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81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2-20 04:35:14

昏暗房間內,兩女壹男。

  壹名染成金發的女子,大約二十五歲上下,慵懶地躺在床上,風情萬種,臉
上嬌媚妖豔,唇豐而挺翹,很是性感。

  相貌英俊的高中生神色畏縮地站在門邊,另壹名女子則是臉色冷冽,不露壹
絲笑容,但容顔也是絕美萬分。

  高中生遲疑壹會兒,有些瑟縮地開口道:「……我已經把錢轉入妳們帳戶了,
是不是可以讓我離開了?」

  躺在床上的女子沒有說話,點了根菸,拿起手機自顧自地看著。面容冷冽的
女子臉帶嘲諷,譏道:「王偉強,這麼容易放妳走?妳覺得有可能嗎?居然想偷
我和小艾姐的錢,不要命啦?」

  「小艾姐」顯然就是在稱呼躺在床上那妖豔女子的。小艾姐笑了笑,終於開
口說話,手上還捏著壹張身分證,上面的名字是「王偉強」,她聲音有些低沈磁
性:「偉強弟弟,妳把柄都在我們手上哦,而且妳偷東西的監控錄影帶可是在我
電腦裏存著呢。」

  英俊高中生,也就是王偉強,他皺著眉,神色緊張。

  「妳不用緊張啊,我們並不會隨意將這些證據交給警察。」冷冽女子笑著,
神色有些異樣。

  小艾姐道:「沒錯,不用擔心,隻要讓我們開心,壹切都好說。」

  「……開心?」王偉強有些迷惑。

  「是啊。」

  「什麼意思?」

  「例如說……」小艾姐慢條斯理地道:「珊珊,脫吧!」

  冷冽女子珊珊立刻意會過來,她穿著短t與小熱褲,腳下踩著壹雙前陣子很
流行的高統內增高韓版運動鞋,看樣子是夜市貨,而且依照鞋面骯髒的程度,顯
然已經穿了半年以上了。她將鞋子蹬掉,裏面沒有穿襪子、有些熱氣,王偉強甚
至以爲自己感覺到條條熱氣隱約飄了出來。

  「這是?」王偉強仍舊疑惑,眉頭愈皺愈緊。他似乎隱約聞到壹股有些難聞
的腳汗味。

  「偷東西不就該受到懲罰嗎?」珊珊冷冷地笑著,道:「現在到了懲罰時間
了。」說到這裏,她頓了頓,隨即大聲斥道:「舔乾淨!」

  「啊?」王偉強不敢置信,這兩個女人這麼如此會羞辱人?

  「啊什麼啊?」小艾姐忽然坐起身來,壹巴掌呼在站著的王偉強臉上,王偉
強痛呼壹聲,小艾姐身材高挑,手掌也比普通女人來得修長寬大。

  「叫妳舔就舔!啰嗦!」珊珊也掌摑著他。

  王偉強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他垂著頭緩緩蹲下,卻遲遲無法靠近那雙散
發著燠熱氣味的汗腳。

  「舔啊!妳聾了?還是要我們直接報警?」珊珊冷笑道。

  小艾姐有些不耐煩了,她壓著王偉強的頭,直接讓他的唇跟珊珊的腳拇指接
觸。

  王偉強有些掙紮,他想反抗,但想到剛剛被帶到這裏前的經曆,他心有餘悸。

  方才他正在夜店找尋獵物,發現這兩名落單女子,本想偷走她們錢包了事,
沒想到卻被發現,還被兩女毒打壹頓,這兩名女性似乎都有鍛練過,居然輕而易
舉地打倒他這個身材算是不錯的男生。兩人很會挑部位,都專打痛卻不會緻重傷
的部位,他到現在身上的傷口還隱隱作痛。

