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不倫戀情]

沖突

[複製連接]
查看: 56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3 05:31:19

這是一部奇怪的小說!母親視角下的綠母小說,兒子並不知道自己被綠的綠
母小說。

  另外,有許多朋友說翻譯小說帶入感不強,我也想過是否自己應該把翻譯的
角色名改成中國人名,但這樣做的後果是許多情節就亂套了,譬如吻面這樣在西
方很平常的禮節,在中文小說里是很少出現的,為了合理性那只好刪減。另外,
譬如外貌描寫,房屋的結構等等吧,都得修改,否則會很不協調,那翻譯的工作
量無疑會大增,我就有點兒力不從心了。不過還是看大家的想法如何,如果大家
強烈要求的話,我會在下部小說中適當做出改變。


                第一章

  萊斯利坐在教室的後面,神情專註地看著正在被老師大聲訓斥的馬克。盡管
她不願承認,但她發現馬克粗魯、咄咄逼人的性格非常的吸引她。雖然還只是高
中生,但他的肌肉已經很發達,身體也非常結實。像往常一樣,馬克開始回嘴反
駁老師了,同樣地,她也開始性奮了。

  25年後的一天,劉易斯正走在學校的走廊上,突然後背被人猛的推了一下,
他摔了出去,差點臉朝地來了個狗吃屎。他四肢著地,灰頭土臉地站起來,轉過
身去看攻擊他的人,其實不用看就知道是斯圖亞特。劉易斯知道事情還沒完,果
然斯圖亞特的一個拳頭就揮了過來,打到了他的胸口下,他不禁疼得彎下腰去。

  面對這個體格健壯的男孩,他沒有表現出任何想要反抗的意願。斯圖亞特在
離開前又打了他一拳,這次是在臉上。劉易斯感覺身體上和精神上都受到了傷害,
但他無能為力,最後只能怯生生地走到公共汽車站,乘公共汽車回了家。

  「劉易斯?你眼睛怎麼了?」,萊斯利看著劉易斯右眼上的淤青問道。

  「哦,呃,沒什麼,媽,我,呃,剛才不小心磕到……門框上了。」

  萊斯利完全不相信她兒子的解釋,他在「磕到」和「門」之間的很小聲但很
卻明顯的抽泣聲更加重了她的擔心。

  「劉易斯,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兒」。

  「是,是,是斯圖亞特。」

  「又是他?劉易斯,這次我真得和他父母談談了,簡直欺人太甚。既然學校
沒有辦法處理好,那我親自處理,你們已經高三了,他的行為我實在無法容忍下
去了。」

  萊斯利給學校的其他幾位家長打了個電話,問到了斯圖爾特的家庭住址。她
打算親自去和斯圖亞特的父母談談,她已經厭倦了這個男孩不斷地對他兒子的霸
淩行為。另外,雖然萊斯利對男孩斯圖亞特很氣憤,但她對劉易斯不能解決自己
的問題也感到惱火。她真沒想到他都這麼大了,除了要向學校投訴外,她還不得
不親自出面去和霸淩者的父母對話。

  其實她很了解自己的兒子,和他的父親一樣,聰明絕頂,但在生理和心理上
都有一點軟弱。事實上,劉易斯的父親馬爾科姆的性格與萊斯利十幾歲時的暗戀
對象是完全相反的。她在學校時一直很害羞和膽小,所以她從來也沒有鼓足勇氣
去主動尋求那些「學校霸王」的註意。等到她的自信趕上她開始綻放的容顏時,
她已經和馬爾科姆在一起了。不過,她總覺得和他安定下來是件好事,因為她調
查過自己過去的那些性幻想對象,她發現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沒能過上體面的生活。

  馬克,那個她在學校里迷戀了三年的男孩,直到35歲時還一直住在家里,那
時他是當地一家超市的普通店員。她對他最後的記憶是他的身材仍然保持得很好。

  萊斯利給她44歲的苗條身體上套上了一件黑色的長外套,從領子里拽出了齊
肩的棕色卷發。那是一個溫暖的十月傍晚,但她出門前還是戴上了一副手套。在
啟動雷克薩斯之前,萊斯利對著後視鏡檢查了下自己的臉。然後她稍微側臉,用
淡褐色的眼睛仔細端詳著她那精致秀氣的鼻子和勻稱的嘴唇。她突然記起自己要
去的地方,馬上停止了這一系列下意識的動作,轉動鑰匙將車點著了火。

