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33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4 07:23:44

  “你見過一個妻子,一個母親,一個女兒當著把她當做掌上明珠她父母的面,當著把她完美女神她丈夫的面,當著把她認爲是無所不能保護神一樣存在的子女的面前扒光的她的衣物,蹂躏她的肉體,最後草的她死去活來痛不欲生的時候我有多爽嗎?你見過一個妻子當著她最愛的丈夫面前流著眼淚翹著屁股掰開自己小逼讓我幹她的時候那種扭曲的臉嗎?你見過一個母親一邊發出哀嚎一邊安慰她的孩子嗎?你見過一個女兒在父母面前被幹爆屁眼時那種恥辱嗎?有很多女人在面對強奸的時候都隻是流著眼淚默默的承受,以爲過去了就會好起來的,哈哈,不可笑嗎?她們的逼裏灌滿了陌生男人的精液不是洗幹淨就會當做什麽都沒有發生過的。她的丈夫會接受一個被別的雞巴操過的妻子嗎?子女還會和以前一樣把母親當做是心裏最尊敬的人嗎?不會的,我的精液會陪伴她們一生的。”
   
       何自強,四十歲,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也許何自強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兒子可以自強不息走出這個封閉的小鄉村過上有錢人的生活。五年前,何自強還是一個和大多數人一樣,每一天起來努力的工作掙錢養家,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擺脫這樣枯燥乏味的生活。他愛上了一個和他一樣希望改變的而來城市打工的寡婦,每一天最高興的時間就是晚上下了工去她的小食店坐上一會,要一碗她親手做的油潑面靜靜的坐在一個角落看著她招呼客人忙前忙後。她有一個可愛的女兒,是前夫留下的唯一的財富,她愛女兒就如同大多數的母親一樣勝過愛自己。所以明知道何自強對自己有好感卻爲了給孩子而不敢接受何自強的表白。何自強也曾經認爲哪怕就是這樣每一天看看她,幫她幹些事情也感覺好幸福。可是在一天晚上,何自強下了工去看她的時候卻發現那間一年無休的小食店居然關門了,何自強打她的電話沒有人,何自強在門口站了好久好久最後隻能失望的回到自己那間狹小的出租屋。第二天早上何自強經過小食店卻發現那裏被拉上了警戒線,周圍圍了好多人在議論著什麽。
  
    “好慘那,你說咋年紀輕輕的就遇上這樣的事情,作孽啊”
  
    “聽說都不成人樣了,咋就下得去手啊,才多大的小姑娘就這樣被禍禍了”
  
    “那個當媽的瘋了,抱著孩子的屍體誰也不讓動,警察拉了半天才拉開,真可憐啊”
   
    “多好的一個小媳婦啊,這幫畜生啊,應該千刀萬剮啊”何自強站在人群裏感覺天旋地轉。他愛的那個女人昨晚被強奸了,連女人的女兒也沒有被放過。她的女兒被活活的折磨死了,她也瘋了。何自強不知道怎麽回到自己的小房間裏面,一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她被扒光衣服跪在地上哀求的神情,她分開那雙他最喜歡悄悄看的大腿被一個又一個男人壓在身體上折磨著。何自強想不明白爲什麽一個隻想好好活下去的寡婦會遇到這樣的事情,難道真的是窮人比狗賤嗎?
  
    案子一直沒有破,隻是聽有的人說犯案的是一幫有錢人家的公子哥,那天開車無意看見了那個小寡婦。其實她並不好看,個子也不高,皮膚還有點黑。加上常年的勞作也比城裏那些衣食無憂的同齡女人老了幾歲。就是這樣一個從鄉下出來打工的女人卻偏偏被那幾個玩膩了一身高級香水穿著時髦衣物的摩登女郎想換換口味的畜生看中了,也許那些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公子哥很難得看見這樣一位身著素衣毫無修飾臉上帶著真誠微笑的打工妹的時候以爲她也和所有接觸過的女人一樣隻要給錢就會乖乖的躺下任由他們玩弄吧。何自強去精神病醫院看過她,一個月的時間她臉上額傷痕還是那麽清晰,聽大夫說,她被打瞎了一隻眼睛,子宮也被銳器捅傷以後也不能生孩子了,直腸切除了十幾厘米。一個乳頭被活生生的咬了下來,另外一個也被咬掉了一半。

    “真沒見過這樣可憐的女人,下體被燒的已經糊了,從陰道取出好多玻璃碴子。一嘴的牙也被打掉了一半。還被打斷了好幾根肋骨,”這是何自強從一個護士那裏無意聽見的。看著床上一身繃帶戴著呼吸機維持生命體征的她,何自強不在相信什麽所謂的公理,法律隻是制約那些沒有錢的窮人的東西,而那些有錢人就算做了傷天害理的事情也不會受到任何應該受到的懲罰。何自強再也沒有去看過她,而從醫院出來後的何自強當天晚上就做了第一起案件,也是那天開始一個不把別人生命當回事也不把自己生命當回事的強奸殺人犯誕生了。

