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53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maxchan6688
騎士 | 2019-2-13 17:04:34

(卅八)童年玩伴二

    天剛濛濛亮,勤勞的奶奶就起床了,忙著去小院子餵養家禽、打掃衛生和準備早餐。令人驚奇的是,奶奶經過一夜的裸體,似乎已經十分習慣。無論是在小院子餵養家禽,還是在廚房做早餐,奶奶居然一直保持裸體的狀態!接著和大家一起吃早餐,一直到收拾碗筷完後,奶奶仍然一直處於裸體的狀態,仍然絲毫沒有穿上衣服的意思。胸前兩隻碩大的乳房沒有任何束縛,隨著奶奶的忙碌自由的晃來晃去,奶奶毫不在意,任由兩隻乳房自由自在的跳躍著。
我和爺爺隨後也跟著起床了,但爺爺起床後就穿上了衣服,卻完全沒有叫奶奶穿上衣服的意思,似乎爺爺也十分樂意看著奶奶不穿衣服,赤身裸體的樣子。看著奶奶渾身光溜溜的,晃著兩隻大乳房,光著大屁股在屋子裡忙前忙後,爺爺居然是看得眉開眼笑。在爺爺火熱的目光裡,眼前這個陪伴了自己幾十年,銀髮絲絲的老伴,此刻仿佛重新回到了年輕的時代,重現當年人見人愛的“大胸蓮”的迷人風姿……
眼前這一幕,證明我的推測完全沒錯,奶奶其實和我一樣,都是喜歡自由自在的感覺,喜歡無拘無束的感覺,潛意識裡,也就是喜歡裸體的感覺!但可惜的是,一直以來都沒有人去引導奶奶,而我這個從小的“天體者”居然也懵懵懂懂了這麼多年,直到昨天傍晚才想起來。要不是我這麼後知後覺,我很有可能和真真一樣,從小就可以在天體的家庭生活長大!想到這裡,我不禁對自己的後知後覺非常痛恨!
當然,除了奶奶,我自己當然也是一直處於全裸狀態的了。回來前我就已經決定,在這幾天假期裡,要盡可能的保持天體狀態,好好享受天體生活的樂趣。看著眼前這一幕,我又想到:其實大多數男人都喜歡看女人裸體,尤其喜歡看女人裸體做事幹活的樣子。進一步說,其實大多數男人喜歡女人在自己面前裸體,喜歡女人在自己面前裸體做事做運動,而自己卻不一定喜歡裸體。如此看來,要推廣天體運動,應該先從女人開始,女人應該比男人更先一步接受裸體的觀念,更先一步勇於在男人面前裸體生活、裸體做事、裸體做運動等等。在女人習慣了裸體生活、裸體做事做運動後,男人們自然而然也就會跟隨女人一起裸體生活、裸體做事做運動了。所以,這幾天假期,作為天體愛好者和天體推廣者的我,應該從我做起,做個好榜樣!昨天答應小夥伴們未來幾天與他們一起渡過,我甚至做了個決定,未來幾天裡,我要全天候徹徹底底的享受天體生活,這可能有一定的難度和風險,但我希望能夠克服!至於不約而來的月經嘛,不去管它了,都已經決定徹底天體了,還管什麼月經不月經的呢,什麼時候出來,落在什麼地方,管他呢,隨機吧!
