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80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2 04:57:46

葉蓉自接任總經理職位之後,整個公司為之一振,各項事業都有了很大進展。
特別是董事會對葉蓉信任有加,通過了她的擴張經營、搶占市場的計劃,葉蓉比
以前更加繁忙了。她頻頻出入於各類融資、收購的談判場所,知名度大大提高,
猶如一顆冉冉升起的商界明星。每一個商界精英都爭相與葉蓉結識,當面贊嘆葉
蓉的美貌和才華,一位商界領袖直言道,生意場上從未見過葉蓉這樣優秀的女人,
既能領導整個企業高速發展,又如此美貌、如此年輕,還打趣的問葉蓉,什麽樣
的男人才配做她的男友。葉蓉被問得很不好意思,趕緊轉移話題。因為她心里明
白,她早就被各種低俗不堪的男人以各種性愛方式輪奸過無數次,射進自己體內
的精液加起來足以把自己淹死,根本不配談婚論嫁。而且,肚子里還有上次那四
個老弱病殘工人的野種,哪個正常的男人會屈尊娶她呢。葉蓉覺是自己能有幸給
人家做個招之即來揮之則去的性奴就很不錯了。

  葉蓉理想中的歸宿是在公司里做個公妻。公司里男員工居多,很多男員工為
了工作不停地加班,沒有時間談戀愛,都是些單身狗。有時候,葉蓉真心懷疑他
們的性需求如何發泄,而自己作為總經理,是有責任有義務解決他們的後顧之憂
的,況且很多稍有些姿色的女工也兼職在公司里賣淫,自己本質上也算是女工,
滿足一下男員工的性需求有何不可?只不過自己做為總經理收費是不適合的,做
個公妻比較適合自己身份。可是這些精英男人始終對自己畢恭畢敬,點頭哈腰,
倘若他們膽子大一些,主動一些,最好再色一些,葉蓉很願意獻上自己完美的身
體,滿足他們的性需求的,只要他們保密即可,要是傳出去肯定有損公司形象。
葉蓉回想以前自己只是個秘書,公司不少低層的、沒身份沒地位的男工不認識自
己,偶爾還能伺候一下他們,就任總經理那天晚上還勾引四個老弱病殘的低層工
人在自己身上內射呢。現在做了總經理,每一個人都認識葉蓉了,再這麽在公司
里放蕩非把公司形象放倒了不可。

  想到那四個老弱病殘,葉蓉就忍不住撫摸自己的肚子,這里面可有他們的野
種啊,這是個紀念,是自己做公妻的鐵證,是自己的身體歸全體男工所有的象征,
舍不得打掉。可又不敢生出來,怕毀了公司形象,一直猶豫著,現在已經四個月
了,肚子有些微凸了,到了非要做出決定的時候了。

  董事會發來一個通知,說是董事長路到一個臨海城市時與一個地方政府官員
偶遇,一見如故,相談甚歡,計劃在那邊進行一個投資項目,收購一片海灘並改
造成旅遊度假區,叫總經理葉蓉過去看看。葉蓉率團隊過去之後,地方政府官員
拿出一大堆制作精美的資料和PPT,一通胡扯。生性謹慎的葉蓉提出到現場看
看,可到了現場卻只見「群眾夾道歡迎,鑼鼓喧天,鞭炮齊鳴」,沒能看到任何
實質性的東西。葉蓉生疑,假意讓率團隊回去匯報考察成果,自己卻單獨留下,
第二天租了一輛汽車重新回海灘考察。

  到達海灘後,葉蓉把高跟鞋放在汽車上,穿著一襲白色長裙,迎著晚霞,光
著腳走到海灘上。這里一片荒涼,人煙稀少,剛才開車過來幾乎每隔半小時才能
看到一個人影,難怪出讓方價格那麽便宜,如此地處偏僻,交通十分不便,必然
會投資巨大且回報周期長;葉蓉赤腳走在海灘上,用心感覺了一下,這海灘的沙
質還算比較細,但泥土也有不少,應該屬於淤泥質海灘,用來旅遊必須花很多錢
改造。這樣的投資項目,除非地方政府減免一定稅費、新建一條高速公路至此,
並積極整治生態環境。

  葉蓉看到不遠處有個海灘上有只小漁船,上面一個年輕的漁夫正在整理漁網,
心想不如再問問這個漁夫,多了解一些,於是走到過去,客客氣氣地喚了聲:
「你好,帥哥!」

  「好漂亮的美女!」這個漁夫都看呆了,眼睛動也不動的盯在葉蓉身上。這
一切,葉蓉很熟悉,男人嘛,哪有不喜歡看美女的,而且這個漁夫還挺年輕,大
概20多歲,他赤裸著上半身,只穿一條寬大的褲衩,皮膚黝黑黝黑的,特別健
碩。葉蓉被男人以這種色色的方式盯著,很是享受。公司里的那些精英男人,就
不行了,他們總是偷偷的瞄上一眼,沒膽量。葉蓉一向不喜歡彬彬有禮、英俊瀟
灑、衣冠楚楚、一表人才的男人,她喜歡的是外表醜陋、粗魯放肆、無知無畏、
色膽包天的低層男人,這樣的男人才對葉蓉的胃口,

  漁夫跳下船,站在葉蓉面前,身上的汗臭味裹著海水味撲鼻而來。葉蓉忍不
住深深吸了一口,好男人的味道!

