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暴力虐待]

睡衣舞會

[複製連接]
查看: 196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terrybear6268
版主 | 2019-2-16 08:32:01

(一)

大衛從花園的後牆爬了上去,很快就溜進了花園。狗被關起來了,他知道得很清楚,因為管家已經被買通了。

他拿出夜視望遠鏡,四周看了一下,沒有埋伏。從鏡頭裡面還可以看到傳達室裡面兩個睡得死死的警衛──管家臨走時給他們好好地下了點迷藥。樓上有一盞燈,隱約傳來一點音樂聲,但聽不見人聲。一切都準備好了。

大衛躲到一個牆腳,就著路燈,檢查了腰帶上的子彈袋。左面的五個彈夾每個有13顆子彈,都是小號、銅型的RX。

銅型的RX彈頭上面的神經興奮阻斷劑沒有鋼型的那麼多,打中可能會有一點像真正的子彈打中那樣的痛,但卻不會很快休克。而右面只有一個彈夾,裡面是普通的子彈。在他的夾克裡面還有一個彈夾,裡面是銀型的小號RX,彈頭上面的神經興奮阻斷劑是特製的。

這也是他今晚的目的,這個特別的彈夾只要有一顆子彈命中,他的任務就完成了。

這是一個十分艱難的任務,他要殺的物件是16歲的珍妮,而且要這個少女毫無反抗地接受射殺她的子彈。因為她的內生嗎啡水準很高,老頭子就靠這一劑高水準的內生嗎啡來延續生命了。

他推開側門,閃了進去,一盞昏黃的燈照著通往地下室酒吧的走廊,他聽見酒吧的自動點唱機在動人地唱著五十年代的情歌,有幾個女孩子的聲音在嬉笑著不知在說什麼。

大衛從門邊的縫隙往裡一看,在吧桌的凳子上坐著兩個少女,吧裡面有一個少女在倒酒,另外還有一個少女在玩投標。凳子上坐的兩個都是金頭髮的,穿著短外套和石磨藍牛仔短褲,曲線玲瓏。

倒酒的少女是褐色頭髮,梳了一條馬尾辮子,大大的眼睛,巧笑兮兮,她穿了一件橙色的燈芯絨少女背心裝,一條白色的西裝短褲,顯得她的胸脯很結實豐滿。


投標的少女是黑色的披肩髮,穿了一件黃色的短外套和藍色的牛仔裙,兩條修長的美腿顯得非常優美。

大衛拿出無聲手槍,從門縫裡面瞄準了那橙色的少女背心裝鼓鼓地聳起的右乳,「真可惜,這麼漂亮的乳部!」他歎了口氣,扣下了扳機。

「哎喲!」少女的右乳房冒出了一股血柱,她尖叫一聲,酒瓶和酒杯都跌在地上,她皺著眉,雙手捂住乳部,昂起了頭,張大了嘴掙紮,她抽搐幾下,就軟軟地栽倒了。

坐在凳上的兩個少女嚇得跳了起來,轉過身向門這邊看,大衛一抬手,輕輕的兩聲響,少女的大腿冒出了兩朵血花,她們「呀!」一聲便坐倒在地上。

投標的少女這才發現不對,她剛想尖叫,大衛一抬手,一顆子彈穿過她的腿彎,她也「哎喲」一聲坐在了地上,痛得張大了嘴,雙手死死捂住傷口。

大衛走過去,其中一個金髮少女咬著牙,用手死死抓著凳子的腳想站起來。大衛冷冷地瞄準了她的左乳鼓鼓的地方,外套遮住不太明顯,但對於槍殺慣少女的大衛當然不是問題,他端平了手槍,一扣扳機,一股小血柱就從金髮少女的左乳部噴了出來。

「哎呀!」她被子彈打得一個踉蹌,放鬆了凳腳,雙手抱住胸脯,在地上抽搐著掙紮,眼見是不活的了。

另一個金髮少女嚇得眼淚汪汪地呆望著大衛,竟然出不了聲,她半倚在吧桌腳,一手捂住右腿的傷口,舉起了左手像是哀求大衛不要殺她。

大衛本來看見她的雙腿粗壯美麗,很想讓她享受一下快美,槍已經對準她的襠部了,但她舉起手,豐滿的乳房就從汗衫下面顯示出來了,這麼爽,不打當然就是浪費了,大衛及時向姑娘顫巍巍的左乳房扣了扳機。

「媽呀!」她的乳頭部位爆出了一朵紅花,她整個人被打得挺起了優美的身體,再向下彎曲,栽倒在地上,痙攣著扭動著、吐著血,直到斷氣。

忽然,大衛感到耳邊風聲一響,他一仰頭,一枝飛標從他喉嚨下面飛過,原來是投標的少女已經站了起來,用力向他發了一枝飛標。

大衛走過去,笑一笑:「靚女,這麼有興致陪我玩呀?」未等少女掙紮,他已經一手抓住了姑娘的胸口,一推就把她推倒在地上,然後一手就把她的腳腕拉住,提了起來。少女的雙腿張得開開的,藍色的牛仔短裙打開,可以看到裡面穿的粉紅色蕾絲女三角褲。

大衛笑了:「靚女,我知道你一定不想她們看到你死的樣子的,很羞澀,是不是?現在不會有人看到了!」他一邊說著,一邊就向少女的短裙裡面雙層襠鼓鼓的稍微下一點的地方開了一槍。

子彈穿透了少女的女三角短褲襠部撕開了姑娘的陰唇,從陰蒂射進了她的身體,血尿「噗!」地一下飛濺而出。她尖叫了一聲:「哎唷唷!死羅!打人女仔小便都有的!」大衛的手一放,少女馬上雙腿並緊,雙手死死捂住陰部,張大了口,羞臊地抽搐著,痙攣著,扭動了身體在蹬踢。她只亂踢了幾下,就斷了氣。

大衛走到吧台後面,倒在地上的少女已經伸直了雙腿,一隻纖手輕輕地捂住豐滿高聳的乳部,汨汨的血慢慢地順指縫往外流出來,她的長長的眼睫毛下面有一滴淚痕,俏麗的嘴角有一縷鮮血。

他拉著姑娘的長長的潔白的腿,把她從吧台拉了出來。少女雖然看起來身體苗條,但卻是相當不輕。

大衛拉開姑娘的西裝短褲拉鏈,把扣子打開,就把短褲拉了下來。裡面是一條棉質的女三角褲,緊緊地繃住姑娘美麗的胴體,他也把內褲也拉了下來,少女的陰部便完全暴露出來了。

姑娘看來只有十六歲左右,陰毛剛剛遮住陰唇,向上伸展到了陰阜,還沒有完全遮住陰阜。小陰唇薄薄地剛剛遮住小孔狀的尿道外口,而陰蒂是很短地縮在裡面。大衛把姑娘的雙腿分開大一點,可以看到她的陰道,處女膜是星狀的,很完整,濕潤的,但再不會被男孩侵入了。

