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56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真白愛梨
威爾斯親王 | 2019-2-12 05:06:01

      (一)
      我的名字叫詩禮,從我的名字來看,我是一個很傳統的人,但其實我的內心……
      我今年36歲,不要以為我的年紀大了一點,我看上去不過了二十七、八,我的身段豐滿,身高5呎4吋,體重105磅,肌膚雪白,一把到肩的頭髮,臉蛋兒,三圍是36C-28-37,39吋的雙腿,白晢修長,臀部渾圓高聳,一對乳房豐滿尖挺。有時我的衣服稍稍貼身或低領一點,便引得路邊的男子頻頻回頭。
      我和老公結婚十年,他比我大兩歲,是一個很健壯的男人。他的樣子看上去不過三十出頭左右,而帶點成熟,還有許多女孩子迷上他哩。
      我老公性欲旺盛,每次都弄得我高潮起,我很喜歡,他在性方面給與我極大的滿足,我很愛我的老公。平日老公也會和我觀看一些色情影片和雜誌,藉以增加我們的性生活情趣。
      近年來老公從網絡下載一些描寫裸露的和性愛小說給我看,看得我骨酥肉麻,心蕩神馳。這些性愛小說令我們有時在床第之間來一點放浪的幻想,使我們的性愛添了不少激情。
      或許受了那些性愛小說的影響,我在家中不穿胸圍內褲,只穿著一些性感或非常暴露透視的衣。
      有時在夏天的晚上,我和老公常常到公園散步,我只穿上裙子而不穿內褲。當風從裙子下面吹拂自己的陰戶時,會有種只有裸泳時才體會的奇妙感覺,而當風輕輕吹起衣裙時,我只輕輕的用手按住裙邊,讓裙擺上揚一點,我想或許有人會看到我裙下的春光,我感到很刺激哩。
      我老公也是一個很寬容的男人,他從不對我提什要求,他更常常說我的身材標緻,玲瓏浮突,應該多穿些性感的衣服上街,讓人看看。
      我問他:「你不怕老婆給人家看蝕了嗎?」
      老公說:「我為你的身材感到驕傲,最好有多些男人觀賞,越多人看我會越興奮,甚至你穿得性感一點我也不會介意,最好暴露一點。」
      他的話撩惹得我燃起內心的慾望。其實那些性愛小說也衝擊了我的思想,我的體內似乎已積聚了一點點慾望:一種裸露的慾望。我真有一種衝動穿上性感暴露的衣服上街,但我是一位教師,平日的衣著必須端莊斯文,怎能如斯放浪呢?或許要等待一些機會吧。
      (二)
      一年的聖誕假期,老公和我到澳洲渡假。由於是出外旅遊,所以我可以無顧慮地穿得非常性感,那些極低胸、大深
V、全透視、窄肚兜、超短裙等,盡量表現我的身材。
      一天,我們來到天體海灘,老公問我有無膽量脫光,我一聲不&就脫得一絲不掛,全裸的在海灘上,我感到我的身體很亢奮呢。大家都是坦蕩蕩的一絲不掛,那種感覺令人很自然和舒暢。由於酒店就在海灘附近,我便全裸的走回酒店去。
      這裏是以一個天體海灘為中心的天體渡假區,所有人不論男女,都可以隨意裸露自己的身體,酒店、餐廳、商店等均是任人裸體進出的。
      這裏的酒店、餐廳、商店等的女侍應和女售貨員,全都是無上裝的,而酒吧的女侍應則是全裸的。在這裏大多數的女人都是半裸的,有些露乳,有些則露下體,當然有些更是全裸的、一絲不掛的走來走去。
      這個天體海灘渡假區,其實都很正經,絕對沒什麼性意味,單純是不穿衣服罷了。那很適合我自由奔放的性格,而且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也沒有什麼好尷尬的。因此接下來的幾天,我索性一絲不掛的走來走去。無論在酒店裏、沙灘上、酒吧、餐廳和商店內,街上等我都是全裸的,我很享受那種無拘無束的裸露感覺,我知道回到香港再難享受到這種感覺了。
      渡假回來之後,我在家中是全裸的了,我更是裸睡的。
      經過這一次假期的經歷,我內心的慾望已經燃起,我渴望裸露自己的身體,我喜歡自己的裸體給人觀賞,只是不知如何解放。
      有時在假期裏,我和老公會到郊外或離島,趁著無人時,我脫去衣服,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的,享受那種裸露的情趣。有次試過在山頂一處密林,我趁著無人時,脫光衣服,面對著維港,那種感覺真令人興奮。那次還全裸的走了一小段小徑。老公對我的戶外裸露也感到很興奮。但這種偷偷的露出不能滿足我的暴露慾。