過了一會,大門外傳來汽車聲,響了幾聲喇叭,隨後大門傳來敲門聲,是阿軍他們到了。直到此時,奶奶才將衣服穿上,然後微笑著對我說:“去吧,記得注意安全!”我向著門外大聲應了一聲,赤裸著身子,什麼東西也不拿,光溜溜的直接向大門走去。
大門外是穿戴整齊的四個小夥伴,見到我一絲不掛的出現在眼前,都露出驚訝之色。雖然四人對我的裸體並不陌生,甚至可以說是熟悉至極,但現在是在家門口,裡面是有長輩家人的,沒想到我居然也渾身赤條條的,還是有點驚訝。我笑道:“進來吧。”四人定了定神,魚貫而入,一起向座位上的爺爺奶奶問好。奶奶和藹的微笑著說道:“這幾天我就把圓圓交給你們四個了,你們要好好照顧她,不能欺負她哦。”四人聽了,齊聲應好,並保證一定將我毫髮無損平安的送回來,爺爺奶奶都滿意的點了點頭。
小夥伴們揮手向爺爺奶奶告別,我跟在後面,什麼都沒帶,兩手空空,赤身裸體,一絲不掛的跟著小夥伴們走出去。
小轎車就停在門外,阿飛打開後門,自己率先坐了進去,然後在車裡向我招呼道:“上來吧!”我看到後排座位上鋪了乾淨的新毛巾,笑著坐了進去,心想:小夥伴們表面看似毛毛乎乎,內裡還蠻細心的。阿堅隨後也坐了進來,阿浩和阿飛也分別坐進了前排。我渾身光溜溜的坐在阿飛和阿堅中間,三個人緊緊的挨在一起。阿飛扭頭看著近在咫尺我無遮無掩飽滿的乳房,忍不住伸過手握住揉捏了幾下。我只是扭了扭身子,也不去阻攔他,任由他抓著我的乳房,笑道:“這麼快就不老實啦!反正我現在是完完全全把自己徹底交給你們了,所有的一切都由你們做主啦。你們看,我是真真正正一絲不掛的跟你們出來的,衣服手機錢包的什麼都沒帶,完全一點依靠和保障都沒有,你們如果動歪念把我怎麼怎麼了,我也只好認命啦。”眾人一聽,搶著道:“放心,我們一定遵守對奶奶的承諾,完完整整、毫髮無損的完璧歸趙!”阿飛以為我生氣,鬆開抓住我乳房的手,哂笑了一下,說道:“實在是太完美、太迷人了,真的忍不住。”我抿嘴笑道:“好啦,我又沒怪你,我當然相信你們啦,要不也不會跟你們出來了。”阿飛一聽,臉上大喜,縮回的手又再次伸過來,而一旁的阿堅也不甘落後,一起伸出手。兩人竟然一人各握住我一隻乳房,不停的揉捏玩弄著。前面的阿飛和阿浩轉過頭來,滿臉羨慕之色。阿浩笑道:“早知我就坐後面了,這不公平嘛!”阿飛也叫道:“我要求換位!”我任由左右兩人恣意把玩著我的乳房,笑道:“你們急什麼,這幾天我都跟著你們了。別耽誤時間了,快開車吧!”兩人聽了,想到未來幾天的“幸福”日子,才喜形於色的轉回頭去。
    汽車由阿浩駕駛,平穩地向市里開去。一路上,阿飛和阿堅一直在把玩著我的乳房,一刻都不願意鬆手,好像永遠都玩不膩似的。我大方的伸平雙臂放在靠背上,身體斜靠在座位上,任由兩人一路上肆意玩弄我的乳房。從我一絲不掛的跟著小夥伴們從家裡出來,我心裡已經想好了,這幾天,我將完全開放我的身體,一切都順其自然。
汽車慢慢駛進縣城,我一邊享受著小夥伴的親昵,一邊問道:“我們第一站去哪裡呀?”阿飛一邊繼續把玩著我的乳房,一邊答道:“我們先去本市正在開發的一個別墅群,我們承接了別墅群會所的內裝修。這個別墅群是本市最新開發的,完全按照歐陸小鎮的風格設計建設,裡面有花園、有湖泊,還有遊泳池、網球場等等的配套設施,可漂亮了!”阿浩在另一邊,也是一邊玩弄著我的乳房,一邊笑道:“你什麼時候成了樓盤銷售啦?在這裡這麼賣力的推銷!” 眾人轟然大笑!