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37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7 04:09:38

           (上)

                序幕

  「呃……你真的要與我戰鬥麽?」我撓著後腦勺,無奈地笑著。

  「當然了。你這個玩弄女孩子的惡魔。今天,我一定要擊敗你!」瑪麗蘇甩
著那一頭標志性的美麗銀發,惡狠狠地嚷道。

  「可是,我不是跟你講過嗎?盡管你是瑪麗蘇,我是龍傲天。在大衆眼裏,
我們是對等的存在。但實際上,你我之間有本質的差別。我的本質是楊凡,超級
大能,不僅坐擁幻想側超美道、高美道、中美道、初美道、弱美道、無美道的全
部後宮,更通過幹涉現實側完成了爲時一年的『環』,建立起了恩澤所有雄性生
命的極端男權帝國。而你,只是我一個殘念的化身而已。知道殘念是什麽嗎?算
不上意識,甚至算不上念頭。面對死仇時,在占99。99999999999
9% 的『我要打死這個狗娘養的』之中一閃而過的『如果真死人了也很麻煩』—
—這就是所謂的殘念。『藏在弱美道就可以避開那些吵吵嚷嚷的後宮了。清閑的
生活真好哪。不過,要是有個惺惺相惜的敵人蹦出來,或許也很不錯。』你就是
借助後半句話而生的卑微存在,打打主角還行,怎麽可能打得過我呢?」我無奈
地勸阻著。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瑪麗蘇跺著腳怒吼道,「我就是要跟你戰鬥!而
且,我一定能贏!龍傲天,你敢跟我打賭嗎?」

  「打賭?」我皺眉道,「先不說別的,你能拿出與我對等的賭注麽?」

  「怎麽不能?」瑪麗蘇啪的一聲把一部動漫甩到了桌子上,「這是冬季新番
的霸權候補之一,你肯定看了吧?中野家那五位仙姿佚貌且各具特色的大美女,
你肯定早就想上了吧?」

  「《五等分的花嫁》?的確,我看過。但是……」

  瑪麗蘇打斷了我的話:「你能像我一樣穿越到動畫片裏吧,你能和我一樣隨
心所欲地左右她們的命運吧。那好,我們就賭她們五個。你贏了,五胞胎任你玩
弄。你輸了,放過她們。就這麽定了!」

  「喂喂,淡定一點,打斷別人是很不禮貌的!」我扶額苦笑,「話說,你不
是冰川天女嗎?不是挺高冷的嗎?爲什麽在我面前總激動成這個樣子?」

  「……」

  「呃……這紅暈嬌羞的沈默是怎麽回事?難道說,你是故意的?就好像小屁
孩扯前位女孩的馬尾辮一樣?」

  「誰誰誰誰誰是故意的?!」瑪麗蘇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毛一樣,跺著腳道,
「快打架啦大混蛋!」

  「行吧。」我無奈地笑著,站起身來。

  說實在的,我原本的計劃是用普通拳之類的大招把她轟成渣,畢竟身爲龍傲
天的尊嚴不可冒犯。不過,既然她是出於好意,而且又是個美女,那就盡可能地
手下留情吧。

  虎軀一震,王霸之氣以我爲中心,刷地一下呈環形彌漫出來。只見瑪麗蘇突
然「噗通」一聲單膝跪地,用無比認真的語氣對著我道:「在下瑪麗蘇,以後唯
龍哥哥馬首是瞻,哥哥叫我向東,我不會向西,哥哥叫我向西,我絕不向北,鞠
躬盡瘁,死而後已。」

  「看來王霸之氣你抵抗不了。」我懶聲道,「那麽,再來試一試嘲諷光環。」

  我稍微將自己的嘲諷光環展開了那麽lv0。0000000001的等級,
就見單膝跪地的瑪麗蘇突然擡起頭來,一臉黑化的表情道:「龍哥哥你可要小心
了哦,我瑪麗蘇很懂得討好男人,你那些什麽道什麽道裏的大帥哥以後說不定只
對我寵愛有加,而不再喜歡你,待你人老珠黃之時,你這個正妻之位,我就不客
氣地笑納了,哈哈哈哈哈……你放心,到時候我會給你留個柴房住的,哈哈哈哈
……」

