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15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jacksonsea
見習騎士 | 2019-2-17 01:58:18

「好點了嗎?」
  「嗯……對不起,害你還要花時間來醫院一趟。」
  「怎麽說這種話?妳是我的女朋友,我當然要過來。」
  辰逸陽躺在病床上,緩緩睜開眼睛。到底發生什麽事了?
  他忍不住皺起眉,兩眼瞪著慘白的天花板,頭部突然一陣抽痛。
  「嘶——」他抬手想觸摸痛處,愕然發現自己的手背上貼著白色膠帶,里面還插了一支針頭,連接著左上角的一罐點滴瓶。
  他……是在醫院嗎?
  「可是,現在在趕案子,你還是趕快回公司吧……啊,筱萍一定也在,加完班別忘了送她回家。」
  辰逸陽這個時候才終于辨識清楚,對話聲是從隔壁病床傳來的。他眨眨略顯沈重的眼皮,心想那個女的還真奇怪,怎麽會叫自己的男朋友送別的女生回家?
  對他而言,只要是屬于自己的所有物,他絕對會好好保護,不可能外借,更不可能讓人觊觎半分。
  「我送她回家妳不會生氣嗎?」


  「怎麽會?」女聲稍微提高了一些,「晚上她一個女生自己回家,很危險的。」
  「……我知道了。」
  「你快回公司吧,我待在這里很好的,醫生說只要再觀察幾天,沒事就可以出院了。」
  「對了,我有打電話回妳家,想通知妳爸媽,不巧的是他們剛好出國旅遊了,李管家說她會來照顧妳。」
  辰逸陽轉頭想要打量正在交談的兩個人,不過淡藍色的簾幕遮擋住他的視線,隔壁病床的病人也將簾幕拉上,雖然看不到,但仍阻擋不了聲音往外流散。
  鈴、鈴、鈴——
  女聲還來不及回應,制式的手機鈴聲先響起。
  「先生,不好意思,」有護理人員靠近,低聲說明,「病房里禁止使用手機。」
  「好,我知道了。」男聲隨即應道,腳步聲聽起來也有些急促,看來他很快便走到病房外講電話,但他的聲音仍舊斷斷續續地傳進辰逸陽的耳里。
  「喂?」男聲接起手機,靜靜地聆聽了好一會兒,「……知道了,我馬上回去。」隨即喀地一聲,手機蓋被清脆地阖上,皮鞋踩地的聲響慢慢回到隔壁病床。
  女聲遲疑了一下,問道:「怎麽了?」
  「公司打來的。」男聲解釋著,「阿偉說,『晨星』剛剛通知賴總監,比稿日要提前一周。」
  「一周」女聲倒抽口氣,「那我們不是更趕了嗎?」
  「對呀,所以妳乖乖休息,我先回去處理。」
  「喔……」
  「妳一個人,真的可以嗎?」男聲略顯擔憂地問。
  「當然。」女聲很快答複,「我沒問題!」
  簾幕被刷地拉開,又輕輕阖攏,腳步聲越來越小,直到再也聽不到,病房又頓時恢複悄然無聲,只剩外頭護理站隱隱傳來有人在走動、說話談論的雜音。
  辰逸陽慢慢閉上眼睛,小心地抬起右手臂,輕輕覆壓在酸澀的眼皮上……好累。
  明明才剛醒來不久,卻好像花了很多體力在修複傷處,眼睛沒睜開多久,就疲倦得想再度閉起來。他索性閉上雙眼,阻斷床頭日光燈的侵擾,讓自己陷入深深暗黑,思索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啊,是出了車禍吧。
  沒想到一回來就遇到這種事,那輛車到底怎麽了?其它人還好嗎?