    “我記得,怎麽可能不記得啊。那天晚上下著小雨,我就在離我出租屋不遠的一個挺不錯的小區那裏溜達。那天很黑,沒有月亮。我看見一個開著挺好車的女人拿著一大堆的東西從車裏下來。後來我才知道那是寶馬車,那女人歲數不大,看樣子也就三十來歲,後來我問她才知道已經四十多了,你說城裏的有錢人咋就那麽年輕啊。一點都不顯老。穿的什麽我有點記不住了,不過一定是裙子,因爲那雙大腿真的好直好美的。我就想現在也不暖和了,咋還穿的這麽少啊。一定是個騷貨。對,我就是這樣想的。那時候小區攝像頭很少的,好一點的才有路燈更不用說攝像頭了,也是這幾年才有的。也沒有個保安啥的,我就跟在後面,那女人捧了好多東西,走起道來屁股一扭一扭的真她媽的好看。女人上了三樓,這傻逼也不看看後面有沒有人就拿鑰匙打開門,一開門裏面就有一個聲音很好聽的女人喊媽媽。就在關門的一瞬間我一下就把她推了進去,關上了門。”

    那是一家五口,房主是一對中年男女,男的叫許海四十六歲一家事業單位在職員工,妻子張佳麗四十四歲一家合資企業的領導,女兒許豔豔二十三歲孕婦在家待産,女婿王紅利二十五歲自己開了個物流公司,婆婆沈海琴六十歲退休老幹部,那段時間夫妻二人的獨生女許豔豔因爲懷孕所以住在母親家方便照顧,當晚張佳麗買了好多日用品回家沒想到被何自強盯上成爲了第一起連鎖入室強奸殺人案的受害者。

   我叫張佳麗四十四歲,身高一米六六,雖然已經是四十多歲了卻沒有中年婦女的老態反而由于注意飲食和保養整個人看起來顯的十分年輕。原本幸福的家庭卻在那天晚上發生了巨變。女兒許豔豔已經五個月的身孕了,爲了方便照顧她我把她接到家裏住,白天已經退休的婆婆在家晚上我和丈夫下班後也可以幫著照顧,女婿有自己的生意雖然回來的很晚但是每天晚上都是我們一大家子最快樂的時間,今天下班後的我在商場買了許多嬰兒用品和女兒的生活用品,我急急忙忙提著許多大大小小的手提袋完全沒有注意身後一個農民工打扮的男人一直尾隨在後面,打開門家的溫馨撲面而來,女兒坐在沙發上和婆婆有說有笑的,丈夫和女婿在廚房忙著做飯,我剛放下東西低下腰正打算脫下腳上的長筒靴的時候身後突然被狠狠的推了一把我一個不穩往前倒下,膝蓋狠狠的跪在地上身後傳來咣當一聲大門關閉的聲音和女兒婆婆的尖叫。

    “媽”女兒尖叫一聲,我跪在地上沒有看見女兒的表情可是女兒的聲音帶著驚慌和顫抖。“你是誰,爸爸,宏利快出來啊”就在我想要起身的時候一隻大手揪住了我的頭發狠狠的往上拉扯著,疼的我一邊尖叫一邊高舉雙手抓住揪住我頭發的手想要擺脫。

   “佳麗,你要幹什麽分開我老婆”丈夫從廚房跑了出來,看見我跪在地上別一個陌生人揪著頭發,心疼的沖了過來想要救我,可是我看見一把明晃晃的尖刀從我的側面一下子紮在丈夫的大腿上,丈夫痛苦的倒在地上,腿上的鮮血一下子染紅了白色的地闆磚。

    “大海”我看著倒在地上抱著不停流血的大腿一臉痛苦表情的丈夫,我想要撲過去,可是那隻大手死死的揪著我的頭發我隻能揮舞的雙手看著近在咫尺卻不能救助的丈夫。

    “啊”女兒也被那一刀嚇的呆住了。當丈夫倒在地上的時候女兒捂著嘴眼淚卻流了下來。女婿拿著廚房的菜刀和我身後的男人對視著,可是從女婿驚恐的表情拿著刀顫抖的手我知道一向奉公守法的女婿也被這血腥的一幕嚇住了,如果不是他的妻子就在身後不遠的地方也許這個家境不錯受到過良好教育的女婿已經跑掉了,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面對亡命之徒都有一戰的勇氣。

