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698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3 07:30:01

    第一章胸中的欲火在燃燒   梅芳扭過頭,對著丈夫妩媚的一笑說:「誰要是落后,誰就是小狗!」然后 風似的跑向湛藍的大海,海灘上留下一排淺淺的腳印。   羅林望著迷人的妻子的背影,欣慰的笑了笑,他拎起大背包跟在妻子的后面 向海灘跑去,大背包裝有食物、飲料、遊泳衣和帳篷等。他的妻子象一支快樂的 蝴蝶一樣,在海灘上盡情地飛舞,梅芳看起來像一名放暑假的女大學生一樣身材 苗條,梳著馬尾辮,然而她已經是一位結婚5年,29歲的少婦了,而且是一個   雖然,梅芳喜歡在舞廳或酒吧里,跟別的男人調情,可是她畢竟沒有干任何 對不起丈夫的越軌的事情,這一點讓羅林頗感欣慰。   不久前,丈夫羅林因爲銷售業績突出,受到公司的獎勵,獲得了這次東南亞 海濱度假的機會,而上一次夫妻倆到海濱度假,還是在結婚蜜月旅行的時候。夫 妻倆從來沒有來過東南亞的南琶德島,當他們到達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夫妻倆 只好在一家旅店里先安頓下來。   第二天,夫妻倆早早的來到海灘,興奮的妻子梅芳偷偷的換上了一件新買的, 小得不能再小的比基尼泳裝,這讓丈夫羅林的心里很不痛快,爲此夫妻倆還商量 了一陣,梅芳辯解道:「在這他國異鄉,沒有任何人認識我們倆,即使被人注意 也無妨!」其實,羅林很清楚,妻子梅芳不過想盡情的展示一下自己迷人的身材, 最后,丈夫羅林還是讓步了。不過他指了指梅芳的小比基尼兩側微微露出的陰毛 提醒道:「你看,都露出來了!」梅芳撲哧一笑,跑進帳篷里修剪陰毛后,放心 大膽的鑽出沙灘帳篷奔向大海。   這是六月份的一個周末,旅遊旺季還沒有到來,海灘上的人並不多。夫妻倆 在離海浪不遠的地方撐起太陽傘,在溫暖的沙灘上鋪上氣墊,梅芳象一名女學生 一樣,一邊快樂戲水一邊招呼丈夫,「快過來啊,老公!」盡管海水有點涼,可 是梅芳卻玩得很開心。   羅林笑咪咪的望著妻子,他已經不記得妻子有多久沒有這麽開心了。結婚三 年來,他們依然過著拮據的生活,直到近兩年,他們的生活才有所改善,可是婚 后單調而乏味的生活,讓夫妻倆都感到厭倦,盡管夫妻倆的性生活還算和諧,然 而羅林漸漸地感覺到妻子梅芳的性欲越來越強烈,盡管她從來沒有直接表達過那   不論是丈夫羅林,還是妻子梅芳都感覺到生活就象老舊的鍾擺一樣,雖然很 單調,但也還算說得過去。盡管夫妻倆也想方設法調劑一下,他們盡可能的參加 各種社交活動,然而單調的生活依然照舊。每個周末的早晨,夫妻倆一起床就開 始了一天的忙碌,打掃屋子、照顧孩子、準備早飯,接下來就是梅芳上街購物、 洗衣服,而羅林不是看足球,就是坐在沙發上無所事事。偶爾碰上生日、結婚紀 念日或朋友聚會,夫妻倆也會慶祝一下。盡管如此,他們都比較滿意這種平淡的 生活,畢竟他們的經濟收入在不斷的增加,雖然不算富裕,但是卻比上不足,比   私下里,羅林和梅芳不只一次的渴望,讓自己的性生活達到一個全新的高度, 他們渴望到一個無人的小島上去度假,盡情地宣泄心中的欲火。夫妻倆早已經厭 倦了,每天晚上的熱烈擁抱和例行公事似的做愛,他們渴望一種足以讓他們興奮, 甚至瘋狂的性生活。   畢竟夫妻倆彼此之間太了解了,每個星期一次或兩次的性生活,每次只持續 不到15分鍾的做愛過程,讓妻子梅芳感到一猶未盡。更讓人心煩的是,每次做 愛的時候,他們爲了不驚動孩子,都象做賊似的蹑手蹑腳,根本無法達到性高潮。 羅林非常懷念他們結婚頭兩年的夫妻生活,那才是一種銷魂的性生活。   羅林跟隨妻子也跑進了海浪里,他感覺到海水有點涼,當梅芳用濕漉漉的胳 膊摟住他的時候,他感到一陣涼意,梅芳拉住丈夫的手,向大海深處走去,直到 海水沒過了他們倆的腰。「這種感覺太美妙了!不是嗎!」梅芳扭過頭對丈夫說, 「我感覺有點涼!」羅林冷的有點發抖。「老公,你一會就會習慣的!」梅芳咯 咯的笑著對丈夫說。   當羅林聽道「你一會就會習慣的」這句話的時候,他忽然想起了五年前的往 事,那時候羅林和梅芳剛剛結婚,梅芳還是一位人見人愛的女孩兒,在蜜月期間, 夫妻倆來到海南島度假,當他們跳進海浪的時候,梅芳就嚷著:「太涼了!」羅 林緊緊的摟住梅芳笑著說:「你一會就會習慣的!」可是如今,事過境遷,妻子 梅芳卻開導起丈夫來。又過了幾分鍾,羅林漸漸地感覺到海水溫暖了許多,其實 不是海水溫度上升了,而是羅林漸漸地適應了,畢竟人的適應能力是驚人的,接 下來發生的事情,就證明了這一點。   夫妻倆把大量的時間都消磨在海灘上,他們盡情的遊泳、喝啤酒、吃野餐, 盡管他們躲在太陽傘下,可是皮膚依然曬得黝黑。傍晚,夫妻倆濕漉漉的皮膚, 在晚霞的照射下閃閃發光,他們都覺得這一天玩得很開心。   夜晚,夫妻倆到街上的大排檔,美美的吃了一頓海鮮。之后,他們又回到海 灘,在月光的照射下,在海邊悠閑的散步。臨近午夜,他們才回到下榻的旅館, 躺在床上,盡情的呼吸著自由的的空氣,再也沒用瑣碎的家務,再也不用擔心別   羅林輕輕的親吻了一下妻子的嘴唇,盡管他曾經無數次的親吻過自己的妻子, 可是這一次,梅芳的感覺就象是初吻,非常性感,濕潤潤的、甜蜜蜜的,她感覺 到一股從來沒有的「欲火」正在從心底里升起。   此時此刻,梅芳不知道自己爲什麽會如此的興奮,她挪開嘴唇,輕聲的對丈 夫說:「老公,我想做愛,我非常渴望做愛,求求你快點!」羅林驚訝的望著妻 子,梅芳以前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他也不記得自己的妻子,何時主動懇求過   梅芳的懇求一下子激起了羅林的性沖動,他渴望立刻插入妻子緊繃著的下身, 不過他並沒有立即行動,這一次,他一定要讓梅芳盡情地體驗一次瘋狂的性高潮, 他要讓妻子興奮的尖叫。