  「美女,你哪兒來的,不是本地人吧?」漁夫問道。

  「嗯,我北京來的。」葉蓉操著京味普通話,她不想讓漁夫知道她的來歷,
地方政府把「歡迎」儀式搞那麽大,肯定已經把收購海灘的事透露給當地漁夫,
直接問反而問不出什麽,「聽說這里海鮮很好吃,所以想向你買一些。」

  「買海鮮為什麽不到海鮮市場啊,你們幾個人來的啊?」漁夫色瞇瞇的看著
葉蓉的胸,葉蓉的白色長裙是低胸的,露出完美的鎖骨和香肩,還有深深的乳溝,
傲人的雙峰呼之欲出。

  「就我一個人啊,我自駕遊的,不認識海鮮市場,你船上有新鮮的嗎,我看
看,要是新鮮,我高價買了帶走。」葉蓉想通過買海鮮,初步判斷一下海水生態
質量。

  「你一個人啊,自駕的……」漁夫靠近葉蓉,葉蓉不由得向後退了一步。

  「嗯,就我一個人來的,沒別人……」葉蓉突然意識到這個漁夫想幹什麽了,
心中一陣子緊張,這里可是光天化日之下,雖然人煙稀少,但,但不可能那麽大
膽吧。

  漁夫色色的一笑,猛的撲到葉蓉身上,把葉蓉壓在柔軟的海灘上,雙手在葉
蓉胸前亂摸。

  啊!這個漁夫,好大膽、好直接呀!葉蓉一陣子興奮,自從當上總經理,一
直沒時間好好和男性「深入」溝通過,天天忙於各種談判和處理各種事務,連自
慰都沒時間,真的好饑渴,好想男人。公司里的男人又全是木頭,給他們做公妻
一點指望都沒有。這個漁夫倒是直接了當,沒幾句就知道我的底了,搞定我很容
易,這里是他的地盤,我逃是逃不掉的,嘻嘻,我沒想逃啊,嗯,來吧,操我,
好久沒男人操我了,我需要男人的滋潤。想著想著就抱住了漁夫。

  漁夫很意外,因為貧窮,他娶不上媳婦,這里窮得連妓女都不好找,平時泄
欲基本靠右手,有時遇到孤身一人的女性也敢強奸泄欲。這里最近的派出所至少
在10公里開外,且地方保護意識很重,本地人強暴外地人幾乎不會受到實質上
的懲罰。平時就算是個醜八怪婦女,年紀大點他也不會放過機會,更何況是天仙
似的葉蓉。他想過葉蓉可能會反抗和掙紮,但沒想到才剛把她撲在海灘上沒幾下
就反而把自己抱住了。

  「你……」漁夫遲疑了一下。

  「楞著幹嗎?繼續啊!」葉蓉有點不好意思,但她真的好長時間沒性交過了,
生怕年輕的漁夫因膽小而放棄,厚著臉皮鼓勵了一下。

  受到鼓勵的漁夫不再遲疑,雙手使勁在葉蓉胸前抓來抓去,很快葉蓉就來了
感覺。

  「嗯……嗯……你力氣好大……嗯……」葉蓉紅著臉,偷偷瞄了一下四周。
沒事的,剛才開車過來時每隔半小時才出現一次人影,不會有人看見過。

  「別人都掙紮反抗,你倒好,很享受嘛。」漁夫把手伸進葉蓉衣服里,捏了
一把,「嗯,你奶子真大啊,真是柔軟。」

  「我……我反抗不了啊,你是男人,我是個小女人,哪里打得過你,而且我
又是一個人,這里又這麽空曠,喊救命也沒人來啊,嗯,嗯,啊嗯,好力氣好大
啊,奶子都被你擠爆了,啊,啊,衣服,你,啊,你別撕啊,啊……」葉蓉希望
他加快進度,自己陰道里已經濕了,但剛剛暗示了一下,立馬就後悔了,因為她
想起車是租來的,不是自己的豪車,自己的豪車上常備有衣服以防萬一,可租來
的車上什麽都沒有,「別,真的,你別撕!」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受到暗示的漁夫雙手交錯,沿得葉蓉的低胸V領用力一
撕,撕破了葉蓉的白色長裙,從胸口一直撕裂至腰部。

  唉,都怪自己給的暗示,這下子怎麽回去啊。

  「哼,你們這些有錢人,衣服也不怎麽樣嘛,一撕就碎啊。」漁夫摘下葉蓉
的胸罩,瞪大了眼睛看著葉蓉的兩只巨乳。葉蓉最得意的就是這對超大的奶子了,
這對大奶子跟葉蓉纖瘦的身材完全不成比例,撕開衣服後完全彈跳出來,又圓又
挺,又尖又翹,形似蜜桃,堅如春筍,在海風中顫抖。

  「好看嗎?」葉蓉挺了挺胸。

  「好……好看……這奶子,真絕了!」漁夫看癡了。

  「那還不快咬一口!」葉蓉叫道。

  漁夫楞了一下,立刻趴下來咬了葉蓉的奶頭一下。

  「嗯啊……」葉蓉發出甜美的呻吟聲,「好刺激喲,你,怎麽回事,繼續啊
……」

  漁夫聽了之後,趕緊「埋頭苦幹」,在葉蓉左右奶頭上連續咬了數下,每咬
一下葉蓉都發出攝人魂魄的浪叫。

  漁夫一會兒咬葉蓉的奶頭,一會兒把奶頭含入嘴里用力吮吸,葉蓉被他玩得
特有感覺,陰部一濕,也不知道是自己流出的淫水還是海水漲潮漫到陰部了,葉
蓉地理學得不錯,晚上漲潮黎明退潮嘛。只是感覺奶子漲漲的,好像,呀,是不
是要泌乳了,我現在可是個孕婦啊。呵呵,異想天開,女人生產或打胎後才可能
產乳呢,我想多了。

  「你是妓女嗎?」漁夫突然問過。

  「啊,我,我,我是啊,怎麽了?」葉蓉正在享受著,漁夫冷不丁的問了這
一句,葉蓉有點茫然,不過還知道不能承認自己的身份,說自己是個妓女,那就
是個妓女好了,反正自己跟妓女沒什麽兩樣。

