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64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bin770711
侯爵 | 2019-2-14 12:06:25

青城,是S省是經濟中心,依山靠海,獨特的地理環境,造就了這個城市的底蘊。龍泉花都,位於青城的東南方一處延伸到海的小島上,是這個小島上唯一一個高檔小區,這裡環境優雅,一條蜿蜒的小路像一條長龍似得盤在這個小島上,小路的兩旁林立著一棟棟錯落有秩的別墅。這裡是海鳥的棲息地,也是青城富豪的集聚地,更是青城市民嚮往的居住地。

小島的最深處有一處豪華別墅,這是一處有別與其他的別墅,這裡是青城最有名的地產商徐華仁的府邸。只所以他的府邸有別與其他的,是因為整個小區都是他本人投資建造的。而這套豪華別墅,在四年前當做生日禮物送給了剛剛成年的兒子--徐中元。

「嘖……嘖」徐少摟著一個美少女,在其裸漏的肩膀上親吻著。

美少女只穿著一件寬大白色的男式襯衫,一雙肉色的絲襪套在她那雙修長白嫩的腿上,那件襯衫很明顯是徐少穿的,穿在嬌小玲瓏的女孩身上,看上去就像一件連衣裙一樣,把大半段大腿都遮住了。

美少女瞇著眼睛,坐在徐少的雙腿上,半躺在徐少的懷裡。因為襯衫最上面三個扣子都沒扣,半邊的襯衫從她光滑的肩上滑落,露出了裡面遮蓋的白嫩的肌膚。徐少情不自禁的親著女孩那如絲綢般的肌膚,他一直手緩緩下移,降到女孩的胸前,隔著襯衣揪住了女孩的「小櫻桃」,輕輕的撚著。

「嗯……嗯」女孩的臉蛋微紅,開始發燙,雙手在徐少後背上揉搓起來,扭過頭來咬上他的耳朵,喘著粗氣「壞元哥……」

「小饞貓兒……」徐少把手伸進了襯衫,握住女孩的一隻酥乳,「又想要了,剛才沒餵飽你麼?」

「是你…嗯」女孩將徐少的手死死地按在自己的乳房上,找到了男人的嘴唇,把自己的小嘴湊了上去「是你挑逗人家的……就知道到欺負人家……壞死了……」

「嗯……嗯」徐少用舌尖撬開少女的貝齒,吸允著少女的巧舌。

「壞哥哥……」少女把手伸進徐少的襠部,攥住他的已經硬邦邦的陰莖。

「乖寶貝……」徐少把手繼續下移,從襯衫下面伸進去,摸到少女那柔軟稀疏的陰毛,兩手往外一翻,輕輕的揉著陰蒂,「小浪蹄子,這麼快就濕了……」。

「哎呀,別說了,羞死了」少女在他的胸口捶打著。

徐少從沙發上抱起少女走向臥室,把少女放到一張大大的床上,托起她的一只小腳,隔著散發著香氣的絲襪親了起來。又將另一隻腳托起,雙手碰著她的腳,又是親吻,又是用臉摩擦,還把她的腳趾頭塞進嘴裡吸允。

「啊……啊,嗯……」少女合著眼睛,咬著下唇,從嗓子眼裡傳出如同銷魂樂一般的嬌聲。

徐少緩緩地親吻著女孩修長的大腿,雙手不停歇的解開少女所剩不多的襯衫扣子,向兩邊分開,女孩的白皙的雙乳立刻呈現在徐少的眼前。

徐少向前爬了兩步,抬頭吸允起少女的雙唇,右手抓住女孩的奶子,輕輕的揉搓著。

「嗯……嗯」少女的雙眼如同蒙上一層薄紗,眼神一片朦朧無比。可是少女的雙手則沒停著,靈活的解著他身上為數不多的衣服。不久兩人便坦誠相見。

「哥哥……」少女雙腿舉起盤上他的腰上,掛在他的屁股上,「嗯……」

徐少閉上眼睛,開始緩緩聳動臀部,使陰莖在少女的外陰處輕輕地摩擦著柔軟緊湊的小穴,同時小穴也摩擦著包皮和敏感的龜頭,「嗯……」徐少低聲的呻吟著。

「嗯……莉莉……你小穴還是那麼緊……嗯……好舒服」徐少輕輕抬臀部,陰莖緩緩的插入少女的小穴。

「啊……啊……嗯」少女合著雙眸,一串銷魂的呻吟從少女喉中傳出。

徐少向後一坐,抱起少女,摟著她的細腰,吻著她的乳房、脖子、臉蛋。「我的乖寶貝兒……,嗯……」徐少使勁的頂了一下。

「啊……」少女難耐的搖動著細腰,昂著頭,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哥哥……壞哥哥……慢點……插到肚子……嗯……肚子裡了……啊」。