  「這黑化方向是什麽鬼?你……在你心目中我是基佬嗎?跟你搶帥哥?」我
啪的一下捂住了臉,哀歎著收回了嘲諷光環。

  「我……敗了?」搓了搓妙目,瑪麗蘇迷迷糊糊地問。

  「是啊。中野家的五胞胎是我的了。」

  「切。」瑪麗蘇紅著臉撇了撇嘴,「那麽好的五個姑娘,就這麽被你收入後
宮了。真不甘心。」

  「誰說我要把她們收入後宮了?她們配麽?」

  「……哎?」

  「所以說不要打斷我說話啊。這裏可是弱美道。名爲《五等分的花嫁》的動
漫世界,其實是初美道ACG流的同名元素投影過來的。盡管五姐妹的設定完全
相同,但含美量上卻天差地遠。這就好像柏拉圖哲學中,現實世界與理念世界的
關係一樣。操了九流中的五姐妹,誰還稀罕這個破動漫。而且,我的實力實在太
強了,根本不可能以本體降臨動漫世界。所以要收五姐妹的話,非得附身奪舍不
可,多麻煩啊。」

  「……」瑪麗蘇無言地低下了頭。

  「不過呢,雖然如此,」我咳嗽了一聲,「這可是與你戰鬥贏來的賭注,所
以我還是麻煩一下自己吧。」

  「真的?耶!咳咳咳,不是,可惡,又讓你這個踐踏女生尊嚴的混蛋得逞了,
哼!」

  「……不知該從哪裏開始吐槽好。算了,原諒你這個大笨蛋。」

  「誰誰誰誰是大笨蛋?!你給我好好說話!對了對了,龍傲天,你不是說要
用附身的方式降臨《五等分的花嫁》嗎?你的附身對象是什麽啊?」

  「呃,這個……大概是三玖吧。」

  「哦?爲什麽爲什麽?」

  「因爲我用钛合金狗眼目測了一下,這家夥的膚質是五姐妹中最細膩的一個,
所以生活狀態也應該是最好的。上有姐下有妹,集全家寵愛於一身。性格也是溫
吞吞的那種。附身到她身上,我就可以繼續過怠惰的生活了。」

  瑪麗蘇:「……本以爲你和我一樣是三玖黨的。好吧。我錯了。」

  「三玖天下第一,沒什麽問題。不過,五月是天。」我打了個哈欠,「啊,
真想把五月報在懷裏狠狠疼愛啊。扇爛她漂亮的小臉蛋,打爛她脆弱的五髒,用
她的淚水洗腳,把她粉嫩的肢體一點點肢解了吃掉。想想就很興奮呢。」

  「你……你這是哪門子的疼愛啊?!」

  「以她的含美量來言,這已經算是破格優待了,不是嗎?」

  「說得也是……」

  「二乃麽,說實在的有點討厭。雖然是傲嬌,不過這傲的也太過分了吧。如
果二乃沒有調整好藥的劑量,使風太郎過量攝入安眠藥,那麽後來二乃口中親切
的『風君』可能當時就gg了。這樣一個不知分寸的家夥,居然坐擁五姐妹中最
強的女子力,真是老天沒眼。所以,我要奪走她的一切。」

  「四葉,嗯,小天使,相處起來很舒服。就是笨笨的又很聖母,讓人忍不住
想虐待她呀。

  「至於一花,大概會拆開來當人體家具吧。」

  「好可怕!」瑪麗蘇滿臉驚恐地退了一步。

  「沒辦法。我對這種過度成熟的大姐姐著實無感。」我聳了聳肩,「那麽,
開始吧。」

               自戀的三玖

  「那我先回家了呀,明天見,三玖。」女孩揮舞著手,在分岔路口處向著另
一個女孩道別,然後轉身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三玖也揮了揮手,目送女孩離開了一段路後,才捏了捏書包帶,往相反的方
向離去。

