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307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LPT
Editor | 2019-2-18 20:55:35

二十三歲單身的徐永亮,他是經常在他的住所,樓下那一間性福飯店吃飯,而徐永亮也是在那家飯館遇見他的性感女神李玉玫。

二十七、八歲左右的李玉玫是住在徐永亮家的樓下,徐永亮住五樓,而李玉玫則是四樓。李玉玫每天早上都會到那家飯館吃早點,她的丈夫姓陳,是一位三十七八歲的生意人,他是經常的粵、澳兩邊走,所以很多時候徐永亮都是只看到李玉玫她一個人。李玉玫每天都是八點左、右下來吃早餐,徐永亮當然也挑到這個時候下來,就是為了能遇見李玉玫,

在徐永亮印象中李玉玫很喜歡穿高跟皮鞋,因為經常看到李玉玫穿不同顏色的高跟皮鞋再搭配一個長筒的絲襪,絲襪包裹著李玉玫那修長的腿特別美,最吸引徐永亮的也就是這雙腿了。

李玉玫擁有一米六十七、八的身高,長髮披肩的李玉玫是一個很愛美的女人,李玉玫每天都塗口紅,嘴唇每次看起來都紅嫩紅嫩的給人感覺特別的性感。

徐永亮曾多次的手淫的時候想著李玉玫,這樣會令徐永亮特別的興奮。有句話說的好,機會的出現是要等待的,有耐性才行。徐永亮貫徹了這個方針,等待機會的來臨,每次吃早飯徐永亮都刻意的坐在李玉玫的對面,這樣徐永亮能很清楚的看到李玉玫,李玉玫也能有機會看到徐永亮。

可能是由於徐永亮經常看李玉玫,李玉玫發覺了,李玉玫看了看徐永亮,徐永亮也不好意思一直盯著李玉玫看。徐永亮想這樣等不是甚麼辦法,也沒機會和李玉玫說話,就是偷偷的看李玉玫,徐永亮自己也憋的難受,徐永亮想如果再這樣他會瘋的。

機會終於等到了,等的徐永亮好辛苦啊,真是老天有眼啊。住徐永亮家二樓的一對男女結婚,結婚當然是大事,邀請了他們整棟樓的人去。按照常規鄰居應該坐一桌,這次當然不能例外啦,李玉玫就只有她一個人來,她和徐永亮坐在一桌,其實是徐永亮刻意的坐在李玉玫的身邊。

結婚當然是少不了喝酒啦,桌上馬上熱鬧起來了,鄰居門都你一句我一句的鬧起來,徐永亮小孩,就做一旁邊不吱聲了。

徐永亮就坐李玉玫旁邊,徐永亮能聞到李玉玫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香味,李玉玫穿著一雙紫色的高跟皮鞋,肉色的長筒絲襪,一身短裙套裝,裙子不長,隱約能看到李玉玫那雪白又豐滿的大腿,上身的衣服包裹不住李玉玫那一對豐滿的乳房。徐永亮刻意的把凳子移的和李玉玫近一點,這樣徐永亮能有機會和李玉玫接觸。

俗話說的好,趁熱打鐵,第二天的早上徐永亮依舊去那家飯館吃早餐,但是這天徐永亮沒早去,而是等李玉玫先去。

徐永亮來到飯館,他看到李玉玫一個人坐在那吃早餐,她好像沒注意到徐永亮,而徐永亮也假裝沒看到李玉玫,就往李玉玫坐的那個桌子走去,就在李玉玫的對面坐下,裝做沒看到李玉玫,吃著他的早餐。

當李玉玫發現了是徐永亮,但是李玉玫也沒說話,因為徐永亮的頭一直沒有抬起來。徐永亮一抬頭,李玉玫也看到是徐永亮。

徐永亮說:“嗯!早晨!陳太太!”  

李玉玫說:“是永亮啊,這麼早上班去啊?”

徐永亮說:“是啊!陳太太在那上班?”  

李玉玫說:“我?我在性福中心上班。好了,你慢吃,我趕時間上班先走了,有空來我家玩!”