    “放下刀,不然我就紮了這個娘們再殺了你們全家”身後傳來的聲音透著一股濃濃的殺意,冰冷的刀鋒已經架在我的脖子上,好像下一刻就會割開我的喉管。我嚇的一動不動的跪在地上,連哭泣的聲音都壓抑著不發出來一點的聲音。很快女婿就在對峙的時候敗下陣來,婆婆被逼著顫巍巍的撿起一根繩子捆住了女婿的手腳,女兒捂著已經隆起的大肚子捂著嘴流著眼淚的看著這一切。

    “求求你,讓我給他包紮一下吧,不然他會死的啊”被放開的我爬到丈夫身邊回頭看見一個不胖不瘦不高不矮皮膚有些黝黑農民工打扮的男人正拿著一把還在滴血的尖刀看著我。男人看了一會點了點頭,我急忙用丈夫的腰帶學著上學那時候還記得最簡單的止血方法死死的勒緊在丈夫的大腿根部,血漸漸不流了,也不知道是我急救的方法起了效果還是已經流了太多的緣故,不過丈夫臉色蒼白連嘴唇都變的白的嚇人。

    “老實點,誰要是幹動叫一下我就殺了你們全家知道嗎”男人一邊用繩子捆住婆婆和女兒的手腳一邊惡狠狠的說著。婆婆和女兒靠在一起嚇的連哭泣都不敢了隻能憋著嘴流著眼淚。男人環顧了一下我家的擺設說到“挺有錢啊。”

    “我把錢都給你,求求你不要說傷害我們好不好”我在丈夫的身邊雙手合十一臉哀求的說著。我現在多希望這個闖進來的男人趕快把錢都拿走然後徹底從我家消失。可是很快我就知道這隻是一個開始,更大的屈辱和折磨即將到來。我戰戰栗栗的走在前面帶著男人來到了藏著錢的主臥室,我蹲下身子把雙人床下的一個木盒子拿出來,裏面大概五六萬現金還有存折和一些貴重的首飾都交給了那個男人。

    “沒看出來錢不少啊”男人把錢和首飾都揣進自己軍大衣的口袋裏面那雙色眯眯的眼睛又開始在我的胸脯上逗留了了好久。“多大了,叫什麽啊”
“四十四了,我叫張佳麗”被男人那雙眼睛盯的我一陣發毛,兩隻手下意識的放在胸前。“求求你,錢都給你了,你走吧,我保證不報警”

    “別急啊,過來”男人居然做到了床邊,用握著匕首的手對我招了招。“快點”我看著還帶著丈夫血迹的尖刀隻好一步一挪的走了過去。“身材不錯啊,奶子這麽大啊,拿出來給我瞧瞧”

    “求求你不要這樣,求求你啊”我哀求著男人,可是得到的答案卻是被刀背狠狠的打在大腿外側,“啊!”我又驚又疼的發出了一聲尖叫。

   “佳麗,你怎麽了,你怎麽了啊”丈夫虛弱的聲音傳了過來,顯然妻子的尖叫讓倒在血泊中的丈夫十分的不安卻又不知道發生了什麽。

   “媽,媽,嗚嗚,媽你怎麽了啊媽”女兒的哭喊也傳了過來,聲音顫抖的哭泣讓我一陣心痛和焦急,想著已經大著肚子的女兒萬一傷了胎氣就壞了。

    “沒事,我沒事”我急忙咬著牙盡量平靜的說著。

    “閉嘴,再叫把你們都紮了”男人呵罵著。“別讓我動手,乖一點,不然會很疼的啊”一邊說著一邊用刀尖點了幾下我的小腹,我上身穿著西裝裏面是白色的襯衣,下面是包臀裙和長筒靴由于工作的關系我每一天都讓自己打扮的十分職業化又很得體美麗。看著男人那兇惡的眼神仿佛隻要我拒絕他就會殺了我的家人一樣,我無奈的閉著眼睛就這樣站在他的面前一顆顆解開襯衣的扣子當襯衣裏面白色的胸罩包裹的那對豐滿的大乳房暴露在這個闖入我家的陌生男人眼前。我流著屈辱的淚水兩隻手死死的把襯衣拉開讓男人用肮髒的大手捏起了我的乳房來。

    “真他媽的大啊”男人滿意我的乳房帶給他的快感和手感說到。“乳頭也不小啊,嘿嘿,沒看出來,你這個娘們奶子這麽好看啊”男人把我的胸罩一把拉下來用手指捏住我的乳頭。我全身冰冷的就那樣的站立著顫抖的身子被他玩著自己的乳房。男人一點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乳房的大手掐的越來越大力,捏的我好疼,我又不敢叫出聲來好怕外面的丈夫和女兒聽見後發生更不好的事情,我隻好死死的咬著嘴唇忍受著漸漸被捏的麻木的乳房。男人玩了一會後張開嘴一口咬住,吸幾下又咬幾下,花生米大小的乳頭在牙齒的摩擦下好像要掉了一樣的巨疼。

