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31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趙靈兒
侯爵 | 2019-2-14 04:52:13

走到公寓樓下,拿出鑰匙準備開門的我暗鬆了一口氣。

本來我就是個身材火辣的女孩,容貌雖只是皎好而已,身材卻是該凸的凸、該凹的凹,該翹的部份更翹的挺,膚色更是皙白如雪,白裡透紅就像顆誘人的蘋果一般。今天為了參加宴會,穿了一條白色小吊帶的露背緊身連身裙,布料光滑且薄,前面領口既低胸而且更是開胸的大V設計,V字的底部差不多開到肚子,所以我唯有真空上陣,既然連胸罩都沒辦法穿了,索性連內褲也剝掉,讓連身裙裡空無一物。

幸好我乳房不只大而且非常堅挺,絕對有資格穿這條裙子,但也因為乳房很大,穿上這條裙子後,幾乎大半個乳房都露了出來;而且因為質料很薄,細小的乳尖從布料下呈現了出來,清清楚楚的看到兩點激突。裙子也很短,僅僅包過我渾圓的翹臀,迷你到一翻開就可見到裙下風光,所以我一雙又長又白皙的腿完完全全地暴露出來。

再加上一雙高跟鞋,腿部美好的線條能令所有男人垂涎三尺,這條裙子把我玲瓏浮凸的身材表露無遺。可也因為如此,搭公車的時候被旁人有意無意的擠擠摸摸,感覺好像要害處都被人碰到了,回程時更慘,似乎是碰到公車色狼,趁著人擠人之間在我身上揩揩弄弄,搔得我心都癢了起來,偏偏我又是很敏感的人,被這麼一弄,雙腿之間早已經濡濕起來,現在只想著趕快進門,好好洗個澡後就結束這一天。

「哎呀……唔……」

沒想到我放心的太早了,才把門打開,突地一雙手就從後面伸了過來,強行把我拉進懷裡,一隻手扣住我的細腰,另一隻手則捏在我的臉頰上,男人的汗臭味薰的我差點沒法呼吸;更可怕的是我那敏感的臀腿之間,竟感覺到一根很燙的東西頂在那兒,這男人竟然沒穿褲子!

控製住我的自由,那男人把我拉進公寓裡,一反手就把門關了,樓梯間只剩下昏黃的燈光,我嚇了好大一跳,本來跑到嘴邊的叫聲又縮了回去,那男人竟一把吸住我的耳珠,伸舌舔舐起來,天知道那可是我的敏感帶之一,麻酥酥的感覺讓我登時呻吟出聲,連推拒都沒了力氣。

「果然好個浪貨。」男人的聲音低低的,似乎帶點得意,那聲音有些耳熟,想清楚的我嚇了一跳,在公車上對我上下其手的,不就是這個男人?沒想到他竟然會跟到家裡來!

「我……我不是……唔……」本來還想罵上幾句,但我的聲音才剛出口,又軟了幾分,他強勁的手一翻,我的迷你裙已掀了起來,隨即一隻毛茸茸的大手粗暴地分開了我的腿,整個把我的下陰捧到了手心裡,姆指輕捏住陰蒂揉弄起來,那酥麻的感覺,讓我整個人都軟了,當他的手指探入我的處女地時,竟連夾緊腿的力氣都沒有。

「還說不是?在車上就知道你浪了,還穿這麼辣出來勾引男人……表明了欠幹……」

「我……我才不是……不……我還是處女呢……」

被男人這樣撓撓摸摸,如果不是扣在下體的手漸漸溫柔,只怕那小穴還真受不住呢!畢竟我雖然外表火辣,內心卻很保守,加上身體又極敏感,自然就盡量減少與男人間的接觸,身體雖已發育成熟卻還未破處,沒想到卻被這樣……

聽到我的話,男人似乎還不相信,捏住我臉頰的手滑了下去,一把剝開連身裙的上半,讓我兩顆堅挺的乳房跳了出來,隨即手一抓,把我那飽挺的乳房握在手中,仔細揉玩起來,羞怒的我眼睛一偏,卻見到門旁的小鏡子裡,我那已跳脫束縛的雙乳,正在他的手中顫顫巍巍地抖著,兩點粉紅色的乳頭,已經漸漸挺立起來,加上白皙肌膚上漸漸湧起的嫣紅,就不看扣在小穴裡手指的濕潤程度,也可以看出我已經動情了。

