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59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藤原文太
伯爵 | 2019-2-20 22:45:21

父母住在一起,雖然在一個城市,但卻需要幾個小時的車程,而父母年紀漸漸地大了,和家裡人商量來商量去,不如去找個小保姆來照顧他們--這也是推卸責任的一種方法。但保姆的確難找,城市那些介紹所裡的保姆無一不是狡猾得如同狐狸一般,我們一致的共識是在窮鄉僻壤去找。

托了好幾個朋友,終於輾轉找到了一個。我去火車站接她的時候,簡直是要捂著鼻子。身上髒西西的,二十幾個小時的火車讓她身上的汗味和臭味撲鼻而來,長得又黃又瘦,說是快二十歲,我看好像連十九都沒到。只有一雙眼睛似乎還是很明亮,怯生生地看我,和這個陌生的大都市。

我幾乎是捏著鼻子把她帶到了父母家,以盡量柔和的語氣告訴她怎麼用水,怎麼用電,怎麼用廁所……等母親一回來,我飛也似地逃走了,這個時候,要說我在一年左右以後會上她,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好幾個月都借口忙沒去看父母,只是時不時打個電話回去,有時問問保姆的情況,母親總是發一通牢騷,說現在的女孩子懶了,農村的孩子不懂規矩了,不過我也向她解釋現在找保姆不容易,不過母親有一點肯定她,就是脾氣還算不錯。

這天實在是沒有任何借口不去看父母了,於是穿越整個城市去看他們。

按了門鈴。父母不在家,自從有了保姆,他們的退休生涯倒是寬鬆了很多,經常從早上跑出去一天不見人,也不知道在忙什麼。

我歎了口氣,自己開了門。

走進家門,發現小保姆在廚房裡忙著,嘴裡竟然還哼著歌,還是superstar,看來城市很能改變一個人。

她好像被我驚嚇了一樣地回過頭,看見是我,有點吃驚,又有點害羞地喊了聲:大哥。

但更吃驚的是我! 幾個月前那個髒西西的小丫頭好像不見了。整天藏在家裡,皮膚明顯白了很多,估計營養跟得上,臉色也紅潤了不少。老婆不要送給她的T恤、牛仔褲穿在身上,雖然不是豐乳肥臀,倒也顯得玲瓏小巧。現在走出去,倒能把很多用化妝品堆砌起來的女人比下去不少,真是女大十八變!

她見我愣在那裡,馬上給我端了杯水過來,臉更紅了點,說:「大哥,伯伯阿姨他們早上出去過早,現在還沒回來,等下中午回來吃飯的。」

說完,趕忙又跑到廚房裡,更賣力地忙起來了。

我走到她身後,看著她發稍在背後一蕩一蕩的,心裡有點發飄,她手臂肉肉的感覺讓我有種想抱的感覺,更奇妙的是,竟然聞到一種淡淡的肉香--這種純天然的香味讓人更是有點把持不住。我心裡想,上她的感覺一定不錯。於是,我拍了拍她肩膀。

她轉過來,有點緊張地看著我,雙手不知所措。

我笑了笑,拿出一張百元鈔票,說:「小妹,你辛苦了,這個錢你拿著,別告訴阿姨。」

「不,我不要,阿姨每個月都很準時給我工錢的。」她拒絕道。

不過,這種拒絕更多的是因為慌亂。

我把錢塞到她手裡說:「我媽媽脾氣不好,平常你一定受很多委屈,這個錢是大哥給你買件衣服的,你拿著。」

我看得出,她有點感動,拿著團成球的鈔票沒有動。我順手碰了碰她的胸部,然後說:「這個衣服,你穿起來挺好看的。」

她似乎沒有任何感覺,跟著說:「是嫂子送給我的。」

我心裡在想,嗯,手感不錯。對她的反應也很滿意,因為她沒有什麼自我保護意識。

那天就和父母吃完飯,我就告辭了,小保姆送我出來的時候,明顯親切了很多。

這以後,我每隔大概兩到三周就會去一次父母家,我媽都一個勁地誇我懂事了。而我,總是會給小保姆帶點小禮物,當然更多的時候是塞她一百或幾十塊錢--不能多,多了反而讓她懷疑,這是我的策略。她對我的警惕性也越來越低,我的判斷是準確的,她倒不是畏懼男人,而是害怕陌生人,既然不陌生了,在我的誘導下,也開始給我講鄉間的故事,還有她家的故事,我總是表現得很有耐心:傾聽是最有力的泡女工具,這個非常重要。

