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54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bin770711
侯爵 | 2019-2-14 12:05:16

「教練先生,你好我是昨天打電話來的橘香澄。」

在廣大無人的遊泳池中心裡一名長髮及腰的少女輕聲的詢問著中心裡唯一的一個人。

「請問……」泳池邊坐著一個男人看來他應該就是昨天電話裡提到的那個最高明的教練了吧!只是他好像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己呢…怎麼辦…香澄有些不安的輕咬著下唇,她清麗可人的容姿因此稍稍的蒙上陰影。猶豫了一會兒,她緩緩走到那個男人的背後,這才發現他正戴著耳機在聽音樂難怪聽不到自己的聲音。

「教練……」香澄伸出手正打算輕拍那人的肩時忽然那人身體一閃,一反手就將她壓在身下。

「早川,你這招已經不管用啦!」洸一得意的說者,正打算再好好取笑對方一番時,忽然發現被他親暱的壓在身下的是一名不知所措的少女,而且還是一位嬌羞的美少女……「教…教練…」香澄同樣也吃了一驚,這可是她第一次和男性這麼親暱,她害羞的臉都紅了。怎…怎麼辦…香澄一時無法反應過來,只能愣愣的盯著洸一的臉看。這也是第一次看見這麼俊雅的人呢!他長的可真好看……總覺得…「啊…抱歉,我認錯人了。」

