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30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左頌星
伯爵 | 2019-2-20 15:13:33

他有一雙像單眼皮的雙眼皮,還有一張看了會讓我頭暈的可愛笑容。

和他的初次見面是在朋友的生日party中,party是在夜店辦的當時正在舞池中享受音樂的我,沒有注意到身後有人靠近也許是因為我穿著全背挖空後腰綁帶式的襯衫,所以難免吸引有點暈酒的人原本專注在音樂裡並跟著節奏擺動的我,慢慢地發現到身後的人已經愈靠愈近了甚至我只要稍微退後一步,馬上就會栽進身後的人懷裡對於這種不禮貌的貼進,我是很不開心的,但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被人這樣從後貼舞當下有點不知所措,我很想踩他的腳,可是又怕力道拿捏不好傷了對方很尷尬就在我感覺對方愈來愈往前逼近,甚至想用下體磨蹭我時,下一瞬間我被人一把拉開了我嚇了一跳,抬頭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是我的朋友救了我本來還很慶幸他剛好下來舞池,不然下一秒可能會有人在舞池裡被踩斷腳但可惜我慶幸地太早了,因為我的朋友也不是什麼好貨色他非常喜歡把我推上舞台,看我在舞台上出糗當然今天身為壽星的他更不可能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果不其然,正當我還沈醉在從變態後貼男的手裡被救出的愉悅時他老兄一個彎腰,我就被他打橫在懷裡了我立刻意識到他又想做什麼了,當然是立馬死命掙紮,雙手用力地往旁邊看好戲的路人抓非常幸運地,有個傻不隆咚的石像呆呆地就站在我伸手可及的位子所以當我的手一勾到他的手時,人說:打蛇隨棍上,大概就是我當下的真實寫照吧開玩笑,在這片隨時會讓人溺斃的汪洋舞池中好不容易飄來一隻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LV行李箱就算是警察來臨檢我也絕對不會放手的,絕不!

也許是我打死不上台、死也不放手的堅定意志感化到了身旁的人被我雙手緊緊纏住脖子的可憐行李箱也決定幫助我,他的雙手輕輕地圈住我的腰讓我的朋友沒辦法把我拉過去,而心眼超壞的壽星見狀也只好幸幸然地鬆手,放我一馬當我感覺到我的雙腳再度站在地面上重獲自由時我馬上鬆手轉身就往朋友的背用力打下去「你很機車耶!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推我上去啦!」我怒瞪著嘻皮笑臉的他「剛剛救了你,上台當一下猴子來報答我啊!」他聳了聳肩,吐著舌頭滿不在乎地說著我也不甘示弱地朝他吐了舌頭後才想到要向剛才無辜被牽連的可憐行李箱…不是,可憐路人道謝「不好意思,剛剛謝謝你了。」我微惦著腳在對方耳朵旁說著而在這時,我也終於看清楚了好心人的盧山真面目他有一雙很像單眼皮的雙眼皮,濃眉挺鼻,和笑起來非常甜的可愛笑容他微微笑著,表示不客氣,那一瞬間我覺得我有些頭暈……夜店我雖然不敢說是老練的熟咖,但至少跑夜店的次數十隻手指頭已經不夠我數了但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這麼一個人讓我有想要主動認識他的念頭畢竟這裡的遊戲規則我瞭解,錯過了,也許就再也見不到面了其實長得比他帥的很多,他也不是第一個吸引我目光的人只是我知道自己的條件在哪裡,我知道大多數我欣賞的對象都不會對我感興趣所以我從來不曾想過我也會有需要鼓起勇氣去開口的一天而那天,也是我第一次在夜店的舞池裡和人擁吻。

當引擎的運轉聲消失在Motel的停車場時,我有一股想要逃跑的衝動當然不是什麼臨陣退縮或突然的道德覺醒這是一場什麼樣的遊戲我很清楚,我也不是初心者只是我自己訂給自己的遊戲規則,一直來不及跟他說我很怕他聽了之後會不開心……或是失望?

