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98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etin0726
Editor | 2019-2-17 20:05:45

小菁的感情生活在一個無聊ㄉ夏日午後~~~  
「小菁、你要不要裝寬頻,一起上網逛逛!」室友篠琪嚷嚷著。  
「寬頻?」  
「是啊!我申請了東森寬頻,昨天剛裝好,昨晚跟男友ㄠ了網路分享器,我們可以一起用ㄜ」  
「好啊、不過我的電腦那麼爛,上網真的可以嗎」  
「不知道耶、管他的,試試看再說吧」  
「嗯~~」  
篠琪男友七手八腳、揮汗如雨的,終於裝設好了。一開機,爛電腦發出嘶喊聲,但、還是連上了網路,速度也不算太慢^^  

第一次上網,想起班上男生常常去逛的色色聊天室,點選了奇摩網,鉤選了聊天室選項,列出聊天室細節一看,真的那麼多無聊人啊,光聊天室就開了三百多間…  
登入了基本資料,選了間『濕了嗎?我很in』進去,剛進去還搞不清楚狀況,電腦就當機了,趕緊問篠琪發生什麼事了,才知道因為網友前僕後繼的悄我,電腦承受不了太多視窗同時開而罷工,他教我先關閉悄ㄉ視窗,醬子就不會當機了…  

(一) 第一次接觸  
「小菁、幾歲、住哪、還在唸書嗎?」  
「23歲、住北投、念大學三年級」  
「身高/體重」  
「164/49」  
「第一次上網嗎、有網愛經驗嗎?」  
「嗯、我第一次上網,什麼是網愛啊」  
「網愛ㄜ、我可以教你啊,給我的即時通」  
「即時通?我沒有耶」  
「到奇摩ㄉ首頁去下載,要下載5.5最新版的ㄜ」  
「嗯……」  

下載了即時通後  
咦?加入好友知會!!按了接受後,忽然跑了個視窗出來…  
「是小菁嗎」  
「我是啊、你是誰?怎麼知道我ㄉ帳號」  
「我是籐啊、剛剛在聊天室碰過面,不是要學網愛」  
「ㄜ」  
「準備好了嗎」  
「準備?」  
「對啊、網愛啊!要開始了啊」  
「ㄜ、好吧」  
就醬子,一下午的時間,跟一個暱稱叫「籐」的網友,進行名叫網愛的無聊遊戲,原來男生上網就是尋找一份不屬於自己ㄉ愛!  

正再跟「籐」進行無聊的網愛時,篠琪走進了我房間,不知不覺ㄉ摸到我背後,習慣在臥室裡只穿一件貼身內褲ㄉ我,心想篠琪也是女生,更何況他身材比我辣,也就沒太留心她。  
沒想到篠琪竟然從我背後,撫摸著我裸露的乳房,原本以為他祇是開玩笑ㄉ,她卻將手沿著我小腹往下撫摸,最後伸進了我內褲,輕撫著我的下陰部,轉頭欲看她時,她卻吻了過來,天啊!認識許久的篠琪,這玩笑未免太…但看她認真的眼神,絲毫看不出開玩笑的樣子。莫非…  
「篠琪、你…」  
「小菁、別說話!」  
篠琪繼續吻著我,手依舊繼續的撫摸我下體,手指此時溫柔ㄉ、善體人意ㄉ伸進了我的花瓣裡,一陣從未有過的快感襲來,花瓣如春天的花朵般綻放著,貪婪的享受著篠琪的撫摸。  
「琪、好舒服ㄜ……真的…好會摸ㄜ」我抗議著但也回報以熱吻,突然感覺到篠琪溫熱的舌頭伸進我的口中,我吸允著她的舌,軀體並配合著她指間的韻律放肆的擺動著,彷彿跳著最煽情的艷舞般。  