  在車上的衛星導航系統的指示下,萊斯利開到了沃倫家外面,嘟的一聲,表
示她到了,隨後是電腦模擬的人聲發出到達目的地的指令。萊斯利花了一分鐘的
時間來確定自己是否冷靜下來,她走下車,踩著黑色高跟鞋噔噔噔地走上水泥便
道。一陣風吹來,她感到一陣寒意,尤其是她現在還光著雙腿。

  萊斯利按響了門鈴,隨後把雙臂交叉在胸前,下意識地想向開門的人表達自
己的不滿。她等了幾秒鐘,意識到車道是空的,這意味著可能現在屋里沒人。當
她正要轉身離開時,她聽到里面傳來了腳步聲。

  門打開了。迎接她的是一個十幾歲的男孩,穿著t 恤和稍微寬松的牛仔褲。

  這個男孩讓她立刻想到了馬克。肌肉發達,尤其是胸部周圍的肌肉,淩亂的
黑發,結實的下巴,所有這些特征都吸引著曾經年少的她。

  「你找誰?」男孩在發現萊斯利沈默著並不說話後不耐煩地問道。他的語氣
有點粗魯,聲音有點粗,又有點像馬克。

  「哦,對不起,」萊斯利說,聲音竟然帶著點愉悅,她甚至連雙臂都忘記交
叉了,「我找沃倫先生或沃倫太太,我是萊斯利·沃特金斯。」

  「我是斯圖亞特,我媽媽剛出去,我爸爸不住在這里,其實我媽媽就是去看
他了。她說得兩個多小時才能回來。」

  他就是斯圖亞特,萊斯利先是有點僵住了,然後一臉嚴肅地看向斯圖亞特。

  她算上鞋跟的身高也只有5 英尺9 英寸,而斯圖亞特看起來有6 英尺高,但
即使如此,萊斯利看起來也很嚇人。

  「啊…那更好。我就是來和你父母談談你的。你介意我進來嗎?」

  「呃,你確定?」

  兩人穿過走廊,徑直走進客廳,房間看起來有點不是那麼整潔,地毯肯定很
久沒有吸塵了。萊斯利坐在一張雙座沙發上,斯圖亞特面對著她,坐在一張椅子
的扶手上。萊斯利翹著二郎腿,當她意識到她那一雙細長嫩白的雙腿完全暴露在
斯圖亞特眼前時,她往下拉了拉外套里面穿的裙子,但因為裙子長度在她站著的
時候才到大腿中間,所以幫助不大。

  「那麼,呃,有什麼事嗎,呃,麗莎?」

  「是萊斯利,不過你可以叫我沃特金斯太太。」

  「哦,等一下…沃特金斯……你不會是劉易斯的媽媽吧?」

  「事實上我就是,從你的反應我想你知道我為什麼在這里。我很清楚你在口
頭上和身體上霸淩我的兒子,我真的很想跟你的父母討論一下,但既然見了你,
我想我只能將就這件事先和你談談了。」

  「我父母分居了,我媽剛才出去——好像他們在討論離婚什麼的,沃特金斯
太太。」他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至於說我霸淩劉易斯,那完全是胡說八
道。」

