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64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石金水
伯爵 | 2019-2-14 10:05:16

我叫琬若,今年18歲。168cm 48kg 。

哥哥叫阿智,25歲。

我成績不錯,考上了一間蠻有名的國立大學。

親朋好友們也都與我父母道賀,都說以我為榮呢!

而總有一些不知情的人會說我這麼聰明,那我哥一定就更厲害了吧!?

事實上才不是那樣!

哥哥他考上連聽都沒聽過的學校,

唸了四年還差點被退學呢!

真搞不懂他在想什麼...不過我還是很喜歡哥哥,因為他最疼我了。

可是家人也是要面子的,所以對外人只能支支吾吾不說清楚

但是在家裡就是痛苦的開始了。

爸爸常常拿我跟哥比較,我也因為這事被哥哥瞪了好多次。

明明是爸爸罵哥哥,憑什麼我要被瞪?哥哥是笨蛋

而那件事發生在暑假,我即將上大學時...

"碰......"正在吃晚飯的時候爸爸他突然大力的把碗砸在桌上,嚇了我一大跳。

"是要我說幾次,吃飯時不要用手機,你是聽不懂嗎?"


我看著爸爸站了起來,赤著紅眼向哥哥咆哮。

我心想這下完蛋了,千萬不要牽扯到我...不然...

"拜託,我都成年了,你是要管多寬啊?不用就不用啊,有必要發脾氣嗎?"

哥哥一臉無所謂的態度說著

"阿智,少說兩句..."媽媽一臉蒼白的勸著,因為她也很怕爸爸。

我爸呢,是公司的主任,常常因為工作的事

被上面罵的滿頭包,所以回到家看到不順眼的哥哥,就會把氣出在他身上。

"你那什麼態度?看看你妹妹,吃飯安安靜靜的吃,課業也從不讓我操心,你呢?"

我拿著碗的手抖了一下,這下子事情朝我最不願意的方向發展了...

"不是再說吃飯嗎?你又扯到課業幹甚麼?扯妹妹幹甚麼?"

哥哥皺起眉頭說著。我知道哥哥也火了,

他生氣時總會皺著眉。

"我就對讀書沒興趣啊!我也有想做的事啊..."

"給我閉嘴,我說一句,你是要說幾句?想做的事?做遊戲?別笑死人了,


你如果考上跟你妹同樣的學校那我還會相信,不過就你考上的那間破爛?

哈哈哈,這是今天聽到最好笑的事"

"那個...爸爸,哥哥他成年了,他也有自己的想法,我覺得做遊戲不錯啊..."

我看著爸爸氣的發笑,只好硬著頭皮說話,想舒緩一下氣氛,哪裡知道卻越演越烈...

"你看你妹妹,比你懂事多了,罷了,你愛用手機就用吧,我懶得管你了,在管下去我遲早被你氣死。"

"是啊,快吃飯吧,菜都涼了...。媽媽見事情開始緩和也說了句。

"妹妹妹妹妹妹妹妹妹妹!!什麼都妹妹,妹妹做什麼都好,我呢?不管我怎麼做你都會看不起,那你幹嘛生我?"

哥哥吼完這句,狠狠瞪了我一眼後,朝他的房間走進去並大力的把門關上,碰的一聲,好大聲...

看著爸媽鐵青的臉,我心想怎麼會這樣...

這好吃的飯頓時無味。

到了11點時,等到爸媽都睡了,我偷偷跑去敲哥哥的房門口不想關係鬧的那麼僵,

雖然錯不在我誰知道哥哥居然不理我...

我只好的回房間想著明天一定要讓哥哥原諒我...

隔天一早我便去敲哥哥的房門

叩叩叩...

"哥哥~開門。是我"

"你滾開,別煩我"哥哥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沙啞低沈,我知道他又沒睡了...

"哥哥~"

"可以不要拖尾音裝可愛嗎?這次我不會原諒你"

"哥~你好幼稚,快開門啦!"