  「那你,多少錢一炮?」漁夫繼續問道。

  「我是妓女,不過,你別擔心,今晚這一炮,白送,不收錢的。」葉蓉知道
漁夫很窮,付不起嫖資。

  「你長這麽漂亮,奶子這麽美,這麽大,怎麽不收錢啊。」

  「我不是這里的妓女啊,我是北京的妓女,到這里自駕遊的,是你強奸我的,
你忘啦,是你強奸我!」葉蓉強調了一下。

  「對對對,是我強奸你的。」漁夫恍然大悟,「都怪你太配合了,我都忘了
是我在強奸你了,你一個自駕遊的嘛。」

  「對不起,我賣淫習慣了,情不自禁的當成生意了。既然我是被強奸,更沒
收錢的理由了,你放心的,隨便搞我吧,我盡量滿足你。」葉蓉心想你真是傻的
可以,居然能把這事兒給忘了,我也真是賤,居然在勾引一個強奸我的男人,既
然如此,一不做二不休,就我來勾引他吧,省得墨跡,快漲潮了。

  「真的是隨便搞嗎,呵呵,那我不客氣了,你這個婊子,別千萬別後悔!」
漁夫獰笑了一聲,把手伸到葉蓉裙下,將內褲扯了下來,然後站起來把內褲扔進
海里。

  「啊呀,你……」葉蓉喊了起來,租來的車里可沒有替換的衣服啊。

  「這麽快就有意見了,不是隨便搞嗎?」

  「誰說的,沒意見,我沒意見,諾,下面扔什麽,我的胸罩嗎……」葉蓉一
腳把地上的胸罩踢到海水里。

  「現在是我強奸你,不是你這賤貨賣淫!」漁夫怒扇葉蓉一個響亮的耳光。

  「好痛好痛,嗯,你打我,好爽啊。」葉蓉捂著半片臉,驚喜的看這個漁夫,
他好暴力啊,好粗魯呀,今天運氣實在太好了,遇上一個喜歡打女人的真漢子!
他打我的樣子,太帥了,太酷了。

  「賤貨!看不出來,你長這麽漂亮,居然是個受虐狂!白長這麽美了!」

  漁夫將葉蓉摁在沙灘上,然後用力撕碎了葉蓉的白色長裙,撕碎的白色長裙
一片接一片的被扔進了大海。現在的葉蓉已是一絲不掛,漁夫揪著她的頭發使她
站起來,葉蓉迎著海風,傲然而立,堅挺的雙乳像是兩面淫蕩的旗幟,濃密的陰
毛迎風招展。

  「我長這麽漂亮,就是給男人虐的啊,來啊,打我啊,揍我啊,別客氣,下
手要狠,要兇,千萬別憐香惜玉……」葉蓉呢喃著,興奮的看著眼露兇光的漁夫,
眼神鼓勵著,還把手背在後邊,十指相扣,防止自己反抗。

  漁夫猙獰的高吼一聲,一腳踢在葉蓉的腹部,葉蓉慘叫一聲,整個人飛了出
去,重重摔在沙灘上。

  「啊啊啊,你,啊,好疼啊,我可是有身孕的人,四個月了,你居然踢我的
肚子……」葉蓉捂著肚子,哀號不己。

  「啊,你是孕婦!」漁夫大吃一驚,嚇得手足無措。

  「好哥哥,別緊張,其實我也不知道是哪個男人的野種。」葉蓉看到漁夫嚇
傻得樣子,差點笑出聲來,「幾個月前有四個男人把我輪奸了,一個是少了條手
臂的殘疾人,一個是個很猥瑣很瘦弱的小青年,一個是六十多歲的駝背老人,一
個是得了怪病全身長毛的醜八怪,他們輪了我幾遍,我弄不清最後是誰留下的野
種,只知道他們都內射我了,我得生下來看看到底是誰的……」

  「然後呢,讓人家負責?」漁夫急迫的問。

  「負責?我有什麽資格叫人負責?我不過是個不文不值的妓女,我上學時就
是校妓、公用男廁,現在我是個任何男人都可以隨時內射我的爛貨,我這逼幾百
根肉棒光顧過了,絕對的賤逼婊子,有什麽道理叫人負責?真是可笑,我只是好
奇誰這麽厲害,我逼里的精液那麽多,偏偏他的精子沖在最前面,太猛了,絕對
是個猛男,我要給他做一輩子性奴!」葉蓉微笑的說道。

  漁夫大聲的喘著氣,不敢相信這麽如天仙般美麗的女人說出這麽淫賤的話,
而且她的眼神如此的清純。

  「我喜歡猛男,就是那種粗魯、霸道的男人。」葉蓉跪在沙灘上,以崇敬的
表情仰望著漁夫,但漁夫並沒有領會葉蓉的暗示。他雖然粗暴,但他並不經常性
虐女人,因為他沒那麽女人可虐。

  「你知道嗎,我以前有過很多男友,每個都被我綠了20多次?」葉蓉向後
半躺,雙手向後支撐起身體,這個姿勢很容易任男人為所欲為。

  「你為什麽要綠人家?」

  「因為綠了他們,他們才會打我啊,我喜歡給男人打!」葉蓉的暗示已經明
顯得不能再明顯,明確的不能再明確。

  漁夫瞪大了眼睛,目露兇光,咬牙切齒道:「你這個賤到骨子的爛婊子!」
轉身從漁船上拉過一根纜繩,在海里的浸了一下,一下子抽在葉蓉雪白的身子上。

  「啊!!!!」葉蓉慘叫一聲,原以為漁夫拿的不是皮鞭,有點失望,沒想
到纜繩在海水里浸了一下,抽在身子上這麽疼,跟皮鞭沒什麽區別。

  「賤貨,不要臉的東西,居然綠了男友20多次!我替你男友打死你!」漁
夫怒罵著,一下又一下抽在葉蓉的身上,在葉蓉白皙的肌膚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而血痕浸了鹽量高海水,更是疼得葉蓉直打滾。

