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257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18 05:16:06

1:盜賊篇

勇者一行人正在前往魔王的城堡。

他們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存在,魔法師、盜賊、劍士、勇者四人一路上過關斬將,為了討伐魔王,終於走到了這里。他們是最強的戰士,一路上的怪物根本不能對他們造成威脅。

“前面就是魔王的城堡了,我們就要開始最終戰了。”

“我們會勝利的!”

一行人的興致相當高,也都自信滿滿。

而一個老人正在暗處觀察他們。

作為年過80的老者,他是個神秘的魔術師,受到了魔王的雇傭前來阻擊幾個勇者,不過並不是殺死他們。

而在森林中,某個地方已經被布置好了陷阱,就等勇者一行人進入了。

(上鉤吧上鉤吧。)

老人如此說著,但是——

等一下!

魔法使停下了腳步,有些不安地說道。

“怎麼了?”

大家都看著他。

但是魔法使環顧四周,只是嘆息。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點奇怪。”

“哪里奇怪?”

“不知道。”

盜賊開起了玩笑。

“不知道就別嚇唬我啊。”

在氣氛變得輕松的時候,一陣煙霧包裹了他們。

“啊!!!”

(太好了。)

望著被煙霧包裹的勇者一行人,老人露出了微笑,成功了。

“是圈套嗎?”

煙霧中的勇者們大叫了起來。

“呼呼呼呼呼!”

而老人大搖大擺地走了出來,停在他們面前。

當煙霧散去的時候,站在原地的已經不是4個男人了,而是4個女人。她們擁有著一副溫婉賢惠的外表,都穿著和服,30歲上下,正是女人最成熟風韻的年紀,臉上略施脂粉,頭發也都盤在腦袋上。從打扮上來看,她們就像是小酒館或者是料理店的女老板。

“你,你做了什麼?”

穿著紫色和服的女人——原本的勇者大吼了起來。但是她的聲音完全不像是原本的男人,而是嬌滴滴的女聲。

“呵呵,我是魔王軍的人哦。別的你們也不需要知道了,總之好好享受人生吧。”

“胡說!我殺了你!”

穿著藍色和服的女子是原本的劍士,她大吼著想要拔劍,卻發現手里早就沒有了武器。

“什麼。沒有劍?”

“大家躲在我身後!”

紅色和服的女魔法師想要吟唱咒語,卻發現自己的腦子就像是被挖走了記憶,完全沒有一點咒語的知識。

“怎麼會……想不起來魔法了。”

“哈哈哈哈!普通女人怎麼可能會魔法呢?聽好了,你們成為了柔弱人妻咯。”

“什麼?!”

“我的陷阱魔法能夠弱化你們,讓你變成別的世界中某個島國的女人,因為是普通人所以絕對不會戰鬥。”

“別開玩笑啦!把我們變回去!”

紫色頭發的勇者大喊。

“那可不行,不但不會把你們變回去,為了防止放走你們後你們找到變回去的方法,我會把你們送到另一個世界過上新的人生的。”

魔術師說著,開始念動咒語。

“不好,快跑!”

原本的劍士大喊,想要跑。但是大家都變成了穿著和服的大和撫子,腳上是木屐,根本跑不快,很快她們就被光芒籠罩、消失在原地了。

··

“那麼,勇者的威脅已經解除了?”

“是的,她們變成了柔弱無力的傳統人妻,被當地稱為【大和撫子】,現在被囚禁在東方的島國,再也逃不走了,請看。”

說罷,魔術師為魔王展示了一塊屏幕,上面被分割成了4塊,各自都有一個人物。

“畫面左上角放著的是原盜賊,現在成了旅館的年輕女主人”

畫面中是一家旅館,有一個彎腰接待客人的女人出現在中心。

那是非常傳統的日本女人,臉頰微紅,略施粉黛,服務時總是帶著微笑,態度和舉止都是溫柔的人妻老板娘。

她忙碌地在旅館里走來走去,給女服務員和廚師們下達了指示,因為頭發都盤在腦袋上,不但露出了白皙性感的頸子,額頭上也浮著一層閃亮的汗,這樣勤勤懇懇的傳統女人總讓人覺得很有魅力。

前盜賊現在是30歲的人妻兼老板娘,有著黑色的頭發以及淡粉色的和服,對著旁邊的人總是笑呵呵的,是個沈浸在平淡的幸福中的女人,身邊的任何人都不會認為她原本是個男人,而且是盜賊。

魔術師繼續介紹著:

“那家夥原本是個盜賊,用偷來的錢救助了窮人,現在變成這個樣子,其實她的心里很不甘呢。”

隨即,屏幕傳來了一個女聲。

“為什麼我這麼倒黴……真是屈辱啊……我要逃離,只要能和勇者聯系上……”

“……現在的,是這家夥的心聲嗎?”