  「他今天回家時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他說你打了他。」

  「他這麼說了?我真的只是和他開玩笑,或許我做過頭了,但我真不是故意
的。嗯,這樣如何?如果你不把我父母牽扯進來,我就保證再也不招惹你的兒子。

  我父母他們現在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我實在不想再打擾他們了。「

  「事情就這麼簡單?」

  「本來就不複雜,我看起來像壞人嗎?我真不是故意要欺負劉易斯的。」

  「既然如此,那我相信你這次,也很高興你向我澄清了這個誤會,」萊斯利
說,心想斯圖爾特剛才講得可能是一派胡言,但只要他保持友好的態度,她也會
一直面含微笑。

  斯圖亞特為萊斯利打開前門,伸出手來。

            萊斯利握住他伸出來的手

  「很高興見到你,沃特金斯太太,也很抱歉是在這種糟糕的情況下和您見面,」

  斯圖亞特說。這一次,他的「沃特金斯太太」叫得好像更加真誠了。萊斯利
出人意料地向前吻了吻斯圖亞特的臉頰,他須後水的香味在她鼻子里愉快地逗留
了一會兒。

  為了避免尷尬,她很真摯地說:「我也為你的父母的事感到難過。」她拍了
拍他的胳膊,感受到他的強壯的二頭肌,讓她不禁渾身一顫。

  回到車里,萊斯利發現自己竟然性奮了。她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因為剛才
她想到了馬克造成的,畢竟馬克是她高中三年的性幻想對象,被性幻想對象挑撥
起情欲有什麼大不了的,哪個女人沒有過類似的經歷?她寬慰著自己。但當她開
車離開時,她註意到斯圖亞特那雙棕色的眼睛在她的幻想世界中註視著她。

  星期四晚上,也就是萊斯利去見斯圖亞特的兩天後。萊斯利在看電視;她在
一家銀行有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但工作時間很短,從早上九點到下午兩點,這
樣可以保證在孩子們放學回來的時候她就已經在家了。如往常一樣,凱蒂先乘校
車回來了;她比她哥哥早半小時放學。母女倆就一起看著電視,不久門又開了。

  萊斯利聽到她的大兒子走進走廊,她走過去迎接他。

  「劉易斯…」她立刻註意到他笨拙的步態,便問他:「你為什麼一瘸一拐的?」

  「哦,我,」劉易斯停頓了一下,「我,呃,受傷了。」

  「怎麼受傷的?」

  「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劉易斯,我不傻。別騙我!」

  她甚至沒等劉易斯確認他確實是被霸淩了,還是真像他自己說的,只是不小
心摔了一跤。萊斯利沖上樓,然後連她自己都沒弄明白她為何如此,她脫掉了她
上班穿的套裝,換上了一件連衣裙。

  然後她脫下了緊身褲襪,她模模糊糊地覺得這條褲襪和她的藍色連衣裙不是
那麼的搭配。她想了想,覺得這件露出胸口,胳膊和大腿的裙子很適合她穿著去
再一次面對欺負兒子的惡霸。

  事實上,她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穿的是什麼,她只是在想她要對斯圖亞特說什
麼,還有他的父母在哪里。然而,這次與她上次去的心情還是有很大的不同,這
一次她幾乎帶著一絲像少女一樣的期待,而不僅僅是上次那種純粹的憤怒。臨走
前,她讓兒子照看好妹妹,然後憤怒地關上了房門。

  萊斯利使勁地摁著沃倫家的門鈴,不一會兒,斯圖亞特就從里面打開了房門,
他看上去一臉困惑。

  「啊,你好,沃特金斯太太,」斯圖亞特招呼道,他的眼睛飛快地往下看了
看萊斯利的修長白皙的雙腿,和蹬著一雙高跟鞋的玉足。

  「你媽媽在哪兒?」

  「她去布里斯托爾了,周末去看我阿姨。我本來應該和我爸呆在一起的,但
是我告訴他在他那里很無聊,所以現在就我一個人呆在家里。」

  「那好,我們進去談。」

  剛開始斯圖亞特似乎想要爭辯什麼,但他最終沒有說出口。他們走進客廳,
像上一次一樣,面對面地坐著。

  「你向我保證過,用你的原話說,你會『不招惹我的兒子』。」

  「沃特金斯太太,是他先動手的。」

  「哈,對不起,你這話我無法相信,他是一瘸一拐回家的。」

  「我說的是實話,我跟他說你上次來我家,我發現你很漂亮性感,他就生氣
了。」

  她反駁道,「這麼聽起來好像是你先挑頭的。」

  「我沒說其它的,只是說您性感火辣。他似乎不喜歡別人說你漂亮。所以他
就開始侮辱我。然後我,可能,踢了他。」

  「你覺得我很性感?」她反問道,試圖讓自己的話聽起來很憤怒,但她意識
到其實這句話聽起來更像是受寵若驚,但她拒絕承認這一點。馬上,她的語氣變
得嚴厲,說道:「我是說你踢了他?還說不是你打了人?」為了加強她的不滿,
萊斯利站了起來,看起來咄咄逼人。作為回應,斯圖亞特也站了起來,盡管他比
她高,他看起來似乎還是有點緊張。