「別……不可以……」

我驚地嬌吟一聲,他探進我小穴裡的手指一邊搔颳勾弄一邊緩緩進入,指尖摩挲間帶著一顆圓圓的異物,卻很快就在我窄緊的小穴中融化,一股火熱的感覺隨著手指流處散發開來,終於那手指觸著了我的處女膜,那感覺說不出的刺激,讓我又驚又羞又害怕,無論如何,如果這處女膜被手指刺破,可真是沒天理了。

「哦……還真的咧……」他放鬆了手上的動作,讓我輕輕喘息起來,在我耳邊又舔又吻的舌頭,卻更加火熱了,「小浪貨,放心……很快……你就不是處女了……」

「不……不要……」我還想要抗拒,可他的手法是純熟的,加上我的身體又非常敏感,已被挑起了慾火,更不用說鏡中的景象讓我愈看愈羞,可身子裡頭卻有種邪惡的慾望正在起飛……

見我已經沒了抵抗的力氣,他強勁的雙手一翻,讓我正面面對著他,現在我的連身裙上面已經滑落下來,兩顆堅挺的乳房正快活地跳躍著,裙子又被翻了起來,小穴更是光溜溜的,已完全沒了阻止的能力;害羞的我完全不敢看他,一低頭卻見那雞巴正高挺著,看起來好大好大,難不成這麼大的東西,就要刺破我的處女膜,把我破身後整個埋進小穴裡嗎?不要啊,容不下的……

他邪惡地一笑,把我壓在牆上,雙手在我乳上一陣把玩,逗的我淫水連連,這才讓手移到我臀上,輕輕一分就讓我長腿分開,隨即一股火熱的刺痛感傳來,那硬挺的雞巴已經突入了一顆龜頭,被撐開的我登時痛的流出淚來,可正強姦著我的男人卻一點不留情面,雞巴慢慢地刺入著,每一次都把我撐的更開,也愈來愈痛,可是肉體廝磨之間,卻漸漸浮現出一種奇怪的感覺。

突地,那已接觸到處女膜的雞巴狠狠一入,那薄膜登時被刺破了,強烈的痛苦登時襲遍全身,我痛的無法自拔,只能緊緊的抱住他,劇痛之中我知道我已經永遠地失去了處女貞操。

雖然真的好痛,但不知為什麼,痛中卻漸漸有種舒爽感傳了出來,尤其劇痛過後,乳上又傳來了一陣濕漉漉的觸感,他的舌頭不知何時已勾住了我的乳頭,正打圈著磨擦刺激,那舒服的感覺一點一點的把痛處掩了過去,慢慢的我扭動起來,雖然一扭腰就覺得被充的滿滿的小穴裡頭一股刺痛,但那肉體磨擦的感覺,卻有著說不出的快感。

「這麼快就適應了?說你是浪貨你還不信……」看我這麼快就有了反應,男人似乎也興奮了起來,他雙手托住我的屁股,讓我整個身子半升起來,大雞巴隨即展開了抽送,插的唧唧有聲。

一開始雞巴一動就是一股痛,我還想要阻止,卻是力不從心;但到了後來,也不知是破瓜的痛處麻痺了,還是身體漸漸適應了呢?痛苦雖然還在,快樂的感覺卻漸漸強烈起來,他的動作也愈來愈大,每一下都刺到裡頭,撐的緊窄的小穴整個開了,裡面的感覺痛中帶麻、酥中帶酸。

本來含苞初破,我不只不適應,心中更有抗拒,可隨著淫慾漸起,身體竟本能地慢慢反應起來,到得後頭我甚至已舒服得忘了一切,忘了這是我的第一次,忘了我正被男人強姦著,快活地扭動纖腰,讓那大雞巴盡展其威,在我小穴裡如入無人之境的挺動起來,愈插愈深、愈幹愈大力,他的喘息聲低低的,汗臭的味道愈來愈強烈,弄的我暈暈忽忽,忘乎所以地扭腰挺臀,讓那雞巴愈來愈深入,刺痛之間愈來愈舒服。