徐少將少女平放,然後讓她跪起來,他一隻手從後面抱住女孩的腰,另一隻手則扶住堅硬的雞巴,緩緩駛向小穴,「噗嗤」,只是輕輕一代,整根雞巴便插入了少女粉嫩的小穴。

「啊……啊……好大……好滿啊……」少女忘情的叫著。

「嗯……啊」由於被少女那緊湊的小穴包裹著雞巴,性器官相連的快感使他發出一聲悠長的低吟。

徐少雙手揉捏著少女的屁股,猛烈的撞擊著她那粉嫩的小穴,陰囊撞得她的屁股「啪啪」作響,不一會,粉嫩的小穴便有點紅腫起來了,少女沒有心理上的顧慮,用聲音及動作充分的迎合著男人,陰莖的進進出出,她就立馬顯出「浪女」本色,仰著頭閉著眼,「啊……啊」的嬌聲叫著。

有了少女的浪叫聲,徐少顯得更加興奮,更加賣力的幹著,女孩的兩個圓滑粉嫩的屁股蛋此刻也被徐少揉的發紅了,點點的淫水飛濺,使得兩人性器官交合的地方一片汪洋。

兩個人抱在一起,激烈的扭著身體,相互探索著、讚美著對方的身體。

「啊……嗯……乖寶貝兒……你的小穴太緊了……夾死我了……」一番番的狂插讓已經讓徐少汗流浹背了。

「啊……來了……來了……啊」少女猛的抬頭,緊閉的雙眼也突然睜開,身體深處釋放的能量讓她不能自制的顫抖了起來,「啊……太美了……太舒服……啊……洩……洩了……啊……啊」斷斷續續的叫聲充滿了整個房間。

徐少戛然而止,任由女孩噴射而出的滾燙陰精拍打著龜頭。他在享受這個過程,享受用雞巴征服女孩的過程。

女孩也許是累了,前身重重的紮在床上,眼簾輕合,呼吸急促,嬌艷的紅霞掛在俏臉上久久未消。

徐少輕輕拔出堅挺的雞巴,將女孩翻過身,又將陰莖從正面插入了正滴答淫水的小穴中。

「啊……」少女打了個寒顫,抬起套著肉色絲襪的修長的腿,盤上他的腰,「壞哥哥……慢點……啊……吻我……嗚」

少女還未說完,徐少已經低下頭含住她伸在外面的香舌,雙手也攀上胸部握住了少女的酥乳。

「啊……對……對……就這樣……用力幹我……啊……快點幹我啊……」少女語無倫次的大聲叫著。

「嗯……太棒了……真舒服……」

「啊……」少女尖叫了一聲,一股強有力的電流從小腹流向四肢,又酥又麻,同時全身一陣痙攣,「啊……要……要死了啊……洩了啊……」少女聲嘶力竭的叫著,慢慢的開始嗚咽起來,身體不自主的顫抖著,她已經無法做出其他的相應了。

「嗯……」徐少長長的低吼一聲,將滾燙的精液毫無保留的注入少女體內,然後壓在她的身上,低頭親吻著少女的香肩。

少女只覺一股暖流噴射進入了自己的子宮,燙的自己渾身都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兩個人就這樣凝固了十幾秒鐘,陰莖仍然在她的穴縫間。少女呼呼的輕喘著,臉上盡顯著滿足及幸福。

這時,院外傳來幾聲狗吠及汽車的轟鳴聲。

「快,壞哥哥……快起來穿衣服……我媽媽回來了,讓我媽媽看到就壞了」少女慌慌張張的推開徐少,胡亂的翻找著自己的衣服。

原來,少女是徐家的保姆張萍的女兒,叫孫莉莉,今年剛剛高中畢業,考入青城大學,寄住在她媽媽工作的徐家。整個別墅也僅僅只住著他們三個人。

少女匆匆穿好衣服,飛快的跑出徐少的房間,從偏向大門的側門跑下樓房,回到自己居住的房間,小手拍拍胸脯,「還好我動作麻利……要不然……」

一抹狡黠的目光在少女眼中一閃而逝,然後躺到自己的小床上幸福的呼呼睡著了。

徐少在少女匆匆離開後也慢慢穿上衣服,走到餐廳,快速的邊吃東西邊打電話讓耗子開車來接他。因為他記得昨天他老爹通知他,讓他代替他老爹參加一個項目的投標。

耗子,徐少的死黨、保鏢兼司機,小時候跟著徐少欺男霸女的事情沒少幹,後來耗子被他父親逼著去當了兵,退伍回來後,便讓徐少給強行徵召過來,耗子也樂此不疲,這兩年也跟著他沒少去花天酒地。