洸一先反應過來,他急忙放開香澄的身體。

「你就是昨天預約要單獨授課的橘氏企業的小姐吧?真是失禮了。」

只是…還真是可愛的小姐呢…「是、是的!我是香澄,因為下周要遊泳考試,所以要麻煩教練了。」

香澄急忙的鞠躬,想甩去臉紅心跳的感覺。討厭…這個人一定會認為我很遲鈍吧…不知為什麼,她竟十分在意眼前這人對自己的想法。

「那…那個…」那件事還是得要先告訴教練才行。

「教練先生…」

「啊!抱歉、抱歉,香澄小姐,我們馬上就開始了。」

洸一誤以為香澄是想開始上課了,他正準備起身去拿浮板時,香澄又說話了。

「不是…是那個…我…我真的是很怕水…因為小時候曾經溺水過…所以不太敢下水…怎麼辦…教練…?」香澄有些不好意思,她小聲的說著,同時覺得自己真是丟臉極了。

「咦…這樣啊……」洸一陷入了沈思中。

「教練先生?」香澄不安的叫u者。

「啊!你叫我洸一就好了。」

洸一回以她溫雅的一笑。

「放心吧…這樣的話,我倒是有一個好辦法。」

他優雅的揚起唇,看到他的笑容,香澄頓時又心跳了一下。

「………好了,這樣就可以了。」

洸一拿著布條輕輕的在香澄的腦後打了個堅固的結。

「咦…請問這是…?」視線被遮住,香澄疑惑的詢問。

「只要看不見的話就不用怕了。」

洸一以一貫溫和的語調說著。

「是…是嗎?洸一先生好利害呢!」香澄佩服的拍著手。

「好了,接下來先下水吧。」

洸一先下到了泳池邊,然後等待著香澄慢慢的從扶手爬下來。

「唔…」香澄顫抖的采著階梯一步一步的進入泳池裡,泳裝內所包裹的美麗肢體也為之顫動著。

「慢慢的…對了對了…慢慢來…」洸一緊盯著香澄的軀體,看著那美麗的曲線,總覺得有股從未有過燥熱的慾望急速的湧了上來。洸一用力的甩了甩頭,想讓自己冷靜冷靜。

「呀啊!」這時香澄忽然腳下一滑,眼看就要整個人跌入水中。

「小心!」洸一眼明手快,一個上前就摟住了香澄。好香……香澄的發上飄來了少女特有的清香,洸一霎時沈醉了,他的手滑到了香澄柔軟的胸部上。

「教…教練…?」香澄困窘的叫喚著。他…他的手摸到我的胸部了啊!一想到此,她的臉色就更加潮紅。

「呼…剛才真是危險啊…」洸一狡猾的笑了笑,然後若無其事的放開香澄。

「咦…啊,謝謝你,洸一先生。」

原…原來是這樣子啊…我也真是的,居然胡思亂想的。香澄鬆了口氣。

「香澄小姐,現在你還會怕嗎?」洸一輕聲的問著香澄。

「啊、嗯…現在比較不會了…」真的比較安心了呢!香澄驚訝的想著。

「那真是太好了…我們接下來先使用浮板練習腳的打水吧。」

洸一扶著香澄,讓她趴在浮板上面。

「就是這樣…胸部要更貼緊浮板。」

「是、是!」香澄用力的貼緊浮板,她的兩團嫩乳也更加的被擠壓出誘人的形狀。可是畢竟眼睛看不見,心中又開始不安了起來。

「洸一先生…我…我還是有些不安心…」

「放心好了,我已經幫你把身體撐住了喔。」

洸一一個上前,他一手摟住香澄的腰,一手卻伸進她的胸前隔著泳衣剛好握住了她的豐盈。

「啊……教…教練…你的手…你的手為什麼要放在我的胸部?」香澄大吃一驚,她想掙紮,可是又害怕跌入水裡,就在她猶豫的同時,洸一的手已經撥開她胸前的泳衣直接揉捏玩弄起她的嫩乳了。不…不會吧…我的胸部…啊…討厭…洸一恣意的揉捏著香澄雪白柔軟的豐盈,甚至還用手指夾緊她粉紅色的乳頭玩弄拉扯著,用拇指撥弄著挺立的小突起點,又倏地夾緊那脆弱的嫩蕊。

「這是為了要幫助你放鬆身體啊!」洸一悠閒的回著話,一面享受著手邊美妙的觸感。

「這…怎麼會…」香澄小聲的抗議著,她的身體止不住的顫動著,私密處好像也有滑熱的液體開始流出,延著大腿滑下。

「啊…等一下!手也摸著屁股…」洸一原本扶著她的腰的手也不甘寂寞的開始撫摸著香澄的俏臀,而且手指還不安分的鑽進香澄的泳褲中戳弄著。

「這個啊…這是因為這個地方是最容易出力的喔!不放鬆是不行的…」說完後,他又更加過火的玩弄起香澄的身體。

「不…不可以這樣的…教練…啊…這樣子是沒有辦法遊泳的…啊…嗚…」因為是從來未曾經歷過這種事的處女,香澄很快的就徹底輸給洸一的技巧。

「咕啾…咕啾…」洸一的手指快速的在香澄的柔軟的蜜穴中進出著,使得愛液源源不絕的流出。

「這樣子…這樣子是性騷擾…」香澄虛弱的反抗著,她可以感覺到洸一的手指在惡作劇般的搔弄著。討厭…被一個才剛認識的人這樣子玩弄著那裡……「你別誤會了,這是為了你的特別訓練喔!」洸一一面說著一面把香澄上身的泳衣整件給扯了下來,香澄胸前的兩團嫩乳也赤裸裸的隨之彈跳了出來。

「但…但是…嗯…啊…」只見洸一毫不客氣的用雙手分別抓握住香澄的嬌乳,時而掐緊時而放鬆不斷的上下搓揉著,且不忘用力擠出尖端的部分加以玩弄著,簡直像是對待愛不釋手的寶貝般。

「不…不要…我的乳尖是很敏感的…唔嗯…」這時候,香澄已經是整個人背部緊貼在洸一的胸前無力反抗了。啊…屁股…屁股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頂著…好熱…「香澄小姐…你已經有感覺了嗎?」洸一俯下頭,在香澄的耳邊親暱的吹氣,感受到她的顫抖後,他的舌開始舔弄著她纖細的頸側,一直向下滑到了鎖骨那裡輕輕的吸吮著。

