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93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7 04:20:20

第一章

關于“倒插門”一直是存在爭議的,而且大部分人都會認爲,那樣的男人沒有尊嚴沒
有靈魂,猶如出了林的小鳥,再也找不到棲息之所。

我也是這麽認爲的,男人麽,千百年來骨子裏流淌的血液,不允許我們寄人籬下,
直到當我那天遇見了端莊成熟的嶽母,血液裏流淌的正義荷爾蒙如火山噴發,滾燙
燃燒著我身體的各處角落,舊時代深入骨髓的大男子主義突然改變了,改變的是那
樣的徹底和毫無征兆。

尤其是後來,當我知道了嶽母還是單身一人,一直孤苦伶仃的帶著滢滢居住和生
活,要做上門女婿的念頭,在那一刻格外的強烈和期待。

所以,那天飯桌上嶽母試探性的問我:“願不願意做上門女婿。”我脫口而出,立
馬答應了,可能是我回答太快,嶽母愕然中帶著一絲驚喜,飯間她一直輕咬著牙,
猶豫半晌後,再次開口對我詢問道:“要不,你先征求一下家裏的意見……”從她美
眸中流動的異彩,我明白她心裏是非常希望我能夠住進來的……

被一個成熟美麗的婦人,用似水眸子無比期盼的瞅著,似乎是在苦苦哀求著同居,
那還能夠拒絕嗎?答案當然是不能!!!

我當然不會讓一個女人失望!這就是我人生的信條,我一直告誡自己,成功,並
非必然,也絕非偶然,它需要一個正確的方向~

並且,當時我的想法很單純,隻是因爲這個屋子裏需要一個男人,是這樣的,不
是說我對嶽母有非分之想,什麽近水樓台,什麽日久生情,俗話說兔子還不吃窩
邊草……這,退一萬步說,就算是你想吃吧,也不見得就能吃得到,……唉,這事也
是我從搬進來居住一直到半年後,才慢慢領悟的,當然這期間不是什麽收獲也沒
有,畢竟我怎麽看也不像是個省油的燈啊,嘿嘿嘿……

***    ***    ***    ***

平淡的生活從我和妻子度完蜜月後,開始慢慢地發生了改變……

我的妻子叫薛滢滢,和我在大學時開始交往,妻子和我同在一個渣校,三本,高
中時代忙著挑燈夜讀,也沒來得及處個對象,人吧,算不上漂亮,就是屬于耐看
一類,第一眼不美也不醜,平平淡淡,沒有像電視劇中那樣的怦然心動,但是看
久了還蠻漂亮的,後來才發現,學生時代的她可能還沒學會打扮……

婚後,妻子也懂得了許多過來女人懂得的道理,是時候要對自己好一點,不然你
可能連自己的男人也綁不住,所以,有的時候她會爲了引起我注意,開始精心的
打扮打扮。

如果說妻子現在像是一顆光鮮紅潤的紅桃,惹人喜愛,那麽她的媽媽,就像是顆
熟透了的水蜜桃,晶瑩圓潤,無形之中散發的淡淡韻味,幽香沁人,經過歲月的
打磨和沈澱,褪去了女孩的天真和青澀,嬌美容顔上增添了幾分熟女的魅力,成
熟、性感,極其誘人……

嶽母,一個被無情歲月眷戀的美麗婦人,光滑柔嫩肌膚出奇的好,吹彈可破,白
皙精緻的臉頰時常挂著一抹淺笑,似水眸子盈光流動,漆黑的美眸裏能仿佛能看
見子夜星辰,擁有豐腴性感的身材的她,穿衣卻從來不會選擇太露,但就算是那
樣也依舊處處透流著妩媚撩人,可能這就是端莊賢惠的典範又蕩著千嬌百媚的風
情。

“滢滢,你說咱媽這麽漂亮,怎麽就單身了呢?”吃完晚飯,我惬意的躺在床上,
腦海中一直浮現著晚飯時,嶽母迷人的模樣。

今天,嶽母一襲淡色的連衣緊身包臀裙,緊緊的包裹著玲珑的身軀,勾勒出誘人
的曲線,凹凸有緻,一雙白皙修長的美腿,高挑又性感,淋漓盡緻地展現了成熟
女人獨有的魅力風情,到現在回想起來,心中都有些漣漪,想著想著,色心蕩漾……

“你煩不煩啊,我不是早就跟你說過了,一遍一遍地問。”趴在我身旁,同樣正在
休息的薛滢滢,聽到我的問話,有些不開心的了起來,隨後道:“說,你是不是
對素姐,有什麽想法?”