不久後,車緩緩駛進投標地--青城國際大廈,徐少帶著墨鏡下車,向大堂走去。

走進大堂,一個身著黑色小西服及黑色短裙的女人迎上來,「徐少爺,您好,我是徐總派來輔助你投標的李艷」

徐少認真的打量著李艷,李艷不過三十來歲,濃密的烏髮盤在頭上,瓜子臉略施粉黛,秀挺的鼻尖上架著一副黑色邊框眼鏡,一身職業套裝,內配白色襯衣,盡顯出OL女性的莊重。一雙黑色絲襪包裹著勻稱標緻的雙腿,玲瓏的小腳套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徐少一時著迷。

「李艷,李艷,很好聽的名字,嗯,奶子也好豐滿,35C?不對,應該是35D」他在心底反覆地念叨著,雙眼更是緊盯著李艷那對將襯衣高高撐起的乳房。

李艷看著眼神直直的徐少,臉上露出迷人的笑容,女人嘛,都為悅己者容,輕聲喊著「徐少爺」

「啊,什麼?」徐少驚慌的回過神來。

「您好,我叫李艷」李艷說完伸出右手。

徐少伸出右手,握上李艷的手,「好嫩的小手,又白又滑」,徐少輕輕的低語著,他這一刻真的不願放開李艷的手,直到李艷自己抽回了手。

「徐少爺,會議室在10樓,您請隨我上去吧」說完,扭著包裹在窄裙裡突出來的翹臀走在前面。

「真是極品啊,真想在上面盡情的揉弄一番」徐少心裡嘀咕著跟了上去。

走進電梯,李艷按下要到達的樓層,等待這徐少進來,狹小的空間裡,散發著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又一次讓徐少心曠神怡、浮想聯翩。

整整一下午的投標事宜在徐少滿腦子都是李艷的影子中,渾渾噩噩的度過。經過李艷的幫助,徐少也如願以償的幫他老爹順利的拿下了那個項目。他們倆也經過這次投標漸漸的熟絡了起來。

「艷姐,走,我請你去喝杯,謝謝你今天大力的協助」

「不客氣,徐總讓我來幫忙,理應盡職,不過今天下午的投標確實有點困難,不過還算順利,值得慶賀一番,不過還是有點累啊」

「那我跟我爸說下,讓你明天休息一天,你在家好好睡一覺」

「就這些?」

「那你還要這麼樣?難不成要我以身相許?」徐少玩味我笑說。

「好啊,徐少,現在開始占姐姐我的便宜了哈,看我不輕饒你」說完伸手就要往徐少身上打。

「好了,艷姐,不鬧了,我請你去喝點東西」說完也不理會李艷同不同意,直接拉著她的手往外走去。耗子早已恭候在車前,等他們上車後,車子緩緩駛出國際大廈。

耗子將車開到麗都酒吧,邊自由活動去了,因為在這裡,耗子永遠不會擔心出什麼事情,這個地方屬於徐家產業,耗子在這兒也是掛名的經理。

徐少將李艷帶到一個他的專屬包房,不會就有小姐送來了酒水瓜果,然後邊掩門出去了,徐少也是推杯問盞大誇李艷,李艷不久便醉眼朦朧,不知所以了。

「艷姐,今天多虧了你了,都不知怎麼感謝你了,來……」說著徐少端起酒杯,說著這個不知道讓他用了多少遍了的借口。

「弟弟呀,姐姐不行了,不能喝了,我先去趟洗手間」說完便想站起來。

李艷喝的有點多,站不穩,重心移動的身體突然失去了支撐點,一下倒在了徐少的小腹上。

「艷姐,艷姐,你怎麼樣了」徐少輕聲的問著。誰知道李艷已經睡了過去。

徐少撥開李艷遮著臉的秀髮,她彎曲著身體,使得窄裙更是把屁股包裹的更緊。看著美少婦熟睡的樣子,在酒精的刺激下,他那雙色眼散發著綠光。

他的手不自覺的伸向李艷的翹臀上,開始揉捏著她的屁股,然後往下順著裙邊往下摸去,隔著黑色絲襪,徐少能明顯的摸出今天李艷穿的是丁字內褲,一片布片緊緊的貼在女人的豐滿的陰部。他用兩個手指壓入女人的陰部,指尖用力一壓,連同絲襪和內褲一起按入女人那飽滿的陰唇。