其實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了

從上次在夜店離開後,雖然人都已經到了他家樓下但礙於我隔天還要上班的關係,所以我得離開本來他只是要求一個kiss bye,卻莫名其妙地被他轉變成充滿慾望的舌吻當時天還很黑,四周也都沒有人,而我們所在的地方是四面都有住戶的社區中庭所以只要有人還沒睡或是起得早一點,閒著沒事開窗往外看的話就會看到自家樓下正在上演鹹濕吻戲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酒精在作祟或是他本性就是如此地任性我被他緊緊抱在懷裡親吻著,感覺他用力地收緊手臂,像是要把我揉進身體裡似的使勁我甚至有些喘不過氣來,在兩唇交疊又分開的空隙,我忍不住輕喘出聲他似乎有點被刺激到,開始轉戰攻擊我的脖子手也熟練地往下滑進我的褲底(我那天穿很短的熱褲)我嚇了一大跳,沒想到他竟然在大庭…好吧,雖然沒有廣眾,但的確是大庭沒錯竟然就這麼大辣辣地愛撫起來…我不知道是因為酒精使他如此瘋狂無禮或是他本性如此抑或是他見天色未亮又四下無人所以想玩刺激的很久了也可能是他想挑起我的慾望讓我不想走,但也許他醉了,我可沒醉那天實在沒有足夠的時間可以讓我們釋放腦海及身體裡那股對彼此的慾望所以我現在在這裡了…Motel的某間房樓下的停車場裡…我知道這次沒有理由可以躲掉了,而且我也並不是真心想躲,我知道我也想要他但就在要進房間的同時,我很不安之前我都是等到雙方有共識,對方能夠認同我的要求的情況下才做可是這一次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說不出口也許是因為我怕說出口他不能接受的話一切就結束了…進到房間後,我假裝參觀房間研究設備來消除緊張,順便也醞釀一下提出要求的勇氣「那…那個…」我有點怯生生地開口「嗯?」他一邊拿出冰箱裡的飲料一邊回應我

「我……我可以……不脫衣服嗎?」我小心翼翼地看著他,觀察著他的反應果然!他似乎不太能接受,他微皺著眉用一種有些疑惑又有些不滿的表情盯著我「……我…我先去洗澡……」算了!如果他真的不能接受的話,就當作我花錢進來洗澡的吧!

我自暴自棄地想著,轉身快速走向浴室準備洗澡誰知我前腳才剛踏上浴室的地板,他後腳就尾隨著我而來「怎…怎麼了?你不是洗過了嗎?」沒有料到他會跟上來,而且距離還這麼近,我被他稍微嚇了一跳「為什麼不脫衣服?」他一臉狐疑地看著我「因為……」我的原因還沒說出口,剩下的言語全都被他吞了進去什麼啊?不聽我解釋還問我幹嘛?

他一邊吻著我,一邊試著要將我身上的衣物褪去,我緊張地用力抓著他的雙手抵抗著「…衣服…會扯壞啦…」我勉強從他熱烈的唇舌中找到說話的時機他見我死命抵抗,相當乾脆地轉移戰場,他的左手沿著衣擺邊緣鑽進衣內襲向我的乳房,右手也沒有閒著,從我的裙底直探陰戶,逗弄撩撥了起來。我想他應該不意外,因為經過上次的經驗,他可能知道我不需要怎麼挑逗就已經濕了,不知道是體質的關係或是心理層面的影響,當我感覺到對方「需要」我的時候,我的身體就會很自然地有反應,也許在情緒上我還沒有做好準備,但是生理上卻早就已經氾濫成災我想也許是因為我需要感覺「被需要」吧,雖然每個人都會有這種渴望,但是我沈溺其中小時候,因為父親是嚴重的暴力份子,所以母親曾經帶著我和姊姊離家出走幾次,但不知道是什麼樣噁心的巧合在作祟,曾經連續兩年母親帶著我們離家出走後,又被父親抓到的日子都是在我生日的那一天……當然被抓到之後免不了又是一陣毒打