她們母女倆關系特別好,滢滢喊嶽母從來都是素姐素姐這麽喊,不知道的還以爲
她們倆沒差多大,是姐妹花,這,相依爲命的就是感情深呐。

“想法?我能有什麽想法,我隻是好奇。”瞧見妻子口無遮攔的質問,我本來就不
算厚的臉皮,瞬間微微發燙。

“正經點,大家以後不都一個屋檐下生活麽,我總得多了解一點,討好討好嶽母不
是。”妻子疑惑的眼神讓我心裏難免有些發虛,連忙開口解釋道。

“是嗎?我總覺得你怪怪的……”妻子蹙眉思索了會兒,嘟囔了句,似乎沒思考出什
麽,轉過頭後又接著說道:“我看你最近在家都挺殷勤的,以前都沒見你這麽熱心,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揶揄的話讓我鬧了個大臉紅,有些尴尬的幹笑了幾聲,隨後我趕緊給自己找個台
階下:“哪裏啊,我這麽勤快,還不是沖著你的面子,得給咱媽媽留個勤勞能幹的
好印象。”

“少來,以前喊你幾次,你怎麽死活都不願意來。”妻子慢悠悠地停下了撥動手機
的纖手,面帶微笑的轉過頭,用著似笑非笑的眼神望著我,開口道:“見了素姐就
變了樣,我看你就沒安好心。”

“天地良心啊大小姐,這麽多年了你還不了解我嗎,我還能有什麽壞心眼?”聞言,
我立馬擺出一臉正氣的模樣,義正言辭的表明著我的立場和忠心。

“你心裏想點什麽,我怎麽可能會知道。”看了看態度嚴肅的我,嬌妻突然掩嘴輕
笑了一聲,同時那雙美麗的眸子咕噜一轉,輕揚的嘴角浮上了幾分戲谑,旋即,
她溫軟的嬌軀緩緩地靠了過來,纖細的玉手仿佛穿過千萬山水,一點一點地摸上了
我的大腿,接著她探過頭,輕輕的在我耳邊道:“有沒有覺得我媽媽今天特別漂亮,
而且,特別性感……”

特別性感四個字,緩緩地從妻子帶著暧昧的語氣中吐出,呼出的暖氣輕撫著我的耳
畔,莫名的語氣中帶著一抹挑逗,驟然間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微微一顫,活躍的心思
有那麽一秒的飄忽。

“沒有!”我立馬條件反射,死命搖著頭,示意著我心中除了你容不下其他人,這搖
頭的動作很自然的掩蓋了我身體的微顫。

妻子明顯沒有發現我的異樣,側目微笑著看了我一會兒,沒有說話。

正當我思考著怎麽繼續時,忽然發現妻子柔嫩的纖手,不知道在何時偷偷地伸進了
我褲裆,纖手正輕輕的逗玩著我的肉棒,我還在愣神的時候,嬌妻在我耳邊輕柔妩
媚的說道:“真的沒有嗎,可它硬起來了。”

“沒有!”

“沒有,它怎麽硬了,你不老實!”