"...你真的很煩人"

"既然你不幫我開那我自己進去囉"我拿起備用鑰匙在門口晃動,讓哥哥聽到鑰匙的聲音。

"你敢進來我就揍死你"聽到這話我頭上頓時冒出三條線

"哥~你是不是做遊戲把頭腦做壞了?你忍心揍死你可愛的妹妹噢?"

"行了,你進來吧,真是煩死人了"

門一打開,便往哥哥身上撲,我也不管自己越發成熟的嬌軀被哥哥碰到,


反正是自己哥哥,碰到什麼也沒時麼大不了。

"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原諒你"

"不要說一件了,十件我都答應你"

我掛在哥哥的背後,看著螢幕快速的跑出一堆英

文字組成的語法,開心的回答,想起了小時候,哥哥說他會永遠保護我。

十幾天後,快開學前,我搬到了租屋處。

而就在我開學的前一天,

哥哥突然帶了客人到了我的租屋處。

說那人是他的學長,叫我打聲招呼。

我打量他一眼,嗯,很高,至少有180,長相也不差,身體看起來挺健壯的,肯定有在練,跟我的廢材老哥不一樣。

"你好,我叫琬若,你可以叫我小若就好"

"你好,小若,我叫希律,是遊戲公司的經理,想請你哥哥來我公司上班。

他之前做的小遊戲,我發現很有趣,你哥或許是個人才,不該被埋沒。

來,這飲料給你"

"真的?那太好了,也謝謝你的飲料"我替哥哥高興不已,正好我也渴了順手接過飲料喝了一大口,冰冰涼涼的好過癮。

"只是有個條件..."哥哥冷不防的冒出一句

"什麼條件?要考試?"我歪著頭疑惑的看著哥哥

"你還記得你之前答應我的條件嗎?"

"當然記得啊,這跟那有什麼關係?怎會忽然提起這個?"

"這個條件要由你來辦"

"什麼東西阿...?"

"我要你做的事就是聽希律哥的話"我看著哥哥的眼睛實在是猜不透他在玩什麼把戲。

"好吧,我知道了,那麼希...希律大哥,需要我做什麼?"

"你房裡有電腦吧?"

我點了點頭

"那你先回你房間等我"

我疑惑的看著哥哥,他卻仰起下巴叫我回房,實在搞不懂...為什麼要用我的電腦...

我坐在床邊不久,大約幾10分吧,希律大哥就自己開門進來...也不敲門,嚇了我一跳。

關上門後他還順手將門反鎖住。

"你...你幹嘛鎖門?"

不過哥哥在客廳,我也不太怕...

只是事情沒有我想的那麼美好

"若若,哥哥出去吃點東西,可能要晚點才能回來接我學長"

什麼?哥哥要出門,那希律哥他?...我要跟他獨處...?

"哥~別...嗚~嗚~"我害怕的想叫住哥哥,卻被摀住嘴

直到聽到哥哥出門的聲音,他才放開。

"小若..."

他逐漸向我逼近,一股壓迫感直面而來

"別...別靠近我,不然我要喊了!"我一邊退一邊想著逃脫的方法,無奈我的房間實在太小,一會兒

我便靠在牆邊了。

"別白費力氣了,而且我也還沒說要求呢,

還是說你不想幫你哥哥?"

"我想幫...可...可是我不知道你要我做甚麼...對...對了不是要用電腦嗎?"

"啊~"

他猛然抓住我的下巴害我吃痛的叫了一聲

他居高臨下的看著我"電腦只是騙你回房的藉口,還有要求很簡單的..."

"不要..."我搖了搖頭

我雖然才18歲,可是某些事我還是知道的。

"不要什麼?我都還沒說我出的要求呢,就這麼急著拒絕?嗯?"

"我..."他明明就想做那種事,卻還在那邊裝,

我的一隻手都被他強硬的與他十指交扣了...

"好...你鬆開我,我聽你說..."他聞言便鬆開我的下巴。

我低下頭,看著

自己白嫩的雙腿,有些絕望,其實只要不是做那種事都好辦,只是...

難道是哥哥嗎?...我們感情不是很好嗎...?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一定是我那裡搞錯了,我不相信...