徐永亮微笑的說:“好的,陳太太再見!”。

徐永亮每次遇見李玉玫也只有早上的時候,只有這個時候才能和李玉玫聊上幾句,徐永亮每天依舊是那個時候去吃早餐,李玉玫也不例外。不過李玉玫不是每天都去,徐永亮只有守株待兔了,等待是一件很難受的事。

徐永亮在家電腦上看A片的時候總能想起李玉玫,他幻想李玉玫那絲襪包裹的大腿,李玉玫那豐滿的胸部,李玉玫淫叫的樣子,在幻想中徐永亮的雙手把他推向高潮。

隨著和李玉玫見面的次數的增加,徐永亮和李玉玫聊的事也多了,他們慢慢從陌生到了朋友,早餐時他們都會刻意的坐到一桌來,這樣一來徐永亮們也能聊聊,李玉玫也好像挺喜歡和徐永亮聊天。他們一句接一句的聊著,徐永亮不停的誇李玉玫年輕漂亮。

機會終於來了,那天李玉玫告訴徐永亮她的電腦運行的挺慢,徐永亮說那應該是係統太久沒裝了。

李玉玫說:“那該怎麼辦?”

徐永亮說:“把係統重裝一下就可以了。”

李玉玫說:“我也不會啊!”  

徐永亮說:“我會啊,我這有係統盤,要不我過去幫你裝吧,反正我也沒甚麼事。”

李玉玫說:“那謝謝你啦,你甚麼時候有空?”李玉玫說。

徐永亮說:“呵呵,我每天下班後都有時間,應該是你甚麼時候有空。”

李玉玫說:“那星期天吧,我在家,你有空就過來幫我裝吧。”

徐永亮說:“好的,星期天我來你家找你。”  

到了星期天的早上,徐永亮應約的來到了李玉玫的家門前,他摸摸口袋,那一小瓶藥水似乎正發散出無限的效益來,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也許該你上場了,徐永亮不禁微笑,一時間天氣也似乎沒那樣熱了。

徐永亮按了門鈴,門後馬上傳出李玉玫性感的聲音,然後李玉玫就開了門讓徐永亮進去。徐永亮隨手帶上鐵門及木門。

李玉玫說:「永亮,你先坐一下!」

李玉玫穿著韻律裝,一頭長髮盤了起來,露出一截粉頸,額頭上微微出汗,李玉玫用圍在頸間的毛巾輕輕擦著。

李玉玫微笑著點點頭,坐到徐永亮的身邊,徐永亮感覺到李玉玫的身上傳來隱約的香味,和運動過後的熱氣,幾乎快把他融化了。

李玉玫說:「你想喝點甚麼?」

徐永亮說:「陳太太,有沒有可樂呢?」

李玉玫說:「好的,你等一下,我馬上拿給你。」

徐永亮望著李玉玫走進廚房的背影,李玉玫有著標準的現代女性身材,修長而不會太瘦,勻稱的三圍,尤其李玉玫今天穿的這套低胸韻律裝,乳溝若隱若現,看到徐永亮的小弟好像快要爆炸了。

李玉玫端了兩杯可樂到客廳的茶幾上,笑著對徐永亮說:「你再坐一下,我去換件衣服,馬上就好!電腦放在房間裡面!你等一下才幫我安裝吧!」

徐永亮往沙發上一坐,看著李玉玫又慢慢的走到她的房間裡去,女人跟女孩最大的不一樣就是女人的動作總是慢慢的,散發特有的優雅氣習,而小女生總是蹦蹦跳跳的,好像靜不下來一樣。