「幹……我就說過……你是個小浪貨……你還不信……看,都扭起來了……這腰扭的……浪的很呢……唔……別擠……很舒服……啊……」

聽他的聲音愈來愈壞,說的話也愈來愈壞、愈來愈羞恥,可我已經陷入了渾然忘我之境,只能扭著腰迎合著他,別說抗拒掙紮了,就連嘴上都不能再多說一句,那雞巴在我的小穴裡愈來愈熱、愈來愈強悍,我的感受也愈加深刻──原來男人的雞巴是這個樣子,又燙又粗,尤其那尖端的龜頭,更是能鑽能啄、能咬能刺,好多的感覺都是從那兒來的。

雖然好痛好痛,但我卻不由自主地感覺到,那快樂的感覺竟愈來愈強烈,漲滿了我整個人,尤其是小穴雖然痛的一抽一抽的,卻也有節奏地抽搐吸夾起來,一點一點地感受著已經佔領了我的雞巴的形狀和熱力。

那肉體廝磨間的舒暢,讓我忘形地扭動著,只聽到下半身噗唧噗唧地響著,像是在歡呼著好棒好棒,抽插間聽著他不住汙言穢語,說我是怎麼淫蕩地夾緊他迎合他,我不由羞的滿臉通紅,難不成真像他說的,我真是個天生的浪貨嗎?

心裡很不想承認這種事,可是身體的感覺,卻已不是現在的我所能控製,尤其小穴裡頭更是酸癢酥麻,雖說一動就痛,可那多采多姿的感覺,卻讓我的腰本能地忍痛扭搖,好讓雞巴插的更深、更徹底,更深刻地把我漲的飽飽的,感覺真好像小本的裡頭所講,淫蕩的女人被男人佔有征服時的快樂,就算是痛、就算是不願意,可是只要被男人插著,就會愈來愈舒服。

被男人幹的又痛又舒服,也不知這麼挺了多久,突然他的雞巴漲了起來,幹的更深入了,雖然說這樣深入的刺激更強烈,帶出來更舒服更深刻的感覺,好像整個人都被他佔有了,可心裡卻有個聲音在告訴我,大難臨頭了,再這樣下去不行。

正當我不知該怎麼辦才好的時候,突然一股奇特的感覺衝了進來,好像在我腦海裡打斷了一個樞紐,我猛地身子緊繃,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讓我整個人都茫了。這時,小穴裡的肉棒也脹到了最大的時候,就在我一陣抽搐,忍不住快要流出眼淚的時候,一股熱流射了進來,讓我的小穴裡就好像久旱的土壤被雨露滋潤般,貪婪地吮吸著那火熱的汁液。

茫然間,我知道這下完了,他不只強暴了我、插穿了我的處女膜,還把精液都射了進來,不知道會不會懷孕的我只覺得渾身軟麻無力,感覺到他離開了我,把我洩過後的身體放了下來,我茫然抬起的頭正見到他射過的肉棒,龜頭上還有幾絲白液,沾著幾絲殷紅,我想他一定很得意也很舒服,竟然幹了個這麼敏感的處女小穴,想必他不只幹的痛快,也被我的處女穴夾吸的很舒服吧?

……

休息了一會,見我仍然軟綿綿的無力起身,他伸手在地上摸索了一會,把方才襲擊我時掉落的鑰匙撿了起來,看到這個我才想到完蛋了,在公車上接過幾次手機,說過家裡現在沒人,想必已經被他聽到了,現在自己不只被破處,這個人要是趁機開門進去大偷特偷怎麼辦?

抬起頭來,卻見非常淫邪的笑容在他嘴角一閃而逝,我不爭氣地又垂下了頭不敢看他,可一低頭就看到自己腹下腿股之間的一片泥濘,白白的精液、透明的愛液,還混著幾絲亮眼的紅絲,完全是一副處女剛開苞的景象,既羞恥又汙穢,偏又讓我想起方才被他強姦時一開始撕裂般的疼痛,到後面邊痛邊爽,等他射精的時候我也覺得舒服起來的淫蕩滋味,真羞死人了。

可就在我還來不及縮起身子的時候,他雙手一伸,摻在我腋下,在我的呻吟聲中把我抬了起來,乳房間那深深的乳溝正好在他濕漉漉的雞巴上頭拂過,不只那淫亂的汁液染到了身上,一低頭就可看到乳間的痕跡,羞的我小穴裡又流了新的愛液,他的雞巴在這充滿淫邪意味的拂拭之間,也感覺到了我嬌嫩柔軟的肌膚觸感,竟然又漸漸抬起頭來,看的我嚇了一跳,才剛剛破掉了我的處女之身,那可怕的大雞巴這麼快又硬了嗎?