我笑道:“現在國內到處都是所謂的歐陸風情小鎮,這個仿西班牙,那個仿葡萄牙,又或者什麼地中海、加勒比之類的,簡直是氾濫成災,可就是沒人開發我們自己傳統風格的小鎮!”阿浩轉過頭,說道:“圓圓說得對!我也是這樣認為。其實我們國內有很多傳統風格的民居,比如徽派民居、蘇派民居之類的,都很漂亮很有特色,絕對不會比歐洲的差!”阿飛笑道:“那就等咱們阿浩老闆早日發達,多多開發中國傳統風格的小鎮!”阿浩一本正經的說道:“你等著,有朝一日我做了開發商,一定多多的開發我們自己風格的樓盤!”嬉笑中,汽車很快開進市區近郊,進入一個正在開發的別墅群,到達一幢樓前停下來。
阿飛看車停下來了,才戀戀不捨的鬆開一直握住乳房的手,還意猶未盡的又捏了幾下乳頭,笑道:“你們等一下,我去叫工人清理一下工地。”說完,跳下車,逕自跑進樓去。阿堅笑道:“工地亂糟糟的,收拾要花些時間,我們就在車上等吧。” 嘴上說著話,手上繼續揉捏把玩著我的乳房,似乎一點時間都不願意浪費!我一邊迎合著阿浩,一邊伸了個懶腰,笑道:“坐了這麼久,腿都麻了,我們下車去等吧!”阿堅聽了,才戀戀不捨的鬆開手來。
    我打開車門,赤條條的跳下車。腳下路面是一小塊一小塊的小石塊鋪設而成的,看上去並不十分平整,但踩上去十分舒服,一點都不紮腳。今天太陽雖然很大,但現在已經是十月份,倒也不怎麼感到火辣,反而是從冷氣十足的車內出來後,太陽照在赤裸冰涼的肌膚上,覺得特別的舒服。眼前是一座充滿意大利風格的建築,外牆安裝了羅馬風格的石材構件,窗子也是設計成羅馬風格的拱窗,正門是兩扇高大的木框玻璃門。屋子前面堆了很多裝修材料和垃圾,看樣子裡面正在進行著內裝修。放眼眺去,遠處是一棟棟嶄新漂亮的別墅,外牆刷著五顏六色的油漆,充滿著異國情調。很多別墅門前都停了車和堆著材料,稀稀拉拉有工人進進出出,但他們都沒留意到,此時不遠處,正站著一個赤身裸體、一絲不掛的大美女!
幾個小夥伴也陸續下車,站在我旁邊介紹著別墅群的規劃。我聽著小夥伴的介紹,恍然間,竟然有種滑稽的感覺。現在這個陣勢,像極了黑幫電影裡面的場面,我是某社團大姐,出行與其他社團談判,旁邊幾個嚴陣以待的小夥伴,是我的保鏢和隨從。但滑稽的是,我這個社團大姐,竟然是赤身裸體、一絲不掛的狀態!
    大約五分鐘左右,阿飛從屋裡跑出來,叫道:“好啦,簡單整理了一遍,好多啦。”
我笑著邁步走上前,阿飛盯著我赤裸裸、寸褸未掛的胴體,再次問道:“裡面都是五三大粗的民工,你確定就這個樣子進去嗎?”我不禁啞然失笑,難道跑了這大老遠路,本姑娘會在這個時候退縮麼!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阿飛很識趣,笑道:“好吧,算我多嘴了。我剛才和工人說了,你是客戶代表,今天特地過來視察工地。”我點點頭,笑道:“你倒是想得很周全。”說完,大踏步逕自向屋內走去,幾個小夥伴見狀,趕緊跟上。
進到屋內,工人們都在忙碌的工作著,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忽然,全場安靜下來,工人們都齊刷刷的瞪大眼睛向我這邊看過來。這對於我已經司空見慣的場面了,大多數情況下,突然見到一個嬌滴滴的美女赤身裸體、一絲不掛的出現,大多數人的反應肯定都是驚訝加木呆!眼前也是一樣的情況,估計剛才阿飛只是告訴工人們有領導來視察,並沒說是個美女,更沒說是個赤身裸體、一絲不掛的大美女!