  「啊!」他又痛叫壹聲,原來小艾姐把抽完的菸頭直接燙在他的手臂上。

  「舔不舔!」小艾姐又打了他壹巴掌。

  「我叫妳舔!」巴掌聲不斷。

  「快!我耐性快被消磨殆盡了!」壹掌接著壹掌。

  王偉強最後不堪毒打,隻得伸出舌頭,輕輕舔了壹下那雙氣味濃厚的腳,很
鹹,又很臭。如果排除氣味,珊珊的腳趾頭很漂亮,腳形完美,就像書中所說的
「玉足」壹般,很能讓人産生性幻想。但是這氣味實在令人難以接受,甚至王偉
強已經開始發出作嘔的聲音。

  「哈哈,他快吐了,珊珊,妳的腳真的很臭,連我有壹段距離都可以聞得到。」

  珊珊對小艾姐的吐槽不以爲意,她早就習慣自己腳上的氣味了,她壹臉冰冷
地對王偉強道:「含住大拇指。」

  王偉強稍壹猶豫,又換來幾巴掌。也不管什麼面子或者臭味了,他連忙將腳
趾頭含進嘴裏。

  小艾姐摸摸他的頭,道:「這才乖嘛。來,妳先幫珊珊舔乾淨兩隻腳,我快
臭死了,我們再來想想看怎麼處理妳這個賤貨。好嗎?BABY?」她最後用天
真無邪的語氣撒嬌說話,王偉強居然覺得含在嘴裏的臭腳沒有那麼難以接受了。

  珊珊不發壹語地冷眼看著王偉強舔她的腳,臉上湧起壹陣潮紅,似是頗爲舒
爽。她有些喘氣地道:「小艾姐,看到這種賤男人在我腳下舔我的臭腳,我好興
奮吶,呵呵,我都有些濕了。」

  小艾姐笑笑,打趣道:「妳這小蕩婦,就喜歡折磨人。」

  「哈哈,我哪有小艾姐妳厲害啊?」珊珊說著說著,又用盡全力摑了王偉強
壹巴掌,罵道:「是不會將腳垢腳皮吞下去嗎?吐個屁!」

  原來王偉強吃到很多香港腳産生的白色腳皮,正要將它吐出,卻被打得眼冒
金星。

  王偉強面露難色,將腳皮含在嘴裏,遲遲不肯吞下,但也不敢吐出來。

  小艾姐居然握起拳頭,朝他鼻尖揍了下去!

  王偉強慘叫,倒在地上、摀住鼻子。

  珊珊踢了踢他的頭,道:「數到三,妳不起來,隻會被打得更慘。」

  王偉強馬上爬了起來,鼻子流出壹管鮮血,壹臉驚恐,帶著哭腔哀求道:
「兩位姐姐,拜託放過我吧,我以後不敢了!」他跪在地上,抱住珊珊的大腿,
以防止她的毒打。

  「姐個屁!要叫主人!哈哈哈!」小艾姐壹巴掌打在他頭頂。

  「是、是!主人!拜託放過我吧!」王偉強連連磕頭,他真的怕了。

  「放過妳可以啊,我從沒想過刁難妳,腳皮吞了嗎?」珊珊笑道。

  「吞、吞下去了。」

  「乖狗狗。」

  過了十餘分鍾,終於將珊珊的兩隻腳舔得都沒有壹絲異味了,小艾姐笑著誇
獎道:「妳真的很適合舔腳,頗厲害的,這麼臭的腳都可以舔得這麼乾淨。」

  聽到小艾姐的誇獎,王偉強心中居然隱隱有壹點點開心,但他自己沒有察覺。

  「好了,我享受完了,先將妳讓給小艾姐吧。」珊珊推開王偉強的頭,脫下
胯下部位有些沾濕的白色長褲,自顧自脫掉內褲,居然當場自慰起來。

  王偉強有些目瞪口呆,無法移開眼睛。

  「偉強弟弟,過來吧。」小艾姐的聲音似乎更加低沈了。

  王偉強回過頭來,他震驚了。

  隻見小艾姐橫躺在床上,身上壹絲不掛,胸部如同高山般聳立,少說也有E
至Fcup,小腹沒有壹絲贅肉,甚至有著淺淺的四塊肌痕跡,雙腿如同白玉般
長而直。最令人震驚的是……她的胯下。