   “嗚嗚,求求你輕一點,輕一點”我哭泣的小聲哀求著。男人對我的哀求無動于衷隻是繼續的啃咬著我的乳房。

   “把裙子掀起來”男人咬了好一陣後吐出乳頭說到。

   他要強奸我了嗎?這是我第一個念頭,我幾乎站不住的要倒下了。“求求你,不要,求求你我都四十多了啊,嗚嗚,真的不可以啊,求求你了”作爲一個傳統的女性我一直認爲貞操對于一個女人來說是最寶貴的東西,我隻會給我愛的丈夫所有,而不是讓一個髒兮兮的闖入我家的農民工把那肮髒可怕的肉棍塞進隻應該屬于丈夫的陰道裏面再用惡心的精液灌滿。可是接下來的話讓我放棄了剛剛升起的反抗。

   “外面那個是你女兒吧,和你看起來很像啊”男人擡起頭看著我。“那麽大的肚子你說我要是幹她,會不會一屍兩命啊”

   “不,不要”耳邊女兒的哭泣一直沒有停止過,今晚的事情已經讓懷著孩子的女兒受了很大的刺激,我怎麽會再讓這個男人去淩辱我的女兒啊。“我脫,我脫”說完後我抓住哭泣的下擺兩隻緊握的手抖得不停,我一咬牙往上一扯,緊緊包裹住臀部的褲裙被拉倒了腰間,裏面黑色褲襪和內褲一下子漏了出來。
“哈哈,真騷啊,還穿這麽騷啊,繼續,快點,自己扒下來”我看見男人喉結吞著唾液,明顯看著我的下體讓他激動起來。怎麽會這樣,爲什麽啊,爲什麽老天要這樣懲罰我啊,我做錯了什麽啊。褲襪和內褲也被我褪到膝蓋處就被長筒靴的擋住了再也不能下滑一點。“毛好多啊,真好看啊,你們這些有錢人家的娘們是不是小逼都這樣好看啊”坐在床上的男人擡起頭看著哭泣顫抖的我用粗糙的大手摩擦著我的下體。用手指直接從陰唇中間塞進我的陰道裏面攪動起來。我如同打擺子一樣搖晃著身體,雙腿已經無法支撐住我的身體了,我隻好兩隻手放在男人的肩膀上下體一抽一抽的被男人扣著女人最神秘寶貴的私處。

   “趴下”男人扣了一會後拉著動作遲緩的我一下子推在床邊。“媽個比的,過來,讓老子弄一下你的小逼,看看有錢人家娘們的小逼是不是更爽”我沒有哀求也沒有反抗,從我自己解開扣子我就已經知道這個畜生不會放過我的,我隻希望他在我的身體裏面發洩後可以不要去傷害我最的家人。我雙手支撐在軟軟的床墊上,由于褲襪和內褲被扒到膝蓋處兩條大腿無法分開,隻好盡力的分到最大就算這樣站在我身後的男人還是能從高高翹起的屁股中間清楚的看見我那飽滿多汁的陰道口。“呸”男人吐在手掌心的吐沫吐沫在我的陰唇上面,一個滾燙粗大的龜頭一點點撐開我的陰唇緩緩的挺緊了我的身體裏面。

   “我草你媽的,真帶勁啊”男人那粗大的肉棍全部塞了進去,緊閉又濕滑的肉壁包裹住男人的雞巴讓男人不禁贊歎起來。“媽個比的四十多的老娘們小逼倒是挺帶勁啊,看來平時你男人不咋用啊,我幫你捅捅”雞巴如同打樁一樣啪啪啪的撞擊著我的下體。每一下都好像要捅穿我的下體一樣,那野蠻又快速的抽插讓我死死的咬緊牙關好怕一張嘴就發出淒厲的哀嚎來。

   “佳麗,你怎麽了啊,你這個畜生啊,你對我老婆幹什麽了啊,佳麗,佳麗”那響亮的肉體撞擊聲讓丈夫好像知道屋子裏面發生的事情,他最愛的女人這時候正在被另外一個男人強奸了。每一下響亮又清晰的撞擊聲好像一把刀子捅在丈夫的心上。“畜生,放了她啊,操你媽的畜生啊,佳麗,佳麗,對不起,是我沒用啊,我沒有保護好你啊,佳麗”對不起老公,我被強奸了,我被一個畜生野蠻的強奸了,你最愛的妻子就在隔壁翹著屁股被另外一個用惡心肮髒的雞巴幹著本應隻屬于你的下體。