「啊…」全身都…酥軟了…香澄恍惚的想著,而就在這時候,洸一又毫無預警的轉過她的臉,對準她的櫻唇就是深深的一吻。什…麼…「嗚…」香澄的小舌被迫與他的纏弄著,她覺得就快喘不過氣了。怎麼有這樣的人,這樣霸道的侵犯她的身體,卻又可以這樣…吸引著自己…心跳不已…連神智都有些朦朧了。

「香澄小姐……」洸一緩緩的離開她被吻的紅腫的唇瓣,然後滿意的看著她潮紅的小臉及虛軟的身軀。

「你好像累了喔…先到上面休息一下吧。」

他打橫抱起了香澄軟弱無力的身體,然後輕輕的放在泳池岸邊。

「嗯…這是…」香澄虛弱的用手拍摸著地板。上…岸…了啊…那就必須要快點離開才行…再這樣下去…再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呀啊!」正當香澄才想到該要快點爬起來時,洸一又將她壓在身下,制住了她的行動。

「這樣不行喔…香澄…我們課都還沒上完呢…翹課的話可是壞孩子喔!」他壓在她的身上,胸貼著她的胸,火熱的堅挺也隔著泳褲緊緊的貼著香澄柔軟的私處微微顫動著,而腳更是和她的腳緊緊的纏繞。

「教練…放開我…」香澄徒勞無功的掙紮著。

「看來得要懲罰你才行…」洸一一手握住一隻嫩白的豐盈開始左右舔弄起來,他不停交替吸吮著,讓香澄兩邊的蓓蕾都沾滿唾液而顯得濕滑晶亮。

「啊啊…唔…嗯啊…」香澄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她不時甩弄著柔軟的長髮一面發出可愛的嬌吟聲。

「香澄…沒想到你的小乳尖這麼的敏感…都挺起來了呢…」洸一一面舔弄揉捏著那對豐盈,一面對香澄誘哄低喃著令人害羞的言語。

「接下來就來看看香澄私密的地方吧…」洸一把香澄的大腿扳了開來,然後把她的泳褲拉向一邊,露出了早已濕透顫抖的嬌弱花瓣。

「真是美麗的景象…」洸一低喃著,他用手指撥開花瓣的兩側,充血突起的小嫩芽以及隱藏在最深處正在等待男人憐愛的蜜穴隨即就一目瞭然。

「啊…不要看…求求你…教練…」當香澄掙紮著把自己臉上的布巾解開後所看到的景象,就是自己那從未被人這樣清楚的注視的私密處如今就這樣赤裸的暴露在洸一的眼前…香澄不禁哀求著洸一,想擺脫這份羞恥感。啊…討厭、討厭…!不顧香澄的請求,洸一仍舊低下頭把臉湊進香澄那散發著淡淡甘甜少女氣息的私密處,他用兩手制住香澄掙紮的雙腿然後對著青澀的蕊瓣舔吮了起來。

「唔…不要…那裡不可以的…啊…嗯啊…嗯…」香澄苦悶的喘息著,太多的快感就要讓她不能承受了。

「咕啾…啾啾…」愛液被攪弄所發出的聲音不時的響起,空曠的遊泳中心中就只有這兩人在互相糾纏著,使得這裡充滿了曖昧淫靡的氣息。

「嗯啊啊…嗯嗯…呼唔…」香澄提高了腰部,她覺得自己就快要達到某種境界了,然而洸一卻再這時壞心的停下了動作。

「啊……」香澄眼眶含著淚水,迷濛的望著洸一。好過份的人…「我不是說過,我要懲罰你嗎?接下來…」洸一依舊是優雅的微笑著,他把香澄身上僅剩的泳褲剝下後,先是坐在泳池邊,然後把香澄虛軟無力的身體抱起,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隔著洸一的泳褲,香澄的私密處緊緊的貼著他的火熱,甚至還可以感受到堅挺脈動。洸一緊捏住香澄柔嫩的臀部好讓她的蜜穴能夠更加緊實的鑲住他火熱的慾望,然後開始前後摩擦起來。

