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26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諸葛流雲
伯爵 | 2019-2-20 16:38:25

一個假目下午,卓明本想找文龍去玩,而文龍有事外出,已經離開了住處,空跑了一次。卓明就一個人到戲院看場電影,這電影很多人要看,買票很不容易,排隊排了好久,總算買到了票。

進場後找到了位置。卓明向四周看看,雖然坐滿的人,卻沒一個是他認識的。在自己的座位旁,還空了個位置。

卓明心想,這部電影一定不錯,才會有這麼多人看。

這時,一位小姐向空位子走來,卓明馬上讓一邊,但這裡位子的間隔比較小,這位小姐還是和他擠得很緊,才走過來。

那女郎不好意思地說道:「對不起,先生,碰到你了!」

卓明笑著說道:「沒關係的,人太多了就會這樣。」

那女郎道:「是嘛,聽說這片子很好。」

卓明道:「票也難買。」

那女郎道:「先生是一個人來?」

卓明道:「本來約了一個朋友,但是他臨時有事不能來。」

女郎道:「一個人看電影,有時也很無聊。」

卓明道:「小姐的男朋友,怎麼沒陪你來?」

女郎笑道:「如果有男朋友,也不會一個人排隊買票。」

這句話已明白的告訴卓明,自己還沒男朋友。

卓明笑道:「很可惜,剛才我在門口,沒有遇見小,如果遇見了,我一定會給你排隊買票的。」

女郎笑道:「就是遇見了,你也不認識我呀!」

卓明道:「現在不是認識了?」

女郎笑道:「你這人說話挺風趣的。」

卓明就趁機會問道:「我想請教小姐貴姓?」

女郎道:「我姓袁,你呢?」

卓明道:「我姓卓,名叫明。」

女郎笑道:「我也沒間你名字呀。」

卓明道:「這是我的習慣,別人問我的姓,我就連名字一起說出來,我認為這樣比較直爽一些。」

女郎笑道:「你這樣說,我也告訴你好了,我叫袁倩文。」

卓明道:「好漂亮的名字。」

倩文道:「算了吧,別開我的阮笑了!」

經過一陣交談,兩人談得很投機。一場電影看完,彼此好像熟悉了很多。

散場之後,卓明道:「倩文小姐,不知是否肯賞光,我請你喝杯咖啡好嗎?」

倩文道:「不太好吧,跟你才認識,就要你破費。」

卓明道:「沒關係,你肯賞光是我的榮幸。」

倩文道:「那走吧,去那一家?」

卓明很高興的帶著她走進一家咖啡館。叫來飲料,兩人閒談著。剛才在戲院裡,因為燈光較暗,沒看清她。現在看得很清楚了。她約在二十歲左右,身材十分健美,圓圓的臉上掛著微笑,穿了件襯衫,一條長褲,樸素大力。講起話來,給人甜甜的感覺。