      (三)
      在老公的一個朋友生日會上,有來了一次性感露出的機會。
      一次老公的一群朋友在  KTV  慶祝他們朋友生日,老公叫我一起出席。老公這些朋友我並不太
      認識,但老公叫我穿得性感一點,他說要他的朋友羨慕他有一位性感漂亮的老婆。
      我問老公:「你想我穿成怎様?」
      老公說:「當然越性感越好。」
      「那我就來一次放縱啦。」我說。
      於是我穿了一件超低胸的連身短裙,雖然有肩帶,但胸部的領口非常之低,不但乳溝清晰可見,更露出了半個乳房,由於那件衣服胸部的領口真的太低,胸罩的蕾絲和肩帶都給看到。老公說不太雅觀,叫我不如把胸罩脫去吧,於是我就不穿胸罩,但這樣只要我稍微向前傾一點,就會連乳頭都會被看到了。裙擺離膝七吋,暴露我半截的大腿,當坐下時拉高了裙擺,整條大腿便完全暴露,既然不戴胸罩,我索性連內褲也不穿,這樣我的陰毛隨時都會被人看到。現在我裏面是什麽都沒有穿的。老公看見我的性感衣著非常興奮,我的情緒也很高漲。
      起先在 KTV
      裏,老公和朋友在聊天敬酒,我交疊雙腿坐在他身旁,整個白皙赤裸的長腿都暴露在衆人的目光裏,我見他們的眼光都不離我的大腿和胸部。我偶爾唱唱自己點的歌,跟老公說說話,親親熱,後來氣氛漸漸熱起來。
      後來因為老公要和生日的朋友乾杯,所以老公叫我過來幫他和他生日那位朋友倒滿酒。我走過去,整個人站著,拿著酒瓶,九十度的彎著腰,先幫我老公倒酒。
      我彎著身,老公在我耳邊小聲的說:「你走光了。」
      我笑一笑,然後幫他生日的朋友倒酒,我知道這樣彎著腰,我那超低胸衣裙的胸領口便完全的敞開著,加上裏面沒有胸罩,整個乳房連乳頭便是完完全全的展露在他的眼前,而我倒酒時,整個乳房和奶頭更微微地晃動。我見老公的朋友已經有點呆住了,我裝做不知道自己走光,慢慢的倒酒,好讓他們看個過癮。
      老公又叫我替他其他的朋友倒酒,於是我一個一個的過去倒酒,將我豐滿的乳房毫無保留的讓他們一個一個的欣賞,我的乳房完完全全的被老公的朋友看光了。我再坐下時不再交疊雙腿,我隨意的分開雙腿,我知道這樣他們能看到我毛茸茸的陰戶。
      整個晚上,我就是這樣有意無意之間暴露我的乳房和陰戶,而他們的眼光也不斷在我的胸部和大腿掃描,我的情緒很亢奮,我敢打賭他們都想我脫清光,我想說,只要你們敢說出來,我就會脫得一絲不掛,任由你們看個夠。
      (四)
      一天,老公打電話給我說因完成了一單大生意,下班後和幾位同事到卡拉OK慶祝,他知道我喜歡唱歌,所以也叫我來。那天我校要開會,會議後時間已很晚,我便立即趕往卡拉OK。
      他們包了一間大房,老公和他的同事已經到了,共有三男兩女。
      女的分別叫Doris和Rita,苗條身材,沒有見過面的,老公說她們來了公司才大約半年多。
      Doris的年紀較我年輕一兩年,短頭髮,樣貌娟好,眼角帶點騷騷的,她穿了一件半透視的襯衣,領下少扣兩顆鈕,乳溝若隠若現,下身是一條離膝約六、七吋的短裙。
      Rita則年青點,長頭髮,樣子甜美、年約二十七、八左右,她穿了一件低胸吊帶連身衣裙,裙擺離膝五、六吋,衣領口剛到乳溝,外披一件小外套。因為兩人穿的裙擺短,她們坐下時拉高了裙擺,露出了大半截白晢的大腿,很性感。
      男的分別叫Sam、Carl和Jim,都是約三十來歲,高個子,樣貌也頗俊的。
      因我趕不及回家換衣服,便穿著上學的服裝,那是一件普通的襯衣和一件普通針織外套,一條離膝兩吋的半截裙,從外表看來完全是斯斯文文的。
      我們唱歌飲酒,由於我唱歌有點天份,他們不斷叫我唱歌,也不斷灌我飲酒,大家都開懷暢飲,各人都喝了不少酒,都有點酒意。後來男士提議不要只飲酒唱歌,不如來個刺激的玩意,大家都贊成。
      「玩什麼?」Rita問。
      「老玩法,好不好?」Sam說。
      「什麼老玩法?」我好奇的問。
      「是這樣的,由我們男士出資,猜女士胸圍內褲的顏色,女士則分一半賭金。」Jim解釋說。
      「怎樣證實猜得對不對?」我繼續問。