  「當然。看看你這雙腿,你絕對是個讓任何人都會心動的女人。很不幸,你
的兒子不能接受這一點,因此他身上有幾處瘀傷是他自找的。」

  萊斯利的思緒飄回到了她曾經被邀請參加的唯一一次「很酷的派對」上。馬
克最好的朋友正在和萊斯利的朋友奧利維亞談戀愛,所以她也跟著去了。奧利維
亞已經聽萊斯利說馬克的事好幾個月了,再加上奧利維亞有點醉了,就想把這件
事告訴馬克。他們在廚房,萊斯利就一直在門外偷聽。

  「她很性感呀,」馬克說,沒有意識萊斯利是多麼高興聽到他說這句話,
「盡管她有點太文靜了。她也參加這個派對了,是吧?」

  她大步走進廚房想去主動勾引他,但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做。她退縮
了,就假裝要從冰箱里拿些飲料喝。那天晚上馬克和艾莉接了吻並維持了八個月
的戀愛關系。萊斯利突然從記憶中清醒過來,她看著斯圖亞特,這次她不想太文
靜了。萊斯利解開外套的扣子,大步向前,徑直走向斯圖亞特。他嚇了一大跳,
像只兔子站在了車燈前。萊斯利的外套掉在地上,她用力把斯圖亞特推坐到他身
後的扶手椅上。

  他所能想象到的最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她微微張開嘴唇,壓在斯圖亞特
的唇上。她對他所有的憤怒和不滿都演變成了猛烈的激情,情欲完全控制著她的
身體。萊斯利靠在坐著的斯圖亞特身上,忘情地舔吸著斯圖亞特的舌頭。他也從
最初的疑惑中反應過來,同樣地熱情回吻著這個美麗的人婦。

  「你的臥室在哪,帶我上你的床上去。操我,我現在就想被你操。」

  萊斯利給「操」這個字加了重音,好像這個下流的字讓她和霸淩兒子的人發
生性關系更加的刺激。斯圖亞特站起來,萊斯利握著他的手。在彼此強烈的情欲
驅使下,他們相差二十多年的年齡差距變得無關緊要;。他們手牽手爬上樓梯,
來到樓上,向右拐進了斯圖亞特的臥室。萊斯利看到那張單人床,立即表達了不
滿。

  「這床太小了,我要一張雙人床。」她說著,用力把斯圖亞特推到門框上,
將舌頭伸進他的口腔。

  「帶我去你媽媽的床上。」她在說話之間停頓了一下,用溫潤的舌尖舔著男
孩的嘴唇。在那次派對之後的幾個月里,她每天晚上都在幻想和手淫,想象著馬
克把她扔到一張大床上,把他的雞吧塞進她的嘴里,告訴所有人她是學校里最會
舔雞吧的人,而不是那個婊子艾莉。在她的幻想中,馬克和萊斯利整整幹了一夜,
精液填滿了她的陰道,最後他們倆一起暈了過去。

  他一聲不響地把她領進隔壁的房間,帶著被壓抑已久的性欲,她知道現在是
時候讓這個性幻想成真了。她用力把斯圖亞特推倒在他媽媽的床上,然後,這個
兩個孩子的中年母親突然向他撲來。她兩腿叉開,小腿擱在他的大腿兩側,臀部
微微翹起,乳房緊緊貼在他的胸前,熱情地吻著他。她的身體隨著他們舌頭在對
方嘴里的節奏在他的身體上輕輕地上下滑動。她的手從撫弄他的頭發慢慢滑到他
的腰上,她的嘴唇也緩緩的離開了他,她坐了起來,看上去是那麼的誘人,她迅
速解開他牛仔褲上的紐扣,拉開了拉鏈。

  萊斯利從床上滑下來,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這個比她年輕得多的情人,把他的
褲子拉到他的膝蓋下面。瞬間之後,她又扯下了斯圖亞特的襪子,拽下他的四角
褲,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勃起的雞吧就完全暴露在她的面前。雖然不是特別長或
特別粗,但萊斯利仍然被斯圖亞特的雞吧迷住了,還沒有把他的衣服完全脫掉,
她就急不可待地撲向他的堅硬,最先接觸它的是她的嘴。