倩文道:「卓先生,看你體格健壯,大概很喜愛運動吧!」

卓明道:「喜歡爬山,所以變得黑黑的。」

倩文道:「難怪呢,今天會來看有關山的片子。」

卓明道:「那麼你也是一位登山女英雄了?」

倩文道:「那裡,以前常爬山,近來沒伴不爬了。」

卓明道:「想不到今天遇到一位同好,以後有機會我願為你服務。」

倩文道:「陪我們女人爬山,可是件煩事哩!」

卓明道:「那有什麼關係,走不動我會扶你走。」

倩文道:「算了吧,你別把我看的那麼沒用。」

卓明道:「你的同伴,怎麼不跟你一塊去了?」

倩文道:「她結婚了,有了丈夫還爬什麼山。」

卓明道:「你不爬山大概也快結婚了?」

倩文道:「我是有名的「野女郎」,誰還敢要。」

卓明笑嘻嘻的指著自己道:「這個人敢要。」

倩文臉紅紅的道:「你怎麼這樣說,下次不跟你一塊玩了。」

卓明忙道:「對不起,下次不說了。」

倩文道:「跟人家講話就開阮笑,我要走了。」

卓明道:「不講了,等會我送你回去。」

卓明說完,就色迷迷的看著她。袁倩文被看得低下了頭。在咖啡室裡,坐到天已經黑了。倩文也沒有要走的意思。

卓明便道:「肚子餓了吧?去吃飯好嗎?」

倩文道:「跟你談得很投機,忘了時間,真有點餓了。」

在飯館裡,卓明獻上無數的慇勤,兩杯酒喝下去,情文便有點不支了,臉紅紅的,心跳得很厲害。

吃完了,兩人在路上走著。倩文道:「真不該喝酒,弄得臉紅紅的怎麼回去?」

卓明道:「那等一會再回去吧!」

倩文道:「就這樣逛馬路嗎?」

卓明道:「是不是找個地力,你先睡一下?」

倩文道:「才不要呢,你盡想一些壞主意。」

卓明道:「那怎麼辦?」

倩文道:「前面就是一個小公園,到裡面坐一會再走吧!」

來到公園俚,夜色更深了,暗暗的燈光,照在一對對的情侶身上,都顯出親熱的擁抱和熱吻。看在倆人眼裡,心裡也跟著跳躍。坐在石椅上,倩文緊依著他。卓明慢慢抱住了她。

倩文道:「別這樣嘛?」

卓明道:「可愛的小姐,給我一個吻好嗎?」

袁倩文道:「才不要,吻了一下就有無數個。」

卓明看她並沒有生氣的意思,膽子就比較大一點了。伸出雙手,就把情文抱住了。

倩文推拒兩下,也就不動了。卓明就吻了過來,倩文把臉轉向一邊,不讓他吻。但經不起卓明的數次索吻,袁倩文就把嘴張開了。卓明吮吸看舌尖,熱吻著嘴唇。吻過了無數次,倩文就自動和他接吻了。一種無言的熱吻,再加上卓明的撫摸,倩文已變成一個軟綿綿的人了。渾身上下,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卓明伸手,就摸到她的胸部裡面去。

倩文道:「不要嘛!會痛的,要輕一點哦!」

卓明道:「我知道,我會小心的。」

一對圓潤的乳房,已經被卓明摸住了。倩文把眼睛閉上了!口中喘看長氣。卓明的手指,輕捏著她的乳頭。倩文全身麻麻的,整個的身體都倒在卓明的懷裡。

卓明道:「倩文,這樣你舒服嗎?」

倩文沒答話,只是「啊」了一聲。

卓明道:「拿出來讓我吻好嗎?」

倩文道:「這怎麼可以呢?羞死了!」

卓明道:「那麼到我的住處去好嗎?」

倩文道:「不要,跟你去會胡來!」

卓明道:「保證不胡來,一切尊重你。」

卓明一面說,一面撫摸著,盡量的挑逗她。倩文被挑逗得渾身難過,臉飛紅,嘴唇乾,只好也抱住卓明,用一隻手,有意無意的碰到卓明的下面、卓明被碰得那寶貝有些反應了,把褲子頂得好高。

倩文看得吞了吞口水,並隔著褲子捏道:「這是什麼?翹得這麼高!」

卓明道:「我掏出來給你看看好嗎?」

倩文道:「在這裡怎麼可以,你是故意整我丟人!」

卓明道:「為什麼會丟人?」

情文道:「這是公共場所,又不是房間,叫人看了多丟人!」

卓明抱緊她道:「找個住處去吧!」

倩文道:「去了準會被你弄死。」

卓明道:「不會嘛,好才要,不好你可以不要。」

倩文道:「你就那麼有信心。」

卓明道:「我有信心,你不信又有什麼辦法?」

這時卓明也不管倩文願不願意!拉著她的手就走出了公園。

倩文道:「去哪裡呀?把我拖得要倒下去了。」

卓明出了公園的大門,就站在路邊,叫了一部出租車,拉著她就上車,走在車上,卓明又伸手去摸她。因為車上有司機,倩文無法講話,只好用手在他的大腿上,捏了一下,卓明痛得只好強忍著。車子風馳電掣的,馬上就到了門口,付完車費,卓明慇勤地扶著倩文下車。