   “嗚嗚,媽媽,媽媽,嗚嗚”女兒的哭喊著媽媽,媽媽。而這時的媽媽卻羞恥的站在地上被一根又粗又大的雞巴幹著你出生的地方,這個畜生不是人啊,他恨不得把你媽媽的下體幹爛才會罷休的啊。

   “叫什麽,草,就是玩玩你老婆的小騷逼而已啊,再說了是你老婆自己趴下褲子讓老子草的啊”外面女兒和丈夫的哭泣咒罵好像讓這個男人更加興奮,陰道裏面抽插的速度又快了幾分力道也大了幾分。“你老婆的小逼真帶勁啊,老子的大雞巴一塞進去就緊緊的夾住老子的大雞巴。是不是你滿足不了你老婆啊,老子今天就好好給你老婆爽爽”

   “啊!!!!”在丈夫的咒罵和女兒的哭泣中我被身後的男人內射了,在精液射進去的一瞬間我再也忍不住發出了淒厲的尖叫。我趴在床邊,兩條腿痙攣一般抖動著,隻感覺一股熱流從被草的生疼的陰道口緩緩流出來一直流到大腿根。“嗚嗚,嗚嗚”我敲打著柔軟的床墊,爲女人的陰戶流著屈辱的淚水。

   “真他媽的爽啊” 男人滿意的提著褲子走了出去,站在門口對著趴在床邊依然哭泣的我呵到“快點,曹尼瑪的,咋了幹的腿軟了走不動道了啊”我隻好支撐的站了起來,一邊往外面走一邊用手提起膝蓋處的絲襪和內褲,可是沒等我整理好狼狽的模樣就被男人一把拽住胳膊拉了出去。“曹尼瑪的,穿什麽啊,幹都幹了還裝什麽處女啊,草”我的褲襪還沒有提上去,褲裙也在腰間推積著,撐開的上身兩個大奶子還在不停的搖晃著,我就這樣恥辱又狼狽的出現在了丈夫,女兒,女婿和婆婆的面前。

   “我殺了你啊”倒在地上被捆綁住的丈夫看見自己的妻子那淒慘的模樣和裸露的身體雙腿間還滴滴拉拉的流著男人剛剛射進去的精液。“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啊”丈夫扭動著身體,可是流血過多加上被捆綁住的四肢,隻是原地瘋狂的扭來扭去。

   “媽”女兒的聲音讓我不禁回頭看見被綁住手腳坐在沙發上的女兒正一臉驚恐的看著我這個母親狼狽不堪的模樣。起伏的胸口證明女兒現在一定大受打擊,隆起的肚子也在女兒的顫抖下晃動著。婆婆在一邊流著眼淚用自己的身體靠在她孫女的身體上安慰著,怕女兒過于激動動了胎氣。

   “大海,對不起,對不起”我蹲在地上抱著雙腿,不敢看丈夫眼中的憤怒和心碎。你最愛的妻子現在已經沒有了再愛你的資本了,她是一個被懷了清白的女人了,她的下體已經灌滿了肮髒的精液。

   “來騷貨給我吃雞巴,當著你男人和你孩子的面吃我剛操完你小逼的大雞巴”男人揪著我的頭發用黏糊糊軟綿綿的雞巴敲打著我淚流滿面蒼白無比的臉。“婊子,別給臉不要臉,告訴你你今天不吃我就叫那個小逼和老逼吃。快點,草,真他媽的賤啊”我流著眼淚就這樣當著家人的額面張開小嘴含住了那根讓我生不如死的肉棍來。“曹尼瑪的用舌頭啊,沒吃過男人雞巴啊,賤貨,對,就是這樣,真騷啊,哈哈,你老婆的小嘴真不錯啊,是不是經常給你含雞巴啊,口活這麽好啊一看就是經常吃雞巴的騷逼”男人得意的一邊揪著我的頭發像操逼一樣操著我的小嘴一邊對著地上痛苦又無助的丈夫取笑他最愛的妻子。

   “小美人,你看看,你好好看看你老媽,哈哈,你老媽是不是個騷貨啊,都一把歲數了還天天穿的這麽騷,是不是經常給你廢物老爸帶綠帽子啊。你看你媽用舌頭舔雞巴眼子了。”男人又對著對面沙發上哭泣的女兒說著。“小美人,剛才你老媽一聽我要幹你,就自己乖乖的扒光衣服翹著屁股求我草她的騷逼,你沒看見你媽當時那個屁股搖的啊,那叫一個騷啊”