徐永亮喝了一口可樂,他突然想到,這不就是等待已久的機會嗎?於是他掏出了口袋中的小藥瓶,滴了五滴藥水到李玉玫的杯子裡,稍稍晃了晃杯子,完全看不出動過手腳的痕跡了。

這瓶藥水是徐永亮看報上分類廣告郵購買來的,他郤從來沒有實驗過,徐永亮真的不知道是否真的如廣告上說的「三分鐘見效」。

李玉玫換了一套連身的長T恤,寬寬、鬆鬆的家居服,坐到徐永亮的對面,身材好的女人隨便穿甚麼都好看,雙峰頂著薄薄的衣服,隨著李玉玫的動作忽隱忽現,真是說不出的性感。

李玉玫喝了一口可樂,李玉玫好像沒發現甚麼異樣,多久才會發作呢?徐永亮心裡嘀咕著。

李玉玫笑的好甜,突然眉頭一皺:「奇怪,頭有點暈,是不是運動過度了?」

李玉玫的身體慢慢的往椅背靠。徐永亮仔細的觀查李玉玫的表情,並投注觀懷的語句說:「怎麼了?要不要緊?」

李玉玫說:「沒關係,大概休息一下就好了。」

徐永亮說:「陳太太,我扶你去休息好了,真的沒關係嗎?」

李玉玫說:「真的,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徐永亮輕輕的將李玉玫扶起,他第一次碰到李玉玫的身體,徐永亮感覺到真的好爽,他們走睡房前,徐永亮發現李玉玫跟本就已經站不住了,她的全身的重量都靠在徐永亮的身上。

徐永亮輕輕的叫道:「陳太太!陳太太!」

李玉玫根本沒有回答,於是徐永亮乾脆把李玉玫一把抱起來,進了李玉玫的臥室,他將李玉玫輕輕放在她的床上,李玉玫是注重生活品質的態度處處可見,連床都是超大尺寸的。

徐永亮看著李玉玫慵懶無力,眉頭微皺的樣子,徐永亮開始動手解除李玉玫的武裝,脫下了李玉玫連身的T恤。在徐永亮眼前的是李玉玫只穿著胸罩及內褲的雪白肉體,渾圓的大腿,平坦的小腹,佩上潔白的內衣褲,徐永亮的陽具已硬如鐵棍了。

輕輕將李玉玫翻過身,動手解開李玉玫的胸罩,再將李玉玫輕輕翻過來,再將李玉玫的內褲褪下,這時李玉玫已是全裸了。

李玉玫的身體真是沒有一點暇疵,她好像雕像般勻稱的身材比例,鮮紅的乳頭矗立在渾圓的乳房上,不是巨形的豪乳,是恰到好處那一種。兩腿之間挾著一叢陰毛,密密的把重要部位遮蓋著。

徐永亮將李玉玫的雙腳分開到最大,李玉玫的銷魂窟一點也沒保留的呈現在他的眼前。李玉玫的陰唇蠻厚的,很是性感,輕輕分開,裡面就是李玉玫的陰道口了。整個陰部都呈現粉紅的色調,徐永亮不禁懷疑,難道李玉玫還是處女嗎?反正試了就知道了。

徐永亮兩、三下把自己的衣服都脫了,他輕輕爬到李玉玫的身上,開始吻著李玉玫的乳頭,一手搓,一手含著,然後從李玉玫的頸一路舔到了李玉玫的下腹部。

李玉玫開始呼吸有一點變快,嘴裡偶爾發出:「嗯!哦!」的聲音,徐永亮繼續往下進行,將舌尖在李玉玫的陰核處挑動,挑弄幾下後,李玉玫的身體已隨著徐永亮的動作的節奏做輕微的搖動,從陰道裡也流出了淫水,陰核也慢慢突起變的明顯了。

徐永亮見時機成熟,他壓到李玉玫的身上,抓著陽具,用龜頭上下摩擦著李玉玫的陰戶,而李玉玫的動作越來越大,聲音也越來越大聲,杏眼似乎也微微睜開,但是似乎還是沒有很清醒。

徐永亮也無法再忍了,對準了李玉玫的陰道,他輕輕的將徐永亮的陽具送了進去,慢慢的送到底,沒有遇到任何障礙。

徐永亮趴在李玉玫的身上忍不住興奮的輕喘著,熱烘烘的陰道將徐永亮的陽具緊緊的含著,徐永亮感到了好舒服的,徐永亮靜靜品嚐著這種人間最快樂的感覺。

「嗯!永亮!你好壞!啊!」李玉玫的知覺慢慢恢復了,可是一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