      「女士把上衣往肩膀拉下或者解開襯衣的一兩顆鈕釦,露出胸圍帶子。」Carl說。
      「又怎樣證實內褲猜得對不對呢?」我追問道。
      「哪要女士想法子露一露內褲的邊緣啦。」老公說。
      「唔,哪不算刺激呀!」我說。
      「哪妳認為怎樣才刺激呢?」Doris和Rita道。
      「哪要看妳們有沒有膽量玩得激一點?」我用挑戰的口吻說。
      「有什麼不敢,說來聽聽。」Doris和Rita不甘示弱說。
      「好,今次賭金全歸我們女士,但女士則要把胸圍內褲從衣內脫出來給大家看清楚,同時女士也要參與猜顏色,輸了的則脫一件衣物,鞋子首飾不算,脫下的衣物全不可以再穿回,大家認為怎樣?」我說。
      「贊成。」一眾男士沒有異議。
      Doris和Rita猶豫了一會兒說:「好,來吧!」我見她們的臉有點紅。
      我、Doris和Rita猜拳定由誰開始,結果Doris第一個,Rita第二個,我最後。
      大家猜定顏色後,Doris把胸圍內褲從衣內剝了出來。由於Doris的裙擺短,坐下時陰毛隱若可見。結果Sam和Jim分別猜中一件,Rita則全猜對,可能她倆是好同事啦。我則全輸了,要脫兩件衣服,但因未輪到猜我,暫時不用脫。
      輪到Rita,當她從衣內脫下內褲胸圍後,由於她的襯衣是半透視的,乳頭已若隱若現了。今次有三位男士全部猜對,Doris也是全猜對,我猜輸了一件。
      輪到我,待大家猜定顏色後,因為我前後共猜輸三件,要脫三件衣服,既然橫豎都要脫衣服,故我先脫外衣。
      我站起來先除去外套,再解開襯衣的鈕釦,當我脫去襯衣時,大家的眼睛都彌住了,因我沒有穿乳罩,我的一對豐滿的乳房便在胸前晃動著,在人前裸體無遺。接著我再脫去半截裙,因為我沒有穿內褲,我濃密的三角地帶便完全地坦露著,這樣我便是全身赤裸站立著,乳房、乳頭、雙腿、臀部、陰毛完全裸露在各人面前,老公的三位男同事,目不轉睛的上下打量我裸的身體,兩位女士則一臉驚訝。
      「老婆,我愛你。」老公走過摟著我並吻了我說。
      「Cecilia的身材真好!」老公的三位男同事定過神來說。
      「想不到Cecilia表面斯斯文文,內裏則很開放啊。」Doris和Rita說。
      「我是全骰,通贏。」我說。
      「是啊!」眾男士說。「Doris和Rita都要脫兩件衣物。」
      Doris和Rita兩人當然想不到我的一著,她們現在身上只剩餘兩件衣物,脫去後就和我一樣是全裸了。
      我見她倆低下頭有點害羞,於是我赤裸的走到她們身旁,說:「讓我來服待妳們吧。」
      我特意一絲不掛地走來走去,好讓男士可以盡情地欣賞我的裸體。
      我把Rita拉起來,先把Rita的襯衣鈕釦解開,露出了胸圃,然後站在她的身後,把她的襯衣從肩膀向後拉下來,讓大家可以清楚的看到她一對雪白的乳房,接著我拉開她裙邊的拉鍊,把她的短裙卸到腳跟,再從她的腳跟褪出來,黑茸茸的陰毛和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和圓厚的臀部便暴露無遺。
      我把Doris拉她起來,把她的外套脫下,再把她連身裙的肩帶向肩膀兩邊卸下,再往下一拉,整件上衣便褪到腰部,展露她一雙雪白的乳房,然後我把她的裙子繼續向下拉到腳跟,再從她的腳跟把衣物褪出來,她的一小片黑麻麻的陰毛,纖細修長的雙腿和渾圓的臀部表露無遺。
      這時我們三位女士剛好一字排開的站著,我們一絲不掛的裸體讓眾男士一覽無遺。我見她倆有點兒臉紅,也是的,這樣徹底全裸的給男士看,也真的有點不好意思。
      我們繼續飲酒喝歌,我們三位全身赤裸的女士,很大方的夾坐在各位男士之間,談談笑笑。
      男士的手有時也借機在我們女士赤裸的身上揩揩碰碰,我們也沒有抗拒他們。
      我又多次的站起來在眾人面前唱歌跳舞,這樣我可以變換著不同的姿勢,讓他們把我的乳房、陰戶、臀部、大腿看得一清二楚,那種被看的感覺很爽啊。
      我也不時拉著Doris和Rita起來一起跳舞,她們都顯得有點害羞,幸好有些酒意,情緒亢奮,她們才不覺怎樣。
      當大家都喝得有些醉醺醺,才結帳離去。
      這次的裸露使我的暴露慾更強了。