「嗯啊…唔唔…討厭…嗯嗯嗯…」香澄緊咬著嘴唇不讓惱人的嬌喘傳出口。她脆弱敏感的嫩蕊正無情的被摩擦著,引發一種難以言喻的舒服感受。

「呼…唔…」洸一也緊閉著雙眼,只有微微的喘息和他臉上滑落的汗水能說明他現在的快感。他握緊香澄的腰,讓她的花核上下摩弄著自己的敏感點。

「怎麼樣…香澄…這樣舒服嗎?」洸一不停的搖動香澄的腰部逼迫她用力的摩擦彼此的敏感點,由香澄的蜜穴中所流出的愛液染濕了他的泳褲,使得兩人的交合處得以摩擦的更順暢。

「討厭…討厭…放開我…」不斷的被搖晃的關係,她的嫩乳也不停的上下搖晃著,形成一種美麗的景致,而被強迫的交合處也敏感的快高潮了。

「真的要在這時候放開嗎?」洸一看著她滿是淚痕惹人憐愛的潮紅臉蛋,不禁又興起了欺負她的念頭。他放開了握住她纖腰的雙手,同時也停止了搖動。

「啊…嗚…」又是一次的忽然被終止高潮讓香澄痛苦的顫抖著身軀。

「想要的話就自己扭動腰吧。」

洸一事不關己般的捧起她的乳房舔弄了起來。

「嗚…啊…嗚嗯…」香澄委屈的啜泣著,她用雙手扶著洸一的肩膀笨拙的搖動纖腰用柔軟的花核不停的摩弄著洸一的火熱硬挺。討厭…我…我怎麼會這樣子…嗯…可是…這種感覺…「嗯…嗯…嗯…呀啊…!」香澄加快了腰部的擺動,用力的摩擦著兩人的私密處,終於,她達到了第一次的頂點。

「嗚……」到達頂點後,她全身無力的軟倒在洸一的懷中,任由他抱住自己。

「香澄…你好可愛…」洸一輕輕的順著她的長髮撫著她的背,像是在對待一件珍貴的寶物一般。…看樣子應該可以了…洸一不著痕跡的褪去自己的泳褲,他期待已久蓄勢待發的火熱終於被解放了出來。他一個旋身把香澄溫柔的放在地上,然後將他的火熱對準香澄的蕊辦,他將火熱的尖端微微的沒入兩片花瓣之間搔弄輕戳著。

「唔…」高潮後更顯得敏感的蕊辦稍一被刺激就止不住的顫抖抽搐著。

「可能會有點痛,忍耐一下…」洸一俯下身緩緩的將堅挺推進香澄柔軟甜蜜的體內。唔…這熱燙緊窒的包夾感…洸一的火熱俯一進入就被甬道兩旁的嫩肉給夾緊吸附著。

「等…等一下…教練…不行…我…我還是…」我還是個處女啊…香澄無力的哭泣著阻止著洸一的推進侵犯,可是終究是徒勞無功,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嫩穴被火燙的堅挺無情的撐開的快感,才剛高潮後仍舊火熱的私密處使得快感變的更加尖銳,刺激著她脆弱的神經。

