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236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aharry26
Editor | 2019-2-18 20:54:56

我與男友已經長跑6年,早已論及婚嫁,我們的生活是幸福美滿,人人稱羨。

男友是個單純的男性,每天早出晚歸,公司家裡,兩點一線,從不應酬。

也因為這樣今天接到他的電話,說是他的同事要來我們家,因為男友從不應酬,

所以要來我們家喝一杯,要我準備一番,當然酒是一定不能缺的。

可是我記得男友不勝酒力,喝沒幾杯就會倒...

我準備好時,時間也差不多了,一會兒,果然人未到聲先到。

"婕澄,我回來啦!"

我一聽是男友的聲音,連忙去幫他開門,邀請他們進來。

晚上我們吃吃喝喝,講講一些以前的糗事,好不開心。

大約快10點的時候,男友果不其然的醉倒了,

男友的同事很是熱心,幫我把男友抬上沙發,然後繼續要與我喝。

"嘿!小澄,我們繼續吧,你那男友太沒用了,才剛開喝他就醉了,你必須代替他喝"

"我...?還是不要吧...我酒量也不好"我苦笑著

"說真的,我一直想不透為什麼你男友都不應酬現在我總算明白了,原來他金屋藏嬌阿..."

這話說的我有點尷尬,不知如何回答他,他卻自顧自的說了起來,我猜他應該有點醉了...

"小澄阿~如果我有像你這麼漂亮的女友,我也不會去應酬啊,嗝~"他一邊說還一邊倒酒,看著越來越多的空酒瓶...


他也太會喝了吧...

"是啊是啊..."我無奈的應付著著酒鬼,看他什麼時候倒下。

"嗝,小敏,你回來找我了嗎,嗝"他忽然站起來搖搖晃晃的朝我走來。


小敏是他前女友,剛剛聊天時他有提到。

"喂,你清醒點啊,我不是小敏"

"小敏,別跑阿...嗝"

他越走越近,我有點頭皮發麻,如果被抓到他不知會幹出什麼事來,


現在也男友也醉死了,不能期待他,只能靠自己了...

我連忙衝去廚房,想倒一杯水潑醒他,沒想到他速度這麼快,水才裝到一半,他整人從背後貼了上來,


嚇出我一身冷汗。

"呀~你..."我正要開口,他卻抓住我拿著杯子的右手,往他嘴裡送。

"小敏,你裝的水特別好喝...嗝~呵呵,再來一杯"這傢夥是怎樣?喝上癮了是吧?

"哼..."我瞪了他一眼,繼續幫他裝水

"小敏,我好想你,啾~"

"你...你...你這個渾蛋"他居然趁我裝水時,親了我的臉頰...

此時我才發現,他的左手不知什麼時候摟住我的腰,我反應過來,連忙掙扎,可是這姿勢我實在難以使力,


他7~80的體重幾乎整個靠在我背上,更別說女人力氣本來就比較小。

"陳先生,我不是小敏,請你看清楚"

我轉過頭,想讓他看清我的臉,就在我們對視時

他把抓住我的右手給他的左手抓住,我也沒注意這細節,只顧著跟他大眼瞪小眼。

"嗝~~"他用多出來的右手抵住我的後腦勺後,就親了過來,我全身被制住毫無抵抗辦法,只能被迫跟他接吻。

"陳...嗚~嗚~嗚"我沒舌吻的經驗,不知道他舌頭居然會伸到我嘴裡對著我的舌頭胡亂糾纏,


不斷對著我的舌尖挑逗著,弄得我有點招架不住,雙腿也開始發軟。

此時我膝蓋微曲,抵著流理台,腰肢整個靠在流理臺上面,上半身向前頃著,


而陳先生則壓在我身上,左手把我整個圈住。

舌吻還在持續,酒氣不斷從陳先生口中傳來我逐漸被醺的迷糊,不自覺的回應起他的親吻,


他的右手則順勢的伸進我的衣服對胸部揉捏了起來

因為我沒辦法抵抗,所以他也就更加放肆了起來不斷對著我的乳頭玩弄,他的兄弟也不甘寂寞,

早已把褲子高高撐起,死死抵著我的臀縫,做出抽插的動作。我被他三管齊下的攻勢弄的輕顫連連,


注意力不知道該放哪裡。

"呼~呼~呼...陳先生,我不是小敏呀,快住手啊..."

舌吻停下時,我馬上提醒陳先生,而我也不能在沉淪下去,我有論及婚嫁的男友了。

"不,你就是小敏"他目光發亮的盯住我

我忽然明白了,他居然裝醉!

"你居然裝醉,你怎麼可以這樣,還性騷擾我,你渾蛋"

"嗚~~"

他不回答我的質問再次親吻了上來,手拉下拉鍊,把他早就硬到不行的陰莖掏了出來,

對著我的小穴磨蹭了起來,因為我只穿短裙跟小丁,所以我的小穴離他的陰莖只有一布之隔。

"嘿嘿,跟你男友的比我的怎麼樣?"

"嗯~~別這樣,我男友醒了可怎麼辦?"我被他挑逗的心慌意亂,快要把持不住,胸口不斷撲通的跳著

想到他隨時都可能插進來,我的小穴就越發濕潤,漸漸沾濕內褲。

"放心吧,小敏,他醉死了,醒不來的,就一次,好嗎?而且你也很想要不是嗎?小穴都濕成這個樣子"

"我...這個...而且我不是小敏..."

隨著時間,胯下的摩擦還有那滾燙的溫度再加上從他嘴裡傳來的酒氣更是醺的我生出想要就讓他幹一次的念頭...