  雞吧撥開她濕潤的嘴唇,插進了她溫暖的口中,斯圖亞特的龜頭進入萊斯利
的喉嚨深處,刺激她有了嘔吐的反應,她不得將雞吧退出一點。她把他的包皮吸
到粉紅色的陰莖頭上,然後用右手握住濕潤的陰莖。快速地擼動了幾下。萊斯利
用嘴唇包住牙齒,緊緊咬住斯圖亞特陰囊的底部,輕輕一扯,把陰囊的皮膚拉了
起來。她又舔向他的左側睪丸,把它吸進嘴里。舌尖來回舔著他的陰囊袋。當她
轉向吸裹另一個睪丸時,她往後伸手拉開了她裙子背後的拉鏈,往下一拉,露出
了她赤裸的乳房。

  等到裙子被萊斯利拉到她跪著的膝蓋下時,她已經把另一個睪丸吸進了嘴里。

  這時她才想起,她這次來沃倫家,裙子內只穿了一條黑色花邊丁字褲,這是
她除了鞋子以外,現在她唯一還穿著的衣物。

  這四十多年來,她的身材一直保養得很好,但歲月無情,仍不可避免地在他
身體的某些地方顯出了她的年齡。她的乳房在給孩子們餵奶後變大了些,現在已
經是略顯凹陷的扁平形狀,不再像年輕時那樣俏挺、彈性十足了。但即使如此,
它們仍然迷人,離徹底喪失吸引力還有相當長的時間。她的小腹在過去是完全平
坦的,但是兩個孩子的出生和緩慢的新陳代謝使她的腹部有了並不是很明顯的褶
皺。她的陰毛只做了簡單的修剪,所以在她丁字褲的側面仍露出了大片的陰毛。

  斯圖亞特此時躺在床上,他唯一能看到的暴露萊斯利年紀的是她肩膀和胳膊
上的雀斑,還有她眼睛和嘴巴周圍的些微皺紋。她的「醜小鴨」童年促使她一直
沒有間斷在健身房的鍛煉,加上她平常註意飲食和昂貴的皮膚保養終於在現在獲
得了回報。盡管已經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人,但她仍將一個十幾歲少年的性
具變得如鋼鐵般堅硬。

  萊斯利把斯圖亞特的陰莖平推到他的肚子上,開始上下舔舐他的陰莖,不時
地還將他的陰囊吸進嘴里。她脫下他的牛仔褲和短褲,讓他腰部以下完全的赤裸,
當她再次把他的陰莖放進嘴里時,斯圖亞特快速脫掉了他的T 恤。萊斯利用嘴溫
柔地含住這根堅硬的肉棒,她伸出右手,拉著她的丁字褲,一直褪到她的高跟鞋
上,然後用雙手脫下丁字褲,最後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捏著小內褲的細繩。

  萊斯利提起她的小內褲,直到和她的頭平齊,然後像做表演一樣,她用力把
它扔到了臥室最右邊的角落里。現在,除了一雙藍色高跟鞋外,她已經一絲不掛。

  而這雙高跟鞋也只是有一條帶子系在她的腳趾上和腳後跟後面。此時她的嘴
仍然含著他堅挺的陰莖,她將頭慢慢的上下移動,舔起陰莖來

  這是她幾周來第一次口交,可能也是她近一年多來時間最長的一次。當她發
現斯圖亞特的手放在她的後腦勺上時,她的下巴頓時感受到了壓力。她的丈夫在
他們的早期性生活時做過幾次這樣的事,她為此狠狠地罵了他一頓。她可以為他
做一些親密的事,比如讓他的性器官進入她的嘴里,但她不喜歡他的粗暴和控制。

  但此時當斯圖亞特對她做著同樣的事時,她沒有暴怒,沒有生氣,連埋怨都
沒有,甚至還有些高興他這麼做。他的右手現在緊緊抓住她的後頸,而他的左手
抓住她一把頭發,慢慢一圈圈將頭發纏繞住他的手,直到他把手放在她的頭皮上。