倩文道:「這是什麼地方?半夜三更把我拖到這裡,你一定不存好心。」

卓明道:「什麼話,我是請你來的嘛!」

倩文道:「我以為是被壞人綁架來的呢!」

兩人說笑著,卓明便開了大門,進入了自己住的房間裡。

倩文向四周看了看道:「一這裡就是你一個人住呀?」

卓明道:「加上你,不就是兩個人了。」

倩文道:「我是問你,是否一個人住這裡,另外的房子有沒有人?」

卓明道:「這裡很清靜,只有我一個人。」

倩文道:「一個人住這麼大的房子,不害怕呀!」

卓明道:「有呀!我就怕沒有小姐陪我,可是今晚我找到了。」

倩文道:「你真的那麼有信心?」

卓明道:「只要你不拖後褪,我是絕對有信心。」

倩文笑了笑,也沒有說什麼,卓明又要抱她,但是她用巧妙的方式,就避開了。

卓明道:「怎麼這樣嘛?這裡又沒有人。」

倩文道:「我知道,你的意思軾是要找沒人的地方欺侮我。」

卓明道:「你知道就好了,何必要躲我呢!」

情文道:「你是主人,應該尊重客人。」

卓明不管許多了,一抱就抱住了她。倩文也再沒有拒絕,同時也倒在卓明身上。

卓明一面吻!一面在她身上撫摸。

倩文口中說道:「不要這樣,不要嘛!」可是身體緊緊的貼在卓明身上。卓明慢慢的將她的上衣解開了,又很巧妙的,把她的上衣脫下來。

倩文道:「哎呀!怎麼脫人家的衣服呀!這樣不好嘛!但她一說完,乳罩也被解下來了。倩文急急用手遮住了胸脯,卓明趁機,仔細的欣賞她的胸脯,雪白的嫩肉,豐滿而富彈性。乳峰像一個紅櫻桃似的,紅嫩欲滴,真是美得不能再美了。

卓明道:「好漂亮的胸脯。」

卓明用手捧著倩文的胸脯,輕吻著。倩文被舐弄得全身都在發抖了,卓明吻了一會兒,就伸手解下她的牛仔褲。

倩文道:「哎呀!不行啊!你怎麼一點也不客氣?」

她邊說邊按著褲子。可是已經被脫下來了,好妙呀!原來倩文裡面沒穿內褲,長褲一脫,現出了全部真實情況。細細的腰際,圓闊的臀部,一雙均稱的大腿,生得細白滑潤。卓明看到了也摸到了,心裡高興得要發狂了,趕緊把自己的衣褲也脫個精光。卓明吻著倩文,倩文也半閉著眼睛,伸手去撫摸卓明。

倩文一摸,就翻著大眼睛道:「我的天,怎麼這麼大的東西,我從來沒見到過。」

卓明笑道:「試試吧!會令到你舒服得上天的。」

倩文道:「不要!會弄死人的,這麼大的東西。」

卓明道:「這又不是假的,貨真價寅,包你滿意。」

倩文道:「不要!你自己誇大,我也不喜歡。」

卓明道:「不喜歡就算了,我來穿上褲子好了。」

倩文道:「等一下,別那麼小氣嘛!讓我試試也好,行了再說。」

倩文身子就住床上一倒,卓明就跟著倒在床上。兩人在床上,互相的揉摸,倩文被弄得忍不住了。她說道:「卓明,你到底玩過幾個女人了?」

卓明道:「很少,都找不到。」

倩文道:「現在我不是被你找到了?」

卓明道:「你現在摸得真好,我要忍不住了。」

倩文道:「我也一樣呀!」

卓明道:「我們兩個來幹一次,看好不好玩!」

倩文道:「你要輕些才行?那麼大會痛死人的。」

卓明道:「我的經驗不多,但你可以教我呀!」

倩文道:「我是有玩過幾次,可是他們那東西很小,滿好玩的,可是你的這麼長,好怕人哦!」

卓明道:「既然上床了,好歹也要試一試呀!」

倩文道:「試就試嗎?你現在逗得人家難過死了。」

卓明翻身騎到她身上。

倩文道:「輕一點。」

卓明便將身體向前進攻。

情文道:「哎呀!好痛!」

卓明再度前進。

倩文把嘴張得好大。並且叫道:「哎呀!不得了,弄死我了!」

卓明道:「才只是出了一點點力呢。」

倩文嬌喘著說道:「慢慢來,不要緊,一點點前進。」

卓明道:「那我要再來了。」

倩文道:囿等一下嘛,我會死的,先停停嘛!」

卓明見她痛,不敢再進攻。就一面吻,一面捏捏她的胸脯。倩文這時火辣辣的陰道緊緊的夾住男人進入了一半的肉棒,連自己的臀部,也不敢動。恐怕一動,就更痛了。

這樣等了有好幾分鐘。卓明終於忍不住了,他又開始頂進去。倩文一面叫,一面又覺得很舒服,所以也就不太拒絕他的攻勢了。卓明動了很久,終於徹底地成功了。

倩文的陰道完全吞下卓明粗硬的大肉棒,她感到非常的充實和滿足。就說道:「死鬼,弄死人了,都快出不了氣了。」

卓明道:「都成功了,要再動嗎?」

倩文道:「等一下嘛,現在再動會死人的。」

卓明就輕輕的搖著臀部。倩文道:「你搖什麼嘛?搖得我好癢。」

卓明道:「就是要你癢,才好玩。」

倩文道:「你壞死啦。」

卓明一下一下地動著,令倩文又是喘,又是叫的。卓明開始一下一下狠狠的幹著,倩文這時已經有好多淫水分泌,也不再叫痛了。只是說道:「唉呀!好舒服哦!」

卓明又繼續抽動,連續的、重重的、狠狠的幹起來,弄得倩文顫抖起來,在她如癡如醉的時候,一度熱流從卓明處傳到倩文身上。然後卓明就伏在她的身上,緊緊地抱著她的肉體,倩文的人像死了一樣,一動也不動的躺在那裡。