  居然挺立著壹根約莫二十公分的巨大陽具。

  那陽具青筋畢露,如同猙獰惡龍。

  「小、小、小艾姐……」王偉強壹臉驚恐,連話都說不清楚。

  小艾姐臉色壹狠,「還敢叫我名字?」

  「不、不,主人!主人!」王偉強臉上布滿恐懼地跪地磕頭。

  「廢物,滾過來,含住我的屌。」小艾姐壹臉興奮地道。臉上神情更顯嬌媚,
胯下陽具卻愈是昂揚,有種沖突的美感。

  王偉強卻無法克服心中的障礙,原來小艾姐是人妖,叫他去含別人的陽具,
比舔乾淨女生的腳無法接受千百倍啊。

  「嗯?瞧不起我?瞧不起人妖嗎?」小艾姐臉色漸漸轉冷,惡狠狠地抓住王
偉強的短發,壹掌接著壹掌打在他臉上。

  「不是!主人!我不敢,我馬上幫您服務。」王偉強忍著痛,跪下,當機立
斷地含住小艾姐的陽具。眉頭壹皺,不禁露出壹絲噁心的表情。

  「還敢皺眉頭啊?」小艾姐眼睛又是壹瞪。

  「不不,主人,我不敢。」王偉強忍著噁心,卻要擺出壹臉眉開眼笑的樣子。

  「真的是賤狗。」珊珊壹臉興奮,手上的速度加快,嬌喘更加急遽。

  「含好了。」小艾姐低沈的道,又補充了壹句:「漏出來,妳就死定啰,也
別想離開這裏!」

  王偉強還不懂她在說些什麼,隨即,感到壹股暖流非常劇烈的沖擊他的口腔!

  是尿!

  小艾姐居然把尿,尿在他嘴裏!

  好臭,又騷又苦的尿液在嘴裏翻滾著。

  「唔──」幸虧小艾姐隻尿了壹些些出來,她知道王偉強不可能壹次喝下。
不過這也夠王偉強受的了,他眼睛瞪大,嘴巴極限擴張,已經無法容納壹絲其他
東西了。

  小艾姐滿意的點點頭,道:「吞吧,吐出來妳就死定了!」

  王偉強壹臉掙紮,神色痛苦。最後,還是發出「咕嚕」壹聲,吞嚥了下去。

  「好喝嗎?」小艾姐笑著問道。

  王偉強偷偷瞄了她壹眼,有些畏懼地道:「好、好喝。」尿味酸澀,喝在口
中還有股男精的味道,實在有些噁心,但這些話他實在不敢說出口。

  「嗯,那就多喝點。」小艾姐不知是當真了,還是故意的,用獎勵般的語氣
對著他道:「來!」用她修長手指的右手將王偉強的頭強按到胯下。

  這次她沒有再忍著尿,畢竟這樣也不太舒服。

  「咕嚕、咕嚕……」王偉強大口大口吞咽著尿液,臉色有些痛苦,口中含著
壹根頗爲粗長的肉棒,還要顧著狂吞尿液、深怕它會漏出來,自然不是很愉快。

  喝得愈多,男性精液的味道愈是濃重。他有些受不了,嘴巴發出「嗚嗚」之
聲,想提醒小艾姐,自己實在喝不下了。

  但小艾姐臉色依然舒爽無比,無暇顧及、也不會顧及王偉強的感受,自顧自
的尿著,甚至那粗壯的陽具稍稍有些變大,使得尿道縮小,尿柱噴在王偉強嘴裏,
使他喉嚨有些疼痛。

  「噗!」王偉強終於忍受不住,被嗆了壹口,稍微噴出了壹些尿液,噴到小
艾姐沒有脫去的露肚上衣之下擺。

  小艾姐瞬間翻臉,壹臉兇狠,壹巴掌揮了過去。

  王偉強「啪」地被打翻在地!