“恩,我經常在監視她有沒有什麼小動作。心理活動也括在內。話雖如此,一旦被我變成了大和撫子,就再也無法冒險了。”

“連精神都變成大和撫子了嗎?”

“是的,她的身心都是個大和撫子,只是,還保留著原來的人格,這樣她會相當羞恥。不過因為已經有老板娘的身份了,所以在工作的時候還是不得不沈浸在幸福中哦,無論如何都會以服務客人為優先。因為在日本文化中客人是上帝,她的身體會本能地服務客人,所以這家店不倒閉她就再也無法討伐魔王了。”

“呵呵,是這樣啊。”

在這時候,被迫成為女老板以及人妻的盜賊正以標準的跪坐姿勢為客人斟茶。

“您好,請用。”

“呵呵,真是好茶啊,而且老板也很棒呢。”

一個惡臭的男人喝著茶,同時對著榻榻米上的老板娘屁股捏了捏,隔著和服也能夠感覺到人婦的那種豐饒。

雖然很厭惡,但是作為服務人員在店里被人吃豆腐也是沒辦法的,所以盜賊只能在臉上擠出了機械的笑容。

“能夠被客人誇獎很高興呢。”

“能夠娶到老板娘這樣的女人可真是幸福啊,真羨慕你的男人呢。”

“是的,我很愛我親愛的喲❤。”

身不由己地眨了眨眼睛,盜賊再度因為被誇獎而露出了如沐春風的笑容。

在別人看來,自己是態度嚴肅認真的老板娘,認真做著一切,並且讓別人尊敬。

這都是假象,因為盜賊的靈魂被囚禁在了名為旅館老板娘的身體中,只能像是看客一樣地每日過活,雖然偶爾能夠自己行動,但是必須是完全符合老板娘大和撫子的形象才行。

有一次,年輕老板娘在作為辦公室使用的和室里,一邊使用電腦一邊整理賬本。那是日常的業務,於是,偶然在場的女服務員說了這樣的話:

“好厲害啊,老板娘”

“嗯,什麼?”

“你電腦用的好流利哦。”

“是啊,好厲害啊,老板娘。”

“啊,是啊……我的手很靈巧。因為……”

老板娘想說自己曾經是盜賊,然而話就卡在了喉嚨里,根本說不出口。

“為什麼?”女服務員好奇追問。

“為什麼呢?——”

老板娘擡起頭說道。

“因為高中的時候學習了簿記。我在那里學會了使用電腦的方法。”

“啊,是嗎?”

在打發了服務員之後,老板娘氣得牙癢,又把目光落在賬本上了。

讓她沮喪和懊悔的不僅是這種時候。女老板原來是盜賊,經常穿著方便活動的服裝。但是,現在自己天天被迫穿著的和服太過拘束,讓人窒息。她不管多久都不習慣這件和服,但是旅館的老板娘不能穿著別的衣服工作。

不但工作,連私生活也一樣,必須天天穿著和服,發型也梳成符合嫻熟的大和撫子的發髻。

“可惡……一定要脫掉……”

坐在榻榻米上的老板娘再次努力嘗試,手卻會在碰到和服之前就垂下,仿佛身體不是自己的所以不受自己控制。

所以盜賊今天的努力也是徒勞。

不過,下班然後算好賬的她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嘿嘿,今天生意怎麼樣?”

一雙有力的手臂從後面抱住了她,讓老板娘一陣臉紅心跳。

“哎呀,老公您回來啦。”

作為老板娘的盜賊有個老公,是個遊手好閑的男人,每天都會用她賺來的錢花天酒地,即使如此,因為她是別人的妻子,就一定要履行義務,打從心底地愛著他,而且絕對聽他的話,因此現在老板娘下意識地對老公跪著鞠躬。

不過粗暴低級的男人只是把手伸進老板娘的和服里面搓揉她的胸部。

“呵呵,今天賭博又輸了呢,心情不好所以你用身體慰藉我吧。”

(討厭,不要!)