大衛把她的少女背心裝褪下,裡面是一件少女背帶式的胸罩,右邊被鮮血泄紅了。把胸罩褪下,姑娘的雙乳就呈現了,她的乳房發育得很豐滿,但乳暈還是粉紅色的,乳頭還不太大,挺得很結實。右乳的乳頭旁邊有一個小紅彈孔,還在汨汨地冒血,就是這一個彈孔要了她的命。

大衛從地下室閃出來,才走了兩步,發現原來他的鞋底有血跡,他在門口的歡迎席上擦了幾下,就聽見樓上有腳步聲下來,他馬上躲在一個櫃子後面並打開了槍的保險。

從櫃子破爛的一個孔,他看見有兩個女孩子向地下室走來,一邊走一邊談笑著。前面那一個身材苗條,有兩條亞麻色的長辮子細細地搭在胸脯上,她穿了一件白色有圖案的T恤,一條橡筋帶的白色田徑短褲,襯著她的結實而又修長的長腿,穿一雙粉紅色的帆布少女便鞋。後面那一個矮一點,穿著一雙船底皮涼鞋,穿了一件紫色的T恤和一條很俏麗的白色短裙,她有著一頭披肩的黑色長髮。

大衛不由得硬了起來,好嬌美的少女!真是捨不得射殺她們呀!他敲了三下櫃子,兩個少女停下了。

「薛莉,你聽見有聲音在櫃子後面傳出來嗎?」穿白短裙的少女問。

「好像是呢!朱蒂,會不會是貝絲她們在跟我們開玩笑?」

「嘻,不要動,再聽一下!」朱蒂伸手攔住薛莉,把手指伸到嘴邊。


薛莉雙手搭在朱蒂的肩膀上,半個身子閃在朱蒂身後,但她的白短褲仍然沒有躲在朱蒂背後。大衛看到姑娘舉起一條優美的纖腿,好玩地半躲在女友背後,便彎下腰,瞄準了薛莉短褲的襠部鼓鼓的地方下一點:「薛莉妹妹,享受吧!」大衛低聲地歎了一口氣,扣下了扳機。

「噗噗!」一股血柱從薛莉的少女短褲襠部噴射出來,順姑娘的潔白的大腿流了下來。

「哎呀!媽呀!」薛莉一個踉蹌,雙手一下捂住了陰部,抬起了頭,咬住嘴唇,羞紅了臉,快美得全身抽搐,然後呻吟。

朱蒂嚇了一跳,一下扶住薛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啦?」

大衛看到朱蒂紫色的衣服下面是隱約看得到白色的少女胸罩,把結實的乳房鼓鼓地隆得很膨隆。他瞄準少女聳起的左乳房最高的地方,扣下了扳機。

一陣刺痛突然撞進姑娘鼓鼓的乳部,像狠狠地打了她一拳,特別的只有少女才體會得到的性感猛然地向四面八方擴散。朱蒂的右手一下捂住了左乳,鮮血從她的指縫流了出來。

她也忍不住叫了一聲「哎呀呀!」向後踉蹌了兩步然後全身發軟。而薛莉已經掙紮著栽倒在地上了,雙腿在不情願地蹬踢。而朱蒂吐血了,她痙攣著,咬著嘴唇,死命掙紮了幾下,也慢慢栽倒在地上。

大衛走向前,兩個少女還在掙紮,但朱蒂已經是出的氣多,進的氣少。薛莉蹬直了雙腿在快美地呻吟,高潮到了,她抽搐著弓起身體,張開了嘴,羞臊地吐出了最後一口氣。

大衛把薛莉的T恤拉高,原來姑娘裡面穿的是一件少女背帶式的胸罩,把帶扣解開,原來她的雙乳是小錐狀,乳頭粉紅色的,很大,還沒有完全發育,大概只有15歲吧,甚至可能更小呢!

大衛又脫下了少女的田徑短褲,裡面襠部被泄紅一片的是條白色的少女三角褲,繃得緊緊的。他又脫下了薛莉的三角褲,姑娘的陰毛還沒有發育到陰阜,一條棕色的從陰唇遮住往上生長。

大衛把姑娘的雙腿分開,看見子彈是撕開了小陰唇,從尿道往上射中陰蒂,射了進去。

看完薛莉,回頭來看朱蒂,少女已經停止了呼吸。大衛先掀起姑娘的短裙,把她的白色少女三角褲拉下來,暴露出陰部,原來也是很稀疏的陰毛,連陰唇都遮不住,小陰唇貼得很緊,紅紅的,陰蒂不是很長,處女膜是中孔的。

然後,拉開少女的衣服,裡面是一件交帶式的胸罩,左面已是泄紅了一片。把乳罩脫了以後,鼓鼓的雙乳垂了下來。乳頭不是很大,也是粉紅色的。

左面乳房的乳暈中了一彈,連海綿組織都打出來了,看來是打中了心臟的血管,仍然在流血,嬌媚的少女生命就這樣結束啦。

(二)

大衛聽了一下,樓上仍然有笑聲,看來樓上的少女們還沒有發現地下室有異動。

他鬆了一口氣,順著樓梯上了樓,推門出來,反手就把通往地下室的門反鎖了。正面燈火通明,客廳裡,有一群穿著泳衣的少女在談笑,她們有的坐在沙發上,有的站著,旁邊的小客廳放了一張桌子,上面放著食物和飲料。

她們就是珍妮的好朋友們了。她們的照片大衛不知看過多少次,一眼就認出了每一個人:貝琪是一個纖俏的金髮少女,穿了一套紅紫花的比基尼女泳衣,是高分叉的那種。她有著燦爛的笑容,可愛的臉蛋。

貝琪的雙乳不是聳得很高,但很豐滿,因為少女型的泳衣胸罩把她的雙乳托得隆起,顯出了比較深的乳溝。

艾妮絲是個中等身材,有著苗條的身材和修長的雙腿的少女。她比貝琪大,但她是一個害羞的姑娘,穿著一件藍底黃花圖案的一件頭泳衣,而且還是低分叉的,她有著栗色的直直的頭髮披在肩膀上。

曼蒂是她們中的大姐姐,已經19歲了。她梳了一個馬尾,穿了一件紅紫花的一件頭泳衣,高分叉的。曼蒂和艾妮絲都沒有刻意去托高胸部,但曼蒂畢竟是大一點,雖然被泳衣壓著,但雙峰也是呼之欲出。

