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26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降龍羅漢
伯爵 | 2019-2-20 20:25:20

認識雨欣時,是兩個月之前的事了,也是一個孤獨寂寞的夜晚,一個人呆在家裡空虛無聊,胡亂的抽著菸。喝點酒,精神便亢奮起來。於是我拿起手機,給我的鐵桿兄弟小雲打電話。商量晚上一起去迪吧玩。

「小雲啊,是我,幹什麼呢啊?晚上去迪吧呀。我一個人在家呆著好無聊啊。」

「啊哈哈,我們真是心有靈犀啊,我正想給你打電話找你呢。哈哈。那我們一會老地方不見不散啊。」

小雲用興奮的語氣在電話裡對我說著。看來他在家比我還無聊。

放下電話。換好了一身衣服的我,開著車來到了本市最有名的一家迪吧,也是我和小雲還有其他幾位兄弟經常去的地方,每當寂寞孤獨時,我們便會來到這裡以空虛填補空虛。迪吧的門口人還是和往常一樣多。穿著暴露的辣妹,張揚時尚的帥哥。在門口進進出出。我停好車。來到了迪吧的門口,四處微微一掃。便看見了小雲在那裡等我。

「哈哈,你怎麼才到呀。我等你半天了,還開車呢。這速度。比走道還慢。」

小雲誇張的對我笑道。

「哎,在家換了套衣服,今天腦袋有點迷糊,開的慢了點。怎麼就你一個人呀?」

「他們在上面等我呢,我都開完桌了。走吧。上去吧。幾天沒見。都想你了。哈哈,今天我請客,別客氣了。」

「靠,咋的兜裡有點錢,就到處裝是不?那一會玩完了,你請我找幾個小姐去啊?」我嘻皮笑臉的逗小雲。

「行啊,我請客你付錢貝。哈哈。哎對了,今天我新搞個馬子,長得挺純,身材也不錯,還賊騷。一會讓你看看。」

小雲一臉淫笑的對我說。

「靠,有妹妹不給我聯繫一個。你真不講究。走吧。先上去吧。」

走進迪吧,今天人好多,震耳欲聾的音樂在耳邊迴盪,我跟著小雲來到了迪吧西側的一個桌子旁,看見了其他的兩位兄弟。小海和小綠。

我們互相打了招呼,閒扯了一會,便坐了下來。由於我們來的比較晚。時間已經接近12點了。馬上就要到午夜DISCO的時間了。我趴在桌子上,磕了幾片藥,便想稍微小睡一會,要不一會玩該沒力氣了。正當我的腦袋被藥勁頂的昏昏沈沈的時候,突然有人撞了我一下,我抬起頭。看見身旁站著一位性感的辣妹,她穿著一件酒紅色的外套,敞著懷,裡面是一件黑色的吊帶,緊緊包裹住下面那對高聳的椒乳,下身穿了一件白色超短裙,兩條美腿又細又長,精緻的五官,被染成金黃色的卷髮,兩邊的耳朵各穿了一個很大的鐵環,顯得無比性感和風騷。

我楞楞的看著她,小雲在一旁拍了我一下,笑著說:「鐵子啊,沒看過美女啊!哈哈,這是我對象,叫雨欣。」

說完他又指了指我,對那位辣妹說:「這是我好兄弟郎志。叫他小志就行了」

我們互相點了點頭。

過了幾分鐘,午夜DISCO的時間到了,我站起身,扶著桌子,看著身邊活躍的人群,搖擺著身體。小雲,小海,小綠和雨欣都向我走來,問我要不要去舞池玩。

我連忙拒絕說:「不行啊。太熱了啊。你們先去吧。」

他們走後。我一個人喝著啤酒。搖擺著身體,思緒隨著震撼的音樂起伏不定,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雨欣一個人回來了。我問她小雲他們呢?她說他們沒玩夠,自己玩的好熱,回來呆一會。

雨欣側著身,扶著桌子,來回搖擺身體,我定定的看著她。

她的身材真的很不錯,兩條美腿隨著音樂的節奏相戶交叉,一對高聳挺立的奶子,被吊帶緊緊的繃住,儘管燈光很暗,也能清楚的看見她胸前兩顆乳頭的形狀。她的臀部很大,又圓又翹,隨著音樂扭來扭去,裙簾飛揚,每次的扭動身體,都能使我很清晰的看到她兩腿間那白色的內褲。