      (五)
      那年的復活節假期,我和老公到美國旅遊,順道探訪他一位在工作上的美國朋友Tom。言談之間,原來他和我老公都是同好之人,因此大家談得十分投契。他又邀請我們到他家作客。
      那天,我和老公到了Tom夫婦家,膳後,大家在收看電視上的一項比賽(我忘記了是什麼比賽),我和Tom及他的太太Kate正在預計賽果,當時大家各執一詞,互不相讓。
      Tom說︰「你既然說得這樣有把握,那敢不敢和我打賭?」
      我說︰「好,要賭就賭,這種肉包子打狗的必輸之賭,你都敢賭,我有什麼不敢的!」
      Tom說︰「好,明天是周末,我開了一個Party請我的客戶和一班好友,我原本打算請一個裸體女侍應生的,若是你輸了的話就由你來當好了。若是我輸了的話,我賠一千元給你。」
      我說︰「有人要送錢給我用,我豈有不用的道理?」
      此時Kate見我們愈說愈認真,擔心的說︰「不要賭了吧,一千元呀!」
      我聽了之後就說︰「看,連你老婆也害怕了,我看還是算了。」
      聽了我這樣說之後,Tom更不堪一激了,指著他老婆說︰「你別出聲,到時你等著看裸女吧!到時我還要把她的內褲脫下來給你做紀念。」
      我一面做了一個鬼臉一面說︰「好呀,Kate,到時我親自讓你脫我的衣服內褲,只怕你們沒這個本事。」
      Kate的面色要那麼難看就有那麼難看,她一面擔心丈夫輸錢,一面恨我對她的氣弄。
      Tom即時拿出筆簽了一張一千元的支票,給了我老公︰「你留著,由你來做公正,我輸的話就給你老婆,我嬴的話可不許反悔。」
      比賽結果了,結果是我輸了,Tom夫婦面上現出得意的神色。
      跟著我老公開口了︰「Cecilia,你打算怎樣?反悔不太好呀,到底Tom預先給了我錢,要我做公正。」
      我當時就想,Tom可是預先拿了錢出來,嬴了拿人家的錢,輸了反悔那未免太沒種了。
      我說︰「輸了便輸了,那麼幾時舉行Party?要我穿什麼?」
      Kate馬上露出得意的神色說︰「晚上六時。衣服呢,隨便你穿什麼,反正都是要讓我脫掉的,不過內褲就要穿性感一點的,好讓我留下來做紀念。」
      之後我和老公回旅館去了。
      到了第二天,老公穿了正式的西裝,而我則是T恤和牛仔褲,因為反正到時要裸體的,不過內褲倒是穿了黑色厘絲的。
      六點鐘我們準時去到了,Kate開門接我們入去。
      她看了我一身打扮之後,Kate說︰「快進來,還有一個小時就開始了。」
      我們入到屋內一個人也沒有,只有Tom在擺置東西。
      Tom說︰「快脫衣服來幫手。」
      我也沒什麼所謂,就要動手時卻被Kate叫住了︰「等等,不是說好由我來脫的嗎?」
      平時我的衣服不是我自己脫就是老公脫的,這還是我自小孩子以來第一次讓人脫自己的衣服。
      Kate首先伸出雙手把我的T恤拉高,我也配合著她舉高雙手,她一口氣把它脫下後,看著我黑色的胸圍。
      我看著她,內心想︰看吧!我的36C乳房可比你大多了,但是一方面也很尷尬。跟著到脫牛仔褲了,Kate花了很久才把它脫下來,其間她撫摸了我的臀部很多次,不知她是不是故意的?
      Kate看到我黑色厘絲的內褲說︰「倒是聽我的話,穿得好性感呀!」
      此時兩個男人都看著我,Tom露出很興奮的眼色,至於丈夫則是很有興趣的看著Kate脫我的衣服。
      Kate站到我背後,解開我的胸圍扣子,把我的胸圍脫下來,再走回前面伸出雙手把我的內褲脫下,我只好提高腳讓她取走內褲,
      「這些衣服就照說好的由我保管留念了。」Kate說。
      此時我一絲不掛全裸的在他們面前,我雙手垂下,我的一對大乳房,渾圓的臀部、修長的兩腿和陰毛濃密的私處給他們一灠無遺。
      Tom目不轉睛的看著我,看得我有點不好意思。
      他對我老公說︰「Cecilia的身材真好,不愧為東方美人!」
      我站在當中不如何是好,Kate說︰「別站著不動了,幫手佈置呀!裸體侍女呀,可得做侍女的工作。」
      我一面幫手,一面向老公說︰「你也來幫手吧。」
      可是他卻說︰「我是客人而你是侍女,當然由你工作羅!」跟著走到梳化上坐下來,一面開了罐啤酒一邊喝,一邊以欣賞的表情看著我工作。
