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76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ieo770711
王子 | 2019-2-20 22:57:36

我認識我妻阿青,是在一個朋友的生日晚會上。阿青當時只有24歲,和其他女孩沒啥區別,就是確確實實是個女孩。愛吃愛玩,嘻嘻哈哈,穿戴打扮前衛,沒啥思想,長得也還青春活力,可以說中等偏上,皮膚稍黑但健康,有點豐滿。那晚她也就跟著別人起哄打鬧,給我沒留特別印象,算是認識了吧。

隔幾天,我們不意在附近的市場碰到了。喂,你好,住附近嗎?相互打了招呼,就算熟了。後來又碰到了幾次,就相互留下了電話。

我已經28歲,談過兩個女友,除了在她們身上嘗到了男女性的樂趣外,都沒有找到愛的感覺,這兩個女人好像更多愛的是人民幣。那天沒事,就給阿青打了個電話,問她想不想一起吃個飯。阿青高興壞了,只說你請我?那當然了,我立刻討好的回答。這樣我們就開始交往起來。

阿青家人不錯,父母很和藹親切。我也是個實實在在的人,一來二往得到了二老的認可。阿青有個22歲妹妹,更是活潑有加,首次見到我就直勾勾的看著我:「姐,這就是你新男朋友啊?還行呀!」別說還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呢。

相處一個多星期,我們就親了嘴,在外也開始手牽手,沒人時就會緊緊相抱。

大約一個多月的一個下午,她一人在家,她上夜班的。我和她相擁在她的床上,親啊抱的,心裡火燎火燎。阿青也好配合,直挺著身體任我摟抱撫摸。

熬不住了,手終於不老實往小屄摸了去。剛碰到小屄,她突然把我手推開了,嘴裡咕嚕咕嚕不知說啥。

控制不住,我手又去摸她的乳房,這回她卻抓住我的手,但沒有推開,而是跟著我的手揉搓她的乳房。

太激情了,我血直往頭頂沖,她也呼呼直喘。我把她衣服脫了,沒費周折。

想起過去的經驗,就拿住她的手摸去我早已突突鼓起來的雞巴。她沒客氣抓住了,閉著眼,但明顯拈著我的雞巴手在抖。好了,我也不客氣再次伸手往她小屄摸了去,她沒再拒絕。

急急忙忙我脫掉她和我的衣褲,手掌大大的摀住她的小屄上,一會還捏她的陰蒂,她開始出粗氣,喘得更厲害了。不能等了,我掰開她雙腿,肏了進去。

「嗚,嗚,嗚,嗚。」她陶醉的呻吟刺激地我非常的賣力,肏了一個來小時才飽滿的射入了她的小屄裡。我們兩人癱軟在床上。

晚上送她去上班,我問她舒不舒服,她點了點頭。我再問她是不是以前有過肏屄了,她看了看我,猶豫了好半天,終於又點了點頭。沒說啥,她進廠上班去了。

第二天,她給我打了個電話,問我是不是不想要她了。我問她喜不喜歡我,她說是。然後我說我要她,她哭了。

下午,我又去了她家,也坦白我過去與兩個女朋友的肏屄經歷。我說,我喜歡她,喜歡她隨意的性格,不看重金錢,善良,我說我們都忘記過去。然後我們緊緊抱在一起,又激情的肏了一場。

阿青的妹妹叫阿文。身體健康,充滿活力。阿青一家關係融洽,父母非常愛這兩個女兒,姐妹倆同住一室,親如一人沒隔閡。特別有趣的是,他家只有老爸是男的,是女人世界。因為是爸,所以兩個女兒從小就沒害羞的概念,常常就是內褲短衣甚至乳罩就在廳裡看電視。

洗完澡有時一條短浴巾一包就出來了。她們老爸也說這樣不好,可兩個傻女兒常常太隨意,老母也經常短打一身出現,一家也就這樣習慣了。

我進入她們生活後,阿文和老母在我在時倒是有了收斂,半年過去了,我完全融入了他們家。阿文常常纏著我和我玩,和我打鬧,開玩笑。夏天穿著不能完全包住乳房的衣服和我擠在一起看電視,有時還把她姐擠開和我坐一起,有意氣她姐。

性格相似,經歷相同,我和阿青關係就完美的發展開了。特別肏屄後,更是不再分你我,青春激情,我們的肏屄就日常化,生活化了。

因條件限制,我倆主要還是在她家肏屄。阿青性慾強,幾次之後就有點要了,而且肏起屄來狂呼亂喊的,甚是了得,把我的雞巴激起不能停歇。

有天我和阿青正在肏屄,阿青還是「嗷,嗷,嗷」叫個不停。突然我抬頭看到了她妹阿文。

阿文滿臉通紅神往地看著我們肏屄。小嘴一動一動的。發現我看著她,嚇得趕緊消失了。我莫名其妙的激情大漲,雞巴更堅硬,更持久,直肏到阿青求饒說肏太久了,要去上班了。持續大力的肏屄之後,終於把億萬個精子射入了她流水的小屄裡。