「嗯……」李艷似做夢般本能的低吟。

徐少用手指在李艷陰部來回的摩擦著,一股股淫水很快滲透了內褲,濕透了絲襪,粘在他的手上,他收回手,放在鼻下聞了聞,已經勃起的雞巴更是又漲大了幾分,頂在褲子上,很是難受。徐少解開腰帶,把它放了出來,硬硬的雞巴立在李艷的鼻尖前,女人呼呼的喘氣產生的熱浪,讓它在空中不斷的抖動著。

他把李艷白色襯衫從裙子中拉了出來,緊接著手從襯衫下擺伸了進去,推起李艷的胸罩,在一對軟軟的奶子上揉捏起來。不時的用指尖捏捏乳頭,讓它們很快便挺立起來。

迷迷糊糊的李艷忽然聞到一股濃烈的雄性氣息,又感覺到自己的乳房被人玩弄著,特別的舒服。她跟她老公結婚2年,因為工作的原因至今也沒要孩子,最近她老公去了B市出差,一個多月了,壓抑了一個多月的情慾被徹底的釋放了出來。

她努力的睜開眼,首先引入眼簾的是一根暴著青筋的粗長陽具,足足比她老公的那個大了一半有餘,心裡也碰碰激動,雙眼流露出性的渴望。就在這時,一波波的快感又從胸部傳來,李艷的舌頭情迷的伸向了徐少的雞巴,在柱子一樣的雞巴頂端舔了一下。

突如其來的刺激,讓徐少莫名一爽,低頭一看,發現李艷正在用舌頭在雞巴上舔。徐少頓時心生暗爽。

其實李艷並不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只因為在酒精的作用下,她就像一隻正在發情的雌性動物,只知道要找一個雄性動物交配,此時此地正好徐少在旁邊。

很顯然,簡單的舔舔男人的陰莖根本不能滿足李艷的性慾,她左手握住徐少的雞巴,上下套弄了幾下,一口含住龜頭,上下套弄著。撫摸著堅硬的陰莖上的青筋,李艷此刻不能自控了。她右手撩起裙擺到腰部,又將絲襪退到腿彎處,用手撥開小小一片的丁字內褲,拇指壓在露出的陰核上一陣猛揉,連根手指也插進陰道中摳挖著。

「嗚……嗚」一個深吞,將徐少的成個雞巴含進口中,將她小小的嘴巴塞的慢慢的。她吃著嘴裡的雞巴,舌尖仔細的滑過龜頭下一圈圈肉楞,又把舌尖抵在張開的馬眼口上旋轉著,還時不時的往下頂,好像要把舌頭塞進馬眼似得。

「嗯……嗯」徐少閉上眼睛舒服的享受這少婦的服務。

李艷將嘴巴崩的緊緊的,緊緊的裹著雞巴一進一出的套弄著。偶爾更是讓整個雞巴插進喉嚨裡,用喉嚨摩擦著龜頭。每當這時,徐少就會使勁的揉捏她的奶子,也讓她產生更強烈的快感。於是她更是樂此不疲的深喉套弄著雞巴,直到她喘不過氣來時,才意猶未盡的吐出雞巴。

李艷的嘴裡不斷的傳出嗚嗚的聲音,雙腿間的手指也在拚命的扣著,來換取她更刺激的節點。不久,加上醉酒的緣故,李艷有些體力不支,無論怎麼讓手指加速,也不能讓自己達到慾望。

