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32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石金水
王子 | 2019-2-12 05:39:01

    腦袋裡不住地想像,該如何才能讓總是正經危座的小貞一起享受魚水交歡的樂
趣。
  其實這個想法在腦海裡盤據已久。為了這一刻,我模擬過無數次該如何脫去她
衣衫的方式,這個冶艷畫面更是讓五指兄弟忙碌了好多回。
  我的小貞不是個喜歡描述自己感覺的人,很多事我必須不斷猜,不斷感覺。這
樣的過程雖然累,但在瞭解她的思考模式後,漸漸地很快便能掌握取悅她的各種方
式和手段。
  記得一次,看她皺眉,問她是不是生氣了?她說不是,但接著又轉過了身。
  我只好繞到她眼前「你明明就在不高興,是不是因為我?」
  這次她的回答更奇怪「不知道。」
  「那就是因為我了啦!好吧!小弟我倒底做錯了什麼?」
  她閉著眼睛不語。
  「該不會是我早上站在你身邊放了一個屁讓你氣到現在吧?」裝傻地摸著頭。
  她彷彿像是忘記剛剛的不悅,突然眼睛瞪的大大「吼!你偷偷在我旁邊放屁,
難怪那麼臭!」之後就又像是沒事一般了。當然我也不會再傻傻的提起。
  這是她可愛的地方,也是我聰明的地方。我們的相處模式是極具智慧的。千萬
不能放任女人的怒火,讓它任意發展,那怕是小小的火苗,都要盡全力撲滅。這是
我奉行的準則。
  她說沒有人像我帶給她那麼多的歡笑過。唔,追女生嘛,在不違反自己原則的
情況下讓讓她有什麼關係。是我錯,我認,這是我的氣度。不是我錯,我也認。事
後,回想起來她不好意思的很,還會對我撒嬌。這時我再跟她說道理,心平氣和的
兩個人才能開誠佈公的說出心裡的話。重點不是輸贏,也不是對錯,而是相處的過
程裡兩個人的價值觀是不是越來越一致。
  出神思考交往以來的種種,以致沒注意原來電視播放的電影,已唱起了片尾曲
。輕輕的,她靠向自己肩膀,抓著我的手越握越緊。才發現是這部引人熱淚的電影
,勾起身旁女主角臉上的濕潤。回過神,看著她梨花帶雨的俏模樣,忍不住輕輕地
吻去她的淚。
  從髮梢天旋地轉地傳來陣陣洗髮精的味道,多麼惹人憐愛的小寶貝呀!緊緊擁
抱給她昏天暗地的熱吻。知道小貞的個性是不可能軟舌輕吐,所以不奢望她會主動
伸出羞怯舌頭。稍微將自己口中的口水吞嚥一下,以免滿是口水引起她的反感。靈
舌鑽進她柔軟雙唇,牙齒輕咬她的下唇吸允著,舌和舌共舞糾纏,吻的小貞是意亂
情迷的不能自己。聽到嚶的一聲,知道她是動情了。
  不安分的手穿過秀髮,鎖骨,偷偷摸摸地來到乳房側緣,手心一點一點的侵佔
整個乳房。也許是尚未除去她的上衣,沈溺在熱情擁吻裡的她竟沒劇烈掙紮。
  這是件好事,暗暗想著。不急於褪去她最後防衛。關去燈的房間,只剩下螢幕
在發光。她想必是個做愛時連燈都不肯開啟的女孩,遑論讓人細細品嚐她害羞的底
下,我想。
  藉著螢幕傳來的微光,看到她緊閉雙眼的睫毛顫抖著。另一手漸漸往下遊移,
太快會勾起她的緊張,太慢會錯失良機。而現在則剛剛好的正是時候,手掌緩慢卻
帶點霸氣摩擦她的大腿。我的體溫很高很熱讓她覺得溫暖安全。
  略到膝上的裙子,已經翻起,白色的內褲若隱若現。隱忍著將她全身脫精光的
衝動,啊!小弟弟腫脹充血的難過。埋頭在她的雙峰之間,鼻子在略顯寬鬆的領口
貼著她的肌膚磨掙。
  「好美,女生的皮膚感覺好白晰滑嫩。」輕輕地說著。
  沒有反應,眼睛依然緊閉。但脹紅的臉,渴望氧氣而不停上下震動的胸脯,似
乎透露著什麼秘密。手從上衣底部入侵摸著胸罩,臉依然緊貼著胸部忘情的擠壓。
  陡然間,將小貞的胸罩推起,雙手代替胸罩完整覆蓋在整個乳房上,嘴同時來
到她的面前,看的出她眼裡滿滿的緊張和訝異,於是急急吻去她的拒絕和不安。我
有點驚奇著這次她回吻的迅速,或許她是這樣掩飾她的害羞吧!