「好個小浪貨……帶我上去……讓我多幹你幾回吧……」把我壓在牆上,飽覽著我身上的春光,此刻那薄薄的連身裙上面滑下下面翻起,只能濕答答地繃在腰上,性感的三點完全暴露在他的眼中;雖然已經被他強暴過了,可這樣跟赤裸沒差多少的淫態被他看到,我仍然好害羞。

「啊……不……不要……」感覺他的手指又滑到小穴上頭,明明才剛被幹過的小穴,卻顯得比剛才更敏感了,充血的陰唇被他一碰就痛,偏偏又有種火辣的感覺,疼的我縮緊了身子,小穴卻沒法把手指擠出去,只能把他愈夾愈緊;更可怕的是聽他的說法,竟然像要抱我回家裡,好生再強暴我幾次,我好害怕,可是又好羞恥,偏又不敢放聲大叫,怕被人看到我被強暴的樣子。

「看你這浪穴……那裡是不要?」微微離開了綿軟的我,手指在乳上隨便一挑,乳頭已敏感的無法忍耐,酥的我哼出了聲音,他邪惡地笑了,雙手竟然又滑到了我臀後,把我抱了起來。

被他這樣摟摟抱抱,我的身子都軟掉了,腰上一軟向前一滑,那雞巴竟又刺了進來!雖然已經不像剛才那麼痛了,可是才剛被開啟過的小穴,那裡受得了這麼大的雞巴?

尤其是破瓜的傷口,更沒這麼容易癒合,火辣辣的刺痛讓我好想推開他,可是我現在完全沒地方可以依靠,身子一晃差點跌下去,不得不抱緊了他,一雙腿更是火辣辣地盤到他腰後,被他一轉身,擱在他肩上的我看到鏡中自己火辣地纏緊了他的模樣,真是羞的想鑽進地裡去,偏又沒辦法下來。

「好個小浪貨、好個會吸人的小浪穴……看老子幹死你個小浪貨……」看我只能緊緊抱住他,深怕一個不小心跌下去,他笑的好得意,慢慢地爬起樓梯來,「小浪貨……帶你散散步……」

「哎……好痛……嗚……不要……好大力……哎……哎呀……」他一走起樓梯,我就知道慘了,每上一步,那雞巴就在我的小穴裡深深地插上一次,偏偏身體的震動,讓我非但不能掙紮抗拒,反而得抱的他更緊,下半身更是緊緊地貼住他,深怕那雞巴滑出來;每一步都是一下深入淺出,等到了我家門口,只怕小穴至少得被插上四五十下,這樣的深入滋味要受個四五十次,想想都怕呀!

一開始走上的幾步,真的只有痛感,可是愈走小穴裡愈是濕潤,愛液滴滴答答地流出來,潤的那雞巴插的愈來愈順,我的感覺也愈來愈舒服,走到二樓的時候,半痛半爽的小穴裡頭,痛苦已經被舒爽感壓了下去,再往上走更是愈插愈舒服,他的雞巴強壯到足以撐住我的身體,粗到可以把我的緊窄小穴整個撐的飽飽滿滿的,長到似乎刺進了子宮裡頭,開頭時的痛苦一過,就真的只剩下純然的快感,讓我敏感的身體漸漸臣服於淫慾之下。

這樣被他邊走邊幹,邊覺得快樂舒暢,走到三樓時我已經舒服的很了,那痛處雖然還在,卻已只是快樂裡頭的小小反襯,就算他刻意讓雞巴磨擦刺激我的痛處,卻已聽不到我的痛呼,反而是愈磨愈聽到我呻吟聲中的柔軟嬌媚,知道我已完全沒有反抗能力的他索性張大了嘴,一口封住了我紅菱般翹挺的櫻桃小嘴。

