌著顏色怪異的濕滑黏液,反而還晶瑩剔透惹人喜愛。

    康震還想看看那些東西是從哪裏來的,可是他越頭,觸手就收的越緊,
慢慢的他都喘不上氣來,他只好無力的躺在床上,任憑被幾根觸手固定得更緊。

  其他的觸手細密地拂過他的每壹寸肌膚,遊走過的地方濕濕滑滑的泛起壹層
均勻的水光,而另有幾根調皮的家夥爬到他的臉上,他害怕那些玩意鉆到眼睛裏,
就幹脆閉上眼睛,而那些小東西這時卻找到他的嘴唇,兩根略細的家夥從他唇邊
來回遊走,冰冰涼涼就像兩片完美的唇在跟他接吻。

  康震動情的張開嘴,觸手們也順勢伸了進去,它們滿滿的擠了他壹嘴,還淘
氣的來回出入,康震覺得自己就好像在為它們口交。

  這些小家夥完全沒有要出去的意思,而他身體上也爬了好多,細的就跑去調
戲他胸口上的乳頭,康震那裏很敏感,被幾條濕滑的家夥壹撫弄就結結實實的硬
成了小果實,而那些東西放肆的來回的纏著那兩顆敏感的珠子玩,他的手又被束
縛住沒辦法動,所以他覺得既興奮又無助。

  與此同時更過分的是那些又粗又長的觸手都在他的下身逗弄他,似乎因為睡
了壹覺的緣故外加那個營養補充劑的作用,他之前的疲憊早就壹掃而空,反而渾
身都跟有使不完的力氣壹樣,所以他的性器在那些觸手的愛撫下又顫顫巍巍

  有意思的是,康震這時候睜開眼睛,他的視線如果看自己下面的話,就能看
見自己站立起來的性器被幾根粗大的觸手纏住,它們繞著他的柱體遊動,松緊適
度,他的性器在他們分泌的濕滑液體的作用下越發硬起來,透過那些透明的觸手
還能看見自己性器泛著淡淡的紫紅顏色,絲毫不顯猥瑣。

  「啊……」康震沒防備的叫了壹聲,因為壹根好粗好粗的原本在他後穴逗弄
的觸手竟然探進他的後穴裏,他無法看見究竟有多粗,但是那種痛感是比之前的
假性器和木馬上的那根都深刻的。這玩意猛的撐開了他後穴的每根褶皺,因為自
身就會分泌潤滑的東西,以至於壹下子就不顧他的意誌插到了腸道的頂端,滿滿
的充盈在那裏,然後便不動了。

  之後,陸陸續續似乎還有很多細小的觸手都在往他後穴裏面擠,那些東西雖
然都看起來不結實,但事實它們都是很有力量的,似乎輕而易舉的就鉆了進去,
對於這些動作他都沒辦法阻止,只能任其戲弄自己。

  後穴被越撐越滿,那根最粗大的家夥還是按兵不動,而那些細小的觸手們卻
在他後穴中來回的蠕動,那種又癢又酥麻的感覺就像是有些小蟲子在身體裏面爬
來爬去,他想去止癢就只能收緊後穴,可越是這樣那種酥麻就越發明顯,最後只
能不停的擺動身體來緩解那種欲罷不能的異樣快感,但好像又沒有什麼大用處,
還顯得越來越癢。

  此時他嘴巴裏擠了更多條觸手出入,它們很有分寸並不往裏太深入,只是給
康震壹種類似於親吻肉棒又被肉棒調戲舌頭的感覺。

  他的乳珠被觸手們玩弄得澤澤發亮,他甚至想要更大力的揉搓,可是觸手們
完全做不到,慢慢就演變成壹種想的而得到不到的欲求不滿。

  而他的性器被觸手纏著玩弄,有幾根還略顯智能的此起彼伏上下擼動起來,
更有幾根纏住他的睪丸就是不讓他射精。

  最後最讓他有感覺的還是插進後穴的那些觸手們,那根最粗的大家夥開始慢
悠悠的抽動起來,那些細的小家夥還是不知疲憊的繼續騷動他的內壁,讓他的後
穴享受多重快感交織的快樂。