   “你這個畜生啊”我吐出嘴裏的雞巴,用雙拳敲打著男人的腿。“你都強奸了我,爲什麽還要這樣羞辱我啊,嗚嗚,爲什麽啊。”我再也忍受不了這個畜生這樣的羞辱,在屋內爲了女兒爲了家人的安慰我可以脫光衣服讓這個畜生啃著我的乳房草著我的小逼,可是這個畜生還要在我最愛的丈夫和女兒面前這樣羞辱一個已經毀了下半生的女人。“你不是人啊,你是個畜生,嗚嗚”

   “曹尼瑪的,賤貨,”男人一巴掌打在我的臉上,我吃疼的倒在地上。男人爬上來撕扯我挂在膝蓋上的褲襪和內褲。“我就喜歡看著你這樣有錢還幸福的女人那生不如死的模樣,我就是要折磨你,當著你男人和孩子的面折磨你,老子現在就操你。”一邊罵著一邊撕扯已經被撕的破破爛爛的褲襪。

   “放開我,畜生,你不得好死啊,嗚嗚,老公救救我,救救我啊”我雙手死死的扯住被單薄的三角內褲,兩條大腿在胡亂的踢著這個壓在我身體上的男人。“不,不要,啊!!!”可是無論我如何反抗,一個剛被強奸過的女人又如何是一個一天到晚坐著苦力活民工的對手啊,男人的雞巴再一次貫穿了我的下體,我的雙腿被男人高高舉起,粗大的雞巴在我的肉洞裏面快速猛烈的抽插著,

   “嗚嗚,畜生,畜生啊”我捂著臉不去看身上男人那猙獰無比的臉,淚水從指縫流了下來。
“放開她,放開她啊,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啊”丈夫眼睜睜看著我就離他近在咫尺的地方被強奸著,一根雞巴正在他妻子的下體裏面胡亂的幹著,妻子那痛苦的哀嚎,顫抖的身體告訴他,他的妻子正承受著巨大的侮辱和劇烈的疼痛。丈夫哀求著,哭泣著,咒罵著可是都改變不了壓在我身體上的畜生把精液再次灌滿我的陰道裏面。
我蜷縮著成一團哭泣著,那個畜生就坐在我的身邊用手摸著我的屁股。“不要碰我啊,不要啊,嗚嗚,你不是人啊”我幾乎崩潰了,想著剛才恥辱的樣子被丈夫和家人都看在眼裏,想著射完精後的雞巴從我的下體抽離的一瞬間白花花的精液一下子從陰道裏面流出的樣子,我真的不想活了,可是現在就算是死在沒有經過這個畜生的同意下都是奢望。
我全身上下除了腳上那雙長筒靴已經再沒有一絲遮羞布了,我一邊做著飯一邊流著淚水。男人坐在茶幾上吸著煙喝著酒吃著我做的飯菜,好像男主人一樣悠然自得。而我這個真真正正的女主人卻光著屁股雙腿間還流著他的精液給他做上可口的飯菜養足精神後好再在我的身體上發洩他那異于常人的獸性。

   “不要碰我媽啊,她都六十了啊”丈夫的喊聲讓我從恍惚中驚醒,我扔下還沒有做好的飯菜跌跌撞撞的跑出去,隻見那個正吃得津津有味的畜生居然把婆婆拉到身邊上下其手起來。六十歲的婆婆雖然保養的很好可是畢竟已經六十歲了啊,就算年輕的時候是個美麗的女人現在隻是一位兩鬓斑白的花甲老人了啊。

   “奶子都耷拉成這樣了啊”男人撕開婆婆的睡衣,掏出婆婆那兩個如同水袋一般下垂的乳房捏在手裏。婆婆顫抖的身子被這個比自己兒子還小十幾歲的男人玩弄著身體。

   “放了我吧,我都六十了,比你媽還大啊,你這是作孽啊,嗚嗚”婆婆被綁住手腳,就算沒有綁住又怎麽是個壯男的對手啊。

   “求求你放了我婆婆吧,你想玩就玩我吧,求求你了”我急忙跑到男人身邊哀求的拉著男人捏著婆婆乳房的手。

   “放心,這樣的老逼讓我玩我也不會玩的”男人又捏了捏我的乳房。“還是你的帶勁啊,來,坐我腿上”我隻好坐在男人另外一條毛茸茸的大腿上。男人就一邊抱著婆婆一邊摟著我,一張臭烘烘油膩膩的大嘴在我和婆婆的乳房上換著啃咬。