  「靠,給臉不要臉,能喝小艾姐的尿是妳這賤骨頭的榮幸,居然敢吐出來?」
珊珊內褲也沒穿,直接沖過來開始用力踹王偉強的腹部。

  王偉強痛得整個人都縮成蝦米般的弓形,嘴裏不停求饒道:「求妳們了,主
人!放過我!不要再踢了……」

  小艾姐站起身來,用對於女性來說頗顯寬大的腳掌用力踩住王偉強的臉頰,
見王偉強臉色痛苦,壹邊笑著,壹邊輕聲道:「還敢不敢吐?還敢不敢?」
  王偉強恐懼極了,而且腹部和臉上的疼痛使他更加瑟縮,他壹臉哀求地道: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是我不識舉,主人的尿好喝極了,隻是我不小心噎到,
我該死、我該死!」說到這裏,他跪在地上,不停呼著自己耳光。

  也不管自己的尊嚴與否了,他隻想不要再被毆打,再打下去,他覺得自己的
腹部快要裂開了。

  小艾姐笑咪咪地停手,道:「妳,還想喝嗎?」

  王偉強連忙跪直身子,搗蒜般點頭道:「要、要、要,想喝,想喝……」

  珊珊又踢了他壹腳,笑罵道:「騷貨!愛喝尿!我也來成全妳……」說著,
她用力將王偉強推倒在地,不給他任何反應時間,雙腳跨上他的頭頂,猛然坐了
上去。

  王偉強被迫張大嘴,接著……壹股熟悉的暖流又沖進他的口腔之中。與小艾
姐那猛烈的力道不同,珊珊的尿是有些呈放射狀射出,沒有那麼大力道,他比較
能夠喝得下去。

  但不知道珊珊是不是有些發炎,尿液的腥臭程度比之小艾姐猶有過之,更難
接受。

  王偉強陣陣作嘔,喉嚨湧動,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吐,壹吐就停不下來了,到
時候隻會被毆打得更慘。

  近半分鍾過去,尿柱漸漸減緩,終至消失。王偉強心中頓時松了口氣,卻感
覺到口腔和喉嚨的腥臭尿味,他不由自主地發出「呃、呃──」的聲音,似乎快
要嘔吐出來。

  但他不敢!他憑著意誌力將那股嘔意壓下,並強行吞下。

  小艾姐頓時不爽了,用修長的美腿狠狠地踹了他的跨下壹腳!

  「啊──!」王偉豪頓時眼前壹黑,都快要昏過去了,下體的劇烈疼痛使他
無法思考,整個人倒在地上顫抖。陣陣餘痛仿彿潮水般湧來。

  小艾姐踩了踩他的臉,壹股男子濃烈的腳臭撲面而至,但王偉豪絲毫沒有感
到噁心,他此刻隻顧著下體疼痛,腦筋裏壹片空白。

  小艾姐冷笑著,道:「我才尿了那麼壹點,妳就給我吐出來。媽的,珊珊的
尿妳就喝得下去?瞧不起我?」語帶不忿,她又將腳底狠狠地在王偉強臉上磨蹭,
踩了踩,這才回到床上躺下。