男人暴怒的吼聲及女人求饒的哭聲用力地撞擊著屋子每寸角落這些對我來說其實都還可以承受,也許是習慣了反正只要忍住眼淚乖乖被打,沒多久他就氣消了可最讓我難以忍受,甚至從此埋下陰影的,是當時只大我一歲半的姊姊所說的一句話「怎麼都是在你生日這天?你根本就不應該被生出來!」雖然人說童言無忌,我現在也明白當時的她是在說氣話但有的時候之所以是童言,才更傷人,尤其是聽在當時同樣年幼的我耳裡之後的每一天,我真的很想死,我覺得世界上沒有人需要我,我是一個不被期待的孩子所以當有人需要我的時候,我真的很開心不管目的是什麼,就算只是想要我的身體也沒關係如果這卑微的身體可以滿足你的需求,可以滿足我想要感受「被需要」的需要那就儘管拿去吧當然也有可能一切都是我的自作多情,我只不過是個天生的淫娃蕩婦罷了但我不在乎,原因是什麼都無所謂,我只知道有人需要我,這就夠了漸漸地我感覺到他的喘息愈來愈重,雙手又開始不安份地想扯掉我身上的衣物「等一下…等一下…我先洗澡,好嗎?」我趕忙將他推開,拉好身上的衣裙說著或許是因為血液全往下半身集中的關係。

他的眼神顯得有些恍惚且參雜著些微失望的神情他看了看我,像個沮喪的孩子般有些不捨地退開,放我去洗澡浴室中有一道牆將浴缸和淋浴間隔開來。

我很怕我在浴缸洗到一半他會失控衝進來,所以我決定在淋浴間洗但後來我才發現我的決定根本大錯特錯,因為淋浴間是蓋在最裡面的不大的長方形空間,左右都是牆,如果面對著蓮蓬頭沖澡的話身後就是一整片透明的玻璃門,也是唯一的出入口當我躲在淋浴間裡慢慢脫掉衣服時,他剛好走到旁邊的洗手台洗手我們的眼神在洗手台前大片的鏡子中交會。

我感覺到他直勾勾地透過鏡子盯著縮在淋浴間已經脫掉上衣的我,那一瞬間我才發現到我根本就是陷自己於不義,怎麼會有自己跑進陷阱裡的笨羊啊?

待在這邊洗澡,根本連跑的地方都沒有啊!

我有些慌,可是因為這樣就跑去浴缸洗好像也不對…左思右想都不太妥,最後只好選擇相信他會是個乖乖等我洗好澡穿好衣服出去的正人君子屁啦!!想騙誰啊?都已經到這裡來了,誰還會當正人君子啊?

更何況外面那頭狼還是喝過酒的狼耶!

我急忙將蓮蓬頭的熱水開到最大

企圖以大量的蒸氣來霧化玻璃門,好讓他無法從外面看清楚,但我知道這終究只是我的自我感覺良好和腦袋裝屎而已,誰會想要乖乖的站在外面看呢?

當然是直接開門進來啊啊啊……竟然真的進來了啊啊啊啊啊…救命啊……當我正在和自己內心的天使與惡魔纏鬥的同時他已經脫個精光,大辣辣地打開玻璃門走了進來「等一下…你不是洗過了嗎?不要進來啦!」才剛抹上沐浴乳的我,轉身發現他已經來到身後,嚇得急忙遮住自己的身體「可以再洗一次啊。」由於沐浴乳的關係,他的雙手像章魚似地馬上就從我的後腰溜到乳房,然後大力地搓揉著她們,之後左手玩弄著我的乳尖,右手則順著腰線滑到臀部揉捏著,然後再移到腹部將我的身體往後拉,讓我感受到他雙腿之間硬挺的雞巴。

當他的牙齒輕咬著我的耳骨,粗重的氣息噴進我的耳朵裡我身子立刻一軟,雖然我身上敏感的點很多。

甚至可以說不需要刻意挑逗敏感的地方就會濕,但耳朵是我最沒有抵抗力的地方了,就像一陣輕微的電流串過身體,酥麻的感覺從腳底竄流而上,我有些腳軟的微蹲下身,他也就順勢退後一些,讓我可以完全蹲下並示意我替他服務和他的大雞巴初次見面真的讓我嚇了一跳,我不敢說我見多識廣,但可以很肯定他是目前為止經歷過最粗最長的,因為我沒有辦法完全含住他的雞巴,我已經試著深入,龜頭的部份都已經完全抵到我的喉嚨,讓我有反胃想吐的感覺,卻還是有大約一個拇指的長度露在外面。