羅林永遠也不會忘記他與梅芳第一次做愛時的情景,當 他用力插入梅芳下身的時候,梅芳緊緊的抓住羅林的后背,痛苦但卻是快樂的大   「老公,快點,我想做愛!」梅芳再一次懇求道,然而羅林依然沒有立即插 入妻子的下身里,他盡情地吸吮著妻子的乳房,他向下親吻著妻子的小腹,妻子 的肚臍。梅芳興奮得在丈夫的身下扭動著身體,她已經完全沈浸在夢幻中不能自 拔。羅林繼續向下親吻著妻子的身體,他親吻著梅芳修剪過的陰毛,他把嘴唇貼 在妻子大腿根部的隆起上,用手指輕輕地撥開妻子早已濕潤的大陰唇,他的舌頭 探進了妻子光滑的肉體里,他的嘴唇碰到了妻子那早已腫脹的陰蒂,他盡情地吸 吮著陰蒂。梅芳興奮的抽動著身體,她緊緊的抓住丈夫的頭發,她體驗到了今天 夜里的第一次性高潮。   梅芳很喜歡丈夫所做的一切,那正是她所渴望的感受。其實,在家里,梅芳 幾乎每天晚上都要體驗丈夫的愛撫,然而這一次的感受卻不一樣,此時此刻,梅 芳再也不用遮遮掩掩,她無所顧忌地體驗著這種快感,這種快感正是她日夜企盼 的感受。羅林舔食著妻子女性**器的每一寸肌膚,每一寸濕潤的「山谷」,他的 舌頭深深的探入妻子的陰道里,品位著陰道所散發的奇妙味道,梅芳抬起腿,盡 可能地分開大腿,好讓丈夫更容易地舔食,羅林吸吮著妻子的陰道口,他的唾液 粘滿了妻子的整個女性**器,而這些正是梅芳所渴望得到的。   最后,不論是丈夫羅林,還是妻子梅芳都無法抑制壓抑已久的性沖動,他們 相互親吻、相互擁抱,盡情地享受著性快樂。梅芳本想吸吮丈夫的陰莖,可是羅 林沒有同意,他知道自己的性高潮已經接近極限,他很快就要射精了,他不想過 早地那樣做。夫妻倆做愛前的「前戲」很圓滿,梅芳就象一支點燃的爆竹,祈求 著丈夫盡快的插入,而此時此刻,羅林的陰莖硬得像石頭,正在「整裝待發」, 準備盡情地滿足妻子的「性饑渴」。   羅林俯起身子爬到妻子分開的大腿之間,可是梅芳沒等丈夫的插入,就迫不 及待的一把抓住丈夫的大陰莖,一下子插入了自己濕潤的陰道里。盡管梅芳曾經 無數次地體驗過被插入的感覺,然而這一次的感覺卻不一樣,在短短的十幾分鍾 里,梅芳體驗到了七次性高潮,平均每隔一兩分鍾,她就能體驗到一次性高潮。 羅林用力深深的插入妻子的陰道里,而梅芳那不斷的抽動的陰道,緊緊的裹住丈 夫的又大又硬的大陰莖。   這一夜,羅林盡可能地延長性高潮的時間,他竭力克制著射精,他想要讓妻 子懇求自己,「老公,求求你,快點射精啊!我渴望一次猛烈的射精!」梅芳興 奮的懇求道。妻子的秀發散落在旅館的枕頭上,羅林借助昏暗的壁燈,欣喜的看 見妻子的額頭上已經滲出晶瑩的汗水,他無法看見妻子那美麗的大眼睛,因爲梅 芳緊緊的閉著雙眼,羅林凝視著妻子,他無法用語言形容此時此刻妻子的美麗動   梅芳的雙手緊緊的抓住丈夫的臀部,她用力拉向自己的大腿根部,好讓丈夫 的陰莖盡可能深的插入自己的陰道里,她的腳后跟用力蹬踏著褶皺的床單。此時, 羅林再也無法克制性沖動了,一股精液從他的睾丸里湧出,經過大陰莖猛烈的射 進梅芳那不斷的抽動的陰道深處,緊接著,第二股、第三股精液不斷的射進梅芳   羅林射完最后一股精液后,他身子一軟趴在妻子的身上,呼哧呼哧的喘氣。 又過了一會,夫妻倆的身體分開了,他們靜靜的躺在床上,沒有枕邊的耳語,兩 個人都陷入了夢幻般的性快樂之中,不知過了多久,夫妻倆互相對望了一眼,會             第二章裸泳海灘的奇遇   第二天早晨,夫妻倆起床后商量著新一天的遊玩計劃,這時候,羅林想起了 臨出門旅行前,他的老板向他提起的一件事情。其實,這次公司給羅林的旅遊獎 勵,只是公司里的末等獎,其他的同事,有的人獲的了歐洲旅行,有的人獲的了 美國旅行的獎勵,盡管羅林沒有提出任何抱怨,可是他的老板還是覺得有些過意 不去。在臨出發前的一天中午,羅林的老板請他吃飯,在飯桌上,羅林的老板偷 偷告訴他,如果他覺得這次旅行不夠愉快,他還可以去海灘附近的裸泳海灘,羅 林的老板貼在他耳邊說:「羅林,我告訴你一個好玩的地方,距離南琶德島幾公 里遠的地方,有一個不爲人知的裸泳海灘,你可以去那兒找點兒刺激,不過你最 好不要帶你妻子一起去!」說完,羅林的老板在紙上給他畫了一張草圖,遞給羅   接下來,羅林的老板一臉認真的對他說:「裸泳海灘附近有一座小鎮叫雷諾 薩,鎮子里有非常好的餐館和商店。」羅林的老板一邊說,一邊流露出想往的表 情。羅林很奇怪爲什麽他的老板一提到雷諾薩小鎮,臉上就流露出一副留戀的表 情,「雷諾薩到底是一座什麽樣的小鎮?值得老板您這麽留戀!」羅林好奇的問   羅林的老板搖搖頭,笑了笑沒回答,過了一會他抬起頭叮囑道:「羅林,千 萬不要帶你妻子去裸泳海灘,尤其是千萬不要讓你妻子去雷諾薩小鎮!請相信我!」 羅林的老板喝了口飲料繼續說:「也許有一天,我會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的。」 羅林沒有再追問,不過他心里卻對雷諾薩小鎮産生了濃厚的興趣。   夫妻倆準備出發了,羅林望著梅芳又穿上那件小得不能再小的比基尼泳裝, 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興奮。他很樂意看到女式內褲被設計成如此小巧的樣子,他 討厭那種口袋似的女式內褲,長得遮住了大腿,老式的女式內褲讓女人看起來很 臃腫,羅林很喜歡現在的女式內褲,短得剛剛遮住女人的臀部。梅芳上身穿一件 T恤衫,腳上穿一雙漂亮的白色涼鞋出門了。   夫妻倆走進電梯里,羅林見身邊沒有人就偷偷的對梅芳說:「老婆,今天你 想去一個好玩的地方嗎?離這不遠,我們去玩一玩吧!」「真的嗎?老公!」梅 芳興奮的問丈夫,「在這里,我有點兒玩膩了,很想找一個好玩的地方玩上一整   羅林租了一輛車,帶上梅芳延著海灘向北駛去。汽車大約行駛了15分鍾, 來到一座孤零零的收費口,他們倆花了2美元買了兩張門票,然后繼續驅車向北 駛去,沙灘的表面很硬,正好適合汽車的行駛。