我也會找一些機會接觸她的身體,比如幫她看看手相了,雖然老土,不過對她而言還是新穎的。也時常會有意無意地摸摸她的大腿,碰碰她的乳房,自然她毫無戒心。後來,我借口工作辛苦,半開玩笑地請她幫我捶背,坐在我背上幫我按摩,像頸椎、手臂、肩膀什麼的。再後來,我會說:「你幫我按得這麼辛苦,我也幫你按按。」,她想想也同意,我自然也是亂按一氣,逗著她咯咯地笑,當然這個時候我是不會動她的敏感地帶的。

我很有耐心,差不多又過了半年,她已儼然當我是知心的大哥,無話不說,一些親暱的舉動絲毫不為意。當然,這些日子,我都只是利用休息天過去,當天上午去,最多吃完晚飯就回。

老爸老媽每年單位都會組織一次旅遊,一般都在春天,這次的春遊又開始了,要出去十天。家,當然就丟給小保姆看了,我借口要多去看看,就和老婆商量了,隔三岔五地去住兩天,而老婆要上夜班,自然不陪我。

我知道,收網的機會到了。

這天,吃完晚飯,她幹完活,看完主要的電視劇,洗澡。可惜的是,沒辦法偷窺到。我在這個時候,開始表現出非常勞累的樣子,自然她就說:「大哥,要不我幫你按按吧。」

我說:「好啊,不過今晚可能要按得時間長點,因為我比較累。」

她笑著說:「沒關係,反正你會還給我的。」

我這個時候,已經是慾火中燒了,什麼還能比剛剛出浴的少女更具有誘惑力的呢?她上身穿一件短袖睡衣,下身就是條短褲,白嫩的大腿在燈光下格外耀眼。走路一動一動的乳房迅速讓我判斷出,她根本沒戴文胸。

暮春季節,已是微微有點熱了。

我脫了上衣,趴在床上,通過薄薄的衣衫感受到青春肉體的摩擦,她的呼吸聲也伴隨著一次次地用力在我耳邊激起波瀾。我哼了一聲,她馬上問:「大哥,我重了嗎?」

「不是,」我說,「我翻過身了,今天恐怕得按前面。她順從地站起來,讓我翻過身來。有點困惑地問:」坐你身上,你肚子不疼嗎?我說:沒關係,你往下坐點就可以了。「我順手把早都硬了半天的肉棒在褲子裡壓了壓,她就坐了上來。她半俯著給我按肩,而我更仔細地看著她的臉,純真而明亮眼睛,小巧的鼻子,唇並不性感,但牙齒一笑起來倒是非常潔白。衣領就在我面前晃蕩,我略探起身,就可以看到兩個咪咪在裡面都動,令我吃驚的是,沒想到她的咪咪這麼大,看來白天她是專門用比較小的罩杯掩蓋了自己。

好了嗎?「她喘著氣問。」等等,你往下坐點,大哥今天主要這裡不舒服「我把她往後推了一點,然後引導她的手伸進了我的褲頭。她的臉刷地紅了,想縮手,但被我抓住了,我輕輕地說:」小妹,不要怕,只是幫我按按,大哥剛才可能岔氣了。我引導她的手在我大肉棒上下套弄,她沈默了半天,好像覺得應該打破這個尷尬的氣氛,就說:大哥,你這個好咯人的。我笑了笑,說:」好了,現在暫時好多了,你也累了,大哥也幫你按按。「她歡呼地說:哈哈,輪到我享受了!迫不及待地趴了下來。趁她看不見的時候,我利索地把褲頭脫了下來,坐在她大腿上,把肉棒隔著她的短褲頂著她,感覺到她好像扭動了一下,卻因為被我坐著,動不了。而我,就迅速地按平常那樣給她」按摩「起來。我故意按她肩膀時身子往前用力,自然肉棒也往前頂。按了一會兒,聽見她發出舒服的聲音,還問她:」怎麼樣,舒服嗎?

舒服啊,很怪的感覺。「她說。我掀開她的衣服,把手伸到裡面去按,然後把手在她衣服裡往前伸,說:」按按脖子啊。「整個人自然而然地半趴在她身上,一邊用手胡亂按她脖子,一邊開始用舌從上往下順著脊椎往下舔。」啊~~~「她好像受不了刺激地大喊了一聲:」啊~~好麻啊,不過~~恩~~舒服。「我一邊舔,一邊說:」這種方法專門按脊椎的,很舒服吧。「然後又說:」得把整條脊椎都按到啊,得把褲子往下拉拉,你把屁股翹一下。「她很順從地把臀部抬了起來,我毫不猶豫地把她短褲連裡面的內褲一起褪了下來。她驚叫了一聲:哎呀,大哥力氣使大了,我裡面的大哥也扯下來了。」