依著篠琪的指示,我彷彿沒聽到網友的呼喚而離開了電腦桌,躺在床上,期待且惶恐的等著篠琪下一步ㄉ舉動,果然,她溫柔ㄉ、小心翼翼ㄉ脫去了我最後的屏障,深情款款的望著已是一絲不掛的我,儘管我已羞紅了臉,但內心依舊期待,期待另一個不詳與不安。  
終於她俯低了身,伸出了溫柔的舌,從我ㄉ脖子輕舔到我胸部,敏感的乳頭立刻回應著她的溫柔般豎立了起來,更鼓勵她向下探索;繼續沿著我敏感ㄉ小腹,她貪婪ㄉ舌伸進了我的肚臍,繞著最誘人ㄉ圈圈,不理會我喘息、擺腰的抗議,啊、我的花瓣濕了,陣陣的蜜汁爭先恐後的流出花瓣ㄉ蜜穴,細心的琪沿著蜜汁的流線,由大腿根部舔回蜜穴,舔著、吸允著我的花瓣,溫柔的舌並鑽進了我的蜜穴,接著是令人窒息ㄉ撥弄,她的舌如最精巧的手指般,刺激、誘惑、滿足的佔有我的最隱密處。  

(二) 友情、有情  
跟篠琪過去是鄰居ㄉ關係,雖然時常見面,但彼此並不熟稔;高中時,由於讀書並不在行,只考上私立高職,意想不到ㄉ竟然跟她同班,高職畢業竟然又同時考上國內最高學府(不是台大ㄜ)就讀美術係,就這樣,原本祇是常見面卻不說話的鄰居,卻因此成了最好ㄉ死黨。  
大一下學期,父親因為職務調動,需搬到台中任職,我因就學之需,故在北投租屋;篠琪也因住木柵,離陽明山上的學校太遠,就名正言順ㄉ當上我的室友,兩個女生住在一起,彼此間也好有個照應(他住我隔壁房)。  
台北的天氣就是這樣,夏天熱的發昏,住在頂樓加蓋的我們,雖然吹著冷氣,依舊熱的要命,還好這層樓祇有我跟篠琪兩人,所以夏天裡,我都只穿一條貼身內褲,敢秀的琪則經常全裸,在自己房間與廚房浴室間穿梭自如,我已看的見怪不怪了。  

某天,大概因前一日熬夜趕作品,吹著冷氣又加上幾乎全裸的穿著,我因感冒而告假在家,正在昏沉當中,聽到了開門聲,心想大概是篠琪又翹課了吧,沒去理會她翻身就睡了。  
睡著睡著,聽到了篠琪在客廳的笑聲,起身去製止她並順便上個廁所,一開房門,就見到篠琪裸著身體,跟她男友坐在客廳愛愛,他們彷彿入無人之地般,繼續ㄉ他們的動作。反而是我,羞紅了臉趕緊關上房門,終因忍不住尿意再度開門,別開了頭快速通過客廳。  
到了廁所脫下了內褲,發現花瓣濕了大半,尿完在擦拭美眉的時候,竟然不經意ㄉ撫摸著陰核,聽到自己忍不住叫出的聲音時才又回到了現實。  

從浴室出來,角度正好可以看的見琪,但琪看不見我,索性逗留一下看看他們。  
只見他坐在沙發上,雄偉的男性器官向上挺立著,篠琪則是騎在他腹部上,用蜜穴貪婪的上下套弄著,而他的雙手,由後撫摸著篠琪,乳房、小腹一直到恥丘,此時我的手,竟不知不覺又回到內褲外,隔著褲子摸著花瓣、摳著花蕊。  
突然、他回過了頭,目光與我相交,我忘記縮回撫摸著花瓣的手,他性感的笑了笑,彷彿挑逗、更彷彿誘惑,如此緻命。  
於是我逃回了房間,望著鏡子裡、僅穿著內褲的自己,天!剛剛不就被他看盡了?!濕透的內褲,似乎訴說著浴室前的忘形,回憶著剛剛的快感,多希望不是自己的手,而是他…是他的…  