他們又向北行駛了幾公里,一路 上一個人影也沒見到,看到的只是一些荒涼的沙丘。不久,他們在一座沙丘的旁 邊,看到了一塊不起眼的牌子,上面寫著「裸泳海灘」。   梅芳望了望空無一人的荒涼海灘,然后又瞥了一眼牌子問道:「老公,這就 是你所說的好玩的地方嗎?」「是的,老婆!」羅林有些失望地回答道。梅芳半 生氣半埋怨的說道:「老公,你給我解釋解釋,我跟你出來度假,到底來玩什麽?」 「老婆!你別說風涼話,如果你不滿意,咱們可以回去,我倒覺得這次度假很有 意識!」羅林頂了一句。   梅芳又抬起頭四處張望,好象海灘上只有他們兩個人。一個巨大的沙丘擋住 了他們的來路。「既然來了,咱們就痛痛快快的玩吧!」梅芳沒好氣的說道。夫 妻倆又駕車向北行駛了半公里,最后,他們倆來到一座大沙丘旁,羅林象昨天一 樣,卸下帳篷和沙灘氣墊,他們所在的位置,被周圍的沙丘環抱著,就像處在一 座微型沙丘山谷里。   梅芳麻利的脫掉T恤衫和裙子,把衣服丟在沙灘上,然后她解開了乳罩,丟 在衣服堆里。羅林驚訝的望著袒胸露乳,只穿著一件比基尼內褲的妻子,可是還 沒等他反應過來,他的妻子已經毫不猶豫地脫掉了比基尼內褲,梅芳全身赤裸、 一絲不挂的站在海灘上,羅林也學著妻子的樣子脫光了衣服,全身赤裸的站在海   梅芳的確是來參加裸泳的,至少她自己覺得是這樣,她感覺很舒服,微風拂 過她細嫩的肌膚,陽光照射在她那迷人的身體上,她享受著從未有過的自由。   「梅芳,想喝點啤酒嗎?」羅林問道,「等一會兒,我想先去遊泳去!你來 嗎?」梅芳說道。「不,我想在沙灘上呆一會!」羅林回答道,他望了望妻子挺 起的乳房和褐色的乳頭。梅芳全身赤裸的走出沙丘,徑直向海邊走去,羅林從背 包里掏出望遠鏡,趴在沙丘上仔細觀察妻子赤裸的背影,他好像從來沒有看過妻 子裸體的樣子似的,梅芳一絲不挂的身體,在蔚藍的天空和湛藍的大海襯托下, 顯得格外的性感,她的每一步都顯得那麽具有挑逗性。羅林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妻 子走到海邊,然后向北慢慢走去。   梅芳漫步在柔軟的海灘上,偶爾俯下身子拾起一、兩片美麗的貝殼,梅芳仿 佛覺得整個海灘都屬于她自己的。以前,她從來沒有過這種美妙的感覺,一種自 由、徹底解放的感覺,一種無法種語言形容的感覺。   羅林趴在沙丘后面,癡迷的望著迷人的妻子。忽然,他聽到遠處傳來吉普車 的聲音,他扭頭望去,見一輛紅色的吉普車正在向他們的方向駛過來,汽車上坐 著四個年輕的男人。羅林焦急的望著妻子,這時候,梅芳也聽到汽車的馬達聲, 她本想跑到遠處的沙丘后面躲起來,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汽車越來越近,她只好 又跑回到海里,想蹲在海水里遮住自己赤裸的身體,可是海水太淺了,根本無法   梅芳只好無助的,一絲不挂的站在海灘上。此時,那輛紅色吉普車停在她的 身邊,梅芳趕緊用一只胳膊遮住赤裸的乳房,用另一只手遮住大腿根部,羞澀的 轉過身去蜷縮成一團。   吉普車離梅芳只有五、六米遠。「大美人,到哪去啊?」坐在汽車前排的一 個男人不懷好意地問道。「哪也不去,只是出來散步!」梅芳膽怯的回答道,她 感覺到四雙色迷迷的眼睛正在直勾勾的盯著她那一絲不挂的身體。   「大美人,跟我們走吧!」另一位不懷好意的男人笑嘻嘻的說道,「不!我 丈夫就在沙丘后面!」說著,梅芳用頭指了指不遠處的沙丘,「大美人!你不用 騙我們,我們什麽人也沒看見!」說完,四個男人哈哈的大笑起來,梅芳害怕得 緊緊的遮住身體蜷縮成一團。   還好,吉普車重新起動向遠處駛去了,車上不時地傳來四個男人的大笑聲。 梅芳望著漸漸遠去的吉普車松了一口氣,車上的一個男人還在扭頭,直勾勾的望 著她。梅芳也顧不上了,她飛速跑到丈夫的沙丘后面,「老公!太可怕了,你簡 直不敢相信剛才發生的事情,我差點被四個男人給………」梅芳沒有說出「強暴」   羅林躲在沙丘后面,本想沖出去保護妻子,可是他自己也赤身裸體,不知道 該如何是好,他只好密切的注視著海灘上發生的一切。然而他卻聽不清自己的妻 子與那幾個男人的對話,「老婆,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麽事!」羅林假裝不知 道的急切的問道。   「有一輛吉普車就停在我的身邊,車上坐著四個男人!」梅芳興奮的說, 「他們停下來跟我說話,老公,你相信嗎?」「老婆!你感覺怎麽樣?」羅林略 帶諷刺的說道,「我怕得要死!」梅芳說道,她的感受是真實的,不過她心底里 也有一種興奮的感覺,她不敢想象自己會全身赤裸、一絲不挂的站在幾個陌生男 人面前,對于女人來說,那種感覺真的很奇妙,不過梅芳無論如何也不能告訴丈 夫,那一刻的奇妙感覺。   梅芳見丈夫還在疑惑的望著自己,她俯下身去親吻了一下羅林,然而她心里 卻在想,「在那一刻,幾乎所有的人都會興奮的。」羅林   偷偷的看了一眼梅芳的大腿根部,梅芳* 部早已濕潤了,在陽光的照射下閃 閃發光。羅林用手指輕輕的觸摸了一下梅芳的陰道口,梅芳本能地抽動了一下, 嘴里情不自禁地哼了一聲,梅芳貼在丈夫的耳邊小聲的懇求道:「老公!我想做 愛!」羅林驚訝的望著妻子問:「在這兒?如果再來人怎麽辦?」「就在這兒! 我不想到別的地方去了。」梅芳停頓了一下,她覺得自己剛才的話不妥,她繼續 說:「我會小心的。」梅芳見丈夫沒有回應,她生氣地說:「我不在乎別人看到   羅林呆呆的望著妻子說:「梅芳,你變了。昨天你就爭著要穿小得不能再小 的比基尼泳裝,今天你又全身赤裸、一絲不挂的站在幾個陌生男人面前,現在你 又想在大庭廣衆之下做愛。」   梅芳沒有立即回答,而是低下頭陷入了沈思,「老公,你說得對,我已經不 是那個從前的女人了,我知道在我身上肯定發生了什麽變化。我喜歡這里的海灘, 我的意思是說我喜歡脫光衣服、一絲不挂的走在海灘上,我喜歡展示自己苗條的 身材。」