   丈夫低下頭,我看著丈夫壓抑著哭泣的模樣心理好疼好疼,是啊,一個男人看著自己的妻子和母親就這樣被一個畜生抱在懷裏侮辱著,那強烈的恥辱感和無力讓丈夫真的是生不如死啊。母親那哺育自己長大的乳房被啃咬著,妻子那愛不釋手的乳房被啃咬著,而自己作爲兒子作爲丈夫卻沒有能力去保護她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睜睜看著自己最愛的兩個女人受辱。

   “嗯,好吃,做的真好吃啊”我用自己小嘴咬住菜喂在男人的大嘴裏面。而婆婆跪在桌子下面正用嘴含住還粘著自己媳婦淫水的雞巴吱吱的吸允著。我救不了婆婆,畢竟我自己都已經是這個畜生的玩物了又如何去救婆婆啊,不過也許這個男人真的對年邁的婆婆不感興趣,羞辱婆婆隻是爲了滿足他那變態的喜好吧。隻是逼著婆婆跪在地上吃他的雞巴,而沒有侵犯婆婆。

   “我帶你老婆和你老媽去洗澡了啊”吃飽喝足的男人也把精液射進了婆婆的小嘴裏面後打著飽嗝拉著我和婆婆走進了浴室,寬大的浴缸裏面我和婆婆光著身子依偎在男人的懷裏被玩著身體的每一個部位。我和婆婆以同樣的屈辱姿勢支撐在浴缸邊緣,男人的雞巴在我的下體裏面進進出出,而手卻扣著婆婆松懈的屁股中間的肉縫。精液射在我和婆婆的臉上,足足洗了一個多小時男人才拉著跪在地上赤裸裸手腳並用在地上爬行的我倆走了出來。丈夫把頭深深的埋在地上,就像一個鴕鳥一樣把頭埋下,女婿看見我和婆婆像母狗一樣爬著出來急忙也扭過頭,女兒還坐在沙發上不過頭卻扭向一邊閉著眼睛低泣的不敢看自己的母親和奶奶那屈辱的模樣。
男人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而我和婆婆跪在他的雙腿間用舌頭舔著男人已經硬不起來的雞巴和蛋子嘴裏發出吱吱的聲音來。“求求你,讓我給孩子弄口飯吃吧,她懷著身孕不能不吃飯的啊”我擡起頭嘴角流淌著精液哀求著。男人看了一眼沙發一角瑟瑟發抖的女兒也許是因爲我的不反抗讓他很滿意同意了我的哀求。我急忙用手擦幹淨嘴角的精液走進廚房給女兒下了一碗面端了出來,走到女兒的身邊,用手輕輕的撫摸了女兒的頭發,“豔豔吃口飯吧”女兒紅著大眼睛看著我,“吃吧,肚子裏面的孩子也要吃啊,媽沒事的”女兒哇的一聲哭了起來,撲在我赤裸裸的懷裏。我抱著女兒安慰著,“吃吧,媽媽喂你,明天就都過去了,乖”女兒一口一口混著淚水吃下了我給她做的面。我一邊圍著女兒一邊看著女兒那張驚嚇過度的小臉心好痛好痛。

   “小妞,你做什麽工作的”男人突然的問話讓我和女兒都是一驚,我好怕發生在我身體上的淩辱再次降臨在女兒的身上。“怕什麽我又不會吃了你的”

   “求求你,求求你啊,我女兒大著肚子真的不可以的啊,我求求你啊”我緊緊的抱住女兒一臉驚恐的看著沙發那邊正分開腿讓婆婆舔著雞巴的男人。

   “放心吧,我不會對一個大肚婆有什麽想法的就是想讓她過來給我吃下雞巴而已啊”男人一臉壞笑的看著我懷裏瑟瑟發抖的女兒。“就是吃雞巴,保證不草她的,要是不答應我的話我就殺了你全家再幹了這個大肚婆”

   我搖著頭,用力的搖著頭。我不會把女兒拱手讓給這個畜生的。就算殺了我,我也不會讓他傷害我的女兒。“媽,沒事的,”女兒突然安慰著我。“我去”

   “不可以啊豔豔,不可以啊”我看著一臉決絕的女兒,眼淚嘩嘩的流著。“求求你,你讓我做什麽都可以啊,你想怎麽玩我我都滿足你,你喜歡操我來啊,操我的逼,草的嘴,屁眼,屁眼你沒玩過吧,玩我的屁眼吧,求求你不要傷害我的女兒啊”

   “媽”女兒歇斯底裏的喊著,我呆呆的看著女兒。“媽,你怎麽這麽傻啊,不管你爲我做什麽,他都會達到目的的啊,我們拿什麽反抗啊”我呆住了,是啊,我們現在一家就是這匹狼嘴裏的肉,想怎麽吃就怎麽吃,想什麽時候吃就什麽時候吃啊,看著倒在血泊裏面昏迷的丈夫,看著被綁住手腳一輛漲紅的女婿,還有正像一隻狗一樣跪在地上用舌頭舔著男人蛋子皮的婆婆。還有我這個已經被內射了幾次的女人,我們什麽拯救女兒啊。