「啊……」她抬起頭,情迷的看著徐少,「啊……幫我……弟弟……幫幫我……啊……」

看著李艷放蕩的表情,徐少放下被自己揉的漸紅的乳房,右手伸進李艷的陰道,快速的抽插起來。

「啊……弟弟……快點……啊……舒服死了」李艷緊閉著雙眼大聲叫著。

「你舒服了,也別忘了我呀,別光叫,嘴巴不要停!」說著將屁股往上抬了抬,雞巴抵在了少婦的下巴上,李艷立馬低下頭,右手握住雞巴套弄了兩下,又張開小嘴開始口交了起來。

「啊……弟弟……快……啊……要洩了……啊」李艷邊叫著,邊用嘴瘋狂的套弄著雞巴。

「啊……姐姐……快點……就這樣啊……我也要射了」徐少的手指也沒停,瘋狂的插著少婦的陰道。

「嗚……嗚」忽然李艷一隻手猛地抓住徐少的胳膊,不讓他再動,徐少也明顯的感覺到,陰道不挺的收縮,大量的蜜汁從裡噴射而出。

就在李艷到達高潮的一瞬間,徐少用左手死死的壓住李艷的頭,粗長的雞巴整根插入李艷的喉嚨,一股股精液間歇性的射出來,直接流進李艷的食道,一滴不剩的被李艷吞進肚子。

直到雞巴軟了下來,徐少才把女人扶上沙發,李艷靠在沙發上,看著徐少,舔舔嘴唇,喘著粗氣,「臭小子,你想憋死姐姐我呀,我老公不都敢讓我喝他的東西」,說完又想起什麼似得,「不過挺好喝的……嗚……」說到這便轉過身,「哇……」的吐了起來。

很明李艷顯因醉酒開始吐酒了,然後又輕輕拍拍她的後背。等她吐完了,徐少趕緊拿過一瓶水,遞給李艷,「這還沒完呢,今夜要讓你好好舒服舒服」

過了許久,兩人將身上的衣服稍微整理了一下,徐少便帶著李艷從包間出來,拉著她直接坐上電梯,去了他的專屬套房。

到了套房裡,兩個人便站在床頭熱吻了起來,徐少時不時的捏下少婦豐滿的屁股。李艷離開他的唇,一邊在他的脖子上親吻著,一邊解開他的襯衣,然後便一路往下吻去,紅唇停在他的乳頭上,時而舔時而吸允。

「啊……」徐少爽的仰起頭深呼著氣。

李艷繼續往下舔,嬌美的身體慢慢彎曲,半蹲在地上,舌尖滑落到他的腰部,她的口水也在他的胸膛上留下一道透明水痕。李艷拉下他的褲子,將還未勃起的雞巴含進口中吸允著。左手托著兩顆睪丸,在手心中旋轉著。而她的右手也伸進裙擺,隔著絲襪揉弄著自己的小穴。

「啊……」徐少長呼了口氣,一陣陣的快感,讓他那軟軟的雞巴,漸漸的在這個少婦嘴裡堅挺起來。

李艷感覺著他的雞巴越來越大,越來越硬,她莫名的亢奮了起來,她等不了了,也滿足不了僅僅用手帶來的快感了,她要這個男人來姦淫她,她要這個粗大的雞巴狠狠的在自己的小穴中來回的穿梭,她要更強烈的刺激及快感。

她站起來,直視著徐少,「弟弟,剛才誰說要讓我好好的舒服來著?」

徐少盯著李艷,飛速的扒掉李艷身上的外套,撕開她的白色襯衫露出她那性感的蕾絲胸罩,去掉她的窄裙,將她狠狠的推倒在床上,徐少脫掉李艷黑色高跟鞋,托起一雙穿著絲襪的腳丫,塞進嘴裡,狠狠的吸允著。

「嗯……嗯」李艷雙眼朦朧情不自禁的呻吟著。

「小騷貨,你的腳真好看……」徐少一遍一遍的舔著少婦的小腳,雖說從她的小腳上傳來淡淡的腳氣味,更是刺激的徐少情不自已。因為他迷戀這個味道。

「啊……壞弟弟,不要舔姐姐的腳了,有味道」因為李艷的老公從來沒有親過她的腳。

徐少用嘴巴從腳尖緩緩向上親去,一直到兩腿間。他用手一點點撕開絲襪,露出少婦性感的丁字內褲,徐少撥開布片,輕輕的揉著少婦的陰蒂,不久便汪洋一片了。

「啊……弟弟……我要你……啊」李艷雙眼迷離,說完一個翻身將徐少壓在身下。扶住亭亭筆直的雞巴,兩指分開自己的陰唇,重重的坐了上去。「啊……」隨即又抬起屁股,只留半根雞巴在外面。

徐少看著由於被狠狠撞到子宮而眼角帶淚的少婦,嘿嘿的笑著。

李艷已充分體會到雞巴的粗大,自然是不會善罷甘休,更是滿心期待著即將到來的快感。她慢慢的把屁股放下,讓露在外面的雞巴緩緩插進自己的子宮。

徐少壞壞一笑,猛的往上抬起屁股。「啊……」李艷的身體一震抖擻,「啊……弟弟,你壞死了……啊」一根雞巴已經深入到了李艷的子宮。李艷享受著巨大雞巴在陰道裡抽插所帶來的樂趣。

徐少抬頭咬住李艷的嘴巴,兩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他雙手扶住她的圓潤的屁股,輕輕的向下壓去。