天真的我絲毫不知道與哥哥感情好是我自作多

情,當初的好早在父親的壓力下變調,轉為恨意

可笑的是,到現在我還不明白。

"嗯...就當我洩慾的工具吧,就是無償炮友,玩到我膩為止"著他故作思考,我真是氣極了

"你...不要太過分了..."本來連做一次,我都不太能夠接受了,沒想到他居然提了更過分的要求...

"我是不會你答應這種荒唐的要求的。"

"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不是在徵求你的答應,

而是在告知你的義務。你哥的工作都已經安排好了,所以呢,你已經是我的玩物了。"

"義務你的頭,都不用徵求當事人的意見嗎?"我脾氣很好,可是還是被氣的口不擇言

"不跟你說了,我要動用我的權力了"

"呀~你不要..."他忽然抓住我的外套,雙手一扯就破了。

現在是夏天,穿著本就清涼,更何況在家裡,我穿的更是火辣不少,白色露腰小可愛跟小熱褲。
因為哥哥說要帶人來,我才隨便套的一件薄紗外套,現在被扯破了...

"求你,不要..."

他一把拉住我的腳,往下扯,讓我靠在牆角的上半身滑落躺平,接著跨坐在我的腹部。

"我有愛滋病,你不要..."我知道這是個爛藉口。

"不管你有沒有愛滋病我都騎定你了,而且還要幹的你不要不要的,你不是最愛不要了嗎?我會滿足你的,嘿嘿嘿"

他明明長得人模人樣,怎麼思想這麼下流..只會想著玩弄女人嗎?

我臉色蒼白的看著他淫穢的表情,心知難逃一劫了。

"哥~救我...救命..."雖然機會渺茫...

"別叫了,你哥才剛出門"

我沒想到的是哥哥其實沒出門,他只是去做出門的動作,發出讓我以為他出門的聲音,之後他又偷偷回客廳去了,


嘴裡喃喃自語著...
-------------------------------------------------------------
林琬若,這是是你自找的就只會在爸爸面前裝乖小孩,天天看我被罵很爽吧?

事後又跑來求我原諒你?把我當白癡耍很好玩嗎?

哈哈,接下來有你好受的了,希律這傢夥性慾強的很,

他前女友就是因為被幹到受不了,實在沒辦法只好分手。

還有我已經把你的鑰匙備份給他,你就照三餐給他幹吧,哈哈哈。
-----------------------------------------------------------
"奶子還挺大的啊"希律哥沒裡會我的求饒,抓住我的雙手拿出繩子綁在床頭。

可恨,居然還有繩子,該不會這都是計畫好的吧?

誰會沒事帶著繩子阿?

他來我的房間後,哥哥就出去,這會不會太剛好?

一連串的巧合,讓我胡思亂想...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哥哥...為什麼,直到胸部被碰到我才驚覺現在的處境。

"呵呵,你看起來就跟掉入陷阱的兔子一樣可口,奶子也好軟,揉起來真爽。"

一邊說一邊玩弄著我的胸部,接著把我的眼睛也矇了起來。

"你...不要...快住手~"我急的快哭了,胸部第一次被摸加上眼前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到,頓時觸覺神經被放到最大。

"小騷貨,是不是很舒服啊?每次碰到你的乳頭,你都會發顫呢,你的腋下我也會好好品嚐,嘿嘿。

"一點也不...舒服...啊~啊~那裡..."

突然被碰到敏感處本來就會抖,他居然把正常反應當成我很舒服...真是下流

漸漸的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的手感覺越來越厲害厲害,

胸部被揉捏的好舒服...那恰到好處的力道還有擠牛奶似的技巧,

胸部的神經都被推到了那兩點...感覺有甚麼東西要被擠出來似的,

可是又沒有,偏偏聚集在最敏感的那兩點...啊~乳頭簡直漲的不行...

而腋下也是被重點照顧,有在定時清理腋下的我,腋下自然漂亮。

因為雙手被綁在床頭,腋下直接露出,白白的一片簡直迷人

"你知道你露出的腋下跟腳開開的樣子很像嗎?我要吃囉,嘿嘿"

"變態...啊~那裡髒...啊~不可以~啊"

女性害羞的私處,腋下被強硬的舔著,

腋下怎麼可以舔,我實在是又羞又怕,

想躲開又沒有辦法,只能默默承受著。

"好香的腋下啊,呵呵,原來你的味道是這樣啊,真好吃"

"啊~不要~不要~別吃那裡..."他真的好變態,可是又舔的好舒服...