田妮跟貝琪差不多高,也是穿一件紅紫色的比基尼,但花色跟貝琪不同。她是一個胖胖的姑娘,但腰肢很細,臀部很結實。她的比基尼胸罩不是貝琪那種魔術式的,只是一般,但卻是寬頻式的,因為她的雙乳很豐滿,挺得很高,而且很渾圓了。

天娜是這群少女裡面唯一不是讀女校的,她穿的是一套超短裙式的比基尼泳衣,粉紅底加碎白花。她有著修長的身體和雙腿,她的雙肩渾圓美麗。她還做了一個小公主髻,把頭髮紮起來,顯得更是風情萬種。

天娜是她學校裡面有名的交際花,她最擅長調情,雖然她不是很漂亮,但非常會表現少女迷人的風韻,在舞會上常常把男生們迷得神魂顛倒。她有眾多男朋友,但至今還是處女。


據她說,她的男朋友都沒有辦法抵擋她的魅力,還沒來得及侵犯她的身體,就被她引得忍不住射精。她的雙乳隆得不是很高,乳罩恰到好處地給出了少女優美曲線。

麗莎是一個非常美麗迷人的少女。她和珍妮以及珍妮的姐姐珍安妮在她們的女校裡面被稱為「美麗三倩」。跟兩姐妹不同,麗莎因為稍微比她們大一點,所以她的美就比較成熟一點。

她今天晚上穿的是一套藍底小綠花的比基尼泳衣。而褲部是交帶式,胸罩是無帶式的,緊緊地繃著她優美結實,毫無瑕疵的雙乳。她還帶了一頂粉紅色的少女帽,顯得她更加俏麗。

珍妮的姐姐珍安妮坐在壁爐的旁邊。她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女,但她是一個文靜的姑娘。珍安妮有著一頭長長的柔直的秀髮垂到肩下,她的身體略比妹妹珍妮豐滿,腰也稍微粗一點。她的雙乳已經發育成熟,隆得很高,沈甸甸地被她的有墊的吊帶式一件頭泳衣描出優美的少女曲線。

她今晚戴了一副小小的太陽鏡,窈窕動人。她的襠部是很標準的女孩子型,低分叉,但卻繃得太緊,連陰阜都隱約看得到。

珍妮在忙著煮咖啡。她是一個長頭髮,帶一點捲髮的俏麗少女。今晚她穿了一套黑色帶白邊的晚裝,胸罩是吊帶式的,帶子很細,而胸罩是沒有墊的,緊緊地繃在她不是挺得很高,但基部渾圓地隆起軟綿綿的少女乳峰上面。下身是一條熱短褲,很樸素,但卻顯得她的雙腿修長苗條,身材高佻。

她有著甜蜜迷人的笑容,而不算大的眼睛則是有著千萬的魅力,把所有人都可以電得失魂落魄。

貝琪正在講她的豔遇:「你們不知道的了!那個男生的眼睛真像深淵一樣,我一看見就昏了,糊裡糊塗的就給他吻了!」

「有沒有那麼誇張呀?」曼蒂笑說。

「何止誇張,簡直就像是電影裡面的情節那樣!」天娜也大笑。

「你們笑她幹什麼?不要因為自己是過來人就可以取笑人家呀!」田妮是一個講義氣、心直口快的少女。

天娜用眼一斜瞥了一下田妮,笑 地說:「田妮,你是不是過來人呀?」

田妮賭氣地說,「我不跟你說了!哼,沒羞。」

艾妮絲甜甜地笑著說:「你們等貝琪說完嘛!」她的臉紅了一下,發現原來自己很想聽,馬上手快地把桌上的紙碟收出去。

貝琪卻不說了:「我不說了,你們笑我的。還是聽麗莎說足球明星怎樣追她吧!」

麗莎的臉一下飛紅:「壞蛋!就你多嘴!」

珍妮遞上一杯咖啡:「說來聽聽呀!是那個亞波特嗎?」

麗莎喝了一口咖啡:「就是嘛!他……笑死我了,先是在學校門口等我,送花,然後又想用摩托車帶我。我說,我可不想摔死!」

珍安妮插嘴:「對呀,摩托車很危險的。」

田妮大大聲聲地說:「她呀,花容月貌,最怕摔不死,摔到破相就比死還慘了,嘻嘻!」

曼蒂打了她一下:「別胡說,聽人家說嘛!」

麗莎便又接著說:「第二天他真的換了一架BMW來。我還以為是他不知道從哪兒弄來的,誰知道在車主證上還真是他的名字。」

貝琪就說:「所以你就感動得不得了,以身相許了吧?」

珍妮說:「貝琪,別打岔!」

貝琪說,「珍妮,你是個乖乖牌,當然是不會以身相許的,聽你都不想聽,但天娜和田妮就不一定了!」


天娜和田妮一聽,追過去就去擰貝琪,嚇得她大叫:「哎呀,不要,不要擰我!我很怕痛的!我最多講給你們聽我的初吻了!」

這句話還真靈,兩個女孩馬上放手了。

珍安妮扭頭對曼蒂說:「看,情竇初開的少女就是這副德性!」曼蒂悄悄地對珍安妮說:「你妹妹有沒有打攪你?套問秘密是最煩人的。」

珍安妮說:「這倒沒有,我那麼老實,我不去套問她的秘密就不錯了。也不知道學校裡面有多少人的哥哥想追她。」

珍妮剛好聽到她們在說自己,就扮了個鬼臉,對姐姐說:「姐,還說我呢,那天你的男朋友來我們家,他那看我的樣子可真沒把我嚇死。」

艾妮絲說:「誰叫你那麼漂亮呢?像我就沒人看了。」

田妮大笑:「艾妮絲?你開玩笑吧?你沒人看,那我就是醜八怪了!」

天娜也說:「對呀,最好麗莎也說沒人要,這世界就更美好了。」

珍妮問:「什麼意思呀?」

「全部都顛倒了呀!」

少女們都笑得花枝亂顫,只有麗莎在罵:「死嚼舌頭根子,看我不擰破你的嘴!」

天娜卻轉了一個話題:「曼蒂,你最有經驗了,給我們說說床上是什麼感覺嘛?我還不敢跟誰上床呢!」

珍安妮正在她旁邊,就刮她的臉:「怪不得說你是調情高手,說話還真不害臊!」

曼蒂卻很大方:「其實也沒什麼,第一次當然是很害怕,也不舒服的,但習慣了就會享受了。」

天娜問:「他會不會弄得你一腿漿糊?嘻嘻!」

艾妮絲不解:「什麼漿糊?」把大家笑得半死。

珍妮摟著她,悄悄地對她說道:「就是精液呀,你真是笨蛋。兩個人在約會的時候當然是互相玩了,男孩子最喜歡的就是我們女孩子的大腿,所以常常是摸啦!還有用他那條東西貼著你的大腿摩擦啦!但他們大多沒有嘗試過我們的大腿的殺傷力,所以經常是忍不住就射在大腿上面了。這是天娜告訴我的,我可沒有經驗。」