      場地的裝潢工作,Tom他們預先已做好了,剩下的工作只是把食物公司送來的Party食品擺上臺。跟著三個人專心工作,我老公則在旁邊看,還有Tom不時偷看我的裸體。
      之後快接近七點時,門鐘響起了,Kate搶著說︰「Cecilia快去開門,請客人入來。」
      「這個樣子去?」我反問她。
            「當然。」Kate回答。
      我只好走去門口,我一打開門便看到一對夫婦,他們瞪大眼看著我一絲不掛的裸體。
      我一面尷尬的說︰「請進。」
      跟著他們再確認沒有搞錯地址之後才進來。男的那一個雖然腳向內走,雙眼卻一直轉過來看著我的裸體,至於女的那個把我由頭頂望到腳底一次之後就走了進去。
      那對夫婦一進來,Tom就指著我說︰「如何?」
      那男的看了太太一眼之後可不敢答口,反而那女的說︰「Tom,你在哪里弄來一個這樣漂亮的東方裸女的?」
      Tom回答她︰「打賭嬴回來的。」
      那女的「哦」一聲之後,就和丈夫走到一旁去坐了。
      之後來的人愈來愈多,都是由我開門的,面對愈來愈多的人,剛開始習慣裸體的我,又被他們刺激起了羞恥和尷尬感。
      我在天體海灘裸露,無問題,那是人人坦蕩蕩。上次在KTV的裸露,只面對著老公三位男同事,而且是在遊戲及酒精催化的興奮狀態下,還有老公兩個女同事一起脫光。但今次環境不同,只有自己脫清光,全裸面對著那麼多的陌生人,那種感覺是完全不同的。
      Kate看著我面有得色;我丈夫到處和人介紹我是他的妻子;至於Tom則忙著和客人打招呼,沒有時間理我。
      我拿起一個托盤,放上幾杯酒上去,在大廳內周圍走,讓客人拿酒來吃,自己的裸體自然讓客人看得清光。我赤裸裸在眾人當中,開始時的一點點羞恥和尷尬感也漸漸被興奮的感覺所代替。
      跟著Tom招了招手叫我過去,他正和我老公、還有幾其他幾個男人在說話。
      一個客人問︰「Tom,你怎樣弄來一位如此漂亮的東方小姐,還讓她肯光脫脫的做侍女?」
      Tom︰「之前在一項比賽和她打賭,她輸了就照約定做裸體侍女。」
      另一個客人說︰「哦,這位小姐倒是很有信用。」
      Kate說︰「是呀,那可讓我們省下了宴請人客的錢,而且職業的就不及業餘的有味道。」說完還乘機摸了我屁股一下。
      待到談話結束之後,我專心做侍女的工作,其間客人的目光不論男女都集中在我的裸體上。
      我開始時的尷尬感已沒有了,我覺得既然身體都給人看光了,就大方一些,自己的裸體就任由眾人看個夠吧。
      最可恨的是還是我丈夫和Kate,因為客人都知道我是因打賭輸了而做裸體侍女,所以客人都只敢看不敢摸,但是丈夫和Kate卻不斷對我又摸又吻的,他們這兩個人是非要弄致我出醜不可。
      過了一個多小時之後,我的慾被他們挑逗起來,強認著興奮在工作。
      這時一位衣著入時的小姐和我說話︰「你怎麼肯在這麼多人面前脫光衣服?」
      我只好告訴她打賭的經過,她再問我的感受。
      我細細聲說︰「開始時有些少羞恥和尷尬,但後來給興奮所代替。你也試過穿得性感漂亮在街上走,看著男人那種色迷迷的眼光,會有一種自毫和興奮的感覺。現在這種感覺比那時強十倍也不止,好像性交前因撫摸,而在體內產生一種微弱的電流一樣。」
      她說︰「我明白的。」
      她一面盯著我看,一雙手毫不規矩的就分襲我的右乳和陰戶,還把手指插進我陰道內撩動。
      「你……」我再也料不到她的動作會比男人還大膽,手上拿的東西也掉到了地上,吸引了全場注意。
      此時Kate和老公走了過來,Kate說︰「喂!可不能勾引客人呀,你老公看著的,竟然就在這裏做起來。」
      「是女人的話,我無所謂的。」老公竟然這樣說。
      正當我被那小姐撩撥至忍不住流出愛液和發出呻吟聲時。
      「你不要打擾侍女呀!人家還有工作要做的,你若想找女人,找別人好了。」為我解為的居然是Tom。
      只見那小姐說︰「好了,我不亂來就是,不過這樣的美人兒,不摸一摸就太可惜了。」
      我真後悔沒看出她是同性戀的。