  又是一天過去了呢,馬上就能回家了,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早點兒睡覺吧。

  三玖一邊走著,一邊這麽想著,結束了一天的學習後,有些疲憊的她只想快
點回到家,和四個姐妹共享晚餐,舒舒服服地洗個熱水澡,然後進入夢鄉。

  「诶?」走進小區後,三玖突然有種被人盯著的感覺,尤其是走到家門口後,
這種感覺變得更加強烈,猶豫了一下,她轉過身,看了看四周,但是除了一只野
貓之外,她什麽也沒發現。

  錯覺吧?三玖這麽想到。她暗暗嘲笑自己一驚一乍的,重新轉過身來,拿出
鑰匙打開了自己家的大門。

  「爸爸,我去洗澡了喲。」探了下頭看了一下客廳,看到爸爸正在和二乃談
話,三玖就打了一聲招呼,得到回應後,拿上了衣物,走進了浴室之中,並小心
地反鎖好了門。

  居然已經快九點了,明天還要上課呢。

  三玖解開束著的頭發,把發帶放在了一旁,清洗著俏臉。

  「嘀嗒。」一聲細微的水聲,不同於水龍頭傳來的嘩嘩聲,被三玖的耳朵靈
敏地捕捉到。她打了個激靈,剛才一滴水珠突然滴在了她柔軟的發頂,冰涼的感
覺讓她有點不適。

  天花板滲水了嗎?她一邊擦去臉上的水漬,想著。而那滴水珠,正緩緩滑落
下來,最後滑進了她的耳朵。

  三玖皺了皺眉,伸出纖細的手指掏了掏耳朵,卻並沒有什麽作用,好像水珠
順著流進了耳朵深處。

  算了,大不了洗完澡後拿棉簽清理一下吧。三玖歎了歎氣,把毛巾從臉上移
開,睜開了雙眼,看向了面前的鏡子,突然呆了一呆。

  鏡中的女孩,明明已經看了十七年了,但是不知道爲什麽,現在卻讓她有一
種莫名的心動感。

  粉嫩的肌膚,清澈的雙眸,小巧的鼻梁,都讓她一陣心跳。遲疑了一下,她
伸出手指,點在了自己的唇上,輕輕地撫摸著。

  在五姐妹中,三玖的容貌說不上驚豔,只能說是比較可愛,但是看過漫畫的
人都知道,她的嘴唇讓剩下四位姐妹都極爲羨慕。不需要上妝,便擁有著櫻紅色
澤,軟糯的唇瓣,談吐間的開阖,都仿佛擁有著果凍般的質感,再加上她清甜的
嗓音,就算是風太郎那種死直男都不禁爲此沈醉。

  思緒流轉間,玉指已在唇上輕撫而過,似是無意的,三玖拿手指探入口中,
觸及貝齒,再然後是香舌,絲絲津液黏在指上。來回攪動著,小心地挑逗著自己
的小嘴。

  滑膩的觸感從指尖傳來,無比的舒適,三玖享受地閉上眼,片刻後突然恍若
驚醒,猛地睜開美眸,把玉指從口中拿出,帶出一條晶瑩的線條。

  她這才發現,自己居然不經意間湊近了鏡子,空著的左手撐在水池邊,腰微
微地曲著,俏臉幾乎要貼在鏡上了。

  臉頰微微發紅,三玖也不知道爲什麽,剛才自己居然對自己的嘴唇産生了一
絲異樣的想法,甚至差點親上了鏡中的自己,還用自己的手做出那種事情。

  重新洗了把臉,冷靜下來的三玖嘲笑自己也許是過分自戀了,想到夜已深,
她連忙脫下身上的校服,想趕緊洗個澡好好睡個覺。

  把衣服放到一旁的籃子中後,她撩了撩散下來的發絲,無意地再次看了看鏡
子,鏡中的佳人還是讓她一陣愣神。

  原本有些遮掩身軀的衣服已經被褪去,只著貼身內衣的她顯然更加充滿了誘
惑,雖然只是素白的內衣,但讓得這純潔的身體更充滿了一種不可亵渎的聖潔感。
而當這樣純潔的身軀毫無遮掩的出現在眼前時,誘惑天成。