工人們都不約而同的放下手中的活,一起聚到我們前面,目不轉睛的盯著我。對於很多人,尤其是女人,突然面對幾十雙眼睛齊刷刷的注視著自己,很多人都會非常緊張,更不用說像我目前這樣赤身裸體、一絲不掛的狀態了。但經過這些年的天體生活,我可以說已經是“久經考驗”的天體達人,尤其是數月前和可可、萍萍她們在小縣城天體維權經歷後,我的心理狀態早就磨練的非常強大!對於眼前,雖然幾十雙眼睛目不轉睛、火辣辣地盯著自己赤條條、一絲不掛的身子,在我看來卻是小菜一碟而已。我微微笑了笑,落落大方的挺起赤裸的胸膛,揮了揮手,對著工人們,大聲說道:“大家好!”工地裡靜了幾秒,突然響起一陣雷鳴般的掌聲,經久不息!霎那間,我感到自己仿佛真的是視察工地的領導,那種感覺,很奇妙、很美好。我有點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迷戀權力和地位了,原來被人擁戴的感覺實在是非常美好!
阿飛向工人們揮揮手,示意停下,掌聲才慢慢平息。阿飛大聲叫道:“大家不用大驚小怪,這是圓圓小姐,是咱們的領導,她今天是特意過來視察兼探望大家的。我們一起歡迎她!”工地又再次響起了了雷鳴般的掌聲。我心裡暗暗好笑,我居然成了領導了!心想,既然小夥伴們說我是領導,那就像模像樣的做一回領導吧!我扭著腰肢,挺著赤裸裸的乳房,走進工人人群中!剛才工人和我還算有一點距離,如今,我和工人們可以說是零距離了!現在的情況,可以說是一隻綿羊主動走進了一群狼群中!工人們只要伸出手,隨時就可以觸摸到我赤裸裸的身軀上面任何一個部位!但工人們看似五三大粗的,但都很規矩,甚至有點靦腆,只是用火辣辣的目光掃射著我身上的每一個性感的部位,卻沒有一個人對我作出稍為出格的舉動。我熱情的伸出手,與工人們逐一握手,工人們都喜出望外,與我這個美女“領導”握手的時候,甚至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我赤身裸體的在工人們的擁戴中,一邊體會著當“領導”快意,一邊享受著工人們對我行注目禮的快感,感到非常的陶醉!
過了好一會,我才慢慢從人群中走出來,回到小夥伴們身邊。工人們依然用火辣辣的目光注視著我,阿飛大聲說道:“好了,大家繼續幹活去吧。”工人們聽了,依依不捨的的又注視了我好一會,才慢慢分頭轉身繼續幹活。
我和小夥伴們走到一邊,笑著說道:“你們也一樣,該幹嘛幹嘛去吧,不用管我啦,我自己到處轉轉瞧瞧。”阿軍關心的說道:“那你小心點,最好不要離開我們任何一個人視線範圍。”我咯咯的笑道:“沒問題的,光天化日之下,你們還怕哪個工人會吃掉我嗎?你看剛才我在人群中這麼久,他們都很規矩的嘛!”阿浩說道:“我們答應過奶奶,要保護好你的。”我笑道:“這些年一個人在外面獨立生活,我懂得保護自己的,不用擔心啦。”阿軍聽了,稍為放心了些,又說道:“這裡是工地,亂糟糟的,到處是材料和垃圾,你身上什麼保護都沒有,真的要小心。”聽得阿軍關心的話語,我心裡很感動,表面卻嘻嘻笑道:“行了,知道了,還是你最關心我。”其他人聽了,齊聲說道:“我們也很關心你的。”我笑道:“知道啦,你們幾個最關心我啦。”說著,上前跟每個人都擁抱了一下。遠處的工人看到四個小夥伴和我這個大美女這麼親熱,眼中都射出羨慕的目光來。