梅芳繼續說:「我已經是生過孩子的女人,可是依然保持著讓人羨慕的 苗條身材,我承認此時此刻的我性欲特別強烈,我非常渴望做愛,真的非常渴望!」   梅芳俯下身去親吻了一下丈夫,然后她把丈夫的大陰莖含在嘴里,羅林簡直 不敢相信妻子的舉動,以前他也曾試圖把大陰莖插入梅芳的嘴里,可是每一次梅 芳都厭惡的吐出來,然而這一次他的妻子卻主動干了這種事。梅芳盡情的吸吮著 丈夫的大陰莖,之后她蹲下身子,把大陰莖塞進了自己的陰道里,不一會她就感 覺到一股精液射進了自己的陰道深處。大約下午三點鍾,梅芳才滿意的站起身, 羅林那早已松軟的陰莖,從她的陰道里抽出來,一股精液從梅芳的陰道口流出來, 順著大腿內側向下淌。   羅林很高興讓自己的妻子獲得了滿足,他們收拾東西準備回去。   在回旅館的路上,他問妻子:「今天晚上你想要吃什麽?」梅芳回答道: 「今天我太高興了,我想換一換口味!」羅林望了一眼妻子,他發現梅芳的裙子 里面,根本沒有穿比基尼內褲。   夫妻倆根本沒有回旅館,而是驅車前往了充滿誘惑的雷諾薩小鎮。雷諾薩小 鎮不大,有點髒兮兮的,但是卻很繁華,商店里的商品琳琅滿目,他們在街上東 遊西逛,買了兩件旅遊紀念品。大約晚上六點鍾,羅林對妻子說:「我餓了,咱 們去吃點飯吧!」「老公!我也餓了。」梅芳隨聲附和道。   他們向周邊的路人打聽,許多人都向他們推薦「阿露」飯店。夫妻倆走進飯 店后,驚訝地發現這里的環境又干淨、又淡雅,與大城市里的大飯店別無二致, 他們坐在餐廳的一角,美美的吃了一頓,「梅芳,吃得怎麽樣?」「老公,相當 好!」梅芳回答道,這時候,她發現一個陌生男人向他們的餐桌靠過來,她沒太 注意,以爲是餐廳經理,「夫人,我可以坐下嗎?」那個陌生男人禮貌的問道, 梅芳瞥了一眼,那個男人個子很高,長得很魁梧。   「當然可以,你是餐廳經理嗎?」羅林禮貌的問道,「不,不,不!」那個 男人笑著說道,「我是雷諾薩小鎮的本地人,我喜歡這家飯店,每個星期我都要 到這家飯店來吃飯,我叫胡安。」說著,他坐在餐桌旁跟羅林握了握手。「這是 我妻子梅芳,我們到這兒來旅遊!」羅林指了指梅芳向胡安介紹道,他心里很奇 怪,爲什麽這個男人既不是餐廳經理也不是熟人,會不請自來的坐在他們夫妻身   正當羅林疑惑的時候,那個叫胡安的陌生男人主動搭話說:「我是『星光夜 總會』的老板,我有一個愛好就是,每次我到阿露飯店來吃飯,我都要邀請一對 夫妻到我的『星光夜總會』去做客,比如說今天晚上,我選中了你們夫妻倆。你 會發現我的夜總會是一座非常有趣的地方。」胡安停頓了一下,他偷偷觀察夫妻 倆的反應繼續說道,「我敢保證,你們倆是一對與衆不同的火辣辣的夫妻。」說 著,胡安指了指餐廳里的其他人。   「噢!那太美妙了!我們什麽時候可以到你的夜總會去做客?」梅芳不加思 索興奮的問道。「梅芳,你們倆隨時都可以來,今天晚上或是明天晚上,你們是 客人,不用花一分錢,你們將在我的夜總會里看到非常精彩的表演,我敢保證你 們倆一定會很喜歡的。」說完,胡安掏出錢包取出一張「貴賓卡」,在背面寫上 幾行外文,然后遞給梅芳,他繼續說:「這是地址!夜總會的最佳時間是晚上1 0點鍾,請你們今天晚上或是明天晚上光臨我的『星光夜總會』!」   「我們馬上就去!」梅芳不加思索興奮的說道,「不!我們夫妻倆再商量一 下!」羅林打斷了妻子的話說道。胡安看了看這對夫妻說:「你們不用自己開車 來,只要把我給你們的貴賓卡,給任何出租車司機看,他們都會把你們免費送到 我的『星光夜總會』來。」然后,胡安起身托起梅芳的手吻了一下,轉身離開了 飯店,就象他來的時候一樣。   胡安心里明白,今天晚上這對夫妻根本不會來,不過他敢肯定他們明天晚上 一定會來的,他心里渴望這對夫妻能夠來,尤其是希望那位漂亮的少婦梅芳能夠 來,他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渴望。   「太美妙了!」梅芳望著胡安離去的背影說,她的臉上露出戀戀不舍的表情, 羅林有些不安的望著妻子,這時候他想起了老板提醒他的話,「千萬不要到雷諾 薩小鎮去!」如今,他們夫妻倆不但來到了雷諾薩小鎮,而且還莫名其妙的接受 了一家夜總會老板的邀請。羅林翻弄了一下手中的「貴賓卡」,上面的外文,他 一個字也不認得。   「老公,今天晚上我們去吧!」梅芳央求道,羅林看了看表說:「今天晚上 太晚了,還是明天去吧!」「你保證!」梅芳有些懊惱的追問道。夫妻倆驅車半 個多小時,回到了他們原來下榻的賓館。一路上,梅芳依然沈浸在自己的幻想里, 她喜歡裸泳海灘,她甚至覺得赤身裸體、一絲不挂的站在幾個陌生男人面前的感 覺非常興奮,她喜歡胡安凝視自己的感覺,胡安是一個很有趣的男人。「那個陌 生的男人胡安到底想干什麽?」梅芳自言自語默默的問自己,她滿腦子都在想那 個健壯的男人。其次,梅芳哪里知道,胡安在靠近他們的餐桌的時候,他偷偷看 見了梅芳那隆起的乳房和挺起的乳頭,他心里非常渴望跟這個迷人的少婦上床。   這一夜,夫妻倆又做愛了。完事后,梅芳把頭枕在丈夫的肩膀上,他們倆都 顯得很興奮,他們知道彼此之間有話要說。「梅芳,你肯定有什麽心事!」羅林 問道,「老公,你別胡思亂想!」梅芳極力掩飾的反駁道,「當你赤身裸體站在 那幾個開吉普車的男人面前的時候,我就知道你的想法變了!」羅林說道,「哎 喲!老公,你在監視我,沒關系,我喜歡被你監視,我喜歡被別人看!」梅芳說 完這些話,她感到一陣興奮,「老公,當你看到自己的妻子,全身赤裸、一絲不 挂的站在別的男人面前的感覺如何?」梅芳略帶諷刺的問道,「你當然知道!」 羅林有些生氣的說。   「當時,如果那幾個陌生男人強暴了我,你會來救我嗎?」梅芳說完咯咯的 笑了起來。「難倒你真的希望我去救你嗎?」羅林諷刺的問道,「也許吧!」梅 芳挑逗似的說道,接著她轉換了話題,「老公,明天我們還去裸泳海灘吧!」梅 芳央求道,「如果你喜歡去,那麽我們就去吧!」羅林無奈地回答道,「我喜歡 去!明天我要買幾件漂亮的衣服,爲明天晚上去星光夜總會做準備。」