  脫去她的胸罩,無肩帶的很容易就離開了身子。想將她上衣一起脫去,卻遇到
抵擋。
  「唔!不要嘛」雙臂揮動著,拉扯著我的手。
  於是轉換個攻勢,咬起她的耳朵,故意吹氣式的說著「我好想看你的胸部,摸
起來好柔軟唷。」
  避免再度遭遇抗拒,於是拉起她的手放在她尖挺的乳房上遊移,我的手隔著她
的掌心暢行無阻地輕重緩急的揉捏著。漸漸她開始自主地找尋舒服的角度。四指在
乳頭周圍刷動,大拇指按著敏感的乳側邊緣,人果然是會自己追尋性的愉悅。
  在人前這樣的撫摸著自己,這種經驗對她應該也是第一次吧!紅通通的羞怯臉
頰有點怪責我是那個害她如此淫蕩的罪魁禍首。
  隔著內褲感覺到飽滿陰唇下隱藏著秘密,敏感的肉荳濕的出汁。
  抓住我的手不斷喘息著「求求你別繼續了啦,這樣感覺好怪。」
  「什麼感覺?」壞壞帶著笑問。
  「不會講,癢癢的。」癢癢的兩個字簡直已經是從遙遠的天邊小聲傳來。
  聽到她這麼說,會停就有鬼了。在一片濕海裡,更賣力的玩弄肉荳。
  拒絕不了般的,慢慢褪去她的上衣。嘴裡低喃說著不要,泛紅微微顫抖的身體
卻似是同意。抱起全身只剩下潔白內褲的她,將手環落於我的脖子走進房裡。邊親
吻她的耳垂,嘴唇,盡量不讓熱情冷卻。
  臥房裡很黑,僅靠著窗戶外馬路的燈和點點星光照耀著,躺在床上的她第一件
事果然是抓起被子,將自己層層裹住。只好苦笑的撥起肉粽,期待即將到來的可口
美食。棉被底下春光琪霓,卻看不到,只能用手品嚐。埋頭於她纖細的雙腿根部,
隔著底褲舔食著肉荳。
  她緊張的按住我的頭「啊,你在幹什麼?」
  不理,繼續用舌頭貼著肉荳緊壓。
  「不要啦,這裡好髒,底褲人家穿了一整天了。」
  「不會啦,都是妳的味道,好性感。而且因為是妳,一點都不髒。」
  混著淫水和口水的內褲,緊貼著肉荳。「唔唔~~」她腰肢亂顫的小聲淫叫著

  「這樣很舒服吧?放鬆一點。」舌尖在肉荳上不住地轉圈,雙手緊捏她十分具
有彈性的肉臀。
  「內褲濕成這樣,一定很不舒服唷,來!幫你脫下來。」她還沒從亢奮的情緒
回復過來,底下就已經一片清涼。
  「啊~!」赤裸裸犯著春潮的小妹妹,無言的邀請我繼續舔弄。
  「不要啦!你再這樣我要生氣嚕。」對於舔弄下面,她似有著解不開的結,不
肯就是不肯。
  於是我只好順從地離開她濕熱的下面。
  「那我用舔過你下面的舌頭親吻你好不好?」
  「不要啦!」明明就很想要的她卻鼓著塞邦子死命拒絕。
  「可是我現在很想親你耶,那你選擇親你的上面還是下面?」手依舊無恥地玩
弄著濕潤的陰部。
  「那~上面。」
  「你有沒有自己自慰過?老實說~」邊親吻便問著。
  「很噁心耶,怎麼這樣問人家啦!」
  「沒有說不,就是有嚕?」糾纏不清的繼續追問。
  「有過幾次啦!」強烈的逼供下,不善於說謊的她只好回答。
  「那你都怎麼愛撫自己?」抓起她的手放在妹妹上,但她的手卻也只是死魚般
的動都不動。
  「你都是摸這邊,還是那邊?」不放棄地拿著她的手指,刺激陰核的四周。
  慢慢地,有了反應,聲聲嬌喘。
  「你看用手都這麼舒服了,用舔的會更舒服唷!」像是惡魔般的鼓吹她初嚐禁
果的美味。
  迷濛的眼神顯示邏輯思考的終止。「可是那邊是用來上廁所的!」
  「男生的那邊不也是用來上廁所,但也可以讓女生欲仙欲死唷,就好像你的嘴
巴用來吃飯,也用來講話呀!對不對?」
  覺得不對頭,卻又無法反駁我的狡辯,偷偷瞄著自己順從的手指依然聽著我的
手勢滑動著。
  「讓我舔一下嘛,你覺得不舒服我就馬上停止嚕。」裝可愛的哀求著。
  無力抵抗又像是想試試看的,這次她沒有阻止,把握機會的我咻的潛入她甜美
的小穴。賣命的舔弄,帶著勿必要讓她舒服到迷戀上這種感覺的決心。一下肉荳,
一下陰道口,時而舔弄,時而旋轉,時輕時重。因為這是她未嚐人事的初夜,手指
不敢伸的太裡面,只能在穴口逗弄著。
  「舒不舒服?感覺和用手不一樣吧?」沒有回應只有停止不了的嬌喘。
  突然她用力的抓住我的手臂,臉上佈滿著迷惘和渴求。猛烈的將我上身拉近狂
吻著。
  從來也不曾看過一次激動或是大聲說話的她,在我的身子底下展現出和平日截
然不同的風情。原來冷靜如她也有如此熱情的時候。看著眼前的冰山逐漸瓦解,烈