我並不知道我此時激突的非常明顯。

如果有人看到一定會嗤笑著:嘴巴上說著不要,乳頭卻翹成那樣,明明很爽還不承認。

"這裡?"他裝作不小心的碰到乳頭,把那快感宣洩了一點,可是還是不夠阿...怎麼辦真的好想被吸...

"那裡...不是...恩~啊~啊~昂啊~"每當他故意碰到我的敏感點之後,

就會用他那熟練的技巧把那宣洩掉的快感給累積回來,甚至累積的更多,

我快被這種要上不上要下卻又讓你更上去的感覺逼瘋了,不自覺的叫床了起來。

"叫床的真好聽,看來你真的很爽"

"不...我才沒有叫床..."我搖著頭否認

"是嗎,那我就繼續玩弄你,看你能嘴硬到什麼程度"

接著,他小心翼翼的把我的小可愛往上拉以不碰到乳頭為前提...

露出的雙乳,最上面的兩點粉紅蓓蕾輕輕抖著,

在他由下往上愛撫之下,繼續無助的挺起"

"你的奶頭怎麼一直發顫呢?粉粉嫩嫩的看起來好可口"

黑暗中,感受他的手不斷在乳暈部分遊走,偶爾

的輕颳一下乳頭,還有腋下被那靈活的舌頭仔細舔著,任何一處都不被放過,啊~啊~我快瘋了

快碰乳頭啊~那蜻蜓點水的觸碰,只會讓我更加期待下一次的觸碰,啊啊~快感一直得不到宣洩...

而且下身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似的感覺,

雙腿不自覺的夾著,沒發覺小內褲隱約有了濕痕。

"啊~我...我快不行了,求你...嗯~啊~"

理智與慾望的天秤不斷向慾望傾斜,一邊是希望他快住手,一邊是渴望著胸部被吸

只是生理已經開始佔了上風...

"還沒到時候。這麼快就不行了?這真是淫蕩呢,等等交媾肯定讓你欲仙欲死,真是越來越期待~"

"我..."我被說無法反駁,身體確實敏感的不像話,

這在我看來真的是很...淫蕩。

殊不知一開始那杯飲料其實被加了會讓人敏感的藥。

"接下來,嘿嘿"

什麼?因為看不到他接下來的動作,只能想像著他要做甚麼。

"你要做什麼?"

"你是不是很想被吸吮?小蓓蕾都翹成那樣了真是不像話"他輕輕的彈了下乳頭,弄得我渾身再次發顫

"我...我才沒有...啊~"

"哦~很好,那我就不吸"我以為他會硬來的,結果卻沒有,他怎麼可以這樣,逼我求他吸胸部

"考慮的怎麼樣?"過沒幾秒他又彈了一下

這次我放棄了矜持

"吸...吸我"

"吸哪?"他拿著手機錄了起來

"吸我...胸部"這句話說完,好像有甚麼不見了,我知道,那是我的顏面...

"賤貨"

"哦~啊~啊,好...好舒服,啊~好棒~嗯昂~"

過多的快感,隨著他的吸吮搓揉,從乳頭不斷釋放我爽的仰起了頭,迎接高潮

雙腿間也溢出一股股愛液,夾也夾不住,更像是白嫩的大腿把它擠出來似的

"呵呵,叫的真是高揚悅耳,可見真的很舒服吧?

"......"我人生第一次高潮,實在是沒精力應付他,只想休息

"小若,剛剛只是前戲,打起精神啊"他解開我臉上的遮眼布說著

隔天

"嗯~已經早上了嗎?感覺好累..."我看著被陽光照射的窗戶自語

我翻過身下床,腰身卻一陣酸麻,提醒著昨天的事情...

