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10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bin770204
侯爵 | 2019-2-12 08:46:32

走進了內裡的花園,已經聽到流動電話的按鍵聲,我即用手撥過去,把佘詩曼的流動電話打落地上,佘詩曼嚇得縮在一角,我就把她揍出來。

「救命啊,不要傷害我,你要錢的話,我可以給你。」

「嘿!妳剛在想報警嗎?」

佘詩曼坐在地上叫喊:「呀……不……不不不……不敢……我可以給你錢,你拿了後就珍沒有人快走吧……」

我在想,佘詩曼她說得對,現在都差不多零晨兩、三點了,應該沒什麼人在,趁機會走吧……等等……如果沒有其他人,不如……我下了決心,就對著佘詩曼奸笑起來。


佘詩曼也察覺到我的神色不對頭,身體不斷往後移,當她看見我把衣服脫去時,花容失色,尖叫起來:「你你你……你想怎樣?不要走過來。」

「嘿嘿嘿,我想怎樣?我想強姦妳!」

「不要啊!你要我……我做什麼也可以……但請不要碰我……」

我繼續奸笑:「是嗎?那好吧,妳自慰給我看!」

「什麼……」

「快啊!否則由本大爺來幹妳!」我大喝一聲,佘詩曼不敢不聽話;為了取悅面前的男人,對自己不會有進一步行動,佘詩曼惟有作出一點犧牲;她一邊難為地望著我,一邊伸手進裙內,我便裝作不高興地罵:「我完全看不見妳的動作,快抽起裙,張開大脾,讓我看個清楚!」


「不要呀 ~~~」佘詩曼在哀求;不過我卻懶理,繼續恐嚇她:「不做嗎?那麼又大爺親自出馬!」

「我做,我做!」坐在地上的佘詩曼即時張開大脾,一手抓起古裝的紡裙,一手伸進內褲內摸,只見她並沒有大力掏摸,畢竟在陌生男子面前,還要被人恐嚇著,佘詩曼當然沒有任何興奮。


不過我卻看得入神,看著佘詩曼含羞的側著臉,她漂亮的臉蛋通紅,我已經一股衝動撲上去吻她,加上她露出光滑的大腿,深深吸引著我,我再忍不住上前,扯著她的頭髮,把她拉起,對她說:「自慰不是這樣的,我來教妳!」


「不要!啊呀……嘩嘩嘩!」被我壓坐在木欄上,用手侵入她的下體,佘詩曼痛得大叫;我一手攪著她,另一手在她內褲內,抓住她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插入她自己的陰道,佘詩曼痛得即時縮手,反緊抓著我的手,不過我的手指已經取而代之插入了她的陰道,手指不停前後地撩。


「啊啊呀 ~~~ 痛啊!不要插!啊啊啊呀 ~~~ 好痛啊……啊啊啊……」

我就在佘詩曼耳邊吹氣,佘詩曼受不了身體震了一震;而我的手指指甲早已不停在她的陰道肉壁上掘,佘詩曼既痛又刺激,我再用兩隻手指撐著她的陰唇,手指連環在內碰撞她的陰核,佘詩曼呼呼喘氣,陰液開始分泌出來,沿著我的手指往外流出。


再對佘詩曼的「豆豆」進行攻擊,即飛快地把手指抽出,佘詩曼淫叫了幾聲,陰道內的一陣陣空洞感使愛液擠出,噴了出來,我就對佘詩曼她說:「妳要繼續爽的話,就再好好地幹一次給我看!」就把她的內褲扯脫。


佘詩曼忍不了被我挑起的性慾,即時雙手都伸往陰部,右手伸往陰道,手指在自己陰道內找尋剛才快感來源的陰核,另外左手卻在掏摸自己大脾兩側的細皮嫩肉,她像是忘記了我的存在,閉上眼享受自慰的樂趣;我看著佘詩曼她臉紅透了的,張口呻吟,再聞一聞手指上沾染她的密汁,真是「指甲留香」。


既然佘詩曼這古裝美人已經墮入性慾中不能自拔,那麼就要她為我吹簫;我把自己身上最後的內褲脫去,把佘詩曼拉上來,她跪在我面前,我的陽具已經映在她面前,我對她說:「快把我的陽具含著!」


佘詩曼有一點猶疑,不過我就把寶貝塞入她的口腔中,她最後的一點矜持也一掃而空了,她的頭不停主動前後地擺,有時舌頭在肉棒上來回舔著,有時則用嘴唇輕輕吻弄我的龜頭,令我興奮不已。


「嗯嗯……嗯……啊啊啊呀!」

佘詩曼一時停下手沒有自慰,我就用鞋頭頂上她的陰唇,佘詩曼刺激得甩開我的陽具在叫,我也停下動作,佘詩曼叫道:「不要停!不要停!快玩我!玩死我!我要刺激!」


「那麼妳也別下來吧!」

佘詩曼即時雙手握著我的陽具,「弟弟」再次在她口中活躍起來;見佘詩曼她這麼聽話,我就繼續給她爽爽,用鞋面磨擦佘詩曼的陰唇,交叉摺疊的鞋帶與粗糙的皮布,使鞋面凹凸不平,這樣的被刺激著,佘詩曼眉頭也皺了,還強忍著為我口交;我只覺到,佘詩曼的分泌不斷流到我的鞋上,鞋與襪也濕透了。