      我繼續工作,在客人之間穿梭往來。客人的眼光真各有不同,有興奮、有欣賞、有好奇、有無視、有單純色情的。因為基本上我不是職業裸體侍女,我是一名良家婦女,現在倒要在眾人面前脫光衣服,任人看光。而我則又尷尬、又興奮。
      好不容易等到11時,Party結束,Tom說我可以走了,場地則由他和Kate來收拾。
      Kate當然不會讓我穿上衣服離開,我便赤條條的坐上丈夫開來的車子回旅館。在車上時我沒有閃避,自己的裸體橫豎都給那麼多人看過了,還怕甚麼呢,自己的裸體也就任由路人看個夠。
      回到旅館,我全裸的走進大堂返回房間,赤裸裸的身體也就大方地讓旅館的侍者看光。
      經過這次在許多陌生人面前的裸露,我的暴露慾又增大了。
      (六)
      一天晚上,老公回來對我說:「有一個船河,有沒有興趣?」
      「甚麼船河?神神秘秘的?」我漫不經心的答他。
      「是我們公司一位大客,下星期在他的遊艇上舉行,他邀請我們公司的人參加。」
      「嘩,好呀!」
      「但條件是女士必須穿比堅尼泳衣,所以有些同事不敢參加。」
      「那你呢?」
      「我答應了。你怕穿比堅尼嗎?」
      「我會怕嗎?」我指著老公的鼻子說。
      那天我先穿了泳衣在內,然後才穿上小背心和短褲。
      我們到了船上,共有十多人,包括船主夫婦Jackson
      及Irene,也有老公的同事,女的有Doris和Rita,我跟她們早認識了,另外Susan及Mary,第一次見,
      Sam、Carl和Jim,見過了,他們看見我,把我由頭看一遍,心想不知他們是不是仍想著我的裸體呢?另外一對是美籍華裔夫婦Patrick
      和May,另兩人是兩位外籍人仕,是Jackson的朋友。大家打過招呼後,船便往西貢海面開去。
      大家在船上起初是喝點東西,吃些小食,大家互相交談,讓大家互相認識及熟落一點。
      離開維港後,大家換上泳衣。女士當然清一色全部比堅尼。
      在交談當中,原來May和她的丈夫都是裸體愛好者,她和她丈夫在美也常有戶外裸露的。
      我也有告訴她關於我的經驗,她十分欣賞。
      她對我說:「你有時間來美的話,來探望我們啊!」
      我道:「今年暑假我和老公也想再到美一次,今次想是真正的玩玩,上次時間太短了。」
      她說:「你如果不嫌棄的話,來我家住吧,待我丈夫和你們玩些更刺激的玩意,不知你
      有沒有膽量?」
      我心想,有比上次美國之行更刺激嗎,好呀!我就答應了她。
      她還給了我她一張在沙灘上拍的裸照看,她說:「女人裸體有許多不同的角度,有些角度把我們拍得不好,這張算是拍得我不錯了。」
      後來May把這張裸照送了給我。
      到了西貢海面,Jackson對大家說:「現在大家可以隨便,但未開始之前,我們先玩一玩遊戲。」
      大家都好奇的問:「什麼遊戲啊?」
      Jackson說:「這個遊戲就是決定女士們今天穿什麼?」
      我們一眾女士說:「我們不是已穿了泳衣嗎?」
      「靜一靜,你們先別叫嚷著,讓我說,好嗎?」Jackson用手示意我們安靜。
      Jackson繼續說:「我這裏有五張紙牌,分別為10,J,Q,K,A,由女士們輪流抽一張牌,抽到那張牌,就要照那張牌所代表的意思去做。」
      Jackson說到這裏停一停,向我們女士微微一笑。我們女士則以期待的眼神回報。
      Jackson說:「 五張分別代表五種意思:10是top
      flash,即把泳衣上截脫下,向我們展示妳們美麗的乳房,之後可以穿回,但穿回之後,每到時間為30分時,也要露一露乳房;J是under
      flash,即把泳衣下截脫下,向我們展示妳們美麗的陰戶,之後也可穿回,同樣每到時間為30分時,也要露一露陰戶;Q是no top
      ,即必須把泳衣上截脫下,不可穿回;K是no under,即必須把泳衣下截脫下,也不可穿回;A是naked ,即要把泳衣全部脫去,當然不可穿回。」
      男士們聽了當然臉上充滿著期待的眼神,女士則一片嘩然。
      Jackson說:「為了公平起見,我太太不用抽,她今天全裸的陪伴我們直至回到維港。」