  「啊,啊,打死我這個賤貨,啊,打啊,好舒服的,打,打我,打死我這不
要臉了,我綠男友,我綠了不止一個,我每一個男朋友都被我綠過,一個也不差,
每個都綠20次以上……」葉蓉在沙灘上翻滾著,愉悅的浪叫著。

  「賤逼!賤逼!」漁夫喘著氣,追趕著,怒打著。

  「好哥哥,你下手這麽重,是不是被人綠過呀。」葉蓉冰雪聰明,看來漁夫
是個有故事的人,「你就當我是你那個不要臉的女朋友吧,來啊,抽我的奶子,
抽我的逼,你喜歡抽那里就抽那里,我好開心的。」

  漁夫被葉蓉猜中心思,氣急敗壞的大吼一聲,狠狠抽了幾下,可是葉蓉卻感
到不怎麽疼。原來纜繩上已經沒海水了,松松垮垮,當然不疼了。而且葉蓉已經
翻滾到離海水很遠的地方了,漁夫浸不到海水,纜繩變不成鞭子。

  葉蓉見狀,幹脆坐在沙灘上,把雙腿張到最大,雙手捏住自己陰唇向左右拉
開,用最溫柔的聲音說道:「好哥哥,抽這里,抽這里,這里有水,浸一浸,更
猛哦……」

  漁夫狠狠瞪了葉蓉一眼,想去海邊把纜繩浸足海水,可似乎遠了點,葉蓉又
挑釁擬的把逼扒開了,漁夫又沒有更好的辦法,左右為難。

  葉蓉甜美的嬌笑著:「好哥哥,其實你誤會了。我是真心實意的給我那些前
男友做女朋友的,可他們沒有一個當我是女友啊,他們只當我是性交的玩具,因
為我很好上手。他們想玩我時,跟我打個招呼,晚上我會乖乖到他們寢室讓他和
他的室友玩個夠,所以綠他們時,他們自己也在場呢,還指揮他們室友玩我,他
們室友就算是內射我,他們都不說什麽的。有時候,我按他們要求過去時,他們
卻不在,說要複習功課,讓我陪他們室友玩玩,我做為女朋友,乖乖聽話照做了,
這樣綠男友,應該不違反道德吧。」

  漁夫不說話,只是盯著葉蓉扒開的陰部,那里鮮紅鮮紅的,嬌艷極了,淫水
涓涓的從陰道里向外流。

  葉蓉順著他的視線看了看自己的陰部,扒得更大了,「好哥哥,你那個女朋
友,漂亮嗎?你怎麽知道被綠的呀,你打她了嗎,打夠了嗎,要是沒打夠,可以
使在我身上啊,就像剛才那樣,去浸點海水,我坐在這里等你。」

  漁夫受到刺激,暴怒起來,一腳踹在葉蓉陰部。

  「啊!!!!!!!」葉蓉沒想到漁夫會直接踹在自己陰部,而且自己陰部
是完全扒開的,整個陰道都外翻,嬌弱的嫩肉突然受到這樣的猛擊,葉蓉疼得把
整個身子倦成一團,不停的哀號,不停的在地上打滾。

  漁夫沒有放過葉蓉,他真的被惹怒了,他摁住葉蓉,脫下一只拖鞋,用力插
進葉蓉的陰道里。

  「啊,啊,你,用什麽東西,插我的逼了?」葉蓉哭泣的問道,她感覺這個
東西很奇怪,不像是肉棒那樣的圓柱體。

  「那是我的塑料拖鞋,你這條母狗!」漁夫真的被激怒了,他一手摁住葉蓉,
一手握住鞋根,用力的在葉蓉陰道里抽插。

  「啊,啊,啊,好疼啊,我的逼,好疼啊,天啊,我的逼被男人的拖鞋插進
去了,男人的拖鞋,可是天天有臭腳穿在上面的呀,我好賤啊,我居然被一只鞋
插來插去。」葉蓉顯然很興奮。

  「怎麽,不可以嗎?你還有什麽意見不成!」漁夫罵道。

  「可以!當然可以,我是個賤逼,隨便什麽東西都是可以插的,尤其是鞋。
因為我自己就是個破鞋,拖鞋插破鞋,合情合理!」葉蓉快感來得特別容易,拖
鞋帶來的疼痛已經轉化為快感了。

  漁夫哼一聲,用力將拖鞋向葉蓉陰道深入插去,葉蓉配合著張大雙腿,讓漁
夫可以更深的插入。塑料拖鞋是硬的,果然大部分被插了進去,只剩鞋跟的一點
點。

  「用腳跺我幾下,就進去了。」葉蓉說道。

  漁夫想了想,站起身,右腳對準葉蓉陰部露出的拖鞋根,連連用力跺了幾下,
在葉蓉的「嗯嗯」的呻吟聲中,拖鞋果然完全沒入葉蓉的逼里。

  「婊子!你的逼真是爛透了,連我的拖鞋都吃下去了!」漁夫似乎很解氣。

  「只要哥哥愉快,另一只鞋也可以插進來。」葉蓉看了看漁夫,心想這拖鞋
不但臭,而且臟,又是在沙灘踩過的,上面粘滿了泥沙,全到我的小逼里了,看
樣子,我這小逼非發炎不可,回去得好好保養一下。

  「鞋全插進去?那我穿什麽?」漁夫陰陰的說道,然後把沒穿鞋的腳踩在葉
蓉胸口,葉蓉知趣的抱住這只臭腳,親吻了一下。

  「好哥哥,你的腳好臭,讓妹妹我給你清理一下吧。」

  「我怎麽可能有你這種爛到極致的妹妹!」

  「好哥哥,將就點吧。」葉蓉舔了舔漁夫發臭的腳趾縫,仔仔細細,一個角
落也不錯過,「我懷孕的肚子讓你踢了,渾身上下被你用鞭子抽了,小逼也讓你
用臟拖鞋插到底了,你也該解氣了,不就是綠了幾個前男友嘛,又不是綠你,你
消消氣,饒了我吧。」