艾妮絲點了點頭,羞得滿臉飛紅,然後她微笑著說,「也不要笑我啦,誰叫男孩子都讓天娜,還有你們美麗三倩三個美少女搶光了呢?」

貝琪也贊成:「對嘛,人家好不容易才看上一個男生,就已經有那麼多人吃醋了!」

天娜嘻嘻笑著說:「誰吃你的醋啊,我還愁找不到男朋友?」

珍妮摔一下她的長髮,笑 地說:「對,你有成打男朋友嘛,這誰不知道呢?」

田妮拍著手笑:「對呀,對呀!天娜要介紹經驗!」

在少女們大笑嘻鬧的時候。珍安妮和曼蒂到了小廚房倒果汁。曼蒂對珍安妮說:「你的這身挺好看的,是魔術胸罩嗎?」

「不是啦,只不過有海綿墊罷了。」

「我想找有魔術胸罩的那種,但到處都沒有。」

「我妹妹那套就是了,她是從香蕉共和國買的,挺便宜的。」

「真的?不過我不喜歡那黑顏色。」

這時田妮和艾妮絲湊過來:「在說什麼呢?」

曼蒂說:「在說你們找不到男朋友呢!嘻!」

田妮打了她一下:「壞!老不正經!」

麗莎這時在說:「貝琪,你那個男朋友看起來好像很凶的樣子,你可千萬別甩他啊。」

「為什麼呢?」

「你沒看新聞嗎?密西西比州珍珠高中的兩個女生就是因為甩了男朋友而給她的男朋友槍殺了。」

「哇,那麼可怕!」貝琪喊了出來。

「哎,她捨不得殺你的,你那麼漂亮!」田妮對貝琪說。

「我擰你的嘴!看你再胡說!」貝琪笑著撲向田妮。田妮嬉笑著躲避。

大衛盯著滿屋子的青春妙齡少女,拿不定主意該怎麼辦。射誰先呢?他把銅型的RX子彈換了下來,悄悄地換上去一個鋼型的RX小子彈梭子。

這時,田妮正靠在壁爐邊上,雙手放在背後,彎著腰,仰著頭在說什麼給天娜聽。她的雙乳隆得很高,正是一個好目標!大衛略略一瞄,就扣下了扳機。

「噗!噗!」兩下,紅光飛過,子彈在田妮的少女胸脯最豐滿聳起的半球上面鑽了兩個洞,鮮血透過打穿的乳罩噴出來。田妮全身一震,倒退了一步,緊緊地貼住了壁爐壁,全身後彎,才掙紮著叫了一聲:「哎呀!媽呀!」

她的臉扭曲了一下,雙手交叉著去捂住洞穿的乳房,全身顫動著,那酸痛奇怪的性感使她眼淚都流了出來。田妮不相信地瞪大了雙眼,過了一陣,才「啊」地一聲,嘴角湧出了一股鮮血。她抽搐著,軟綿綿地滑倒在地毯上。

全屋子的少女們一下子驚呆了,立即安靜了下來,因為大家都看見田妮中彈倒下,但一下子她們不知道該如何。

大衛一下子跳了出來,分開雙腿,雙手握住槍,瞄準了貝琪的右乳房,扣下了扳機。然而,「噗!」的一聲過後,沒有出現少女的慘叫聲,原來金髮的貝琪反應敏捷,一發現有人瞄準自己,馬上一個滾翻,倒在地上,然後朝裡屋連滾帶爬沖了進去,子彈打在壁爐上。

「哎呀!快跑!」珍妮驚魂稍定,手裡面的咖啡壺朝大衛扔過去,大衛向左一閃,但潑出來的咖啡還是有幾滴飛到他的臉上,燙得他一哆嗦,側身倒在地上一滾,看到少女們趁這個機會,尖叫著向裡屋逃跑。

大衛把槍交左手,順手一伸,「噗!噗!」兩道紅光送進了一個還沒來得及轉身的、長髮飛揚的姑娘的藍底小綠花比基尼女泳衣的襠部鼓鼓的地方下一點!

「哎……呀唷!不知羞呀!」麗莎俏麗的臉一下飛紅,她做夢也沒有想到她是第二個中彈的。只覺得被比基尼緊緊地索緊的陰部熱熱地一震,然後是翻天覆地的一攪,一種又鹹又甜美的、只有少女才體會得到的快美感覺「轟」地彌漫了全身。腹部狠狠地一酸,很像是月經來的時候的抽搐感覺,但陰部那美妙的快樂感,又很快使她嬌吟了一聲,再慢慢地倚在壁爐邊,仰起了頭,皺著眉頭,張大了嘴,右手緊緊地捂住陰部。血尿慢慢地順著指縫流出來,順她兩條潔白修長的大腿流了下來。

大衛有點可惜這麼快就打死了「校園三倩」之一,這樣美麗的女孩子。但他身負重任,沒有來得及看麗莎如何,就一個箭步沖進裡屋。

客廳一片寂靜,靜得有點詭異。珍妮顫抖著從桌底爬出來,看到麗莎閉上了長睫毛的雙眼,咬著嘴唇,雙腿一彎,栽倒在地上了。

「麗莎!」珍妮撲上去,麗莎的比基尼襠部已經一片鮮紅。珍妮抱住麗莎搖晃著她,麗莎還在喘氣,但越來越緊密。「嗯!啊……」她呻吟著,緊緊抓住珍妮的手,挺起了腰肢和胸脯,滿臉泛紅,終於忍不住「哎唷」一聲全身僵直了,珍妮可以感覺到麗莎在一下一下地抽搐,臉上露出羞臊奇怪的表情,雙眼死死地閉緊,然後歎了一口氣,全身鬆弛,「咕……啊……」一聲斷氣了。

珍妮看著帶著羞澀笑容死去的麗莎,襠部流出來的血尿已經汨汨地在她的臀部底下一灘了。她不知道為什麼槍手為什麼會打女孩子的陰部,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麗莎死得那麼奇怪,好像是經歷了性高潮而死去的。她伸手拿起桌上的電話,然而,沒有撥號音°°電話線給切斷了。

這時,屋裡又傳來了低沈的槍聲。

大衛沖進去,他知道少女們是不可能逃得出屋的。但房子有很多房間,如果不趕快把她們打死,這時間一長,什麼事情都可以發生。他看見有一個房門虛掩著,對面的一個廁所門卻關著,他一腳把門踢開,但裡面卻是一間空的臥室。他一閃進臥室,馬上轉身,果然,廁所的門一開,一個少女從裡面跑了出來,他一舉槍,但少女已經向走廊跑去,如果開槍,就只能打她的背部了,他只好跟著追上去。