四個人又叮囑了一番,才分頭去各個區域視察工作。我環遊四方,在工地慢慢的踱了一圈。地面雖然很粗糙,但工人們清理過後,也不怎麼紮腳,雖然到處都堆放著材料,但走路空間也算寬敞,我雖然是赤身裸體毫不設防,身上也幾乎沒沾到什麼髒物,依然保持著白白淨淨的狀態。每當我經過工人們身邊的時候,工人們都情不自禁的停下工作,向我行注目禮。所謂注目禮,說白了,其實就是貪婪的上下掃射我赤裸裸、毫無遮掩的身體,不管是飽滿高聳的乳房,光滑平坦的小腹,晶瑩粉嫩的陰部,還是修長結實的長腿,都是工人們目光飽餐的對象。而我,當然是毫不介意啦,對於每個工人,我都是大方面對並報以微笑。工人們都很規矩,雖然目光熱辣如火,但形態上對我依然保持著尊敬甚至可以說敬畏的態度,沒有一個工人敢對我毛手毛腳。
    我看了看幾個小夥伴,他們有的在覆核地面墨線,有的在對著半完工的磚牆核對圖紙,有的在指揮著工人施工,各司其職,井然有序。我心想,還是不去打擾他們吧。我扭頭看了看,遠處有個工人,正在將堆在門口附近的水泥一包一包的扛到工地的不同位置,水泥包看起來似乎很重,壓得他彎下腰來。我想了想,向他走過去。很快,我走到了他的身前。此時,扛水泥的工人正準備將一包水泥放到肩上,見我走近來,便停下來,貪婪的看著我赤裸裸、一絲不掛的胴體。我打量了一下這位工人,只見他看起來三十多歲,矮矮胖胖,上身光著膀子,一身黝黑的肌膚。我微笑著問道:“師傅,請問怎麼稱呼呢?”工人目光一直目不轉睛的注視著我的身子,聽我問話,才開口道:“我姓肖。”我笑道:“肖師傅,你好。”肖師傅應道:“嗯。你好。” 眼睛卻一直盯著我胸前無遮無掩飽滿的乳房。我看了看眼前堆積如山的水泥,問道:“這麼多水泥,只有你一個人搬嗎?”肖師傅盯著我胸前無遮無掩、高聳飽滿的乳房,吞了口口水,答道:“是呀,只有我一個人。”我又問道:“水泥包重嗎?”講了幾句話,肖師傅似乎沒那麼拘謹了,笑道:“重呀,怎麼不重,一百斤一包呢。”我聽了,吐了吐舌頭,笑道:“一百斤呀!跟我差不多重量呢。”頓了頓,又說道:“師傅,反正我也沒什麼事,我來幫你忙背幾包吧。”肖師傅一聽,笑了出來,說道:“這水泥包又髒又重,你嬌滴滴的怎麼背得起呀。呵呵”
我聽了,心裡卻不太受用。自小,我就很獨立,也很要強,我一直認為男孩子能做的事,我們女孩子也一樣可以。小時候看過一本古龍的小說《蕭十一郎》,馬上就將裡面的女主角風四娘定為我的偶像和學習的榜樣。小說裡面的風四娘,喜歡騎最快的馬,爬最高的山,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現實中的我,心裡也希望自己能像風四娘一樣獨立、堅強!而肖師傅的話明顯是認為像我這樣嬌滴滴的女子,說幫他背水泥包,無異是癡人說夢!