佘詩曼除了用口為我的陽具服務外,雙手也在搓我的棒子,甚至手指挑逗我的「蛋蛋」,那裡佈滿男性的神經線,被佘詩曼撫弄幾下,我就不能再忍,雙手抓著佘詩曼的頭,陽具在她喉嚨處,即時射出又濃又濁的精,佘詩曼「嗯!」的一聲,我的精液就灌進了她體內;我把陽具抽出,要佘詩曼把我全部精華喝下,佘詩曼也照做,不過還是有少許從口角流出。


雖然在佘詩曼口裡射了一次,不過我還未滿足,隨即將佘詩曼返轉身,要她趴在地上,我就在她後面,陽具就在她的陰唇上磨,佘詩曼又呻吟起來,陰道源源不絕的流出愛液,減少我倆性具磨擦的阻力,而我的手也沒有閒著,從後就亂摸佘詩曼的胸脯,她的古裝與肚兜都被我扯得零碎。


「咦 ~~~
妳拍古裝戲的嘛,戴什麼胸圍!」即時把佘詩曼的胸圍解開,兩個乳罩跌下,佘詩曼她的乳房也彈出,我雙手各抓她一邊奶子,已經感到她的乳頭漲得硬硬的,我每捏佘詩曼的乳頭一下,她都「啊呀」地叫,我索性壓下,雙手就搓她手感非常的雙乳。


「啊啊啊呀……繼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邊把弄佘詩曼的奶奶,陽具已經直接插入她的陰道;佘詩曼的陰道濕而窄,是未被開發的淫洞,要好好為她開苞,便把佘詩曼拉起,站立式的體位,我可以更有力、更效衝插佘詩曼的陰道;我的陽具如開礦的電鑽鑽進,佘詩曼的肉壁不斷排擠,卻不斷把快感傳上她的大腦,再傳至全身,終於被我插至她的子宮口。

「好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呀……」

攻入了佘詩曼的洞穴,再不停前後抽插,用「五淺一深」的頻率調教她剛剛好,佘詩曼用盡全身力氣在下體承受刺激,上身乏力,勉強雙手抓著膝蓋支撐身體,我便抓住她的腰,加快速度抽插,甚至因我的下身撞上佘詩曼的屁股而發出「啪啪」聲,如此激烈下,佘詩曼只有淫叫和應。


「啊啊啊啊……好……啊啊啊……我啊……啊啊呀……我洩……啊啊啊啊啊……」

大量精液噴射進佘詩曼的子宮內,衝擊力更使佘詩曼不停打震;當我把陽具抽離時,佘詩曼幾乎昏倒在地上……

我讓佘詩曼休息一會後,就著手準備攻擊她的後庭;我先把佘詩曼拉起,我自己坐在地上,要佘詩曼坐在我前面,佘詩曼無力地倚在我懷中,我卻古惑地把她的流動電話較至震動模式,在她陰唇上震動,佘詩曼的慾火再次燃起,呻吟起來,我就乘機用另一隻手掏摸佘詩曼的乳房。


佘詩曼再次興奮起來,我的頭在她腋下伸前,她只是攬著我的頭,另一手已經拉起身上剩下的碎布,方便我舔她的乳頭,她另一邊乳房已經在我掌心中,手不斷握緊放鬆,佘詩曼就不斷張口地叫。


舔玩了佘詩曼的乳房一遍,我就把震動中的流動電話塞入她的陰道,佘詩曼她的電話雖然細細部,而且震動度不及我的陽具,但這冰冷的機器反而使佘詩曼得不到全面的刺激,搔不著癢處,使她更難受,令佘詩曼大停亂叫:「啊!幹我!再幹我!求求你……啊呀……再狠狠幹我!」


聽到佘詩曼的哀求,我坐好位置,把她身體移前少許,我的「弟弟」就插進佘詩曼的屁道,佘詩曼哇哇大叫幾聲,又即時叫爽;她整個人坐下,在她兩個肉團中間,陽具插得更深,佘詩曼刺激不已,主動地上下擺動身體,口中亂叫,雙手卻操控著陰道的流動電話,抽前抽後,務求增加刺激。


「啊啊啊!啊啊啊呀 ~~~」

我的雙手就從後再抓佘詩曼搖晃的乳房,不過佘詩曼已經無閒理會,身體上下、左右、前後都傳來刺激,身體擺動越來越快,最後足以使我要再射一次。

「我要射了!」

「射吧……啊啊啊……我也洩啦……啊啊……我爽……啊啊啊啊啊!」

及時把佘詩曼身體抽起,陽具像噴泉般把精液噴射至佘詩曼全身,甚至面上、頭髮也沾上,而佘詩曼陰道的電話也被她分泌的淫水迫出來,佘詩曼的陰道如失去酒塞的酒瓶一樣,愛液灑到一地皆是……


太陽漸漸升起,離遠石屋的火警差不多救熄,我威脅佘詩曼去取衣服和車,一同離開,不從的話就把她今晚的事公開,佘詩曼她不敢有異議;一路上,警方也設置了路障,不過警察見了是佘詩曼在車內,也禮貌地放過我們,我得以逃離清水灣。
小弟正在  申請好市民勳章  希望各位論壇朋友幫忙小弟早日完成,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1901-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