徐永亮溫柔的吻著李玉玫說:「陳太太,你舒服嗎?」

李玉玫說:「永亮!哦!好!舒服!你真的!讓!我!好爽!嗯!哦!啊!嗯!哦!啊!啊!嗯!好舒服!啊!我很久都没有試過了!嗯!哦!啊!嗯!哦!啊!啊!」

徐永亮再也忍不住了,開始徐永亮拿手的輕抽、慢送。他用勁地幾次抽送後再來一次重重到底,李玉玫忍不住像蛇般的扭動李玉玫纖細的腰,配合著徐永亮的動作。

經過幾分鐘的抽送後,李玉玫發出了鼻音尼喃地說著:「啊!好硬!嗯!小浪穴漲!好爽!嗯!好充實啊!哦!你好壊!喔!插深入喔!永亮!你的肉捧很大、很長!我的小浪穴出了好多水啊!喔!嗯!嗯!哦!啊!嗯!哦!啊!啊!你都把我操了!你不要叫我做陳太太了!你要叫我!玉玫!啊!嗯!哦!啊!嗯!哦!啊!啊!」

配合著陰陽交合處傳來:「噗吱!噗吱!」的聲音,李玉玫的叫床聲是那麼動人心弦,徐永亮忍不住要洩了,他一洩如注的射向李玉玫的子宮深處。

徐永亮張嘴正要對李玉玫說話:「啊!玉玫!哦!美麗的玉玫!」

李玉玫慢慢睜開了眼睛,她看著還趴在她身上的徐永亮,李玉玫突然將滾燙的雙唇湊到徐永亮的唇上。

徐永亮呆了一下,看著李玉玫微閉的雙目,便配合李玉玫的唇,享受李玉玫的熱情,兩個人的舌頭在嘴裡不安份的攪動,久久才分開,兩人都喘息著。

徐永亮慢慢抽出了他的陽具,他側身躺在李玉玫的身邊;李玉玫還沉浸在剛剛的快樂餘韻中,漸漸的,李玉玫恢復了理智,李玉玫睜開了雙眼,輕聲對徐永亮說:「永亮,你好壞唷!在飯店裡經常看著的來搭帳蓬!衰人!現在又用你的肉捧插人家的小嫩穴!」

徐永亮說:「玉玫,對不起!我實在忍不住!你實在太吸引我了!」

李玉玫慢慢閉上眼睛,輕輕嘆了一口氣:「我好睏,你陪我躺一下好嗎?」

徐永亮把李玉玫擁入懷中,輕輕的吻著李玉玫的額頭,臉頰,李玉玫的手也自然的抱著徐永亮。

漸漸的,李玉玫的呼吸又急促了起來,徐永亮的唇找到李玉玫的唇,熱情的吻了上去。李玉玫的唇好燙,徐永亮知道李玉玫已準備好第二回合了。

這一次李玉玫是完全清醒的,徐永亮要給李玉玫一次完美的快樂。徐永亮的手開始向李玉玫的乳房進攻,他輕輕捏揉李玉玫的乳頭,另一手順著李玉玫的小腹一路摸向她的陰部,他用食指找到李玉玫的陰核,慢慢的刺激李玉玫最敏感的部位。

李玉玫開始低聲呻吟,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動。徐永亮的手指感到溫熱的淫水又漸漸流了出來。

徐永亮乾脆用食指及中指插進李玉玫的陰道,李玉玫輕哼了一聲,她用力抱緊徐永亮,徐永亮輕輕帶著李玉玫的手到他的陽具,要李玉玫也動一動。

李玉玫握住徐永亮的陽具,輕輕地上、下套弄著,徐永亮的寶貝被李玉玫這樣一弄,很快就又雄糾糾的豎立了起來,準備好要給李玉玫好好快樂一下了。

徐永亮起身壓在李玉玫身上,用龜頭摩擦李玉玫的大腿內側,偶而輕輕點在李玉玫的陰唇上,李玉玫的呻吟越來越大聲,尤其碰到李玉玫的陰部時,很明顯的特別刺激。

李玉玫突然把徐永亮緊緊抱住說:「永亮!插我!嗯!哦!啊!嗯!哦!啊!啊!狠狠的抽我!嗯!哦!啊!嗯!哦!啊!啊!」

徐永亮知道李玉玫已很需要了,但徐永亮更知道如果他再多逗李玉玫一下,李玉玫會更滿足。於是徐永亮把陽具平放在李玉玫的陰戶上,他深情的吻著李玉玫,他用他的舌尖挑逗李玉玫。李玉玫的身體發燙,她的舌頭配合徐永亮的動作輕攪著,而她的身體也不安份的輕輕扭動。