我笑了笑,問道:“肖師傅,請問你體重多少?”肖師傅一愣,不知我問這個幹什麼,但還是回答道:“大約一百七八十左右吧。”我笑道:“你差不多有兩包水泥重了,但你信不信,我能背起你在這裡走一圈?”肖師傅聽了,笑道:“這怎麼可能呢……”還沒等他說完,我跨前一步,彎下腰,揮揮手,說道:“來吧!”肖師傅這下吃驚了,驚訝的看著我。要知道,我一直是赤身裸體、一絲不掛的,而肖師傅也是光著膀子的,不管我是否背得起肖師傅,只要肖師傅往我背上趴過來,豈不是我們倆要肌膚相親!肖師傅不太敢相信我說的是真話,遲疑著不敢上前。此時,周圍的工人看到有熱鬧,都停下來手中的活圍了過來。我笑道:“大家做個見證,如果我能背得起肖師傅在這裡走一圈,那就是肖師傅輸了,就要罰肖師傅背回我走三圈!”“哇……”眾人馬上議論紛紛,哨聲四起。肖師傅此時看起來像打了雞血一樣,容光煥發,大聲道:“如果我贏了呢?”我想了想,笑道:“那就隨便肖師傅你怎麼罰吧!”“哇……”議論聲再次響起,夾雜著嬉笑聲。一個年輕的工人笑道:“老肖呀,你今天真是出門踩到黃金了,不管輸贏都是你賺大啦!”肖師傅自己也很興奮,滿臉通紅。我笑道:“來吧!”眾人齊聲喝彩:“上!上!”在眾人喝彩聲中,肖師傅慢慢走過來,小心的趴在我背上,沾滿水泥灰的赤裸的前胸緊緊的壓著我光滑潔淨的背脊,雙手卻不知該如何擺放。我笑道:“你沒讓人背過嗎?雙手攬住我呀。”肖師傅不再客氣,雙手往前胡亂攬去交叉收緊。真是無巧不成書,肖師傅的雙手,居然剛好抓住了我胸前赤裸裸的兩隻乳房!“哇……”眾人的嬉笑聲更大了。肖師傅似乎也感覺不太對勁,瞄了一眼,大驚失色,趕緊放開手。可是,剛一鬆手,肖師傅整個身軀就往下滑,我笑著輕聲道:“沒關係的,抓緊了。”肖師傅只好又緊緊的抓住我的雙乳,準確的說應該是從後面緊緊的握住了我的雙乳!
我笑道:“肖師傅,你趴穩了。”說罷,雙手托著肖師傅的大屁股,往上一提,肖師傅整個人完完全全的被我背了起來!眾人見狀,不約而同的齊齊鼓起掌來。此時,四個小夥伴站在人群中,驚訝的看著我。我悄悄給他們使了顏色,示意不要阻止我。小夥伴們和我從小玩大,知道我這個人只有想不出的,沒什麼不敢玩的,對於我的眼神當然心領神會,都不出聲,在旁邊微笑著看。
我深呼吸了一下,邁步向前走去。其實不用說,我肯定是贏定的。像這種你背我、我背你的遊戲,從小時候和小夥伴們,到上中學和真真家人,再到現在和人可可他們,經常樂此不彼,不要說走一圈,就是兩圈都沒問題!
很快我就背著肖師傅走完一圈,回到原地。肖師傅慢吞吞的從我背上滑下來,居然一臉的戀戀不捨,我心裡暗暗好笑。我低頭看了看,胸前兩隻雪白嬌嫩的乳房剛才被肖師傅沾滿水泥灰的雙手緊緊抓住,被弄得烏七八黑的,上面居然隱隱約約的現出兩隻灰黑色的手掌印!肖師傅終於也留意到我兩隻大乳房的狀況了,一下子變得滿臉通紅,卻不知該說些什麼好,只好撓著頭皮,呆呆的站在那裡。
在眾人嬉笑聲中,我伸手輕輕拍著兩隻乳房上面的灰塵,笑道:“肖師傅,沒關係啦,待會洗洗就好了。不過,你輸啦,輪到你背我走三圈啦,不許耍賴哦!”兩隻無遮無掩的乳房在我拍打之下,自由自在的跳躍著,肖師傅就站在我咫尺之遙,盯著我胸前兩隻活蹦亂跳的乳房,居然看呆了!聽到我說他輸了,不但不失望沮喪,反而滿臉通紅興奮異常,連聲道:“不耍賴!不耍賴!”眾人哄然大笑,那年輕工人笑道:“老肖,不如我來替你受罰吧!”肖師傅聽了,連連擺手,急聲道:“不用!不用!”眾人聽了,又一陣大笑。我笑道:“那我來啦!”肖師傅聽了,趕緊轉過身,彎下腰。我走過去,輕輕的趴上去,兩隻赤裸裸的乳房直接貼在肖師傅的背上,我感到肖師傅身體一震。我雙手緊緊的箍著肖師傅,肖師傅雙手托著我赤裸裸渾圓的屁股,我往上一跳,整個人掛在了肖師傅的背上,雙腿順勢緊緊的纏住肖師傅的腰身,腦袋斜斜的靠著肖師傅的肩膀。此時,我整個人的正面,都已經與肖師傅的後背緊緊相貼,連小腹乃至陰部都已經和肖師傅貼在一起了,裸露著的陰毛與肖師傅赤裸的腰身不斷的摩擦著,我感到肖師傅的體溫一下子好像上升了幾度,渾身變得火熱滾燙!