剛轉過一個彎,突然從旁邊打來一根棒球棍,橫掃向他的腰。大衛是何等樣人,會給打倒?他的身子一側,左臂一彎,就把打來的棒球棍夾住了,和身一拉就把持棍的人拉得踉蹌幾步向前沖了出來,大衛一放手,伸腳一蹬,正好蹬在那個少女的胸脯上,她立足不穩,仰面朝天倒在地上。大衛槍一指,逼住姑娘。原來是曼蒂。

曼蒂舉起雙手,恐慌地叫:「別,不要殺我……不!」

回答她的是「噗!噗!」兩聲低沈的槍聲。

「哎唷!好肉酸喲!」曼蒂的雙手一下子捂住了噴出血尿的陰部。

「噗!」子彈釘進了姑娘鼓鼓地隆起的乳部。

「啊呀!打人家的胸都有的!」曼蒂再次慘叫了一聲,一股殷紅的鮮血從她的一件頭泳衣的右乳房最豐滿的地方湧了出來。

她痙攣了一下,嘴角湧出了一縷鮮血,她張開嘴,痛苦地掙紮著,用一隻沾滿少女熱血的手捂住柔軟的乳部,扭動著身體,蹬踢著,快美和痛苦在輪番折磨著她。

她體會到了,那妙齡青春少女極羞臊的性快感輾轉地在她妙齡的身體中肆意地流動、蹂躪,她的性情略有改變,慢慢地體會了她被男孩子撫摸的那種奇妙的感覺,麻趐趐的,又舒服又難受。

她哭了,一股黑甜的快美浪潮湧向她,畢竟曼蒂只是一個十八歲的青春妙齡少女,性部位的中彈終於把死亡送進了她的身體。她全身僵直,快樂地呼出了最後一口氣,放棄了掙紮,氣絕栽倒在地上。

貝琪兩次死裡逃生,嚇得滿頭大汗,她飛快地跑上樓,一頭沖到後門,用力就想打開,但門竟然從裡面反鎖了,她馬上回頭鑽進一間臥室。這是一間主人房的套間,有一個小走廊跟浴室相連,走廊的兩邊是可以走進去的衣櫃。她把門反鎖,這才看見原來珍安妮也在這裡。

「珍安妮,你怎麼還沒有逃出去?」

「門都反鎖了,出不去。」

「窗呢?」

「都是鎖住的!」

貝琪這才有一點害怕起來:「那,難道我們在這裡等死嗎?」

「快,把兩個門堵起來!」珍安妮叫。

她們馬上搬來了一個大衣櫃擋在門背後,又鎖好了浴室的門。珍安妮知道浴室的門鎖很脆弱,一腳就可以踢開,所以決定在這裡埋伏。她遞給貝琪一根棒球棍,自己拿著一個壁爐的鏟,準備當門一破,就兩個人同時發難,打倒來犯的敵人。

大衛一推,門反鎖著,他知道裡面可能有埋伏,於是他稍微用力撞了幾下,但沒有撞破,而是悄悄地走到這間房的背後。他拿出界刀輕輕地把衣櫃的單夾板切開了一塊,然後鑽進了衣櫃。衣櫃裡面掛的是少女的長裙,一陣少女的幽香令他的心一蕩。他用手一推衣櫃門,居然「吱」地響了一聲!

兩個少女猛一回頭,才發現原來敵人已經進來了!她們嚇得尖叫一聲,貝琪勇敢地沖上去一棍就揮過去!大衛一閃,棍把書架上面的石膏打得粉碎,珍安妮拿起一個石膏頭像,用力向大衛扔過去,大衛趕快躲,貝琪趁這個機會一棍掃在大衛頭上,當即把他打昏過去。

「快跑!」珍安妮和貝琪用力去推開那個大衣櫃。但因為剛才的廝殺,兩個少女都用盡了力氣,怎麼推也推不開,好容易推開一個縫,大衛已經醒過來了,掙紮著爬起來。

「快,別管我了!」珍安妮看見情況緊急,而貝琪的身材比較苗條纖小,便一推,把她推進衣櫃的縫隙,貝琪拉開鎖,擰開門就逃了出去。但大衛已經在地上撐起身體,珍安妮用最後的一分力氣舉著壁爐鏟向他撲過來,大衛一把抱住了她,珍安妮的壁爐鏟落到了地上,在大衛健壯的手臂之下,她根本無法掙紮。

「壞蛋!放開我!」珍安妮尖叫著用手亂打。

「珍妮真像你。真可惜,你要先她一步享受快美的高潮!」大衛強行把嘴唇吻了下去,一個粗暴的吻封住了珍安妮的口,珍安妮來不及掙紮,他的舌頭就已經繞住了她的小舌尖,嘴唇貼著她的鮮嫩的嘴唇,銷魂地吮吸著。

但是,大衛的另一隻手卻把槍塞到少女的襠部,在嘗到少女的柔軟的嘴唇的醉人美妙之後,他的槍口也感到了少女兩片陰唇緊緊靠緊那神秘的縫隙,他於是扣下了扳機。

槍口噴出了羞澀的火焰,子彈撕開了少女的一件頭泳衣的襠部,撕開了珍安妮鼓鼓的陰阜下面的縫隙,從她的女性尿道外口把死亡斜斜地、羞臊地送了進去她的女性身體。「噗!」血尿噴得一地都是,連他的槍口都有。

「哎唷呀!真是不得好死的!連人家女孩子這裡都射!唔知衰呀!」珍安妮絕望地慘叫了一聲,雙手捂住陰部,全身後彎,形成一道非常優美的少女曲線。

她的潔白修長的雙腿顫抖著向前彎曲,因為子彈直接射中陰蒂和尿道口,又撕開了小陰唇,把這個十八歲的妙齡少女的外生殖部全部破壞了,所以她馬上就體會到了只有妙齡少女才體會得到的無限羞臊的快美感了!一股十分舒服的熱力立即充滿了她的全身,令她春情蕩漾,難以自禁。

她仰起了頭,咬住了嘴唇,羞臊得滿臉飛紅,掙紮著享受像全身被撫摸的那樣一波波的熱流。但大衛抬起手,幾聲低響,珍安妮豐滿優美地聳起的乳峰羞癢地震動了幾下,乳頭部位一熱,殷紅的鮮血就噴了出來並順著她飽滿的胸脯流了下來!