  病房四周不時傳來嘈雜的說話與走動聲,他想找個人問清楚,但因爲全身無力,只能虛軟地躺著,想起那個女孩……過往歲月倏然在眼前竄過。
  好無聊。
  六月,一個台風掃過邊緣又轉向,也沒下什麽雨,幸好梅雨季讓水庫進帳不少。冰箱里的水果開始出現荔枝和芒果,天氣很熱,家家戶戶開起冷氣,一個跟過去十年都沒什麽不一樣的夏天,又來了。
  辰逸陽倚在熱燙的水泥天台邊,聽底下教師辦公室的冷氣嗡嗡運轉,微瞇著眼,雙手撐著下巴,抬頭望著藍到沒有半片云的天空……
  這時間應該在教室午休,他卻偷溜出來,在不經意發現的天台上,懶洋洋地站著,什麽也不想,就這麽望著遙遠的天際,那朵疑似薄云的影子。
  「好無聊喔!」嬌嫩的嗓音在他背后響起,辰逸陽難得地挑眉,轉頭朝聲音來源瞄了一眼。
  一個女生用亮晶晶的緞帶綁著公主頭,雖然和他一樣都穿著制服,但她看起來卻體面多了,白襯衫燙過,百褶裙上一條條的褶痕,也燙得工整分明,細直雙腿下踩著純白蕾絲邊的反褶襪,搭配一雙全新的黑皮鞋。
  她整個人看起來干干淨淨的,打扮得體,不過長相只稱得上普通,勉強說是可愛,但和漂亮完全不在同一個等級里。
  「唉,要做什麽好呢……」
  她不太淑女地用腳踢踢門坎,跨進天台,直線往前趴到最近的台面上,彎起右腳,鞋尖在地面點啊點的,發出很沒有節奏感的悶響。
  「好無聊~~」她又再說了一次,小臉趴在手臂上,轉來轉去。
  那道背影,竟讓辰逸陽的視線無意識地跟隨著,直到她閃亮發飾折射的陽光刺亮他的眼,他才撇唇回頭,再次專注地望著原本在欣賞的風景。
  「……咦?」女生像是聽見什麽動靜,突地轉身,裙角略微摩擦水泥邊台,發出細碎的窣窣聲。
  「你你、你是誰?」她的嗓音緊張。
  這麽沒警覺性,現在才發現他嗎?雖然說他也沒有特別做什麽,不過被打斷也是很困擾的,辰逸陽微偏臉,給她一個「妳在這里不受歡迎」的表情。
  「妳是誰?」連聲招呼都不打,就隨便闖進別人的地盤,居然還敢這麽問?根本就像打電話給別人,卻問對方是誰一樣的莫名其妙。
  「我、我叫江可兒……」她乖乖回答,卻又丟出問題,「你什麽時候在那里的?」
  「一直。」總之比她早,辰逸陽沒好氣地回答。
  江可兒——原來她就是校內大名鼎鼎的江家千金。
  所有學生都知道,她不僅上下學有司機、保镳接送,日常生活用的、穿的、吃的、玩的,全部都是頂級名牌。國一剛入學的時候,她父母還到校作陪,陪她整整上了一個禮拜的課。再加上他們家捐給學校的錢,足以讓校長及董事會對他們鞠躬哈腰、言聽計從……
  這種家庭出身的千金,想必驕縱成性,令人討厭。
  辰逸陽皺了皺眉,往旁邊移了一步,刻意拉大與她之間的距離。
  「噢……你先來的啊?」
  知道還不快走?他不想理她,眼角卻瞥見她低頭,輕微困窘地拉拉裙子。
  「我剛剛怎麽都沒有看到你?」
  他不屑地抿著唇。
  都跷午休了,當然要像他一樣,躲在門后的夾縫區域,才不會一眼就被看穿,她站在那里,只要有人經過,立刻就會被抓包……見她眨著無辜的圓眸,辰逸陽放棄指正她的念頭,她看起來就是一副朽木不可雕的樣子,還是算了。
  他徑自抬頭仰望天空,擺明沒興致跟她交談。
  沒想到江可兒卻熱切地湊到他身邊,搖晃圓圓的腦袋,露出小狗般可愛的笑容,問道:「喂,你怎麽不說了?」
  她一定是被人保護過頭了——因爲她看不懂人家拒絕她的表情,真的看不懂。他無奈地發現。
  他暗籲一口氣。
  「……我不想說。」
  「爲什麽?」她又一臉熱情地看著他,「我們找到同一個地方逃課,這就是默契啊,應該很有話聊的!」
  辰逸陽忍住沒翻白眼。
  最好是,他會待在這個地方,就是不想遇見任何人。
  「哔哔哔!」尖銳的哨音突然響起,如雷嗓聲兜頭劈下,「午休時間,你們在這里做什麽?」
  辰逸陽直覺轉身,瞥見站在外側的江可兒下意識往前站一步,雖然只是個極微小的動作,卻有著想用自己身體擋住他,不讓人發現他的義氣。
  ……笨蛋,怎麽可能遮得住?