昨天...先是被玩弄胸部接著被硬上的破了處子之身,

之後洗澡時,他又強闖進來要了一次,還順便洗了鴛鴦浴...我被搞的全身都要散架了,

而且到了最後哥哥最後也沒回來...

想到這裡心中滿是酸澀,我那麼相信哥哥,他卻聯合外人設計我,把我賣了,

還被拍了一堆下流的照片,影片也被錄了不少...

"這下子我都毀了...嗚嗚~都毀了...嗚~"

我越想越傷心忍不住還是哭了出來

"鈴~"突然手機響了起來

"喂,小若,你還在睡呀?都快遲到了,還不快起來?我在你家門口等你,懶豬你快點。"

"我沒..."

我看著被掛斷手機有點無語,她還是一樣冒冒失失的,過了一個暑假根本沒長進。

剛剛想的有點失神忘記了時間,強打起精神,擦了擦眼淚,趕緊畫了些淡妝,早餐也顧不上,匆匆忙忙的上學去了。

一路上我的好朋友鈺欣嘰嘰喳喳的說她暑假做了什麼事去了哪邊玩...之類的

"小若,你知道嗎,我弟弟他居然跑去告白,結果被人家不要,

就哭哭啼啼的跑回家,要我抱抱,這麼愛哭難怪被拒絕。"

"他才小二,哪懂這麼多。"

"是啊,我只是太驚訝了,都小二了居然還要人家抱抱。"

...原來這才是重點嗎?我失笑的搖了搖頭

"對了,小若你呢?暑假有發生什麼好玩的嗎?

"還是一樣,我哥跟我爸天天吵個不停,然後我被波及,他們不膩我都膩了。"

"啊哈~你家還是老樣子,不過現在你搬出來了,應該可以輕鬆很多了。"

"希望是這樣吧..."一想到趙希律那變態我就覺得我的未來充滿黑暗,再也沒了光彩...

到了中午吃飯時間~

"我說小若,你怎麼上課都在發呆啊,你之前可是很認真的,而且現在不比高中了,老師才不會管那麼多。"

"我知道,只是我實在是沒心情..."我揉了揉腰,無力的回答

"而且,你幹嘛一直按摩你的腰,幾乎整堂課都在摸..."

"最好有整堂課那麼誇張啦,還有,你不上課都在注意我喔?"我撐著臉頰歪著頭看她

"沒辦法啊,我都是靠你的筆記生存的,你不認真上課,我認真也沒用啊!只好整堂課都觀察你囉"

"你真是...啊~~"腰部突然被大力的按壓了一下,猛然的酸麻讓我忍不住叫了出來,回頭一看,是個不認識的男生

"你幹嘛叫的那麼變態啊?我只是幫你按一下,有必要嗎?"

"你說什麼?你不知道小若她閃到腰嗎?還按那麼大力?你故意的吧?"

我都還沒說話,我朋友就急著幫我出頭,真是讓我好感動,還幫我想了那麼好的藉口,跟某人比起來真是好太多了。

"才幾歲就閃到腰,你騙誰啊?該不會是做太多了吧?哈哈"

"你..."我害怕了起來,他怎麼知道?

"好啦~對不起,剛剛是開玩笑的,我不知道你閃到腰,別介意,我叫王國軒,想認識你"說完便伸出右手



"我是琬若,林琬若"我只想趕快打發他走,握了握手趕緊放開,

雖然他是開玩笑的,可是要是被知道...我實在不敢想像。

"好啦,小若若,我先走了"

"他到底有甚麼毛病?想認識也不是這樣的好嗎!他這樣叫你不生氣嗎?


腰被壓那麼大力還被調戲,居然說是開玩笑??"

"算了,他都道歉了,別在說他了"我實在不想談起他,對他我只有害怕,他

感覺起來就是很不正經的那種人...眼睛一直在亂瞄。

下午的課轉眼就過

"啊~終於放學了,小若筆記借我吧?"鈺欣雙手合十樣子真是讓人莞爾,其實她不用這樣我也會借她的。

"你喔~拿去吧"我從包包拿出下午整理的筆記給她

"嘻嘻~我就知道小若最好了,我要抱抱~"

"還說你弟弟呢你還不是一樣?"我揚了揚眉

"才不一樣,他可是男孩子....咦?小若你是不是變大了?"突然鈺欣打量起我的胸部

"少來,你只是太久沒抱我了,產生錯覺了"

"原來是這樣阿,我就說嘛,應該是我變大了,哈哈"

我看著少一根筋的她,突然有些羨慕...