   “哈哈,還是你女兒懂事,你這個老逼白活這麽大了”男人踢開婆婆走了過來,那根粗大異常的肉棍一顫一顫的對著女兒那張蒼白的小臉。我眼睜睜看著女兒閉上眼睛,張開了小嘴。我扭過頭不忍心看下去了,那個做母親的會忍心看著自己的寶貝女兒張開小嘴吃下一個流氓的肉洞而無動于衷啊。“哦!!”男人滿意的發出了呻吟,顯然打著肚子的女兒小嘴帶來的快感讓這個畜生興奮無比。我閉著眼睛不敢看那可怕的雞巴在女兒的小嘴裏面進進出出,可是吱吱的吸允雞巴的聲音卻清晰無比的傳進我的耳膜裏面來。

   “哇,哇”幾分鍾後,被射在嘴裏的女兒瘋狂的嘔吐起來,剛剛吃下的面條混著男人的精液全部吐在我赤裸裸的胸脯上面。我抱著女兒的頭拍著女兒的後背,女兒還是嘔吐的不停到最後連苦膽水都吐了出來。

   “真她媽的惡心”男人嫌棄的看著被吐了一身的我“去洗洗,草,你這個逼樣老子等一下都硬不起來的”我一步一回頭的走進浴室,用噴頭清洗著不潔的身體,過了一會我走出去看見那個男人摟著女兒,女兒的孕婦裝的扣子被解開了,因爲懷孕女兒的乳房大了好多顯的漲漲的,男人咬著女兒的乳頭吸允著,婆婆就跪在男人的腳下捧著男人那隻髒兮兮的臭腳摩擦著下垂的乳房流著眼淚看著自己的孫女被這個畜生猥亵著。

   晚上男人再一次確定綁在丈夫和女婿手腳的繩子後堵住了他倆的嘴,帶著我和女兒婆婆一起躺在主臥的大床上,女兒背靠在床頭上,兩隻大腿被強行掰開,男人埋頭舔著女兒的陰唇,我在男人的身體下張開嘴被男人硬邦邦的雞巴塞進喉嚨裏面口交著,婆婆就跪在男人臭烘烘的屁股後面用舌尖舔著男人的屁眼。那個晚上女兒除了沒有被奸淫也是全身上下都被玩了個遍,而我是最慘的我就在女兒和婆婆的身邊屈辱的掰開自己的腚片讓男人把雞巴塞進我的屁眼裏面,那撕裂的劇痛讓我差一點昏死過去。

   “騷貨,等一下老子就走了,謝謝你們全家的款待喲”早上男人吃著早飯,女兒半裸著上身坐在男人的腿上被捏著乳房。婆婆經過昨天一晚上的淩辱已經起不來了,早上被男人踢了幾腳還是一動不動的發出迷迷糊糊的呻吟。當我昨晚早飯後又被男人拉扯趴在餐桌上面當著家人的面再次被爆了菊花。男人穿上那件破破爛爛的軍大衣,鼓鼓囊囊的兜子裏面都是錢和搜刮來的貴重飾品看了一樣還趴在餐桌上一動不動的我,癱軟在地抱著肚子的女兒後走了出去。

   “老公,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被他強奸啊,嗚嗚你相信我啊”女兒解開她父親和丈夫身上的繩子抱著臉色好難看的女婿說著。“你相信我,我沒有,真的沒有啊,我就是,就是吃了他的雞巴啊,嗚嗚,我是被逼的啊,我能有什麽辦法啊,嗚嗚”

   “事情已經過了五年多了,我一直沒有報警,我不能報警啊,我如果報警了我的家就毀了啊,婆婆經過那件事情沒過多久就在羞愧中去世了,丈夫眼睜睜看著妻子被強奸,母親和女兒被扒光衣服羞辱精神上受了很大的刺激整日醺酒,幾年前腦血栓也走了,女兒的丈夫怎麽也不相信那個畜生會放過自己漂亮年輕的妻子,從那件事情後就對女兒不再像以前那樣體貼時不時的冷嘲熱諷,在女兒生下一個女嬰沒多久就出軌離婚了,現在我和女兒外孫女到了另外一個城市一起生活,我真的不想再提以前那段生不如死的往事了。”張佳麗是哭著說完了整件事情,那件事情顯然已經深深的刻在張佳麗的心裏,時間都無法磨滅那一天帶來的恥辱和打擊。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