「呀啊…啊啊…不…不可以這樣…唔唔…討厭…啊…不行…」儘管香澄心中仍然抗拒著,但洸一的火熱卻早已深深的全部沒入自己的體內了。

「啪喳…咕啾…」洸一開始搖動腰部好讓火熱能順利在香澄的花穴中進出,堅挺在進出抽插時不時傳出令人害羞的交合聲。

「香澄…你真的是好可愛…」洸一緊握住香澄的纖腰不斷的前後套弄著她柔嫩敏感的蜜穴,勾引出濕滑黏膩的愛液染濕了兩個人的相結合處。

「啊…不可以…唔…快點拔出來…啊…啊…」香澄昏昏沈沈的嬌喘低吟著,只覺得過多的歡愉不斷摺磨著她的初經人事的蜜穴。

「香澄…你仔細看好…我和你已經這麼親密了…」洸一拉起香澄的雙腿讓她可以看清楚兩人正緊緊相連著的私密處。

「放開我…嗯啊… 討厭…我不要看…唔啊…走開…」香澄清楚的看見洸一燙人濕滑的火熱正被自己粉紅色的肉瓣揪緊吸附著不放,形成一幅放浪的畫面,她無法承受的搖晃著燒紅的臉蛋想甩去內心的震撼。怎麼這樣…那是我嗎…騙人騙人…才不是…我才不是這樣的…「………」洸一看著她抗拒的反應,忽然抽出自己的堅挺,在香澄還來不及反應前就抱著她進入泳池裡。

「好冷…」全身赤裸的香澄本能的抱住了洸一尋求溫暖,她的柔軟乳房亦緊貼著他的胸膛。

「馬上就會溫暖了…」洸一讓她趴抓著泳池岸邊,然後扶住她的腰從後方進入她濕滑的小穴中開始抽送起來。

「啊…怎麼…又…唔嗯…」香澄原以為已經結束了,沒想到洸一又進入了自己體內開始前後晃動起來。這姿勢…好丟臉…「啊啊…呼…呼…已經夠了…嗯…我不要了…嗯…那裡…快壞掉了…啊啊…」香澄敏感的花穴已經高潮了無數次了,但洸一仍不饜足的不斷需索著。

「還不行…香澄…現在才要開始喔…」洸一一面喘息著享受被窄熱的甬道夾吸吮弄的快感,一面玩弄著香澄前後晃動的嫩乳。

「啊…頂到最裡面了啊…嗚…求求你放過我吧…那裡會壞掉的…呼唔唔…」唔…香澄痛苦的皺著眉,她知道自己又快達到頂點了。啊…又…夾緊了…嗚…「香澄…」洸一把香澄的身體轉了過來,兩人的下腹卻仍是緊緊連接著。

「香澄…香澄…你看著我…」洸一更加的貼近香澄的小臉在她的顫抖的櫻唇邊低語著,一面在她的花徑裡緩緩的抽送濕滑的熱燙的堅挺。

「不要…不要…嗯…唔…」香澄掙紮抗拒著,她濕潤的雙眸對上了洸一深沈幽黯的眼,感受到他在自己唇邊輕柔的氣息,霎時她就為洸一所迷醉而芳心沈淪了。

「教…練…」香澄迷濛的呼喚著,想抓住這夢境般的感受。

「叫我洸一…」洸一貼近她甜美呢喃的櫻唇,印上誘惑的一吻。

「洸…一…洸一…」香澄不斷的叫喚著這迷惑了自己身心的男人的名字。

「香澄…香澄…」洸一閉上了雙眼加快了挺送的速度,眼看就快要到達最高點了了。

「唔唔…不可以…在裡面…啊…」香澄的語調破碎的請求著,「啊…那樣…那樣會懷孕的…嗚唔…」但是洸一又再度忽視了她的請求,他有力的衝刺越來越快,隨著他在她的花徑反覆的進出,他將她推上了最高的頂點,她的全身緊繃著,喘息的聲音他的重疊,在他最後孟浪的進佔時,她汗濕的嬌軀緊貼著他顫抖著,他最後深深的一擊,讓她難以承受的拱起身子,緊緊閉上雙眼,屬於他的白灼液體,頓時滿滿地射入她的花穴。

「呼……」黏膩濕滑的精液隨著洸一退出她體內的動作曖昧地自花穴裡流出,「香澄小姐,你真是太棒了……」

「好過份……」她嬌弱的身子無力的蜷曲在他的懷裡,在他溫柔的擁吻下意識漸漸的昏沈,她累極的沈入夢鄉。一周後-「香澄…香澄…?」香澄的母親疑惑的看著呆坐在沙發上的香澄。