睡了一會兒,卓明又開始動了起來,情文慢慢喘了一口氣。漸漸的才醒過來,感到卓明又在推動了,也覺得癢癢的味道。卓明用起功夫來,就連連的進攻。這時倩文的媚態盡現,卓明令倩文舒服得身子也搖動了。

倩文道:「儘管來吧!好美!舒服死了,我要上天了!好舒服呀!」

倩文嬌喘噓噓的大浪著,卓明的背上也跟著酥酥麻麻了。

倩文突然又叫道:「哎呀!美死我了,你好會玩呀!弄得我死去活來了。」

卓明道:「你舒服嗎?」

倩文道:「你剛才的精液在裡面潤滑,好美呀,我喜歡你。」

卓明道:「你以前有這麼好嗎?」

倩文道:「哎呀!不要問嘛,怪不好意思的,以前都是胡來,恨本沒有這麼舒服。

那你又有什麼經驗?你也告訴我呀!」

卓明道:「說實在的,以前都是偷偷摸摸的,一點也不痛決,跟你是最舒服的一次了。」

倩文道:「我才不信。」

卓明道:「騙你幹嘛?以前有試過五六個,但一點味道也沒有。」

倩文道:「你跟我還滿意嗎?」

卓明道:「當然滿意了,你是令我感到最快樂的小姐了。」

倩文道:「你這裡有地方洗澡嗎?」

卓明道:「你別小看人好嗎?洗澡間總是有的。」

兩人一塊洗好之後,又上床睡了。

卓明道:「你不回去沒關係吧!」

倩文道:「我一個人想怎樣就怎樣,沒人管。」

卓明道:「那好,你搬來和我一塊住好了,有需要時,也較方便。」

倩文道:「你別說得那樣輕易,想要我的男人多的是,可是我看不上眼。」

卓明道:「我也想這麼美的小姐沒人追,誰會相信?」

倩文道:「今天第一次遇到你,就與你一起了,這大概是緣份吧!」

卓明道:「看電影時我就想抱你了。」

倩文道:「那你為什麼不抱呢?」

卓明道:「怕你大叫起來,我就完了!」

倩文道:「我告訴你,我才不敢叫哩!喂!你什麼時侯還去爬山呢?」

卓明道:「有了你我就不想動了,如果你有興趣,我們兩人一起去。」

倩文道:「我才不要哩,以前我就是為了爬山才跟男人幹這事。」

卓明道:「在山上打野戰。」

倩文道:「是呀!爬了五次山,幹了五次,腰酸背痛的。」

卓明道:「那真好,男朋友把你抱下山是嗎?」

倩文道:「我也不是那麼沒用,不過很苦是真的,所以現在沒興趣了。」

這一夜,兩人甜得跟蜜糖一樣,一夜幹了四次,天快亮時,倆人才睡下了。

文龍和卓明分開後,已經有十多天沒見面了。卓明在這些日子裡,迷戀著倩文,兩人跟新婚一樣,一會兒也分不開。

這一天上午,文龍來找卓明,到了卓明住處,按了很久的門鈴,卓明才披著外衣,走了出來,開門一看,原來是文龍。

卓明道:「原來是你,很久沒見了。」

文龍道:「我以為你又爬山去了,所以來看看你。」

卓明道:「這幾天也算是在登山。」

文龍道:「登什麼山?」

卓明道:「玉女峰是人間的妙景。」

說得文龍答不出話來。

卓明道:「到房裡來,慢慢的談。」

文龍以為卓明這是跟往日一樣,就低著頭,一直朝房裡走去。剛進來,抬頭一看,文龍就「唉呀」一聲,急忙退了出來,原來倩文赤裸著全身,睡在床上,臉朝外,一對誘人的胸脯全看到了。

文龍道:「卓明你怎麼了?有女朋友也不講一下,害我撞進房去了。」

卓明道:「有什麼關係呀!」你又不是沒見過女人。」

文龍道:「不能這麼講嘛!總要分清一點才好。」

這時文龍聽到一陣嬌滴滴的聲音道:「卓明,是誰啊?怎麼不告訴我?」

卓明道:「是一位老朋友,你快起來吧!」

文龍問道:「卓明,這位小姐是誰呀?」

卓明笑道:「是一段奇遇。」

文龍道:「能不能講講看。」

卓明道:「她馬上要出來了,等下有空跟你談談好了。」

這時,房裡走出了一個美麗的女郎,穿了一件露背裝,一條熱褲,全身的曲線都暴露了出來,她拖著一雙拖鞋,就走到卓明的身邊,半靠在卓明的身上,那一股誘人的騷勁真夠瞧了。文龍被這噴火女郎迷住了,看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卓明道:「文龍,我介紹一下,這位是倩文小姐。」