  「原來自己這麽好看呀。」三玖用一貫的冷淡語調輕聲道。她忍不住觀察起
了自己的身軀,勻稱而纖細的身材給了她一種莫名的自豪,雖然她天生不喜運動,
但從母親那裏遺傳來的基因還是給她塑造了優美的身段。天鵝般圓潤的脖頸,精
致的鎖骨,她的視線慢慢往下,最後落在那素白的內衣上,這幾年,她的胸部也
開始慢慢地發育,雖說不是太大,但在同齡人中也能說得上是豐滿。

  校服確實是麻煩,完全不能展現出我的身材呢。三玖頭一回冒出了這樣的思
想。

  再往下,是平坦的小腹,沒有多余的贅肉,顯得非常完美,最後是兩腿之間
白色布料下的……

  天呐!自己在想些什麽!

  三玖連忙搖晃了一下有些發熱的腦袋,自己居然不經意間對自己的身體産生
了臆想?這讓單純的她腦子一時有些迷糊。

  爲了不讓自己再産生那些奇怪的想法,她狠狠地壓下了心裏蠢蠢欲動的,想
要一覽玉體的欲望,閉著眼睛一口氣把身上最後的衣物也脫下了,然後打開了蓮
蓬頭的開關,任由溫熱的水潑灑在自己一絲不挂的身上。

  感覺到燥熱感緩緩褪去,三玖才睜開眼睛,取了一些洗頭液擦洗起了自己的
秀發。

  用毛巾吸幹了發絲的水分後,三玖小心地把頭發盤了起來,這才開始清洗身
體。

  今天是怎麽回事呢,居然在洗澡的時候總是胡思亂想。沐浴露和上水,制造
出了大量的泡沫,三玖把它塗抹在了身上,輕輕擦試著。淡淡的薰衣草味,從自
己身上散發出來,讓她繃緊了一天的心情也慢慢放緩。

  她輕輕哼著一首不知名的小調,聲音如若山間的清泉,在浴室裏流淌。三玖
閉上了眼睛,感受著洗澡帶來的舒適。

  手指輕輕撫摸過柔嫩的肌膚,把泡沫均勻地塗抹而上,伴隨著不重不輕力度
的揉捏,酥麻地感覺如電流一般傳遍了全身。

  浴室中,閉目的少女並不知道,那雙素手此時正停留在那讓不少人豔羨的胸
部上,手指用最舒緩的力度反複揉捏著,時不時輕輕的捏一下那頂端小小的凸起。
而每一次捏動後,少女的身體就會微微繃緊一下,雙腿也不安分地扭動著。

  「三玖,洗完了沒啊?」門外傳來爸爸有些擔心的聲音。三玖不緊不慢的穿
好了睡裙,卻並沒有換上新的貼身衣物:「嗯。好了爸爸,我就出來。」

  乖巧的回答了爸爸的問話,三玖側頭看著鏡子,雙手不安分地在胸前擺放著。
感受了一下還沒散盡的余韻,三玖翹了一下嘴角。

  「還請多關照哦~ 三玖~ 」


               笨笨的四葉

  「三玖怎麽樣?有喜歡的男生嗎?」

  「啊?哎?」

  「帶著嬌羞的表情落荒而逃,不會錯!三玖,戀愛了!」一花和四葉異口同
聲。

  戀愛你個鬼哦!

  一口氣跑到洗手間的三玖,扶著鏡子狠狠地嬌羞著。

  我……愛上了我自己?有這麽戀愛的嗎?啊啊啊,鏡子裏羞紅了臉蛋的自己
也好可愛,好像操……呃呃呃不對不對,我到底在想什麽?!

  我·該·怎·麽·辦·哪?