  康震明顯覺得空氣不夠用了,脖子上勒著的觸手力度似乎開始變緊,而被觸
手塞了滿嘴讓他連喊叫都不能,此時只有壹個鼻子能呼吸,可是這根本不夠用,
因為被運送到肺部的空氣太過稀少。

  「唔……唔……」不管是康震想怎麼叫,可他只能發出這壹種聲音。

  此時在康震體內肆虐的粗大觸手開始加快速度,那種撐滿內壁抽插的感覺讓
他完全忽略了那些小家夥們,觸手分泌出來的濕液讓每次進出都有濕噠噠的聲音,
快感侵占了康震所有的意識,他好想動壹下卻被越捆越緊,只能繃緊身上的肌肉
來迎接隨時會到的高潮。

  突然間壹陣刺痛襲來,康震瞪大眼睛眼睜睜的看著壹根比絲線稍微粗點的觸
手探進他的肉棒上端的尿道孔中,康震擺弄身體想讓它出去,可它卻不顧康震的
刺痛直直的往下插。

  啊……康震在心中吶喊,卻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他疼得都快哭出來,可是
後穴那根肆虐的觸手卻加快了抽動頻率,每次都直抵他的前列腺,讓他肉棒越來
越硬,而那根細觸手也因此進出更加方便,直到它停下來。

  這時候康震渾身出了壹身汗,就在他以為就結束的時候,那個混蛋小家夥竟
然也來回出入,痛感伴著性快感讓他攥緊拳頭的手指幾乎陷進肉裏,這時候他感
覺脖子被勒著的觸手壹下子就緊了,空氣更加稀少……

  「唔……………………」

  後穴的觸手每下抽插都有力非常,他被頂得就要失去意識,肉棒不僅被困住
還有壹根觸手在尿道孔裏戲弄……

  能夠呼吸的空氣越來越少,那種瀕臨死亡的感覺據說能讓人興奮到射精或者
失禁,就伴隨這樣的瀕死快感,高潮壹時間全都襲來,他覺得眼前什麼的都看不
見,耳邊也似乎響起了哈利路亞的聖歌,他嘴巴裏的觸手此時都跑了出來,讓他
能夠叫喊出聲。

  「啊……」康震叫喊著到了另壹方從未去到過的用性高潮鑄就的天堂,眼前
星星點點不知道是絢爛的煙花還是閃爍的星光。

  這時候尿道裏的觸手也出來了,隨著這樣的動作他毫無意識的射出了壹股白
精,不止後穴還有肉棒,幾乎身上的每個細胞都奔向了高潮……

  過了幾秒鐘,在康震身上遊走的觸手們都慢慢的離開了,久違的空氣重新回
到他的鼻腔和口腔中,他的意識也漸漸的恢復了。

  這樣被玩弄實在是太過酣暢了,他的大腦裏沒有任何壹種想法,只是看著空
蕩蕩的天花板發呆。快感還在身體裏肆虐,他身上的每壹寸肌肉不受控制的發著
抖,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恢復正常,可他又不想從這就像上了天堂的快感
中清醒。

                 八

  康震用來恢復意識的時間似乎很久很久,他自己覺得比之前睡著的時間都要
久。

  他身下的床單被那些觸手們流出來的黏液浸得濕濕的,身體也是涼涼的,躺
著並不舒服,他坐起來發了很久的楞才終於從壹種恍恍惚惚的狀態中回神。——
他想到剛才,被無數根觸手玩弄到窒息高潮,那種升了天、飄飄欲仙壹般的快感
是他從未得到過的,以至於現在,只需把記憶退回到那個時段,他的下體就又硬
了,還顫巍巍的流出液體,這已經是壹種不受自身控制的行為了。

  遊戲還在繼續,他依然被困在這間密室中,他甚至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
此時身體已經有些疲憊,射了三次的他還能完成下面的遊戲嗎?