又對倩文道:「這是我好友,文龍先生。」

倩文點頭笑道:「請坐嘛,程先生。」

文龍連忙道:「你請坐,倩文小姐。」

倩文見文龍看自己看得呆了,心想這個可能也是一個色鬼,又見文龍高高的身材,有力的雙臂,配上英俊的臉,長得挺順眼的,就是那付看女人的樣子,也叫人發笑。

卓明也發現文龍有點不對勁,就大聲道:「文龍,你怎麼了?想把她吃下去呀!」

文龍的臉一紅,笑道:「沒有呀!我覺得她好漂亮,就多看了一眼。」

卓明道:「既然好看,你就多看看吧,沒關係的。」

倩文就打卓明一下道:「去你的,讓他看,看上怎麼辦?」

文龍忙道:「不敢!不敢!」

卓明道:「會不會是你的事,她跟我認識也沒幾天就成好友了。」

倩文這時發覺文龍嘴裡在說話,可是兩隻眼睛,還是死死的直視著自己的大腿和胸部。看得她有些忍不下去了,就對卓明道:「你們坐一下,我回去一下馬上回來,誰都不準離開,一定要等我。」

卓明道:「回去幹什麼?在這裡聊天多好。」

倩文附著卓明耳邊道:「我去穿一件長點的衣服,你沒看見,文龍看我看的像要吃人一樣,真是好怕人。」

卓明笑笑道:「快回來,我們等你。」

倩文一走,房裡的空氣就變了。

文龍道:「幾天不見,老兄原來在過溫柔的日子,比爬山痛快多了。」

卓明道:「這是奇遇,來得很快。」

文龍道:「講講認識的經過,讓我來學習一下。」

卓明就把經過及如何弄到手的經過,講了一遍。

文龍道:「怎麼你老會碰到好事,我一次也沒甜到。」

卓明道:「這叫做把握機會。」

文龍道:「倩文去那裡了,會不會回來?」

卓明道:「你放心,她一定會回來的,現在去換衣服,她說你老看她的腿,看得她很不好意思。」

文龍臉紅紅的道:「你吃醋了?」

卓明道:「什麼話?她又不是我的什麼人,我跟她在一塊是彼此需要,玩玩的事就不能認真,所以你覺得女人陪過你,就是你的,這是天大的錯誤,如果她對你有意思,我絕不會吃醋,大家都是玩玩而已。」