  「饒是可以饒過你。」漁夫看著葉蓉幹凈漂亮的臉在自己發臭的腳邊,一點
也不勉強的反複把腳含到嘴里,仿佛在舔冰淇淋一般的美味一樣,「你剛才說,
你前男友還讓你跟自己室友搞,是嗎?」

  「這有什麽稀奇,他們做我一天男友,我就是他們一天的女人,當然要服從
他們的安排。我前男友們都喜歡交朋友,朋友多又不是壞事。既然他們的朋友想
玩我,他們當然不能小氣,叫我去伺候也是應該的。我作為他們的女朋友,也有
義務幫他們跟朋友們打好交道。所以,他們讓我給誰玩,我就給誰玩。」葉蓉基
本上說的是真的。

  「那,我也有幾個朋友,你若是讓他們玩一玩,我就饒過你,如何?」漁夫
試探著問。

  葉蓉何等聰明,她放下手上的臭腳,說:「好哥哥,想讓我給你的兄弟們面
前長長臉,直說好了,我沒意見!」

  半小時後,赤身裸體的葉蓉躺在沙灘上被男人們團團轉住,漁船上的探照燈
照在葉蓉如雪的肌膚上,肌膚上道道血痕更讓人增添了幾份憐愛。

  「這,是我的性奴!」漁夫高聲叫道。

  「哈哈哈,吹牛吧你……」男人們哈哈大笑,沒有一個人相信漁夫的話。

  「哼,就知道你們不信。」漁夫冷笑一聲,「跟大家混了那麽些年,大家居
然都不信我,也罷,讓這婊子自己說。」

  可葉蓉笑而不語,她想看看周圍男人長什麽樣,可是強烈的探照燈照得她睜
不開眼睛。

  「說啊,你!」漁夫臉上有點掛不住,他聽葉蓉說可以聽從前男友的安排跟
任何人做愛,心想她男友在朋友面前真是有面子。葉蓉一下子看穿了他的想法,
略一思索,推算不會有太多人。因為窮人都有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朋友極少。他
想在朋友面前長長臉,這些朋友還真不會太多,一晚上足以應付。就同意配合他
在朋友們面前威風一下。漁夫就叫來了自己認識的所有朋友,其實也就10來個,
還包括幾個不怎麽熟的朋友,心想終於有了長臉的時候。

  葉蓉依然笑笑,不說話。

  「媽的!賤貨!」漁夫發怒的跺了葉蓉的肚子一下。

  「哎喲!」葉蓉嬌滴滴的叫了一聲,「人家肚子里還有別人的野種呢,別搞
墮胎了。」

  「你你你!」漁夫指著葉蓉,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哈哈,弄了半天是別人的性奴啊,笑死人了。」男人們哄笑起來。

  葉蓉笑意盈盈,對大家說:「是我不小心把他給綠了!」

  男人們笑得更大聲了,更放肆了。

  漁夫臉色鐵青。

  葉蓉一看原來這個漁夫不經逗,不能再開玩笑了,於是懶懶的支起身體,用
眼神看了看船邊的纜繩,又看了看漲潮到了自己身邊的海水。

  漁夫呆了呆,終於明白了葉蓉的意思,拾起纜繩,在海水中浸了浸,罵罵咧
咧到走了過來,一鞭子抽在葉蓉的陰部。

  「啊!!!」葉蓉引起頭,如瀑布般的秀發在空中飛舞。

  「打漁的,你打她幹什麽,她長那麽漂亮,你把她弄來在我們面前長長臉花
了不少錢吧,行了行了,別打了,你厲害,我們服你了行不行?」男人們勸道。

  「你們別攔著我,媽的,小賤貨!」又一鞭子抽在葉蓉奶子上,奶子上立即
紅了一大片。

  「打漁的!差不多了!快停手!」男人們義憤不己,有的攔住漁夫,有的拉
住漁夫的手,葉蓉看著十分遺憾,原以為引來一群狼,現在看來,只是一群憐香
惜玉的貓。

  「嗯,嗯,好舒服啊,浸了海水的鞭子,比皮鞭厲害多了。主人,我的主人,
求求你,再賜我幾鞭吧,我隨隨便便讓外人內射,操大肚子,我有錯,應該被鞭
子抽,抽死我,才可以贖罪。」葉蓉一臉媚態。