  腦里這麽想著,心里卻有一股「她好像不是那麽令人討厭」的念頭,緩緩攀升而上。
  「哔哔、哔哔!」哨音又再次響起,兩個人僵直地保持不動,辰逸陽瞇起眸,身體繃緊。
  「你們兩個,不準跑!」
  極重的腳步聲逐漸跑遠,江可兒似乎也察覺到了,放松地大口吐出憋住的氣息,她輕拍胸口,回頭對他吐舌一笑。
  「還好……不是在說我們。」
  辰逸陽眨眨眼,撇開頭。可能是光線燦爛的關系,她的樣子在他眼里,竟有一瞬間顯得,有點可愛……
  他冷著神情,靠回天台邊,隱形地拉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離。
  「這些小鬼,午休不睡覺……」門外聲音乍響,這次似乎離他們比剛才更近了一些,「你上去看看,是不是有人躲在天台。」
  聞言,兩人對看一眼,心頭皆是一驚。
  「林老師,剛剛那兩個不是跑了嗎?」
  「他們是正要爬上去,說不定里頭早就有人了……唉,你新來的不知道,我們的學生很皮,以后你每個地方都要巡到,知不知道?」
  「喔……」
  腳步聲慢慢往門口靠近,辰逸陽瞇眼掃視一下,反應很快地躲到門后與牆壁間的縫隙,背靠在牆面上,接著他定神一看,江可兒還傻愣在原地,他一把拉過她,眼見實在沒地方可以容納她,只好讓她整個人貼在他胸前,一起躲著。
  瞪著彼此間失去的距離,辰逸陽不滿的閉上雙眼。就當作還她剛才想要替他遮掩的人情吧……等危機解除,從此兩不相欠。
  江可兒因爲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全身僵硬,動都不敢動。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天氣太熱的關系,她的身體好像也越來越燙,辰逸陽微偏著頭,皺眉盯著她頸背,有股淡淡的粉紅從她白皙的皮膚底層不斷冒上來,隨著時間拉長,色澤也益發加深,變成比較濃的櫻花粉色……
  他不著痕迹地緩緩吐息,想抑制自己莫名上升的體溫。
  「唉,好熱啊……」新來的老師低聲抱怨著,一把推開天台的門,踏上散發袅袅熱氣的水泥地。
  「哪會有人躲在這里——」他往前走了幾步,看看左右,牆角幾盆花草奄奄一息地垂著,毫無生氣。陳舊生鏽的藍色鐵門,因他推開時的手勁還在搖晃,發出緩慢的咿呀聲響,徐徐退后……退后……
  躲在門后的江可兒瞪大了雙眸,眼看鐵門就要撞上她的鼻尖,泄漏兩人的蹤迹……沒想到突然有只大手從她身后伸出,悄然無聲地托住鐵門,微微使勁,使它反彈回去一些。
  「咦?」
  新來的老師回頭,不解地望著鐵門。看它余震地晃呀晃,側耳聽聽,天台一片靜寂,他懷疑自己是被陽光曬出幻覺了,沒聽見鐵門撞上牆壁,它就已經彈回來了……
  唉唉唉,幻覺啊,這天氣實在是太熱了。
  他搖頭晃腦地離開天台。「徐老師,沒有人啊,我們是不是要去別的地方巡巡看……」
  危機一解除,辰逸陽暗自吐息,立刻放開江可兒。
  她踉跄地往前走開幾步,轉過身,跟他面對面,一時間,兩人都沒說話,各自喘著氣。
  「那個、」江可兒吞咽口水,試圖平撫緊張的心緒,「謝謝你……」
  要不是他反應快,她一定會被抓包,然后老師就會告訴她的父母——噢,她努力了一整個禮拜,好不容易才說服爸媽不要到學校來陪她上課,現在要是讓他們知道她跷了午休,他們不知道又會做出多誇張的事情來!