文龍道:「你這樣,我真有點不好意思。」

卓明道:「為什麼?是不是覺得她不夠性感。」

文龍道:「說老實話,你對她是不是認真?」

卓明道:「我何必自尋煩惱。」

經過了交談之後,文龍已經瞭解卓明對倩文,不過是抱著玩玩的心理,倩文也不過是找刺激罷了,於是文龍的態度也有了轉變。

過了一會兒,倩文又回來了,並且帶了一位小姐來。

卓明道:「歡迎!歡迎!這位小姐是誰呢?」

倩文道:「我的朋友,姚美莉。」

文龍笑道:「真是一雙玉人兒,都那麼漂亮,看得我心發慌。」

倩文道:「那你也請你的女朋友來這裡。」

文龍道:「如果有的話早就帶來了!」

美莉道:「不要客氣了,先生一表人才,怎麼會沒女朋友呀!」

卓明道:「就把美莉介紹給文龍好嗎?倩文,這要你幫忙了。」

倩文道:「人在這裡,還要我幫什麼忙?要我送上床呀?」

美莉紅著臉道:「死倩文,你講什麼嘛!」說得大家笑起來了。

倩文換了一件洋裝,顯得更加美了。美莉穿了件襯衫和迷你裙,一雙王腿裸露在外面,身材比倩文高,胸大臀肥,把文龍也看呆了。

倩文笑道:「文龍,美莉被你看得快化掉了。」美莉臉一紅,頭低了下來。

文龍也打趣道:「她有穿衣服,沒有你剛才那麼好看,尤其你裸體躺在卓明床上,讓人看了就想入非非。」

倩文道:「死不要臉,偷看人家。」

文龍道:「我沒偷看,只看一眼就走了。」

倩文道:「卓明,我們走,讓文龍看美莉的裸體好了!」

美莉道:「死倩文,我又沒惹你,怎麼講到我頭上來了?」

卓明笑道:「這叫好人難做。」

文龍道:「你跟倩文都是好人,好得不能再好了。」

卓明被倩文拉進房去了。現在客廳中剩下美莉和文龍了。

美莉道:「這兩個怎麼把客人留在客廳,自己卻入房去了!」

文龍道:「這大概是幫找們製造幾會吧!」

美莉的臉一紅說道:「製造什麼機會?說得怪丟人的。」

文龍坐在她身邊,握住她的手道:「美莉小姐的手,好細嫩呀!」

美莉低著頭道:「不要這樣嘛,會被倩文他們看到的。」

文龍道:「他們恐怕已經上床了。」

美莉道:「你怎麼知道,專想些不好的事。」

文龍道:「怎麼不好,男女間就是這些好事,想也想得到的。」

美莉道:「我才不會相信這些呢!」

文龍道:「我們打賭吧!輸的任罰!」

美莉道:「賭就賭,怕你嗎?」

這時屋裡傳出了嘻笑聲,就聽到倩文叫道:「死鬼,弄得人家好癢!」

美莉聽了臉更紅了。文龍走到房門由門縫中向裡看去,卓明和倩文兩人都脫得光光的。倩文躺在床上、卓明站在床前,俯下身去吻著倩文的胸脯。倩文撫摸看卓明,一面撫摸,一面在笑。

文龍看了慾火上升,用手招一招美莉道:「快過來,看他們在幹什麼?」

美莉道:「不要嘛,看了會難過。」

文龍走了過去,把她拉了過來,美莉向門縫裡一看,臉紅得更厲害了。

文龍道:「好看嗎?」

美莉道:「這兩個怎麼這樣?好噁心!」

文龍道:「倩文的身體好美。」

美莉道:「去你的。」

文龍:「讓我看看你的好嗎?」

美莉道:「你這人怎麼這樣,才認識就說這話。」

文龍道:「一次生,二次熟,再一次就是老朋友了。」

美莉道:「你好口甜舌滑呀!」

文龍道:「我們剛才打過賭的,輸的任罰嘛!」

說著,不管她如何,就上前抱住了她。

美莉也沒有怎麼拒絕他,她只是半推半就的。文龍就摸起她的胸脯來了。

美莉道:「輕一點捏嘛,會痛的。」

文龍把手伸到她的衣服裡面去了。美莉閉上眼睛,享受著撫摸的滋味。文龍拿著她的手,就往自己下面放。

美莉的手剛一觸到。就問道:「是什麼東西,硬硬的?」

文龍道:「你摸摸就知道了。」

美莉道:「我不要摸,怪怕人的,一定不是好東西!」

文龍道:「我們到沙發上去吧!」

美莉道:「你先不要動我,我們一齊去看看他們現在幹些什麼?」

說著,兩人再往門縫中看去,只見倩文用手撫著卓明的身軀,倩文張大了嘴巴,著眼睛,卓明也撫摸著倩文的胸脯,用手揉弄著,再慢慢的把下體向前推進。

美莉道:「他們在幹了!」

文龍道:「看得我也癢得要命。」

美莉道:「就是嘛,我褲子也濕了!」

文龍抱起美莉就往沙發上放,急忙把美莉的衣服脫了下來,美莉一點抵抗力也沒有了,她讓文龍脫得光光的。文龍自己也脫光了衣服,那寶貝兒猛的跳了出來。

美莉道:「卓明的寶貝好大呀!」

文龍道:「你看我的,會比他大嗎?」

美莉看了看,笑道:「今天看到的兩個男人,東西都這麼大。」

文龍道:「我們倆個誰大?」

美莉道:「不知道,不過看起來,你比他的要大一點。」

文龍道:「我們也來幹一次好嗎?」

美莉道:「這裡怎麼可以,沒有床怎麼做?」

文龍道:「就在沙發上吧!」

美莉道:「沙發上不方便。」

文龍道:「方便不方便,試試就知道了。」

說著,就把她抱到一個單人沙發上去。

美莉道:「這個小沙發怎麼做呢?」

文龍叫美莉坐到沙發的扶手上,然後扶著美莉的上身,讓美莉往後面倒下去,美莉照著他的話去做,正好美莉的肩膀,睡在沙發另一扶手上,一腳翹在沙發的靠背上,另一腳放在一個小桌子上,這樣美莉的兩腿就分開,仰臥下來。