「哎唷!哎喲!」珍安妮發出了她作為少女在這世界上最後的慘叫聲。她馬上體會到了,雖然她已經是一個大姑娘了,但子彈在穿透她的乳頭的時候還是留下了十分奇怪的扭痛,帶著活潑的性感,直奔陰部,再把酸痛的感覺回饋上來全身,窒息她的喉嚨。

射進她陰部和乳房的這幾顆子彈,徹底剝奪了她的女性身份,使她在最羞辱的感覺之下十分不情願地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三)

在樓上的另外一間房裡面,貝琪跟艾妮絲和天娜商量:「珍安妮也給那個變態打死啦!不知道其他的人怎麼樣了?大概凶多吉少啦!」貝琪想起自己好幾次差一點給變態打死,心有餘悸。

天娜說:「我們試過大門和側門,都鎖死了,窗門也打不爛的!好像是他們早有準備。也不知道珍妮怎樣了?」

艾妮絲說:「死啦!我好害怕呀!那個變態打人女孩子的胸和下面的!好壞呀!好變態呀!我真是怕巾見他,不知道他會怎樣折磨我呀。」

貝琪說:「我不更慘嗎,穿得那麼性感,你們還好一點啦,起碼遮住身體多一點。」

天娜說:「他連珍安妮都殺,難道沒有看見珍安妮是多麼美貌的少女嗎?」

貝琪說:「他是基佬也說不定呀,就是妒嫉我們女孩子身為女孩啦!」

艾妮絲說:「唉,你們還好過我,起碼還有過男朋友;我連一點經驗都沒有的,真捨不得死!」

貝琪說:「所以我們不可以坐在這裡等死,一定要想辦法對付變態!」

天娜是一個很聰慧的少女。她一側頭:「我想到一個辦法了。我們只要能把他引開一陣,跑到客廳裡面打電話,我們就有救了。貝琪,你能引變態追你嗎?我知道他是不會朝你的背後開槍的。」


貝琪說:「可以,我至少可以跟他周旋一陣。哼,想打死我還沒有那麼容易呢!」

這時,她們聽到了腳步聲,貝琪突然拉開門從反方向跑了出去。大衛看見一個穿比基尼泳衣的少女跑向裡屋,他馬上追上去。剛轉一個彎,他隱約聽見剛才那個門好像有人跑出去,他馬上打開一個側門,順洗衣槽滑了下去,一轉過走廊就是樓梯底,樓上的人一定從這裡下來到客廳的。

天娜和艾妮絲踮手踮腳地走到樓梯口,艾妮絲先探頭看了看下面,「沒人在下面!」她悄聲說。

「好,一齊下!」天娜拉著艾妮絲正要下樓梯,大衛已經一轉身從樓梯底轉了出來,端平了槍,朝著樓梯上的少女開了槍。

「噗噗!」

「艾妮絲小心!哎喲!死羅!打人女孩子小便都有!不知羞呀!」天娜在千鈞一發之際飛身推開了艾妮絲,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射向艾妮絲的子彈。

子彈從她那小超短裙下面射了進去,正好撕開了她的陰唇,打中她的陰蒂,血尿立即噴了出來,一股甜美鹹快的感覺伴隨著少女極度的羞臊馬上充滿了少女柔軟的身體。天娜媚眼如絲,羞紅了臉,張開了嘴,羞得說不出話來。

艾妮絲摟住她,哭著問:「天娜,你為什麼要那麼傻,替我擋子彈?」

天娜裂了裂嘴,吃力地說:「艾妮絲,我真的很喜歡自己是一個少女,連中彈都那麼浪漫舒服……」她突然一抽搐,全身發軟,雙腿彎曲,要往地上倒。

「天娜!」艾妮絲叫著,把她慢慢地放下地。剛抬起身體,槍又響了!

「哎唷死羅!這麼衰的!連人家下面都打,不知羞!」艾妮絲也中彈了。

美麗的艾妮絲全身彎出了一個優美的弧形,少女的腰臀曲線非常美麗地展示出來。她只覺得她的一件頭女遊泳衣的襠部緊緊的地方一熱一撞,馬上就覺得像要小便一樣,而馬上又覺得尿不受控制全泄了出來,一陣扭攪似的天翻地覆的感覺,像很多小手同時在搔爬她的外陰。

她用右手死死捂住,向後倒退了幾步,仰面朝天,皺著眉,張開了嘴,這時她才開始感覺到少女陰部中彈的那種極為刺激的性快感的舒服,是一波波浪潮般湧上她的全身,性情稍有改變,原來快美的感覺就是這樣的!她體會到了!

雖然她已經十七歲了,但艾妮絲畢竟是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呀,從來沒有嘗過女性身體的快美的味道,這次當然舒服得不得了,她伸直了潔白修長而結實的雙腿,呻吟著、抽搐著、痙攣著,那神秘鹹癢銷魂的浪潮越湧越上,連乳房都像脹滿了快感,快要爆炸一樣,她的快美越來越彌漫,越升越高,直達快美高潮。

她全身一僵,喊出了極為快樂的呻吟聲,以後就慢慢地順著牆壁彎曲雙腿,栽倒在地上,很不情願地作垂死的蹬踢了。

大衛沒有顧得上去看倒在樓梯口的兩個少女的屍體是否已經斷氣,馬上繞過一個小客廳沖進客廳,因為他到現在還沒有發現珍妮,而今晚的任務主要是殺珍妮,其他的女孩子都是次要的。

大衛剛進客廳門口,迎面就飛跑一個人向他奔來,把他撞到在地上,奪門而逃,他一翻滾,腳一伸,就把這個人鉤倒了在地上。原來是一個穿著比基尼的少女,不是別人,正是貝琪。

貝琪尖叫著像瘋了一樣向他又撲過來。大衛向旁邊一閃,一把摟住她,輕輕地一拋,就把她拋到了沙發上面了。貝琪用力撐起身體,但一枝裝了消音器的手槍已經指住她了。

貝琪對自己的身體很自豪,當然也很愛惜。她非常滿意自己是一個漂亮的少女。雖然她的腿沒有艾妮絲那麼修長和迷人的潔白,她的樣子也沒有麗莎那樣令人目眩的美麗,但她有自己可愛的地方,她最滿意是那不大不小,均勻挺拔,結實茁壯的少女乳峰。而她穿起比基尼來,襠部一點令人尷尬的鼓起都沒有,麗莎和珍安妮雖然是美女,但穿起泳衣來都沒有貝琪自然。