「啊……好舒服……好弟弟……啊」這次李艷很明顯不是疼痛,而是舒服的享受。

「小騷貨,你的小穴好緊呢,來,喊聲老公,要不然就不幹你了哦」徐少看似威脅的說道。

酒精、性慾、巨大的雞巴,三樣讓她發瘋的東西,她怎麼能拒絕呢,她低頭,親吻著男人的耳垂,「好老公……快疼疼騷老婆吧……嗯……好難受啊……」

這樣的話,她從來都沒說過,即使對著她的老公,她做夢也沒想到,竟然對著才見一次面的男人說出這樣的話,不過一種莫名的興奮也隨之而來,幾乎讓她要一瀉千里。

聽著李艷淫蕩的叫聲,徐少翻身將少婦壓在身下,慢慢的抽插,讓她適應雞巴的尺寸,九淺一深的插入方式,讓她淫水橫流,龜頭深入子宮,輕輕摩擦著少婦的子宮壁,一點點讓這個剛滿三十歲的少婦瘋狂。

「啊……老公……親哥哥……美死了……好舒服……啊」李艷已經情迷,雙手伸到自己的乳房,使勁的揉著在自己的奶子,腦袋也隨著左右晃動。

徐少伸手撥開女人的手,伸出雙手將隨著自己抽插而晃動的奶子握住,用指尖輕輕的揉捏已經變成深紅色的乳頭。

「啊……老公……我……我要洩了……啊」

徐少趕緊扛起兩條穿著黑色絲襪的大腿,扶住大腿根部,狠狠的插著,睪丸打在李艷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聲音。

直到李艷大叫一聲,「啊……洩了……洩了」,緊接著李艷全身顫抖,喘著粗氣,徐少也停止了動作。

稍微休息了一下,他將還在沈浸在高潮中的少婦身子側起,坐在她的左腿上,抬起她的右腿,屁股一提,雞巴一下便插入紅腫的小穴中,又開始用力的抽插著。

「啊……啊……啊……」李艷無力的呻吟著。徐少抱著她的右腿,右手握住她的奶子,使勁的揉著。

「小騷貨,老公操的你爽不爽?」

「啊……爽……太爽了……我從來都沒這麼爽過……啊」

聽著少婦在身下浪叫,徐少更加賣力的抽動著,「小騷貨,我的雞巴粗不粗?」

「好粗……好大……啊……大雞巴老公……啊……啊……又來了……老公……我又要洩了……啊」李艷無意識的叫著。

徐少拚命的抽插了幾十下,將快要射的雞巴,從李艷的小穴中拔出,插入李艷的嘴裡,將濃濃的精液射進她的嘴裡。雖然她盡力的吞嚥著,但還是有一些精液順著她的嘴角流了出來。

洩了三次精的李艷,在高潮過後,在酒精的作用下深深的睡去……

第二天早上,當第一縷陽光從窗外射進來,照到李艷的臉上,她終於醒了,她有點睜不開眼,頭有點疼。忽然發現自己上身赤裸著,下身也只穿著一條襠部已經撕破了黑色絲襪,黑色性感的丁字內褲也不知去了哪裡,嘴裡面還有苦苦的味道。她看到自己在一個赤裸著身體的精壯的男人懷裡躺著。

她忽然想起了很多,想起了昨天跟身邊的這個小男人瘋狂的做愛,得到了無限的滿足;怨恨起來她的老公因為出差,而留她獨守空房飢渴難耐;想起來身邊這個小男人那又粗又長的雞巴,在她的小穴中穿梭所帶來的快感;怨恨起來她的老公那短小的東西,從來沒讓她真正的高潮過那麼的爽過。

李艷想著昨天的一幕幕,右手不自覺地伸向那一大早就硬邦邦的,昨天晚上讓她癡迷的巨大雞巴,她輕輕地用手上下套弄著,生怕驚醒了還在熟睡的男人。

套弄了一會,李艷忽然想近距離看看它,想仔細的看看這個昨天幹了她一晚上的、讓她愛不釋手的雞巴。想到這,讓輕輕的起身,生怕驚動了徐少。她趴在雞巴旁,眼睛直直的看著直挺挺的雞巴。她伸出小手,用食指指尖輕輕的點了下龜頭,剛剛觸碰了下馬眼兒,就見到硬邦邦的雞巴抖動了一下。

她癡癡的看著、微笑著,她感覺自己變了,變得淫蕩了,她感覺自己愛上了這根雞巴,以後離不開了這根雞巴。她忽然感覺到昨晚背著老公跟別的男人做愛這事是那麼的理所當然,她釋懷了。她渴望真正的性愛,真正的滿足,像昨天那樣,讓粗大的雞巴在自己的小穴中使勁的抽插給自己帶來前所未有的快感。