  身體被玩弄得十分敏感的他感到自身的摩擦都會有些快感,他有點怕了,不
知道接下來的遊戲會帶給他什麼,或許早些出去才是最好的選擇。

  他焦急的在房間中繞著圈,又在各個角落裏尋找可以開啟下壹關的線索,他
雖然聽不見時間滴滴答答在流淌,但卻有種浪費了很多時間的錯覺,於是內心的
憂慮也越擴越大。

  還是什麼線索都沒有……

  他失望的坐下來深呼吸了好多次,可怎麼都冷靜不了,於是他又站起來走到
門口,門邊上有個按鈕提醒他按下去就可以宣告放棄,從此遊戲結束,可是腦海
裏的另壹種聲音卻在嘲笑他,連這都堅持不下去,還算是男人嗎?

  他舉起手又放下,放下後再舉起,重復了三、四遍,他終於頹喪的垂下手臂,
又回到床邊坐下思考。

  該找的地方都找了,唯獨右手邊那面空裸裸的墻他從未給予關註,他想起以
前玩的那次,最後的機關就設置在壹面像這樣的不起眼的墻角的地板下,難道這
次也是?

  康震走過去,對著墻面從左至右輕輕敲擊起來,直到差不多走到墻邊的時候,
他聽見了空洞的聲音。

  難道是這裏?

  康震又敲了兩下,轉而又敲敲別的地方,還是覺得這上面有可疑。好像構成
墻面的就是壹塊木板,而別處卻是磚石。

  於是他用拳頭使勁兒的砸那處,把手弄得生疼也並沒有砸開。然後回身看看
有沒有什麼工具,倒是在第二個抽屜哪裏看見壹把鑰匙。

  他過去把鑰匙拔下來,攥住鑰匙柄,把最尖的地方露出來,然後攥成拳頭用
力往墻面砸去。

  隨著這壹記重擊,墻面被鑰匙砸漏出個洞來,裏面亮晶晶的閃著壹絲燈光,
他伸進壹根手指進去,正好觸碰到發出亮光的按鈕,接著他用力按下去,下壹秒,
他面前的墻竟然順著被他戳露的孔洞上下裂開。

  康震驚訝的捂住嘴,還以為自己破壞了什麼,誰知那墻面左右各移動了十來
公分,展現在他面前的竟是壹個壹人寬的空間。

  他湊過去看,這空間內壁上右側下方有壹個洞,洞上方是壹個透明的小盒子,
那洞的直徑是和第壹個抽屜差不多的,想必也是讓他用性器插進去的,但是那盒
子就不知道是幹什麼的了。而左手邊的墻卻沒有這些設置,只是墻面由壹個個圓
形的貼片構成。

  或許這就是最後壹關了,還是用自己的性器插進去就能開鎖嗎?康震還在想
這也未免太沒有創意了,便將自己的肉棒擼到硬挺起來,走過去插到了那個孔洞
中。

  他的手背被插上了吊針,營養補充劑壹滴滴的進到他血管裏流到他的四肢百
骸。

  這個密室把他的壹切都榨幹了,原本對於能否出來還有些絕望的他卻覺得出
來後的自己就像是升華了壹樣,什麼人生中的磕絆愉悅都已經在腦海中消失了。

  康震再次睡著了,中間被換了壹次吊針都不知道。

  等他醒來時,工作人員告訴他已經是第二天的晌午了,如果他準備好是需要
去做壹次體檢的。

  他麻木的光著身子跟著工作人員到壹個類似醫療室的地方,有個穿著白衣服
的男人對著他又摸又照,然後對他說最好禁欲壹個月,然後多吃壹些補充營養的
東西,隨後給他寫了壹個單子,說這是菜譜。

  康震拿著單子走了出去,又到更衣室換好衣服,然後就坐上了來時的那輛車。

  此時車上跟普通的面包車沒什麼區別,他平靜的坐在後座,腦子裏什麼都沒
想。

  車子將他送到門口就開走了,康震望著天上久違的太陽瞇起了眼睛,然後笑
了。

  這次密室逃脫遊戲雖然讓他疲憊,但是壹切結束之後他就像是獲得了新生,
好像壹切比以前更加美好了壹般。

  他開啟了門口的信箱,裏面靜靜的躺著壹張光碟,這便是他這次密室逃脫遊
戲的全部錄像了吧。

  康震回到家,也沒去做什麼其他的事兒,而是直接開啟了電腦將光盤放進去,
隨著光盤被讀取的聲音響起,他點開了播放器,然後便看見自己走進了那個房間。

  遊戲開始了……

             【全文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