  男人們靜靜地看著葉蓉,不知道是應該相信葉蓉說的話,還是不相信。

  葉蓉張開大腿,用手扒開自己陰道,說:「大家請看,我逼里有只拖鞋,大
家看看是誰的?」

  「這不是打漁的嘛,我草,打漁的,你把鞋插進這個美女的逼里了!」有個
男人看了看漁夫另一只腳上穿得拖鞋,驚呼道。

  漁夫哼哼一笑,面露得意之色。

  「當然是我的主人的拖鞋了,我給他洗腳,鞋沒地方放,暫時插到我逼里去
了。」葉蓉夾了夾陰,擠出鞋根,然後雙手捏住鞋根,用力把拖鞋撥了出來,拖
鞋上滿是淫水。

  「你一個打漁的還用洗腳?」

  葉蓉看了看問話的男人,面朝漁夫跪下去,捧起他的一只腳,用舌頭把腳底
舔幹凈,然後把這只腳放在從自己逼里撥出的拖鞋里。

  大家都看呆了,這對於葉蓉來說稀松平常,但對於這個窮光蛋來說,簡直就
是天方夜譚。

  「別以為給我舔腳就完了,我把大家叫來,就是讓大家看看,綠我是什麽下
場!」漁夫抖了抖鞭子,恢複了自信和狂妄。

  「主人,抽死我吧,我的子宮里有了別人的種,沒臉見主人的!」葉蓉低下
頭去,靜靜的等著。

  「賤婊子!去死吧!」漁夫狠狠一鞭,抽在葉蓉光潔的背上,葉蓉嫵媚的浪
叫一聲,疼得在沙灘上翻滾。

  「打死你!打死你!」漁夫鞭如雨下,落在葉蓉的背上、手臂上、胸前、腹
部、大腿上,全身上下沒一個地方沒被抽到,除了嬌美的臉。

  「啊,啊,好舒服,好舒服,疼啊,好主人,好哥哥,抽我,再抽,太爽了。」
葉蓉翻滾著,迎合著,喜悅之情,決不是裝得出來的。

  「你這條母狗,千人操萬人騎的破鞋,敢綠老子,老子要你的命!」漁夫罵
著,下了狠手。葉蓉知道,他肯定是戴過綠帽子,現在已經進入了角色,在自己
身上把多年的怨氣發泄出來的,太好了,等於做了件好事呢。

  葉蓉一邊想著,一邊淫叫著,享受著一鞭又一鞭帶來的痛楚和快感。可是,
當她看到圍觀男人們如火的眼神時,知道自己享受頂級鞭刑的最佳時機終於成熟
了。

  「楞著幹嘛,一起來吧,抽死我這個賤婊子!」葉蓉向大家做出了正式的邀
請。

  男人們如瘋了似的,躍上漁船,找來一根根纜繩,在海水里浸了浸,變成一
根根鞭子,圍住了葉蓉。

  「你們還等什麽!等我發騷嗎?沒見過我這樣的騷貨嗎?」葉蓉大聲叫道,
給了大家一個肯定的答複,唉,這些男人,都到這地步了還這麽膽小,還需要我
來引導。

  鞭子紛紛落下,葉蓉發出高亢的呻吟和叫好聲,很快她身上就再也找不到一
塊雪白的肌膚了,全身都被抽紅了,這種浸水的纜繩,不會像皮鞭那樣把人抽得
皮開肉綻,卻也讓葉蓉長時間的享受的鞭刑的快感,尤其是10幾根鞭子的蹂躪,
使葉蓉達到了好幾次高潮。

  「真是太美了!太舒服了!」葉蓉呻吟著,看著抽得筋疲力盡的男人們,他
們喘著粗氣,已經揮不了鞭子了。

  「好啦,我已經享受完了,該為你們服務了。誰有力氣的,可以先過來操我,
小心點哦,我肚子里有別的男人的種哦。」葉蓉說著,分開兩條血痕斑斑的大長
腿,微笑著面對大家。

  男人們看到葉蓉那鮮嫩的小逼,精神一振,立刻就有一個大胡子男人搶先把
肉棒插了進去。

  「嗯,好深,你的肉棒好長啊,插得我好舒服。開始吧,插我!」葉蓉浪叫
著。

  大胡子一邊操著葉蓉的逼,一邊低頭想跟葉蓉接吻。葉蓉把頭扭了過去,不
想跟他接吻,倒不是嫌棄他嘴里的煙味,是自己的嘴剛剛舔過漁夫的臭腳,接吻
有點讓這個大胡子吃虧。

  「哥哥,我的嘴巴不幹凈,剛剛……」葉蓉低聲解釋。

  「你的逼就幹凈了嗎?」大胡子哼了一聲。

  「哦,對對,我這逼幾百根肉棒進去過了,更不幹凈,謝謝哥哥不嫌棄。」
葉蓉媚笑了一下,不再拒絕,雙臂摟住大胡子的脖子,張開嘴主動迎接大胡子舌
頭的進入,舌頭靈活的與大胡子的舌頭纏繞,施展自己的吻技。

  「哦,寶貝,你的舌頭真靈活,玩得恰到好處,真是絕了。」大胡子贊嘆道。

  「謝謝哥哥誇獎,都是哥哥帶著好。嘻,哥哥剛才下手真狠,我大腿根緊挨
著小逼的那一鞭你哥哥下的手吧,哥哥好猛。」葉蓉甜甜的說道,她感覺到大胡
子快要射了。也難怪,他們鞭抽了葉蓉這樣的絕色美女這麽長時間,肉棒都是硬
硬的,早就刺激得不行了,在葉蓉的陰道里沒抽插幾下就撐不住了。

  大胡子盯著葉蓉,一邊抽插,一邊低聲說道:「賤貨!別當我看不出來,你
不就是昨天那些大公司的人嘛!」

  葉蓉楞了一下,心中激流洶湧,臉上卻鎮定自若,低聲說:「你說什麽呢?」

  「我會敲鼓,所以昨天被鎮上領導叫去歡迎,我看到人群中有個極漂亮的美
女,就是你。哼,想不到,你堂堂一個大公司的人,好像還有點地位,生性竟這
麽賤!跑到這個窮地方來讓大家免費操,還做性奴讓大家性虐。」

  大胡子的話每個字都深深敲進葉蓉心里,葉蓉本想否認,但一旦這個大胡子
把自己扣住拖到地方政府那里,就真的被認出來了,自己這輩子就算是完蛋了。

  「我不但要讓你性虐,還要你內射我呢。哦,真對不起,我之前被人輪奸過,
被搞大了肚子,現在我是個孕婦。要不這樣,我回去把肚子里的野種打掉,過幾
天來再找你,讓你補我幾炮,給你懷孕,如何?」葉蓉看似淫蕩的話,實則試探,
既不承認,又不否認。