梅芳說完   羅林望了望身邊的妻子,不知爲何,他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火,他說:「梅 芳,你是一個非常性感的小姐,我非常樂意看到那幾個陌生男人輪奸你!」「老 公,真的嗎?」「真的!」羅林生氣的回答道。梅芳用胳膊托起頭,沒好氣的問 道:「老公,你真的希望看到我當著你的面,跟別的男人做愛嗎?」「當然了!」 梅芳對丈夫的回答沒有立即作出反應,她沈默了片刻小聲說:「其實,很久以來, 我一直想跟別的男人上床,謝謝你答應了我的要求。不過,爲了公平起見,我允 許你先跟別的女人上床,然后我再干。」羅林說:「那正是我夢寐以求的事情!」 「老公,那也正是我做夢都想干的事!」梅芳說道。   梅芳翻了一下身,用臀部拱了一下丈夫,她用床單緊緊的裹住身體,此時此 刻,梅芳感到異常興奮,她在想自己不但可以赤身裸體、一絲不挂的站在別的男 人面前,而且還可以跟他們做愛,那種感覺太美妙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3 07:30:29

   第三章到星光夜總會去   第二天早上,當羅林和梅芳來到裸泳海灘的時侯,他們驚訝地的發現,昨天 還是空無一人的海灘上,如今卻擠滿了人,所有的人都赤身裸體。原來,當吉普 車上的那幾個男人發現梅芳在裸泳的時候,他們迅速把這個消息傳遍了整個小鎮, 很快裸泳海灘上就聚積了大量的裸泳者。羅林他們倆不得不走得更遠,尋找一處 比較隱蔽的安身之地,正當他們脫光衣服,準備盡情地享受日光浴的時候,不一 會兒,來了一對夫妻,他們在梅芳的邊上「安營紮寨」,起初,赤身裸體的梅芳 感覺很不自在,可是沒過一個多小時,她就與這對赤身裸體的「鄰居」談得火熱。   在熾熱的陽光照射下,梅芳下身的比基尼內褲痕迹慢慢的消失了,大約下午 三點鍾,梅芳和羅林向這對新認識的朋友道別,雙方商定幾天后再次見面。他們 迅速返回旅館,梅芳到商店去購買,準備在夜總會里穿的衣服,她買了一套長到 大腿的黃色衣服,那是一套專門爲在海灘上,遮擋身體而設計的衣服。衣服的前 面有一條長長的拉鏈,然而衣服的領口卻很低,以至于梅芳的半個乳房都露出來 了,梅芳站在鏡子前試穿衣服,「老公,你覺得怎麽樣?」她問身邊的丈夫。這 是一件非常性感的衣服,緊緊的裹住梅芳那勻稱的身體,羅林看了一眼妻子,心 里在想,「她怎麽敢在大庭廣衆之下,穿這種性感的衣服。」   「老公,你爲什麽裝作沒看見?」梅芳一邊說,一邊上下仔細打量著自己的 身體,「沒什麽好看的,我認爲這件衣服太暴露了。」羅林冷冷的回答道。梅芳 又穿上一件新買的高跟涼鞋,那是一雙與衣服的顔色相匹配的高跟涼鞋,試了試。 夫妻倆躺在床上小憩,一直等到晚上八點鍾,起床后,梅芳顯得異常興奮,她趁 丈夫不在屋里的時候,偷偷的脫掉了乳罩和內褲,外面只穿那件剛買的衣服。   天黑了,夫妻倆偷偷的來到雷諾薩小鎮,和白天一樣,小鎮沒有什麽吸引人 之處,一樣的嘈雜和髒兮兮的。幾輛出租車停靠在馬路邊上,羅林把胡安送給他 的「貴賓卡」遞給了一位出租車司機,那位司機看完「貴賓卡」后驚訝的望著他 們,他用生硬的英語問道:「你們倆真的要去那兒嗎?」「是的,我們要去那家 夜總會,你知道它在哪兒嗎?」羅林問道。「是的,先生!這里沒有人不知道那 兒,但是…,但是,那兒是一家很特別的夜總會。」出租車司機說道。「是嗎?」   那位出租車司機指了指梅芳問:「先生,這位女士是你妻子嗎?」「是的, 怎麽了?」羅林問道,「我頭一次看到一個男人帶著他妻子去『星光夜總會』。」 那位出租車司機驚訝的說,隨后出租車司機就再也不吱聲了,在他眼里這對夫妻 太瘋狂了,他打開出租車的后門,梅芳鑽了進去,那位司機直勾勾的盯著梅芳那 迷人的大腿,他這輩子從來沒有見過這麽性感的大腿,梅芳暴露的實在是太多了。   出租車向城外駛去,過了二十多分鍾,汽車停在一座建筑物前,這座建筑物 遠離市區,被黑壓壓的樹林包圍著。此時,梅芳興奮的在想,他們的冒險旅行就   「右邊靠牆的那家夜總會就是你們要去的『星光夜總會』,左邊的是另一家 夜總會,不要走錯了,祝你們好運!」說完,出租車司機消失在夜色的濃霧中。   此時,夫妻倆手挽手來到『星光夜總會』前,羅林猶豫了一下,他又想起了 老板的告誡,「千萬不要帶你妻子進夜總會,那種地方不適合她!」   梅芳緊張得抓緊丈夫的手說道:「老公,也許這不是胡安開的『星光夜總會』, 也許那個司機搞錯了地方。」梅芳想象的『星光夜總會』是一家迪斯科舞廳,或 者是卡拉OK歌廳。   他們倆走到那座建筑物的入口處,被一位胖胖的門衛攔住了去路,他懶洋洋 地站在門邊上。羅林把「貴賓卡」遞過去,那個門衛看了看「貴賓卡」,他的臉 上頓時露出了笑臉,嘴里的大金牙也露出來,他連忙說道:「歡迎光臨!我帶你   夫妻倆跟隨著那個門衛走進大門,他們心里有一種怪怪的感覺,仿佛處在夢 幻中,那座建筑物很大,跨度足有一個街區。他們看見牆上的霓虹燈,有口紅和 小貓的形狀,正中間用英語寫著『星光夜總會』。那個門衛把羅林的「貴賓卡」 遞給一位高個子男人,然后他轉身向梅芳深深的鞠了一躬說道:「祝你們好運! 說不定過一會我還能看到你們!」說完,他轉身離開了。   「歡迎光臨『星光夜總會』,胡安經理不在,不過我來爲二位安排一個好位 置,你們是『星光夜總會』的貴賓,你們不用支付任何費用,你們想喝就喝,想 玩就玩,不用客氣,我的名字叫盧賓。」隨后,那個叫盧賓的人把他們倆引進夜 總會,『星光夜總會』的確很大,大廳里擺放著許多桌子,梅芳發現大廳的邊上 有許多單間,另一頭有一個空空的小舞台,邊上有一個通向二樓的樓梯,大廳里, 一群男人正圍著幾位年輕、漂亮的女孩調情,這些漂亮的女孩年齡都在二十多歲, 其他的一些女孩,有的倚在牆邊,有的坐在餐桌邊,有的坐在吧台的高腳凳上, 這些女人都非常漂亮。   