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我條件不好,喉嚨不夠深吧,雖然沒辦法完全含住,我還是盡力伺侯好能力所及的範圍,我先是從雞巴根部的地方,開始慢慢舔到龜頭。

然後舌頭在龜頭的周圍繞了好幾圈,才輕輕地吸進嘴裡,之後馬上又退開,改以雙唇含住雞巴的根部,舌頭一面在嘴裡舔吻著慢慢緩緩地一路含到龜頭,再重覆繞舌的動作後又吸進嘴裡,只是這次我加重了吸的力道,也加長了吸的時間他的手輕輕地纏繞著我紊濕的發,低沈且不穩的呻吟從他口中溢出,當我正想改換含另一邊時,突地他抽離出來,將我拉起吻住我老實說我嚇到了,我以為男人很禁忌和自己的味道say hello但他似乎完全不在意,也許酒精連他的味覺也一起麻痺了?

他的手一把勾起我的左腿,另一隻手則握著自己的雞巴試著進入我的陰道。

「…等…等一下……套子…不要…」我慌亂地伸手阻止他但他似乎不打算停下,他加重了手的力道,硬是不讓我推開,然後在抬頭吻住我的同時進入「……啊」

我感覺自己的陰道在一瞬間被填滿,太突然的刺激讓我倒抽一口氣輕喊出聲,而他也幾乎在同時從口中釋出一股滿足的低喊,然後右手勾起我的右腿,將我整個人抱起。

我緊攀著他的脖子,背靠著牆壁隨著他的律動呻吟著,牆上的蓮蓬頭持續地噴撒出熱水,整間淋浴間已經被蒸氣霸佔,我已經分不清讓我呼吸困難的是蒸氣還是他的衝刺,我所有的注意力都被他一次又一次地進攻佔據,他的動作慢慢地變快,我也感覺到剛剛被他雞巴強硬進入的痛感已經漸漸消失,我知道我變得更濕了,但當我感覺他加重力道和速度時,我的腹部隨著他每一次的深入都傳出一陣刺痛「等……好痛…等一下……」我吃痛的哀求他停下「會痛?」他將我放下,臉上還殘留著享受快感的迷濛,卻慢慢地被疑惑所啃蝕「…嗯…可能……我比較短吧…也許…不好意思哦…」我有些不適地微蹲,手撫著腹部,希望能減輕刺痛感「沒關係。」他又露出了那個溫柔又可愛到令我暈眩的笑容。

將我拉起並低頭舔吻著我的乳尖,同時以手指探入我的陰道內尋找著傳說中的G點,雖然我不知道我到底有沒有G點,但我很訝異他的指技還不錯,至少我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一直從他挑逗的地方傳來,就在我快要忘記腹部的痛感時,他突然蹲下身,埋首進我的雙腿之間。我得承認,他的口技並不太好,或許該說,我遇到目前為止的對象都不太熟練於這個部份,但其實我不在乎,我覺得男人願意這樣做就已經讓我很感動了,能不能讓我真的ENJOY其中,我並不特別在意。反正對我來說,我享受的性愛是感受對方的體溫、擁抱感受對方享受快感的神情及「需要我」的強烈情緒。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有點M的傾向,如果我有些反抗會加強對方想要佔有我的念頭,這會讓我更興奮所以只要是對方想要的,我都會盡力去完成。

就算有些違反我的原則,只要讓我感受到他的慾望,就算原則被打破我也無妨,原本我是堅持一夜的對象絕對要戴套才能做,而且絕對不脫衣服…到底我是真的感受到被需要嗎?還是我被他的笑容迷暈了?