「你的遊泳考試不是通過了嗎?你有沒有去向你的教練好好的道謝啊?」

「…媽…我…我不想去…」香澄露出了猶豫又苦惱的神色。這一周來,洸一真的是很徹底的用『身體』來教導,除了遊泳之外,每次也都會被他或是強迫或是誘哄的侵佔自己的身體。所以…所以她是真的不敢再去了啊!「你這孩子在說什麼啊!教練人那麼好,為了你,這一個禮拜都只為你一人特訓,你不去好好的打一聲招呼就太失禮了。」

特訓…香澄恍惚的想起前天的情況。

「來…自己上下動動看。」

洸一硬逼著她騎坐在他身上用蜜穴上下套弄著他的火熱。她的泳衣被褪到腰部,下半身被扯開一條露出花穴的縫,好讓他可以順利侵犯她柔軟的私處,他平躺在地上一面用雙手揉捏著她裸露搖晃不休的嫩乳。

「不要了……讓我下去……」香澄顫著唇哀求著,她的小穴被洸一的堅挺所填滿,愛液源源不絕地從兩人結合處泌出,而洸一仍不知節制地在那小穴中抽送著。

「不錯喔…這一周來你進步很多喔…越來越舒服了…」

「…啊…啊…啊…教練…」她痛苦的溢出高潮前的呻吟。

「不過你還是一樣的敏感…」洸一滿足的歎氣。

「不…要說…」香澄羞愧的遮住了臉。

「不說…那就專心做吧!」洸一一個翻身又把她壓在身下。

「…香澄,聽到沒有!你現在就去!」母親的怒吼瞬時把她拉回現實。

「是,媽媽…」香澄無奈的歎氣。遊泳教室-「午安--有人在嗎?我是橘香澄」一小時後,香澄就心不甘情不願的出現在遊泳中心。和平常一樣,現在正是遊泳中心的午休時間,整個大廳空蕩蕩的,只能聽到遊泳池水拍打池壁的聲音。等了一陣子,還是聽不到回應,香澄只好自己走了進去。

「怎麼這裡老是這樣,也沒人看顧。」

香澄走到了泳池邊,赫然發現洸一就躺在岸邊的躺椅上睡著了。

「這人…」她驚奇的看著他難得的睡顏。醒著的時候那麼會欺負人,沒想到睡著的樣子倒是很…純真呢!她更低下了頭想仔細的瞧清楚。啊…是嘴唇…看著他緊閉的嘴唇,她忽然臉紅心跳了起來。要是…他這時候忽然醒來的話…正這樣想時,她的頭忽然被拉了下去唇與他的相碰。

「你來了啊…」深深的一吻後,他緩緩的張開雙眼,看見了預料中的臉。

「我…我的遊泳考試過了…」香澄吶吶的說著,被他一拉後,她整個人都貼臥在他的身上。

「真是太好了!那…謝禮就是再做一場如何?」他貼近她的耳誘惑的吐氣。

「我才不要…!」她紅著臉用力的推開他。

「大色鬼!」

「…那就跟我交往吧!小公主。」

他笑著撥弄她的長髮。

「咦…我…」香澄瞪大了雙眼看著他。

「…不要嗎?」洸一看似悠閒的說著。什麼嘛!這麼隨便的…香澄有些氣惱的瞪著他。感覺自己好像總是被他玩弄在手心一樣…她忽然停頓了一下,然後敏感的察覺到他握著自己頭髮的手-在微微顫抖著!原來他也會動搖啊!這男人…她忽然笑了出來,滿足的撲向他。

「啊…?」洸一迷惑的抱住她,想不透她為何而笑。

「我啊…」她抬起頭來帶著笑意的看著他,然後第一次主動的吻上他。

「甚…」洸一還來不及問些什麼,就被她的香氣給迷醉了。恍惚中,他好像聽到她說:「我就勉強的答應吧!」但是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他已經沈迷在這一刻的柔情中了。
小妹正在申請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1855-1-1.html
如果需要回送愛心的歡迎各位江湖前輩在留言版留下網子小妹一定會去幫忙送上愛心!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