羅林發現一對對男女,不時的從通向二樓的樓梯上走下去,不論是男人還是 女人都顯得很興奮,與此同時,又有一些男男女女走上樓梯,消失在樓梯的盡頭, 羅林一下子明白了,這是一家妓院。   這時候音樂響起,一個男人走上舞台用外語大聲的說了一通。隨后,一位充 滿魅力的高個子女孩一掀門簾,從舞台的角門走上舞台,開始伴隨著音樂翩翩起 舞,台下的觀衆發出一陣陣的喝彩聲。舞台上的那個漂亮女孩穿著一件藍色的連 衣裙,裙邊垂到了地面,裙子兩側的開口一直開到腰間。羅林伸長脖子笑嘻嘻地 望著那個女孩,可是還沒等音樂結束,那個女孩就解開了連衣裙,把它丟在地面 上,她既沒有戴乳罩,也沒有穿內褲,甚至連一塊遮羞布也沒有,除了腳上的一 雙鞋,那個女孩沒有穿任何東西,她全身赤裸、一絲不挂的站在舞台上。   以前,羅林也去過一些夜總會,一般舞女要經過兩三個曲子后,才會脫光衣 服,可是這里的舞女卻一上來就脫光衣服。羅林不知道那個女孩接下來還要表演 什麽更精彩的節目。梅芳夾在人群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個脫衣舞表演肯定不是她所希望看到的。一些男人擠到小舞台邊上,以便能夠 近距離的觀看表演,這時候,第二首音樂奏起,節奏比第一首曲子快,那個女孩 兒快速的伴隨著音樂起舞,然后她忽然坐在舞台邊上慢慢的分開了大腿,幾乎同 時,一個男人伸出腦袋瘋狂的親吻那個女孩兒的大腿根部,那個女孩兒身子向后 仰,她用胳膊肘支撐在舞台的地面,她的兩只腳蹬在舞台的邊上,大腿盡可能地 分開,好讓那個男人更容易甜食自己的女性**器,而那個男人扭動著嘴,拼命的 拱那個女孩兒的* 部。   羅林側過身子對梅芳說:「老婆,咱們還是離開吧!」「我想也是,胡安邀 請我們來的是什麽鬼地方!」梅芳回答道。正當夫妻倆準備離開的時候,胡安出 現在他們面前,胡安的身后站著那位給他們引座的男人,他一手拎著裝有香槟酒 的冰桶,另一只手里拿著三個酒杯。   「歡迎!歡迎!我的貴客,請原諒,我沒有能及時來款待你們。」胡安看了 一眼漂亮的梅芳繼續說:「梅芳,你比我想象的還要漂亮,你的衣服真好看。」 然后,他坐在梅芳的身邊說:「我可以給你倒一杯香槟酒嗎?我保證這是一瓶上 等的香槟酒,是我個人收藏的法國香槟酒。」   「我們正準備離開,沒想到這時候你來了!」羅林說道。「難道你不喜歡我 的俱樂部嗎?你在說什麽,這里不適合你嗎!」胡安顯得很失望,甚至有幾分懊 惱。梅芳見狀趕緊打圓場,「胡安,你誤會了我丈夫的意思,這里非常好。不過 我覺得你的俱樂部更適合男人,而不是女人。」胡安反駁道:「梅芳,難道你沒 看見這里有許多女人嗎?」「是的,但是她們是…,她們是專業人員!」梅芳臉 漲得通紅,她沒有說出「妓女」兩個字。   就在這時,舞台上傳來一陣尖叫聲,梅芳和羅林只顧跟胡安說話了,他們沒 有注意到舞台上發生的事情。三個人同時扭頭向舞台上望去,梅芳和羅林都張大 了嘴,他們目瞪口呆的看著舞台上發生的一切。那個女孩兒仰面躺在舞台上,一 個膀大腰圓的男人正在強暴她,他的大陰莖深深的插入了那個女孩兒的大腿根部, 以致于梅芳根本看不到他的大陰莖。   胡安轉身拍了拍梅芳的肩膀說:「親愛的!你不要太在意,他們都是專業人 員,你不要把他們當作壞人!」梅芳滿臉羞得通紅,「我簡直不敢相信看到的一 切!」胡安安慰梅芳道:「再來點香槟酒吧!」胡安給他們倆斟上酒,舉杯向他 們敬酒,「爲我的兩位遠道而來的好朋友干杯,說不定今天晚上二位將度過一個 難忘的銷魂之夜。」   胡安已經結婚,他的妻子和孩子住在外地,很少來他的夜總會。其實,胡安 很了解女人,又過了半個多小時,梅芳的情緒漸漸地平靜下來,胡安不時的把手 搭在梅芳的胳膊上,裝出一副親熱的樣子。起初,梅芳還在盡力回避,后來她慢 慢地接受了胡安的撫摸,梅芳這一微妙的變化都逃不過羅林的眼睛,他知道梅芳 心里正在起變化。   舞台上又陸續走上來兩個舞女,她們賣力氣的跳舞,不過她們都不如第一個 舞女跳得精彩。梅芳喝干了三杯香槟酒后,她不再覺得這家俱樂部令人恐懼了, 她不停的跟胡安聊天,而羅林好奇的仔細打量著夜總會的每一個角落,他看到一 些男女偷偷的溜進邊上的單間里,絕大部分單間都放下門簾,但是有一間例外, 羅林驚訝的看見一個女人脫光了衣服,正坐在一的男人的大腿上,她實際上坐在 那個男人的大腿根部,不停的扭動臀部,羅林知道他們在做愛。   羅林又注意到通往二樓的樓梯上,不時的有一對對男女上上下下,從來沒有 中斷過。有的人在樓上只呆15分鍾就下來,而有的人要呆半個多小時才下來。 羅林興奮的望著這些紅男綠女們,他心里很清楚這些人在干什麽。   梅芳談興越來越濃,雖然她的酒量並不大,可是她還是一杯接一杯的喝香槟 酒,梅芳覺得星光夜總會的確是個好玩的地方。有好幾次,她都感覺到胡安在撫 摸她的大腿,可是她沒有拒絕,她反倒感覺很興奮,盡管她懷疑胡安的用心。胡 安用腳踝試探性的輕輕的碰了碰梅芳的腳踝,這一次,她沒有挪開腳,胡安已經 摸透了這個漂亮少婦的心思。   胡安看到羅林對夜總會里的每一件事情都很感興趣,他轉到羅林身邊解釋說: 「在這里,每一個女孩兒在二樓都有自己的房間。」他見羅林依然疑惑的望著自 己,他進一步介紹道:「我不關心門后發生的事情,那不是我的生意,我關心的 是這些女孩兒將給我一半分成,至于她們怎麽做,那是她們自己的事情。」   「那些女孩兒究竟在做什麽?」梅芳好奇的問,胡安看了一眼漂亮的梅芳說: 「親愛的,你當然知道他們在做什麽,他們在做所有男人和女人都渴望做的事情。」 胡安停頓了一下,喝一口酒繼續說:「他們在做愛,女人在吸吮男人的大陰莖, 而男人在舔食女人的**器。」接著胡安用粗俗的語言說:「他們在相互肏對方! 那種激情讓你難以想象。」「你太粗俗了!」梅芳紅著臉說,羅林沖上去本能地   「梅芳,我不想冒犯你,我是一個直率的人,一個非常直率的人。」說完, 胡安看了一看手表說:「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你們先玩吧,如果你們願意,可 以等我回來。」