也許都有吧。之後轉戰到床上時,在我感受著他的雞巴在我陰道內進出的同時,我被他以雙臂緊緊地、用力地抱在懷裡時,我這麼想著之前的男人,不管有感情的或是沒感情的。

從來沒有一個人願意費事這樣在歡愛中緊抱著我,一來是因為不好出力,二來也沒必要。

但他讓我感覺他不是只想享受性愛而已,他也想感受另一個人的體溫與擁抱想要感受他也被需要,我們都是同樣寂寞的人。

果然當原則被打破時,後續的堅持就會像骨牌一樣不堪一擊地接連倒下,當我意識到時,事情已經失控了。

本來我只當他是一夜的對象,我也不奢望他還會想要連絡我,即使那時在Motel裡他說他希望還會有下一次,但我只是笑笑當作是他的甜言蜜語,很甜,但不能暖進心裡。

可是我發現我竟然開始想念他的笑容,懷念他的吻和他緊抱著我的感覺。所以我主動連絡了他,我不知道我到底哪根螺絲掉了或是哪條神經斷了。這樣下去會有什麼可怕的後果我是知道的,但我還是不顧一切地栽了進去,就當作是做了一場美夢吧,我告訴自己。

在我的感情完全失控之前,我允許自己盡情地索取他的一切,我想要在失去之前好好感受他帶給我的愉悅,永遠記住並藏進心裡最深最深的那個角落。這段期間我們做了很多次,多到我怕我會就此迷上他的身體,甚至是愛上他幸好他是個非常捉摸不定的人,多少有潑醒我一些,讓我不至於完全淪陷在我決定要結束的那一天,我喝得稍微多了一些,也許是因為我想麻痺自己這樣結束時至少心不會那麼痛。

當他洗好澡回來吻醒躺在床上因頭暈而差點睡著的時候,我立刻翻身將他壓在身下,自此和他做過之後,我發現我喜歡上了在上面,也許是因為他的雞巴夠長,所以當我擺動我的腰時,我是真的有感覺的。

在此之前的性愛裡,我會在上面都是因為對方要求,我扭動臀部也是為了對方,不是為了自己,只要對方有感覺,能夠因此而感受到快感,我就算沒有任何感覺,我也還是會繼續扭動。

但現在我是為了自己,我發現我開始能享受性所帶來的快感了,即使身下的他已經因為我的動作和速度而露出又享受又掙紮的複雜表情,並央求我不要再動時,我也還是壞心地充耳不聞。

反正已經是最後一次了,這次換我好好地享受了他不斷地說不要再動了,然後又問可以射進去嗎?

我一邊低頭在他的耳邊輕輕說著不可以喲。

一邊繼續隨著電音舞曲的重力節奏前後左右地晃動著腰臀,看著他因為快感和痛苦而糾結在一起的表情,我心裡竟然變態地想著,好可愛,天啊!真的好可愛!好想就這樣一直折磨他到死,有人說少數有S或M傾向的人,其實是雙向的。

反過來從M變成S或從S變M也都可行,也許我就是其中之一吧,似乎是真的受不了了,他猛然起身摟住我的腰將我從上位轉變到下位取回主動權,我心裡揚起了一股勝利的優越感。

但是取回上位的他也沒有輕鬆到哪裡去,雖然沒有戴套子固然比較舒服,但是正因為太舒服,所以當想射卻沒辦法理所當然地直接發洩時,這種舒服反而變成了一種折磨。

『就當作是踐別禮好了…

反正現在是安全期』

看著他努力地奮戰了好久,卻遲遲不敢宣洩的樣子,我心裡這麼想著「射進來。」我在彼此的喘息和呻吟聲中聽到自己這麼說,他有些不安地再次確認後,像是鬆了口氣似的加快了速度與力道,沒多久就筋疲力盡地癱趴在我身上用力地喘著氣「果然這句話影響力很大啊。」我一邊笑著,一邊緊抱著他說道「…呵…感覺就好像拿到KEY一樣啊…」他滿頭大汗地撐起身子看著我,輕輕地啄了一下我的唇,然後微笑著也緊緊回抱著我,果然就是這個啊…讓這一切失控的導火線…我偷偷地將他擁抱我的力道及他甜的讓人頭暈的笑容刻在腦海和心裡我不知道這樣的離別該不該說再見…但我並不想再見…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82-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