隨後幾天,阿文見了我們表情怪怪的,她家人還以為她啥地方不舒服呢。

終於有一天只有阿文和我。阿文臉上又露出頑皮青春的模樣。「哥,你和我姐幹啥呀?」阿文還沒有談過男友。

「沒幹啥。」我趕緊回答。

「哼,騙我,你們耍流氓,你們都把衣褲脫得光光的,還說沒幹啥,流氓,流氓,流氓!」阿文開始習慣性耍賴了,把我往牆上推。

我無意識的摟住了她,「阿文,別推我,我喜歡你姐,你姐也喜歡我,我們,你知道吧,我們,哎呀,你知道的,別鬧。」

「放屁,你們耍流氓,你們,哼!流氓!」

「哎呀,等你有男朋友時你們也會這樣的,知道嗎,別鬧。」

「那我問你,你的老實告訴我。」

「行,問吧。」

「是不是男的很舒服?」

「是!」

「那女的呢?」

「也舒服!你看你姐,她多陶醉呀。」

無意識中我們兩人還摟在一起靠在牆上,她的雙乳頂住我的胸脯。

「那你脫掉褲子,讓我看看。」

「這怎麼行,我是你哥呀。」

「屁哥,我只是看看嗎,我沒見過嗎?」

說話間,我的雞巴竟然不聽話的膨脹起來,我不是啥正人君子,更難受的是我還摟著她,她的乳房還頂住我。不行了,投降了,我乖乖的解皮帶,她一看,也鬆開摟住我的手,臉刷的紅了。

褲子脫了,她瞪著眼看著我那高高挺立的雞巴,胸脯一起一伏,嘴裡呼呼喘氣。

我伸手摀住了她的乳房,然後開始脫她的衣服,然後褲子,她很配合,終於,裸體了。

她屄毛不多,很乾淨,稍稍有點鼓,我習慣的用大手掌整個摀住了她的小屄,摩擦著,一會後再用手捏住陰蒂,她像她姐一樣開始大聲喘氣了,「嗷,嗷,嗷。」

太熟悉的聲音,抱住她放在她姐的床上,掰開她的雙腿,看了看,她的小屄流水了,很多,跟她姐一樣,實在對不住了,我是有淫慾的人,雞巴頭頂住了小屄口,憐香惜玉,慢慢的肏了進去。

「啊,疼,哥,疼……」

我沒停,一下肏到屄底,立即停了下來。欲液的麻醉很快使她沒了疼感,她有點陶醉了。我開始了慢慢的肏屄,隨著我的肏屄,她開始哼叫:「啊……啊……啊……」加快了肏屄速度,但還是不快,我不想讓她疼。40多分鐘,第一次她就有了快感。姐妹都是淫娃!

從此,她恢復了往日的歡笑,每天總是那麼快樂。

我問她:「她不後悔和我發生性關係嗎?」

「沒啥,我姐都這樣,我當然無所謂,而且好舒服的,有啥了不起的。我姐是不是和前面的男朋友也肏過屄了。」

我不得不承認她說得對。就這樣,我伺候著倆姐妹。

阿青終於有點感覺不對了,問我她妹怎麼了,我說沒啥呀,怎麼了,還裝樣子。

阿文也太誇張了,竟然問她姐。「姐,你和我哥是不是總幹那事?」

「幹啥呀,別亂問。」

啥保密的,你在房間裡嗷嗷嗷的叫啥呀,我哥欺負你。有時還當著我的面問她姐,弄得我們還真有點尷尬。沒辦法,還得好好哄著這個妹妹,千萬別洩露到老爸老母那去了。

阿青終於決定和我結婚,本來我還想拖個年吧再說,銀子不夠呀。可阿文鬧得姐心理沒底,老懷疑我和阿文有一腿,還直接問過阿文,也多次警告我不得對她妹有歹心。

結婚當天上午,我去張羅酒宴。阿文不聲不響跟住了我。辦完事回家,她們都在外準備婚事。門一關,阿文就抱住了我,「哥,我們來一次,好嗎?」

樣子可憐兮兮的。心太軟!只好說:「那得快點。」

「嗯。」我們急急忙忙脫衣解帶,我肏了進去。那種感覺一下就激動起來。他媽的,晚上就要和自己的女人百年之好了,早上卻在和她妹肏屄,太不是東西了。哇哇的肏了半個來小時,射了。

「哥,你結婚後不會忘了我吧?」

「我和你姐結婚了,我不該和你在這樣了吧,我們最後一次好嗎?」

「不,不,這樣我就告訴我姐,讓她和你離婚。」

真沒辦法。我只得說:「別鬧,我依你。」

結婚後我搬進了阿青家。這樣反倒沒太多機會和阿文肏屄了。無奈,阿文終於談了一個男朋友。別說,阿文的男朋友還真挺不錯的,身體很健康,很和氣,性格也隨和,對阿文很好。阿文在與她男朋友發生性關係前,我帶她去醫院做了處女膜修補手術。而且千叮囑萬叮囑不可講她有過性經歷,而且第一次一定要老實。阿文表現不錯,終於過關。