想著想著,我的雞巴不由自主的硬了起來。有一種深深的渴望,想把她壓在地上,撕掉她身上的一切障礙。將我硬梆梆的雞巴插進她那濕潤的騷穴。她好像看到了我對她定定的注視,沒有理會。反而將臀部搖得幅度更大了。脫掉了外套,用面巾紙擦著身上的汗珠,還用手捏了捏她那高聳的胸部,彷彿覺得很癢,又好像是在故意賣弄風騷。我的雞巴頂著褲子,打起了一個高高的帳篷。我玩的心思一點都沒有了。慢慢的貼近她,隨手拿了她身旁的一瓶啤酒,緩慢的喝著。

我低著頭,清晰的看見了她胸前那深深的乳溝,她的奶子真的好大,此刻的我好想用手把她的奶子緊緊握住,然後用舌頭吮吸她那誘人的乳頭。我在她身旁注視了好久,看得我雙唇發乾,渾身燥熱,突然,她好像踩到了什麼東西,她蹲下身去查看,她那高高撅起的美臀,正好抵在我硬梆梆的雞巴上。我頓時感到很尷尬,誰知,她卻渾然不覺。站起身,向後退了一小步,把她那圓滾滾的臀部貼在我的兩腿間,扭動著身體,她富有肉感的臀部,在我的雞巴上來回摩擦。我當然受不了啦,於是,我用力的頂了頂她那豐滿的臀部。她還是沒理會,果然是個騷逼,小雲沒說錯。我暗暗的想著。於是,我就不顧忌什麼了。左手放在了她那扭動的美臀上。慢慢的撫摸,右手環到了她的胸前,隔著衣服摸著她那高聳的奶子。她將身體靠在了我的胸前。任憑我弄。雖然耳邊音樂聲音很大,但我還是能聽到從她嘴間發出的一陣騷媚入骨的聲音:「啊……嗯……啊……嗯……別摸了……嗯……噢……討厭……」

我的雞巴就這樣一直頂著她的臀部。兩隻手在她身上遊走。弄的我雞巴腫漲的發疼。過了一會,小雲他們回來了。我連忙放開手,裝做在桌子上拿酒,但我的雞巴依然是高高的頂在褲子上。可能是由於燈光太暗,小雲並沒有注意。

我慢慢的平復自己的情緒,喝著啤酒。腦海中幻想著將雨欣壓在地上,扒光她的衣服。用手撥弄她濕噠噠的小浪穴,她淫蕩叫著的樣子。時間又過去許多,我們玩得渾身上下都很累,所以就走了。

來到迪吧門口,我們互相做了道別,我戀戀不捨的看雨欣一眼。發現她也看著我。用那種淫蕩的眼神,我心裡想到小雲搞得她浪叫時的場面。雞巴更加堅硬,心中也多出幾絲嫉妒。正當我準備走的時候,忽然發現他們停了下來互相爭執著什麼,我連忙走過去問怎麼了。原來小雲的家門鑰匙沒帶,回不去家了。所以準備去網吧上網,但雨欣玩的很累。想睡覺。所以不想和小雲走。我在一旁插著嘴:「小雲啊,你也為你對像著想吧,又不是以後見不著了。要不你們找個旅社先睡一宿得了貝。」