  珊珊扇了王偉強壹巴掌,罵道:「別裝死!不就踢了壹腳而已,快頭,給
我舔乾淨。」

  王偉強此刻疼痛稍有緩解,伸出顫抖著的舌頭,小心翼翼地舔著珊珊那白帶
分泌旺盛的陰部,小力、輕柔而快速。

  珊珊仰頭發出「嗯──」地聲音,神色頗爲享受。

  終於在數分鍾後,珊珊達到了高潮。

  小艾姐笑笑,抓著王偉強的頭發,將他強行扯了過來。「該我了,來,先含
含龜頭。」她笑瞇瞇的,好似人畜無害壹般。

  王偉強畏懼地看著眼前的巨大陽具,或許是看的角度,近在眼前的陽具顯得
更加碩大猙獰,令他心生恐懼。

  「快啊!」小艾姐啪地拍了他頭頂壹下。

  王偉強不敢怠慢,反正剛剛也含過了,張開嘴,將小艾姐紫紅色的龜頭含進
嘴裏,輕柔地舔弄著。惹得小艾姐陣陣舒爽,發出愉悅的呻吟。

  小艾姐的呻吟雖然低沈,卻有明顯的女性味道,但這陽具散發出的男精味道
無比濃重,實在是沖突矛盾,但又無法掩蓋那神秘且令人感覺刺激無比的美感。

  王偉強甚至覺得她的龜頭在嘴裏隱隱跳動著,很像心跳脈搏的感覺。

  小艾姐忽然輕輕「嘶」了壹聲,兇狠地揍了王偉強壹拳!

  「操,誰讓妳用牙齒了!再刮到我小心我他媽拔斷妳所有牙齒!」

  王偉強嚇了壹跳,連忙連聲道歉,跪在地上,壹臉可憐。

  「媽的,壹點小事也做不好!」小艾姐憤恨難消,龜頭上還隱隱作痛,牙齒
刮到龜頭的感覺實在是非常不舒服,也有不小的痛楚。於是她扯著王偉強的頭發,
又將他拖到比胯下還低的位置,道:「舔蛋蛋,用心舔,輕壹點,不然有得妳受
的!」

  王偉強壹楞,看著有些皺褶的陰囊,上面還有壹些男子的汗味,有些下不了
口,但是又想到剛剛連口交都做得到了,壹咬牙,他伸出舌尖,輕輕地在那肥大
的陰囊上畫著圈。

  「嗯……舒服──」

  她本來抓著王偉強的頭發的手也漸漸放松,改爲撫摸著他的頭頂。

  王偉強被如此威柔的對待,心中居然湧起壹丁點感激。

  「再給妳壹次機會,好好含,含到我射,我可以考慮給妳壹點獎勵……例如
放過妳之類的。懂嗎?」小艾姐眼睛笑成彎月形,比之剛剛冷豔的形象又增添了
無數美麗。

  王偉強忙不疊地點頭,小心地把上下排牙齒都收在嘴唇之後,壹開始他小心
翼翼地將直徑近五公分的龜頭含近嘴裏,並且用左手大拇指與食指扣成圈,在陽
具根部套弄著。

  小艾姐壹臉舒爽,拍拍他臉頰誇獎道:「妳這賤貨終於體會到訣竅啦?太棒
了,好舒服──」

  王偉強聞言更是賣力,最後更用起了舌頭,在小艾姐的尿道口輕輕舔舐,雖
然味道有些苦澀鹹酸,但是他已經漸漸習慣了這種味道,甚至開始覺得這也沒什
麼,能看到小艾姐這麼美麗的人笑容出現,已經很好了。

  持續套弄著,並且用嘴巴著重關註龜頭部分,過去了五六分鍾,王偉強的嘴
巴簡直快要脫臼了,小艾姐實在是很持久,他幾乎無法將嘴巴闔上了,隻能機械
式地套弄著。

  小艾姐忽然壹拍他頭頂,語氣有些急促地道:「認真點,放感情去含,我快
射了。」

  王偉強聽聞此話,眼睛壹亮,終於要解脫了!