徐永亮輕輕對李玉玫說:「你帶我的雞巴進去吧!」

李玉玫用手輕輕的夾住徐永亮的龜頭,帶到她的陰道口,慢慢往肉洞裡塞。徐永亮可以感覺到從龜頭一直到陽具的根部慢慢的被李玉玫濕熱的陰壁緊緊含住。

李玉玫滿足的嘆了一口氣,徐永亮決定改變戰術,要在短時間內把李玉玫徹底征服。徐永亮把陽具抽出到只剩龜頭還留在裡面,然後一次盡根衝入,這種方式就是所謂的[蠻幹],徐永亮開始用力的抽送,每次都到底。

李玉玫簡直快瘋狂了,一頭秀髮因為猛烈的搖動而散的滿臉,她的兩手把床單抓的皺的亂七、八糟,徐永亮每插入一次,李玉玫就輕喊一聲:「啊!用力啊!嗯!哦!啊!嗯!哦!啊!啊!好爽啊!好入啊!哦!大力一點啊!哦!哦!用力抽插我!啊!好爽!嗯!哦!啊!嗯!哦!啊!啊!嗯!爽死了!啊!」

李玉玫悅耳的叫聲讓徐永亮忍不住要射精了,徐永亮連忙用徐永亮的嘴塞住李玉玫的嘴,不讓李玉玫發出聲音,李玉玫還是忍不住發出有節奏的聲音:「唔!哦!唔!哦!唔!哦!唔!哦!」

李玉玫的下體配合著節奏微微上挺,頂得徐永亮舒服的不得了,看到如此沉浸在慾海裡的李玉玫,徐永亮猛力又抽插了十來下,終於要射精了。

李玉玫說:「啊!哦!永亮!啊!我爽死了!嗯!我不行了!嗯!哦!啊!嗯!哦!啊!啊!」

一股酸麻的強烈快感直衝徐永亮的下腹,滾燙的精液就射進了李玉玫的體內。李玉玫已無法動彈,她的額頭和身體都冒著微汗,陰部一片濕潤,李玉玫的淫水混合著一些流出的精液,構成一幅動人的山水畫。

徐永亮起身拿床頭的面紙輕輕替李玉玫擦拭全身,李玉玫睜開雙眼,深情的看著徐永亮,輕輕的抓著徐永亮的手:「永亮,我好累!很久沒有這麼爽!抱著我好嗎?」

清晨,又是一天的開始,徐永亮看著懷裡清秀美麗的李玉玫,他的左手輕撫著李玉玫美麗的臉龐,輕輕的滑過李玉玫堅挺的雙峰,探向了李玉玫昨晚被他幹的陰戶,她的小嫩依然是那麼緊實,真是在性書上所寫的寶穴,外緊內鬆,微帶螺旋,徐永亮每次插入李玉玫的嫩穴時,徐永亮總是感覺他的陰莖的根部被夾的緊緊的,又被微微的扭轉著,舒服極了。

尤其當徐永亮最後衝刺到射精時,徐永亮感覺簡直有一種精液被李玉玫完全掏空的感覺,連精囊跟前列腺液一點也不剩,讓人對那種感覺簡直愛不釋手。

看看時間不早了,徐永亮叫醒了李玉玫,他到樓下的性福飯店買了早餐,回家才一入門,李玉玫早已經起床梳洗完了,李玉玫穿著一件雲白色低胸的小可愛,白色低腰超短迷你緊身短窄裙,銀白的亮光絲襪、和五吋的白色細跟漆皮高跟鞋,臉上已經化上淡淡的薄妝,辣椒紅的口紅,讓李玉玫的唇線顯得更美。