  他把她的頭拉向他的盆骨,同時他開始向上猛烈快速地挺動他的臀部,他的
陰莖直接深入到了萊斯利的喉嚨深處。每次他的龜頭口碰到她的舌根時,她都僅
能勉強抑制住嘔吐的反射,實際上,她很享受他粗暴的對待。她想這就是為什麼
她會在這里的原因;這是她原始欲望的釋放。她到這里不是想要個男朋友或丈夫;
她希望被人控制、支配和玩弄。她只是想成為他的玩具。

  她緊張地把雙手放在他的髖上,偶爾向後推來緩解他過於強力的插入,但大
部分時候,她只是跟隨著他的節奏。口水在她的下巴上和陰莖上閃閃發光,在某
種程度上成為陰莖進出她口腔的潤滑。萊斯利在嘔吐或嘔吐的邊緣保持著微妙的
平衡至少有兩分鐘,就在這時,她感到溫暖、鹹鹹的精液猛烈地在她的喉嚨內噴
發。她勉強吞下了大約一半的精液,本能的想要推開他,但頭幾秒鐘斯圖亞特把
她抓得更緊了,最終他還是松開了他的手。她感到他粗大的、黏糊糊的,逐年變
軟的雞吧從她嘴里抽了出去。

  「給我幾分鐘,我硬了之後就操你,」斯圖亞特說。萊斯利氣喘籲籲地站起
來,因為剛才她的嘴被猛烈的抽插而導致腦部缺氧,她感覺人都搖搖晃晃起來。

  雖然她真的很喜歡被如此粗暴地對待,但這已經耗盡了她的精力。她沒有回
答斯圖亞特的話,慢慢地走到浴室,對著鏡子看著著自己的臉。她的下巴上掛著
口水和精液,頭發一團亂麻,到處都是飛濺的體液。她洗了臉,理了理頭發,五
分鐘之內就從剛在樹籬里的縱情狂歡得蕩婦變成了優雅得體的人妻。她迅速地用
漱口水漱了口,然後走到走廊里。

  「準備好被幹了嗎,你這個下賤的騷貨?」斯圖亞特問道。一方面萊斯利被
他粗鄙的侮辱她的話語刺激著情欲;就像她享受剛才他那那粗暴的口交一樣。但
她也感覺有點兒尷尬;他使人難堪的話也恰恰說明他是多麼的不成熟和幼稚。仿
佛他感覺到了她的猶豫,他走上前吻住她,把舌頭伸進她的嘴里。她也回吻著他,
但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它的動作,直到他握住她的手,讓她重新握住了他又已經
勃起的陰莖。

  她撫摸著他,親吻著他的脖子,他氣喘籲籲地對她說「你是唯一一個在口交
後吞下我的精液的女孩。」

  「那我對你來說不是很特別嗎?」她回答說,起初有點驕傲,但後來她覺得
自己在和那些缺乏性經驗的年輕女孩兒競爭。這有什麼難的呢,她在她們大多數
人出生之前就已經有過性行為了。

  「是很特別。而且我認為你已經贏得了讓我的雞巴插在你身體里的機會。」

  他說。他的話又讓她不禁感到尷尬。她氣喘籲籲地看著他的兩根手指粗暴地
插進她的陰道。他的動作不算有多好的技巧,但他依舊完美的完成了他的工作。
她的陰道早已經濕潤了,所以斯圖亞特能夠很容易的用手指快速地抽插。他的動
作看起來更像是氣鉆,而不是按摩,他的手指,不管有意無意,不停地摩擦她的
g 點,觸電感從下體沿著脊椎直沖上她的頭。

  「寶貝,我們上床去吧,我要狠狠地操你。」

  他明顯從廉價色情電影中借用的臺詞讓她回到了現實,她意識到自己需要回
家了。她無法否認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想要被當作玩具來玩弄,因為它現在正大聲
呼喚她把整個身體交給他,但今天晚上,更理智的那一部分第一次贏了。「是時
候走了」。並且理智再一次提醒她,她剛才給斯圖爾特口交後的狀態是多麼糟糕。

  這時她感到有兩根鹹鹹的手指伸進了她的嘴里,她意識到當她分心的時候,
她竟然允許斯圖亞特開始餵食她自己分泌的淫液。她欲火中燒,吮吸著他的手指,
在他拔出手指後,她甚至舔了舔嘴唇,好像暗示他進一步的行動。