小雲說:「不是啊,要不我現在也不睏啊,正好鑰匙還沒帶,我想去網吧玩會遊戲呀。」

雨欣在一旁煩悶的撅著嘴。一幅不情願的樣子。

小雲又說:「要不這樣吧。我們去網吧了,雨欣你和小志走吧。正好他家和你家挺近,開車送你一道。」

聽了這話,我覺得這真是天意啊,我終於可以有機會接近這個小騷貨了。我連忙回道:「那也行。走吧。雨欣,上車吧。小雲我走了啊。你們自己注意身體別玩太累了。」

小雲和雨欣又說了會話,便對我揮手告別。送走了三位好友,我帶雨欣上了車。向前開去。

「雨欣啊,你家在哪呀。你這麼晚了回家方便嗎?」我問道。

雨欣說:「不方便呀。我家教很嚴的(嚴能教出你這樣一個騷貨,任憑你對象的朋友搞你)本來想和小雲一起回家的,沒想到鑰匙又沒帶。我又不想去網吧。」

「要不你去我家吧。我現在也不睏,回去玩遊戲,然後你睡覺貝。」我試探著問道。

雨欣沒有說話,過了幾分鐘才猶豫的說道:「那方便嗎?」

我連忙說:「沒事啊。我爸我媽都在外地呢,你要回家不方便就先去我家吧。」

雨欣點了點頭,十多分鐘後。我帶她進了家門。來到了我的屋子,她坐在床上。我坐在電鬧旁,打開電腦,準備先玩會遊戲。然後再想怎樣搞這個騷貨。

「突然電腦屏幕一閃,屋子的燈光全滅了。媽的。竟然停電了,我連忙找出備用的充電燈。放在了桌前,燈光雖然有點暗,但也足以照亮了我的臥室。我掃興的說:「遊戲也玩不成了。雨欣你要累了就先睡吧。」

雨欣說:「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又不睏了。呆著也沒意思。聊會天吧。」

我說:「好啊,聊什麼呢?對了,你怎麼和小雲認識的呀?」

雨欣說:「哦,在迪吧玩認識的呀。你呢?」

「哦,我和小雲認識都很久了。三四年了。對了,今天你怎麼不和小雲一起走啊。處對象嘛,就是去網吧了,睡的也甜啊。」

雨欣瞟了我一眼。

「什麼處對象啊?就是感覺他人不錯。互相扯一扯玩玩罷了。」

雨欣又說:「你家好熱啊。」

說著,把外套脫了下來,那對高聳的奶子被吊帶包裹出一種美麗的形狀。兩顆大大的乳頭在雨欣胸前淫蕩的凸起。真是一個騷貨啊,我家明明比較冷,她竟然還說熱。這麼公然的勾引我,我可受不了啦。我興奮的想著。

我坐到她身邊,對她說:「既然你和小雲是在一起玩一玩,那你也不差多一個吧。你覺得我怎麼樣啊?」

說著,我摟住她。用手在她那高聳的奶子上撫摸。

「你啊~太色了,剛才在迪吧還沒摸夠啊?」

雨欣用淫蕩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打掉我的手。她的一神一態。一舉一動都讓我異常興奮。我的雞巴頂著褲子。眼睛也是直勾勾的盯著她。

我左手抱著她的腰,用手指隔著衣服輕觸她的乳頭,右手,在她的兩腿內側遊移不定。

「嗯……壞蛋,別摸了……你怎麼和小雲一樣啊。」

雨欣輕微的抗拒我的雙手。用她那種獨有的騷媚語調對我說。

「小雲怎樣了?和我講講吧。寶貝。」

我看著她淫蕩的神態,說著。

「他和……嗯……我認識的時候。也是在舞池裡……嗯……摸……啊……我……」

雨欣,阻止著我的手向她的雙腿中間推進。我隔著衣服。用手指輕撚她的乳頭,用舌頭舔著她的可愛耳垂。在她耳邊低語:「那他是怎樣摸你的啊?小騷貨。你知道嗎?我第一眼看見你的時候就想幹你了。你可真讓我等不及啊」

「啊……你們男人啊……嗯……都是一樣……嗯……別摸了……人家感覺……嗯……怪怪的。」

雨欣瞇著眼。半張著嘴唇,用迷亂的眼神看著我。

「感覺怎麼怪怪的啊?是不是你的騷穴裡很癢啊?需要男人的大雞巴嗎?」

我繼續用淫穢骯髒的詞語刺激她。

雖然隔著吊帶。但我仍然明顯的感覺她的乳頭在變硬。而她的神態也越來越淫蕩。在她的半推半就下。我把她的吊帶解了下來。那對雪白高聳的奶子暴露在我面前。棕紅色的乳頭被我的手指掐著,轉圈似的撚動。

「小騷貨,小雲是怎麼搞你的呀?說啊」

說著,我加快了手指轉動的速度。另一隻手。緊緊的抓住了她的奶子。使勁的搓揉著。

「嗯……壞蛋……小雲他……總把我帶到……嗯……公共廁所……或者是野外……啊……搞我……」

「怎麼搞你啊?說的詳細點。說了哥哥會讓你舒服的噢。」

我看著她淫蕩的神情,輕輕扭動的身體。控制著硬梆梆的雞巴,對她說道。

「他總是……嗯……像你這樣……嗯……捏人家的乳頭……好疼……卻又好舒服嗯……噢……然後還用手摳……摳我的屁眼……和淫穴……嗯……每次都搞的人家……下面濕噠噠的……嗯……他還讓我舔他的雞巴……嗯……他的雞巴好大……每次都把人家的口腔……嗯……塞的滿滿的……」