十六歲的貝琪,楚楚可憐地躺在沙發上時,少女迷人的姿勢居然也令大衛心裡面一動。

「不要打死我……我不想死啊……我才十六歲,不要……」貝琪哭著求饒。

大衛笑了笑:「既然你幾乎是最後一個了,我會使你非常舒服的。」他拍上了一個銀色子彈的梭子。

鼓鼓的乳峰,真是結實,「噗!噗!」兩顆特製的,專門用來射擊十六歲少女乳房的小子彈釘進了貝琪的左右乳頭,很小的一股血花從姑娘乳部最豐滿的地方綻開了。

「哎唷唷!唉呀……好痛!」貝琪一下跌落在沙發上。她的雙乳只覺得一顫一熱,一種十分奇怪難受的感覺像緊緊地抓住了她的膨隆的乳峰,然後產生了難以形容的性感。她忍不住一邊呻吟,一邊雙手捂住了雙乳,鮮血汨汨地流出,把她的比基尼胸罩都泄紅了。

大衛把貝琪的雙腿分開,「啊,不要!不……」貝琪還沒有集中力氣掙紮,大衛手中的槍已經噴出了羞澀的火焰。


第一顆子彈撕開了少女的比基尼襠部的三角褲,從雙層襠底部打了進去,破壞了貝琪的處女膜,射進了陰道。第二顆子彈撕開了姑娘的陰唇,從她的女性尿道外口斜向上穿透,打中了她的陰蒂。連帶子宮和膀胱都破壞了,姑娘大股的血和尿液從陰部的傷口噴湧而出。

貝琪的腦「嗡」一聲,她知道自己終於被剪除了女性生命了。那女孩子最敏感,最羞澀的地方連續熱了兩下,她的尿不受控制噴了出來,然後像是一堆活潑的小分子沖進了她的陰部,到處亂搔,弄得她癢癢地很舒服,然後,是只有少女才能體會到的非常快樂的性快感,彌漫了她的全身。

她哭了,羞臊得痙攣,抽搐著,全身僵直,扭動著,蹬踢著,垂死地掙紮,很不願意死去。那快美的浪濤洶湧而至,越來越升高,越來越舒服,終於,她快美地大叫著「啊!」便達到了少女第一次的性高潮。

快美抽搐了,每一次抽搐,都是十分美妙的青春少年女性身體特別舒服的感覺,到最後一下抽搐,那是一陣十分難以形容的極為美妙的快美感,像把她托上了雲霄,順勢往下一沖,陰部像被人端著快美地扭動和抽搐,那是一陣少女無法承受的非常舒服的性感覺。

貝琪只覺得眼前一黑,全身放鬆,吐出「咕……啊……」一口氣,咽氣了。這個美麗活潑的少女就這樣被槍殺了。

大衛這才發現房子裡一片死寂,充滿了詭異的寧靜。他開始逐個房間搜尋珍妮。房子裡面到處都是東倒西歪躺著斷了氣或正在作垂死掙紮的少女,有的還在抽搐,有的則一下下地蹬踢,到處是血泊。

大衛直奔珍妮的房間,門虛掩著,大衛一腳蹬開,裡面是一個有著柔和燈光的粉紅色的少女的閨房,牆上貼著「鄰居新來的小子」的海報,一張白色的塑膠組合書桌,旁邊有一個電腦螢光屏。

右邊是一個半開的走進去的衣櫥,只有一半門開著,露出衣架掛著的少女牛仔短褲,白色的網球裙和襯衣,門下放著一個網球拍和兩雙粉紅色的少女球鞋。

左面是一個帶櫃的單人床,床架上有一個很大的米老鼠貼紙,床上還有一個很大的玩具熊。珍妮就站在床的旁邊,背後抵著牆,顫抖地看著走進來的大衛。

珍妮已經換了一套衣服,她戴了一頂俏麗的草帽,穿了一條很俏麗的黃亂花超短裙,顯得她的一雙長腿更加茁壯滑潤,胸罩是配色的細吊帶式,背後還有帶扣那種。

「為什麼要殺我啊?」她顫抖著,像一隻小老鼠那樣喃喃地問。

「其實我是要殺你,但不得不殺了她們,不可以有人看見這一切的。」大衛慢慢地向她逼近:「你沒有辦法逃跑了,不要反抗吧。」

「能不能不殺我?……」珍妮絕望地哀求。

「躺上床去,脫掉衣服!」大衛冷酷地下令。

「不!」珍妮交叉抱住雙手,縮在牆角。

大衛走上前伸手一扯,「嗄!」的一下,把少女的超短裙扯下了一塊,嚇得她「哇!」地叫了一聲。大衛抱起她,一下就扔上了床,少女尖叫一聲,蜷曲起身體。

大衛才發現,躺在床上的少女原來是這樣的誘人,潔白的雙腿,掀起的超短裙裡面是一條粉紅色的蕾絲少女型三角褲,纖細的腰肢,柔和的腰臀曲線和豐滿結實的乳房。

大衛一下就撲上去,把嘴唇貼住了姑娘的柔軟的雙唇,用一個吻封住了她的口。少女身上送來陣陣的幽香,他細細地品嘗著這個美麗的十六歲少女的雙唇,挑逗著她的小舌,銷魂地享受著她慢慢動情,全身發抖和發燙的感覺。

她全身發軟了,大衛伸手到珍妮的背後,解開了她的乳罩的扣子,她的雙乳就暴露出來了,小錐狀結實地隆起的乳房,乳頭還是粉紅色的,比較大,乳暈脹脹的,乳房的底部還沒有完全擴展成圓形。

大衛舒服地吻著她的雙乳頭,一隻手卻輕輕耙著姑娘的襠部,一陣甜絲絲的性快感開始彌漫珍妮的全身,她呻吟了,大衛可以感覺到少女的襠部開始濕了,他用魔術般的手指輕柔地搔爬著少女的陰部,順著陰唇的中間上下刮,銷魂的快感令她不停地喘氣和嬌吟,雙腿亂蹬。

大衛托起珍妮的身體,把短裙解開脫下,再把她的三角褲也脫了。珍妮的陰阜不是很寬,但陰毛已經很黑地從陰唇一直爬上了陰阜,完全遮住了她的陰部。

大衛分開珍妮的雙腿,珍妮羞得雙手捂住了臉。她的小陰唇很大,完全遮住了她的尿道外口,陰蒂長長地突出在陰唇的接頭處。

他用手搓動著少女的陰蒂,真是美的身體!可惜要殺掉她,否則真是享受無窮!大衛想到享受,心想:反正她過幾分鐘就死了,如果我不享受她,真是浪費掉。

珍妮的陰唇中間已經是沾滿了粘粘的愛液,陰道口也是濕潤的,處女膜是星狀開口的。大衛再一次吻住了珍妮,很快脫掉了全身衣服,把硬硬的龜頭壓在她的陰阜上面滾動著。啊,這個感覺真是銷魂!尤其是夾著珍妮那光滑潔白修長茁壯的十六歲青春少女的雙腿,那摩擦的感覺快美得不得了。

他托起珍妮柔軟的身體,分開她的雙腿,慢慢地把硬朗的陰莖一點點地頂進她濕潤的洞口,到了那塊膜擋住的地方,他一捅,珍妮輕呼一聲,眼淚就流下來了,身體有了一種充實的感覺,但她的臉一紅,再也不是處女了!