雖然已經被他強姦了,可如果我還能選擇,也不會這麼容易被他吻住,畢竟強姦容易強吻難,牙齒的防線可不是這麼容易撬開,更不用說一咬就可以讓侵入者痛上半天;可是現在的我只覺得舒服,小嘴本就嬌喘著閉不起來,被他這麼一吻,暈暈忽忽間竟就這麼讓他侵了進來,被他得理不饒人的舌頭一纏一捲,不只牙齒咬不起來,舌頭更不由得落入了他的掌握,就這麼跟他熱吻起來。

天哪!怎麼會這麼棒的?不只雞巴功夫一級棒,他的接吻技巧也這麼厲害,舌頭勾、纏、捲、滑,很輕鬆就讓我整個人都酥麻了,尤其此刻我像只無尾熊般緊抱著他,用雞巴撐起我身子的他空出的雙手,在我的臀腿之間愛撫輕摩,讓我整個人都癱軟了,迷茫的心裡只想著,如果現在被別人看到,只怕絕對不會相信我根本還不認識他,甚至才剛剛被他強暴過吧?

迷迷糊糊地被他吻著,一時間舒服到無法呼吸,等到他終於把我的小甜嘴放開,讓我能夠喘氣的當兒,我才發現不知何時,竟然已經走到家門口了,沒想到從三樓到五樓,這麼長的一段路中間那麼美妙的感受,我竟然渾然忘我了,甚至完全沒有感覺……

「啊……」他把我整個人壓在門上,那雞巴火熱強悍地抽插起來,又長又壯又火熱,插的我高潮叠起,小穴裡迷戀渴望地吸吮著他每一次的深入,卻是留不住那雞巴在裡面,他雖是用盡了力氣,每次深入時雞巴似乎都插進了子宮中,可在我的感覺上,微微的痛卻顯得那般微不足道,只能用盡力氣抱住他,嬌軟無力地蠕動著腰臀,無言地向他獻上自己,這樣的滋味好棒好火辣,真是舒服到了極點。

感應到我的投入,他更是努力衝刺,每一下雞巴都直透深處,深深切切地滿足著我的需要,插的我魂飛天外,爽到愛液淋漓,流滿了我們纏在一起的腿腳,爽到我甚至連叫都叫不出來了,只能「啊……」地喘著,享受著那美妙的滋味。

這麼強烈的刺激,對我一個剛開苞的處女來說,實在太激烈了,不一會兒我已舒服的渾身發軟發燒,四肢無法自拔地纏在他身上,子宮迫切渴望地吸吮著那粗硬的大龜頭,癡纏著再也不願放開。

他看我這般投入享受,似乎也已感受到了我的快樂,更是一下接一下插的更深更猛,等到我麻酥酥的,感覺到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子宮裡激噴出來時,他也是一陣抽搐,把我整個人壓在牆邊,登時那火熱的精液又射透了我,射的我一陣哀吟,腦際一片空白。

又被他射了進來,可現在的我卻已無法去想懷孕了該怎麼辦,子宮裡那又酥麻又爽快的滋味已經令我魂為之銷,那大雞巴已經把我從一個冰清玉潔的處女,變成了一個嬌羞性感的真女人,我迷迷糊糊地呶起了唇,向他索吻,而他也毫不吝嗇地吻了過來,用他那濃稠的唾液,把我上下兩張小嘴都給汙染的徹徹底底。……

雖說被抱著走上來,但我還是第一次嘗到性愛滋味,連爽了兩回的肉體早被搾乾了體力,自然是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了。等到相連的兩張嘴分了開來,喘息著的我茫茫然地看著他伸手把門打開,把我嬌慵無力的身子放到了門內,轉身就要離開,也不知那兒來的勇氣,當我發覺時我的手已經牽住了他的腳,「別……別走……」