李玉玫坐在沙發上,她一看見徐永亮回來,立刻輕挪蓮步的走向徐永亮,接過徐永亮手中的早餐,李玉玫突然嬌嗔的說:「怎沒有飲料!」

徐永亮說:「噢!我忘了,怎辦?」

李玉玫輕笑了一下,她倚靠在徐永亮身上,伸出她的柔手隔著褲子撫摸著徐永亮的陽具說:「沒關係啦!你的飲料不是都帶在身上嗎?」  

徐永亮說:「哇,真是一個愛吃精液的性感小野貓,昨天還吃不夠啊?」

李玉玫說:「只要是你的,多少我都愛吃!」

徐永亮高興的摟著李玉玫的纖腰,和李玉玫一同走到餐桌,準備吃早餐時,李玉玫說:「我要你一邊吃、一邊姦淫我!」

不等徐永亮回答,李玉玫便拉開了徐永亮的褲鍊,將徐永亮粗大的陽具掏了出來,含在她的小嘴裡吮吸著,直到徐永亮的大肉棒完全硬直。

然後李玉玫站起來跨過了徐永亮的身體,讓徐永亮的大雞巴對準了她那一條超短迷你緊身窄裙下的小騷穴「滋!」的一聲,徐永亮的的大肉棒完全插了她的小蕩穴進去。

李玉玫拿了一個小籠包,溫柔的放進徐永亮口中,接著李玉玫微微起身,讓陽具抽出來一點點後,開始扭著腰,用她的小嫩穴轉著徐永亮的大雞巴,就這樣上面吃著、下面插著,任誰也吞不下那個小籠包,搞得徐永亮性慾大起,心想:「要是不把這騷貨操死,我還能是男人嗎?」

於是徐永亮將李玉玫翻個身,讓李玉玫背對他,他將李玉玫穿著白色五吋高跟鞋的左腳抬起,放在椅子上,握著他那一根被李玉玫挑逗的已經非常硬挺的大雞巴,狠狠的插進李玉玫低腰超短迷你緊身窄裙下的小蕩穴,用勁地一插進去,徐永亮就死插、猛操的抽送,幹得李玉玫一聲接一聲的淫叫:「啊!好爽啊!嗯!哦!啊!嗯!哦!啊!啊!啊!永亮,你的雞巴好兇,幹的好狠、好爽!喔!哦!你插得好深啊!喔!唔!用力一點啊!喔!喔!雞巴頂死人了!哦!好舒服、舒服!嗯!哦!啊!嗯!哦!啊!啊!」  

徐永亮說:「幹、你這千人操、萬人幹的妓女,大雞巴要讓你爽個夠!」

徐永亮一手愛撫著李玉玫堅挺的乳房,一手將小籠包塞進李玉玫的小嘴裡後,便去撫弄李玉玫的陰蒂,一邊死命的抽插李玉玫的小騷穴,搞得李玉玫欲仙欲死,翹著她性感的臀部,任徐永亮在李玉玫背後,從李玉玫的低腰超短迷你裙下,不停的抽插著她的小嫩穴。