  辰逸陽見她一臉萬分感激的模樣,不自在地別過臉。「這沒什麽。」
  他側身倚回天台,江可兒很快跟了上去,開心地站在他身邊,學他靠著天台,瞅著他嘻嘻笑。
  「欸,怎麽會沒什麽,你救了我耶!」
  辰逸陽無言地看她一眼。剛剛還想趕她走的,經曆這麽一場,雖然兩不相欠,也不好明說要她離開……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開口說道:「沒這麽嚴重吧。」
  「怎麽會不嚴重」江可兒稚嫩的嗓音頓時拔高八度,兩手在空中用力比畫,「那是我爸媽耶——噢對了,你不認識他們,所以你不知道……哎呀,等你認識以后,你就會知道他們有多可怕了!我就是因爲這樣,才會跑出來的……」
  她碎念的聲音不停,辰逸陽也沒仔細聽,任她自顧自高興地說著,抬眼看見天際的薄云又飄近了一些些。
  「……所以啊,我不是真的要逃課,只是想透口氣嘛!」江可兒擦擦鼻子,忽然想到什麽似地戳了他一下,「欸,那你是爲什麽要逃課啊?」
  辰逸陽轉頭瞥了她一眼,午休結束的鍾聲正巧嘹喨響起。
  「咦?」江可兒側耳一聽,「啊,糟糕,我要回去了,你也趕快回教室吧!」她像靠近時一樣輕巧地離開,走到鐵門邊,又忽然倒退回來——
  「我差點忘了!」她嚷嚷著,右手直接去勾他的小指,提高到兩人眼前。
  「喏!你救了我,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好朋友了,以后這里,」她拍拍心髒的位置,「有你一份,有事別忘了找我罩你!」
  辰逸陽不可置信瞠目地望著她的舉動,發現他沒有反應,她干脆直接用左手抓住他的大拇指跟自己的蓋印。
  「好了!」她咯咯地笑開,滿意地放開他的手,鄭重宣布。「那我走啦,掰掰!」
  她輕快地跳過門坎,消失在樓梯的那一端。
  辰逸陽低下頭,看著留有如太陽般余溫的手指,明明還是自己的手,卻感覺到一股不熟悉的空曠……大拇指因爲她很用力的按壓而泛紅了,他就這樣看著,一直看著。
  朋友?
  其實他根本不在意,自己有沒有被誰擺在心口的位置,像他這種人,不需要朋友……
  完全不需要。
  辰逸陽深吸了口氣,握緊拳頭,驅走那種逐漸空曠的感受。
  「辰逸陽!」
  煩死了,他沒有耐心地轉身看向來人。
  現在這個不請自來的朋友,每天午休都會跑到他透氣的天台等他,跟他嘻笑談天,絲毫不在意他的冷酷以對,徑自拉他聊天聊地聊東西聊南北,還問了一大堆他個人隱私問題……
  「你幾公分?」第二次見面,她這麽問他。
  他橫了她一眼,「一百六十七。」問這個干麽?