「哦……剛開苞的小浪貨還想被幹嗎?」感覺到我的動作,他轉回頭來,驕傲地俯望著我哀求的臉蛋兒,嘴裡又不乾不淨起來,甚至還蹲下來,輕佻地在我的臉上捏了一把。

「嗯……」明知他就是想看我無法自拔地需求著他的模樣,明知他之所以轉身離開,就是想逼我表現出真正的感覺,可不知怎麼搞的,小穴裡就是不自覺地發癢,明明剛剛已經被他強姦過兩回,小穴裡熱辣辣的好生疼痛,似乎光想到裡頭就痛起來,可卻有種無窮的渴望不住升起,讓我不得不不顧羞恥地要求著他,甚至就算現在身子軟伏下來,大腿仍是不由自主地廝磨著。

「那……看老子玩死你個小浪貨……你家人什麼時候回來?」

「至……至少一個禮拜……嗯……」

「那……這個禮拜老子就白天也幹、晚上也幹……乾透小浪貨的小淫穴……這樣也好嗎?」

「嗯……」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平日聽到會讓我氣的大罵性騷擾的髒話,現在聽起來卻是十分悅耳,尤其那話聲鑽進耳朵裡頭,小穴裡就不由自主地發癢發麻,彷彿要讓雞巴來狠狠搔抓一下才能止住。雖然說才剛破瓜就浪成這樣,仔細想想也羞死我了,可身體裡面的需要,卻讓我沒法抗拒他的話,「把……把小浪貨幹死幹穿……哎……討厭……」

沒想到這種話會從我嘴裡說出,我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這髒話一出口,我竟然感覺身子整個滾熱起來,好像隨著話語出口,小穴裡又濕透了,我連呼吸都熱了,纖細的手臂忍不住環到他頸上,嬌呶著送上櫻桃小嘴給他品嚐。

被他抱了起來,我軟綿綿地偎依著他,聽到鐵門關起來的聲音,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知道接下來的一個禮拜裡頭,家裡只剩下兩個人,以他的強壯和善於挑逗女人,我這下子可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再也沒有人會來幫我了;但小穴裡又麻又癢,好像有蟲在裡面爬一般,真恨不得馬上被搔上一搔,難道蟲行蟻走就是這種感覺嗎?

手伸到了背後,我顫抖著摸索,將連身裙的拉鏈拉了開來,忍痛微微一抖,讓那皺摺濕透的連身裙落了下來,此刻的我完全赤裸裸地站在他眼前,雪白的肌膚上滿是被他調情後的痕跡,早已不知被種了幾顆草莓上去,更不用說雙腿之間泥濘一片,白膩的愛液精液混著點點紅絲的痕跡,既淫蕩又美麗,讓男人忍不住想要噴發,證據就是我一垂頭,便看到那又抬頭挺胸的雞巴。

見我雖還垂首害羞,可赤裸的美麗肉體卻充滿了對男人的誘惑力,他一把將我抱了起來,大步走進了房間裡,一下就把我的身體拋到了雙人床上,碰撞之間小穴裡又是一股痛楚傳來,卻又充滿了濕潤膩滑的觸覺,嬌吟一聲的我還沒來得及有所動作,只覺身上一窒,他竟就這般猴急地撲了上來,把我壓在身下,大口一張已把我挺起的乳頭噙在嘴裡,舌頭濕漉漉地滑動捲攪,感覺竟似比手指頭還要火熱。

就算已經被他淫邪的洗禮,從稚嫩的處女變成真正的女人,就算知道接下來有好幾天都要被他為所欲為,以最深刻的抽插把我征服佔有,但這麼快就上場,著實令我有些吃不消。

可是賁挺的乳頭早已不堪刺激,加上他不只口舌捲動,一隻手已在另一邊乳房上愛撫把握,指頭不斷撚動著我嬌挺的乳頭,把那堅挺的乳房也愛撫不已,另一隻手更早已滑過我赤裸的細腰,溜到了小穴上頭,雖說只是指頭輕輕的戳刺,那小穴已是經受不起,我哀聲呻吟起來,可邊叫著不要,小穴卻已經將入侵的手指頭緊緊吸住、再不肯放了。

雖說身體似乎已經準備好再被他強姦,可我幾小時前還是處女,那裡經得起頻率這麼強的刺激?柔弱的呻吟不禁脫口而出,「不……不要……別這麼快……慢……哎……慢一點……唔……」