(三) 2004聖誕夜~(上)  
「鈴……」很少人知道的室內電話,竟然在聖誕夜的前一天響起…  
「喂、小菁嗎!是我啦!」  
「二哥!你怎麼會想打給我?」接到一向很少跟小菁聯絡的二哥來電,心中有不安的感覺。  
「嗯、妹你多久沒回家了啊」  
「我…我才…才回去的啊」哇哩!第一句話就那麼犀利,回想一下小菁不禁一身冷汗,上次回家好像是在九月底吧(現在已經12月23日了),那次回去是因為身邊盤纏用盡,才會想到坐車回台中的。也跟疼愛小菁的爸爸硬ㄠ,日後在台北的零用錢,用銀行匯款的方式補給,如此省的小菁的舟車疲累^^  
「喔…是嗎?那你一定知道移民的事!!」  
「移民?…當然…當然知道」移民?誰要移民啊!!這下事情大條了,明明不知道還是硬ㄠ。  
「那應該也開始打包」  
「打包…當然,我都打包好了」心中疑團越滾越大。  
「嗯、那就好,那哥就放心了」  
「ㄟ哥、到底是…是誰…誰要移民啊」  
「ㄜ!不是都打包好了嗎,還問喔。就知道你應該很久沒回家了」  
「別這樣嘛!妹妹我功課忙嘛」趕緊使出撒嬌的絕活,誰叫我是家中人人疼愛的老麼妹(笑~)  

令人意想不到的電話在意想不到的時間,傳達了意想不到的事,小菁的爹要在春節時移民加拿大!?而且還要帶小菁一起移民??天啊…這…這可能嗎!  
撥電話回台中家驗證,原來老爸的大學同學(已經移民加拿大),前些日子回台灣,並專程看我爸,傳達了移民的」種種好處」以及加拿大美麗風光等等,再度勾起老爸昔日的移民夢。雙方並約定於2005年農曆春節,遠赴加國實地勘察,作為移民前的旅遊。哇勒!小菁在冬天騎車上陽明山讀書就冷的半死,還要去住在那個會下雪的國家喔,豈不是要活活冷死我。  
但是父命難違,祇好硬著頭皮走一步算一步。  

「什麼!!你要移民加拿大…」同學一緻的反應,彷彿小菁得了癌症末期般驚訝。  
「就是啊、你們記得要常寫email給我喔」  
「那城哥(小菁的男友)怎麼辦?」  
「怎麼辦!我哪知道啊」  
「結婚啊!」「叫他一起去啊…」「當然是要他等啊」…(接著是同學們的一堆餿主意)  
「好啦、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學妹(城哥仍然稱呼我」學妹」,我則仍是稱他」學長」)、聖誕節要去哪嘿皮!」城哥自以為俏皮的問著,絲毫未察覺我的心事重重。  
「喔、隨便啦,學長、我有件事要跟你說」  
「嗯、那我們去PUB狂歡到天亮好了」  
「我..要..移..民..了!」  
「要去哪家PUB好呢?移民喔、很好啊,哪家PUB比較…什麼?..要..移..民!!」  
……………………..  
原本還在計劃要去哪歡度聖誕的城哥,現下成了愁眉不展的老頭般,看了讓人心疼。稚氣的臉龐上彷彿還留著剛剛計劃耶誕狂歡的光采,卻因我的「移民噩耗」矇上一層愁容(注︰城哥雖然是小菁的學長,但因小菁非應屆讀大學,實際上城哥還比小菁年輕一歲)。  

不忍學長在聖誕夜掃興加上心疼,我輕撫著學長的臉,慢慢的靠近…慢慢的、心疼的輕啄著他的唇,並沿著他的頸撫著、吻著,學長如發狂般的回吻著我,雙手身進了我的衣襟,用力的、激動的揉著我的雙乳,霎時間、我有著前所未有的激動,不、我崩潰,因即將到來的別離、因學長的失望之情、更因我內心蟄伏已久的愛,我真的…真的崩潰於學長的熱吻之下。  
我一邊享受著學長瘋狂般的吻,一邊伸手進學長的褲子,當我拉開他拉鏈時,學長微楞了一下,但就那麼一下下,繼續狂吻著我。  
「學長、痛…」學長的瘋狂,吻痛了我的唇,但他未因我的抗議而停頓,繼續著他的瘋狂。  
我拉開了學長休閒褲的拉鏈,就在學長楞了一下下的同時,我掏出了他的雄性,小心地、溫柔的輕撫著,也在同時感覺到他內在的熱情,是那麼堅意、那麼的滾燙。我卸下了自己的衣,引導學長的手、伸進了我的內褲中,撫著已濕透的花瓣,慰藉著我急需他擁有的心。  