李玉玫不服輸的將陰戶夾的更緊,隨著操穴的動作,一夾、一放地要將徐永亮的大雞巴的精液夾出來,李玉玫的小淫穴也是淫水直流,濡濕了她的絲襪。

徐永亮心想:「嘿!嘿!哪那麼簡單就把精液給你!」

突然徐永亮將他的陽具抽了出來不幹了,結果已經瀕臨高潮的李玉玫,老大不高興的說: 「強姦人家到一半,還沒爽就跑,甚麼意思嘛?至少也讓人家爽了才抽開啊!」  

徐永亮說:「嘻!嘻!因為我想去海邊玩時,再姦淫你給大家看啊!」  

李玉玫說:「真的啊!那一定很爽,原諒你了!我先去換衣服,等等再一起去明珠海岸!」

跟著李玉玫說完後,她便進房間換衣服。不消三分鐘,李玉玫穿了一件長大衣走出來說: 「走吧!」

李玉玫溫柔的倚靠在徐永亮懷裡,徐永亮摟著李玉玫走出李玉玫的家,他開了車門讓李玉玫坐進車裡,心中想到:「噢!不如先讓她在路上舔一舔我的陰莖,不知多好!」

於是趁李玉玫坐進車裡的一煞那,徐永亮拉下褲鍊,再看四下無人,然掏出了他的的雞巴,頂向李玉玫。

李玉玫說:「哇,你怎麼在大馬路上就掏出來,被鄰居看到不好啦!」

其實李玉玫剛剛沒被操爽,她想雞巴快要想死了,所以她立刻一口含住陽具,一手愛撫徐永亮的睪丸,就這樣開著車門,徐永亮站在李玉玫的面前,趴在車頂,任由李玉玫在車裡幫他口交。

李玉玫的口交功夫不是蓋的,就在李玉玫用舌尖舔著徐永亮的雞巴、含進含出時,突然聽到鄰居的開門聲,徐永亮趕緊拉上褲鍊,鑽進車裡,馬上驅車離開,徐永亮和李玉玫相視大笑,要是被鄰居看到,不看到下巴掉了地才怪。

一路上李玉玫用手隔著褲子摸著徐永亮的陽具,徐永亮實在不敢在開車時讓李玉玫口交,萬一車禍,性命丟了也就算了,要是車禍時被李玉玫咬斷了命根子,那比車毀人亡還慘,一輩子都沒得玩,所以還是保守點。

終於忍著到了明珠海岸,因為是秋天,天氣已經微冷,但是遊客還是不少。徐永亮摟著李玉玫的小纖腰,在海邊慢慢的走著,走了一會,看著李玉玫及腰的長髮,飛散在風中,加上秀麗的臉龐,與整個海景融合在一起,真是美極了。

徐永亮忍不住的將李玉玫摟進懷裡,吻著李玉玫的臉龐與豐唇,他伸手解開李玉玫長大衣的鈕扣,李玉玫大衣裡穿著一件白紗的透明交叉小可愛,沒穿胸罩,下面一件低腰白紗超短迷你小圓裙,加上白色吊帶絲襪,和白色五吋尖頭高跟鞋。徐永亮趕緊用他的長大衣將李玉玫圍住。

李玉玫說:「嘻!嘻!你不是說要姦淫我給大家看嗎?來啊」

接著李玉玫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下徐永亮的褲鍊,掏出了徐永亮的大陽具,還好徐永亮跟李玉玫的兩件長大衣遮掩著,李玉玫在大衣裡用手撫弄著徐永亮的大雞巴,一邊摸著,一邊說:「嘿!嘿!你的大雞巴好硬了,一定很想幹我喔?嗯!哦!啊!啊!」

徐永亮說:「呵呵!是啊!我很想操死你,可是沙灘有那麼多人,只能讓你夾到射精,不然動作太大,明天一定上頭條!」

李玉玫興奮的握住徐永亮的陽具搓揉,接著站著她將左腳微微抬起,將徐永亮的陽具送入她的小淫穴裡,"滋"的一聲,徐永亮的整根雞巴被李玉玫的淫穴吞了進去。李玉玫將腳放下,接著用腹部的力量,不停的起伏,大雞巴便隨著起伏的力量在李玉玫的嫩穴裡進進、出出,加上李玉玫的陰戶不停的一夾一放,簡直就像在徐永亮的陽具上裝了一部吸精機,彷彿要將徐永亮的精液掏空一樣,舒服極了。

李玉玫也舒服的開始浪叫起來,徐永亮深怕週遭的遊客聽到,他趕緊吻住李玉玫的豐唇,又深怕陽具脫開,他摟著李玉玫的纖腰,整個身體跟李玉玫貼得緊緊的。大雞巴在李玉玫的陰戶裡,不停的撞擊李玉玫的花心,尤其李玉玫的陰道又帶點螺旋,外緊內鬆,越幹雞巴只會越硬、越爽。

李玉玫的雙手開始在徐永亮的身上遊走,輕柔的觸摸徐永亮的每一吋肌膚,大雞巴也隨著李玉玫腹部起伏和陰戶的力量,越吸、越深,李玉玫性交的功夫實在沒話說,徐永亮忍不住的也呼吸越來越粗重。