對於背慣了水泥包的肖師傅,背著我走幾圈當然是小菜一碟。雖然肖師傅磨磨蹭蹭,走得慢吞吞的,但三圈還是很快走完了。肖師傅似乎還不願意放下我,雙手緊緊的抓住我的屁股。我笑道:“好啦,放我下來吧。”肖師傅頓了頓,才很不情願的放我下來。突然,工人們都不約而同齊齊瞪著肖師傅,哄笑起來。我定睛看了看,也不禁啞然失笑。原來,剛才我伏在肖師傅的背上“顛簸”時,引發了經血的大量湧出,此時,肖師傅的後腰,竟然佈滿了鮮紅的經血!肖師傅不明所以,疑惑的看著大家。大家嬉笑中,指著肖師傅的後背示意,肖師傅伸手抹了抹自己的後腰,才知道竟然發生了如此尷尬又如此好笑的事情!一個年輕的工人笑道:“老肖呀,你今天真是紅運纏身,下班趕緊去買彩票吧!”另一個笑道:“中了大獎記得分一點給大家啊!”我走上前,拿起放在一旁的毛巾,一邊幫肖師傅拭擦著,一邊笑道:“真是不好意思啦,待會我幫你沖洗一下吧。”肖師傅連連擺手,說道:“沒關係,沒關係,我自己擦擦就可以了……”嘴上雖然這麼說著,雙手卻絲毫沒有拿毛巾的意思,臉上還一副享受陶醉的樣子。我心裡暗暗好笑,仔細的將肖師傅身上的經血拭擦乾淨。
拭擦完肖師傅,我低頭看了看自己,不禁啞然失笑。肖師傅光著膀子背水泥,身上一身的汗水混合著水泥灰。剛才和肖師傅肌膚相貼,自然也全部弄到我身上了。本來乾淨潔白的身體,沾滿了水泥灰,變得黑一塊、灰一塊的。我接過阿軍遞過的新毛巾,當著眾人的面,大方的拭擦著身上的汙跡,又清理了一下陰部的積血,然後笑著對大家說:“好啦,大家繼續幹活吧,別耽誤工作了,等下你們每個人,我都會親自去檢查工作。”眾人聽了,齊聲歡呼了一陣子,才一一散去重新工作。阿軍他們走上來問候,我笑著表示沒事,讓他們自顧自去忙就可以了。小夥伴們都沒想到我會玩得這麼開,都紛紛表示佩服之類的,才分頭散去。
我看著身邊意猶未盡的肖師傅,笑道:“現在你不會覺得我背不起水泥包了吧。”肖師傅微微一愣,想了想,認真的說道:“美女,其實背人和背水泥不一樣的,人的體積大,而且會靠著你,但水泥包體積小,而且容易下溜。”我說道:“那就讓我體驗一下吧。”經過剛才,肖師傅知道我是言出必行的,笑道:“好吧,你先試著走幾步,不行就直接往地下扔就是了。”我笑著說好。肖師傅讓我微微彎腰,小心的將一包水泥放在我肩頭上,慢慢鬆開手。我感到水泥包沈甸甸壓著肩膀,幾乎直不起腰。我咬咬牙,雙手扶好水泥包,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短短幾十米的距離,我咬緊牙關,深一腳淺一腳的,好不容易才走完。卸下水泥包,感覺比跑了一千米還累,渾身的汗水不停往下流。回到水泥包山邊,肖師傅見我這副模樣,笑道:“是不是很重呀,我說過的,你又不相信。唉!”我聽了,心裡居然燃起了鬥志,咬咬牙,笑道:“還行啦,再來吧。”肖師傅吃了一驚,問道:“還要背嗎?”我點點頭。肖師傅注視了我一下,點點頭,又慢慢將一包水泥放到我肩上。我咬著牙,居然又連續背了三包!感覺整個人都快散架了,再怎麼咬牙也不可能再繼續了。肖師傅遞過一個茶壺,說道:“想不到你看起來嬌滴滴的,性格這麼要強,我真是服了你。來,喝點茶吧。”我早就舌幹口燥,接過茶壺,咕嚕咕嚕的喝了幾大口,才想起說謝謝。
背了這幾包水泥,我是真感覺累了,什麼也不顧了,光著屁股,直接坐在幾包水泥上休息。肖師傅看我休息,才繼續開始他的工作。只見肖師傅背著一百斤的水泥包,健步如飛,來來回回根本不用休息,一下子就背走了十幾包。這時,我才真的佩服肖師傅,才明白很多事情,逞強是沒用的!