美莉道:「這樣我的腰用不上力。」

文龍道:「有我抱著就可以了!」

文龍伸手在美莉的身體上摸了幾下,再用手抱著她的纖腰,看準了,便乘勢進攻。

美莉吞了吞口水道:「哎呀!輕點嘛,人家好久沒有試過了,會痛的。」

文龍慢慢的動著,先是一下一下的慢慢抽動,過了一會之後,又用力推進,美莉被弄得喘也不是,叫也不是的,美莉想要搖擺一下臀部,又怕摔了下來,只好拚命忍著。

文龍愈來愈快,愈來愈用力。美莉叫道:「哎呀!又痛又癢又舒服!」

文龍拚命地狂攻。美莉也叫道:「好!好爽哦!不要停呀!」

文龍又用力的狂攻了一會,美莉舒服得抱緊了他打了一個冷顫。

文龍道:「你洩了?」

美莉道:「是啊!我好累!」

文龍道:「怎麼這麼快?」

美莉道:「都怪你,把我放到這上面去。」

他們正講著,背後有人笑道:「好呀!你們做的好事,在沙發上就幹。」

文龍和美莉一看,原來是倩文同卓明倆個人,不知什麼時侯已站在後面,美莉羞得滿面通紅,急著找衣服,倩文就把美莉拉了起來。

卓明道:「你們倆個真會選地方。」

文龍道:「你還好意思說,你們自己進房裡去,把我們丟下不管。」

倩文道:「我們要是管了,你們還做不到好事呢!」

美莉道:「死倩文,都是你做的好事,要不我們也不會了。」

倩文道:「誰叫你去偷看,明明知道是那事看不得的。」

卓明道:「美莉小姐,現在可以把褲子穿上了。」

美莉道:「文龍,我的褲子呢?」

倩文道:「他怎麼知道你的褲子呢?」

美莉道:「是他幫我脫的嘛!」說得大家都笑了起來。

文龍和美莉把衣服穿好之後,四個人又聊起來了。眾人嘻嘻哈哈的笑鬧了一陣子。

卓明提議一起去吃飯,倩文跟美莉都反對。

倩文道:「我才不要,累得半死還跟你們滿街跑。

美莉道:「我願意餓肚子,也不願意出去。」

卓明道:「那吃飯的事要怎麼辦?」

文龍道:「你去買些東西來,隨便吃吃算了。」

美莉道:「你是主人該你去,你買什麼就吃什麼。」

卓明道:「好!好!我去。」

卓明說著,就一個人出去了。客廳只有倩文、美莉和文龍三人。

美莉又對倩文道:「卓明那東西好大,弄了半天你不累呀?」

倩文道:「文龍的也不小,剛才看到好長呀!」

文龍道:「你們小姐在一起,就喜歡論長論短的。」

倩文道:「怕什麼,哪個不喜歡東西大點的!」

美莉道:「他們兩個都差不多,文龍的好像長點。」

倩文道:「真的嗎,文龍,讓我再看看好嗎?」

文龍道:「看倒是可以,不過我怕讓卓明知道了會生氣的。」

倩文道:「怕什麼?我又不是他太太。」

文龍為了要表示自己的東西大,就當著倩文和美莉面前,給她們看個清楚。

倩文看了道:「是啊!好長,要比卓明的長,不過卓明的比他粗了點。」

美莉道:「他的真使人要上天。」

文龍道:「倩文,我們也來一次好嗎?」

倩文道:「你不怕美莉吃醋?」

美莉道:「你們想的真好,我不願意。」

倩文道:「你不願意,我用人跟你換。」

美莉道:「換那一個?」

倩文道:「卓明呀。」

文龍道:「還是等他回來,商議之後再說。」

美莉道:「在這裡也不行,又沒地方好睡,我看還是另找地方。」

倩文道:「小姐,你仔細看看,這裡有好幾個房間哩!」

文龍道:「我知道,可是門鎖著呀!」

倩文道:「不會叫卓明開呀!」

這時,卓明買了一大堆吃的回來了。一進門,就見他們三個坐在一塊。

卓明道:「好呀!叫我買吃的,你們兩個小姐只要文龍一人了!」

倩文笑著說道:「文龍願意換人,把美莉給你好了。」

美莉道:「我不要,我怕吃不消。」

倩文道:「不會的,我都行,你試過就知道了。」

美莉道:「地點不好嘛,又不是在床上。」

卓明道:「要什麼床,站著也可以呀!」

說得其餘三人都怪怪的,看著卓明。

卓明道:「你們不相信?」

美莉道:「相信不相信,只有倩文知道。」

倩文道:「我跟他可沒有試過。」

美莉道:「現在不講了,吃完先睡一下,然後再玩。」

四個人不一會兒就吃完了東西,卓明又打開了一個房間,倩文和美莉兩人睡在一個房間。

文龍道:「不要分開嘛,我跟美莉一塊,你跟倩文好了。」

倩文道:「現在是休息,誰也不能反對,男人跟男人,女人和女人一起。才能真正的睡好覺。」

卓明道:「這多不方便。」

文龍道:「就是嘛!」

倩文和美莉跑進房間裡,把門鎖上了,文龍只好和卓明睡在一起,因為剛才肉戰,大家都累了,個人一下子都睡著了。

倩文和美莉首先醒來,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倩文和美莉起來後,就一起洗了個澡,身上酒了些香水後,才一起出來,來到了客廳。