她想到這,爬到男人雙腿之間,抬起頭,伸出舌尖,輕輕的親在馬眼兒上,而後有張開小口,輕輕的吃下了龜頭,舌尖打轉的捲著龜頭。鹹鹹的,苦苦的,澀澀的,她知道上面是什麼東西,她滿足的吃著。右手輕輕的撫摸著軟軟的陰囊,讓兩顆蛋蛋在手心中打轉。

「嗯……」一陣陣舒服的快感傳遍徐少的全身,他睜開眼,入眼的是看到李艷正趴在他的兩腿中間,用嘴巴安撫著勃起的雞巴,時而套弄,時而吸允。

「艷姐……你好騷啊……是不是對我的雞巴愛不釋手呀……啊……嗯」徐少打趣的說道。

李艷聽到徐少醒來說的話,俏臉蹭的紅了起來,低下頭不敢直視他,換用右手來套弄著雞巴,「徐少爺……我……我……」羞羞的說了半天也沒說出來,可是手一直沒停下來。

看著小少婦嬌羞的模樣,徐少「嘿嘿」的笑了起來,「都這樣了,騷老婆還要叫我徐少爺麼?你昨天怎麼叫的呢?」

聽到徐少喊她「騷老婆」,李艷更加的害羞起來,臉蛋也越來越紅了,「老……老……老公」,喊完將頭埋得更深。

「好,騷老婆,把屁股撅過來,給我好好看看你的大騷穴:李艷像取悅男人般的將身子轉過來,將兩腿叉開的趴在男人身上,」老公……嗯……啊……「

從她的口中傳出一嬌聲。

原來,徐少見小少婦將屁股撅到他面前,真個豐滿的陰部呈現在他的眼前,便伸出右手,將食指和中指插了進去。

李艷將粗大的陰莖輕輕壓在他的小腹上,用她那白皙的酥乳夾住它,然後貼身壓住,而她嬌羞的臉龐深埋進了他那健壯的雙腿間,用雙唇抱住了肉蛋。

徐少感覺到他的睪丸在李艷的口中旋轉了起來,好像有一根線在自己的小腹中不斷的扯著,那是一種疼痛並帶著快感。

「嗯……呼……」徐少舒服的呼吸著,手上的動作也加快了幾分。「噗噗」的抽插著少婦的陰道,淫水肆虐,順著他的手指流下來。

「啊……老公……啊……好老公……使勁……弄我啊……好舒服」李艷又一次的語無倫次了,一陣陣快感刺激她逐漸迷失自我。一句句淫蕩的話語情不自禁的從她口中說出。

徐少抬起頭,伸出舌頭,舔向少婦的菊花,舌尖在少婦的股溝裡滑動著,沒到花瓣處便用力一壓,似乎想把舌頭擠進少婦的菊花裡去。

「嗯……嗯……」李艷美妙的身體微微的打顫,在這個比他小了近十歲的男人的「照顧」下,渾身酥軟。

徐少一點點的往下舔,舌頭舔向正在用手指摳挖的小穴,喝掉從小穴中流出來的蜜汁。

「啊……老公……啊」感到自己的精華被身下的男人貪婪的汲取著,李艷忘情的喊著,她愛上了這個讓她瘋狂的男人。「唔……啊……老公啊……」李艷激烈的抽搐起來,她別提有多舒服了,身體不由自主的往上抬。而她的嘴巴卻時刻沒有離開讓她愛不釋手的肉棒,她一邊快速的用嘴巴套弄著,一邊用右手握住雞巴根部上下套弄,嘴裡「嗚嗚」的叫著淫語。

徐少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快,「嗤嗤」聲音跟李艷淫蕩的叫聲混成一片。

「啊……啊……」李艷的呻吟聲越來越高昂,整個身子也開始痙攣的顫抖了起來,「好老公……啊……來了……啊……洩了……洩了啊」

徐少停下手中的動作,抽搐手,手掌上沾滿了女人小穴流出來的愛液。

李艷轉過身子,抱住男人的頭,狠狠的吻上男人的嘴唇,倆個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相互的傳送著彼此的津液。