「都到床上了……那由得你說不要?我的小浪貨……」嘴上雖這麼說,但看我雙頰緋紅,雙乳直抖,一副不堪撩弄、隨時可以被幹的蕩樣兒,腰臀處卻是酥軟無力,想扭都沒力去扭。

他似也知道我撐持不起,逐步放慢了動作,一邊湊上身來,吻的我咿咿唔唔地嬌喘著,強壯的胸口把我的乳房擠壓磨動,充滿彈性地在他胸下扭弄起來,一邊雙手齊出,一手在我腰上滑動,輕搔慢撚著敏感酥癢的地方,另一手卻停在小穴當中,時不時地用指腹摩個幾下。

這樣多管齊下的手法,對一個初嘗滋味的女孩來說是非常激烈的,尤其小穴裡的手指時而搔到癢處、時而錯過要點,那種似有若無的刺激,更是讓人難以忍受,我害羞的發現,不只身體隨著他的手慢慢滾熱起來,更不知那兒來的力氣,讓腰在他的刺激下活力十足地扭了起來。打從心底酥麻起來的我一邊承受著他的動作,一邊摸索著床邊,按下了開關。

激烈深刻的長吻過去,好不容易能夠喘息的我,卻聽到他在我耳邊輕笑著,「不是說不要嗎?怎麼……身體比你要誠實很多喲……這麼濕又這麼會扭……看你很想要了嘛!」

不只是話裡的內容讓我興奮難抑,那暖烘烘、熱融融的口氣,更酥得我連耳朵都麻了。我迷迷糊糊地看著天花闆上的鏡頭動作,我既羞恥又渴望地呻吟著,「哎……都是你……那麼會玩……人家才剛破處……裡頭還疼……這麼嫩……那裡吃得消你……啊……」

「哦……小浪貨終於忍不住了……」他一邊邪笑,被我小穴緊夾住的手指頭一邊輕輕柔柔地動了起來,搔的我打從心裡想要,小穴裡頭早已愛液綿綿,流淌的屁股和床單都濕了,這麼濕的我,只怕再激烈的幹法都受得了,我一邊羞答答地想著,一邊輕輕挺腰,把他的手指頭迎進來了一點,「哎……人家……人家受不了……快點來……」

「嗯……很乖很好……小浪貨想被我大力的幹……一口氣幹到最裡面……還是先慢慢的來……」

天啊!怎麼問我這麼羞人的問題?才剛破處的我小穴裡頭還有點疼痛,自然是希望慢慢來的了,可是……心裡卻不由有種淫邪的渴望,我都已經這麼濕了,應該可以……可以被用力幹了吧?「你……哎……大力一點……別慢慢來了……啊……」

我的話才出口,他已轉變了動作,從我身上爬了起來,雙手握住我纖細的腳踝高舉著大大分開,讓我連屁股都浮了起來,小穴更是大張,微痛之間一股小小的噴泉噴了出來,隨即一股美妙的疼痛從小穴裡湧起,他把腰一挺又佔有了我,而且這回與剛剛都不同,他的起伏十分強悍,動作也大,進來的時候雞巴直插到大開的子宮裡頭,強烈的衝擊彷彿電殛一般直刺到心裡面,退出去的時候直退到小穴開口,只剩龜頭撐開小穴,穴裡整個都空了。

這樣強烈的衝刺、這樣美妙的快感,一開始時還因著不適應的痛楚,讓我半痛半快,可也不知是他太高明了,還是我太淫蕩了,竟然很快就喜歡上這樣強烈的搞法,隨著他的衝刺我勉力挺腰,讓他刺進來時在子宮裡幹的更深,好像電流般在體內奔竄的刺激,讓我不由自主哭了出來。

「好棒……啊……好棒……太棒了……你……啊……這麼厲害……人家……唔……小浪貨受不了了……哎……可是……又好想要……嗚……好美喔……你好會幹……幹的小浪貨快飛了……小浪穴都……啊……要穿了……好美啊……」

「果然是小浪貨的小淫穴……這麼快就爽了……」他喘息著,插進來的勢頭卻愈來愈強烈,好像真想把我洞穿一般,不由得又有股不一樣的痛湧了起來,可那痛卻化在快樂之間,變的如此美妙,讓我甚至不忍要他停手,只任他噗唧噗唧地插著,快樂之間好像有什麼從子宮裡噴發出來,浸的那雞巴直抖,他也停了下來,似想細細地感受那種刺激,這樣也好,雖不知是什麼洩了出來,可我只覺身子嬌慵軟弱,一時間還真受不住太強烈的幹呢!