(四) 大學新鮮人  
由於高中不是很會讀書,大學入學成績並非理想,但在老爸的壓力之下,讀了極不想讀的「高四班」,每天受著軍事般管理教育,幾次想乾脆「逃兵」算了,但還是熬了過來。  
終於、小菁擠進了大學窄門,就在準備玩他四年的同時,來了個美術係二年級的學長(忘了說、小菁就讀的是很花錢的美術係,當然是故意的,誰叫我老爸硬要我念大學,不讀個最花錢的係不甘心),帥帥的、自以為是的走了過來…  
「hi hi、你好,我是未來的學長,以後有需要幫忙的不用客氣」  
「喔…」  
「可以叫我城哥,嗯…有男朋友嗎!如果沒有、我倒是不介意照顧往後的四年」  
哇哩、這算什麼!夠臭屁的,第一次見面就猖狂的想照顧我…四年?  

因家住台中之故,因此不得不借住北投叔叔家(此點我對外稱自己租屋,這樣比較有大人的感覺),以方便上山讀書。就在第一次離開住處,該死的小綿羊就給我臉色,無論什麼方法就是不肯乖乖發動,在我氣急敗壞、準備攔計程車時,後面有個聲音叫住了我。  
「hi hi怡菁、要去學校喔,哈哈憑那部機車要上陽明山喔,就算發動了也是夢想啦」  
哇哩、又是昨天那個叫做什麼城哥的學長,還叫我「怡菁」!他不知道我最恨人家這麼叫我喔。  
「別撐了、上車吧,我載你去」學長拍著他的喜美三門,沒錯、他就是小菁最討厭的痞子,光看車就知道了。  
「ㄜ…謝謝!不用啦、我看我還是搭計程車好了」  
「怡菁學妹(又叫一次了、我……@#@#@…)、不必跟學長客氣啦,最多改天請我吃飯報答就是了」  
哇哩、給你載已經是你的福氣了,還要請你吃飯喔,姑娘就要領教看看,你憑什麼那麼囂張!  
索性上了車、而且故意的用力關上車門(他竟然沒生氣、好,算你厲害)。  
「ㄟ學…長、以後叫我小菁好嗎,別再叫我怡菁了」  
「當然、祇要你高興,要我叫你菁都成」惡~~~真是連膽汁都快吐出來了。  
就這樣,在大學的第一天上課,跟學長在不打不相識的情況認識。  

(五) 2004聖誕夜~(下)  
「學…長、我…好…舒服」  
學長粗暴的吻著我,雙手在我引導下進了花瓣的勢力範圍,挑逗著我的原始熱情,同時也挑起了聖誕夜一發不可收拾的愛。  
「菁、學妹,我要、讓我真正擁有」  
學長把我丟向床,吻著我全身,貪婪的、瘋狂的攻擊我渾身敏感處,我祇有放肆的享受著,並回報以熱吻吻著他發燙的男根,舔著、挑戰著他的雄風。  
終於、學長滾燙的舌,攻進了我的蜜穴,雖然我撕喊著,卻無法動搖學長的攻勢,挺起了腰,不像要回拒他的進犯,卻仿如迎合著他的洶洶來勢,期待?難道這是我淺藏於內心的期待嗎!陣陣快感如同學長的瘋狂一同襲來,儘管我扭著腰、咬著唇,依就臣服於學長熱情的唇、滾燙的舌。更激烈的含著學長髮燙的根,雙手套弄著,它彷彿有靈性般的跳動著、享受著我的唇、我的舌。  

就在學長一個翻身,他跳動的男根終於在一個挺身之下,進了我期待他的蜜穴中,當滾燙遇上火熱,仿如幹材淋上烈火,不僅一發不可收拾,而且吞噬著學長與我,抬著臀迎合著學長的挺腰動作,美妙的、動人的旋律,律動著兩個熱情男女的心,牽縈著兩個鍾情的靈魂,如此激烈、如此動人。看著學長流著汗、為著真正擁有我而努力著,我亦撕喊著、享受著回應他,雖然我雙手的指甲深陷他背上的肉中,依就不為所動。  

「學長…小…小菁…小菁要飛了」  
「菁…讓我們…讓我們一起…一起飛」  
學長射出了他的滾燙,就在我的蜜穴中,我把握著最後的貪婪,緊抱著學長,熱吻著他,許久…許久…許久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