我和阿文仍然肏屄。問題是阿青對這個妹夫好像印象非常好,就像她妹和我一樣,阿青也常和她妹夫開玩笑打鬧,當然,阿青大方多了,終歸是已婚女士嗎。大家關係融洽友好。

阿青對我和阿文的關係一直有著女人天生的敏感,多次突然回家。同時總套我的話:「我看你挺喜歡阿文的,要不我讓給她,誰叫她是我妹呢?要不你和阿文睡一次,我看阿文對你挺感興趣的?」但我沒上當。同時我卻覺得阿青對妹夫特別好,讓我很吃醋的。

我也提醒她:「喂,你是我老婆呀,可別忘了,想吃嫩啊。」

妹夫對姐感覺好像也挺不錯,常跟我說:「哥,姐好溫柔,好成熟,你太幸福了。」

我也趁機誇誇老妹了。

紙包不住火,終於有一天我和阿文在哼哧哼哧肏屄時被老婆抓個正著。倆人都老老實實讓姐狠狠罵了好幾天,也禁我色一個多月。

一個是她妹,一個是老公,還真讓阿青不知咋辦。和我離婚吧,又捨不得,況且她以前也和別的男人有過一腿,而且我為此表現的特老實,特聽話,積極主動干家務,晚上給她按摩。她妹知道自己不對,對她姐也是百依百順,直說好話,弄得她姐沒辦法。

妹夫好像發現有點不對,問阿文,阿文直說沒啥,就是姐可能不舒服,身體有恙。問我,我更是心虛冒汗。問姐,她是欲言又止,苦啊!

大約兩個月後的一天,我以為一切都過去了。一天晚上,阿青突然說,我和妹夫上床了!

預料中的事。我和阿文都想過這一著,實在不行就讓他男朋友和我的阿青來一腿,給她報復我們的機會。既然這樣了,我也無話可說,倆人就商量是不是我們就此打住,不再和她們倆人發生性關係,當然,妹和妹夫,日常來往是繼續的。

事情就這樣定了。可阿文停不住,還是來找我。我也發現阿青和她妹夫好像也沒停。有了這個心思,我也開始留意了。一天,我也把他倆捉姦在床。妹夫嚇得只發抖,跪在我面前:「哥,原諒我,我不敢了……我……我……」

看著他,我也發不起脾氣來,也沒有脾氣,倒是有點莫名其妙的快感。拉起他,說:「你去你老婆那吧。」

等他走後,我望著我老婆阿青,雞巴鼓了起來,她還沒來得及穿衣服,抱住她,掰開她的腿,小屄裡還留有妹夫的淫液,直接不客氣地就肏了進去。

「啊!」阿青發狂的叫了一聲。我硬的無比的雞巴大力的肏屄,她就大聲地叫喚。這時,我看到阿文和她的男朋友站在門口看我們肏屄,阿青也見到了,更大聲地叫喚起來。此情此景,是鬼都會推磨。阿文開始脫他男友的衣褲,他男友也脫她的衣褲,很快四人大戰的情景就出現在這個三房一廳的居室內。事畢,阿文和其男友回到自己的房間。我和老婆也躺著休息。幾日無話。生活繼續。

一天,岳父母出外打麻將。阿文和她男友進到了我們房間。大家挺尷尬的。阿文首先打破尷尬說:「姐,姐夫,我和男友商量了,我愛他,他也愛我,我們打算結婚。我和阿青趕緊祝賀。」

「好,祝賀你們。」

阿文接著又說:「我和男友覺得我們既然已經這樣了,感覺特別刺激,很好玩,我們不介意。你們說呢?」

這回倒是阿青搶著說:「我也覺得挺好玩,我也不介意。」說完就偷偷的用手捏著我的手臂,「

你說呢?」我還能說啥。

「好,我同意。要不妹夫你和姐再玩一次,我和阿文玩,好嗎。」

「好!」每個人都馬上表了態。

正應了那句話,不是一家人,不進這家門。從此後,我們就開始了交換的生活。後來,我們都搬了出去住進了自己的房子,這樣就更方便了。常常是他們兩口子到我們這裡住,或我們去他們那裡住,如此直到小孩5歲多才多少轉入地下活動。

生活真美好!

老婆阿青對妹夫的情慾,其實在發現我和阿文的姦情之前就已經有了。阿青也是色慾之人,在我之前就已經委身於人了。和我相好之後,因為我的努力讓她很滿足性需要,也就沒有什麼想法出軌。可阿文找回這個妹夫之後,日日見著這個強壯的男子在面前走動,春心早就蕩漾了。加上阿文在我面前一直以來的發嗲也讓阿青想報復。而妹夫進門後見到阿青,溫柔體貼,也是早就色性洩漏。在我和阿文不在時倆人時時調情,動手動腳的。阿青經常有意穿的相對暴露,手段之一就是不戴乳罩。所以阿青挑逗我的那些話本來就是想拖我下水。還好,大家都只是想調劑性。
小弟正在參加「好市民勳章」,請點一下網址給我愛心,感謝您的資持!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9948134-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