回到家,第一眼就看到躺在沙發看電視吃著我的零食的趙希律

"你真是太隨意了吧?這裡可是我家那是我的餅乾還有我的電視!你給滾我出去,信不信我拿掃帚轟你?"

事實上我只是說說氣話發洩一下,其實我根本不敢惹他

"小若,別那麼兇嘛,我們做都做過了,我看個電視吃個餅乾還會有比那個更嚴重嗎?

"你...去死。"我忽然忘記嘴巴功夫我是贏不了他的...

看著他那麼舒適我實在開心不起來

狠狠瞪了他一眼,我就回房了。

現在的我是拿他沒輒,他手上有我一堆淫照影片我根本不敢聲張...

算了,只要他不來找我麻煩就隨他去,我只能消極的如此想著。

我擦了擦淚痕,準備小睡一下,他就來了,我才回房不到5分鐘...

"小若,開門"

"..."我裝作沒聽到

"這是你的態度?是嗎?你別忘了,我可是有鑰匙的"

"今天可以不要嗎?我的腰很不舒服..."

"不可以,你並沒有商量的權利,你的權利就是配合我"

他怎麼能這樣強迫我?我明明都說不要了...

我不懂世界怎麼會有這種無賴,居然還是公司的主管....

"昨天你剛破處,所以才沒幹的太狠,今天就要正式來了,還要連同昨天的份一起補回來。"

他一邊說一邊開門進來。

"我能...拒絕嗎...?"昨天那樣還不狠嗎?那正式的我不就被搞死了?

"你說呢?

"希律哥求求你..."

"小若,這是當初說好的,你怎麼能反悔?"說完他就撲了過來

"不要..."我明明是被設計的...

昨天才被搞了一天,身體都還沒恢復,虛弱的很,自然無法抵抗他的侵略,不一會兒,衣服就被脫光了。

我卻只能不斷喊著"不要..."

"其實我昨天就發現了,我們的性器很合呢,尤其是我連根插入時那種緊緻感,真讓我欲罷不能

而小若妳也爽的一踏糊塗呢。嘿嘿"

"變...變態"

他很懂女性的身體,性經驗不多的我根本不是對手,再加上他昨天把我的敏感帶都摸透了,

他像是如虎添翼般,直直朝我弱點進攻,不一會兒,我便嬌喘連連

"嗯~不要...我...我不行了~"

"那怎麼行,我那裡都被你叫醒了,我可不準你休息,而且你的淫穴也準備好了,都濕答答就等我插入了"

"我才沒準備好等你插,你別擅自...啊~不...不要~啊啊啊~"我剛說到一半,他就抓住我的腳踝,插了進來。

心裡還沒準備好,小穴直接被塞進了一根粗柱,還不斷深入,劇烈的快感使我驚呼連連

"等...等等,別那麼...別插那麼深...啊啊~"

"哦~就是這種感覺,真的好爽,簡直就是我專用的小穴"他享受的我的緊緻感嘆著

"才不是你專用...啊~~~別這樣磨...別這樣阿...嗯~~"

他邊感嘆著,邊扭動起腰用抵著我的花心的孽柱,打磨了起來,這般深處按摩,

磨的我雙腿頻頻發顫,淫水也是不知節制的流出,哦~~實在是太銷魂了。

"小若,你怎麼可以這麼好幹?好幹就算了,幹起來還這麼爽"

他心理慶幸著幸好我哥把我給賣了,不然他就錯過了我這個極品淫娃了

"你別亂講...啊~嗯~~"明明是他強上我,居然還說我很容易就被幹...

"啊啊~~不行了,別在磨了...啊啊啊~~~"這磨法也太厲害了吧...

磨的我又是舒服又是難堪的,腰不管怎麼扭,都無法減弱那酥麻感...我根本無法招架啊...