  他臉上甚至湧起壹絲興奮,更加快速且更加小心地套弄著小艾姐的陽具,喉
嚨不禁發出「哦、哦」的作嘔之聲,但他顧不得自己喉嚨的不舒服,隻想快點讓
小艾姐射精。

  又過了十秒鍾,小艾姐仰頭發出壹聲「哈──」的低喘聲,接著「嗯……」
地壹聲喘息出口。

  王偉強隻感覺到口中含著的大龜頭上仰了三次,三次都噴出黏稠的濃精,壹
股腥臊無比的味道從嘴裏的味蕾被他大腦所捕捉,甚至有股漂白水的錯覺。

  他壹臉驚恐,這味道對他來說簡直比尿液還難以接受。

  「嘔──嘔……」他嘴巴還嘟著,裏面還著許多濃稠精液,不敢吐出,但喉
嚨不停湧動,似乎快要吐出來了。

  小艾姐這時抓住他的兩邊臉頰,笑咪咪地靠近他,兩人的鼻頭差距不到壹公
分。

  從小艾姐美麗的大眼睛中,他看到了壹些寒光,小艾姐笑道:「妳最好給我
乖乖吞下去,如果敢吐出來或者嘔出來之類的,妳自己知道後果的。」

  王偉強眼睛有些睜大的點點頭,強行抑制著想吐的沖動,過了三秒鍾,他終
於下定決心,壹鼓作氣「咕嚕」地吞下那壹大口濃精。

  接著坐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氣,他隻覺得從嘴巴吸入的空氣都是精液的
味道,無比噁心。

  這時,小艾姐又露出了笑容,問道:「好喝嗎?主人的精液可是存了壹個禮
拜呢。」她輕輕捏住自己的陽具根部,擠了擠,龜頭前面又有壹絲精液流出,隻
見那精液呈現淡黃之色,顯然有壹陣子沒有射精了。

  她用食指沾起那壹點精液,塗在王偉強的臉頰上。

  王偉強有些哭喪著臉,道:「好喝,太好喝了。」

  小艾姐用指尖挑起他的下巴,笑著道:「妳擺這個死人臉叫做好喝嗎?」毫
無徵兆,又搧了他壹巴掌。王偉強的雙頰已經紅通通的了。

  「不、不,主人,真的太好喝了!」王偉強隻得笑出聲來,明明臉上痛得要
死,心裏的屈辱感也令他無地自容,但隻能強顔歡笑。

  「嗯,乖──那就好。」小艾姐笑容愈發燦爛,美麗的臉龐下卻是壹顆狠毒
的心腸。她甩了甩自己壹頭金發,對著珊珊道:「珊珊,妳把他褲子脫了吧,我
們來玩玩。」

  珊珊嘿嘿笑著,王偉強壹臉驚愕,脫褲子?不是吧……

  王偉強不敢有任何反抗,他已經被兩人動輒打罵的舉動給嚇著了。

  珊珊粗暴地解開他的皮帶,用力將他的學生褲扯了下來,甚至連內褲壹起給
扯掉了。

  「哇,看不出來還挺肥的嘛,快要比上小艾姐了。」珊珊在他包皮上捏了捏,
笑了。

  「不敢,小艾姐的陽具如此雄偉,哪像我這麼小又細。」王偉強深恐又被打,
連連說道。他嚇得連老二都有些縮進去的感覺,包皮皺皺的,有些醜陋。

  「呵呵,還是包莖啊,真噁心,裏面肯定有很多髒汙吧?」小艾姐打量著問
道。

  「主人,我每天都會翻開來洗的。」

  「那就好。」珊珊說到壹半,用力將他的包皮往下推開。

  「呃──」王偉強隻感到下體壹痛,在極度乾澀的情況下被拉開包莖,實在
有些痛楚。但他不敢抗議,隻能忍著。

  「唷,其實還可以剝開的,不錯不錯。」小艾姐嘲笑道。

  珊珊不知從哪裏拿出了壹條童軍繩,在王偉強的陰囊和陽具根部綁了起來,
另壹頭就拉在她的手上。

  「呵呵,來遛狗啰。」珊珊笑道,命令著王偉強,又道:「趴下啊!狗就該
有狗的樣子。懂不懂?」

  「懂、懂。」王偉強連忙趴下。

  珊珊拉著繩子在房間內到處走動,王偉強隻得艱難地跟著滿地亂爬,尤其陰
囊又壹直被拉扯,使他頗爲疼痛。

  不知是下體受到刺激還是兩人長相實在太美麗了,王偉強壹時間竟然忘記了
身體的痛楚,下體居然緩緩地硬了,由於是包莖,所以在包皮的包覆下隻露出半
個龜頭,整體竟有十六、七公分,快要可以比上小艾姐的長度了。