坐了一會,我感到體力又回來了。感覺搬運水泥包也體驗得差不多了,於是站起來,如約去到不同的工人身邊“檢查工作”。幾個小時下來,我和砌磚工人一起砌了好幾層磚牆,也和拌水泥工人一起用鏟子調了好幾堆砂漿。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到下班的時間了,工人們都放下了工具,準備下班。
剛才和工人一起做事的時候,我是真的將自己赤身裸體、一絲不掛的狀態完全拋之腦後,全身心投入到勞動的快樂當中。由於頭髮是散開的,全身也完全不設防,而自己也是第一次進入施工工地,完全不懂得如何保護自己。停下來後,發現此時的我,全身上下到處沾滿水泥沙塵,頭髮上、乳房上,甚至陰毛上陰唇上,都粘滿粉塵,活脫脫一個徹頭徹尾的灰姑娘!
阿軍他們看我這副模樣,又是愛憐,又是驚訝,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我扭頭看了看四周,看到地上拌水泥砂漿用的自來水皮管,靈機一動,笑著問道:“你們誰願意幫幫我?”阿飛反應很快,見我瞄著地下的皮管,已經明白過來,問道:“你是要在這裡沖洗一下嗎?”我笑著點點頭。阿飛臉上現出興奮之色,馬上說:“我來!我來!”說著,拾起地下的皮管,對遠處水龍頭邊的工人大聲叫道:“打開水,開到最大!”工人聽了,趕緊擰開水龍頭。阿飛將皮管對準我,頓時,一條清澈的水柱噴射到我身上,乾淨涼爽的自來水沖在滿身汗水的身上,真是說不出的舒服和痛快,我高興的大聲叫喚著、蹦跳著!工人們不約而同的圍上來,目不轉睛的注視著眼前這場難得一見的美女沐浴現場秀!
我雖然是天體達人,在陌生人前展示裸體也早就是家常便飯,但像現在這樣在大庭廣眾,在十幾個男人眾目睽睽之下赤身裸體、一絲不掛的上演沐浴秀,還是第一次,心裡是說不出的刺激和興奮!在眾人火熱的目光中,我盡情的沖洗著瀑布般的烏黑長髮,仔細的搓洗著身上每一寸肌膚、每一個部位,從手臂到胸脯,從小腹到大腿,從陰部到臀部,包括粉嫩的陰唇和性感的屁股眼,都仔細的翻開來細細沖洗。阿軍他們四個小夥伴互相爭搶著皮管,輪流對著我晶瑩剔透的軀體肆意噴射。直到確認身上每一寸地方、每一個部位都已經潔淨無暇,我才示意小夥伴們放下皮管。這時,時間竟然已經過去將近半個小時!但放眼看去,圍在四周的工人們顯然還是意猶未盡,沒有一個工人有離去的意思,每個人依舊以熾熱的目光貪婪的掃射著我身上的每一個部位、每一寸肌膚!


(待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