只能被迫承受高潮...啊~好過分,我明明不想要的...

經過一番按磨我馬上就高潮投降了,全身發軟,一絲力氣都被磨光了,剩下就等著他隨便玩弄隨便幹了。

"怎麼樣?是不是很爽啊?"他看著被征服的我非常得意

"...我沒有..."我轉過頭不想承認我確實爽的要命。

第一次破處時的插入感覺還沒這麼明顯,這一次被插入,沒想到居然會這麼舒服,

或許就他所說的我們性器很合適?那種感覺真的讓人著迷甚至墮落。

"很好,你敢嘴硬?我讓你在嘴硬阿,今天就要幹到你承認為止"我沒想到我一時逞能卻激起他的兇性

他開始大力的幹了起來

"啊~啊~昂啊~恩~"我不曉得被強暴的性愛居然如此舒服,而且隨著他有力的抽插,

快感越來越強烈,我知道我又要不行了,掙紮不了,肉體又被大大的滿足,

只顧著迎合體內的粗柱,一下又一下的撞擊瞬間把我的心理防線擊潰,

爽的我魂都飛了,只能歡愉的叫床...

"好...好厲害,啊啊啊~不行~那裡...昂啊~~~"

"小若,不是沒有感覺嗎?怎麼越叫越放蕩呢?這只會讓我更硬啊,嘿嘿"

"啊啊~你別...別那麼硬...我會被插壞的~嗯~啊啊~~會壞掉啊~~~"

性經驗極少也可以說是沒有的我,光是這傳教士體位就已經把我幹的欲先欲死,高潮連連

。他抓住我的無力腳踝舉到他的肩膀處欣賞著我還在高潮的表情感到非常有成就感。

"剛才嘴上還說沒有,下一秒就被幹成淫娃蕩婦,你可真是夠賤的,不行,不能就這樣放過你,我要繼續幹你。"

接著他又大力的抽送了起來...

"啊啊啊~不要~不要了~昂阿~要去了..啊~~~啊~~~~啊~~~~~~"

我簡直要瘋了,我正高潮時他還把我的雙腿按在我的胸前,使我的臀部翹的更高,

敏感到極點的小穴繼續被迫不斷吃進粗柱,才剛合起來的小穴就馬上就被撐開,

雖然小穴不斷收縮著想阻止他的侵犯,可是男人那根的似乎就是專門插小穴用的...

龜頭前面光滑的構造輕鬆的就幹了進來,反而要抽出時,還被小穴狠狠吸住,

也爽的他好不興奮,直說我真是有夠下賤。

還是性愛新手的我怎受的了這般快感,他那電動馬達似的抽插,插的我頻頻失神,


越叫越是歡愉無助,如果有女性聽到肯定會滿臉通紅,男的則是馬上撐起帳篷吧。

他床事實在太厲害了,我都被幹到毫無脾氣,哀叫求饒了,他卻越戰越勇,

那彷彿是無戰不勝般將軍的孽根..直直在我的小穴裡殺進殺出,啪啪啪的不肯罷休。

撞擊聲音之大讓人知道戰況的激烈

"啊啊啊~~~~~~不要在插了~~~~啊~~~~~~

不要了~~~~嗚嗚~~~~不要了~人家不要高潮了

~~~~啊啊,高潮了~~~不要~~~~昂啊~~~"

他怎麼能這麼硬....啊啊~~~這樣硬上也太犯規了吧...

"啊啊啊啊~~~~我要瘋了~~~別再插了,嗚嗚~~~不要~~~~嗚嗚~~~"

直到我爽到哭了出來,他才放過我。

這一場性愛讓我天堂跟地獄都走了一回。

我現在是又羞又怕,羞的是自己無助的叫床實在是太放蕩了,怕的是那快感劇烈會讓人崩潰。

我看著床上的慘況,呆呆的不知所措,以往遇到的任何困難我都有信心能夠跨過,

只是這次我卻沒有了以往的信心...剛才他也是錄了不少影音檔

難道我只能讓他予取予求嗎...?

我癱軟在床上不知到如何面對未來。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3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