盜賊在心里呼喊著,但是臉上卻是人妻那難為情的笑容。

“真是沒辦法呢,老公今天也要溫柔點哦~”

十分鐘後,在臥房里,傳來了激烈的摩擦聲,還有女人的嬌喘。

“嗯……呀……啊……好厲害……”

和服的前襟被扒開,一對雪白的乳房跳了出來,老板娘努力地擡高屁股然後扭動腰肢,咬牙承受著丈夫的進攻,隨著豐滿的乳房搖動,盜賊只覺得自己昏昏沈沈的,腦子甚至要飛了。

“哦哦~~~為什麼今天特別緊致。你今天是不是上班就在發情啊。”

“啊~啊~♡才不是呢♡人家是守婦道的女人哦♡都在想著老公呢♡”

老板娘的蜜穴被丈夫撐開,碩大的肉棒在她濕溜溜的陰道里面進進出出,陰道壁就像是老板娘一樣以極為熱情的態度迎接著蹂躪,同時老板娘也用腿箍筋了丈夫的腰。一張充滿了女人味的溫柔臉蛋上浮現出了只對自己的丈夫(實際上是擁有絕對控制權的主人)表露的淫蕩表情。

“哈啊♡呼哈♡嗯,嗯,好舒服♡”

“噢噢噢~~~~真的就只有爽,看來今天沒戴套是正確的呢。”

“呀啊♡哎呀……討厭啦♡人家不能懷孕♡如果懷孕的話,就不能……嗯呀♡”

雖然想要說自己懷孕了就不能討伐魔王了,可是作為忠誠的人妻角色是不會說這樣的話的,因此盜賊只能胡亂開始呻吟。

“你說什麼?”

“哎呀♡既然老公要孩子♡那我就只能乖乖懷孕啦♡”

一邊說著,老板娘的小穴就更加興奮地裹吸著肉棒,隨著她完美地扮演著侍奉丈夫的人妻角色,不盈一握的柳腰更加淫蕩地搖擺,兩腿用力地箍筋,沒一會兒就讓丈夫射精了。

“哦哦哦哦去了吖啊♡♡♡♡”

隨著子宮里面傳來一陣暖意,老板娘也高潮了,她眼前變得白茫茫的一片,被對老公的愛意吞噬。

做愛之後,老板娘被丈夫擁抱著,她睜開眼睛,看著丈夫睡著的臉,心中洋溢著幸福。

(啊,我,我是盜賊呀……可是好舒服……不管了,先過一陣子老板娘的生活吧。)

就這樣,盜賊一天天地適應了老板娘加人妻的生活,只是偶爾會想起自己的使命。在壓力堆積的過程中,唯一的發泄方法就是買新的和服。

當然,作為原盜賊的她,本來是不可能通過買別的和服找到喜悅的,但是,作為旅館的老板娘,穿著新和服出現在客人面前,實在是太高興了。

所以,今天難得的休息日,她和親密的朋友們一起來到了綢緞店。

“如果是女老板的話,我覺得那個也很合適啊。”

“是不是有點太花哨了?”

盜賊一邊笑,一邊臉頰紅彤彤地撫摸著這個布料,想著這個好像也不壞。

而在平日,盜賊偶爾還是會想起作為討伐魔王的勇者軍的自己,所以她也會盡自己所能地進行一些訓練——

今天,她也像平時一樣,將頭發往後梳成團子綁在後腦勺,素凈的臉上垂下性感的發絲,身上穿著的是充滿了樸素味道的和服。

就像是做女紅時候偶爾的娛樂,她用紙折了一個小人,然後手里擺弄著扇子。現在老板娘正在努力回憶著作為盜賊時候能夠熟練飛舞刀片的自己。那時候自己可是能夠熟練地命中敵人的,現在也——

“嘿。”

滿懷著期待,旅店老板娘對著前頭丟出了扇子,就像是飛刀一樣。但是扇子奇妙地轉了一圈,然後偏離了紙人,靜靜地落在不遠處的榻榻米上。

“……再來。”

老板娘不甘心地又對扇子伸出了手。

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她的房間里總會傳來令人聽了會面紅耳赤的女性嬌喘。

“嗯……阿娜達,不要這麼猴急嘛,人家還在算賬啦。”

原本跪坐在桌前專心致誌地記賬的老板娘又被從外面玩樂回家的丈夫襲擊,男人的手不客氣地揉搓著她的胸部,讓她紅起了臉。

(不要!明明已經不得不像是傻子一樣地整天打理旅館了,到了晚上還要打掃衛生、記賬,讓我休息一下啦!)