我沒等她說完,便把肉棒塞到她隱私處,哇,感覺很多水!馬上接著說:「要一起按到才非常舒服的。」

她恩了一聲,長久對我的信任以及對新感覺的好奇使她繼續享受我的「按摩」。

我趴在她後背上,漫漫地雙手就伸到她上半身,順著滑到她的胸部,輕輕捏著她的乳頭。她開始呻吟了:「啊~~恩~~~大哥~~用點力~~我有點難受~~啊。」我順著她的話說,「你也得翻過來,按正面就不難受了。」她乖乖地轉過來,而我則順腳踢掉她已被我褪到小腿間的短褲。

她看到我的肉棒,驚呼了一聲:「是那個在按嗎?男孩子撒尿的時候都是小小的,軟軟的,大哥怎麼這麼粗的?」

我顧不上和她說話,麻利地把她的上衣套著頭脫下,才說:「它也要一起按你,才會很舒服的啊。」

沒等我趴上去,她突然問:「這是不是做愛呢?」

我大吃一驚,我千算萬算,怎麼都沒想到她這個時候問這麼一句話,還以為要功虧一簣,要知道,如果她團起身來,要我去強暴她,我是決計不做的--女人可以誘惑,千萬不能強迫,那樣就一點都不好吃了。

而她的下一句話,更讓我吃驚,她說:「看來以前那些和我說做愛很壞很壞的人,都在騙我,原來這樣光著身子互相按摩就是做愛啊,很舒服啊。」

我鬆了一口氣,說:「那你喜不喜歡大哥跟你做愛?」

她說:「喜歡啊。」

「那你得聽我的啊。我給你擺一個最舒服的樣子」我一邊說,一邊把她拉到床沿,讓她的腿耷拉著,我站起來目視比了一下,又拿過一個枕頭墊在她屁股的下面,又比畫了一下,嗯,剛好。

我輕輕分開她雙腿,觸摸著結實、柔嫩的肌膚,已經感到自己急不可奈了,手往她的動口一探,發現她也是濕淋淋的。這個時候,我知道得要快,那些前戲什麼的,都可以免了,在她沒明白過來之前得搞定,以後再慢慢去享受這個年輕的肌膚。

我站在她雙腿間,將她的雙腿慢慢曲起,陰戶完全暴露在我面前,稀疏而柔軟的陰毛顯示出她才算成年不久(大概就是這一年才真正發育完全吧),粉紅的陰道閉成一條線,陰核在上面隱隱地透出,我幾乎可以肯定她的未經人事。我左手把那條縫分了分,就用右手拿著肉棒輕輕地在裡面摩擦。試了試,好像還是找不著,於是用左手在扒了扒她的陰唇,她「啊」了一聲,我急忙問「小妹,怎麼了?」

「好像有點痛哦」她說,接著又道,「這麼舉著,有點酸。」

「嗯,要的就是又酸又痛啊,你可以用手扶著腿,很快就好了。」我敷衍道。

我想了想,就用肉棒從她陰蒂那裡順著縫往下,使了點往裡的暗勁,感到前面有點空,我知道,是這裡了。

我的經驗告訴我,給處女破身,關鍵是要快,千萬不能婆婆媽媽地憐香惜玉,否則她感到疼以後,你無論如何都再沒辦法再試的。

我用一點勁保持著肉棒頂在洞口不動,雙手捧著她的腰,心中默數著「一、二、三」,然後迅速地把下半身盡最大努力地往前猛力一挺。

「啊~~~痛啊,」她大叫一聲,本能就往後退,雙手也往來推我,雙腿迅速地夾緊。但此時我已進去了,最多的時候已完全插入,只是沒想到她的力氣不小,竟然把我往後推了一點點。我順勢用手併攏夾著她的腿,不讓她再往後退,使勁把肉棒全部壓擠了進去。

稍事平息片刻,我感到她全身都在顫抖,光滑的皮膚上一陣陣地起雞皮疙瘩--這真是一種奇妙的體驗。在她的顫抖中,我鐵著心分開了她的腿,再度捧著她的腰開始抽插起來。當然,這個時候,我的聲音是極度溫柔:「小妹,不怕的,過一下就不疼了。」但下面的抽插卻絲毫不減速。

我要的是快感,雙手用力地揉搓著她的雙峰。看著她在身下痛苦得扭曲的臉,心中的爽快難以名狀,可以想像她的陰道在我肉棒的抽插中慢慢地流血。剛開始,她還緊咬著雙唇,控制自己,實在忍不住了,也不知道是痛還是快樂,終於大聲地叫了出來:「大~~~哥~~痛啊~~~你輕點~~都給你了~~你慢點~~~啊~~~恩。」突然,她一口咬在我的肩上,我也大叫一聲,下面再也忍不住,把所有的子彈全部射了進去。
小弟正在  申請好市民勳章  希望各位論壇朋友幫忙小弟早日完成,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10001899-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