聽著雨欣淫蕩的話語,我雙唇燥熱。雞巴也漲的發疼。我接著問道:「然後又怎麼樣呢?繼續說啊。」

我撩起她的超短裙,看著她兩腿間那薄薄的內褲中間已經被淫水浸的發亮。我把手放在她的兩腿間。隔著內褲。揉捏她濕潤的來源。

「他啊……總是喜歡用舌頭……嗯……舔人家的騷穴……每次都讓我好爽啊……嗯……人家那裡流的水……都被他喝下去了呢……嗯……然後……嗯……他還用手指挖人家的屁眼……嗯……那種火辣的感覺……真的很難忘呢……嗯……然後……他總是讓我撅著屁股……從後面幹我……嗯……人家的小逼……快要被他幹穿了呢……嗯……你不要摸了……小志……快來幹我嘛……啊……」

她的神情越來越淫蕩。其中透著渴望。看著她因為難受而扭來扭起的屁股。和互相摩擦的雙腿。我將她抱起來。脫掉她濕潤的內褲。我雙腿叉開。將她放在我兩腿中央。然後夾緊她的身體。雞巴緊緊的頂在她的臀溝上。一手在她那對雪白的奶子上搓揉,一手在她那淫水氾濫的騷穴裡進進出出。她的騷穴好濕好熱。淫水好多。比我任何一個接觸過的女人都多。黏黏的。騷騷的。

「啊……小志……你別挖了……嗯……你快幹進來吧……啊……人家的小浪穴……嗯……好難受呵……」

我不理會她的淫騷浪語,就想看見這樣的一個騷貨。在我面前。像條母狗一樣。渴望著我的雞巴。

我用兩根手指在她的騷穴裡交替著挖弄。另一隻手。揉捏著她的奶子,掐著她的乳頭。我看著她因為想要男人的雞巴卻辦不到。那張風騷的側臉。因為過於興奮。她的唾液已經從嘴角流了出來。亮晶晶的顏色。

我繼續問她:「你這個騷貨,除了小雲以外,還被多少男人幹過了?說啊……不說我可不饒你噢。」

說著。我用指甲刮著她的奶頭。用手指快速的在她那濕噠噠的騷穴裡運動。

「小志……不是……好哥哥……我被……嗯……我被100多個男人操過了吧……嗯……都是朋友之間……嗯……玩玩嘛」

「都100多個了。你真騷啊。水這麼多。奶子也大。屁股也這麼大。那你告訴我?你玩過群交嗎?」

起初以為她肯定被很多男人幹過。但知道了答案。卻很意外。竟然有這麼多。可以和小姐媲美了。

「嗯……群交當然……玩過嘛……嗯……以前和朋友在……一起……嗯……經常去KTV……嗯……啊……許多人一起幹我……嗯……把人家插的……騷穴彷彿抽筋了……還幹我……還總很多人……嗯……一起把精液射到人家的臉上……好噁心……又好爽……嗯……噢……」

雨欣淫蕩的叫著。斷斷續續的述說著以前的經歷。我第一次遇到這麼極品的騷貨。

「好哥哥……你快來吧……人家的小逼……嗯……彷彿都快爆炸了……嗯……我想要你的大雞巴……用力幹我……嗯……」

我把她翻過來。扳開她的雙腿,將頭深深的埋在她那滿是淫水的騷穴上。用舌頭在裡面翻攪著。也同時。用手捏著她那圓滾滾的屁股。用手指在她的屁眼上來回摩擦。

「啊……你好會舔啊……嗯……舔的人家身子……酥酥麻麻的……嗯……」

說著,她用雙腿夾緊我的頭,兩腿上下的摩擦。兩隻手。也去撫摸自己高聳的奶子。如果此時有一個人。站在旁邊觀看的話。會看見一幅淫亂無比的畫面。

一位只穿超短裙的美女。在暗淡的儲備燈照射下。雙手揉捏著自己的奶子。滑潤的小舌尖在雙唇上下舔著。一個男人在她的雙腿間舔著她濕潤的騷穴。男人的雙手在她的雪白屁股上撫摸。她夾緊雙腿。扭動火熱的嬌軀,讓騷穴裡的淫水毫無保留的流出來。