卓明和文龍睡得甜甜的,還沒醒來。倩文和美莉一同來到了他們房間,看他們還在睡,就輕輕的把他們推醒。

倩文道:「要睡到什麼時候,這麼晚了,我和美莉可要走了。」

卓明忙坐起來道:「你講什麼?你們要走?」

美莉道:「你們在睡覺,我們在這幹什麼?」

文龍道:「是不是有男朋友在等呢?」

倩文道:「有人在等我們,我們早就走了。」

卓明道:「不要走嘛,我們就來陪陪你們。」

文龍道:「嘩!你們好香呀!」

倩文道:「你要不要好好聞聞。」

文龍道:「當然要。」

倩文就向床邊坐了下來,上半身俯在文龍的身上。

卓明道:「你是怎麼了?當著丈夫面,就偷男人。」

倩文道:「死不要臉,你是誰的丈夫?還好意思講,自己找一頂綠帽子戴。」

講的大家都笑了起來。

卓明道:「算你狠,美莉,我們也來親熱一下。」

說著,就把美莉抱在懷裡。

美莉紅著臉道:「你老實點好嗎?這麼多人也敢摟摟抱抱?」

卓明道:「你看他們多大方。」

美莉道:「他們是他們,我是我。」

卓明道:「你大概是性冷感。」

美莉道:「我要是熱起來,你會化掉。」

卓明道:「那你就把我化掉好啦!」

美莉道:「我現在沒興趣。」

卓明正在跟美莉講話時,在床上的倩文,不知是什麼時候,已經把上身的衣服脫了下來了。文龍正伏在倩文的胸脯上,很得意的吻著。

卓明和文龍在睡的時候,都只穿內褲,上衣都沒穿。文龍與倩文兩人抱得很緊。

美莉一看就叫道:「你們現在幹什麼?倩文,你為何將衣服脫了?」

倩文並不講話。可是卓明說道:「管他幹什麼?我們也來吧。」

美莉被這種場面,挑逗得也無法忍耐了。於是卓明也把美莉的衣服脫了,美莉只是笑,也沒拒絕,卓明也把自己的內褲也脫了,美莉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美莉道:囝這裡怎麼行,他們也在呀!」

說著,美莉要起身,要到另外一個房間去。拿起衣服想要穿上,卓明恐怕她走開,很快的把她抱住了,在美莉的臉上吻了起來。兩人都是光著身子摟在一起,全身好像觸電一樣,再分不開了。

美莉道:「到別的房間去好嗎?」

卓明道:「現在正美的時侯,換地方多掃興。」

美莉道:「那也不能給他們看呀!」

卓明道:「管他們幹什麼,我們做我們的。」

卓明道:「不要在床上,我教你一種力法。」

卓明站看,叫她抱著他的頸子,面對面的摟著,然後把她的雙腿,放在自己手上,用力一把就把她抱起來。

美莉緊緊的抱著他的頸子,感到自己雙腿無法落地,就讓卓明擺佈一切,卓明知道已經對準了,便勇猛的攻進去了。

美莉道:「怎麼這樣也能夠,我的天呀!你真會玩。」

倩文和文龍睡在床上,還在摸弄,聽見美莉一叫,兩人就抬起頭來一齊向他們看過去。一看之下,兩人都赤裸裸的,卓明站在地上,把美莉架得高高的。美莉兩條白嫩的大腿懸在卓明的腰上,雙手緊抱著他的頸子。美莉把頭俯在他的肩頭上,張著嘴,喘著氣,兩人的下體已經連在一起,轟轟烈烈的幹了起來了。

倩文笑道:「死卓明,他的名堂最多了。」

倩文說完,也不再理會他們,繼續和文龍做未完的好戲。

他們四人同在一房中,舉行著愈狂的性派對,不斷的幹,也不斷的交換對手。

年青人,永遠是不計後果地盡情享樂,他們也不例外,將心中的慾火,盡量發洩出來,使對方滿足,也使自己得到快樂。

他們不停地喘氣,不停地呻吟叫嚷,使整個空間都變得春色無邊,直至他們真的筋疲力盡,再沒有力氣幹下去為止。

終於,四個赤裸裸的身軀,也累得互相摟成一團入睡了。
小弟正在  申請好市民勳章  希望各位論壇朋友幫忙小弟早日完成,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1943-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