  可憐的三玖哪裏知道,自己早就被我神不知鬼不覺地附身了。只不過,與簡
單粗暴的入替不同,我只是潛伏在她的潛意識裏,把她的審美和取向與自己的屬
性完全對應而已。

  對於普通情侶來說,審美觀與愛人屬性的重合度也就在20% 左右。70%
以上就可以一見鍾情了,海枯石爛至死不渝的那種。現在三玖的重合度可是空前
絕後的100%.這種程度的愛情,嘿嘿,她逃不出來的。

  徹頭徹尾的自戀狂,這就是我給三玖的人設定位。

  對著鏡子能傻笑一整天的三玖。

  有事沒事就捏臉揉胸,自己吃自己豆腐的三玖。

  瘋狂地拍自己的照片,晚上躺在被窩裏一邊自慰的三玖。

  這才是三玖!不是換了身體的我,而是真真正正的三玖啊!

  「呐呐,三玖姐,你喝奶茶嘛?幫我到樓下買一杯呗。」四葉元氣滿滿地央
求道。

  十分鍾前你還調戲我戀愛的事來著,哼!

  三玖還在生氣,但是,面對四葉那天使般的微笑,她無法拒絕。

  是啊,我也無法拒絕啊!

  美眸一陣顫抖,嬌軀易主。

  很好,現在已經不是三玖了,而是我。以三玖爲外殼的我。

  「把杯子給我吧。我幫你打。」

  「哦,好啊,謝謝三玖姐。」

  我嘴角勾起一起笑容,拿著四葉的杯子走出了家門,來到樓下的熱水間,見
沒什麽人,隨手脫下了自己的黑絲短襪。

  然後,扔進了四葉杯裏,加了些蜂蜜,隨後注入熱水,等蜂蜜化開,才回到
家門。

  「呐,蜂蜜絲襪水。」

  「啊?啥?」就算四葉再笨,聽到這句話也不禁一愣。而我當然不能讓這小
呆瓜反應過來呀。

  龍傲天的專屬技能——降智光環發動!

  此招一出,就算是智者也會化身傻逼。何況是原本就有點笨的四葉,智商更
是瞬間清零。

  四葉接過輕輕喝了一口。蜂蜜的味道把腳味蓋住了很多,再加上降智光環的
作用,四葉根本喝不出來什麽異樣。

  我見四葉沒什麽反應,問道:「怎麽樣?」

  「嗯,不錯啦,謝謝啦三玖姐。」

  我忍不住捂著嘴笑了起來,於是,接下來幾天,我每天都將自己穿過的絲襪
用這種方式給四葉泡水,而蜂蜜加的卻越來越少,四葉也慢慢習慣了,這就好像
溫水煮青蛙一般。我卻好奇起來,想試試降智後的四葉要到什麽程度才能發現。
於是這一天,我在自己的洗腳盆裏接了水,隨後脫下襪子放在桌上,當著四葉的
面舒服的泡起了腳,過了一會,才拿過四葉杯子,直接裝了自己的洗腳水,又扔
進自己的襪子,見四葉又毫無反應的喝下,我覺得更加刺激了。等到四葉喝完了,
我伸出修長的手指夾出自己的襪子。

  「襪子上還有好多呢,來,放嘴裏吮吮。」雖然已經泡過水,但襪子的味道
還是有一些的,可是現在四葉的智商真是連智障都不如,再加上已經慢慢習慣,
根本沒有什麽懷疑,只是乖乖的吮幹淨了絲襪,隨後我將襪子晾在了家門內。

  「嘿嘿,我們小天使洗的襪子,之後我都能直接穿了。」

  如果四葉稍微保留了一點智商,就會發現,晾起來的襪子,與正常泡奶茶的
絲襪有根本不同,並且腳趾腳跟位置分明,明顯是穿過。但徹底淪爲傻逼的四葉
雖然感到有些別扭,卻沒有發現其中有什麽聯係。後來,我更加光明正大,每次
都將自己的襪子如此這般地放在四葉杯裏,隨後在家門晾幹,然後在家門裏拿一
雙之前被四葉洗過的穿好。