反正就一次,應該...不會怎麼樣吧?何況阿紳的也沒這麼粗長...

"真的不要嗎?這樣如何?"啊啊啊~~他居然用龜頭連著內褲一起插了進來,

雖然只有龜頭可是真的好大...小穴口第一次被這麼硬撐開,淫水更是不知節制的淌出,沿著他的巨屌流下...

"啊~~~我...我不知道...啊啊啊~~~"只是龜頭的抽插我就舒服到不行,我慶幸的還好有著內褲的抵擋,

不然..."啊啊啊啊~~~太深了~~~~別在進來了~~~~~昂哦哦~~~"

就在我慶幸中,卻忘記了內褲只是小丁字褲,他龜頭一偏就輕易的插入我那濕滑的小穴,連根沒入,

龜頭死死親吻到了花心,這長度簡直犯規...那是連阿紳也沒到過的地方...

我被這一插,差點就直接高潮了,強烈的快感刺激的我剛才還無力的雙腿墊起腳尖伸的筆直,雙手撐著流理臺,

彷彿這樣就能減少快感似的,可是我跟他的身高差可不是墊起腳尖就可以彌補的...

"你不拒絕我就當你默認了"

他看出我正在高潮的邊緣,於是也不快速的抽插讓我高潮,而是用像是打樁般的抽插,

每次都把那根抽出到穴口後一副要插不插的樣子輕輕戳刺著穴口,惹的我淫水直流,

雙腿發軟腰只能抵著流裡台時,他就又快又狠的大力頂撞了進來,啪的一聲撞的我臀波一蕩,

只能再次墊起腳尖發顫,卻又沒有高潮,之後他又退到穴口,龜頭一副蓄勢待發的,

我被這招搞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嘴裡發出的盡是勾人的淫叫,那裡還能回答他的問題。

"啊~~~等等~~~啊啊啊~~~~哦~~別這樣撞~~~~不要啊啊啊~~~又撞進來了~~~~別這樣挑逗...等....啊~~~~"

他多次後的抽插頂撞後,忽然問了我一句"原來你這麼喜歡這招啊?那我要撞了哦!!"

在他不斷挑逗著穴口時聽到他說要深插,我忍不住就繃直雙腿挺起臀部準備迎接他的插入,

結果他只插到一半就退了出去...

"咦...?"我正失落的準備轉頭看他時,他一個猛力挺腰,

"昂啊啊啊~~~~"哦~~這次...好深...我才剛放鬆的雙腿跟小穴再次被狠狠頂撞了上去,

這次直接被頂到高潮"慢一點~~~我要去了~~~~啊啊啊~~~去了~~去了~~啊啊啊啊~~~~"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他對著我高潮的小穴狂幹了起來,爽的我一榻糊塗雙手緊緊抓住流裡台,

仰著頭歡愉的淫叫,夾緊雙腿享受起這性交的美妙...

"小澄,爽嗎"花心次次被他硬頂上來,我爽的說不出話來只能吟哦直叫,雖然我搖晃著頭表示沒有,


可是身體卻擅自迎合起身後那根孽柱右小腿也不自覺的朝後舉起,像是投降一般,稱讚身後的威猛...

"我也要射了!!"我正被插的自顧不暇,那裡知道他說了什麼,繼續忘我的迎合他的節奏

"啊啊啊~~~~好爽啊~~~~~怎麼可以這麼舒服...哦哦哦~~那裡...啊啊~~~要壞掉了啊啊~~~~"

他真的好會插,每次都插到我最敏感又脆弱的點,把我插的直直發春,淫穢的液體不斷隨著他肉棒的拉出而滴下...

阿紳對不起,可是真的好舒服哦~~原諒我這一次...啊啊啊~~~~又要高潮了...

"走吧,去你男友面前高潮吧"

就在我即將高潮是他忽然抱住我的雙腿,讓我兩腳開開的樣子走到醉死的男友面前幹了起來

"不要,你別這樣,在廚房就好了,求你了,別讓我在阿紳面前高潮..."我乞求著

他不顧我的求饒,走到阿紳的前面對著我快高潮的小穴猛幹了起來

"啊啊~~~要去了~~~對不起....啊啊啊啊~~~~阿紳對不起..."我仰起頭媚叫著,

小穴的強烈的快感讓我忍不住那股陌生的酸意,逕自噴了出來...

"哈哈,噴水了吧,還噴的阿紳滿臉,在男友面前爽成這樣,你可真是淫蕩阿"

"不~~~"我看著阿紳被我噴濕的醉臉,眼眶一熱,淚水就流了出來,我好對不起阿紳...

可是我真的被幹的欲罷不能啊~~~好想一直被幹...

"而且你是不是忘記什麼了?我要內射你~~在阿紳的面前讓你懷孕,哈哈"

"等等...別...啊啊啊~~~~不要...好燙~~~又好多...呀~~~~出來了...啊啊啊啊~~不可以~~"

花心突然被灌入大量的滾燙液體,爽的我渾身再次哆嗦,腦袋也瞬間空白,只剩本能的淫叫...

"嘿嘿,下一次幹你就是你結婚時,我會把阿紳灌醉,然後...嘿嘿"

他看著我癱軟又滿足的神情,在我耳邊說了一句便長揚而去


我忽然發覺我想不起來與阿紳的性愛是如何...滿腦子都是我被陳先生幹的欲仙欲死的自己...


不自覺的舔了下嘴唇暗自期待起那一天的到來...

END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