  「啊哈哈,他硬了、他硬了,好好笑,被人像狗壹樣遛居然可以硬成這樣。」
珊珊大聲笑著,手中的童軍繩拉得更緊了,又用嘲諷的語氣道:「是不是啊賤貨?
看來妳很喜歡我們這樣對妳嘛?嗯?」

  王偉強羞愧地低下頭,心裏的屈辱感愈發高漲,但老二卻是不聽使喚,愈來
愈雄偉壯大。

  小艾姐毫無徵兆地伸出腳,用力地踹在王偉強的陰囊上!

  「嗯──嗚啊──」王偉強痛得滿地打滾,大叫了壹聲。

  「哈哈哈,小艾姐踢得好!踢得好!」珊珊嬌笑著,又補了壹腳。

  王偉強雙眼壹翻白,又大叫了壹聲:「啊──!」

  他幾秒後緩過氣來,雙眼竟然流出眼淚,他跪在地上,連連磕頭,大聲哀求
道:「求求妳們、求求主人們,不要踢我的蛋,拜託!我求妳們!我願意做任何
事,我是賤人,我亂偷東西,我不是人!我該受到懲罰,但是不要踢我的蛋!除
了這件事以外,我願意爲妳們做任何事。」

  小艾姐卻是不理,又作勢要踢。

  王偉強簡直嚇得魂飛魄散,他跪上前去,哭泣著哀求道:「拜託主人,不要
這樣踢我,拜託,我快痛死了,我真的願意做任何事,我可以永遠聽妳們的話,
讓我做妳們永遠的奴隸吧!不要踢我了──」

  「真無趣,這人也太沒骨氣,才踢個兩下就屈服了,真弱……」珊珊嗤之以
鼻道。

  小艾姐笑了笑,道:「我知道被踢到實在很痛,不是他沒骨氣,是這個痛楚
真的不是平常人能忍的。」她頓了頓,又道:「我國中剛開始穿女裝的時候,就
是被這些臭男人欺負,他們居然抓住我,踢了我下體十幾腳,還好沒壞掉啊,妳
現在才有機會幫我口交呢,是不是啊?偉強?」