梅芳看了一眼丈夫,見他沒有反應,就說:「我們就等你一會兒!」 胡安站起身對羅林說:「你可以到處轉轉,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畢竟你是 我的客人。記住我剛才對你說的話,所有的樂趣都在二樓的屋子里。」   胡安離開后不久,服務員又端上來一瓶新香槟酒。此時,梅芳早已經喝多了, 不過她還是盡情地喝酒。「老婆,你覺得這里怎麽樣?」羅林問道,「我不知道, 我覺得這里很龌龊,我真不敢相信自己會在這里,你覺得呢?」梅芳回答道。 「的確是這樣,我的老板一再提醒我,千萬不要到夜總會來!」羅林說道。   正當羅林與妻子聊天的時候,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走到他們的餐桌旁。起初, 羅林沒有注意到,如果他看見了那個女人,他一定會被她的美貌所折服,那個女 人有一種羅林從來沒有見到過的,與衆不同的美麗。還沒等羅林說話,那個女人 就坐在羅林的身邊,「我可以坐在這兒嗎?」她嬌滴滴的問道。   沒等羅林和梅芳說話,那個女人就自我介紹起來,「我叫萍妮!」「你好! 你好!」羅林望著眼前這個大美人結結巴巴的說道,「你是………」梅芳疑惑的 問道,她沒有說出「妓女」兩個字,萍妮笑了笑說:「我是在這兒工作的,我喜 歡這兒,我還有三、五個朋友都在這條船上。」「這條船是什麽意思?」梅芳疑 惑的問,她被萍妮的話搞糊塗了,她顯然忘了剛才舞台上發生的事情,以及夜總 會里的其他妖豔的女人。   萍妮笑了笑說道:「船就是生活,我是一個已經結婚的女人,有一個孩子。 三年前,我與丈夫來到這家『星光夜總會』,我丈夫跑到二樓,跟別的女人發生 了性關系。當時我很傷心,我丈夫就對我說,我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一方面 可以獲得快樂,另一方面還可以爲家里賺一筆錢,何樂而不爲!」萍妮吸了一口 香煙繼續說:「這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我不想跟你們說太多的細節。」   羅林仔細打量著萍妮,說實話她非常漂亮,萍妮穿了一件黑色的絲綢襯衫, 腳上穿一雙黑色的高跟鞋。羅林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美女竟然是已婚的少婦,而且 還生過孩子。「你今年………」羅林支支吾吾地問,「我今年三十一歲,我不想 隱滿,我也不想知道你的名字。」萍妮笑著說道。「我叫羅林,我妻子叫梅芳, 我們是被胡安邀請來的。」   萍妮咧嘴笑了笑說:「胡安總是這樣,一些夫婦會接受他的邀請到這里來, 而大多數人根本不會來。你們二位覺得這里怎麽樣?」「我不知道,不過我覺得 這里太奇妙了。」梅芳說道,「這就是星光夜總會,你說得對,這里的確很奇妙, 許多旅遊城市里,都有這種奇特的地方,有些人把它稱作『紅燈區』,在這兒還 有幾座夜總會,一些男人到這里喝酒,看脫衣舞表演,如果他們願意的話,還可 以到二樓找小姐或是夫人,你能相信嗎,有許多已婚的少婦,也到這里尋找快樂。」   萍妮又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煙繼續說:「在這座城市里,除了夜總會以外,街 道兩側還有一些單獨的房子,男人們來到這里只有一個目的,通常情況下,他們 不會在房間里呆很久,干完事后就離開。」接著,萍妮扭頭看了看羅林問道: 「羅林,你爲什麽一聲不吭,你覺得這兒怎麽樣?」說完,她的臉上露出了黃金   「這兒的確與衆不同,尤其是第一個跳舞的舞女,她實在是太讓人興奮了, 其他的舞女就很一般。」羅林說道,「舞蹈是否精彩,取決于客人的嗜好!」萍 妮解釋說,「萍妮,你也跳那種舞蹈嗎?」梅芳好奇的問,「有的時候跳,對于 女人來說胡安是個很不錯的男人,我們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其實,每家俱樂 部都有一、兩位壓軸的舞女,只不過在這家夜總會里多一些罷了。」   「萍妮,你今天晚上打算跳舞嗎?」羅林興奮的問道,可是還沒等羅林問完, 他就覺得梅芳在餐桌下面狠狠的踢了他一腳。羅林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出于嫉妒, 還是覺得他的話有失禮貌,「你希望我今天晚上跳舞嗎!」萍妮向羅林抛了一個 眉眼說,梅芳有些嫉妒的看著這一切,羅林沒有理睬妻子的暗示,他說:「我只 是出于好奇才問的!」萍妮望著羅林笑了笑說道:「我可以喝一杯你的香槟酒嗎, 夜總會里的酒質量太差了,你們倆的確與衆不同,你們喝的酒是胡安私人珍藏的。」 說完,她拿起酒瓶繼續說:「你們知道嗎,這一瓶酒要花100多美元呢!」   「你當然可以喝這瓶酒了,請原諒,剛才我沒有給你斟酒。」羅林抱歉的說。 萍妮向吧台揮了揮手,一個服務生送來一個干淨的酒杯,他給他們三個人斟滿酒。 「萍妮,我不明白爲什麽胡安要免費款待我們,他這麽做至少要損失200多美 元呢!」梅芳好奇的問,「這沒有什麽奇怪的,胡安很會觀察少婦,他喜歡漂亮 的女人坐在他的俱樂部里,就象你一樣。象你這麽漂亮的少婦,肯定能吸引很多 男人,這就是爲什麽你不用花1分錢的原因。」萍妮轉向羅林繼續說:「你真的 明白我說的意識嗎!」羅林琢磨了半天,胡安已經向他說了好幾次免費的事情, 他以爲自己明白了。   「你知道我們是賣什麽的嗎?」萍妮問道,她沒等羅林回答就繼續說:「我 們賣酒水,我們賣食物,盡管很難吃,我們賣所有顧客需要的,我們還賣娛樂活 動,如:脫衣舞蹈和表演,你們肯定猜到了,這些都是要付費的,然而你們卻不 用付錢。