“……”

褲子下本來軟著的肉棒,被嬌妻的小手不斷輕柔玩弄著,開始有了反應。她時而輕
輕揉捏時而用掌心握住,柔軟的手掌還上下套弄幾下,沒幾分鍾我的肉棒在溫柔的
撫摸下,漸漸地站了起來,直挺挺的楊起了它高昂的頭。

“還說沒有,你自己看看。”妻子擡起俏臉,面有得色的瞅著我,鑽在我褲裆裏的那
隻纖纖玉手,還在溫柔的撫摸著肉棒,來回套弄,一上一下,動作緩慢有節奏:“它
比你老實多了,我都看見了。”

“我也很老實,唔……”我有些舒服的發出一聲呻吟。

“好呀,那你老實說,今天是不是一直再盯著我媽媽看。”輕柔的撫弄讓肉棒變的又
長又粗,越來越熾熱堅硬,嬌妻沒有注意到手中的變化,小手卻不自覺地加大了套
弄的力度,微微嗔怪道:“吃飯時,看你都恨不得鑽到桌子下去吃,是不是想下去
看看什麽。”

“啊,看什麽,下去能看點什麽。”桌子底下能看什麽?看坐對面的嶽母穿的性感小
內褲?看嶽母兩腿之間的誘人一線天?我心猛的一跳,在一瞬間不自覺的加快了速
度,雖然是有這麽個想法,但我明顯沒這麽個表現。

看到我裝傻充楞的回答,嬌妻嘴角噙起一抹上揚的弧度,丟了一個明知故問的眼神
給我,用著嬌媚誘人讓人酥到骨子裏的聲音,在我耳旁輕聲細語,一字一頓的說
道:“你說呢?”

說完的同時,微張開了溫熱紅潤的嘴唇,一條小香舌從嬌妻小小的檀口中探出,用
著舌尖輕輕地舔弄著我的耳垂,還不時往我耳朵裏呼著暧昧的熱氣,發出讓我欲火
焚身的嬌吟,挑逗著我敏感的神經。

纖手也是放緩了套弄的速度,堅挺的肉棒在她的手掌中,被握的更緊了,緩緩地慢
慢地一下一上,小手套弄到摸到龜頭又緩緩往下,一直往下到肉棒根部,然後開始
往回弄,緩緩地停在了中間,輕輕的套弄幾下,此刻嬌妻的套弄像是在訴說,又像
是在暗示著其他,那感覺,就好像是在對我說:你是不是對美豔嶽母有著這種交合
的想法。

突如其來想到的這一下,讓我的腦袋轟的一聲炸裂了,一直埋藏的對嶽母所有的禁
忌欲念如火山噴發般猛烈湧出,眼前瞬間一片空白,隻剩下了嶽母美豔的模樣,如
走馬觀花似得在腦中掠過,和那些我在深夜幻想過的春色畫面,嶽母俏臉潮紅,媚
眼如絲,羞澀的微抿著嘴唇,扭捏中換著各種誘人的姿勢……

“你居然走神了。”嬌妻眯著媚眼吐著蘭氣,笑意盈盈,美眸底掠過一抹奸計得逞的
光芒,小手用力的緊了緊我堅挺的肉棒,提醒著我的命脈還被她握在手裏:“剛剛
在想什麽,是不是在想我媽媽?……”

“這個我發誓,絕對沒有這麽想。”妻子用著無限溫柔的聲音對我問道,但我還是從
她嬌美的語氣中感受到了隱藏著的一抹寒意,立馬反駁道。我相信如果我一不小心
說漏了嘴,那麽接下來迎接的,絕對是溫柔嬌妻如狂風暴雨般的洗禮。

“你就靠一張嘴騙人。”嬌妻輕哼一聲,眸裏裏寫滿了不信,伸手脫下了我褲子,瞬
間,一直藏在褲子下堅硬的肉棒,猛然跳動在暧昧的空氣中,肉棒上布滿的青筋,
清晰可見,醜陋而又猙獰,龜頭卻是極其粉嫩,正昂著頭怒視著嬌妻。

看到這一幕,嬌妻白皙的臉頰有些微紅,沖著它輕啐了一口道:“不然你怎麽突然變
的這麽硬,還這麽大了……”