  「我看你只配給我的狗懷孕!」大胡子突然大聲說道。

  「對呀,我是條淫賤的母狗嘛,你的狗在哪里,我現在就要跟它交配!」葉
蓉同樣大聲說道。

  「我操!我操!」大胡子受不到葉蓉的淫賤,大叫了兩聲,把精液射進葉蓉
陰道里。

  「好溫暖的精液啊,你射得好多。」葉蓉淫蕩的笑著,心里盤算著。

  可大胡子沒有給葉蓉更多的考慮時間,他剛離開葉蓉的身體就大聲向大家宣
布,「我認出來了,她就是昨天我們腰鼓隊歡迎的那些老總們當中的一個!」

  「你會不會看錯啊?」漁夫震驚的走過來問道。

  「不可能!那個美女老總長得特別漂亮,我們腰鼓隊個個都看傻了,怎麽會
看錯!」大胡子大聲說道,「要是你們不信,我叫腰鼓隊其他人都過來看看!」

  「不要不要,我就是,我就是!」葉蓉喊道。

  「看,她承認了!」大胡子得意極了。葉蓉怨恨的看著他,把我揭穿了對你
有什麽好處啊,難道就是為了在這些朋友面前得意一下嘛,你這樣一搞我好麻煩
的,本來還想給你一筆封口費,再多陪你幾晚,甚至給你做性奴,給你懷孕,給
你性虐呢。現在,啥都別想!

  「既然都知道了,還客氣什麽,把我這個女老總幹翻了呀。幹翻了,我給大
家發獎金,怎麽樣!」葉蓉淫淫的笑著。

  「輪我了吧。」一個胖子推開正在得瑟的大胡子,把葉蓉的雙腿扛在肩上,
使葉蓉的屁股完全擡高離開沙灘,陰部大開,胖子借著葉蓉陰道流出的精液潤滑
了幾下,插了個盡根而入。

  「啊!啊!好粗啊,好飽……好飽實,整個陰道都被你占領了呀!」葉蓉閉
上眼睛呻吟著,「操我,沒操過女老總吧,今天讓你見識一下,女老總有多賤。」

  「啊,你真是賤啊!」胖子罵著,加快抽插速度,「長這麽漂亮的美女老總,
手下那麽多帥哥,還大老遠跑到這里來給我們操,賤啊。」

  「嗯,對,我很賤的,操我,用力。」葉蓉呻吟著,「我就是喜歡被男人操,
帥哥我不喜歡,我就喜歡你們這樣的。嗯嗯,插深點,對,再深一點。」

  「一個美女老總,這麽有錢,還這麽淫賤,真不要臉。」大家紛紛議論。

  「操!今天操了一個有錢女人、大公司的美女老總!」胖子大吼一聲,猛插
了幾下,把肉棒插進了葉蓉的宮頸,龜頭停在宮頸里射了精。

  「下一個是誰,別停,繼續操我。」

  漁夫的肉棒插了進來,葉蓉擡頭看了一下,「我可是你的性奴呢,主人,好
好懲罰我哦。」

  「你真是公司女老總?」漁夫遲疑的問道。

  「你先插進來嘛。」葉蓉握住漁夫的肉棒,套弄了幾下,引導著插進自己逼
里,「主人,我應該先給射的,讓他們兩個搶先,真不好意思,這樣吧,你可以
向我提要求哦,合理不合理的,變態不變態的,都可以提,我統統答應。」

  「我問你他媽的到底是不是公司女老總!」漁夫怒吼。

  葉蓉知道漁夫比較頂真,開不得玩笑,想了想,摟抱住漁夫,在漁夫耳邊吐
氣如蘭,「我是公司老總養的小三,哦,我太自戀了,我應該是小五或是小六吧,
排在我前面的有好幾個呢,我陪他來玩的,可惜他滿足不了我,所以嘛……」

  「哈哈哈哈,我操死你這小賤貨,不,美女老總啊,哈哈哈哈。」漁夫開心
的笑了起來。

  「主人,你是我的主人,他們不行的,只有你最厲害!」葉蓉誇張的叫喊著,
心想你就這點德性。

  漁夫操了葉蓉一陣子,很快在葉蓉陰道里射出一波又一波精液。

  「嗯,嗯,好多精液,主人,你射的精液,快把我肚子里的野種淹死了。」
葉蓉嬌聲說道。

  漁夫哈哈大笑,得意的站起身,對著大胡子冷笑道,「傻逼!」

  大胡子楞了半天,不知道說什麽。只見胖子遲疑的問道,「我到底操的是不
是女老總?」

  「她不是都親口承認了嘛?」大胡子說話也沒了底氣。

  「人家是陪老總出來玩的,就你傻逼!」漁夫怒斥,「老子好心叫你來玩我
的性奴,你他媽的廢話一大堆,差點把老子也忽悠了……」

  「哎呀主人哥哥,你幹嘛解釋嘛,好沒勁啊。」葉蓉很輕松的就洗了白,對
付幾個沒文化沒頭腦的窮鬼,葉蓉懶得多動腦子,「來嘛來嘛,下一個是誰來著,
接著操我,射我,還當我是女老總,可有意思了。嘻嘻。」

  第四個是個光頭,他哈哈大笑,「我操的是一個美女老總喲。」

  「啊,好深!光頭大哥,你插到我子宮里去了,啊,你的肉棒好長啊。嗯,
啊,你插到美女老總的子宮里去了……」

  「哈哈,還真有點幹美女老總的感覺,操,真像!」光頭加快了抽插。

  「嗯嗯,真的好深,好深啊,啊,你射啦,好燙啊,燙著我的子宮了!」葉
蓉喘著氣,身體發著抖,「你占領我的子宮了,等於占領我的公司了,我的公司
從此歸你了。」

  「哈哈哈哈,這感覺爽死了。」

  葉蓉抱住他,迷人的笑著,「要不要玩過美女老總後,再把她甩了,拋棄了,
不要了。」

  光頭的智商不足,不能領會葉蓉的意思,只是傻笑。

  葉蓉指了指自己漂亮的臉,斜了斜。

  光頭想了想,明白過來,用力的扇了葉蓉一個響亮的耳光!