  「你現在國三,所以是十五歲對吧?」
  「嗯。」
  「你生日是什麽時候?」
  「干妳什麽事。」
  她完全不受他的冷漠所影響,總是熱情地拉著他問東問西,真搞不懂她怎麽對他這麽好奇,而且她每次看到他的開場白都是——
  「辰逸陽!」
  江可兒非常興奮地對他招手,小跑步到他身邊,一起趴在天台邊。雖然他國三,她才國一,照理說該喊他一聲學長,但她堅持他們是「好朋友」,所以可以直呼對方的名字,時間久了,他也就隨她去……
  這段日子下來,辰逸陽漸漸發現,想阻止江可兒做一件事情,往往只會牽扯出更多的「爲什麽?」、「難道你不是我的好朋友嗎?」那類讓他很難回答的問題。
  他撇撇嘴,知道就算不開口,她一定也可以滔滔不絕地講下去。
  「欸欸欸,我跟你說、我跟你說,今天有一件大事喔——」江可兒高興地扯著他的袖子晃動。
  看吧,來了……辰逸陽勉爲其難看她一眼,「什麽事?」
  江可兒掩著嘴笑,眼睛賊兮兮地轉著,抿了抿紅唇邊的笑花,這才開口,「今天是我的生日!」
  辰逸陽盯著她嘴角,眨了眨眼,回過神來。
  「喔。」
  「——喔?」她不甚滿意地拉高尾音,「你怎麽只說這個?」
  「不然要說什麽?」
  「你要跟我說『祝妳生日快樂!』,然后再問我,『生日有沒有想要什麽禮物?』這樣才對嘛!」
  她嘴巴微嘟,他一看到她這個樣子,突然覺得很想笑。
  「喔。」他假裝擺酷,不爲所動。「妳要的禮物,妳爸媽一定已經買給妳了。」雖然知道她個性不壞,但她身爲千金大小姐,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才沒有。」江可兒一臉嚴肅地搖搖頭,雖然爸媽不聽她的話,還是買了很多她不需要的東西,但她已經明白他們愛她的心了,所以那些東西,她都請管家李姨偷偷幫她捐給慈善團體。
  而且……「我想要的東西,用錢買不到。」
  「喔?」辰逸陽挑起一眉。
  江可兒低下頭,忽然變得有點害羞,「……你要送給我嗎?」
  「什麽?」
  她默默從裙子口袋里,掏出一條紅色緞帶,蹲下身,面對他垂在身側的右手。她輕輕把紅緞帶繞過他手腕,在手背處打了一個相當漂亮的蝴蝶結。看起來似乎是有練習過。
  接著她直起身,雙手背在身后,抬頭看著天空,「我幫你把禮物包好了,你要送給我嗎?」
  辰逸陽低下頭,看看自己被「包裝」好的右手,她要的禮物……是他?
  江可兒沒有看他,表情看似很自然,但其實心髒卻咚咚咚跳得好大力,讓她快喘不過氣了……
  那天爸爸問她生日想要什麽禮物,她本來也沒特地想些什麽,因爲每一年就算想破了頭,還是覺得所有想要的東西,都已經有了,晚上睡前躺在床上,腦海里突然閃過辰逸陽的臉。
  她有一點驚訝。
  ……不過驚訝過后,原先模糊的心情,忽然變得清晰起來——對呀,她喜歡他。雖然還不確定是不是像電視上那種刻骨銘心的喜歡,但絕對是一種「想要永遠都跟這個人像現在這樣相處下去」的喜歡。
  因爲他跟別人不一樣,雖然表現得不是很明顯,但他不會因爲她是千金小姐,就對她特別客氣、故意討好……她好喜歡這麽率真的他。
  希望他會答應把自己送給她,一直跟她當好朋友,不要因爲畢業離開學校,就斷了聯絡。
  「我說妳——」辰逸陽終于開口。
  「啊!」江可兒迅速打斷他,轉頭,對他笑了笑,「哎呀,這樣問你一定很突然吼?哈哈哈!你不要緊張啦,又不是要你現在立刻回答。」
  她拍拍他的肩膀,收回手,順勢擦掉自己額旁的汗,「那個……我看,這種事情一定要好好考慮的,」嗚,她是卒仔,一看到他要開口,表情還是冷冷的,就害怕得不敢現在面對結果——
  「下禮拜是畢業典禮,那天我會在這里等你,你再跟我說你的決定好了!」
  她笑嘻嘻地轉過身,「啊,快上課了,我先回教室,」她腳底抹油,溜到門口時回頭,給他一個再燦爛不過的笑容,「下禮拜在這里,不見不散喔!」
  辰逸陽望著她飛快消失的背影,有些怔忡……
  后來在她的百般糾纏下,他很不耐煩地回答了自己的生日,那時她還很快樂地轉圈圈,害他無法應付地佯裝生氣,不等打鍾就提早離開。
  但他心里很明白,自己其實並不討厭她。全校有那麽多地方可以去,他卻每天午休都到同樣地方,聽她聒噪說話……
  他本來,其實是想伸出手的。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