對于我自己的硬度和長度,我還是非常自豪的,我知道自己這寶貝,絕對是一把對
付女人的利器,想到這不由自主的發出一串輕聲的賤笑:“嘿嘿嘿嘿。”

滿臉得意的瞅了一眼妻子,看到她嬌美的臉頰泛著罕見的绯紅,我楞了下立馬反應
了過來,沒想到妻子到現在看我的肉棒居然還會害羞緊張,女人啊,嘴巴再厲害也
終究是個小女人罷了,想明白這一點後,我頓時信心大增,立馬笑嘻嘻的調戲道
:“它比我老實,你低下頭自己去問問它呗。”

“你完了。”聽到我厚顔無恥的建議,嬌妻瞬間明白了我的真實意圖,泛著柔情春波
的眸子裏掠過一抹羞意,紅著臉咬牙切齒的蹦出這幾個字。

她說完的同時,用那隻嬌嫩小手又重新攀上了我堅挺的肉棒,之前經過嬌妻之前的
撫愛,肉棒現在是既粗壯又火熱,被嬌妻握在手裏還長的多出一大截,怒挺挺的給
嬌妻傳遞著需要。

感受到肉棒握在手裏的巨大和炙熱,嬌妻紅著的臉從俏鼻裏輕哼了一聲,略帶羞意
的眼眸四下流轉,不讓眼神與握在手裏的肉棒接觸,小手開始上下套弄了起來。

“唔…啊…”我閉著眼享受著,淫蕩的呻吟從我嘴裏發出,在這刻我更深地感受到了,
來自美麗女人睡在同一個屋檐下的性福。

嬌妻的小手隨著我的呻吟也逐漸加大了力度,我伸手環過她纖柔的細腰,從衣服背
後伸了過去,來到她後背的手,撫摸著嬌嫩光滑的玉背,享受著嬌妻雪白無瑕肌膚
的美妙手感。

同時,歪過頭靠在嬌妻柔軟的香肩上,一邊嗅著她身上一直帶著的淡淡香味,一邊
輕吻著她白皙細膩的香頸,濕滑的舌頭劃過嬌妻的頸部,小舌濕潤潤的觸感也是讓
她微微一顫,不自覺的發出一聲誘人低吟。

一路連舔帶親從脖頸處,吻到了嬌妻美麗的側臉,無比貪戀她如玉般光滑的肌膚,
雖然親了很多年了,卻依舊讓我愛不釋手。

“幹嘛呀你,有這麽好親嗎,癢……”嬌妻的脖頸被我動情的吻,弄的癢癢的,一直在
往後縮著小腦袋,妩媚嬌嗔了一句。

我帶著迷戀小雞啄米似得點著頭回應,看到嬌妻小巧女人的害羞模樣更是讓我色心
大動,嘟著嘴往她嬌嫩的臉上湊。

親吻的同時,感受著下體的炙熱如火肉棒,一直堅挺在嬌妻溫柔的小手中,嬌妻套
弄的動作越加的激烈,上下的幅度明顯比剛才要更快了,火熱的肉棒逐漸酥麻了起
來,來自靈魂的快感慢慢的席卷在我全身。

酥麻的快感讓我停下了親吻的動作,支著上半身大口大口的吐著氣,任由嬌妻撫弄
我的下體。

“舒服吧。”妻子美眸中泛著淡淡的笑意,溫柔無比的問道,輕撫肉棒的手也異常的
輕柔,我能感覺到妻子比我更懂得寶貝它。

“恩,舒服死了。”我吐著氣的同時抽空回應道,嘴裏還壓低著音時不時淫蕩的呻吟。

“舒服啦?那我走了。”嬌妻笑意眸子裏掠過一抹狡黠,嬌笑著的同時放開了握著我
肉棒的小手,緩緩地站起了身,在我愣神的時候,耳邊仿佛還聽見她帶著笑意的輕
聲嘟囔:“舒服了呗,那我走了。”

仿佛她的任務已經完成,剩下的和她沒有關系了,拍了拍自己豐滿的美臀,那渾圓
的臀部在嬌妻的小手上,彈性十足的微微跳動著,接著,她若無其事的起身拉開了
門。

“額……”

到這一刻,我才發現妻子今天穿的也是異常美麗,白色的T恤搭了一件小牛仔褲,隻
到大腿的牛仔褲下穿著性感的黑色絲襪,兩條纖細的美腿絲滑筆直,淡妝打扮的精緻
臉頰挂著笑,清純的外表多了一份妩媚。

望著嬌妻轉身打開了門,我一時間沒明白,半褪著褲子裸露著肉棒,有些傻傻的
問:“啊……你去哪?”