  王偉強感受著下體陣陣傳來的疼痛,忍痛道:「是啊,我最喜歡主人的大屌
了,希望主人可以再多賜予我壹些精液……」

  「哈哈,賤貨!」珊珊笑罵道:「不踢妳可以,是不是什麼事都願意做啊?」

  小艾姐也盯著他。

  王偉強連連點頭,現在可能連讓他吃屎他都願意了,他實在不願意再承受那
種痛楚。

  「那好。」小艾姐走到他面前,居高臨下看著他。他仍然跪在地上。

  小艾姐輕輕地撫摸著自己,從乳頭開始,壹直撫摸到下體,然後單手搓揉著
自己的陽具,隻見它漸漸昂揚了起來。

  王偉強不敢放肆,看著那漸漸壯大的陽具。

  但小艾姐又沒有將陽具塞入他的嘴裏,她緩緩轉過身,用雙手將自己兩片漂
亮至極的屁股瓣給掰開,露出稍微有些黝黑的肛門。

  緩緩靠近王偉強的臉龐。

  王偉強突然有些恐懼,而且近在眼前的肛門愈來愈接近,他甚至能看到肛門
外的皺褶有著些許黃漬,似是沒有擦乾淨的屎斑。

  「舔吧。」小艾姐的聲音充滿了邪惡的魅惑,低沈得很是性感。

  壹股濃郁的屎味充斥著王偉強的鼻腔。


  「嗯?不是說什麼都願意嗎?」珊珊瞇著眼,起腿,似乎在瞄準著他的下
體。

  王偉強嚇得魂不附體,連忙將整張臉埋入小艾姐的臀瓣。

  也顧不得什麼惡臭了,他不想再被踢下體了,實在太痛了。他埋進臀瓣後,
舌頭很自動地伸了出來,瘋狂地舔著小艾姐那有些發黃發臭的肛門。

  屎的顆粒隨著舔舐進入了他的嘴,又伴著口水進入咽喉。有壹股苦澀的味道。

  「好吃嗎?」小艾姐笑問。

  王偉強壹邊舔,壹邊含糊不清地回道:「好吃、好吃。」

  「哈哈,這個賤貨已經徹底屈服了啊?還真快呢。」珊珊在壹旁開心地鼓掌
道。

  小艾姐的臀部乃至腿型都很完美,實在是很漂亮,雖然兩腿之間掛著壹條有
些違和的巨龍,但是不影響美觀,反而有種沖突之美,王偉強漸漸習慣了屎的味
道。

  很快地,小艾姐的肛門口已經沒有任何屎跡。

  小艾姐慵懶地伸個懶腰,隨即將王偉強踹倒,「滾吧,換珊珊了。」

  「嘿嘿,謝啦小艾姐。」珊珊壞笑著靠近王偉強,直接壹屁股坐在王偉強的
臉上,令他感到滿臉生疼。「該怎麼做不用我說了吧?」

  「是。」王偉強非常認命地伸出舌頭舔著珊珊的肛門。

  三人就這樣過了壹個小時,小艾姐和珊珊也很快地感到無聊。

  「小艾姐,妳還有什麼新花樣嗎?這賤貨已經徹底變成奴隸了啊,再不找點
新樂子就無聊了。」

  王偉強聞言,心中暗喜,她們膩了,看來等下就可以被放走了……臉上不禁
露出壹點隱蔽的笑容。

  小艾姐眼睛很尖,居然發現王偉強偷笑,她用力朝王偉強的手臂踹了壹腳,
罵道:「妳以爲這樣就會放過妳?想都別想。」她直接拿出壹支iPhone5
s,壹臉鄙笑,朝著方才被迫穿上女裝、性感內衣的王偉強拍了幾張照。

  珊珊哈哈大笑,「這個賤奴隸,還以爲會被放過?怎麼可能呢?哈哈,有了
這些照片,以後我們想要尿尿或者拉屎,就不用煩惱還要清廁所了……」

  王偉強面若死灰,已經沒有任何抵抗能力了、心中也提不起壹絲抵抗的意誌
了。

  「妳的樣子還是我的菜的,剛好我父母很擔心我這種特殊的女人很難找到另
壹伴,我就委屈點跟妳在壹起吧。當然,打炮什麼的妳不用妄想,平時沒人時,
妳隻會是我跟珊珊的奴隸,哈哈哈──」小艾姐哈哈大笑。

  王偉強聽了,可能已經哀莫大於心死,已經沒有什麼反駁的欲望了,甚至,
心中自暴自棄地想著,就這樣吧,也沒差了。

  兩年後。

  小艾姐成了臺灣頭號經紀公司的總裁,而珊珊則是旗下最紅火的藝人,兩人
都是公司有名的美女,盡管沒人知道小艾姐是人妖。公司上下都很好奇,兩大美
女居然壹直都是單身,甚至沒有任何緋聞傳出,實在是不可思議。

  當下屬在跟小艾姐彙報著工作時,桌子下面永遠有著壹隻曾經名爲「王偉強」
的狗奴隸趴在她身前,用力幫她口交著,想要上廁所,她直接將陰莖塞入王偉強
的嘴,直接尿就好了。

  王偉強壹臉滿足的微笑,似乎解了渴。

  他已經成了徹底的奴隸。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