      說到這裏,只見Irene站起來,面向大家,她把泳衣上截脫去,一對豐滿的乳房裸露出來,接著她把泳褲也脫去,她的陰戶飽滿,但陰毛則不多,兩腿修長,身材高窕,給人一種視見完美的感受。
      她一絲不掛的站著,任由大家欣賞她的身體。
      我們都鼓掌給予支持。
      緊張的時刻到了。我們女士依照洋名字母來作先後,第一個是我。
      我抽到是Q,即脫去上截泳衣,我便把上截泳衣脫去,一對大乳房應手而出,男士一看發出讚歎之聲,我還故意擠弄一下乳房,任他們看看。
      然後次序是Doris, Mary, May, Rita, Susan。
      Doris 和Rita抽到A,她們又一次要脫光了。
      Mary抽到10,她先是把泳衣上截脫下,大方地讓大家欣賞她的圓圓乳房。
      但她沒有把泳衣再穿上,她說:「穿上後一會兒又要再除下,挺麻煩的,都給你們看光啦,出來玩就不怕,不穿啦!」
      Susan抽到J,她先是把泳衣下截脫下,讓大欣賞她的脹脹的陰戶,她的陰毛不多但密。她也沒有把泳衣再穿上,理由跟Mary一樣。
      結果Mary是無上裝,而Susan是無下裝。
      May抽到K,她把泳衣下截脫去,接著她也把把泳衣上截脫下,她說:「橫豎都是一樣。」結果她是全裸。
      我見May這樣,我便把下截泳衣也脫去,我也全裸。
      現在七位女士,五位全裸,一位無上裝,一位無下裝。
      男士們笑逐顏開。
      我說:「今天這樣便宜了男士,我們女士由男士來侍候,讓他們當侍者。」
      一眾女士當然贊成。
      「這個沒問題,但我們摸你們的話,你們不可以拒絕。」Jackson說。
      「為什麼?」我們女士反問。
      「做侍者也要貼士啊!」
      好,正如Mary說:出來玩就不怕,開放吧。結果我們女士也不反對。
      「好吧!但只準摸,其他的都不行。」我說。
      男士們也願意遵守協定。
      於是我們女士要喝什麼吃什麼都由男士拿給我們,我們幾個女士故意使得他們團團轉。
      每當他們拿食物飲品給我們時,他們總愛摸摸我們的乳房或臀部或大腿,有時也會捏捏我們的乳頭。我們也任得他們在我們身上肆意摸弄。
      後來我們在甲板上跳舞,男士摟著我們光脫脫的女士跳舞時,雙手更不停在我們身上遊走。有時真給他們摸得幾乎淫水橫溢。
      跳舞之際,無上裝的Mary和無下裝的Susan,在這種催情的氣氛之下,結果她們也把另一截的泳衣脫去,跟我們五位女士一樣全裸了。
      跳了好一會兒舞,男士提議稍事休息,跟著男的全跳到海中遊泳。
      我心知的,跳舞時老公貼著我,他的反應我也是知道的,甚他的男士也是如此。
      女士有的在甲板上曬太陽,有的也到水中遊泳。
      我在船尾的位置下水,因為是裸體泡浸在海水之中, 全身都感受到海水的清涼味道,很棒的。
      夕陽西沈,我們要結束一天的奇妙旅程。
      回程時,我們七位全裸的美艷豐腴女士,坐在甲板上聊天和享受那和煦的海風。
      當風吹過時,通體清涼,如果你不是裸體,是無法享受那種樂趣的。
      男士則在船的上層,臨高俯視我們女士的裸體。我們的乳房,陰戶,臀腿,全身暴露在藍天之下,也完全暴露在他們的眼底之下。
      我們女士又佻皮地故意擺出各種不同的姿態,讓男士看得眼花瞭亂,也看得他們熱血沸騰。
      至激的是我們七位女士一起仰臥高舉張開的大腿,讓我們女人最神秘的部分,完全暴露無遺地任君觀賞。那種徹底被看透的感覺真令人感到興奮。
      當船快回到維港,我們女士才穿回衣服。由於我的泳衣已丟得一團糟,我也只穿回背心短褲,內裏全真空。
      後來老公告訴我他偷偷拍了我幾張照片。
      我愕然說:「Jackson不是說今次的旅程為保安全,不準拍攝的嗎?要回憶自己在腦中儲存嗎?你……」
      老公說:「當我從水上回到船中,看見你在船尾泡水,很美啊!當時全部的人不是在水中,就是在甲板,我忍不住偷偷回船艙拿相機,快速的拍了幾張,便把相機拿回船艙,我又沒有拍別人,誰叫你那麼美啊!」
      他說完還在我的臉上一摸,往我乳房一捏。但老公給我稱讚,特別甜在心頭的!