  「你這賤逼爛貨,滾!」

  「不要啊,求你再操我一次,就一次,我把整個公司都給你,錢也給你……」
葉蓉嗚咽著,這個光頭下手很重,葉蓉臉上烏紫烏紫的。

  「你這爛婊子,滾。」光頭站起來,葉蓉馬上抱住他的腿,請求再給自己一
次機會什麽的,可光頭又重重踹了葉蓉的小腹一腳。

  「媽的,背著我給別的男人操是不是,這爛逼里灌過的精液也太多了,還懷
了人家的野種!」

  「呵呵,我這個女老總,被光頭哥哥拋棄了,誰行行好,接著玩我。」葉蓉
懇求道。

  余下的男人跟著繼續輪奸葉蓉,他們都把葉蓉當美女老總一樣操著,葉蓉盡
量營造出操美女老總的氛圍,他們十分滿意,可是他們知道,他們操的,可真真
正正是個500強企業的美女總經理!這個美女總經理真的就是那麽賤,那麽爛!
最後,他們也辱罵毆打了葉蓉,最後「拋棄」了葉蓉。他們玩得很嗨,葉蓉也很
喜歡這樣的感覺呢。

  輪奸結束後,每個人都躺在沙灘上休息。葉蓉覺得還沒有夠,自己的身體應
該還能玩一會兒。於是跟大家商量繼續玩輪奸美女老總的遊戲,大家同意了。這
次大家玩得更過分,逼美女老總喝尿、在美女老總臉上小便、把漁船上的各種異
物插進葉蓉的下體、輪流猛踹葉蓉的小腹,說是幫葉蓉打胎,葉蓉還主動張開雙
腿讓男人們輪奸踢自己的陰部,比比誰的腳力大。葉蓉被各種極度淩辱、毒打、
性虐,暈過去好幾次,如一團敗絮一般,在沙灘上任由男人們搬弄和淩虐。可大
家都不罷手,葉蓉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最後大胡子把漁船上找來的一個短棒塞進葉蓉陰道,由胖子踹進子宮,僅留
一段在陰道外邊,最後下手不知輕重的光頭用泰拳里的飛膝硬生生撞擊了幾下後,
葉蓉看見自己陰道里開始向外流血,知道大事不妙,被幹得太過激烈,可能真的
要流產了,那幾個老弱病殘工人的野種終究還是保不住了。她央求周圍的男人把
她送去醫院,可這些剛剛享用過她肉體的男人,還在角色當中,根本不理她的哀
求,漁夫還故意用力在她肚子上跺了幾腳,葉蓉痛苦的呻吟了幾下,並沒有反抗,
陰道里流出的血更多了。

  啊,我現在這麽慘,還不是你們幹的好事?你們不但不救我,還在我肚子上
跺腳,還真夠男人。呀,怎麽回事,我被漁夫跺了幾腳,身體怎麽又來感覺了。
哎呀!我又想被虐了,我又想被打了!我的體質真是賤啊!嘻嘻!葉蓉一點也不
怪他們,男人嘛,玩其他女人當然應該呵護有加,而我只是一個賤逼爛婊子,是
男人泄欲的玩具罷了,玩殘了、玩廢了、玩死了也是活該!誰會管啊。他們肯在
我這爛貨的身上發泄一下性欲,是我積德了,還能要求什麽啊。我這種被不計其
數的肉棒插過的爛女人,應該被他們扔進海里餵魚,現在留條命,養好身子趕緊
回來好好伺候他們以報他們的恩情。

  葉蓉夾著短棒蹣跚著自己爬到車上,車是租來的,不像自己的車上總有備用
衣服,自己的白色長裙已經被撕爛了扔進海里了,只得光得身子硬撐著開車去找
附近的醫院,還好天沒亮,這里又人煙稀少,路上沒人看到她的裸體。啊,陰道
里還夾著短棒,總不能帶去醫院吧。

    葉蓉咬了咬牙,自己把深深紮進子宮里的短棒撥了出來,帶出大量血水、淫
水、精液,車上到處都是,這下要賠錢了,但這些都是次要的,現在得快點到醫
院,還得打電話給董事長請幾天假。

  好不容易在天亮前找到一個小型醫院,這個醫院很小,夜間不營業不收治,
葉蓉大大方方地向值班醫生展示了自己正在向外流血的陰部以及滿是血痕的身體,
臉不紅心不跳的向值班醫生假稱自己是個懷孕的妓女,剛才做生意時被嫖客性虐
了,衣服也被撕了。

    這個值班醫生也不是什麽好鳥,敲詐了一筆錢後就收治了葉蓉,還叫上好幾
個男醫生一起給葉蓉做檢查,葉蓉全身都被他們看光了摸遍了。葉蓉也不知道他
們是不是婦科的,唉,不講究了,隨他們了,只要給我治,就算提出要幹我幾炮
我也可以,性虐也可以,身體好像還能承受。

    可惜這幾個男醫生和葉蓉公司里的男員工一個樣,只有賊心沒有賊膽,實在
沒勁。幾個男醫生反複檢查後一致認為性愛過於激烈導致流產,必須做手術,而
且子宮受損了,最好連同胚胎把子宮都拿掉。

    葉蓉心想把子宮拿掉以後倒是挺方便,可是懷上那些低賤男人的野種也是很
刺激的事情呀,還是留著吧。於是拒絕了醫生的建議,人流手術可以做,但無論
花多少錢也要保住子宮。唉,我可是為了天下想玩我的男人才保留的子宮啊,你
們以後可得加加油,多射些精液進去才不枉我一番好意啊。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