徐永亮看著旁邊的遊客絡繹不絕的在他們的身旁經過,幸好徐永亮跟李玉玫穿著長大衣,不會被看到,但是看著一個、一個經過他們身邊的遊客,又似乎李玉玫正在被他們的眼睛粗暴的姦淫的那種感覺。

李玉玫好像很享受這種在公共場所被強姦的感覺,徐永亮的陽具傳來陰戶一陣、一陣的緊縮,李玉玫喘呼呼的在徐永亮耳邊淫叫著:「永亮!你的雞巴越來、越硬,頂的小浪穴好舒服!」  

徐永亮說:「噢!玉玫!嗯!你這麼淫蕩!哦!嗯!哦!啊!嗯!哦!啊!啊!雞巴被你搞得好爽!啊!嗯!哦!啊!嗯!哦!啊!啊!」  

李玉玫說:「永亮,你好勁啊!小浪!穴!被你操得!嗯!哦!啊!嗯!哦!啊!啊!好舒!服!嗯!舒!服死了!啊!好爽啊!嗯!」  

徐永亮說:「啊!玉玫!嗯!這麼愛給雞巴來幹!嗯!那我帶你去當妓女去賣淫啊!喔!天天讓大家抽插你的小騷穴好嗎?嗯!哦!啊!嗯!哦!啊!啊!」

李玉玫一聽徐永亮這麼說,更加興奮,小浪穴越來越用力的夾,彷彿正在被眾多買春的嫖客姦淫、蹂躪著,肏得李玉玫淫水直流,大衣裡噗哧噗哧的操穴之淫聲不絕於耳。

李玉玫說:「永亮!我要!我要!啊!嗯!我要大雞!啊!好!永亮!哦!我好舒!服!呃!出水啊!高!潮!永亮!小浪穴!好爽!啊!」

李玉玫的小騷穴死命的夾住徐永亮的大陰莖,一陣、一陣陰的精灑在徐永亮的龜頭。徐永亮也已經興奮極了,大陽具抵住白紗低腰超短迷你小圓裙下的陰戶,在子宮口上,高速噴發了他火熱的精液,強烈的燒灼著李玉玫的子宮口,數以億計的精蟲,從徐永亮體內噴了出去,衝進李玉玫的陰道幻化成無數男人,輪姦她的嫩穴,強暴她的卵子,迷姦她的每個細胞。

李玉玫已經狂亂的叫了起來,引起沙灘上遊客的側目,每個人都用著不可思議的眼光看著他倆。

李玉玫似乎更加的興奮,她不停的用淫穴擠壓徐永亮的陽具,直到掏幹徐永亮所有的精液。李玉玫無力的站著,靠在徐永亮身上,幽幽的說:「永亮!小浪穴!好舒服!精液好燙!好爽!」

徐永亮溫柔的摟著李玉玫玲瓏有緻的身材,看著她那嬌柔豔麗如花的臉龐,大雞巴根本不捨得離開她的嫩穴,舒服的在李玉玫的陰道裡,有一下沒一下的抽搐,浸潤在兩人的分泌物裡。直到整根陰莖,無力的投降,才滑出了李玉玫的陰道。

李玉玫溫柔的愛撫著徐永亮的陽具說:「永亮,你的雞巴好厲害,搞得我好爽,舒服極了!」  

徐永亮說:「玉玫,你的小浪穴好會夾,我沒動作,就被你夾出精來,愛死你了!」

李玉玫將徐永亮的陽具放回褲子裡,拉上褲鍊,徐永亮也幫李玉玫扣好長大衣,摟著李玉玫,欣賞著美麗的海邊景緻,直到在黃昏沁涼七彩繽紛的日落海景中,他倆才踩著輕快的步伐,離開了海灘,開著車,回到他們偷情的屋裡。

徐永亮的心中想著:「如果有一天,假如我因為某種原因不在她的身邊,我的性感美麗的玉玫,他老公能滿足她,讓她快樂?」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