      (七)
      一 天,老公告訴我他的一位客人朋友攪了一個性感睡衣派對,邀請我們出席。
      我問老公:「平時我是裸睡的,我穿什麼的睡衣?」
      老公說:「那妳平時是怎樣便怎樣囉。」
      「真的?」
      「真的。」
      唔,有了上次美國之行的經驗,我已不怕什麼了。
      那天,我和老公到了他客人朋友錦繡花園的家裏,有男有女,當中全都是夫婦。
      屋主人Bill是一位三十來歲的高俊先生,女主人Alice,三十歲左右,大眼晴,長頭髮,身材苗條,也是一位美人。
      首先大家都是喝喝酒,吃點東西,唱唱歌。
      不久,Bill宣佈睡衣派對時間開始,大家一個一個到樓上換睡衣出來,所有人只可穿上睡衣,女士不可以穿胸罩。
      先由男士開始,他們很簡單,都是一些短胯背心之類。
      輪到女士,首先是女主人Alice,她穿了一件紫色透視吊帶短睡裙,連內褲都是紫色透視的,陰毛若隱若現,十分性感,裙腳離膝都八吋十吋,暴露整個白皙的大腿。
      大家看見女主人這樣開放,都拍手歡叫。
      接著有幾位女士穿的是傳統及膝睡裙或睡衣褲,但衣料單薄,乳房和臀部的輪廓毫無遮掩地暴露著哩,也有女士穿著胸前蕾花縷空的吊帶背心睡裙,乳溝若隠若現,裙腳離膝五、六吋,展露出半截大腿,也是十分性感哩,坐下時內褲更若隱若現,也很誘人。
      最後到我,我到樓上脫去全部衣裙,全身一絲不掛的回到樓下,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彌住了。
      我豐滿尖挺的乳房,白晢修長的雙腿,渾圓高聳的臀部,濃密的三角地帶,完全在眾人的眼底下一覽無遺。
      「我是裸睡的。」我說。
      男士目不轉睛的打量我完全裸露的肉體,女士則既驚訝又羨慕。
      其他人身上的衣服雖然旣單薄也不多,但都是有點衣服,而只有我是赤條條的在眾人當中,那種感覺與大家都是裸體的又不盡相同。有了上次美國之行的經驗,今次我神色自若了許多。
      眾人都看著我三點全露的裸體,我也很大方地展示自己的身體,沒有遮遮掩掩。
      他們都讚賞我的身材標緻浮突,乳房豐腴,腿美膚白,真是百看不厭。
      後來我在廚房取飲品時,女主人Alice拉著我說:「Cecilia,我真佩服妳的勇氣,能在眾人面前脫光衣服,你有怎樣的感受呢?」
      我說︰「很興奮。你也試過穿得漂漂亮亮在街上走,看著男人那種色迷迷的眼光,會有一種自毫和興奮的感覺,現在這種感覺比那時強十倍也不止。」
      Alice說:「其實呢……我也好想……學……妳……一樣……只是……」
      我說:「妳穿的睡裙也很大膽性感呀,跟裸體都差不多啦。」
      「始終還有衣服穿在身嘛!」
      「只差一點心理而已,索性露一露也無妨呀。」
      「我老公也常這麼說,只是……有我太不習慣……有點尷尬……」她紅著臉低頭說。
      「不要緊,找個機會試一試,慢慢會習慣。」
      我們一起走出廚房,返回廳中。
      這時看見眾人圍在一起,高興地哄鬧著。
      我走老公身邊,眾人的眼光立即落在我的身上。
      「什麼事?」我輕聲問老公。
      「沒什麼,大家閒談著,談到小時候的『猜皇帝』遊戲,大家說不如懷一番,但沒理由真的玩小時間的玩法,大家說猜輸的要罰。」
      「哦,原來如此!那猜輸了罰什麼?」
      Bill說:「這樣的,大家出來玩得性感,看見Cecilia的開放,我們也不要落後啊。」
      他頓了頓,繼續說:「我們玩猜拳,由Raymond做皇帝,Cecilia做皇后。我們男士和Raymond猜拳,三盤兩勝,輸方的太太就要脫去衣服,跟Cecilia一樣了。」
      「如果Raymond 輸了呢?Cecilia沒有得脫啊?」有人問。
      「那就由皇后給予『賞賜』啦。」Bill說。
      「好啊,『賞賜』吃奶!」有人大聲說。
      跟著有人附和。
      我望望老公,他竟聳肩表示無所謂,好像喜歡自己老婆的乳房給人啜一樣。
      「好,就這樣決定。」Bill說。「我是主人,我先和Raymond 猜。」
      結果Bill 連輸兩盤,Alice要脫衣了,她臉也紅了。
      Alice站起來,伸手入裙內把她的內褲脫下來,她提起腳把內褲從腳踝完全褪出來,接著把睡袍的肩帶向兩旁卸下來,往下再一拉,整件睡裙便滑到腳跟,她用腳甩掉睡裙,全身一絲不掛的站在眾人面前,大家的眼睛彌住了。
      Alice身材窈窕,皮膚白晢,雙峰圓滿,陰毛不濃不密,臀圓腿長,男士看得目不轉睛。
      過了好一會兒,大家才醒過來鼓掌。
      接下來,老公有輸有贏,贏了,對方的太太便要脫去睡衣,輸了,我的乳頭不是受罪或是有福,給幾個男人含著乳頭啜了幾次,搞到我乳頭硬突了。
      當中那些最初輸了使太太脫光衣服的男士也繼續猜,他們說如果輸了也讓我老公含他太太的乳頭,為的是要含一含我的乳頭。
      最後所有女士的睡衣都因她的丈夫猜輸而要脫去了,而我的乳頭都給男人含啜了不知幾多次。
      結果全部女士都脫清光了,一眾太太們的裸體被自己的老公及別人的丈夫看得一清二楚,我見男士們的褲襠都有異樣,有幾位太太的臉更泛紅霞。

評分

已有 3 人評分名聲 收起 理由
大尾鱸鰻 + 10 感謝大大分享
草蘆居士 + 10 感謝大大分享
趙靈兒 + 30 感謝大大分享

總評分: 名聲 + 50   查看全部評分

我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麻煩有空點下列網址
在右下角愛心處,抽空送一顆愛心給我喔!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179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