大衛抱住少女纖細的腰肢,盡情地在珍妮的身體裡面衝刺,感受,享受少女青春活潑美麗的肉體。那銷魂蝕骨的感覺越來越強,終於在他用一個甜吻封住珍妮的嘴的時候,下身也爆炸著射出了滾燙的精液!

快美的分子在他的腹部亂竄,他拚命地滑動掙紮著摩擦少女的雙腿,把最後一點快美都儘量擠出來,全部射進少女的子宮!

不知道過了多久,大衛才把已經軟掉的陰莖從珍妮身上拔出來,吻著她、撫摸著她的全身,用紙巾擦著珍妮臀部下面流出來的精液,多麼舒服銷魂的少女身體呀!真可惜要毀掉她!

大衛看到珍妮雙頰飛紅,眼波流轉,無限嫵媚,她還沒有體會高潮,於是,他拿出了手槍。

「我不想死,不要!」珍妮哀求著。

從衣服的內袋,大衛拿出了一顆小子彈,有細長的蜂腰,銀色的彈頭,黃色的彈頭尖頂部。

「這是特意留給你的。彈頭的頂部塗了很多的神經刺激劑,必須直接從陰蒂打進去才有效,你會覺得比剛才我們做愛更舒服的感覺,會使你的腦因為無法承受快美而停止活動。我打你的朋友的子彈也有這樣的刺激劑,但沒有這顆子彈那麼多,而她們已經是死于快美高潮了。現在輪到你了,不要怕,舒服地去吧!」

珍妮不知道是應該害羞還是害怕,但她的陰部再次又濕透了。她低下了頭,羞澀地低聲說:「不要弄得人家那麼痛,輕一點,好嗎?」

大衛心一蕩,把嘴唇貼上了姑娘的嫩滑的雙唇,甜甜地吻了一次,然後恢復了他的專業態度。他分開了珍妮的雙腿,暴露出小陰唇和陰蒂,少女羞得臉紅得像要滴出水來。大衛用手指輕輕一捏珍妮的陰蒂,姑娘「絲」的一聲全身都發抖了,咬住嘴唇,低聲地說:「不要折磨人家了,好嗎?快下手吧!」

「現在打了,好嗎?」大衛拉開了保險。珍妮低垂著長睫毛的雙眼,紅著臉點了點頭。

大衛把槍口對準珍妮的陰蒂頭,扣下了扳機。一聲輕響,姑娘的血尿立即飛濺而出!把臀部下面的床都泄紅了。

「哎唷唷!好肉酸喲!」儘管有心理準備,畢竟珍妮是一個十六歲的青春懷春少女,這對於她女性最羞澀地方的破壞,還是令她慘叫了一聲。她雙腳一縮,雙手捂住了陰部,開始掙紮了。

陰部最舒服的地方一熱,然後是熱辣辣的一痛,那開始的痛苦馬上轉化成為十分舒服的、只有少女才能夠體會到的快美的騷麻和騷癢的無比暢快感覺,女性的感覺充滿了全身,一陣陣的浪漫的幻想,一陣陣搔爬的快美,一陣陣像急尿、但又像是空虛的感覺,隨著快美分子充滿她的全身而彌漫。

她的乳房感到從來沒有體會過的脹痛,那是快美的脹痛,但最大的快樂還是在陰部天翻地覆的感受,難以用筆墨形容!

快美的浪潮一浪接一浪,但珍妮只是痙攣著掙紮、淫叫著,她居然支援得比其他女孩子都要長,雖然雙腿在拚命掙紮蹬踢,但還沒有斷氣。

現在,感覺又變了,變成一雙大手在蹂躪著自己的陰部,把快美分子扭擠出來,越來越舒服,在幻覺中,就像大衛剛才狠狠地在自己的陰道衝刺一樣的充實和舒服!那銷魂的性快感越來越強。

「快!快!多一點!」珍妮羞紅著臉,大聲地叫著,因為那樣特別的女孩子家十分羞臊的感覺已經快要爆炸了,她驅趕著這個十分暢快的感覺,性情稍有改變,向高潮沖上去!

尿道口首先是一鬆,她羞臊地蹬了一下腿,知道她的尿已經不受控制全泄了出來!但她還是集中精神追趕那個最快美的高潮,她扭動著全身,扭動著臀部,呻吟著、抽搐著蹬踢和滾動,終於,「轟!」的一聲,高潮到了!原來做女孩子是可以這樣舒服的!

「啊!!!!」珍妮盡最大氣力發出了最後一聲慘叫,最舒服的一刻以排山倒海之勢湧上來,只維持了兩三秒,然後開始快美的痙攣和放鬆,每放鬆一下,就有一堆快美的小分子湧滿陰部和全身,一直痙攣到平靜,但是她還沒有斷氣,因為另外一個快美正在形成,浪潮又開始在往上湧,好快美呀!

珍妮完全忘掉了自己,隨著快美掙紮,到了最高點,她張開口,想叫著享受這幾秒的極為快樂銷魂的高潮,但迎面而來的一團黑影,「呼」的一下蓋住了她的思想全部,剝奪了她的女性身份。

立即,她就什麼也不知道了。她全身僵硬,抽搐了幾下,就「咕、啊……」一聲,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大衛一聽到珍妮斷氣的聲音,馬上拿出針筒,從少女鼓鼓的左乳房的乳頭插進去,抽出了一筒粉紅色的液體,放進密封容器中。任務完成了!

妙齡的青春少女們穿著誘人的各式泳衣,橫七豎八地倒在房子的各處,胸脯曾經是那樣有彈性,纖腰是那樣的結實,潔白的腿是那樣的茁壯,而俏臉是那樣的調皮,但現在香魂飄渺,少女美麗浪漫的一切全都成空,她們的乳房或陰部的彈孔仍然在汨汨的流著羞臊的血,但女中學生們的身體已經僵硬了。

只有最強壯的天娜,在大衛經過她的身體的時候還在不情願地抽搐,過了一陣才發出咽氣的聲音,迷人的,嫵媚誘人的媚眼永遠閉上了。

珍妮則是裸體躺在她的床上,雙腿分開,血尿在她的臀部下面聚成了一灘。她死後仍然帶著羞澀的美麗的微笑,長睫毛的眼睛下面還有一滴淚珠。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