在二樓,我們還賣特殊的服務,羅林你想體驗一下二樓的特殊服務嗎,   梅芳默默的聽著萍妮喋喋不休地講解,她很清楚萍妮在勾引自己的丈夫,她 也明白萍妮肯定是胡安派來的,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此時此刻的想法,梅芳在想, 如果自己的丈夫真的跟萍妮上樓去,那麽胡安肯定會也來勾引自己上樓去,羅林 是否會允許自己的妻子也干那種事,梅芳想到這里,心砰砰的跳,她想起了胡安 說的粗俗的話,「他們相互肏對方!那種激情讓你難以想象。」   梅芳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羅林在床上跟她說過的話,他希望看到梅芳跟別的 男人做愛。當時梅芳覺得丈夫的話很無恥,也許是自己誤導了丈夫,不過她也說 過,如果羅林先跟別的女人上床的話,她決不會嫉妒和生氣,只要丈夫允許自己 跟別的男人上床就行了。如今,萍妮正在勾引自己的丈夫上床,她不知道自己是 否也可以跟別的男人發生性關系,跟一個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上床。以前,梅芳 從來沒有想到這種事情會真的發生,如今這種事情就在眼前。   此時此刻的羅林顯然已經失控了,他顧不上身邊的妻子,盡情地與那個漂亮 的妓女調情,萍妮的一只手端著酒杯,另一只手伸到餐桌下面撫摸著羅林的大腿, 羅林沒有注意到此時胡安返回來了。   「我看你們倆是一見鍾情了!」胡安笑著說,他隨手坐在的梅芳身邊,「萍 妮是否跟你們提起了,三年前她與丈夫來到星光夜總會的經曆?」「不,她沒有, 她只是說她丈夫允許她到這里工作。」梅芳接過話說,她看見萍妮正在心不在焉   「的確如此,萍妮說得已經足夠多了。自從那一次,她與丈夫來到星光夜總 會,度過了一個銷魂之夜后,她就喜歡上這里了。」說著,胡安扭頭望了一眼萍 妮,「親愛的,你還記得當時的一切嗎?」「我當然記得!」萍妮輕聲的回答道。   梅芳扭頭對萍妮說:「我記得你說過,那一夜你丈夫背叛了你,到二樓跟別 的女人發生了性關系,是嗎?」還沒等萍妮回答,胡安接過話說:「當時,我剛 剛接手這家夜總會。也許是命中注定,我把他們夫妻倆介紹到星光夜總會,那一 夜,萍妮的丈夫干出了越軌的事情,萍妮感到非常憤怒。大約一個星期后的一天 晚上,萍妮獨自一個人來到夜總會,說實話,我一點也不感到驚訝。萍妮盡情的 與男人們做愛,那種快樂的感覺,只有經曆過的女人才能夠體會到,從此以后, 萍妮就留下來工作了。」胡安說完,他扭過頭色迷迷的凝視著梅芳繼續說,「憑 著本能,我知道此時此刻有一個女人,非常渴望那種快樂,她非常渴望愛和性, 她非常有潛力,非常願意到這里來。」   胡安扭頭問萍妮:「萍妮,你還記得嗎,那一夜你享受到了多少次性高潮?」 萍妮不加思索興奮的說:「7次!」梅芳心里暗暗地叫道:「天啊!太刺激了!」 她在想,「胡安的確很了解女人的性需求,難道他真的比我還了解自己嗎?」梅 芳感到驚訝,她心底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渴望,也許是香槟酒的作用,也許是身處 在這種特殊的環境,她非常渴望跟男人做愛。梅芳承認萍妮的到來,的確讓她消 除了許多恐懼感,萍妮的話讓她感覺臉上一陣陣的發熱,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興 奮,梅芳的心砰砰的狂跳不止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胡安偷偷的觀察著梅芳,他貼在梅芳的耳邊輕聲地說:「親愛的,你今天晚 上看起來非常漂亮,你的臉紅了!」梅芳尴尬的笑了笑說,「謝謝!」坐在餐桌 對面的羅林,根本無法聽清自己的妻子與胡安的耳語。周圍旁觀的人還以爲胡安 和梅芳是一對夫妻呢。   胡安再一次貼在梅芳的耳邊輕聲地問:「梅芳,你的里面是不是沒有穿乳罩 和內褲?」梅芳顯然被激怒了,她真想大吼一聲「這不干你的事!」然而,她沒 有那麽做,而是喝了一口香槟酒,她貼在胡安的耳邊小聲的說:「是的,我的里 面什麽都沒有穿!」   萍妮望著眼前的胡安和梅芳在耳語,她扭過頭來小聲的問羅林:「難道你真 的不在乎胡安勾引你妻子嗎?」「她是一個大姑娘了,她可以干任何她想干的事 情!」羅林冷冷的說。萍妮繼續問:「難道你真是一個愛趕時髦的男人嗎?」羅 林尴尬的笑了笑說:「自從我們夫妻倆離開家出門旅遊后,就發生了許多意想不 到的事情!」羅林指的是梅芳在海灘上裸泳的事。   此時,夜總會里的人越聚越多,幾個漂亮的女孩兒被男人們包圍著。一些男 人靠在牆邊或是坐在酒吧的高凳上,偷偷的望著梅芳和萍妮,他們渴望的跟這兩 個漂亮的女人上樓去做愛。夜總會的音樂聲夾雜人們的叫喊聲,顯得非常吵鬧。   胡安看了一下手表,已經是晚上10:30了,他向萍妮使了一個眼色說道, 「萍妮,你爲什麽不陪羅林快樂一把!」萍妮站起身來拉了一下羅林的胳膊,羅 林沒有動,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羅林望了一眼妻子說:「我現在非常想快樂一 把……!」梅芳皺了皺眉頭貼在丈夫的耳邊小聲地說:「老公,你不要忘了昨天 晚上的承諾!」「當然了,我遵守承諾!」羅林小聲回答道,梅芳繼續說,「你 不要忘了我的條件,你用不著回答,我知道你想干什麽,只要你跟萍妮一上樓, 我就干。」胡安和萍妮都無法聽到夫妻倆的談話。   「梅芳,你想干什麽,我不能讓你一個人留在這兒,你不要忘了這是什麽地 方。」羅林有些生氣的說,「老公,我也很想快樂一把,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 快上樓去吧!」梅芳有些不耐煩的說。不用多說,羅林攙著萍妮的手上樓去了, 他們倆漸漸地走出梅芳的視線。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