「哎……好棒!唔……再來……再用力點!嗯……再……再讓小浪貨像……像剛剛那樣……」

稍稍休息了一會兒,等到我細腰慢慢扭動,無言地要他繼續之時,他又來了強烈無比的刺激,這回似比剛剛還要來的強烈,我也感受到比剛剛更加美妙的快樂,呼叫之間不由愈來愈放浪了,「哎……好棒……人家……小浪貨好愛你喲!喔……再來……再進來一點……啊……」

「好個小浪貨……這麼快就學會洩精了……看老子再幹你……幹到你裡面都透過去……」

他嘴上說的愈來愈淫邪,抽插的動作愈來愈強烈,喘息也愈來愈大聲,我一邊嬌媚地回應,一邊偷偷睜眼,看到我們兩人交合的地方,濕漉漉的汁液不住噴灑,大半是我源源不絕的愛液,小半是他剛剛射過的精還有我的處女血。

這麼美艷淫蕩的景象,讓我的感官完全沈醉在性愛裡頭,我扭著屁股,不住挺腰迎接他的深刺,等到我又一次洩出精來,他也忍不住壓緊了我,在我喘不過氣當中,那熱烈的精液再次充滿了我的子宮裡頭。

************

他,已經走了,距離他把我破瓜的那一夜,已經過了三天,我拖著迷茫的身體爬了起來,本來還想清理一下那整個家裡都沒一處漏掉的痕跡,可是小穴裡卻不由酸痛了起來,讓我不得不打消這個主意。

不過看了看家裡,那些痕跡還真多啊!做的時候沒想那麼多,可事後看來,卻是怵目驚心。不只床單被糾的亂了,上頭那一灘灘狼藉的穢物淫汁,沙發上一片片淫穢的愛液明證,地毯上一處處的愛液遺精,從門後面延出的滴落,那一片片、一灘灘淫亂汙穢、不堪入目的淫水瓊漿、愛液白精,全都是從我和他身上流出來的啊!

沒想到我才剛剛破了處女身,緊接著就能承受這麼強烈的暴風雨,想來真跟姐夫說的一般,我還真有著淫蕩的本質呢!

勉強伸手按下了開關,一個螢幕從天花闆緩緩降下,隨即傳來了機器的開動聲,看著螢幕裡的種種,我不由羞紅了臉,卻更離不開目光。

如果他知道的話,或許也會嚇一跳吧!從第一次被拋到床上,準備和他做愛的時候,我就已經按下了開關,把每次他幹我的景象都錄了下來,這本來是姐夫設在家裡,好增添情趣的設備,沒想到竟然被我用上了。

看著螢幕裡頭的自己,這三天裡完全沒穿過衣服,吃的也只是簡單的冷食,簡直完全為了性愛而過的三天,每次盡情洩精的時候,我臉上無不是嬌媚至極、甜美無比的享受表情,騎在他身上時洩的更舒服,甚至還有我羞答答、嬌滴滴地含著一根又粗又黑的大雞巴又舔又吮,又迷醉、又滿足的鏡頭。

雖然說我才初識此味,偶爾也有受不了或癱著沒力的時候,可一來是被他強暴的,他總不會讓我有休息的時間;二來就算我真癱了,他也能伏在我身上纏綿濕吻,吻的我哼哼唧唧慾火焚身,就算我趴著把臉藏到枕頭裡,被他伏在背上,溫柔細滑地吻著我的裸背,慢慢地吻到腰上屁股上的時候,也能讓我不由自主的春意盎然,翻過身來再被他幹上一回。

這……就是性愛的滋味嗎?我躺在床上,看著螢幕裡頭那令人血脈賁張的種種,心想著等體力恢復之後,把家裡打掃乾淨,接下來就要找幾件火辣的衣服,出去看看能不能有艷遇;或者乾脆等幾天後姐姐和姐夫旅行回來,想必色狼姐夫會很高興地收下我這麼個風情萬種的小姨子吧!
小妹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0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