「老公……我想要……要你的大雞巴幹我」說完害羞般的埋在徐少的項頸間。

「來,騷老婆,坐上來」徐少指著胯間直挺挺的雞巴。

李艷胯跪在他的腰上,一隻手扶著男人結實的胸膛,一隻手伸到屁股後面,扶住強壯的肉棒,慢慢的坐了下去。

「嗯……」少婦的陰道一點一點的吞噬著他的雞巴,那種緊湊、火熱的包容感讓他靈魂出竅,讓他不禁呻吟。

「啊……」李艷後仰這臉龐,緊閉著雙眸,直到把整根熱騰騰的陰莖都納入了自己的身體,低下了頭,有點哀怨的看著男人,雙手扶住男人的腰,開始緩慢的抬落她的屁股,「老公……好燙啊……」

徐少伸起胳膊,握上少婦彈性十足的雙乳,指尖在乳頭上來回揉捏著,「騷老婆,你好美……我愛你」

少婦一隻手扶住男人結實的胸膛,一隻手反過來抓住身後男人的一條大腿,忘情的上下活動者屁股,起起落落,「啊……好美……好舒服……老公……我以後要讓你……讓你天天幹我……啊」

徐少坐起身子,將頭埋在少婦雙乳上,吸允著已經堅挺了的乳頭,舔著柔軟的白皙奶子。

「啊……老公……」李艷緊緊的抱住男人的頭,用力的扭動著屁股,感受那根塞滿自己子宮的東西。

徐少騰出一隻手來,抓住了少婦的美臀,在她的配合下拋動著少婦的身體,使陰莖在她的陰道裡更猛烈的進出。

「啊……啊……」她扶著男人的肩膀,咬著下唇,屁股使勁的前後扭動著,可以看出來,她想要更強的刺激來滿足她生理上的需要,「老公……快點……快點……使勁啊……」

徐少一翻身,將少婦壓在身下,將她修長的還穿著開了檔的黑色絲襪的雙腿拉直頂在胸前,雙手抱住她的蠻腰,自己跪在她的屁股後面,飛快的幹著少婦那緊窄的小穴。

「啊……啊……啊」李艷張著小嘴,連續不斷的發出誘人的聲音,她緊閉著雙眼,不斷的搖著頭,小腹急劇的收縮,她把她本來抓著男人胳膊的雙手伸入自己打開並沒有閉合的大腿中間,兩手推著男人結實的腹肌上。

此刻的她感覺自己像飛起來一樣,急促的喘著氣,身體被男人猛烈的撞擊而不斷的顫抖著。她只好用手做一點無謂的「抵抗」,不過這樣,更使得她那對豐滿的奶子被胳膊夾得更加突出了,在胸前前後搖動著。

徐少用嘴巴咬上少婦的一隻小腳,隔著絲襪吸允著少婦的腳趾,她身上淡淡的汗臭味讓他神魂顛倒。

「老公……啊……」李艷突然大叫一聲,整個身子猛地坐起來,又重重的摔倒在床上,小腹也起起伏伏的痙攣了起來,「啊……」,一股滾燙的陰莖噴射而出灑在徐少的龜頭上。

「啊……嗯嗯……」徐少又狂風暴雨般幹了幾下,然後向前使勁一撞,似乎要把自己的身體融入少婦身體中似得。

「啊……啊啊……」快速的抽插,感受到李艷的陰道在抽搐顫抖,和李艷此時近乎瘋狂的叫喊著,「啊……寶貝兒……我也不行了……要射了……啊」,在李艷不斷的高潮中,徐少把一股股精液間歇性的噴射進少婦的體內,灌滿了少婦的子宮。

「啊……老公……射吧……射進來吧……都給我……啊」李艷此時幾乎跟昏迷了似得,她不知道就在剛剛一會,她射了幾次,像浪一樣的高潮不間斷的刺激著李艷的神經,她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徐少全身酥軟的趴在少婦的身上,看著嫵媚的少婦,輕輕的親上少婦的嘴唇,「我愛你老婆」

看著徐少動情的喊著自己,李艷竟然沒有一點的負罪感,似乎已經忘了她已經是有夫之婦,還有個愛他的老公。「好老公……我也愛你……你以後要天天這樣疼我了」

「好,老爺子說過,讓我去熟悉一下公司情況,等到時候讓你給我當秘書,我天天幹你,嘿嘿」

「你壞死了……臭老公」

兩個人在打趣中度過了半個上午,才起身去浴室沖洗,當然浴室中也免不了一場大戰。

李艷離開時已經是將近傍晚了,托著疲憊的身體回的家,可是她明亮的雙眸中卻沒有一絲疲態。
小妹正在申請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1855-1-1.html
如果需要回送愛心的歡迎各位江湖前輩在留言版留下網子小妹一定會去幫忙送上愛心!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