盜賊在心里無奈地呼喊,但是表面上的老板娘身體卻盈滿了笑意。

“呵呵,不是挺好的嗎?白天的事情老婆做,晚上的事情老公做。”

“哎呀,和服都要弄亂了呢。”

她紅起了臉,嬌嗔地扭動起來腰肢,因為是忠誠的妻子,所以她不得不挺起胸讓老公玩的更爽。

而老公在此刻往她的耳垂吹了一口氣。

“呀~~~”

老板娘瞬間就癱軟在了老公的懷里。

“今晚……繼續努力造人吧。”

“討厭啦,昨天不是剛剛要過嗎……嗯……”

她呻吟著,手已經下意識地伸進了老公的褲襠里面套弄。

雖然心底一萬個不情願,可是盜賊還是被女人的身體牽引著,忠誠地擔任著讓老公泄欲的肉壺,不但臉很紅了,臉身體都開始發情。

陰道相當濕潤,而她也停止了手頭的工作,開始緩緩地解開了衣襟,讓自己豐碩的乳房跳出來,同時解開了裙子,露出一雙白皙耀眼的美腿,還有變得濕漉漉的陰毛茂盛的幽谷。

“阿娜達,請用吧。”

老板娘害羞地分開了腿,同時用手指分開自己的兩片粉色的貝肉,流淌著蜜液的小嘴就像是對丈夫的肉棒期待已久一般地緩緩收縮著。

這絕對不是盜賊的真心,可是作為大和撫子就要下得廳堂上得了床,所以她盡管在外是樸素的樣子,可是在床上也不得不盡力展現自己嫵媚的一面,而這幅性感的保養良好的身體就是人妻的武器。

看見自己的女人在床上體現出了不同以往的風情,男人也獸性大發,低吼了一聲就直接撲上去將她推倒在榻榻米上。

肉棒也在摸索中找到了洞口,直接捅入了那饑渴的肉穴。

“呀啊♡老公♡好喜歡♡”

(不要……又來了……啊。)

拼命浪叫的盜賊心中充滿了恐慌,明明不想要被男人強奸的,身體卻只能做出這樣的反應,就像自己只是個能夠體驗女體的看客,真正的控制者是老板娘一樣。但是現實是,她就是老板娘,被詛咒的她只能讓言行、心理、生活習慣都像是個大和撫子,唯一殘留著的也就只有自己盜賊的意識了。

而現在,被老公肆意索取的盜賊只能扭動腰肢,如同傳統而又幸福的人妻一樣用身體取悅對方。

“哎呀♡哦哦♡好厲害……嗯♡親愛的♡幹我♡讓我孕育孩子吧♡”

(不……不……又要射了麼?)

感覺到老公的腰抽動地異常快速,盜賊根據自己經常和他做愛的經驗知道他就要射了,一時間恐慌地又大喊起來,可是沒有用,隨著子宮里面被一陣暖流填滿,她也不得不被推向高潮。

“去了啊啊啊啊♡♡親愛的♡♡♡”

潮水般的快感吞沒了她,讓盜賊身不由己地開始抱緊了丈夫,同時她的心情變得無比舒暢,特別是被丈夫擁抱的時候,她覺得自己簡直是最幸福的女人,什麼討伐魔王、勇者的義務,根本就是虛假的嘛。

而在之後兩個人都睡著後不久,夢中醒來的盜賊突然驚醒,然後又想到今天自己屈辱地服侍丈夫的樣子,一時間又有些懊悔,她忍不住抱緊身體背了過去。

而她的小動作也讓丈夫醒來,他看著妻子白皙的裸背,下意識地環過雙手抱住了她。

“怎麼了?”

“呀啊♡”

驚人的幸福感包圍了她,小小的失落感一下子又被拋到了九霄雲外,聽著丈夫粗重的呼吸,老板娘就覺得自己的小穴又要濕了。

“我,我在煩惱孩子的名字呢。”

她羞紅了臉,囁喏道。

“呵呵,等肚子大起來再說吧。”

“好呀♡”

老板娘轉過了身,再度和老公相擁,完全是一對和睦的夫妻。

不但是今天,明天明天的晚上,她都會主動分開腿,在被插入的時候搖晃著腰和奶子,讓自己和老公都獲得源源不斷的快感。

同時,她也如願以償地懷孕了,而母性的本能會讓她在兒子成人前都不會離開她,承擔著人妻人母的責任,所以盜賊再也無法討伐魔王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