“洗澡。”

“等會再去啊,事還沒做完,那,那什麽,絲襪也別脫了,我摸摸……”

“呸,想死你!”嬌妻轉過頭紅著俏臉,輕啐了一口,邁著性感圓潤的長腿轉身就走,
留下一個曼妙誘人的身影。

“唉唉唉,滢滢,等會兒……”

我這不上不下的,著急起身想去追,發現這肉棒拿的出來放回去可不容易,心靈瘋狂
湧出的欲望渴求被關門的那刻隔斷了,留下了房間裏半脫著褲子還挺著肉棒,一臉呆
滯的我。

半晌後,看著突然靜下來的房間,和裸露在空氣中熾熱的肉棒,我一陣無語:“你個死
妮子!等會有你好受!”

我暗暗的下著決心,不搞的你三天下不了床,我就你姓!看我等會兒怎麽收拾你!

現在在這嶽母也居住的地方,我可沒膽敢硬闖浴室,萬一動靜太大,被睡在臥室裏的
嶽母聽見,畢竟影響不好,大家低頭不見擡頭見的,那尴尬可就大了。

這會兒,我隻能躺在床上脫下來褲子,撫摸著自己堅挺的肉棒,腦子裏想著等會兒把
嬌妻弄的欲仙欲死,讓她低頭認錯,然後再求饒,哭著喊著求我放過她,我得讓她好
好明白明白這裏到底誰做主……

等待的時間總是漫長的,或者說,女人洗澡的時間總是特別久,這都半個小時了,還
沒出來,我有些焦急的躺在床上,反複的看著時間。

這堅硬的肉棒,被我一直撫摸著看上去一時半會兒也是軟不下去,挺好,那樣嬌妻一
來就可以提槍上陣,啪聲四濺,展現男人雄風……

而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妻子已經沐浴完帶著一身幽蘭香氣,悄悄的打開浴室門,探出
個腦袋,嘴角噙著一抹促狹看了我臥室一眼,又輕手輕腳關上門,轉身偷偷的溜進了
嶽母的房間。

“素姐,我今天要跟你睡~”

“……”

“人家好久沒和你一起睡了嘛。”

“那你睡覺可就要安分點,別又動手動腳……啊……話還沒說完,你又亂摸……”

“不摸不摸,我就放一下嘛,我睡覺睡覺啦~”

“……”

在那個被妻子標注著禁地的臥室,當然隻是我的禁地,此刻床上有著清香的被子下,
兩具女人雪白無瑕的赤裸嬌軀,以一個暧昧的抱在一起,嬌妻一條雪白美腿熟悉的
架在美豔嶽母渾圓修長的玉腿上,小手也是毫不客氣的輕握著嶽母渾圓傲人的酥胸
前,兩個女人以一種極其暧昧的姿勢,赤裸擁抱著睡覺,撩人的月色伴著她們緩緩
地進入了夢鄉……

千嬌百媚的美豔嶽母生下的女兒,注定也會是一隻俏皮誘人的妖精,如果此刻我敢
提著槍沖進去,用我的肉棒狠狠蹂躏睡在床上的母女倆,和這兩個赤裸嬌軀的尤物
來個不軟
不休,一龍獨戰雙鳳的誘人戲碼,那肯定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然而,此刻的我還傻傻地躺在房間裏,百無聊賴的把玩著自己依舊堅挺的肉棒,
望眼欲穿的等待著下一秒嬌妻的到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