我大口的吸吮她的淫水,積攢在口中。抬起頭,抱住她火熱的身體。堵住她已經被唾液粘的濕潤的雙唇。將她騷穴裡的淫水。一股腦的注入她的口中。她並沒有抗拒。相反的。用舌尖在我的口中。肆意翻攪,我們就這樣。親吻了好久。直到我鬆開嘴。騷腥的淫水混著她的唾液從嘴角流出來。

雨欣用舌尖舔著濕潤的雙唇。迷亂的看著我。嘴裡淫叫著:「好哥哥……人家真受不了啦……你快點幹我吧……嗯……我好想要……想要……你的大雞巴……」

我此時再也忍不住了。雞巴被我刻意的壓制。漲的發疼。我脫下褲子。掏出雞巴。用力的插入她黏濕的騷穴。雙手抓住她雪白的奶子。挺著腰。用力的幹著她。

「啊……你的雞巴好大啊……幹的我好爽……嗯……噢……使勁一點……對……嗯……就這樣……用力幹我……嗯……啊……」

雨欣和別的騷貨不一樣。別人被幹的時候。總是瞇著眼,半張著嘴。可她卻睜著眼。用淫亂的眼神看著我。說出每個男人都希望聽到的話。

「啊……你好厲害啊……嗯……使勁插……嗯……啊……好爽啊……用力幹我……用力幹我啊……噢……嗯……」

我在她淫聲浪語下。快速的挺著腰。大力的用雞巴在她的騷穴裡進出著。同時。我掐著她的奶頭。揉著她那對因為身體劇烈動盪而搖晃的奶子。

「啊……啊……哥哥……的雞巴……好大……嗯……幹得我好舒服噢……嗯……使勁插我……用力幹我……嗯……啊……」

大約插拉100多下後,我讓她像母狗一樣趴著。高高的撅起她那豐滿的屁股。我用手抓住她兩團雪白柔軟的臀峰。將沾滿淫水的大雞巴抵在了她的屁眼上。對雨欣說:「小騷貨,你不是很喜歡被男人插屁眼嗎?那今天老子就滿足你。」

說著。我用力的將雞巴插入雨欣的屁眼。由於我的肛交經驗次數不是太多。所以感覺特別緊,將我的雞巴包裹的很疼。我伸手在她的騷穴上抹了一手淫水,抹在她的屁眼上。用力將雞巴飛快的在其中抽插。伴隨她的一陣陣浪叫。我的小腹和她的雪臀飛快的做著接吻動作。發出啪啪的肉響。在暗淡的屋子裡迴盪。真的好淫穢。

「啊……哥哥……好厲害啊……嗯……幹的我屁眼好……好……爽噢……嗯……啊……輕點……不……不是……使勁點嘛……啊……噢……」

插了很多次之後。我又將雞巴拔出來。重新插入雨欣的騷穴裡。邊插我邊用手拍打雨欣的雙臀,嘴裡大聲喊著:「你個騷馬子,說啊,小雲有沒有我強啊。你個騷貨。賤貨。母狗。」

「啊……你比小雲強多了……啊……嗯……他總是……總是插一會就軟……你不一樣……嗯……噢……好厲害啊……嗯……啊……」

在她那騷媚入骨的淫叫聲中。我感覺渾身繃的很緊。馬上就要到達快樂的顛峰。我將沾滿淫水的雞巴拔出來。快速的爬到了雨欣的頭旁邊。將雞巴插進雨欣濕潤的雙唇。

「唔……唔……嗯……唔……嗯……唔……」

雨欣用她那滑膩的小舌頭在我的龜頭上轉著圈。用她紅潤的雙唇擠著我的雞巴。我感激。渾身過了電似的顫抖。啊……我的精液飛快的注入雨欣的嘴裡。這一次。我射的比往常都要多。雨欣用嘴吸吮著我的雞巴。彷彿要搾乾我最後一點精液。直到我緩緩拔出雞巴。隨著我雞巴的拔出。精液從雨欣的嘴角流了出來。她伸出舌頭左右的舔著。嘴裡還發出:「嗯……我還要嘛……嗯……噢……」

真是個騷貨淫娃賤人。

半小時後。我抱著已經洗完了臉的雨欣倒在床上。我用手撫摸著她的雙乳。對她說:「你知道嗎?你是我遇到過的女人最讓我如此舒服的。」

她點燃一支菸,笑著對我說:「是嗎?那我還真挺榮幸的。呵呵。」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2573-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