  「我該走了。」她輕輕地吻了吻他的嘴唇,然後走進臥室去拿衣服。當她穿
上衣服時,他抓住她的手,試圖阻止她拉上拉鏈。

  「來吧,騷貨,」他咄咄逼人地說。

  萊斯利轉了轉眼睛,然後回答說:「現在你還是叫我萊斯利吧。就像我剛才
說的,我得回家了。我的家人會起疑心的。」

  「那我們就這樣結束了?」斯圖亞特問,他無法掩飾自己的失望。

  「只是今天結束了,」她回答說,「你甚至還沒有……沒有操我呢。」

  斯圖亞特穿上牛仔褲,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我們交換下手機號碼?我們做
愛,我就不招惹劉易斯?」

  「我他媽的不是妓女。我願意和你做愛,因為我想要,我想要你,」她停頓
了一下,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停止騷擾我兒子,不管你我之間發生什麼。」

  「那麼這是否意味著不管我和劉易斯之間發生了什麼,你都會和我做愛?」

  當她思考他的邏輯時,萊斯利從床的一邊撿起了她的丁字內褲,把它放在床
邊上。她穿上內褲,回答說,「是的,」她停頓了一下又找到了他論點的漏洞,
「不過,和你在一起時我越快樂,那麼我們的性愛就越好。所以這取決於你……」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如果我不給劉易斯一些小傷的話,你就不會有
任何借口來找我了。」

  「你他媽的就不能不開這樣的玩笑嗎?」她訓斥著他,然後從他手里拿過手
機,把自己的手機放在了他手里。「手機號碼給你。你一定要嚴守我們之間的秘
密」

  「這可辦不到,我一定要告訴劉易斯你幫我口交了,還吃了我的精液。如果
我和像你這麼性感的女人發生了性關系,我絕對不可能不向我的朋友們炫耀的。」

  「我想我應該受寵若驚。幸運的是沒有人會相信你,」她搖了搖頭,把手機
還給了他。她拿回自己的手機,看了看「聯系人」,「你用真名嗎?」

  「是啊,你寫了什麼?」他回答,聽起來很困惑。

  「FW.F是中間名首字母,W 是我的姓首字母。」輪到他對她翻白眼了。她等
了一會兒,接著說:「那……就這樣吧,再見。」她笨拙地擁抱了他一下,然後
在令人不安的沈默中跟著他們來到了前門。萊斯利彎下腰,用嘴唇輕拂著他的臉
頰。她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將嘴唇壓在他的唇上,給了他一個熱情的吻。

  幾秒鐘後,她擡起了頭,對著他的耳朵小聲說:「我離開後打算用手指一邊
使勁地插自己,一邊想著下次見面時我們要做什麼。」

  她把車開到半路,停在一條小街上。她從每扇車窗都往外看了兩次,然後掀
起裙子,脫下丁字褲。她把椅背放低,盡可能地分開雙腿。她太濕了,不需要做
任何熱身。她將左手的中指和無名指一起插到身體內部,開始按摩g 點,同時食
指輕輕環繞陰蒂。這時斯圖亞特在她的幻想里,把她推倒在床上,抓住了她的兩
個臀辦. 她試圖用手支撐著站起來,但他開始猛烈地操幹她,她又向前跌倒了。

  她不經常手淫,但以前當她手淫的時候,她一般會想到她的丈夫溫柔地和她
做愛,包括很多愛撫和親吻。她已經有好幾年沒有因為幻想一個男人粗暴地操她
而如此性奮了。她想起斯圖亞特叫她騷貨,還想起他是如何一點也不在乎她的感
受,把他的雞吧插進她的喉嚨的。「我只是他的玩具,他只是想玩我,操我」的
想法沖進了她的大腦,她高潮了。

  她的喘息聲漸漸平複,終於回到了現實。她聞到了車里面充斥著的淫液的味
道,她看到了她兩腿之間的座位套上那塊光滑黏糊糊的痕跡。她從手包里拿出幾
張紙巾把下體擦拭幹凈,決定暫時把所有的事情都先拋到腦後。她一邊開車回家,
一邊練習著她回去要和她背叛的家人們要說的話。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