  又過了幾天,我決定更過分一些,這天,我當著四葉的面脫下自己的絲襪:
「不好意思啦四葉,今天太渴啦,奶茶被我喝了,只剩下絲襪給你解解饞,乖,
啊——張嘴!」

  四葉迷迷糊糊的張開嘴,我眉飛色舞的將自己穿的絲襪塞進四葉嘴裏:「嘿
嘿,今天是原味新鮮的哦,好好品嘗。」

  四葉略微皺眉,隱約覺得有點不大對勁,但還是毫不反抗。

  我看四葉居然這麽好欺負,忍不住想更過分一些:「其實今天出了一款新奶
茶,我給你帶回來一些,給你嘗嘗。」隨後拿起四葉的杯子,放在桌子下面,加
入很多蜂蜜,接著,一道水柱從我胯下射進了四葉的水杯,過了一會,我搖了搖
杯子:「呐,這款奶茶是少女體液款。」四葉傻乎乎地用嘴幫我洗幹淨了絲襪,
隨後嘗了一口「奶茶」。

  「怎麽樣怎麽樣?」

  「唔,有些怪怪的味道。」

  「沒關係,好好品一品,挺好喝的。」我笑著說,看著四葉呆呆的點頭,我
更開心了,隨後,慢慢和之前一樣,蜂蜜越來越少,而絲襪卻每天不斷,四葉每
天都先含一段時間的絲襪,隨後喝下我精心準備的奶茶。而我卻在想四葉什麽時
候能發現,隨後行爲越來越明顯,甚至有時候脫掉鞋子說個什麽話題讓四葉注意
到自己腳上的絲襪,然後脫下來,說個別的話題岔過去,隨手再將絲襪送進四葉
嘴裏。如果失去了智商的提點,習慣就是最可怕的東西。四葉現在就處於這種情
況,一點一點細節的改變,並沒有什麽明顯的差別,但是每天都改變一點,會發
現結果與最初相差千裏。四葉現在每天都含著我的絲襪,隨後喝下我爲四葉準備
的奶茶,當然,現在的奶茶裏已經一絲的蜂蜜都沒有了,而隨著最初的一杯,變
成了幾杯,每當我尿急時,都會隨手拿起四葉的杯子,隨後親眼看著四葉莫名其
妙的喝下自己的尿液,有時四葉甚至還問道:「三玖姐,怎麽這幾天不見你去衛
生間?」

  「四葉,幹嘛,人家尿尿你也管,你想喝啊?」

  「哎呀,好心關心你嘛。哼!」四葉生氣的嘟著嘴,我見了,感覺欲望大增,
馬上想到了一個新辦法:「來吧,四葉,閉上眼睛,今天給你喝原味少女體液。」
四葉莫名其妙,爲什麽要閉上眼睛?不過還是乖乖的閉上了,而我則跨坐在四葉
頭頂,慢慢褪下內褲,輕輕的將下體貼在四葉臉上,看著四葉可愛的櫻桃小嘴,
忍不住一股熱流沖了進去,四葉卻慌忙大口大口的喝下。

  「來,四葉,把瓶口也舔幹淨。」

  四葉就這樣伸出舌頭,一點點舔幹淨了我尿完的下體。老規矩,既然有了開
始,當然就延續了下去,然而我並不滿意這個結果,所以很快,四葉每天又多了
一個「吃點心」的任務,閉著眼睛的四葉正一口一口的舔舐著面前的「點心」,
而我此時正坐在四葉面前的桌子上,兩只汗漬漬的玉足被舔的濕乎乎的。

  「真乖。點心好吃嗎?嘻嘻。」

  「哎呀!四葉和……三玖?你們在幹什麽?」

  正玩得開心的我擡起頭,迎上了一花驚恐的目光。

  「啊啊,不好意思,被看見了呢。那麽我的下一個目標,就是送上門的你咯。」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