火燃燒著我的慾望。這是一種帶著征服獵物的快感。
  「怎麼了?不舒服嗎?那我停止好了。」帶著調笑的眼神。在她濕黏的陰戶甩
著陰莖磨來磨去。
  「很癢耶。」她那不敢直視我的哀求眼神,越發勾起我想淩虐她的衝動。
  「哪裡很癢?不說清楚我要停止嚕!」命令的語氣,不容拒絕。
  「你很討厭耶,,,裡面啦!」看著快發火的她,不敢再挑逗,乖乖提起槍準
備擦槍走火一番。
  「一開始會痛唷,忍一下!」確定穴口有足夠的愛液,並將愛液沾滿硬挺的陽
具,猛力卻儘量不插得太深的送進去,與其慢慢一點一點地磨還不如痛一下會好一
點。
  「嗚嗚,好痛啦!」因為疼痛而硬深深地將手指掐入我的肩膀,神經傳來火辣
辣的感覺,那是一種屬於甜蜜的疼痛,藉此我彷彿能分擔起她的疼。
  看著痛得全身抽蓄冒汗的她,憐惜的抱著,開始親吻,愛撫著乳房,盡量轉移
她的注意力。埋在深深陰道裡的陽具,緊緊的被包圍著。
  不敢大力抽動,先小力的進出讓她習慣我的雄偉。
  「乖唷,過一會兒就沒那麼疼了,別哭別哭,親親小寶貝...」像安撫小鬼
似的。一邊抱著她輕輕插動,一邊不斷地安撫著。
  漸漸地,可以感受到底下傳來的濕潤,陰道也稍微鬆弛了一點點,於是開始了
淺淺的快速抽插,一邊用手輕輕地摩擦陰核。
  小貞的聲音開始浪起來,忍不住用力一頂,她居然忘情地大聲淫叫。
  「你叫起來好淫蕩好性感,再叫大聲一點。」底下傳來噗嗤的聲音,架起她的
雙腿在我的肩膀上,讓我倆結合的位置清楚的呈現在她的眼前。
  「你看,我正在幹你的小妹妹唷。噗嗤噗嗤的,全部吞進去了耶!」
  她那種不敢正視我的模樣,害我差點忍不住要射了出來。但不想拔出來讓小弟
弟冷卻,怕她還沒習慣再度插進去的感覺。只好放慢速度磨了起來。
  「我快高潮了唷,貞,和我一起高潮好不好?」
  她瞇著眼睛看著我小聲回應著。
  於是我快速而大力的抽插著,每一下都很深。
  「我要來囉,你來了沒?」「你要說唷,不然我不停止唷。」
  她連聲音也沒的,像是憋著氣般的,好不容易地用力擠出幾個顫抖的字。
  「啊啊,好舒服。」我停止抽動,享受著陰道傳來的陣陣抽蓄。故意抖動著我
的陰莖,讓它在陰道裡彈跳著。
  每一下,彷彿有電流過她的身體,讓她抽蓄著。
  我又慢慢抽插起來,她帶著困惑「你不是已經來了嗎?」
  「騙你的,讓你先高潮一次,我再來。」
  「壞蛋!」嬌喘著搥著我的胸前。抓起她纖細的手腕按於床上,不容反抗地再
次猛烈襲擊。
  一次又一次的抽送到底,她咬著我的肩膀,我的耳邊傳來她不住地呻吟。
  終於將很多很多的精子猛烈的送進她的花心,我嘶吼著。
  不急著拔出,捨不得這麼快切斷我倆之間的連結,雖然我的重量對她有點沈重
,她卻也緊巴著不放。
  我再度親吻著她「剛剛你辛苦了,第一次可能沒想像中的那麼舒服,以後會讓
你更舒服的!」
  「可是你剛剛射在裡面耶!那萬一我懷孕怎麼辦?」小真擔心的快要哭了出來

  「對不起唷!因為你是第一次我怕你會痛,而且說真的我捨不得帶套套,但我
有幫你算安全期唷,今天是月經結束的第二天,所以你放心,以後我會帶套套的啦
!」
  「算你識相。」兇狠地捏了我一把。
  又像是想起什麼一般地。「吼,原來你是有預謀想跟人家愛愛唷!」
  面對一個想殺人的表情當然不敢說出實話,只能說「才不是啦,你每次月經來
都痛的想殺人,當然會記一下什麼時候我要把皮繃緊一點,才不會自討苦吃壓。」
  看來這個答案令小貞頗為滿意,「你先躺著別動唷。」我起身拿起毛巾沖了熱
水,回到小貞身邊,擦拭了起來。
  低頭親了親紅紅腫腫的小妹妹,認真的對小妹妹說「剛剛你受苦了。」
  她笑了起來。
====================================
                              
                                全文完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3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